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73章·咶噪

“天子问,有什么生意能在三个月内赚得两三倍的利钱?”

左悺尖细的声音还在殿中回荡,几名中常侍一个个目瞪口呆,一时间殿内安静得针落可闻。

半晌唐衡才道:“蔡常侍去找天子借钱了?”

“你们怎么知道?”左悺道:“不过不是借钱。蔡常侍私下求见天子,说他夜观天象,山阳一带当出金砂,其值以亿计,求天子从内库拨一千万钱,由他去山阳采金,如果三个月内不见效,愿付首级。”

众人都围上前去,“他要去山阳采金砂?”

“其值数亿?还拿性命担保?”

“天子根本就不信他那一套,”左悺道:“什么山阳有金砂?山阳挖了多少年铁了,连根金毛都没见着。多半是他找到什么来钱的路子,想背着太后大赚一笔。所以天子让咱们打听打听,姓蔡的究竟有什么来钱的路子?那位程大夫,你不是做生意的吗?说来听听。”

众人齐唰唰扭过脸,殷切地看着程宗扬,好像他一张嘴就能蹦出金子来。

程宗扬心里直犯嘀咕,这老蔡越玩越大了,连天子都敢坑。难怪老头说汉国的太监都是疯子。

程宗扬躬身施礼,然后道:“此事下官要问问蔡常侍才是。”

左悺不满地板起面孔,“让你来就是因为你懂生意,若是要问蔡常侍,我们难道问不得?哪里还要找你?”

“左常侍有所不知。三个月内赚得两三倍的利息,别说我们汉国,就是天下也没有这等生意。若是赚钱如此容易,世间还不都成了商人?”

唐衡道:“你是说蔡常侍所谓做生意是假的了?”

“下官不敢如此说。三个月内赚得两三倍的利息,正经生意虽然没有,但有一种生意也许是能做到的。”

“什么生意?”

“投机。”

五人目光灼灼地盯着程宗扬。

程宗扬从容道:“当年七国之乱,都中公侯无不奉命从军,因事起仓促,只得向放贷之家借款。放贷之家以七国势大,成败未决,无人肯借。唯有无盐氏拿出巨资,向列侯放贷,利息以十倍计。此战若七国兵临洛都城下,则无盐氏血本无归。若战事拖延,十倍之利也所获无几。结果朝廷只用三月便平定七国,无盐氏坐收十倍之利。”

唐衡道:“这是赌博。”

程宗扬道:“唐常侍说的是,所谓投机,正是赌博。只是赌局有大有小,蔡常侍若是以此投机,此局当是极大,因此下官要见过蔡常侍才好判断。”

五人沉默良久,最后徐璜道:“我来安排,让你和蔡常侍见一面。但能不能问出什么,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徐常侍放心。只要见到蔡常侍,下官定能看出他的底细!”

程宗扬信心十足的模样让众人都暗暗点头。唐衡、具瑗等人纷纷想方设法,怎么把闲杂人等都移开,让程宗扬和蔡常侍好好见上一面,弄清他做的是什么投机生意。

五位宫中最有权力的中常侍一起办事,可谓是雷厉风行,不到半个时辰,平常用于接待诸侯、宗室的显亲殿就被清理一空。接着徐璜亲自出面,把蔡敬仲请到殿内。

程宗扬已经等候多时,一见面徐璜就笑道:“这位程大夫是新任的常侍郎,前几日见过面的。听说蔡常侍精于器物,一直想向蔡常侍请教……”

这是五人商量好的理由,为了让程宗扬和蔡敬仲见面。徐璜准备了一肚子的言辞,打算昧着良心把蔡敬仲的马屁拍舒服了,让他跟程宗扬谈几句。结果话还没说完,蔡敬仲便道:“唔。那我跟他谈吧。”

徐璜一肚子的话都咽了回去。这蔡敬仲今天怎么改性子了?这么好说话?但他肯赏脸跟程宗扬交谈,徐璜求之不得,赔着笑脸道:“那你们好好谈,我还有点事。那个……小程啊,蔡常侍懂的多,你可要好好向他请教。用心些。”

徐璜怕耽误他们两个谈话,一路小跑地离开,还顺手把殿门关上了,好让他们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仔细交谈。

徐璜一走,蔡敬仲就从怀里掏出几张纸,“这是式样图。”

蔡敬仲把图纸递到程宗扬手中,拍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实验室的事可得抓紧啊。”

“我知道,我知道。”程宗扬赶紧接过图纸,塞进腰包。

蔡敬仲一眼看见,“这是拉链?我来看看……”

程宗扬拦住他,“咱们先说正事——你这就开始借钱了?”

