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74章·积毁

程宗扬抬起眼,看向那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赵飞燕双十年华,一双眼睛微微发红,似乎刚哭过,却平添了几许风流妩媚,水灵灵的眼波流动间,仿佛有着千言万语。

“程大夫,”赵飞燕充满希冀地轻声问道:“你见到她了吗?”

程宗扬直接了当地回道:“是的。”

“上苍……”赵飞燕双手合什,几乎喜极而泣。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道:“合德还好吗?”

“令妹还好,只是想见娘娘。”

“我要去见她。”

“上清观在北邙,山路崎岖,不若由臣下护送合德姑娘入宫。”

“不要!”赵飞燕连忙止住他,然后自失地笑了笑,“幸好她没有入宫。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的。”说着她站起身,“走吧。”

“从这里走?那中行公公……”

赵飞燕嫣然一笑,“你想带他吗?”

“可是娘娘若是出宫,身边怎么能没有伺候的人?”

“我以前也是平民女子,哪里没人伺候就走不得呢?”

开玩笑,哥可是有人追杀的人,还指望你能带几个高手路上保护哥呢。万一撞上黑魔海的人,你就是个白送的大礼包,你知道吗?

赵飞燕看出他的犹豫,迟疑道:“要不然……知会一下单常侍?”

程宗扬长出了一口气,单超修为如何,自己看不出来。但瞧着就像是很能打的样子,一旦有危险,让他来当炮灰也放心些。

中行说在外面叫道:“我都听见了!你们不想带我,我还不想跟你们去呢!告诉你们!只要出了长秋宫,不管什么事都跟我没关系!天子问起来,我就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咱们这算说好了,”程宗扬道:“你要改口我弄死你啊!”

赵飞燕抿嘴一笑,“程大夫,请稍等。”

赵飞燕进入内殿,片刻后再出来,面上已经多了一幅轻纱,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美目。她身上的凤袍换成曲裾,身后结着长长的丝带,贴身的衣物勾勒出纤美的身形,娇柔得仿佛一口气就能吹起来,身体就像腰后的丝带一样轻盈。

她头上凤钗、珠翠都已取下,长发挽成一个鬟,用一条丝带扎住,然后在外面披上一件罩衣,掩住了婀娜的身材。

赵飞燕美目微微一转,示意他跟上,然后走到屏风后。程宗扬压根没理中行说划的那条线,直接跨了过去。

屏风后果然有一个甬道入口。虽然人生地不熟,但总不能让皇后娘娘在前面带路,程宗扬自告奋勇,当先进入甬道。

甬道颇为宽敞,虽然深入地下,却丝毫没有气闷的感觉,里面点着油灯,能看到甬道是用砖石砌成,上面呈拱形,有些地方两边还建了耳房。

走了一盏茶工夫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右。”

程宗扬没听明白,拐了个弯才看到甬道分出一条岔道。他依言往右走去,一刻钟之后,甬道到了尽头,向上沿着台阶走了一两丈高,来到一处小房子里。

程宗扬原以为这条甬道直通宫外,出来才发现两人走了这么长一段路,竟然还在长秋宫内。

程宗扬忍不住道:“不是到宫外的吗?”

“不可以的。”赵飞燕道:“这些便道都是各宫自己用的。”

原来只是为了宫内通行而设的便道,并不是什么天子专用的密道,难怪自己一个外臣,也能堂而皇之地进来。

屋内守着几名小黄门,见到皇后娘娘过来,都连忙跪下。赵飞燕吩咐几句,一名小黄门飞也似的去找单超。片刻后,单超闻讯赶来,俯身向娘娘行礼。

天子已经交待过娘娘出宫的事宜,连出行的车马都已经安排停当。那辆马车外表看起来毫不起眼,打开车门,里面的装饰却是华贵之极。可惜程宗扬也就是看看,如果敢跟皇后娘娘同乘一辆马车,那完全是奔着宫刑去的。

