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61章·兄弟

襄城君倚在榻上,小心地张开双腿,以免碰到阴珠。想起刚才那个呆子,襄城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自己门下也有不少孔武有力的壮汉,但那个男子跟他们都不一样,他身体很结实,但并不粗笨,而是一种很顺眼的精壮,而且他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

刚开始被他进入那一幕,襄城君还记忆犹新。几乎是一瞬间,自己就被干得魂都飞了,只想就那么被他一直干下去。

可气的是,他行事如此鲁莽……这个呆子!

襄城君恨恨捶了一下枕头,如果不赶他走就好了。便是被他揉弄奶子,或是让他躺在榻上,自己把他的肉棒含在口中,品尝他的味道也是好的。襄城君越想越是后悔,真要不行,忍痛让他弄上一次便也罢了……襄城君正懊恼间,忽然人影一晃,一个人从暗道里钻了出来。

襄城君吃了一惊,随即大喜过望。她矜持地仰起脸,眼中却忍不住露出一丝妩媚的挑逗意味,“你来做什么?”

那男子道:“刚才说好的,只要你又哭又叫,就给我十文钱。”

襄城君笑着啐道:“不给!”

“你欠我的钱。”

“一个奴仆竟然敢跟主人这么说话?”襄城君娇嗔道:“程厚道,你给我跪下!”

程宗扬嘿嘿一笑,然后扑到榻上。

襄城君连忙掩住身体,“不要!奴家下面还痛着……哎呀,好了,你若是想做,奴家帮你含着好了。”

程宗扬松开这个妖媚的妇人。襄城君拂了拂发丝,轻笑道:“呆子……躺好啦。”

“不好。”程宗扬道:“你跪下来。”

襄城君白了他一眼,“我是主,你是奴,主人怎么能给奴仆下跪?”

程宗扬一手捂着下身,摆明她不跪下,就不让她舔。

“犟牛!”襄城君无奈之下,只好屈膝跪在他面前。她用脸颊摩擦着程宗扬的小腹,然后仰脸妩媚地一笑,张口含住他的肉棒,细细吞吐起来。

忽然胸口一紧,襄城君只觉双乳被两个粗壮的重物顶住,接着双手被拉开,身子向后仰去,靠在榻上。

“呜呜……”襄城君挣扎着想要说话,嘴巴却被肉棒堵住,作声不得。

那汉子按住她的双手,两只膝盖分别顶住她丰挺的双乳,双脚伸到她膝间,将她双腿分开。

襄城君整个身体都被他控制住,根本无法动弹。身上的男子却是全面占据主动,上面的大肉棒奸弄她的小嘴,中间顶住她的双乳,下面把她双膝撑得大开,使她羞处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

那汉子把她的小嘴当成肉穴那样捅弄着,小腹毫不客气地压在她如花似玉的俏脸上,襄城君神情却越来越亢奋。她张大嘴巴,喉头被粗硬的肉棒来回捣弄,使她几乎窒息,肺中的空气因为双乳被顶住,也几乎都被挤出来。下体的花蒂迅速充血胀大,仿佛沉甸甸地悬在阴唇下,每一次晃动,都带给她难以承受的战栗。

“啵”的一声,阳具从襄城君喉中拔出,带出一股口水。襄城君咳嗽着,眉眼间的媚态愈发诱人。

程宗扬把她往地上一推,龟头顶住她的穴口,然后合身压在她白生生的胴体上。

“呀!”襄城君尖叫一声,却是那男子第一下就尽根而入,小腹直接压住她鼓起的阴珠。

“好痛……啊呀!”

程宗扬挺起腰,小腹顶住她的蜜穴,紧紧压住她的阴蒂,然后来回碾动。襄城君这下连叫都叫不出来,每次碾到阴蒂,她身体就像触电一样,传来一阵剧烈地颤抖。

“停下!不要……我要灭你满门!快停下呀!”