“是啊,咱们说好的。”

“那你也不能这么早啊。”

“不早点怎么行?”蔡敬仲道:“谁也不是几十万钱放身上对吧?这年头大伙都不容易,有些手头紧的还要卖房子卖地,你总不能想着今天开口,明天别人就把钱给你送来吧?总得给他们腾出来凑钱的时间对不对?”

这年头大伙都不容易——这话说得亏心不亏心?

“大哥,”程宗扬苦口婆心地劝道:“你这捞得也太狠了,别说鱼苗,连鱼鳞都不留。我说,你怎么还向天子借钱呢?”

“天子的钱也是钱啊。你说的那个实验室,我这两天又考虑了一下。一年一万金铢有点紧。一万金铢是两千万钱,我打算借一亿,算下来有五万金铢,头几年勉强能对付下来……”

“打住!一亿?你打算在汉国宫廷里捞一亿?”程宗扬压低声音叫道:“你想过没有,你从天子手里,从徐常侍、唐常侍、单常侍、具常侍、左常侍……这帮中常侍手里借一亿钱,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他们会放过你吗?你跑到天边都没用!下辈子碰见都得咬你几口。江州刚打过一仗,我可不想因为这一亿钱,跟汉国北军的中垒、屯骑、射声再打一场。你把天子惹毛了,说不定连羽林、期门都给你派来。我们江州地方太小,真心抗不住啊,大哥。”

“你是担心善后?”蔡敬仲胸有成竹地说道:“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你怎么安排的?”

“我不是向天子请诏,去山阳采金吗?等借够钱我就走。山阳的铁官徒已经向朝廷几次请命,说矿上每年定额太高,而且铁官抢夺财物,草菅人命。我一到山阳,就把开采量加两倍,你觉得那些铁官徒会怎样?”

“现在就过不下去了,你再加两倍,那还不得反了?”

蔡敬仲抚掌道:“这就对了!铁官徒一反,头一个就得杀我,对不对?”

“那必须的!”

“好。到时候我就爬到房顶上朝北叩拜,痛哭辜负皇恩,无颜面见天子,然后——闭门自焚。”

程宗扬恍然大悟,“金蝉脱壳!”

“没错。我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本事再大,也不能找死人还钱吧?天子都没辙。宫刑?我已经割了。斩首?我都化成灰了。诛三族?我一个太监,全家早就死光光了。天子就是气不过,想找我鞭尸,他也得先找到尸体才好拿鞭子对吧?”

可不是,连鞭尸都鞭不了。程宗扬仔细想了一遍,这事除了缺了大德,别的办得还真是干净。卷了一亿跑路,连骨头渣子都不留。

“为什么要去山阳呢?”

“咱们不是缺个铁矿吗?”蔡敬仲道:“我想了一下,山阳的铁官徒已经忍了这么多年,说不定还能再忍下去,这可不行,必须得让他们站出来,为自己的利益抗争。我是这么考虑的,你看成不成——我琢磨着从星月湖大营借点人,帮他们起事,最好能成为首领。等朝廷火烧眉毛,我们再用江州的名义出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向朝廷表示,要把山阳的铁矿包下来。”

“朝廷怎么可能答应?”

蔡敬仲惊讶地问道:“为什么不答应?”

“山阳还乱着呢!”

“就是乱着才好答应——汉国当年和星月湖大营有仇啊!”

程宗扬一拍大腿,“我把这茬儿给忘了!”

“这么大个坑,江州愿意往里面跳,朝廷高兴都来不及。你想啊,朝廷一动兵,打的就是金山银海。正着急呢,有个傻子站出来拼命往坑里跳,要把这个坑给填平了,朝廷做梦都能笑醒。本来要花几亿钱打仗,现在不用花了,对朝廷来说,省的钱就当是赚了。运气好的话,咱们不但一文钱不用花,白白得个铁矿。说不定朝廷还会倒贴几个……”

蔡敬仲表情淡定,这种不知会引起多少血雨腥风的谋划,从他口中说出来,就像在讲述实验的步骤一样,绝对的客观冷静,不掺杂任何个人感情的因素。那些可能被波及的人命,在他眼中仿佛只是一串冰冷的实验数据。

程宗扬本来被他说得晕乎乎的,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他沉默半晌,然后拍拍蔡敬仲的肩,“这事我知道了。你不是想看拉链吗?这个给你。”

程宗扬解下腰包,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然后递给他,“你看,这是拉链,里面还有好几层。这个搭扣有意思吧?又方便又结实……有空琢磨琢磨这个,钱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蔡敬仲目光被那件腰包吸引,毫不在意地说道:“行。”

临走时,程宗扬道:“你是不是特别恨单常侍?”

