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59章·惧内

斯明信四下略一张望,然后退了回去,绕到台阁另外一侧,闪身往宫殿西边的池苑掠去。

池苑紧邻着宫殿,碧绿的水波绕着汉白玉台陛,水面映着淡淡的月色。两人借着池旁的柳树小心藏匿身形,往永安宫潜去。忽然斯明信身形一凝,扭头往池中望去。

程宗扬也觉出异样,回头一看,险些惊叫出声。月光下,一团翠绿的叶子缓缓舒展开来,起初只有尺许大小一团,展开之后大如车盖,竟是一片径逾数丈的荷叶。可惜此时花期已过,只剩下残留的荷梗,荷梗顶端的莲蓬足有一人合抱。饶是程宗扬在南荒见惯了各种巨大的花卉植物,蓦然在汉宫见到这样巨大的荷叶,而且还是夜间展开,仍然吃了一惊。

两人虚惊一场,移动更加小心。永安宫内并没有军士守卫,几名小黄门也都留在宫门处。两人绕到殿后,斯明信没有立即掠往殿内,而是先盘膝坐下,闭上眼睛,沉心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一刻钟后,斯明信睁开眼睛,确定周围两里之内没有巡视的执金吾。他指了指宫殿一角,然后当先掠去。

永安宫太过庞大,宫殿的长度接近一百五十米,即使殿中有人,也不可能听到殿外角落的声音。斯明信全力展开身形,宛如一个模糊的影子掠上台陛,接着脚尖在柱上轻轻一点,身体笔直升起,在中间略一借力,便抬手攀住檐槽。程宗扬满脸苦笑,斯明信穿房越脊看着挺简单,可像他这样不发出一点声音,七八丈高的殿宇一跃而上——这手段自己是真没有。

斯明信没有理会他,身体一蜷,钻到檐内。程宗扬横下心来,长吸一口气,确定丹田气息运转正常,不至于中途掉链子,爬到一半气息耗尽,一头栽下来摔个半死,这才掠上台陛,接着飞身跃起,贴着柱身往上掠去。

那柱子足有三四个人合抱,表面漆得光滑无比,更可恨的是由于位于殿后,没有雕刻龙凤,表面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程宗扬一口气掠上两丈,已经到了极限,不得已只好握住匕首,准备刺在柱上,再借力上跃。这是无奈之余的下下策,眼看柱子的高度,自己至少要插五六刀才能摸到屋檐。到了天亮,这些刀痕可瞒不过人。

就在这时,斯明信从檐下露出半个身子,接着手一挥,悄无声息地甩来一条绳索。程宗扬赶紧抓住绳索,手脚并用地攀了上去。

檐下已经被斯明信开出一个可容一人钻入的缺口,位置极为隐秘,除非用长梯爬到檐下仔细观察,否则根本看不到。

斯明信打了个手势,示意摄像机就在殿中,然后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

程宗扬咧了咧嘴。要说果断还得看四哥,连口气都不带歇的,在宫禁间如履平地,不管什么事,都没有能难住他的。

※ ※ ※ ※ ※

殿中隐约有人正在交谈,忽然一个声音猛然拨高,“……又如何!”

程宗扬功聚双耳,原本模糊的声音立刻变得清晰,只听一个男子慷慨说道:“兄长此言,请恕不疑难以苟同!”

“哈哈,我们吕家怎么会出了你这么个迂腐的狗屁书生!”

吕不疑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君子持正!岂可如此草菅人命?”

吕冀吼道:“你个白痴!别人刀都架到我们吕家脖子上了,你还伸头让他们砍吗?你想试试吗?来啊!让我砍你一刀!”

“住口!”一个女子厉声喝道。

殿内安静了一会儿,吕冀道:“阿姐,我是气急了——四弟蠢到这个地步都是我的错!”

吕不疑痛心地说道:“阿姐,我们吕家世称后族,历代太后多有听政之举,若论治国时日,比起刘氏也少不了多少。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岂能以一己私心治天下?”

