《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80章·掷骰

程宗扬站在门前,有种眼晕的感觉,连日来的焦虑一瞬间烟消云散,此时望着那张精致如玉的面孔,程宗扬只觉得脚步仿佛踩在云端,无比的惊喜充塞在心头,满满的像要爆炸一样。

他咬牙叫了声:“死丫头!”然后就猛扑过去。

“哎呀,程头儿,你踩到我啦……唔……”

程宗扬像老虎一样扑到小紫身上,狠狠吻住她的唇瓣。

小紫的唇瓣娇嫩而柔软,带着诱人的甜香。滑腻的舌尖带着微微凉意,让程宗扬禁不住想要让她温暖起来。

小紫顺从地吐出舌尖,眼中的笑意像要满溢出来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唇瓣分开,程宗扬顶着她的鼻尖,凝视着她的双眸,眼睛一眨不眨,就像看不够一样。

小紫笑吟吟道:“你想不想我?”

“想。”程宗扬道:“你想我不想?”

“想呀。”

过了一会儿,小紫又问:“你想不想我?”

“想。”程宗扬道:“死丫头,你想不想我?”

“想呀。”

又过了一会儿,程宗扬道:“死丫头,你想不想我?”

“大笨瓜,你想不想我?”

两人像傻瓜一样玩着一问一答的游戏,渐渐都笑了起来。

小紫点着他的鼻尖道:“大笨瓜。”

“大笨瓜要抱着你睡觉,乖乖给我让点地方……不许躲!”

程宗扬从背后搂住小紫的纤腰,将她整个身子都拥在怀中,下巴放在她肩膀上,舒服地呼了口气,“死丫头,好久没有抱着你睡觉了……嗯,屁股上的肉肉好像又多了一点……”

小紫纤手绕到身后,握住他不安分的部位,灵巧地用帕子束了两道,又打了个结。

程宗扬恼羞成怒,“死丫头,你干什么!”

“不许你乱蹭。”

“蹭一下都不行啊?跟你说,也就是你,一般人想让我蹭还蹭不上呢!”

“咦?程头儿,你的伤好了?”

小紫手掌按在他腹上,立刻感受到他丹田的气息变得平稳凝炼。程宗扬毫不设防,任由她的真气进入自己的气海,察看自己丹田的变化。

小紫白了他一眼,“一点警惕性都没有。”

“哈,我命根子都被你攥过了,你跟我说警惕性?对了,死丫头,韩定国是不是你杀的?”

“是啊。”小紫口气随便得仿佛杀的不是韩定国,而是顺手捻死一只蚂蚁。

“他们在池塘边沿都布了渔网,你怎么潜进去的?”

“提前几天就是了。”

程宗扬一拍额头,自己总盯着校尉府周围,没想到小紫早在那些人布置之前就已经潜入池塘中。无论韩定国还是陈升,恐怕都想不到有人能潜在水中三四天时间,不用浮上水面换气。结果他们白白在外围布置下重重机关,却没想到刺客就潜伏在他们眼皮底下。

程宗扬握住小紫的手,“为什么要杀巫宗那两名执事,还有韩定国?”

“偶然遇见,随便杀杀。”小紫道:“反正人家又不是黑魔海的人。”

死丫头真的生气了。巫宗拒绝小紫参拜魔尊,不承认她是黑魔海弟子,瞧瞧,闹出这些事来,这简直是犯罪!

“接下来呢?还要接着杀吗?”

“玩累了,人家要休息几天。”

“那就好!日子多得是,赶那么紧干嘛?在这儿乖乖睡一觉,心情好了咱们再去杀人。咦?”

程宗扬这才意识他们两个是在襄城君的密室里,密室的主人却不见踪影。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襄城君呢?”

小紫皱起鼻尖,“好啊,你又背着我去找别的女人。”

“我纯粹是偶遇,不是成心的!”程宗扬赶紧解释,“真是巧了,你知道她是谁吗?”

“苏妲己的干女儿啊。”

“你怎么知道?”