※ ※ ※ ※ ※

北邙,上清观。

静室内安静得像另一个世界,赵飞燕跪坐在席上,望着案上一株新剪下来的月季,想起妹妹这一路经历的危险,一时间柔肠百转。如果说最开始她是因为自己在宫中孤立无援,迫切想让妹妹入宫,姐妹俩同心在后宫稳住脚步,那么现在她宁愿妹妹留在宫外,平平安安过完此生。即使有一天自己万劫不复,也好留一份寄托。

赵飞燕握了握微凉的指尖,收回心思。她私下出宫,在外面用的是富平侯家人的名义,守门的女童告诉他们,卓教御正在与几位客人见面,暂时无法出来会客,请她在静室等候。那位程大夫似乎和观里的人很熟,问了几句,便自行去寻合德,说是请她前来与自己相见。至于单超等人,赵飞燕不愿让他们见到自己与妹妹相见的情形,把他们留在了外面。

望着那株娇艳欲滴的月季,赵飞燕渐渐静下心来。忽然房门被人拉开,一个女子道:“这里还空着呢,我们就在这里等吧。”

几名妇人自说自话地涌入室内,她们遍身罗绮,一个个珠光宝气,打扮得花枝招展,一进来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原本平静的静室一瞬间变得如同喧嚣的街市,赵飞燕只有暗自苦笑。

前面一个女子对她说道:“你也是来见卓教御的吗?放心,我们不会抢了你的位次,只是这里安静,过来歇歇脚。”

赵飞燕略微欠了欠身,然后低下头去。

平城君见她不作声,也觉无趣,转头对同伴道:“来这边坐。咦,这盆花不错,正好一人一朵。”

几名妇人纷纷伸手,争抢着将那盆月季采摘一空,各自簪在鬓侧,攀比说笑了好一阵子,才各自坐下。

几人说了些家长里短的闲话,听得出都是都中勋贵人家的妇人,为首那个叫平城君——这个封号赵飞燕依稀在宫里听过,似乎是自己晋封后位时,前来拜见的封君之一。当时只远远磕了个头,连相貌都未看清楚,没想到竟是如此饶舌的一个妇人。

平城君忽然神秘地说道:“你们听说过那位皇后娘娘的事吗?”

赵飞燕微微一怔,便听到旁边有人接口道:“又怎么了?”

平城君吃吃笑了两声,“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千万别往外传。”

“说吧,说吧。”

“那位皇后娘娘啊,以前是个舞姬……”

“这有谁不知道的?”

“我娘家三叔的四外甥的连襟的远房小姑上次来,悄悄跟我说起来,她那个男人原来在乐津里当里长……跟那位娘娘好过。”

赵飞燕惊愕地看了她一眼,接着面纱下的玉颊涨得通红。

众人纷纷道:“真的假的?”

平城君得意洋洋地说道:“哪里会有假的?她男人以前在乐津里,里面的歌舞姬都归他管。那位娘娘因为生得漂亮,被她男人看中了,专门叫过来,在屋内服侍了几日。就因为这个,那位娘娘当上皇后,差点没把她男人吓死。她看着自家男人连日魂不守舍,一番追问才问出来。”

“竟有这种事?”

有人插口道:“你们家也养着舞姬,还不知道那些小娼妇是个什么情形?本来就下贱,再有三五分模样,还不是由着人受用?”

“都说那位娘娘生得美,不知怎么个模样?”

平城君道:“她男人本来还不肯说,我那个远房妻妹拧着她男人的耳朵问了一夜才问出来……”

“快说!快说!”

平城君压低声音,“她男人说,那位娘娘模样长得漂亮不用说了,那身子白生生的,又软又嫩,跟没有骨头一样,什么花样都摆得出来。她男人说,有回喝醉了酒,弄了她一夜,前后换了十几种花样。据说,那位娘娘屁股里面有一个蝴蝶状的红印,从后弄她的时候,屁股一晃一晃的,那蝴蝶就像在飞一样。”

众女都掩口笑了起来。赵飞燕脸色却变得煞白。

笑了一会儿,有人悄悄道:“我还听说,那位娘娘其实是被爹娘扔掉的,后来被一个无赖捡回来养着。刚十二岁,就被那个无赖给糟蹋了。”

“可不是嘛。都说她那个养父是个无赖,小姑娘还没长成就破了她的身子,伤了天癸。要不入宫一年多了,怎么还没怀胎的消息呢?”

