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58章·画卷

画卷是用一幅白色的长帛制成,看得出毛延寿为此画下了不少本钱,选的丝帛极为精细——他想用这幅画投效襄邑侯,自然要精益求精。

谜底揭开就在眼前,程宗扬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看着毛延寿一点一点摊开画卷。

画卷上首先出现的是一名书生,他背着一只木桶,桶上放着几张琴,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正举足踏进脚店。比起毛延寿在脚店给延玉画的肖像,这幅画卷笔法更加精细,画上的人物栩栩如生。

毛延寿道:“这名书生入店最晚,听他说,是书院的学子。”

程宗扬默默看着画卷。第一个人:云台书院,郁奉文。

接下来是一名独眼的壮汉,他光着上身坐在门侧,身边放着一只水桶,正在磨洗一柄长刀。虽然那壮汉长相狰狞,但在画中笑容可掬。

毛延寿道:“此人是一名拳师,正要返乡成亲,因此面带喜色。”

第二个人:城南武馆,杜怀。

壮汉旁边的台阶上,一名瞽目老者佝偻着身体,一手抱着胡琴,一手拿着竹杖,正摸索着走下台阶。

“这是名胡人,与我等言语不通。”毛延寿道:“虽然目不视物,耳朵却灵光,只要叫一声,给他一枚铜铢,他就会拉一段曲子。”

程宗扬点了点头。第三个人:金市的拉胡琴盲眼老人。

接着是脚店院中的情景,细节与自己当日和卢景看到的火场废墟一一印证,无不相合。能看得出脚店院子并不甚大,一侧是牲口棚,一侧是简陋的通铺,正对着院门的是两间上房。

毛延寿见他看得仔细,有些讪讪地赔笑道:“小的善画人物,于景物不甚擅长,让家主见笑了。”

程宗扬道:“不错了。”

画中建筑的透视结构略有瑕疵,但一石一瓦都极为用心,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

说着程宗扬忽然目光一跳,画上出现了两个自己没有见过的人物。他们捧着陶碗,正仰着头,大口大口地喝水。

程宗扬没有作声,只盯着徐徐展开的画卷。紧接着的第三个人物是个身材瘦削结实的汉子,两腮满是虬曲的胡须,正是当日见过的石蛮子。三人同在一处,旁边的墙上搁着扁担,脚边放着几只大筐。里面放着几只包裹严密的袋子,还有一堆做好的漆器。

毛延寿指点道:“这是三名脚夫……”

第四个人:石蛮子。第五、第六两人是自己还没有见过,就在伊阙溺死的牛老四和牛老七兄弟。

毛延寿继续道:“是这位陈少掌柜请来的。”

画面上一个小白脸正笑嘻嘻说着什么,面容正是偃师客栈中被砍掉首级的年轻商人。在他对面是一个梳着高髻的娇俏少女,正掩着口,笑得花枝招展。

延香在旁边看到,眼圈顿时一红。显然认出了画中人的身份。

程宗扬心里默默记着数,第七个人:陈凤;第八个人:延玉。

“这两位住在上房。那幅画就是当时陈少掌柜请在下画的。”

程宗扬忽然指着院中一个正在打扫的老人,“这人是谁?”

“是脚店的东家,”毛延寿一边展开画卷,一边指点道:“这几个是店里的人。夫妻两个带了一对儿女,还有一名打杂的老汉。”

程宗扬细细看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如果说襄邑侯吕冀此行的目标并非住客,而是这户开脚店为生的人家,实在没有道理。

接下来的画面让程宗扬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画上紧挨着牲口棚的位置是一道木栅,里面圈着几头黑乎乎的肥猪,让他本能地想起当初搜索灰烬时,闻到的那股呛人恶臭。

木栅旁边是一处用草席围起的露天空间,一名汉子正鬼鬼祟祟躲在里面,只露出一只脑袋往外张望。

毛延寿口气中多了几分痛恨,“正是这贼子!在下一眼便看出这贼子不是好人,谁知半夜趁在下不备,偷了在下的盘缠!”

第九个人:扒手赛卢。

程宗扬看了延香一眼,延香匆忙避开目光。

程宗扬忽然笑出声来,“这通铺不错啊。”

画中诸人姿态各异,都巧妙地抓住人物动作的一瞬,虽然是静止的画面,却令观者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但接下来能看到一个男子在室内正襟危坐,面前的案几上铺着绢帛,正神情自若地挥毫泼墨。几上陈列着笔、砚、颜料,还放着一只香炉,喷吐着瑞香,宛如神仙中人。显然轮到自己时,毛延寿很卖力气地把自己大大地美化了一番。

毛延寿讪笑两声,“陈少掌柜给了在下五枚银铢,让在下替那位姑娘画幅小像。这便是那日在下作画的情形。”

第十个人:毛延寿。

程宗扬道:“还有两个人呢?”