“求求你,不要再弄它了,奴家都快疯了……”

忽然身上的男子停下来,襄城君刚得片刻的喘息,紧接着就瞪大眼睛。那男子竟然直接用手指捏住她的阴蒂,只轻轻一捻,下体强烈的刺激感,就让襄城君几乎昏厥过去。

然而那男子的手指仿佛带有一股魔力,随着他的揉捏,阴蒂摩擦中的触痛感如同被一只魔手渐渐抚平,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用言语无法表达的强烈快感。

“啊!啊!啊……”

襄城君语无论次地尖叫着,妖媚的面孔一片潮红。她跪在地上,极力翘起雪臀,迎合着肉棒进出。程宗扬一边用力顶弄她丰翘肉感的大白屁股,一边伸手抓住她的乳球,迫使她抬起身。另一只手则伸到她玉腿中间,揉弄着玉户上方的花蒂。

襄城君又白又腻的大屁股像雪团一样被干得乱颤,湿溚溚的蜜穴仿佛有一股吸力,不断把肉棒吸入体内。身后男子强健的身体像山一样撞在臀上,沉重而充满力度。她能清楚感受到他轮廓分明的腹肌在自己臀上摩擦、顶撞,火热的阳具从穴口一直顶到蜜穴尽头,蜜腔的腻肉像痉挛一样收紧。随着肉棒的插弄,襄城君情不自禁地尖叫着,一边疯狂地摇着头,柔美白皙的玉颈像要折断一样。

男子强健的腹肌一下一下撞在臀上,就像一位强大的神祗,拥有着毁灭一切的力量。襄城君摇着头,雪臀拼命向后耸起,让他撞击得更加用力,甚至愿意奉献出一切,来取悦身后的神祗。

蜜穴的痉挛越来越剧烈,忽然襄城君浑身一紧,身体每一寸肌肤都仿佛紧绷起来,接着松开,刚松到一半又再次绷紧。与此同时,一股阴精从蜜穴深处猛地泄出,襄城君张开红唇,却吸不进一丝空气,只能哆嗦着连连泄身。

那根肉棒仍然插在体内,一下一下捣弄着她的肉穴。出乎襄城君的意料,片刻之后,她又迎来了第二波高潮。这一次泄身更加强烈,襄城君整个人都瘫软在地,只剩下被肉棒撑满的蜜穴抽搐着泄出阴精。

当第三波高潮来临,襄城君发出一声悲泣,身体再次剧颤。程宗扬紧盯着她的雪臀,忽然间那只蜜穴传来一股吸力,软腻的蜜腔紧紧吸住阳具,就像一只小嘴含住肉棒不停地抽动。程宗扬一个没忍住,在她体内剧烈地喷射起来。

这一次高潮分外强烈,襄城君足足颤抖了一刻钟,才渐渐停止泄身。她娇喘着伏在程宗扬身上,双臂拥着他的腰身,脸颊贴在他小腹上,媚眼如丝地说道:“呆子,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程宗扬却是心里郁闷,没想到这妇人竟然身怀媚术,让自己刚干到一半就射了个干净。

襄城君眼中露出一丝好奇的神情,“呆子,窑子里那个女人的阴珠是什么样子的?”

程宗扬比划了一下,“有碗豆那么大。捏着软软的,韧韧的。”

“她不疼吗?”

“她最喜欢被人捏了。”程宗扬笑嘻嘻道:“就跟你一样。”

襄城君啐了一口,忽然起身披上红绡,接着板起俏脸,一扫刚才那番媚态,冷冰冰道:“程厚道,今日之事你若敢泄漏出去,知不知道我会怎么做?”

“诛我九族。”

襄城君傲慢地扬起玉脸,“以奴侵主,乃是死罪!既然你还有几分用处,今日本君先饶你一次。去找红玉领一吊赏钱。红玉什么时候叫你,再过来。”

被这贱人当成奴仆一般呵斥,程宗扬一阵火大,忽然又泄了气,闭上嘴一声不响。

襄城君没有理会他,只摆了摆手,“去吧。”

※ ※ ※ ※ ※

红玉在甬道另一端的精阁守着,见程宗扬这么久才出来,只当什么都没有看到,若无其事地带着他离开。

从那处隐蔽的池苑出来,程宗扬道:“夫人说,给我一吊赏钱。”

红玉扭过头,一脸玩味地看着他,然后掏出十枚银铢,“先拿去吧。”

程宗扬接了钱就走。红玉道:“酒坊在那边!”

“夫人说,我不用干活了。让我拿了钱出去散散心。”

程宗扬说着扬长而去,凭着腰牌直接出了府邸,随手把那些银铢扔给路边的乞儿,便赶回鹏翼社。

冯源正抱着一只箱子往外走,见到程宗扬回来顿时松了口气,“程头儿,你可回来了!”

“人都去哪儿了?”

“四爷昨晚见你没回来,转头就跟五爷一起去找你了。老敖不放心,等到天亮也去了。”

“你抱着东西干嘛呢?”