“这算什么?我还听说那位娘娘是个白虎……”

“那不是克夫吗?”

“可不就是嘛,”有人煞有介事地说道:“听说入宫之前,死在她肚子上的男人就有好几个了。”

“那天子……”

“天子可是真龙下凡,当然能镇得住那白虎。不过子嗣上可就艰难了。”

这话说得十分有理,众女纷纷附和。忽然有人道:“平城君刚才说蝴蝶记,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家那死鬼,上次拿了幅春宫图回来……”

众女哄笑起来,“春宫图啊,好个有情有趣的夫君。”

那女子也笑了起来,“你们就笑吧,我就不信你们没看过。”

“好了姐姐,那春宫图怎么了?”

“那春宫图上是个光溜溜的美人儿,手脚都被捆着,趴在马鞍子上,被几个胡人从后面弄。屁股缝里就有一只红红的蝴蝶……”

“不会吧?那春宫图是哪里来的?”

“我家那死鬼去年从边塞回来,说是从一个杂胡部族中得来的。图上的美人儿是一个从洛都到边邑寻亲的舞姬,被胡人掳走。那些胡人弄得高兴,还让被掳的画师画了那幅图。”

“后来呢?”

“听说那舞姬后来被卖到别处,没了音讯。”

“该不会就是那位皇后娘娘吧?”

“那可保不齐。若是有人拿那幅图跟皇后娘娘比照一下,说不定宫里就要出大乱子呢。”

有人愤愤不平,“这种人也能当上皇后?”

“天子到底是年轻,见到美色就晕了头。”

“太后娘娘也是,怎么就由着天子的性子胡来?”

“太后也不容易……”

赵飞燕眼前阵阵发黑。她自知出身低微,全倚仗天子的宠爱才登上后位,因此入宫之后循规蹈矩,深居简出,极少与洛都的贵妇见面,连宫中的婢女、内侍也刻意善待。直到此刻,她才知道什么叫众口烁金,积毁销骨。自己遇见天子之前,虽是舞姬,却是清清白白的良家子,谁知会被这些妇人在背后如此诋毁?尤其是自己身上的标记,除了天子,哪里有旁人知晓?

是了,多半是那些侍浴的宫女……赵飞燕拧紧手指,几乎涌出泪来。自己屡屡厚加赏赐,她们怎可如此!

一名道姑进来,竖掌向众人施礼,笑道:“已近夕时,观中开了斋饭,还请诸位赏脸。”

“观中的斋饭自然是要叨扰的,”平城君招呼众人,“走了走了。”

一众女子纷纷起身,不一会儿就人去室空。唯有赵飞燕坐在原处未动,那道姑也没有催促,只悄悄合上门。

一个声音响起:“那些只是无知恶俗的多舌妇人,娘娘何必理会她们的胡言乱语?”

赵飞燕低着头,良久才道:“吾父虽然为人粗鄙,好酒无行。却非是衣冠禽兽之徒。”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程宗扬道:“别看那位平城君说得嘴响,扒开来其实臭不可闻。子烝母,甥侵姨,妻咒夫——哪一条都是天地不容的死罪。无非是帝王贵胄、郡国封君,无人敢惹罢了。”

这样的猛料突然爆出来,赵飞燕惊愕地抬起眼,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没错。就是那位平城君。”程宗扬索性说开了,“她妹妹续弦给了赵王,如今是赵王后。赵王刘彭祖年事已高,赵王后却是青春年少——那位赵太子色胆包天。不仅淫及后母,连平城君也是入幕之宾。”

当初从平城君身上搜出诅咒的木偶,惊理和罂奴暗中留意平城君的行踪,居然发现她与赵王太子通奸的勾当。接着顺藤摸瓜,又发现赵太子与继母赵王后关系非同寻常。而那只诅咒的木偶,就是赵太子、赵王后、平城君三人相互勾结,暗中诅咒赵王刘彭祖的道具。这些事一旦暴光,三人最好的结果也是禁锢终生。众所周知,吕后杀起宗室从不手软,若此事大白于天下,三人都难逃一死。

赵飞燕陡然得闻秘辛,却没有目光一亮,觉得拿住了平城君的把柄,要给这个背后诋毁自己的贱人一个好看,反而惊得花容失色。

程宗扬心下大奇,赵飞燕在史书中的名声可是不堪得很,妖媚惑主,淫乱后宫,再加上燕啄皇孙的恶名,怎么本人纯洁得跟只小白兔似的?一路谨小慎微,唯恐行迟踏错——你这都是装的吧?