“那两位没怎么出门。因此在下把他们画在室内。”

画卷中的上房正对着郁奉文进入的大门,展开到此处,已经到了脚店最后的位置。画中两人正相对弈棋,一个是留着长胡的老者,另一个是面上带着疤痕的少年。

对这两个始终没有找到的当事人,程宗扬看得极为细致。那少年十五六岁年纪,面上一块巴掌大的青色疤痕,从左眉一直延伸到眼下,让人一眼望去就不想多看。他对面的老者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带着几分忧色。程宗扬心头微微一动,虽然老者头上包着苍黑色的头巾,但给自己的感觉绝不是一般的奴仆。如果这不是毛延寿作画时加以演绎,而是捕捉到人物神态的一瞬间,如实画了下来,这对主仆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难道他才是襄邑侯要找的人?那位身怀重宝消失无踪的严君平?

十二名客人,五名开店的主奴,当日在长兴脚店的所有十七个人物已经全部出现在画中。但那幅画轴却只展开了不到三分之一,卷在轴上的绢帛还有厚厚一卷。

程宗扬不禁诧异,“后面还有吗?”

毛延寿赔笑道:“前面这些只是引子,小人给襄邑侯献画,当然不会只画这些不相干的闲人。”

程宗扬精神一振,“后面是襄邑侯?”

毛延寿对自己的画技显然信心十足,说道:“家主请看。”

帛画是采用长卷的画法形式,接下来是一队车马从脚店外路过,虽然比起自己在北邙见到的襄邑侯队伍人数少得多,但全是车马,没有步行的随从。数十名骑手前后簇拥着两乘马车,一个个马如龙、人如虎,不知是毛延寿画法的缘故,还是因为自己见过襄邑侯门下的死士,那些骑手杀气腾腾,透出一股凶态,似乎从画面上跃然而出。

接着马车在脚店旁停下,车帘卷起,露出一个披发的肥胖男子,正是自己在北邙见过的那位襄邑侯吕冀!

程宗扬仔细看着画卷,心下暗暗佩服,这个毛延寿的画技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精妙,区区几笔,便将襄邑侯飞扬跋扈的姿态勾勒得鲜活无比。

车旁一个留着两撇美须的男子,程宗扬还记得在北邙见过,名字叫秦宫,是襄邑侯的心腹。他正躬身对吕冀说着什么,吕冀靠在车窗边,面带傲然之色。

画上一群扈从拥入脚店,接着马车驰进院中,其余的骑手分散在道路两边的林中,藏好身形。店中从店主到住客,所有人都被带出来,在檐下跪成一排。

“这是怎么回事?”

“小人也不知道。”毛延寿道:“当晚一群人闯入店中,说襄邑侯光临,让店内人都出来跪迎。还有人到房中搜查是否藏有奸细。”

程宗扬在画上看到几名汉子戴着熟悉的铁面具,显然是襄邑侯门下的死士。这些人作为襄邑侯的贴身扈卫,有时被派去暗杀对手,甚至充当卧底,因此在吕冀身边也极少以真面目示人。

程宗扬正往下看,毛延寿却停住手,尴尬地低声道:“还请家主让旁人回避一下……”

程宗扬心下不解,但还是吩咐道:“你们先退下。”

罂粟女和延香闻言退下,毛延寿这才继续展开画卷。画上吕冀被一群美姬扶着走下马车。那些美姬一个个风姿秾艳,在毛延寿笔下流露出诱人的姿态,给画卷增添了几分亮丽的色彩。

程宗扬的目光却被吕冀脚下的画面吸引,良久才抬起头看着毛延寿。

毛延寿窘迫地咳了一声,“当日情形便是如此,小人不敢妄画……”

吕冀脚下伏着一具曼妙的女体,那女子头上戴着一只古怪的皮套,看不到面容,颈中套着一条铁链,被一名戴面具的死士拉着,四肢着地跪在车旁,用身体充当吕冀的下马石。她玉体一丝不挂。腰肢被吕冀踩得弯曲下去,浑圆的臀部向后翘起,臀间插着一束七彩的孔雀翎。

程宗扬继续往下看去。随从搬来锦榻,襄邑侯吕冀靠在榻上,面前又多了一名女子。那女子同样戴着面具,只是身上多了一幅轻纱,白腻的胴体在纱内显露无余。在她面前,一名死士伸手撩开轻纱,手掌伸到她腿间,当着襄邑侯的面玩弄她的秘处。另一名女子伏在榻边,那只插着孔雀翎的雪臀对着锦榻。吕冀仰天大笑,似乎欢喜非常。

虽然只是在绢帛上描绘的画作,但在毛延寿笔下,人物冲击力十足,简直有种看大片的感觉。程宗扬道:“吕冀在做什么?”