小紫笑吟吟道:“人家已经问了她一夜了,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说着她眉角微微一挑。

水晶帘外传来银铃轻响,惊理和罂粟女一左一右,像侍女一样扶着一个女子缓步走来。只不过她们脸上都带着戏谑的笑意,丝毫看不出对那女子的尊重。

中间的女子身无寸缕,那具丰满而凸凹的玉体赤条条裸露着,一身雪白的美肉白花花亮得耀眼,她容貌妖艳,表情又羞又媚,红唇微分,吃力地喘着气,一双水汪汪的美目仿佛要滴出水来,充满诱人的淫态,正是襄邑侯的夫人,艳色名动洛都的襄城君孙寿。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难怪没见到惊理和罂粟女,原来都到了襄城君府里。

※ ※ ※ ※ ※

北宫,章台殿内。

阳光透过窗棂,在殿内留下斑驳的光影。一扇描金的白玉屏风前,陈列着一张镶嵌着七宝的锦榻。吕冀抱着一个美貌的妇人,正伏在榻上用力挺动。

他门下的监奴秦宫垂手立在一旁,目不斜视地说道:“司隶校尉属下的书佐传来消息,仵作已经验过尸体,可以确定死的就是韩定国。”

“怎么死的?”

“是一根木箸,从鼻腔直贯入脑,当场毙命。”

“木箸?”吕冀大笑道:“死得好!死得好!这阳泉暴氏,还真有点门道。”

“唐季臣刚才登门,说阳泉暴氏的人留言索取余款。”

如果程宗扬知道,肯定要鄙视卢五哥脸皮够厚,手指都没动一下,就捡了功劳来要钱。可惜吕冀对此一无所知,他只知道自己付钱找来杀手,然后韩定国就死了。

“给他!”吕冀又用力挺动几下,一边道:“让死士营的人盯紧,等他带着钱离开,就追上去,连钱带人都给我留下!”

“诺。”

“朱安世那边处置干净了吗?”

“已经处置了。姓朱的眼下还蒙在鼓里,不知道他手下有人拿了别人的钱,去刺杀韩定国。”

“好!这个罪名就让他背了。”吕冀道:“昨日南宫失火是怎么回事?”

“据说是侍中庐有几盏灯烛忘了熄灭,被人碰倒,烧到了布幔。”

“听说四叔又去劝谏天子了?”

秦宫尴尬地说道:“小的去找吕常侍打听消息,被吕常侍骂了一通。说小的私自打听宫禁之事,论罪该杀,然后就把小的赶出来了。”

吕冀气哼哼道:“我这四叔跟不疑一个鸟样!自以为正人君子,看谁都是该死。”

吕冀狠狠挺动几下,然后放开身下的美妇,翻过身箕坐在榻上。那美妇扭着腰肢趴到他腿间,用唇舌帮他清理下体的污物。

吕冀一手揉弄着美妇的玉乳,一边道:“西邸的事打听清楚了吗?”

“姓徐的十分小心,名单一直随身带着。小的从尚书台打听到,这几个月天子一共御批了五十六名官员,最高二千石,最小六百石。最要紧的官职,就是董宣的司隶校尉。其他除了几个派到地方上的太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闲职,大多是贵戚子弟。”

“天子开西邸卖官鬻爵,这么好的事,干嘛还藏着掖着?”吕冀笑道:“查清楚是谁买的官,我替他传扬天下。”

“诺。”秦宫恭谨地应了一声,然后道:“长秋宫的人禀报,三日前皇后娘娘确实不在宫里。有人说她与天子一同游猎,但富平侯的人传来消息,那天游猎的只有天子,并未见到皇后娘娘。”

“这么说,她真是自己出去了?”

“那日随行的是单常侍的人,嘴巴都严得很。”

“单超、徐璜、唐衡、具瑗、左悺……这几个阉奴居心叵测,挑动天子与太后离心离德,早晚要把他们处置掉!”