赵飞燕惊慌地说道:“这些事我不想知道,也不想听见。”

装吧装吧,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程宗扬躬身道:“是,臣知道了。”

赵飞燕微微松了口气,随即道:“合德呢?”

“请娘娘稍候。”

程宗扬打开房门,向外面知会了一声。片刻后,门外人影微闪,一个少女慢慢走入静室。

赵飞燕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接着泪珠一滴一滴落了下来。虽然戴着面纱,赵合德仍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叫了声“姐姐!”便扑过来抱住她。姐妹俩紧紧拥在一起,痛哭失声。

程宗扬拉上静室的房门,看了眼立在门外的卓云君。卓云君脸上带着温婉淡雅的笑意,与他目光一触,却瞬间露出一丝惊喜,“主子,你的伤势……”

“正要找你试试呢……”

程宗扬低笑着展臂搂住她的身子,把她打横抱了起来,走入旁边一间静室。

※ ※ ※ ※ ※

姐妹俩痛哭一场,渐渐收住眼泪。赵飞燕用丝帕拭去妹妹的泪水,拉着她的手端详半晌,然后展颜笑道:“真的长大了呢。”

她搂住妹妹的肩,像小时候那样把妹妹搂在怀里,柔声道:“阿爹可好?”

“还好。就是常常喝酒。”赵合德没有提及父亲被人殴打的事,只道:“有时候喝醉了,还是跟人吵架。”

“跟以前一样呢。”赵飞燕语带惆怅地轻叹道,然后打起精神,“给你们的钱,收到了吗?”

“收到了。可爹爹……”赵合德欲言又止。

“爹爹怎么了?”

“爹爹……”赵合德声音越来越小,“……嫌自己没有身份……”

赵飞燕沉默下来。皇后之父封侯本是汉国的惯例,但自己甫一出生就被父母抛弃,生父已经无从知晓,养父又是市井之徒,在朝中无人问津。结果朝廷上下都像忘了此事一样,对封侯之事绝口不提。而天子刚刚秉政,自顾尚且不暇,自己又怎可因为家事去劳烦天子?

迟疑间,她听到合德细如蚊蚋的声音:“姐姐……我……我不想入宫。”

赵合德伏在姐姐怀里,小声道:“我真的不想入宫……大门那里画的鸟兽好大……好吓人……像是要把人吞掉一样……我看到就害怕……”

赵飞燕拥紧妹妹,隔了会儿道:“那便不入宫了。”

合德开心地笑了起来,她扬起脸,高兴地说道:“那我明天就回去!爹爹不会做饭,这些天总在外面吃,只怕早吃够了。”

“不。你不能回去。”赵飞燕叮咛道:“你哪里都不要去,唯有待在这里,才能保得平安。”

赵飞燕一边说一边拉起衣袖,从腕上褪下几只赤金手镯,戴到妹妹腕上。

赵合德意识到姐姐的慎重,不禁有些担心地说道:“可是爹爹……”

爹爹虽然称不上慈爱,但终究是他把自己姐妹养大,于己有养育之恩。如果真是有危险,总不能置之不理。

“爹爹不会有事的。”赵飞燕抚着她的长发道:“我担心的是你。”

“因为有人要害我吗?”

赵飞燕用沉默回答了她。

“为什么?我又没害过别人……”赵合德越说越委屈,泪珠一连串地滚落下来。

赵飞燕轻轻拍着她的身子,“再忍忍啊……”

“可我想回家……”

赵飞燕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你不怕阿爹骂你?”