“上次说的房子我已经买下来了,就差书契没有办完。你上次交待过,一买好房,大伙儿就收拾行李搬过去。这都忙一上午了,就剩这点东西——我没敢让别人动。”

“什么东西?”程宗扬刚问出口就明白过来,“干!你小心点!”

冯源抱的箱子里全是自制的手雷,难怪不敢让别人沾手。冯源把箱子抱在怀里,低声道:“程头儿,你没事吧?”

程宗扬莫名其妙,“我有什么事?”

“那个……”冯源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裤子穿反了。”

程宗扬低头一看,然后道:“赶紧忙你的去!”

“哦,那我去了。”

“还有!让人去找四哥、五哥,说我回来了,就在这边——不,一会儿去金市见面。”

“成!我这就去。”

鹏翼社除了蒋安世在外支应门面,其他人都去帮忙搬迁,安置新居,富安、青面兽、哈迷蚩等人都在那边忙碌。自己本该过去看一眼,但实在分身无术。等冯源一走,程宗扬赶紧溜到房里换好裤子,然后赶往金市。

※ ※ ※ ※ ※

紧邻金市的租屋内,罂粟女和惊理都已经等了许久,见到程宗扬平安归来,齐齐松了口气。

程宗扬不等她们开口便问道:“拉胡琴的老头儿呢?”

罂粟女道:“屋里无人,听房东说,乐行已经帮他退租了。”

程宗扬立刻悬起心来,“他要去哪儿?”

“听说好像是乐行找到了他失散的族人,搬去一起住了。”

程宗扬心底升起一丝不安,疤脸少年和那名老仆一日没有找到,自己一日不能安心,如今唯一的线索,就着落在那名胡琴老人身上。万一他离开洛都失去踪迹,这条线索就彻底断掉了。

惊理道:“那位嬷嬷伤了经脉,如今留在观中养伤。”

“那位姑娘呢?”

“合德姑娘也在观中。”惊理道:“听说公子昨晚失去音信,忧心得一夜都没睡呢。”

“什么?”程宗扬大吃一惊,自己与合德的交情好像没到这一步吧?

“哦,奴婢说的是卓奴。”

程宗扬狠狠瞪了她一眼,这奴婢也太放肆了,连主子的玩笑都敢开。

“她昨晚在这里吗?”

惊理道:“天亮便回去了。”

自己原本答应过卓云君,让她昨晚过来陪侍,结果自己一夜未归,让她白白等了一夜。

一个声音怯怯道:“请主人用茶。”

延香跪在地上,双手托着一张木盘,举过头顶,上面放着一碗茶汤。

程宗扬道:“她是怎么回事?”

罂粟女道:“她的亲友都死光了,剩下她一个,也不敢回家。奴家见她有几分姿色,便留她在房里伺候主人。”

“用不着。”

罂粟女轻笑道:“莫非主人是嫌延香生得不美吗?”

“我祸害你们几个就够了,别人就少祸害点吧。”

罂粟女幽怨地说道:“奴婢便是坏人吗?”

“少给我装无辜。”程宗扬没好气地呵斥一声,死丫头收的几名侍奴都不是善类,手上血债累累,放到后世都够枪毙好几次的。

延香道:“求主子收留。奴婢若是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程宗扬道:“她们没给你说吗?给我当奴婢可没有赎身的说法,你若入了我的门下,一辈子都是奴婢。”

延香咬了咬唇瓣,“奴婢宁愿一辈子给公子为奴为婢。”

程宗扬看了延香一会儿,这个汉国游女姿色出众,而且精通舞乐,放在身边确实赏心悦目,可她到底只是个平常女子,自己身边的侍奴都不是善茬,如果把她收为奴婢,还不被罂奴等人欺负死?

“那就先留下吧。”程宗扬开口说道。她独依无亲,放出去也是个死。不如先留下,过几日送到舞都,到时是去是留,由她自己选择。

延香道:“多谢家主。”

程宗扬对罂粟女道:“冯大法刚买了处房子,你和延香送毛画师过去,安置下来。办完后去襄城君府盯着,看清来拜访她的都有什么人。”

“是。”罂粟女扭着腰肢进了内室,笑吟吟道:“毛先生,家主给你新置了住处,奴婢送你过去。”

毛延寿一直待在房中,不知那些女子用了什么手段,一点都听不见外面的声音,正自不安,闻言连忙道:“多谢!多谢!”