蔡敬仲困惑地说道:“为什么?”

“你向别人借钱都是几十万,怎么到他那里变成二百万了?”

“我听说他刚卖了房子——要不我再借点?”

“千万别!”

刚才几位中常侍谈及蔡敬仲向大家借了多少钱,单超颇有些自负,似乎蔡敬仲向他借一百万,着实看得起他。程宗扬这会儿才明白,单常侍是自作多情了。蔡敬仲压根就没看他的人,完全是奔着他那钱去的。

程宗扬从显亲殿出来,五名中常侍都拥上前去,“怎么样?怎么样?”

程宗扬沉着脸道:“一文钱都别借给他!”

五名中常侍有些失望,接着又紧张起来,“我们已经借过钱的怎么办?”

“找他要!能要多少要多少。”

“他说的利息……”

“假的。我看全是忽悠。”

单超一提袍角,就要往殿里冲,众人连忙把他拉住,“息怒!息怒!”

单超涨红了脸,粗声大气地说道:“你们借得少是吧?我可是一百万钱!”

“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徐璜劝道:“小心打草惊蛇!万一他知道咱们识破了他的伎俩,不肯还钱怎么办?慢慢来,这钱咱们迟早要讨回来。”

众人好说歹说,总算劝住单超,先稳住姓蔡的,然后把钱再慢慢拿回来。

蔡敬仲的计划不可谓不周密,但程宗扬还是决定要拆他的台。纵然他害的人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可程宗扬希望他能把聪明才智都用到正经地方。他的才华用在这上面,不仅仅是浪费,也是犯罪。

※ ※ ※ ※ ※

从显宗殿出来,徐璜庆幸地说道:“若不是你,咱家这回可要被姓蔡的坑苦了。”

一想起自己刚才打算再借三十万混个高息的冲动,徐璜就不由暗呼侥幸。幸亏自己慧眼识英,找了个良材,要不然那二十万钱就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程宗扬道:“公公这样说就见外了,我看蔡常侍说话吞吞吐吐,言语不尽不实,就起了疑心。我们做生意最怕这种人,不管那生意是真是假,能不能赚钱,都沾不得了。”

“他哪里来的胆子,敢骗到天子头上?”

程宗扬低声道:“如果他是打算拿你们的钱给天子高息呢?”

徐璜一拍大腿,大骂道:“这该死的贼子!”

姓蔡的要真这么做,大伙的钱全到了天子手里,那还要个屁啊!到最后他讨好了天子,把大伙全给埋坑里了。缺德不缺德?

程宗扬道:“我听说皇后娘娘凤体不豫?”

徐璜道:“谁说的?根本没影儿的事。”

程宗扬尴尬地说道:“我听外边人一说,就当真了,还准备了点礼物,想献给皇后娘娘。”

徐璜来了兴趣,“什么礼物?”

程宗扬压低声音,“求子的仙符。”

徐璜眼睛一亮,“灵不灵?”

“是太乙真宗秘传的仙符,外面见不到的神物。据说是灵验无比。”

程宗扬一边说,一边取出一只玉盒。打开来,里面放着一张两寸来宽五寸来长的符纸。那符纸似革非革,通体火红,上面用金汁绘制着细密的符文。随着目光的移动,那些符文仿佛泛起粼粼的金光。即使徐璜对法术一窍不通,也能感觉到符中蕴藏着惊人的灵力。更与众不同的是,符纸顶端嵌着一条银链,链上还有几个豌豆大小的铃铛。

这样的灵符闻所未闻,单看绘制的手法,制符之人就绝非凡俗,很可能是某位大有道行的长老,甚至出自太乙真宗教御之手。

徐璜只觉盯着符文的眼睛一阵阵发烫,赶紧移开目光,问道:“此符是从何处求来的?”

“太乙真宗的卓教御如今正在北邙,我专门托了关系,花重金求来此符。徐公公,你看这东西真不真?”

“绝对真!要有一处假的,我徐某立刻抉了自己这对眸子!”