秦宫道:“侯爷放心,只要拿到西邸的罪证,这几个阉奴都逃不了干系。”

吕冀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夫人消了气没有?”

“夫人连我都没见,隔着帘子就把侯爷送的珊瑚树扔了出来。”秦宫压低声音道:“依小的看,这回夫人是铁了心要争那个将作大匠的职位。”

“将作大匠主管宫室营建,多少人都在盯着?单我们吕家就有七八个人想插一脚,怎么好平白给她们孙家?”

吕冀满脸苦恼地摸着肚子,良久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便让她一次。我这就去跟阿姐说。”

秦宫也劝道:“到底是一家人,犯不着为这事生分了……”

※ ※ ※ ※ ※

襄城君府的密室内,隔着水晶帘,一具雪白的肉体越走越近,她丰腴的胴体肉感十足,丰挺的双乳颤巍巍抖动,散发出淫靡的气息。

接着一条小狗蹿进来,露着牙齿朝程宗扬狺狺作势。

“这条小贱狗居然跑到这儿来了?怎么就没摔死它呢?”

雪雪更加愤怒,使劲抖着尾巴,恨不得朝他身上咬一口。

程宗扬恐吓道:“再叫就把你皮扒了,做条狗皮褥子!”

雪雪色厉内荏地“汪汪”叫了两声,一边叫一边向后退去。

惊理和罂粟女掀起水晶帘,然后放开手,对那名妖媚的艳妇笑道:“还不去拜见主人?”

襄城君娇喘着,摇摇晃晃朝绣榻走去,刚走几步就险些跌倒。

程宗扬这才注意到她脚下穿着一双象牙制成的高跟凉鞋,鞋跟又细又高,每迈一步身体都一阵摇晃。她吃力地踮起脚尖,两条大腿绷得笔直,一双丰挺的雪乳高高耸起,红艳的乳头上系着两对银铃,每迈一步,两团丰腴的雪乳便不停地上下抖颤,乳头的银铃跳动着,发出悦耳的铃声。

襄城君两条大腿紧紧并在一起,脚步迈得极小,由于脚下穿着高跟鞋,使她不得不踮起脚尖,那只浑圆的雪臀向后翘起,臀后一条银白的狐尾左右摇摆,竭力保持身体的平衡。

不过十几步的距离,襄城君用一盏茶的工夫才好不容易走完。她伏下身,媚声道:“奴婢见过妈妈,紫妈妈千秋万岁,长乐未央。”

程宗扬道:“你收了她的魂魄?”

小紫笑吟吟道:“要不然她怎么会这么乖呢?”说着她拿出一只琥珀,朝程宗扬晃了晃。

琥珀内封着一张小小的符纸,形制与当日卓云君献出一魂一魄时所用的符纸相同,只是尺寸仅有其十分之一。

看到琥珀,襄城君眼中禁不住露出一丝畏惧。

小紫随手一丢,那块琥珀飞了出去。雪雪张口咬住琥珀,吞入腹中,然后不情不愿地蜷着身卧在门边。

“我说你怎么总带着小贱狗,原来是把它当手袋了。”

“人家才不喜欢带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好麻烦。”

雪雪身为妖兽,吞几件异物对它来说轻而易举。把东西放在它肚子里,又安全又省心,程宗扬猜测,那只都卢难旦妖铃恐怕也在它腹中。

小紫笑道:“人家新收的女儿好看吗?”

程宗扬含糊道:“还行。”

小紫眨了眨眼,“你是不是很想干她?”

“瞎说!”程宗扬义正辞严地说道:“我抱着你睡觉就够了!”

“那好吧。”小紫笑道:“她是新来的,刚才在和惊奴、罂奴玩游戏,程头儿,你要不要玩?”

“不干!”