程宗扬眯起眼,小心翼翼地朝下望去。

一个穿着黑色宫装的女子坐在御座上,旁边点着树状的青铜宫灯。她容貌端庄,玉颊冷若冰霜,乍然看来似乎并不让人惊艳,然而越看越有韵致。那双凤目仿佛会说话一样,混杂着仁慈与残忍,温柔和刚烈,从容与果决,宽宏大量和阴冷刻薄……程宗扬从未想过有人会把如此多截然不同的情绪都混合在一起,又把它们都掩藏在冷漠的表情之后。

在她身后立着几名侍女,有的年纪尚轻,有的已经白发苍苍,面前则坐着两个男子。一个肥胖的男子,是自己见过的襄邑侯吕冀。另一个文质彬彬,正是刚才提到“天下为公”的男子,多半是有好学之名的颍阳侯吕不疑了。

吕雉淡淡道:“不疑,你是不是还在怨恨我?”

“臣弟不敢。”

“阿冀在上汤做的事,你知道后立刻告诉我,做得很好。”太后口气平淡地说道:“阿冀做错了事,知道我为什么偏偏要让你去动手吗?”

吕不疑沉默片刻,“臣弟不知。”

“我说一遍,你最好记住。”吕雉一字一字说道:“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岂能纯用德政!”

吕雉声音并不高,但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清亮的声音在殿中回荡,绕梁许久。

“明白了吗?”

吕不疑沉默不语。

“你想做个好人。很好。但我们吕家如今要的是有用之人。”吕雉冷冰冰说道:“你若生在别人家,做一个无用的好人原也无妨。可先父与大哥命丧人手,我们家这一代只剩下你们两个男丁。吾父吾兄大仇未报,家事国事如履薄冰,你想安心做一个好人,岂能如意?”

吕冀插口道:“阿姐说的没错!要不是阿姐,你能有今天?现在你想自己痛快,凭什么?”

“你给我住口!”吕雉呵斥一声,然后放缓口气,“我只有你们两个弟弟,父兄过世后,便是我们姐弟三人相依为命——不疑,我让你去帮阿冀处置善后,就是不想让你们兄弟生分。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只要我们姐弟相互扶持,再大的风浪,阿姐也不怕。”

吕不疑低下头,“臣弟知道了。”

吕雉叹了口气,温言道:“好了。在宫里待了一天,你也乏了。回去吧。”

“是。臣弟告退。”

吕不疑刚一离开,吕冀就迫不及待地说道:“阿姐!你看到了,这小子口不应心!整天装作滥好人,让他杀个人还不情不愿,早就忘了当年我怎么替他挡了一剑,才保住他的小命!”

吕雉静静看着他,然后道:“阿冀,你再不喜欢不疑,他也是你唯一的亲弟弟。”

吕冀悻悻道:“是他先不喜欢我。”

“那是你做得太过分了!这几年你暗中杀了多少官员?只因为他们说了几句你不爱听的话,你便派人杀了他们?”

“那些贼子包藏祸心!他们整天挑我的毛病,其实那点花花肠子谁不知道?不就是想逼着阿姐还政,去讨好刘骜那小子吗?”

吕雉厉斥道:“刘骜也是你能叫的!”

吕冀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闭上嘴。

吕雉有些头痛地支住额头,露出一丝疲倦。

吕冀小声道:“阿姐,你别生气。我以后小心便是。”

吕雉叹道:“不疑一心想当君子,你是一味的肆无忌惮。我恨不得把你们两兄弟揉碎了再分成两个人……你啊,要跟巨君侄儿多学学。”

吕冀不屑地说道:“那个黄口小儿?”

吕雉道:“他比你们兄弟强得多。”

吕冀撇了撇嘴,“你就是偏心大哥。”

吕雉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没力气再跟你们说什么了。今日说的几件事,切莫忘了。”

“阿姐放心,”吕冀道:“其他的小事不提,要紧的几件,一个是赵王想立太子,一个是天子的事,还有一个是询老贼的事。这些事情我来处置便是。”

“好了。你也回去吧。”

吕冀笑嘻嘻道:“阿姐,夜都深了,我今天就留在宫里,不回去了。”

吕雉横了他一眼,“随便你吧。”

斯明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先走。盯着他。”