“那晚的事,小人现在想起来还跟做梦一样……”毛延寿小心翼翼地说道:“襄邑侯在院中坐定,扈从就关上脚店的大门,张起灯笼。襄邑侯像是心情很好,命人带出这名女子,让店内的人都来看这女子的身体如何。”

“看起来不错。”

毛延寿道:“不瞒家主,小人擅画人物,见过的美女车载斗量,可这两名女子的美态,实在是小人生平仅见。虽然未见面容,但一肌一肤无不尽态极妍。”

“她们是谁?”

“小人听到旁人骂她们贱婢,多半是府中的私妓。这两女不知为何触犯了主人,被带到此地让人羞辱。”

“是吗?”

毛延寿干笑道:“家主再看便知。”

接下来的画面毛延寿使出浑身解数,画得活灵活现。两名绝色私妓被戴着铁面具的死士牵着,逐一在众人面前展露羞处。跪在檐下的书生、拳师、脚夫、商人、扒手……表情或是呆滞,或是吃惊,或是兴奋,一个个神态各异。

虽然看不到两女的表情,但从她们的身体姿态,能看出两女已经被人调教得驯服无比。周围无论贫富贵贱,都衣冠楚楚,只有她们身无寸缕地任人观赏。襄邑侯身边的美姬还笑着往她们臀间啐唾,尽情羞辱两女。

程宗扬忽然指着画上的襄邑侯道:“他说了什么?”

毛延寿怔了一下,然后道:“襄邑侯好像在等什么人,那人一直没来。襄邑侯有些生气,冷笑着说了一句‘野鸡也想变凤凰?便是真当了凤凰,也不过是我吕家的贱奴!’然后便……”毛延寿吞吞吐吐地说道:“然后便吩咐,拿那两名私妓宴客……”

程宗扬往下看去,画面变成了一连串的春宫图。两女就在简陋的小院内玉体横陈,当着一众男女的面,与人轮流交合。拳师、三名脚夫、商人、扒手、跑堂的小二……一文钱都不用花,便白白享用了她们的肉体。

即使透过画卷,程宗扬似乎仍能感受到两女诱人的美色。画中包括孙老头主仆在内,一共十七个人,在美色的诱惑下,几乎都像疯魔了一样。程宗扬注意到,没有参与的只有瞽目的胡琴老人,店中那名年幼的小婢和延玉,连店内的老妇也在美姬的诱使下,去摸弄两名私妓柔滑的肉体。

毛延寿又一次停下手,赔笑道:“后面就不用看了吧?”

程宗扬没有作声,直接拿过卷轴,自己摊开。

画上出现了一只木桶,有半人高,被一名戴着铁面具的死士从车上搬来,横放在襄邑侯脚边。

毛延寿畏惧地瞟了家主一眼,小声解释道:“襄邑侯一直没等到人,发了脾气,把那个姓秦的监奴狠骂了一通。监奴赔着笑让人搬来木桶……下面真不用看了……”

程宗扬面无表情地往下看去,眉头顿时狠狠跳了两下。

襄邑侯转怒为喜,抬脚一蹬,木桶一路滚了出去。箍桶的草绳却是松的,被那名死士踩住。木桶滚出数丈,草绳已经放到尽头。店内的老妇打开木栅,木桶撞进溷厕旁的豚栏内,没有用胶粘过的桶身立刻散开,从里面滚出一段肉体。

程宗扬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那具肉体只有短短一截,双手双腿都无影无踪,仅剩下一段光溜溜的躯干。与两名私妓不同,那女子没有戴面具,只紧紧闭着眼睛。虽然身体残缺,年纪也非少女,一张面孔仍然千娇百媚,被毛延寿勾勒得栩栩如生,竟然是难得的绝色。

溷厕内被几头黑猪践踏得遍地泥泞,那截雪白的肉段从桶中滚出,就像一块美玉掉入泥中。混着污水、猪尿、粪便的泥浆沾在那具女体上,变得肮脏无比。

襄邑侯披头散发地走到栅栏边,一边观看,一边大笑。那女子闭着眼睛,嘴巴痛楚地张开,光洁的肉体上沾满污物,被几头黑猪挤在中间,在泥浆里挣扎蠕动。

程宗扬冷冷道:“她眼睛睁不开吗?”