小紫皱了皱鼻子,“真无聊。”然后吩咐道:“那你们接着玩好了。”

两名侍奴也跟了进来,惊理拿出几枚骰子,摆在襄城君面前。

惊理对襄城君道:“你来掷吧。今日只有我们两个在,只用分单双便是。”

罂粟女道:“先说好哪个是单,哪个是双。”

惊理道:“你单我双便是了。”

襄城君含羞拿起骰子,往席上一掷,那颗骰子转动着停下,朝上的一面是一个“七”字。

程宗扬把脸埋在小紫发间,嗅着她的体香,听到笑声不禁抬起头,“什么骰子居然还有七?不会是出千吧?”

那骰子跟自己见过的大不相同,骰身用精铜铸成,比寻常骰子大了许多,形制犹如儿拳,足有十八个面。

襄城君脸上露出红晕,羞答答看了罂粟女一眼,小声道:“是罂粟姐姐。”

罂粟女笑着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姐姐会好生疼你的。接着掷吧。”

襄城君拿起第二颗骰子,这颗骰子上铸的不是数字,而是十八幅不同的仕女图,襄城君刚一掷出,便低叫一声。铜铸的骰子份量沉重,她掷的力道稍轻,那骰子落下后只一滚就停住了,图案上一个女子正倚门而笑。

惊理和罂粟女都笑了起来,“这个好。”

惊理笑着打趣道:“既然是倚门卖笑的娼女,那你就是她的恩客了。”

罂粟女笑道:“难怪生得一副骚浪模样,倒是和娼妇有缘。再来。”

第三枚骰子铸的是各种室中用具。襄城君掷出来的图案是张席子。

惊理笑着推了她一把,“真是便宜你了。再来!”

襄城君神情忐忑,拿起第四枚骰子,良久才掷出来。那枚骰子上铸的是各种花草,在席上滚动半晌,最后是一片红叶。

这副图案一出,惊理和罂粟女拍手娇笑,襄城君却吃了一惊,然后脸上流露出几分羞怕。小紫笑道:“程头儿,你仔细看,这个最好玩了。”

罂粟女笑道:“再来!再来!”

第五枚骰子掷出,是一对红烛。接着最后一枚骰子掷出,刚一落稳,罂粟女便拍掌笑道:“好一个凤翔。”

六枚骰子掷完,惊理和罂粟女娇笑不已,襄城君却是羞怯难当。红玉在旁不敢作声,等女主人掷完骰子,那两名艳女吩咐下来,她上前摊开茵席,将一块白布铺在席上,然后退到一边。

这两名女子本来连客人都算不上,此时却是以主人自居,可自己的女主人都服服贴贴,红玉也不敢作声。

罂粟女笑道:“六枚骰子都掷完了呢。”说着她打开手边一只匣子,“既然有红叶,你自己挑一支好了。”

匣中装着各种材质的假阳具,一支支维妙维肖,但除了几件有特殊用途的之外,其他只有大小的区分,形制却极为相似。

襄城君从匣中取出一支象牙制成的阳具,半跪着系在罂粟女腰间。

罂粟女拨弄着她乳头的银铃,笑道:“妹妹真乖。”

襄城君在她脚边央求道:“求姐姐怜惜……”

“这可是你自己掷出来的。”罂粟女笑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好怕的?还不赶紧躺好。”

襄城君本来生得妖媚艳丽,此时脸上却多了几分忸怩,羞答答躺到席上,那条狐尾垂到一边,然后张开双腿,露出娇美的玉户。

罂粟女笑吟吟跪在她腿间,“好个标致的粉头,你叫什么名字啊?”

襄城君娇声道:“奴家小名寿寿……”

“原来是寿寿啊。”罂粟女双手扶着她的膝弯,那根象牙制成的假阳具直直挺起,顶住她的嫩穴,笑道:“这阳物可是模仿老爷的,等于是主人替你开苞,寿寿,你可要仔细受用着……”

“干!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你什么时候做了这么多?”

小紫道:“又不是人家做的。谁让她们喜欢你呢?”

“这玩的什么游戏啊?掷了半天骰子都是干嘛的?”

惊理解释道:“掷骰的赌注不用选,便是寿奴。第一枚骰子是选人,今日只有奴婢两人,只用分单双便可。若是再有姐妹在场,便按数字顺延。”

程宗扬随便拿起一枚,“这个是什么?”

