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71章·合德

卢景提到的大生意让程宗扬警觉起来,“不对!他在设套!”

“没错。吕冀和吕不疑准备灭口了。故意拿个大生意当借口,想把我的人引出来。”

“五哥怎么回他的?”

“我告诉他,多大的生意我都敢接。”

“好!”程宗扬抚掌道:“倒要看看他的胃口有多大——什么生意?”

“七千金铢,买建威将军韩定国的人头。”

“七千金铢?他值这价吗?”

“如果能换来我们的人头,肯定值了。”卢景道:“我接到生意,去打听韩定国,却在驿馆外遇见拉胡琴的盲老头,于是跟着上了北邙。既然找到了盲老头的下落,我今晚就带小胡姬去见他,弄清楚最后两个人是谁。”

“不用了。”程宗扬道:“这件事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但我现在没有十全的把握。等我见过那个人,再告诉你。”

“那好。”卢景没有再追问,起身道:“我去打听建威将军的底细,看怎么把这七千金铢捞到手。”

朱老头道:“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什么钱你都敢要啊?五哥,你们一道去吧。盯着这老头,免得他又溜去斗鸡。”

程宗扬耐心在观中等候。卓云君去接待几位城中来的贵妇,没有过来陪他。那些贵妇衣食无忧,前来问道,一小半是对出于对道术的好奇,倒有一多半是为了打发时间。卓云君只随口应酬,遇到无伤大雅的关节,也偶尔点拨一二。她身为太乙真宗教御,只言片语就足以令她们受用无穷,可这些贵妇不过是借此消磨时光,都浅尝辄止,没有一个肯用心的。

天过午时,她一名心腹弟子悄悄进来。卓云君心下会意,向诸人道了一声失陪,亲自去禀告主人。

“终于回来了。”程宗扬站起身,“你去忙吧。”

“是。”卓云君轻轻退下。

程宗扬整了整衣物,然后拿起包裹,往合德的住处走去。

合德侧身跪在榻旁,拿着一只汤碗,用银匙一勺一勺喂嬷嬷喝药。程宗扬在门外欣赏着她优美的侧影,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赵合德?”

合德纤手一颤,险些把汤药泼出来。她转身看着程宗扬,明媚的美眸中充满戒备,手里紧紧握着那把银匙,就像握着一柄匕首。

程宗扬笑道:“你跑那么快,我追都追不上。”说着把包裹放在案上,“看看东西丢了没有。”

合德努力露出冷漠的神情,颤声道:“你……你认错人了。”

“那这个是你丢的吗?”程宗扬拿出一块玉佩,在手中晃了晃。

合德失声道:“怎么在你手里?”

程宗扬道:“你总算承认了。我应该叫你赵姑娘呢,还是叫你赵婕妤?”

“不……不是我……”

榻上的妇人叹了一声,“程公子不是恶人,如今我们已经山穷水尽,以后之事,还要请程公子援手,哪里还用隐瞒?”

合德红着脸低下头。

妇人咳嗽两声,然后道:“老身江映秋,乃长秋宫女傅。”

“原来是皇后宫里的女官,失敬了。”

江映秋苦笑道:“公子不动声色,看来早已知道老身的来历了。”

“我只是瞎猜。毕竟这么多宫里的器具,一般人见都没见过,怎么会平白在荒山里出现?”

江映秋点了点头,“这位是皇后娘娘的胞妹。名字你已经知道了。”

“难怪这么美貌。”程宗扬笑了一句,然后道:“这些都是皇后娘娘的赏赐了?”

“是天子的赏赐。”江映秋道:“娘娘入宫之后,一直思念亲人。天子感念皇后娘娘的思亲之苦,因此下诏,命老身将赵姑娘接入宫中。”

“可是路上出事了?”

“老身接到赵姑娘,便发现有人欲行不轨,因此先遣散小婢,我主仆二人乔装打扮,绕道进入洛都。不料到底被奸人盯上,窃走天子所赐的信物。老身也受了伤,难以行走,只好入邙山休养。赵姑娘去过宫廷几次,但她没有信物,又不认得宫里的人,连大门也进不去。”

江映秋咳了口血,凄然道:“老身死不足惜,只可惜辜负了天子和娘娘的一片苦心。程公子,若你能往宫中禀报一声,此恩此德,老身永志难忘……”

程宗扬叹道:“我是很想帮你们。可到了这时候,你说话还不尽不实,你让我怎么帮?”