毛延寿小声道:“是。”

“舌头呢?”

“小人不知……”

程宗扬盯着画面上仅余躯干的女子,心头翻翻滚滚,像是掀起惊涛骇浪,半晌他才吐出两个字:“人彘!”

程宗扬没有再往后看,直接把画轴卷起,负手起身,望着白粉涂过的墙壁,平复自己的心情。自从听说汉国的太后姓吕讳雉,他就立即联想起那位被她炮制成人彘的戚夫人。吕雉对付情敌的手段,可以说是古今第一酷毒。即使隔了两千年,仍让人不寒而栗。没想到换到六朝的时空,仍然有这样的惨剧。而且这个沦为人彘的女子如今还活着,甚至自己有可能亲眼见到她。

看到那个身体残缺的女子,程宗扬已经明白当晚在上汤的脚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自己没有猜错,那个人彘应该是太后吕雉的手笔,身份多半是前任天子的宠妃。襄邑侯肆无忌惮,竟然把她带到上汤的脚店,在一群身份各异的住客面前恣意凌辱。襄邑侯吕冀的跋扈嚣张尽人皆知,能做出这等事也不意外。

而吕不疑生性谨慎,得知此事,立即派出门下杀手,将脚店的孙老头一家尽数灭口。所以上汤的事情发生在八月初九,脚店失火却隔了一天。想必第二天吕不疑才得知胞兄的所作所为,设法弥补。但当天在脚店住宿的客人已经四散,此事涉及宫闱秘辛和吕氏的隐私,一旦泄漏就是一桩天大的丑闻。吕不疑纵然位尊权重,也不可能通过官府手段去追查线索,不得已才找到寓居洛都的阳泉暴氏,暗中查访,一路杀人灭口。

可笑的是毛延寿,虽然对自己当晚目睹的一幕了如指掌,却对事件背后的意味一无所知。他在脚店被赛卢窃走盘缠,走投无路之下,竟然想用此画来投襄邑侯所好,冀图攀龙附凤,却不知正是自寻死路。

程宗扬看着这位技艺超群、人品却不怎么样的丹青师,由衷说道:“你真幸运,居然投错了门。”

毛延寿听说当晚脚店中住客几乎都被灭口,才知道自己鬼迷心窍,行事太过孟浪,此时心下一阵阵后怕,勉强笑道:“若非家主,小人已经尸骨无存。还求家主庇佑小人……”

“先生便暂时住在此处。有事吩咐小婢便是。罂奴,小心服侍好毛先生。”

罂粟女娇滴滴应道:“是。”

程宗扬厌恶地看了眼画卷,准备让罂奴把此画封存起来,忽然间眉头一皱,猛地想起什么。

他连忙打开画卷,从头开始一寸一寸看过,片刻后他抬起头,“那个疤面少年和老仆呢?”

从两名私妓与众人交欢开始,那对主仆就从画卷中消失了。无论是院中淫欲横流的一幕,还是襄邑侯带人在溷厕旁大笑取乐,都没有出现那两人。

毛延寿道:“小人也在奇怪。这二人似乎是悄悄离开了。第二天我等离开脚店时,也未曾见到这两人。”

程宗扬道:“按你图上所示,脚店四周都是襄邑侯的人,他们两人怎么可能中途离开?”

毛延寿苦笑道:“这小人就不知道了。”他眼睛转了几下,“也许是跟着襄邑侯的车队一同离开……”说着他声音低了下去,显然连自己也不相信。

程宗扬越想越觉得蹊跷,脚店中当日住宿的十二名客人,如今都陆续找到,只有这对主仆,当日住店的客人都知道他们存在,却至今没有找到丝毫有用的线索。除了当日在脚店住过以外,身份、来历、去向一无所知。

程宗扬这些天跟着卢景一路找人找到现在,最大的感受是:一个人只要生活在社会中,即使偶然路过,也会像飞鸿踏雪一样,或多或少地留下一些痕迹。如果找不到任何线索,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在故意隐藏。

那么,这对主仆究竟在隐瞒什么呢?