程宗扬舒了口气,“这就好。我不识货,就怕花了钱还被人骗了。”

“你花了多少钱?”

“一千金铢。”

这就是二百万钱啊,够单超再卖回房子了。

徐璜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赞赏地拍了拍他的肩,“你在这儿等着,咱家这就往长秋宫报喜去!”

不到一刻钟,徐璜就一路小跑地回来了,“快!快!快!娘娘要召见你!”

程宗扬丝毫也不意外,如果皇后娘娘见到符上的银链还无动于衷,除非徐璜没有把符送到她手里。他一本正经地扶了扶进贤冠,昂首阔步往长秋宫走去。

赵飞燕,我来了!

※ ※ ※ ※ ※

长秋宫比北宫的永安宫规模小了许多,但在南宫仅次于天子寝宫,规模远在其他妃嫔居住的宫殿之上。身着曲裾的宫女微微低着头,垂手贴在身前,迈着细碎的步伐引路。脚下的地板浸过桐油,光亮得能照出人影,宫女穿着白布袜的双足走在上面,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殿内垂着一幅水晶帘,微风乍起,透明的水晶帘轻轻晃动着,发出悦耳的声响。

徐璜在水晶帘外跪下,尖声道:“奴才徐璜,叩见娘娘。”

隔了一会儿,帘内才有一个纤软的声音歉然道:“又劳烦你跑了一趟……徐常侍,辛苦你了。”

“这是奴才的本分,不敢称辛苦。”

帘内的女子迟疑了一会儿,轻声道:“那张符,我很喜欢……我想和他说几句话,可以吗?”

“是,奴才告退。”

娘娘要问求子的事,当然不好有外人在场,徐璜爬起身,朝周围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带着众人悄悄退下。

程宗扬心里嘀咕,赵飞燕可是史上有名的妖女,姐妹两个专宠后宫,把天子迷得神魂颠倒,留下无数风流传说,还有燕啄皇孙的恶名,怎么说起话来怯生生的,活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

帘内沉默良久,那个声音道:“你……可以进来吗?”

程宗扬听得莫名其妙,这妖女什么意思?让我进去?难道有什么诡计?等我一进去,她就大叫“非礼”?没道理啊。想给我来个美人计?我最不怕的就是这个!求都求不来呢。

第一次见面,虽然自己六百石的官职惨了点,但绝不能让人给看扁了。程宗扬挺了挺胸,摆出气宇轩昂的气势,抬手掀开水晶帘,昂首进入帘内,然后像触电一样立刻俯下身,以头抢地,口中道:“微臣叩见陛下!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帘内立着一个英武的年轻人,赫然是那位年轻的六朝共主,大汉天子。

刘骜穿着劲装,头戴皮质的弁冠,一手扶着天子剑,他扫了脚下匍匐的小官一眼,然后对旁边的女子道:“你要不放心,就去看看。”

那女子轻声道:“臣妾……不好出宫。”

“怕什么?宫里又不是只有江女傅一个信得过的。这宫里所有人都是你的奴婢,你尽管指使他们。谁要不听话,你想笞就笞,想杖就杖,杖毙也没关系。”

“……是。”

“让你妹妹入宫,你怕有人拦她,你自己去总是没人敢拦吧?”刘骜用呵哄的口气道:“我今天和张放约好了,要去射猎,他新得了一条狗,据说长着两只翅膀,飞起来比鹰都快,要不然我就陪你一起去。”

“臣妾知道了。”那女子轻声道:“多谢陛下。”

刘骜吩咐旁边一名年轻的宦者,“你陪皇后娘娘一起去。”

那宦者脖子一梗,“我不去。”

刘骜大怒,“朕的话你也敢不听!”

宦者道:“我也要看狗。”

刘骜没好气地说道:“下次带你去。你这次敢不去,我就把你打发去守陵,让你一辈子连只猫都见不着。”

那宦者嘟着嘴不再作声。

刘骜道:“富平侯还在等着我,我先走了。你要是喜欢,在外面多待一会儿也无妨。别人问起来,就说跟我一起出去的。母后不高兴也不会骂你。”

“是。”那女子屈膝跪下,双手指尖相对贴着地面,戴着珠翠的螓首轻轻叩下。

刘骜不悦地说道:“你怎么又跪下了?朕最不喜欢别人跪来跪去的。赶紧起来。我走了。”