江映秋抬起泪眼,哽咽道:“公子何出此言?”

“谁这么大胆,敢劫皇后的亲妹,天子未来的嫔妃?何况以你的修为,整个洛都能打伤你的也不多吧?能出动这种高手,难道是你轻描淡写的几个小蝥贼?赵姑娘没有信物不能入宫,但她只要在宫门前说一句,难道还怕谒者不禀入长秋宫吗?她为什么不敢亮出身份呢?她每次去宫廷,是想入宫去见姐姐,还是等天子的车驾出来,直接面见天子呢?”

江映秋沉默半晌,然后咯咯笑道:“程公子果然是聪明人。老身并非有意相瞒,实是此事太过骇人听闻,怕公子起了畏惧之心。”

“你担心我因为害怕,不给你们帮忙,偏偏不怕我不知深浅被你害死。一点诚意都没有,我看这事儿不用谈了。”

程宗扬作势要走,江映秋连忙道:“请公子恕罪。只因阻挠赵姑娘入宫的人身份太过显贵,老身才不敢直言相告。既然公子对我等动了疑心,老身自然不敢隐瞒。”

“你说吧,我听着呢。”

“公子可知道吕氏?”

“后族啊,谁不知道?”

“公子可知道吕氏为何被称为后族?”

“皇后出得多。汉国的皇后、太后,一多半都是吕氏族人。”

“正是如此。”江映秋道:“当日天子成亲,太后原本属意吕氏,天子却一意孤行,立了赵娘娘为皇后。太后虽然气恼,却也无可奈何。只是娘娘虽然受天子宠爱,可至今未有身孕。年初吕氏送了一个女儿入宫,被封为美人,若是她先诞下皇子,将来母以子贵,太后之位只怕又落到吕家头上。因此娘娘起意,想召胞妹赵姑娘入宫,一同服侍天子。”

江映秋叹道:“娘娘天生丽质,自己一人便受尽天子宠爱。一旦妹妹再入宫获封,姐妹二人专宠后宫,其他的妃嫔只怕连天子的面都见不到。因此吕氏闻讯便派出死士,不仅是阻止赵姑娘入宫,更要取她性命,以绝后患。也正是因此,赵姑娘才不敢表明身份,吕氏在宫中经营多年,眼线密布,只怕说出身份,便再没有见到姐姐的机会。”

“这么说来,当日在上汤,吕冀就是冲着你们去的?”

江映秋脸色大变,赵合德一张玉脸也瞬间涨得通红。她们有意无意回避了在上汤的经历,实在是当日所见所闻难以启齿,没想到被这个年轻人一口道破。

程宗扬叹了口气,“我不但知道你们夜宿上汤,还知道你们用来冒充合德身份的那个小婢,已经被吕家的人追上杀死。而且当日在上汤脚店住宿过的拳师、书生、贩朱砂的商人、游女、三名脚夫、店主一家……全都被吕家的人杀光了。江女傅,你能逃过他们的追杀,我实在很佩服你。”

赵合德惊道:“怎么会这样?”

程宗扬同情地看着她,“宫里的事,要比你想象的可怕得多。不仅有台上的荣华富贵,还有台下的血雨腥风。”

赵合德脸色时红时白,忽然捂着脸往外奔去。江映秋焦急地说道:“快!快拦住她!不要让她被吕家的人看到!”

程宗扬闪身追了出去。

赵合德跑到观后,伏在一块青石上痛哭失声。

她哽咽道:“不要过来……”

程宗扬很清楚女人说的“不要”有几种涵意,他只当没听见,走过去递上一条帕子。

“跟宫里的鲛帕比不了,但这是我自己买的,还没用过,干净的。”

赵合德接过帕子,捂在眼上,嘤嘤地哭泣着。

“哭吧哭吧。”程宗扬安慰道:“都哭出来就好了。”

赵合德哭了小半个时辰,才渐渐止住哭声,囔着鼻子道:“我不想入宫。我想回家。”

“不想入宫就不入。那地方,还是离远点看比较好。”

“我想见姐姐。”

“呃……”