※ ※ ※ ※ ※

卢景和斯明信仔细看着画卷,毛延寿老实坐在一边。刚才被那个阴冷的汉子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毛延寿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冻结了,这会儿连大气也不敢出。

当初看到延玉的小像,程宗扬和卢景只觉得画师笔法挺流畅,等见到画卷,不禁对毛延寿的画技刮目相看。他们见过的郁奉文、杜怀等人,在画卷上一个个栩栩如生,可见这个无良画师的观察力和技法非同一般。

程宗扬不禁感叹,如果先找到的是毛延寿,直接对着画卷找人就行了,哪里还用自己和卢五哥四处奔波?偏偏人都快找齐了,才偶然遇到毛延寿,白花了不少力气。

画卷一点一点打开,看到画上的人彘时,连卢景都变了脸色,唯有斯明信仍然面无表情,只是手指紧了一下。

良久,两人放下画卷。程宗扬指着画卷上的老仆道:“这个人四哥和五哥有印象吗?”

卢景摇了摇头,“没见过。”

“不知道是不是看得久了,我都觉得这人有点眼熟——”程宗扬还不死心,“四哥,这真的不是严君平吗?”

斯明信确定无疑地说道:“不是。”

“肯定不是。这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卢景扭头道:“你说吕冀像是在等人?”

毛延寿连忙道:“小人只是觉着吕侯爷像是在等人。”

“他还说了什么吗?”

“小人记不清了。”

“如果吕冀真是在等人,究竟在等谁呢?”

这个问题程宗扬也反复想过,但实在想不出以襄邑侯的身份,为何要在一家荒郊野外的低档脚店跟人见面,而且似乎还没有等到。

卢景道:“那几个女人若是宫里的,这位襄邑侯的胆子未免太大了。即便太后权倾朝野,一旦泄漏出去,也不好收场。”

程宗扬忽然道:“南宫还是北宫?”

众人齐齐向程宗扬看来。

“如果那几个女人是北宫的,这条帕子又是怎么回事?”程宗扬取出一条帕子,上面“玉堂前殿”四字清晰可辨。

“这条帕子毛先生见过吗?”

毛延寿脸都吓白了。他原以为那些女人无非是襄邑侯的姬妾,虽然荒唐,到底只是风流加下流而已。听家主一说,才知道此事涉及宫闱私秘。那几个女人很可能是先帝的妃嫔,甚至有可能来自南宫,是当今天子的身边人。无论是哪种可能,自己这个知情人小命都已经死了九成。

“小人……小人……未……未曾见过。”

“仔细看看。”

毛延寿认真看了几眼,然后使劲摇了摇头。

见问不出什么,程宗扬对毛延寿道:“你先下去吧。”

毛延寿如蒙大赦,赶紧应道:“是。小人告退。”

等毛延寿离开,卢景道:“姓唐的又来催了一次。”

“五哥怎么说的?”

“我告诉他有一个似乎去了外郡,快则三日,慢则五日才有消息。”

程宗扬笑道:“不如把那个疤面少年和老仆告诉他,就说下落不明,让他也帮忙找找。”

卢景挑了挑眉头,“那可不成。砸我们阳泉暴氏的招牌。”

“五哥有什么主意?”

“假如两人是中途遁走,那老仆的修为不会太差。至少也是五级以上,这样的高手,在洛都也不会无籍籍名。”卢景道:“让姓毛的把他们两个的相貌单独画一张出来,我找人问问。”

“行。”程宗扬道:“五哥去找人打听这两人的身份,四哥呢?”

斯明信道:“入宫一趟。”

卢景笑道:“四哥这回失算了。你那件东西被他放在盒子里,跟吕不疑一起入宫,结果到现在还没拿出来。”

程宗扬吓了一跳,“不会让人发现吧?”那摄像机可是世间仅此一件,丢了根本没处买去。

“四哥在盒子上留了禁制,如果有人打开,这边就会发现。”

程宗扬道:“那得赶紧拿回来啊!”

斯明信起身道:“我去。”

“等会儿!四哥,你就这么闯进去?”

太后所在的北宫城墙高耸,宫内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军士守卫,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去,即使以斯明信的身手也非易事。

“放心吧。”卢景道:“老四下午在宫外转了一圈,倒是找了条路子。”

“有路子?”程宗扬眼睛一亮,“我也去啊!”