刘骜说完就风风火火地离开。他没有从大门出去,而是绕到里面一扇屏风之后,然后就没了声响。

殿内安静片刻,那宦者道:“娘娘刚才跪是对的。天子不喜欢别人跪他,但要是有谁不跪,他更不高兴。”

“妾身知道了。”

“娘娘和天子说话,自称臣妾是对的。但和我们这些下人说话就不能自称妾身了,自称我就可以,若觉得不够雅驯,称吾也可以。”

那女子道:“我知道了。”

宦者满意地说道:“这就对了。哎,这里还有个人在跪着呢。”

程宗扬直想骂娘,自己跪了半天了,天子从头到尾就没跟自己说过一句话。好不容易等天子走人,他们两个又聊上了,自己这么个大活人,跪着也有五尺来高,他们就不觉得碍眼?

那女子连忙道:“对不起——程大夫,请平身。”

宦者道:“娘娘不用对臣下说‘对不起’,他是臣子,跪死都是应该的。”

妈的,敢情跪的不是你啊!有种你来跪一个,你小子跪到天亮,我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

“公公说的是,微臣多跪一会儿也是应该的。”程宗扬说着顺势起身。开玩笑,万一这娘娘听不出来什么是客气话,真让自己多跪一会儿就傻了。

虽然很好奇这位与史上四大美女齐名的赵飞燕究竟有多美,但程宗扬还是没敢直勾勾把目光放到皇后娘娘脸上。借着起身,他目光顺势上移,先看到一条曳地的长裙,鲜红的丝绸上绣着金黄的凤纹,往上是一条衣带,用金丝镶嵌着攒成花形的珍珠、雕刻着凤鸟的白玉,还有一颗龙眼大的红宝石。

她双手放在身前,长长的衣袖掩住手指,只能看到袖口精致而繁丽的刺绣。臂上缠绕着轻云般的臂带,肘后悬着一只香囊,囊上绣着象征多子的石榴。宽大的衣襟微微隆起,上面绣着连绵的合欢纹饰。再往上,是一抹雪白的玉颈,然后是小巧的下巴。

程宗扬目光停了片刻,才移到她唇上。那只红唇柔软而莹润,衬着如雪的肌肤,红艳得令人惊心动魄,犹如一朵娇美的菡萏。

程宗扬停下目光,不敢再往上移——作为六百石的官员,看到这里都有些逾矩了,再往上看就是找死。不过单看这一唇一颌,面前这女子就已经堪称绝代尤物。

红唇轻分,流淌出一串悦耳的声音:“程大夫,谢谢你拿来的仙符。”

宦者插口道:“娘娘,你不用……”

“这是臣份内之事,”程宗扬打断他,“怎敢让娘娘相谢?”

宦者接口道:“他说的对。”

赵飞燕有些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确定那宦者不会再开口,才柔声道:“我听说,此符是从上清观卓教御那里求来的,是吗?”

“是。”

“那这符上的银铃……”

“什么银铃?”宦者伸头去瞧。

程宗扬咳了一声,“据臣所知,听闻是为娘娘求的仙符,上清观一位刚入观的姑娘特意献出此铃。”

那只红唇微微抿紧,流露出一丝激动。

“这银铃很一般嘛。”宦者道:“杂色银子,值不了几个钱。程大夫,你是不是没掏够钱啊?”

死太监!你这是在打娘娘的脸你造吗?程宗扬微笑道:“敢问公公贵姓?”

宦者脸一板,“这是你该问的吗?你一个外臣,打听我的名字做什么?想巴结我?外臣结交内侍是死罪你知不知道?要不然是我得罪了你,你想报复我?我一点都不怕你知道吗?你才六百石你知道吗?六百石在宫里一抓一大把,你知道吗?”

赵飞燕开口道:“中行说。”

宦者立刻躬身,“娘娘。”

“我想和程大夫说几句话,可以吗?”

“行啊。”中行说闭上嘴,侧了侧身,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过了一会儿,两人都没开口,只用眼睛使劲看着他,中行说终于明白过来,“让我回避是吗?好吧。我就在外面,娘娘想叫我,声音大一点就可以。”

中行说走到程宗扬面前,用脚在他身前划了一条线,严厉地说道:“我警告你!不得越过这条线!明白吗?”

程宗扬看着那条线,终于明白当年汉宫众人为什么拼着亡国的风险,也要把这孙子打发到匈奴去,这货实在太咶噪了!当着天子、皇后的面都敢指手划脚,换成几位中常侍还不得被他喷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