程宗扬点了点头,那只装着摄像机的木盒就在殿内,他自问没这个本事潜入殿内,取了东西再从七八丈高的殿顶离开。吕冀的车马队伍煊赫,跟踪他倒不费什么力气。

※ ※ ※ ※ ※

几名美貌的侍女提着灯笼在前络绎而行,监奴秦宫紧跟着马车,后面是几名心腹扈卫。吕冀慵懒地靠在车上,随口吩咐一句,队伍穿过重重宫禁,就像在自家的苑林中一样畅行无阻。

车驾每到一处,值夜的黄门和内侍便纷纷上前匍匐拜见,连留在暗处的守卫也不例外。襄邑侯在宫中如此威风,倒让程宗扬捡了个便宜,轻轻松松就避开了那些守卫。

车马离开永安宫,向南一路穿过景福殿、安昌殿、延休殿……随着车驾的穿行,原本黑沉沉的宫殿次第亮起灯烛,殿中的宫娥、内侍都忙碌起来,有些在殿中奔进奔出,有些匆忙跟上车队,给襄邑侯请安的、问好的络绎不绝,不一会儿队伍就膨胀到上百人。

车驾在迎春殿前停下,殿中的内侍已经得到消息,匆忙迎出来,趴在地上尖声道:“奴婢叩见侯爷。”

秦宫在旁边道:“天晚了,侯爷过来散散心,顺便在殿中安歇。”

内侍道:“奴才已经吩咐娘娘去梳洗妆扮,一会儿就来服侍侯爷。”

吕冀换了一顶软舆,由几名各殿赶来服侍的内侍抬着进入殿中。迎春殿的内侍弓着腰,在前一路小跑,领着软舆直接进入寝宫。

汉国宫室极为宏伟,迎春殿在宫中只算小殿,但寝宫也高达三丈,长阔各五丈,殿内两排圆柱,雕刻着形形色色的仙人、云气图像,中间是一张丈许大小的锦榻,周围垂着纱帷。

吕冀没有半分生疏的样子,像主人一样升榻而坐。随行的侍女把锦垫放在他身后,又拿来小几放在身侧,供他凭肘,接着送来瓜果、酒水。

原本空荡荡的殿中一下涌进数十人,仍不嫌拥挤,吕冀依在榻上,身侧簇拥着六七名美貌的侍女。榻旁守着两名扈卫,下面是监奴秦宫和数名有头脸的内廷谒者和宦官。随吕冀入宫的婢仆也在殿内,与各殿赶来服侍的内监、侍者杂乱地站在一起。

不多时,一名华服美妇被内侍带进殿中,她盈盈拜倒,娇声道:“贱奴昭仪董媛拜见侯爷。侯爷万福。”

吕冀拥着一名娇俏的小侍女正在逗弄,那小侍女低低惊叫一声:“昭仪?好厉害……”

吕冀似乎对她颇为宠爱,闻言哈哈大笑。

秦宫笑道:“昭仪位同丞相,爵比诸侯王。这位董昭仪,当年可是备受先帝宠爱。可惜福薄,入宫不过数月先帝便驾崩了。”

小侍女道:“先帝为什么宠她?因为她生得漂亮吗?”

内侍扯着公鸭嗓子谀笑了两声,“先帝宠的是她哥哥。因为他们兄妹两个都有后媚,才入宫受的宠。”

侍女不解地问道:“什么是后媚?”

吕冀大笑道:“朱安世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此女,好生稚嫩,尚不解人事。”

程宗扬心里“咯噔”一声,朱安世与吕冀的仇隙尽人皆知,却暗送美女给吕冀,吕冀也坦然受之。究竟是两人私下和解,还是别有隐情?