“延香妹子,你也来吧。”

延香应了一声,起身收拾好物品。

程宗扬对惊理道:“想办法找到那个拉胡琴老头儿的下落。”

“是。”

“不要打草惊蛇。”

“奴婢知道了。”

“去吧。”

众人离开后,房中只剩下程宗扬一人。他盘膝坐下,先展开内视审视丹田,然后闭上眼,缓缓调息吐纳。前日吸纳了几股死气之后,自己丹田的异状仍没有什么起色,但总算没有恶化。

半个时辰之后,程宗扬呼吸突然一顿,睁开眼睛道:“四哥。”

斯明信从空中落下,坐在他对面,接着卢景推门而入。

程宗扬道:“我的事一会儿再说,先说说你们那边。”

斯明信一翻手,将那只银白色的摄像机放在案上。

卢景道:“四哥一直等到天亮也没找到机会。回到社里才知道你昨晚没有回来。我和四哥一起入宫,等了快两个时辰,才把它取出来。”

原以为十拿九稳的事,竟然费了这么大周折,程宗扬有些意外,“殿里人很多吗?”

卢景道:“有个侍女很厉害。我呼吸略重一些,她就生出感应。后来她离开永安宫,我们才得手。”

程宗扬道:“是那个老妇人吗?”

斯明信摇了摇头。卢景道:“是个中年妇人,相貌平常。”

程宗扬想起吕雉身后的几名侍女,其中有一个中年妇人,想来就是她了。

“幸好昨晚没有惊动她们。五哥,你觉得她有多厉害?”

卢景道:“不在我俩之下。”

程宗扬一边说一边打开摄像机,听到这一句顿时一愣,如果吕雉身后的侍女都是这个水准,昨晚自己就太冒险了。

想着摄像机前已经浮现出一个光球,奉琼仙子朱殷曼妙的身形随即出现,程宗扬手忙脚乱地关掉影像,重新选取录像资料。

卢景却“咦”了一声,“瑶池宗的奉琼仙子?”

“五哥,你认识她?”

“在晴州见过一次。”

“五哥觉得她修为如何?”

“她是瑶池宗宗主亲传的弟子,各种提升修为的灵丹妙药不知用过多少,虽然修为看着不错,但一多半都是用药堆出来的。如果交手的话,我捆着一只手能打她两个。”

程宗扬干笑两声。若非如此,朱殷也不至于被几个外姓人玩弄于掌股之上。

“你怎么会有她的影像?”

“在太泉古阵遇到的。”

斯明信忽然开口,“莫五也在那里?”

程宗扬对卢景提起过自己在太泉古阵的经历,卢景和斯明信都去过太泉古阵寻找岳帅,但没有见到莫如霖。不知是两人来去匆忙,还是莫如霖得到消息,事先躲了起来。

卢景道:“等这边的事办完,我和四哥去会会他。”

“这个好办。反正他也逃不掉。”

莫如霖并没有中过诅咒,但他那帮中过诅咒的手下在太泉古阵杀人抢掠的勾当不知干过多少,他要离开苍澜,分分钟都可能被人大卸八块,如今待在苍澜这个天然的牢狱中,倒也不用担心他会逃走。

光球重新亮了起来,三人没有作声,静静看着光球中的影像。程宗扬跳过路上和没有内容的部分,剩下足足看了两个时辰。

大部分影像都是吕雉、吕冀、吕不疑三人的交谈,但所涉及信息之丰富,让程宗扬等人良久都没有作声。

话题的重点是两个人,一个是天子。天子刘骜名义上已经在位十余年,至今尚无子嗣。按照汉国的传统,天子无后,由太后从近支宗室中挑选子侄,立为太子。天子没有嫡亲兄弟,血缘最近的宗室是赵王。因此赵王近年来频频向太后示好,不惜用重金贿赂,希望能把他的长子,如今的赵王太子立为储君。

赵太子论辈份虽然是天子的侄辈,年纪却与天子相仿。太后对此十分不喜,吕冀也竭力反对,甚至在殿上表示,如果从其他宗室挑选子侄立为太子,年纪不得超过八岁。理由是天子不过二十余岁,太子如果超过八岁,未免太过荒唐。

吕冀的言外之意,在场的人无不了然。但吕雉与吕冀的考虑如出一辙,若天子驾崩,继任的太子是长君,吕氏家族肯定会被边缘化。如果是幼君,则吕雉毫无疑问可以再度垂帘听政,至少能保证吕氏十年的富贵。

吕不疑却对此大加反对,声言若立幼童为君,非国家之福。为社稷计,当立长君。赵王太子无论血统、年岁,都是储君的不二人选。

吕冀为此大怒,指斥吕不疑莫不是收受了赵王贿赂,竟然置自己一家的富贵于不顾,替一个外人说话?