赵合德凄然道:“我和姐姐从小相依为命,我们的父亲,其实是养父,为了挣钱,让姐姐去跳舞。好在姐姐跳舞跳得好,经常能得到赏赐,他才没有把我们卖掉。后来姐姐入了宫,又当了皇后,我们都不敢相信。父亲整天在外面吹嘘,后来被人打了一顿,在床上躺了半年才好,就不敢再说了。”

“嬷嬷来接我的时候,父亲很生气,说别人的女儿当了皇后,都要封侯,赏赐田庄、奴婢。可姐姐除了给点钱,什么都没有,让他出去被人看不起。所以不许我去。嬷嬷又给了他一笔钱,他才答应。”

“我一想到入宫能见到姐姐就很开心。可嬷嬷说,有坏人不让我入宫去见姐姐,让我和小婢分开走。后来到了上汤……”

赵合德身体颤抖起来,“嬷嬷什么都不肯说。但我听到,她们……她们都是宫里的妃子……我听到她们叫那个胖子侯爷,他的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看着那些女人,就像在看狗马。我害怕极了,不知道姐姐是不是也和她们一样。嬷嬷对我发誓,说姐姐在宫里备受尊崇,是整个汉国的女主人。除了太后,世上没有哪个女人比她更尊贵。”

“嬷嬷带着我悄悄离开脚店,不小心失落了很多东西。可那些人还在追赶我们,刚一进城,嬷嬷就被他们认出来。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洛都,躲进邙山,嬷嬷也受了重伤……”

“我真不想入宫……我好害怕变成那种样子……”

程宗扬温言道:“你会写字吗?”

赵合德抬起红肿的眼泪,泪眼模糊地看着他。

“如果会写字,就写封信,我想办法带给你姐姐。”

赵合德赧然道:“奴家不会……”

“那你有什么东西能当信物吗?”

赵合德想了想,提起裤脚,从白玉般的脚踝上取下一条银链,上面带着几个小小的铃铛。

“这是姐姐在公主府跳舞时得到的赏赐,本来是一对,姐姐把其中一条送给了我。”

程宗扬接过银链,“那好,你想想有什么要说的,我帮你带话进去。”

“我……我说不出来……”

程宗扬也不勉强她,“那我先帮你报个平安吧。”

赵合德松了口气,羞赧地低声道:“多谢公子……”

昨日浓云密布,却始终没有下雨,此时乌云散开,化作天边片片晚霞。赵合德本来就是绝色丽人,肌肤白腻透红、柔润如玉,此时被霞光一映,更显得娇艳无比。

程宗扬心头微动,禁不住在她脸颊上啄了一口。

赵合德一手掩住面孔,“你……”

“失态!失态!”程宗扬连忙道:“我一时没忍住。”

赵合德默默低下头,一言不发地离开。

卓云君从廊后出来,轻笑道:“小丫头还不解风情呢。”

程宗扬揽住她的腰,“你以前还不如她呢。现在这纤腰一扭,满腰满臀的风情万种。”

卓云君娇声道:“都是紫妈妈和主子调教得好。”

程宗扬捏了捏她丰腻的臀肉,“这马屁拍得真不错。”

卓云君柔声道:“主子,今晚就留在观里,好好调教奴婢好吗?”

程宗扬叹了口气,“算了。死丫头还在洛都,不知道打谁的主意呢。我怎么能安心待在这里?”

“那……奴婢给主子准备一辆马车,”卓云君娇媚地说道:“主子一边在车里弄奴婢,一边赶路,两不耽误,如何?”

程宗扬揉弄着她柔滑的雪臀,在她耳边道:“你这几天是不是排卵期?”

“唔?”

“你离下次癸水还有多久?”

卓云君红着脸道:“还有半月。”

“那就对了。排卵期就是你的身体开始准备受孕,今晚你要是侍寝,会有很大机率被我弄大肚子。”

卓云君流露出几分少女般的娇羞,身子迅速变得火热。

程宗扬看着她的小腹,忽然想起了什么,“你去给我画道符。”

卓云君讶然抬起头,“什么符?”

“随便。只要漂亮就行,越漂亮越好。”

卓云君没有再问,只道:“奴婢这便去画。”

忽然一块玉佩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赵合德一手掩住嘴巴,“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程宗扬搂着卓云君走到她面前,“玉佩没摔碎吧?”