内侍发出一串尖声尖气的怪笑,对旁边的美妇道:“董昭仪,侯爷的小婢不知道什么是后媚,还请娘娘宽衣,让侯爷的小婢观赏一番。”

不等董昭仪应声,自有讨好襄邑侯的内侍上前扶住她的手臂,那名在迎春殿服侍的内侍蹲下身,亲手解开董昭仪的衣带,剥去她的下裳,把她白美的下身裸露出来。然后牵着她走到榻前,让她弯下腰,翘起雪臀。

美妇面带羞色,却一句话也不敢说。她虽然是这座宫殿的主人,此时却在满殿婢仆的围观下光着屁股趴在榻前,名义上伺候她的内侍倒像是半个主人,殷勤地将女主人的臀肉扒开,露出臀间一个红嫩的肉孔,让襄邑侯和他的小婢观赏。

内侍从案上拿起一支象牙箸,沾了些酒水,然后放在董昭仪肛中。美妇微微颦起眉头,雪臀间,那只红腻的肉孔像一张柔嫩的小嘴一样,含住象牙箸。殷红的肛肉蠕蠕而动,将象牙箸一点一点吞入肛内。

后面一名侍女笑着用团扇拍了一记,白色的箸身滑入半截,笔直插进美妇柔嫩的肉孔中。董昭仪低叫一声,肛洞收紧,紧紧夹住箸身。

小侍女掩口而笑,半晌才道:“那里好小,怎么能插进去?”

吕冀哈哈大笑,“待本侯插进去你便知道了。”

内侍尖声道:“请娘娘给侯爷侍寝。”

“是……”董昭仪含羞应了一声,然后爬到榻上,分开双腿,背对着吕冀跨在他腰间,一边耸起雪臀,一边扶着侯爷的肉棒,送到自己臀间,慢慢坐下,卖力地套弄起来。

秦宫笑道:“几日不见,董昭仪的风情更足了。这屁股越发标致了。”

内侍满口拍着马屁,“侯爷第一次来迎春殿,才十几岁。奴才在旁边瞧着,侯爷小小年纪便英武不凡。偏生董昭仪有眼不识泰山,竟然顶撞了侯爷几句。还是奴才悄悄去回禀太后,不出两天,董昭仪便亲自请来侯爷,给侯爷赔罪。”

另一名内侍道:“好在董昭仪知情识趣,不然早就和那些贱奴一样,被打发到永巷里去了。”

“先帝当年最受宠的几个嫔妃,除了董昭仪,不都被打发到永巷里去了?要不是太后仁心,每日遣医赐药,那些贱奴连骨头都成渣了。”

秦宫道:“这也是昭仪感恩图报。当年先帝驾崩,昭仪的哥哥服毒自尽,若非侯爷把昭仪的父母接到庄中奉养,只怕现在也早成了一抔黄土。”

众人齐声称颂侯爷的仁德,连董昭仪也勉强笑道:“多谢侯爷……”

程宗扬混在人群中,默不作声地冷眼旁观。闻说襄邑侯留宿宫中,各殿的内侍宦者都争相赶来伺候。他本来远远跟在后面,眼看队伍越拉越长,乱得不成样子,索性出手打昏了一名身材与自己差不多的侍者,换上他的衣物,混进随行的队伍。那些内侍一心巴结襄邑侯,谁也没有留意队伍里多了个陌生人。况且宫中的侍者内宦不下万人,多了一张陌生面孔也没有人会在意。就这样,程宗扬大模大样地跟着进了迎春殿。

看着贵为昭仪的先帝宠妃在榻上被人淫玩,周围的内侍都见怪不怪,反而一脸谀笑地陪着凑趣。若是不知道,恐怕会以为吕冀才是这座后宫真正的主人。

襄邑侯固然不把一个先帝遗留的嫔妃放在眼中,连他的侍女也把那美妇视若玩物。她们娇笑着剥开董昭仪的臀肉,观瞧主人阳物在她肛中出入的艳态,一边在她的胴体上摸弄,揉乳抚阴,恣意耍弄,还不时拿她的羞态奚落打趣。董昭仪非但不敢拒绝,还要强颜欢笑,任由她们狎玩自己的身体。

殿中的内侍谀辞如潮,也有人在后面窃窃私语,程宗扬耳朵一动,听到有人小声道:“前些日子我去永巷,见着了田贵人……”

“田贵人还活着?”

“活着跟死了差不多……”

“听说是侯爷下的令……”

“……把她锁在豚圈里,跟进献的黑豚一起喂养……”

“啧啧,只怕太后还不知道吧?”