吕不疑反唇相讥,直斥吕冀私心膨胀,为一己之私,不顾天下安危。弃长立幼,如何可服天下?士林风议,不可不慎。

兄弟二人在殿上吵到几乎翻脸,最后分别被太后呵斥一通,才安分下来。太后对此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让吕冀留心赵王太子为人如何,是否能立为太子。

吕不疑对天子无后之事十分焦虑,挑选宗室立为太子只是权宜之计,因此向太后提议,应当劝说天子修身养性,微服私游,非人君所宜。

太后只淡淡表示,天子年纪已长,行事自有主张。自己本非天子亲母,此事不宜多言。

接着太后身后那位中年侍女开口,说霍子孟抱病在身,在病榻上向太后派去的使者请辞大司马大将军的职衔。对此两兄弟都没有异议,吕不疑认为,霍大司马既然卧病,那么依照惯例,当由吕冀接任此职。

汉国朝廷分为内朝和外朝,内朝是天子近臣,与外朝不同,本身没有固定的官职,而是通过大司马、左右前后将军和侍中、常侍、散骑、诸吏等加官,授予参与朝政的资格,其下还有大夫、博士、议郎等等。

大司马原本是武职的加官,必须是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和卫将军,才有资格加号大司马。而一旦加为大司马领尚书事,就在单纯的军事之外,获得了行政的权力,军政大权集于一身。

丞相虽然名列百僚之长,实权却掌握在以大司马大将军为首的尚书台手中。审议奏章、弹劾大臣、选任御史大夫,都出自尚书台。官吏迁升、入朝奏事,都必须面见尚书。在汉国,大司马大将军才是地位最高的辅政大臣,真正的群臣之首。

程宗扬这才明白为什么天子敢私下卖官——那些被卖掉的官职都属于外朝系统,不涉及真正的权力中枢。想想也知道,天子怎么可能让一群掏钱的买主围着自己打转?对于天子来说,只要控制了内朝,就掌握了权力,外朝的官职与其放在那里好看,还不如卖个好价钱。

当然,这也不是说外朝的官职就没有权力,而是权力必须受到内朝的制约,任何一个外臣都不可能做到权倾天下。而内朝的官职都是加官,天子随手就可以免掉。同样,天子如果青睐哪位外朝官员,也可以授予侍中、大夫之类的加官,使之加入内朝。在这种制度下,所有权力都归结于天子掌控之中。

问题是本来为了便于天子掌握权力的举措,一旦形成制度,就开始反过来制约天子。比如大司马大将军往往由天子最亲近的外戚担任,可形成制度之后,即使天子一百个不愿意吕冀担任此职,但只要太后尚在,他就没理由拒绝,唯一能提出的,就是让太后另一个弟弟吕不疑担任大司马大将军。

现在吕不疑当面表明态度,支持兄长,吕冀再不喜欢这个弟弟,心情也为之大好,兄弟俩本来僵硬的气氛也显然融洽了许多。

但接着太后就提到另外一个人:询老贼。这个名字一出,吕不疑当场就失态地扔下头冠,伏地大哭,声言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一向跋扈张狂的吕冀也像个孩子一样嚎啕痛哭,吕雉想起父兄惨死后,自己饱受排挤、咬牙支撑家门的往事,也不由地红了眼睛,揽着两个弟弟大哭一场。

程宗扬暗暗道:这询老贼够狠的,看把人家姐弟欺负成这样,多大的仇啊,这么多年都念念不忘。

看完影像,斯明信一言不发,虽然眼看着他就坐在面前,但给人的感觉那里却是空无一物。卢景拿出一只酒壶,慢慢抿着,一时也没有开口。

程宗扬道:“询老贼是谁?”

“没听说过。”卢景道:“我还是头一次知道吕太后的老爹是被人干掉的。吕家对外面只说是病故。”

程宗扬隐约有几分猜测,但如果是老头干的,他把人都毒死了,即使有仇也报了十成,没道理还对吕家耿耿于怀。说起老头,老东西带着死丫头去哪儿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