“阿爹最多也就是骂我。他若不高兴,我逗他开心就是了。”

赵飞燕拥着妹妹,心里一阵酸楚。是啊,虽然阿爹脾气暴躁,对她们姐妹动辄喝骂,可到底不会故意加害她们。

“再忍一忍。终有团聚的时候……”赵飞燕岔开话题,笑道:“妹妹是个有福气的,我在宫里提心吊胆,没想到妹妹竟遇到了卓教御。不知江女傅可好?”

“嬷嬷受了伤……”

赵合德断断续续讲了自己这一路的经历,如何辞别爹爹,如何与江女傅一同来到洛都,如何躲避那些心怀不轨的盯梢者,甚至不得不改道易容……其中自然少不了提到那个年轻人。

虽然赵合德隐瞒了许多,赵飞燕仍听得惊心动魄,低叹道:“此番我们姐妹能够相见,还要多谢谢程大夫。”

“他……”赵合德撇了撇嘴,低下头小声道:“……不是个好人。”

赵飞燕无奈地说道:“他若是那种‘好人’,又哪里会相助我们姐妹呢?”

赵合德吃惊地睁大眼睛,“为什么?难道……难道我们是坏人吗……”

赵飞燕眼中流露出几分伤感,“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良久,赵飞燕直起腰,重新整理了妆容,展颜笑道:“此地比洛都城内可要安稳得多,能把你托付给卓教御,我也好放心了。”

※ ※ ※ ※ ※

静室的屏风后弥漫着香腻的气息。名动洛都的太乙真宗女教御此时宛如一只白羊,温顺地伏在茵席上。她秀发散乱,玉体香汗淋漓,那只白馥馥的雪臀圆圆耸起,雪嫩的臀缝间含着一汪春水。

程宗扬伏在她背上,笑道:“如何?”

卓云君媚眼如丝地娇喘道:“主子比以往又厉害了几分……真的是伤势尽复了呢……”

程宗扬心情大快,从太泉古阵开始,丹田的伤势就一直纠缠着自己,时刻都要小心维持丹田气轮的平衡,那感觉就像怀内揣着个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把自己炸个粉身碎骨。

偏偏丹田的伤势与生死根、阴阳鱼纠缠在一起,非是药石能解,连死老头都束手无策。没想到古墓一番散功重铸,却让生死根、阴阳鱼与自己的丹田融为一体,不仅解除了自己的心腹大患,反而因祸得福,令自己一直停滞的修为也突飞猛进。如今自己已经触摸到新境界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跨越界限,攀升至第六级通幽的境界。

六朝修为中最高的第九级入神,属于传说中的存在,已经很久没有听说有人能踏入此境。第八级至臻境的存在也极为稀少,此前世间公认至臻境高手唯有王哲一人。王哲殒身大漠之后,第八级的存在也已经空缺。再往下的第七级归元境同样凤毛麟角,每一位都堪称宗师。

在六朝,第六级通幽境便属于一流高手,也是六朝江湖最为中坚的力量。普通宗门能拥有一名六级修为的强者,便足以称雄一方。而六级强者的多寡,也代表着一个宗门的实力。太乙真宗号称天下第一宗门,除了一个修为遥遥领先的前任掌教,几位六级通幽境的教御也是其底气所在。

一旦自己能够跨入通幽境,就至少有了自保之力——除非像身下的卓美人儿那样倒霉,跟人拼了个两败俱伤,被自己捡了便宜。

不过这个便宜还真不错……

程宗扬搂着卓美人儿翻过身来,让她仰身躺在茵席上,然后将她双腿拉成一字马,让她敞露着那只水汪汪的凤眼美穴,双手扶着自己的阳物纳入体内。

卓云君挺起腻穴,在他身下婉转迎合,浪叫声不绝于耳。她的叫声在静室内回荡着,室角一只禁音符光泽微闪,将声音的波动消湮无痕。

“主子……奴婢不行了……呀……”