赵合德手足无措地摸摸鬓发,“没……没有……”

程宗扬笑道:“你又不是小孩子,用得着这么害羞吗?”

“可是卓教御……”

卓云君温婉地笑道:“卓教御也是女人啊。将来你也会遇到一个男人,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赵合德看着脚尖,喃喃道:“我才不会……”

卓云君笑道:“要不要打个赌?”她翘起小指,“我们拉勾。”

赵合德大着胆子伸出小指,与卓教御勾在一起。

“好漂亮的小手。”卓云君呵气如兰地轻笑道:“小妹妹,你输定了呢。”

“行了,别逗她了。”程宗扬道:“你来有什么事?”

“是信物……”赵合德捡起玉佩递过来,“这是姐姐给我的。”

程宗扬接过来随手一抛,把那块玉佩远远丢下山坡,没入草丛。

赵合德瞪大眼睛,不知道他为何把这件信物随随便便就丢掉了。

“从今往后,你不用再沾什么宫里的东西。”程宗扬理所当然地说道:“你要喜欢玉佩,我给你买。”

“我才不要你买,我是……”赵合德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一跺脚,“我不跟你说了。”

卓云君望着她娇俏的背影笑道:“主子是打算收了她吗?”

“不是我打算收她。而是除了我这里,她已经没地方可去了。”程宗扬感叹道:“她运气够好才遇到我啊。”

卓云君笑道:“奴婢也觉得是。”

※ ※ ※ ※ ※

卓云君终究没能和主人同车而行,她要留在观里安慰合德,万一出现意外也好有人照应。程宗扬只好自己一个人返回洛都。就在下山途中,他遇到一个人。一个女人。

那女子年约四十,皮肤仍然白皙光滑,但眼角已经有着细密的鱼尾纹。她双手握在一起,就那么站在山路中央,神态从容自若,就像一个大户人家主持中馈的主妇,斯文有礼而富有教养。

程宗扬奇怪地看着她,正准备擦肩而过时,那妇人开口道:“程少主,请留步。”

程宗扬停下脚步,“你找我?”

“奴家自晨间少主进山,就在此等候,终于等到了少主。”那妇人微笑道:“奴家姓闻。”

程宗扬瞳孔微微收缩,“闻姨?”

“难得程少主也知道妾身。妾身闻清语,黑魔海汉国主事。”

“你找我什么事?”

“有件事,想请少主拿个主意。”闻清语扶了扶鬓角一支火红的木芙蓉,好整以暇地说道:“我们在汉国的两位执事,昨日被紫姑娘杀了。他们得罪了紫姑娘,原也该死,只是大祭之日在际,届时巫毒二宗同祭魔尊,按规矩是不能擅动刀兵的。”

“你搞错了吧?”程宗扬一脸惊讶地说道:“你们不是不让紫丫头列入门墙吗?她现在还不是黑魔海的门人,什么规矩都套不到她头上吧?你们要想让她讲规矩,先让她入门啊。”

“话虽是这么说,但紫姑娘也与本门弟子无异……”

“咱们就别睁着眼说瞎话了。差远了好不好?大祭都不让她参加,结果把她惹毛了吧?西门那小子被她切成两半,现在又死了两名执事,你们傻眼了吧?我跟你说,凭我对死丫头的了解,你们后悔是正常的。现在后悔可是有点晚。”

“奴家只是想请少主转告紫姑娘,该罢手时且罢手。”

“这我可打不了保票。不怕你笑话,我们家的事一般来说都是她说了算。她要不愿意停手,我跪下来求她都没用。”

“少主太过谦了。”

“一点都不谦虚,我们家的事你们不太了解。这么说吧,我们家天最大,紫丫头第二,雪雪你知道吧?就是她养的那小狗,我们两个第三。”

闻清语微笑道:“少主不必再费心思了。奴家既然来见少主,自然有十足的把握。既然少主不肯相助,只好请少主到敝处做几天客,等紫姑娘来的时候,我们好跟她商量。”

“去你那里做客?”程宗扬笑道:“你陪我吗?”