“太后若是知道侯爷替她出气,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些内侍都是宫里的老人,程宗扬只听了片刻便大有收获。

先帝内宠极多,驾崩之后,留下的宫人之中,单是有名位的便有二百余人。这些妃嫔虽然各有名位,也曾经风光一时,但先帝龙驭上宾,地位便一落千丈。有子女的妃嫔还能母凭子贵,获得王太后的封号,随儿子前往封地,享受尊荣。可先帝仅余一子,由太后抚养,其余妃嫔一无所出,虽然贵为昭仪、婕妤,但在太后掌管的北宫之中,连奴婢都不如。毕竟奴婢还有放出宫的时候,将来能嫁个好人家,当得主母。这些妃嫔却是一生一世都再没有任何出头的日子,只能静悄悄老死宫中,终生不得与外人相见。

太后对这些昔日与自己争宠的妃嫔痛恨已久,先帝刚一驾崩,便将当年最风光的几名昭仪、婕妤、贵人打入永巷。董昭仪好在入宫时日不长,没有触犯过太后,饶是如此,也和其他妃嫔一样战战兢兢,看着太后的脸色度日。

太后父兄早亡,听政之后,对两个幼弟宠护备至。吕冀仗着太后的宠爱,在宫中出入无禁。天子在南宫,平常除了每隔数日向太后请安,绝足不入北宫,吕冀几乎成了北宫的少主人。

吕冀自幼被娇惯得无法无天,对这些被锁在深宫之中,不见天日的妃嫔自然丝毫不放在眼中。后来得知多半这些妃嫔曾经得罪过姐姐,更是毫不客气。

吕冀十二岁时,安福殿的冯贵人向太后陈诉,说襄邑侯闯入殿中,言语多有不谨。太后知道后什么都没说,只是命人把冯贵人打入永巷,同时给了襄邑侯一个行永巷令事的兼职,让他去永巷巡视。

襄邑侯去了永巷,直到第二天才得意洋洋地离开。后来宫里有人见到襄邑侯的小厮拿着一支新制的毛笔炫耀,吹嘘说笔上的软毫乃是用冯贵人下体的耻毛制成。

先帝驾崩时年纪尚轻,留下的妃嫔也正值芳龄,即使此时太后已听政数年,年长的也不过二十余岁,年幼的只有十七八岁。从此之后,宫中嫔妃再无人敢违逆这位襄邑侯。而襄邑侯自从兼管永巷之后,对这些妃嫔更是视若婢妾,只要兴致一来,无论长幼,都必淫之而后快。

合欢殿的江婕妤姿容艳丽,年纪在后宫居长,比太后还大两岁,论年纪足以当襄邑侯的姨母。然而其他殿中的内侍去合欢殿时,就见过江婕妤赤条条伏在地毯上,耸翘着白花花的雪臀,被一个小孩子从后面肏弄,见到有外人进来,也只是含羞掩面而已。

景福殿的宋贵人一向与太后友善,住处又紧邻着太后所在的永安宫,还算过了几年太平日子。谁知后来被内侍揭发,曾在先帝面前说过太后的坏话。襄邑侯闻言大怒,当即带人闯入景福殿,把宋贵人拖到殿上,剥光衣物大肆奸淫。宋贵人不堪受辱,当天便悬梁自尽。太后得知,以怨望为名,将宋贵人一家族诛。

有些性格刚烈的妃嫔不肯受辱,不惜自尽,但被族诛十余家之后,余下的妃嫔连敢于求死者也已经绝迹。如今先帝遗留的妃嫔除了数十位被打入永巷,其余妃嫔分居各殿,只能仰吕氏的鼻息,苟且求存。

※ ※ ※ ※ ※

殿中烛影摇红,笑闹声不绝于耳。立在榻侧的两名扈从面无表情,对眼前的淫戏视若无睹。忽然其中一个眉头一跳,“有人。”

话音出口,程宗扬才注意到那两名死士都是太监,难怪吕冀会在他们面前毫不避忌。只不知是太后从宫里派去保护吕冀的,还是吕氏自家养的阉人。

吕冀正玩得高兴,头也不抬地说道:“管他是谁,都赶出去。”

那名扈从道:“是襄城君。”