“这上面有桌椅几案,坐榻栏席,掷中哪一个,便在哪里欢好。”

说话间,襄城君发出一声痛叫,程宗扬扭头看去,只见罂粟女腰身一挺,白色的象牙棒身笔直捅入艳妇穴内。襄城君吃痛地咬住唇瓣,蜜穴中淌出一股殷红的鲜血,在白色的象牙上分外醒目。

程宗扬险些把眼睛瞪出来,襄城君的身子自己又不是没用过,早就是个妖淫的妇人,怎么可能还有处子的落红?

小紫笑道:“狐族最善于肉身变化,只要她们愿意,每次都能恢复到还未开苞的时候,跟处子一模一样呢。”

“真的假的?”程宗扬半信半疑地说道:“即便她们能恢复,也算是二手的吧?”

“反正如今她下面与十五六岁时一般无二,是真是假你自己看啰。”

惊理笑道:“谁让她掷出红叶呢?”

程宗扬接过那枚骰子,“红叶是什么意思?”

“这红叶意为落红。掷中便是破瓜之意。”

“这是你们自己铸的?”

“这些骰子原本是行酒令用的,如今只是借用。”

“红叶是落红,牡丹呢?”

“当然是销魂穴了。”

“这两朵梅花呢?”

“梅开二度。她若掷出此面,至少要泄两次身。”

“这菊花是……干!肯定是指后庭。”

惊理笑道:“老爷好聪明。”

“这是什么?”

“并蒂莲。若是掷出此面,第一掷中选的人可以邀请一名好友,两人并蒂而入。”

程宗扬转着骰子,只见上面铸着荷花、百合、山茶、桃花、杏花、佛手、马蹄莲……“这是第四枚吧,第二枚是什么?”

“第二枚骰子是她游戏时用的身份,这一个是倚门卖笑的青楼女子;这个是小家碧玉;这是贵妇;这是女侠;这一个是女囚……她若掷中这一幅,就不是青楼女和恩客,而是女囚和牢头了。”

程宗扬拿起第五枚骰子转了一圈,上面的图案除了红烛,还有花前月下、刀斧绳索等等稀奇古怪的图案。

“若是掷出来这把刀呢?”

惊理抿嘴笑道:“那罂奴就不会洞房花烛这么温柔,该换成胁迫了。”

原来是道具……最后一枚程宗扬不用看就知道,应该是各种姿势。他把骰子交给惊理,“你来掷一个。”

第一枚骰子不提,惊理拿着余下五枚骰子,分别掷出一个手拿诗卷的女子、长凳、菊花、绳索和虎步势。

惊理解释说,如果掷出这样一副骰子,就是一个优雅的女子,被人用绳索捆在长凳上,从后面奸弄后庭。

惊理再掷,这一回掷出的是贵妇、床榻、佛手、刀和龟腾:一名贵妇在床榻上被闯入家中的盗贼拿刀架住脖子,先被人用手指戏弄,然后遭受奸淫。

小紫道:“让那个小丫头掷一个。”

红玉战战兢兢拿起骰子,掷出来的是女囚、柱子、百合、钱铢和背入式。

惊理掩口笑道:“幸好不是我掷的,这个我可来不了。”

“百合是什么?”

“取百般合欢之意,只要在场的,都可以与她交合。”

程宗扬恍然大悟,“轮奸啊。”

小紫推了他一把,“程头儿,你第一个好了。”

程宗扬道:“免了吧,人家小姑娘脸都吓白了。”他对红玉道:“行了,你在外面等着吧。”

红玉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逃也似的离开密室。

小紫打了个呵欠,“好无聊。”

程宗扬在她耳边道:“你要嫌无聊,我们俩掷一个,愿赌服输。”

小紫白了他一眼,“才不。”

“要不然我们两个拿惊理当赌注?”