门上的禁音符忽然亮了起来,示意有人来访。

程宗扬狠狠顶了两下,然后放开手。卓云君搂住他的腰身,玉颊留恋地贴在他胸口,一双雪滑的丰乳汗津津贴在他身上,随着剧烈的心跳柔软地滑动着,被人揉弄过的乳头像玛瑙一样红艳。她扬脸一笑,然后张开双臂,委蜕在旁边椅上的丝袍无风而动,像被人拿起一样飘扬起来,卓云君手一举,便套在身上,接着衣带灵蛇般飞起,绕在她腰间。卓云君用丝帕抹去脸上的汗水,随手一挽,扎住散乱的长发,接着曲指一弹,一点火光从指间飞出,点燃了室角一支檀香。

卓云君一边绕过屏风,一边扬起衣袖,在空中轻轻一挥,弥漫在室内的香腻气息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优雅宁静的檀香气。

卓云君走到屏风前,在一只蒲团上屈膝坐下,神态已经变得从容自若,眉眼间再没有丝毫媚意,让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除了一条薄薄的丝袍,里面的胴体便是一丝不挂。

门外一个柔婉的声音响起:“有扰卓教御。”

卓云君淡淡道:“无妨,请进。”

※ ※ ※ ※ ※

赵飞燕终究放心不下,带着妹妹亲自见过卓教御,以富平侯家人的名义将妹妹托庇在上清观,求卓教御代为照应。

卓云君自无不允,连赵飞燕赠送的金臂钏也没有推辞,只是转手又赠给了赵合德。

赵飞燕放下一桩心事,带着单超等人离开上清观,返回洛都。她不愿旁人见到妹妹,只让赵合德送到静舍出口,嘱咐道:“你诸事多加小心,切不可轻易表露身份,若是有事,便告诉程大夫,好让他知会我。”

赵合德送别姐姐,回去又大哭一场,好在她自小生活的环境远谈不上优裕,上清观远离尘世,虽然山居多有不便,却有着难得的宁静,渐渐也就安静下来。

卓云君感叹道:“真没想到,这位汉国的皇后,居然是个如此柔婉的绝代佳人。”

程宗扬没有与单超等人一同回洛都,而是留在观中。他一边翻着林清用水镜术传来的账册,一边说道:“你以为她是什么样的?”

“平常来往观中的,都是城中贵妇,提到这位皇后,除了讥讽就是嘲笑,要不就是骂她狐媚惑主,心如蛇蝎。奴婢在观中多日,还没有听到有人说过她一句好话。”

程宗扬抬起头,“说她的人多吗?”

“不是多,而是只要闲谈,都有人提到她。”

“一句好话都没有?”

卓云君笃定地说道:“没有。”

这就有些邪门了,常言道:秦桧还有三个朋友——死奸臣躺枪了——赵飞燕贵为皇后,居然没有一个人说她一句好话,这口径实在太统一了。而且来往上清观的虽然都是贵妇,但真正见过赵飞燕的绝对不会太多,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却已经闹得满城风雨,甚至还出现无数演绎,这事怎么想都透着一股蹊跷。

“她出宫时连一个亲信都没带,只随便请了一位中常侍随行,”程宗扬道:“看来这位皇后无论在宫里还是宫外,都没有一个心腹。”

卓云君跪在他身后,慢慢给他揉着肩,“江女傅呢?”

“让我看,江映秋多半是天子的心腹,谈不上是她的亲信。”程宗扬说着拿起书刀,在竹简上刻下一个名字:闻清语。

“这位闻姨似乎在汉国有点身份,想办法打听一下。”

“主子可是遇到了黑魔海的人?”

“没错。”程宗扬简略说了前日的经历,然后道:“他们倒不是想杀我,要不然我也没那么容易逃过去。”

卓云君凝眉道:“建威将军吗?”

“你知道他?”

“奴婢方才所见的访客中,有一位是射声校尉陈升的夫人,陈夫人在闲谈中提及府中这几日邀请建威将军作客,府里都在为此忙碌,她不耐烦扰,才入山小住。”

“请人作客有什么麻烦的?”

“她说那位建威将军规矩极大,昨日便派人入驻宴客的小园,连她们自家的仆人出入都要盘查。她索性把整个校尉府都丢给陈校尉,由得他们折腾。”

程宗扬推开账簿,“确定是射声校尉?”

卓云君回想了一下,“是射声。”

“我立刻回洛都。”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