满殿的笑闹声一瞬间安静下来,接着吕冀身边的侍女像受惊的小鸟一样,纷纷抱着衣物离开锦榻,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连嚣张跋扈百无禁忌的吕冀也白了脸,他把怀里的小侍女扔到榻上,一把推开身上的美妇,手忙脚乱地披上衣物。

小侍女看着旁边的女子一哄而散,正不知所措,秦宫上前拉住她,急匆匆躲到殿后。

程宗扬看满殿的人如同惊弓之鸟,一片慌乱,心里正在纳闷,片刻后,殿门猛地推开。一群仆妇闯进殿内,中间一名盛装女子梳着云髻,虽然一张玉脸绷得紧紧的,但杏眼桃腮,艳光四射,眉眼间流露出一番入骨的狐媚之色。

那女子冷笑道:“哟,侯爷大半夜不回家,原来是在这里啊。”

吕冀赔着笑脸道:“刚才还在和阿姐说话,到此地有点饿了。小的们说董昭仪做的一手好汤饼,我过来吃一点。”

董昭仪云鬓凌乱,怯生生道:“奴婢见过襄城君……”

“啪”的一声脆响,襄城君一记耳光抽在董昭仪脸上,喝道:“拖下去!把这贱人好生教训一番!”

后面一名粗壮的仆妇张手抓住董昭仪的秀发,把她拖倒在地,接着又有几名仆妇上前,七手八脚把她拖到殿外。

“打!好好打!”吕冀陪着喝了一声,然后堆起笑容,“夫人息怒,夫人息怒。”

襄城君翘起唇角,曼声道:“听说侯爷新得了一个小美人儿,在哪里呢?让奴家也见见啊。”

吕冀道:“别听下面人胡说,什么小美人儿?根本没有的事。”

襄城君冷笑一声,回手拧住一名小厮的耳朵,一把将他扯到吕冀面前。吕冀脸上的谀笑立刻就凝固了。

那小厮叫道:“侯爷饶命啊……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一家人都靠小的过日子啊……”

吕冀呆了片刻,然后哈哈一笑,“干得好!干得好!要不是你对夫人提起,我差点儿都忘了。来人啊,重重有赏!”

吕冀打发了小厮,连忙对襄城君解释道:“朱安世……夫人记得吧?洛都有名的大侠,以前跟我有点小怨,这次派人带来一个女子,说是他的养女,想送来伺候我。我说那不行!要伺候也是伺候夫人。结果这两天不是事儿多吗?你瞧,我把这事都忘到脑后了。夫人放心,天一亮我就把她送到夫人府里。夫人想怎么处置都行,我绝没有二话。”

程宗扬觉得自己这一趟真是来值了,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襄邑侯吕冀,竟然是个怕老婆的。再往旁边看,满殿的内侍、宦官都屏住呼吸,一个个眼睛盯着脚尖,连头都不敢抬。看来这位襄城君的名声在宫里还不小。怪不得连孙家都那么嚣张。

程宗扬悄悄看了襄城君一眼,没想到襄城君扭过螓首,正好与他来了个四目交投。那张妖媚的面孔薄怒之下仍然风情万种,让他险些吹了声口哨。

襄城君微微皱起眉,竟有如此不知礼数的下人,居然敢与自己对视!她从众人面上一一看过,没有看到那名小美女,神情略微松缓了一些。

吕冀小心道:“夫人可见过阿姐?”

“刚刚见过。”襄城君冷冰冰道:“阿姐说,让我好好管管你,免得你再惹出什么乱子来。”

“夫人辛苦!夫人辛苦!”

“秦宫呢?带着你的小美人儿逃了吗?”

“夫人这是说哪里话?他没来。夫人若有事,我立刻派人去叫他。”

“免了。”襄城君转身就走,一边吩咐道:“把随侯爷来的奴婢全带走,仔细审问清楚。”

随行的仆妇齐声应道:“诺!”

剩下的奴仆面面相觑,然后都满眼乞求地看着自家主子。

“还傻站着干嘛?”吕冀虎着脸吼道:“赶紧去!夫人问你们什么,你们就说什么!不许隐瞒!”

众人参差不齐地应道:“小的明白。”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