惊理连忙道:“奴婢去帮罂奴。”

襄城君在席上扮演的名妓被客人开苞,她用的凤翔的姿势,高举双腿,敞露的阴户被一根假阳具来回插弄着,不住溢出鲜血。罂粟女在她蜜穴中左右挺动,还不时把棒身塞到她体内,旋转磨动,象牙制成的棒身已经沾满落红。

襄城君娇嫩的蜜穴被人这样粗暴地开苞,早已痛得泪水汪汪,不时发出吃痛的叫声,但她毕竟是经历过人事的妇人,疼痛之余,仍不时挺起下体,迎合阳具的插弄。

她白腻的肌肤上渗出点点滴滴的香汗,眉头颦紧,一边承受着下体撕裂的痛楚和阵阵满胀的充实感,一边浪声道:“姐姐好厉害……奴家受不住了……”

程宗扬目光落在她臀侧那条毛绒绒的狐尾上,不由想起苏妲己那个拥有九条狐尾的妖妇。难道那妖妇也能恢复处子之身?她可是九尾天狐,变化之术远在襄城君之上。

忽然门外传来红玉急切的声音:“夫人!内廷的公公来了,请夫人立刻出去相见。”

襄城君脸色顿变,内廷人来此,必定是要紧事,可她现在完全是身不由己。

罂粟女似乎没有听到,仍然不紧不慢地奸弄着她的蜜穴。

程宗扬道:“先出去见面,别让他们起了疑心。”

“是。”

襄城君用落红斑斑的白布抹净下体,匆忙披上衣物,然后从奥室回到前面的房间。她顾不上梳理长发,只松松挽了个髻,垂到一边,接着对着铜镜往颊上扑了些香粉,掩饰脸上的泪痕。

没等襄城君梳妆完,房门忽然推开,一个女子缓步进来。她容貌普通,穿的也不过是府内婢仆的服色,却像回到自己家中一样从容,显然时常进出襄城君府。

那女子微微一怔,然后道:“你这是什么妆扮?”

襄城君认出来人是太后身边的胡夫人,暗暗松了口气,她拂了拂歪到一边的发髻,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这是奴家新梳的发样。比以前更方便些。”

孙寿以妖艳知名,此时发髻歪在一旁,反而别有一番风情,胡夫人心下信了几分,“这是什么名目?”

“就叫……坠马髻。”*

胡夫人仔细看了她一眼,“你哭了?”

襄城君娇声道:“这是奴家新扮的妆容,叫啼妆。”

胡夫人端详她半晌,然后道:“你原本生得美貌,再怎么打扮都有几分风流韵致。只是这坠马髻和啼妆……名字颇为不祥。”

“只不过是一个名目罢了。”襄城君笑道:“原来是胡姐姐来了,都怪小婢说得不清楚,还以为是内廷的公公。”

“内廷也有人来,我只是先来一步。”

襄城君眨了眨眼,“是吗?”她一边说,一边用袖子遮住手指,指尖沾了些香粉,在妆台上写着。

刚写了半个字,襄城君身体忽然一颤,寄存在琥珀中那道符上的一魂一魄仿佛被烈火烧炙一样,随时都会魂飞魄散,她立刻停住手,收起原本那点心思。

胡夫人看了眼案上零乱的粉痕,淡淡道:“是太后要召见你。太后让我先来问问,你是不是想让孙家的人担任将作大匠?”

襄城君有些失魂落魄地说道:“如果能得到此职,自然是好的。”

胡夫人注视着襄城君,良久微微颔首,“我知道了。回去之后,我便禀报太后。”隔了一会儿又道:“你收拾好,便入宫吧。”

【第五十五集完】

※ ※ ※ ※ ※

*坠马髻,又称堕马髻,始于西汉,历代样式略有不同,一般发鬂松垂,偏堕一边。真实的历史中,东汉孙寿“色美而善为妖态,作愁眉、啼妆、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以为媚惑”,乃至“京都歙然,诸夏皆仿效”。孙寿大大推进了坠马髻的流行,但她并非发明者,更可能是命名、改进者,或引入上流社会第一人。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