话音未落,程宗扬袖中便飞出一道寒光,朝闻清语腰间刺去。闻清语身形微微一闪,避开珊瑚匕首的锋刃,然后身后飞出一杆长戟,月牙状的戟钩切向程宗扬的手腕。

程宗扬闪身后退,一边用衣袖遮住面门。一道诡异的光芒落在他袖上,随即燃烧起来,发出暗紫的光芒。

程宗扬匕首一转,切下着火的衣袖,然后微微蹲下,像一头豹子一样,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充满精力。

一名顶盔贯甲的壮汉从闻清语身后出来,他身材不高,肌肉却十分坚实,脖子又粗又短,两腮生着钢针般的胡髭。

闻清语道:“紫姑娘杀过本宗两名执事,在墙上留下字迹,指明要杀这位韩将军。”

“这是栽赃!”程宗扬一口咬定,“死丫头根本不识字。”

闻清语松了口气,“奴家还怕冤枉了紫姑娘,如此一来就可以肯定了。墙上留书之人韩字不会写,只划了一个圈代替。想来应该是紫姑娘的亲笔了。”

“划了个圈,你们怎么知道就是韩字呢?”

“因为前面还有‘建威将军’四字。”

程宗扬盯着那壮汉,“韩定国?”

那大汉哼了一声。

程宗扬忽然道:“我跟你单挑!谁敢插手,谁是孙子!”

韩定国呸了一声,舞戟朝程宗扬杀来。与此同时,一个瘦长的身影从树上出现,他拿着一块紫色的水晶,口中念念有词。

闻清语道:“赤凫!留他性命!”

脚底的山石仿佛突然间变成空空的洞穴,程宗扬脚下一晃,险些摔倒。韩定国长戟卷地扫来,戟弯幻化出无数重影。

程宗扬腾空而起,地上却仿佛涌出无数无形的藤蔓,将他的手脚层层缚住,刚跃起尺许就被拽回地面。

程宗扬拼命一滚,好不容易才避开戟锋,不由惊出一身冷汗。那个赤凫显然是黑魔海九御之一,擅长各种巫术。他和韩定国如果分开,自己丝毫不惧,但此时联起手来,威力倍增。韩定国在前攻坚,以硬对硬,赤凫则用巫术辅助,影响自己的判断。

高手对阵,生死只是一瞬。可以想象自己与韩定国贴身搏杀之时,赤凫突然施展巫术,只用让自己出招稍缓片刻,就足以让长戟在自己胸口开出一个透明窟窿。而且听闻清语的口气,他还有更狠的巫术未曾施展。

这样打下去,妥妥是十败无胜的局面。闻清语也许真不想要自己的命,但如果被她逮住,让小紫来救,自己还不如一头碰死得了。

程宗扬暴喝一声:“韩定国!你竟与黑魔海妖人勾结!程某身为朝廷命官,今日要为国除奸!拿命来!”

大喝声中,程宗扬从腰间掏出一支手指粗的细管,迎风一摆,赫然变成一根长逾两丈的尖矛,直刺韩定国的眉心。

韩定国见那细矛来得诡异,不敢硬挡,往侧方一滚,避开矛锋。

程宗扬挥出钓鱼竿,只是恐吓对手,长竿刺出的同时,竿梢的鱼线无声无息地划过半个圈子,飞向远处的赤凫。

那鱼线本来就细如发丝,又是透明的丝线,破空之际没有半点风声,长度更是达到超乎想象的四丈,等赤凫惊觉过来,鱼线已经缠住他的手腕,接着程宗扬抬臂一扯,细韧的鱼线像刀锋一样切开赤凫的皮肤,鲜血狂喷而出。

赤凫手腕剧痛,连手背的筋腱也被切断,手指顿时失去力道,指间的紫水晶随即滚落下来。

闻清语拔下簪子,凭空一划,一道劲气飞出,挑中鱼线,发出“铮”的一声震响。

“闻姨好雅兴,这时候还有心情弹琴,没看到你手下的腕动脉都切断了吗?你再弹一会儿,这野鸭子可就死透了。”

闻清语面沉如水,在仙姬主持下,黑魔海一贯注重收集对手的资料。这位程少主的卷宗有厚厚一叠,除了仙姬不置一辞,其他与他打过交道的人,对他的评价都不高。认为他虽然与星月湖大营交往极深,但秉性更接近于那些唯利是图的晴州商人。再刻薄一些,更会说他贪淫好色,懦弱无能。可没想到自己一交手,才发现此人如此难缠。嘻笑嘲讽,撒泼耍赖,吹捧喝骂,样样俱全。虽然己方实力远胜于他,却被玩弄于掌股之上。

闻清语叱道:“魔卫!”