※ ※ ※ ※ ※

天色入暮,城中已经开始宵禁,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路口守着几名士卒。一辆马车从巷中驶出,车上插一面程宗扬花重金买来的通行令旗。巡视宵禁的士卒验过令旗无误,随即挥手放行。

马车没有驶向宫城,而是向右一绕,驶入南北二宫之间的大道。洛都南宫与北宫之间相隔数里,中间错落着官署和苑林。马车沿大道行驶不久,一道巨大的拱桥出现在头顶。为了方便天子来往于两宫之间,也避免扰民过甚,南宫落成之后,天子便下诏兴建了这座连通两宫的复道。

南、北宫城均有四座同向同名的宫门。复道起自南宫中心的崇德殿,向北越过玄武门,进入北宫的朱雀门,直通北宫正中的德阳殿。整条复道宽及十丈,长达七里,外面看起来虽是一座长桥,里面却分为三层,中间是天子所行的御道,两侧的甬道供臣僚和侍者通行。

车辆从桥下驶过的刹那,两道身影从车中闪出,像壁虎一样贴在桥洞内侧。两座宫城戒备森严,即使能越过城墙,也难以避开守军的视线。这条复道的桥拱离地面高达六丈,桥上同样戒备森严,两侧每隔十步便有一名军士守卫。但落在斯明信这种大行家眼中,这条复道就是最大的破绽。

桥拱是用青石砌成,打磨光滑,又是内拱,根本无法攀缘。但斯明信下午在桥下走了一遭,轻易就找出几处虽不起眼,却可以借力的位置。

两人一前一后在光滑的石拱下攀缘,不多时就攀到桥廊下方。斯明信贴在廊柱上听了片刻,然后悄无声息地向上攀去,一直爬到廊桥上方的飞檐处,身体如狸猫般一翻,藏在檐下。

程宗扬小心屏住呼吸,沿着廊柱一点一点往上爬。在他左右各五步的位置,就分别有一名羽林天军的士卒。稍有动静,就立刻会被人发现。程宗扬好不容易爬到檐下,只见斯明信一手攀住檐角的瓦当,身子一纵,落在檐上。程宗扬有样学样,跟着他攀上飞檐。

在檐下藏好身形,程宗扬这才注意到廊桥上方的飞檐足有三重,单是檐身就高达两丈,飞檐离桥面还有一丈多高。这样的高度,即使偶尔弄出点动静,下面的士卒也未必会听见。

程宗扬大大地松了口气,向斯明信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停当。斯明信点了点头,两人藏在一二层飞檐之间,一路无惊无险地穿过复道,来到北宫正中的德阳殿。

月夜下,宫禁一片寂静。望着脚下层层叠叠的宫殿、两旁林立的楼观、巨大的望阙和形态各异的神兽图案,程宗扬不由生出一种做梦的感觉——自己竟然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来到汉国曾经的权力中心?这简直比买票参观还容易。当然他心里也明白,假如不是有这条复道,假如不是有斯明信这种大行家带路,自己也许连桥拱都爬不上去。

程宗扬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汉宫内部,从檐下四处望去,只见大片大片的宫殿都被黑暗笼罩,似乎无人居住。偶尔有几处点着灯烛,也被重重帷幕遮挡,只隐约露出一丝灯光。

斯明信却如同识途老马,毫不犹豫地往北掠去。好在他速度并不快,还不时停下,避开宫内的守卫,自己才能跟上。

程宗扬低声道:“四哥,你以前来过?”

斯明信道:“禁制。”

程宗扬以下恍然,斯明信并不是知道宫里的路径,而是通过留下的禁制,感应到摄像机的位置。

偌大的宫禁寂无声息,让程宗扬不禁暗自纳闷,据说汉宫中仅侍女便不下万人,难道都在天子所居的南宫?这么大的宫殿空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废弃的冷宫呢。

两人时走时停,半个时辰之后,一座庞大的宫殿出现在视野中。整座宫殿建在一座两丈高的汉白玉台陛上,东西长达四十余丈,飞檐斗拱,气势恢弘。林立的巨柱漆成朱红色,上面雕刻着漆金的龙凤图案。宫门顶端的匾额上,写着三个一人多高的大字:永安宫。

程宗扬原本还担心会不会迷路,看到这座宫殿才放下心。自己虽然对汉宫不熟,也听说过这座太后的寝宫。两人从一座台阁后现出身形,接着眼角一跳,同时停住脚步。台陛下方,静悄悄立着两队侍从。队伍前端是两乘轻便的马车,车前的旗号分别是襄邑侯、颍阳侯。

程宗扬与斯明信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的惊讶,吕冀和吕不疑上午便入宫拜见太后,竟然直到此时还没有离开,究竟是什么事能谈这么久?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