黑暗中跃出几条身影,朝程宗扬杀来。

等的就是这时候!程宗扬看准方位,挥手收回鱼竿,飞身跃入林中。

两名魔卫冲入林中,接着同时发出一声惨呼,掷刀捂住喉咙。却是程宗扬逃命时将鱼线绷在两树之间,高度设得十分阴险,两名魔卫刚追上去就着了道,险些被鱼线割断喉咙。

韩定国长戟一扬,切断鱼线,衔尾追去。

程宗扬丝毫不顾及腹内的伤势,拼命催动丹田的气轮,一路直奔上清观。

一刻钟后,上清观的精阁已然在望,但一个身影如影而至,转瞬便追到他身后。

程宗扬立刻改向,头也不回地往侧方掠去。闻清语一掌拍出,却扑了个空。旁边长草摇曳,程宗扬已经钻入草丛中不见踪影。

韩定国持戟往地上重重一敲,然后发出一声唿哨。一名魔卫牵着獒犬上前,嗅着程宗扬的气息一路追踪。

半个时辰之后,程宗扬在一棵大树下停住脚步,然后手足并用往树上攀去。半个时辰中,他三次试图接近上清观,都被拦截,虽然杀伤两名魔卫,背上也被人击中一棍。更麻烦的是韩定国从军中带来四条獒犬,让自己藏无可藏,即使躲到树上也会被闻到气息,连停下来喘口气都办不到。

程宗扬刚爬到树上,一条獒犬便追了过去,对着树巅狂吠。程宗扬调整好角度,然后抬手一提,鱼线编成的绳套从树下飞出,准确地套住獒犬的脖颈,接着把百余斤重的巨犬硬生生提了起来。

獒犬四肢在空中拼命挣扎,牵绳的魔卫绳索险些脱手,他本能地扯紧,拼命往下拽。那条獒犬脖颈被鱼线勒住,鲜血像瀑布一样流淌下来。等旁边的魔卫赶来攀上大树,才发现树上早已人踪杳然,只剩下一根鱼线绑在树干上。

程宗扬喉头发甜,啐了一口血沫。身后的犬吠声越来越近,不等自己穿过这片草丛就会被追上。

程宗扬拿出只剩下空杆的鱼竿,试了试强度,然后转身往山林边缘掠去。

程宗扬刚掠出十余步,一片水波般的火光蓦然亮起,将周围的林木蒙上一层幽蓝的光芒。光线虽然黯淡,但处于火光中央的程宗扬,已经无处遁形。

赤凫用左手托着紫水晶,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韩定国持戟而出,踏入火光,沉声道:“你不是要与本将军单挑吗?来啊!”

闻清语道:“程少主何苦如此?”

后面的魔卫影影绰绰,将这处断崖团团围住。

这是邙山断崖中最宽的一处,两岸的距离超过七丈,即使一个处于颠峰的六级通幽境高手,也不可能一跃而过,何况程宗扬已经是强弩之末。

程宗扬站在火光中,胸口起伏着,发出带着血腥气的喘息。眼看韩定国越走越近,程宗扬忽然转过身,义无返顾地往断崖狂奔过去,速度越来越快。

众人都看呆了眼,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玩命,竟然宁愿跳崖,也不去黑魔海在汉国的分舵做客。

闻清语突然叫道:“不好!拦住他!”说着飞身而出。

在距离悬崖还有两丈的距离,程宗扬双手忽然一伸,一根细细的鱼竿笔直伸出,抵住崖边一块突起的岩石。程宗扬将竿尾顶在腹部,脚下丝毫不停。柔韧的鱼竿迅速弯成弧形,接着程宗扬猛地纵身,几乎变成圆形的鱼竿猛然弹直。凭借着鱼竿的弹力,程宗扬身体高高飞起,往对岸落去。

韩定国握住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暴喝一声,振臂挥出。石块划过一条弧线,击在程宗扬背上。程宗扬背后的衣服猛然绽开,带着石块的冲击力落在对面的悬崖边缘。

程宗扬扑倒在地上,像昏厥一样一动不动。一盏茶工夫后,他勉强撑起身,跌跌撞撞没入林中。

黑魔海众人神情冷峻,良久闻清语才开口道:“走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