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57章·玉杯

高智商嘻皮笑脸,没有半点正经的样子进了酒肆,小胡姬翘起唇角,流露出三分娇嗔的薄怒,却有七分的欢喜,蓝汪汪的眼眸就像海水一样。

高智商飞快地凑上去,在她白玉般的耳后亲了一口。胡姬俏脸飞红,恨恨踩了他一脚,低嗔道:“要死啊!爹爹还在后面……”说到后面,声音微不可闻。

高智商把一支簪子纳入她袖中,亲热地小声道:“老婆,这是给你的。”

胡姬白了他一眼,托着木盘走开。

“老冯呢?”高智商追在后面问:“来了没有?”

胡姬头也不回地说道:“东厢。”

“我先去办事,一会儿找你玩啊。”

“走开啦。”

看着两个小儿女打情骂俏,程宗扬面无表情地揉了揉鼻子。瘦下来之前,高智商这小兔崽子一身的痴肥,活活就是个肉球的模样。到了哈迷蚩手里,老兽人不知道用了什么虎狼药,直接把小兔崽子从肉球泻成麻杆,那模样比原来更惨,原本一张圆脸变得干瘦,原来的小眯缝眼没有变大,反而又细又长,里面一对眼珠子滴溜溜乱转,透着十二分的小坏蛋模样,真不知道那个叫伊墨云的胡姬怎么会看中这小兔崽子的。

在程宗扬看来,高智商和这小胡姬倒是挺般配的,年纪相差不多,性子也有些投缘,真要成一对也不错。不过这事高智商比自己可现实多了,玩归玩,压根就没想过纳小胡姬过门的事。作为宋国掌权太尉的衙内,高智商就是纳一个酒肆女为妾,只怕还要引来非议,何况伊墨云还是个来自汉国的异族胡姬。

这事本来跟自己无关,让小兔崽子自己烦心就行了。可高智商的态度是吃光喝净,嘴一抹就跑——考虑到自己作为高智商名义上的师父,让这小兔崽子树立正确的道德观念,恐怕还真是自己的责任。

自从来到汉国,头痛的事实在太多了,也不在乎这一件。程宗扬收拾心情,带着高智商来到东厢。

冯子都一手支着下巴,跷着二郎腿,侧着身懒洋洋躺在席上,右手拿着三枚骰子,正一把一把掷着。听到声音,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顿时喜上眉梢,“老甄!过来过来!瞧瞧我这骰子怎么样?”

高智商接过来掂了掂,“象牙的?”接着惊叫起来,“不对!这骰子是混银砂的!”

冯子都抚掌笑道:“就知道你识货!换作旁人,一万个里面也未必有一个能认出来。”

高智商立刻来了精神,“哪儿来的?混银砂可不好弄。据说用混银砂做成的骰子能养灵,炼上一年半年,能与主人心意相通,十掷九中。这一粒没有几十万钱拿不下来。”

冯子都不以为然地说道:“能养灵的骰子有的是,有什么值钱的?”

“这你就不懂了。”高智商道:“别的骰子一眼便能瞧出来。养好的混银砂看起来跟象牙一般无二,轻易辨不出来。只不过这东西想养好太费钱,平常人根本养不起。”

冯子都嘿嘿一笑,“甄厚道是假名吧?能认识混银砂的,非富即贵,在咱们汉国也是数得上的人家——姓甄的,我怎么没打听出来呢?”

高智商脱掉鞋子,往席上一坐,大大咧咧地说道:“有什么好打听的?有这闲心,你干点正事不行?”

冯子都拉长声音,“行。你不肯说,我也不勉强,知道你有苦衷——”他拍了拍高智商的肩膀,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用抱怨的口气说道:“就你们武将世家规矩多。”

看着高智商愕然的神情,冯子都低声笑道:“你那腰牌是霍大将军亲手颁下去的,以为我不知道?既然走的霍大将军的门路,咱们就是一家人。再说你那几个伴当,能瞒得过别人,还能瞒得过我?怕走漏了风声,竟然从宋国请来禁军,哎哟,你家老爷子面子够大啊。”冯子都拍着胸膛道:“放心,哥哥心里有数,绝不往外乱说。有人乱打听,哥哥替你挡着!”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程宗扬好不容易才听明白,冯子都是把高智商当成了汉国武将世家的子弟,以为家中的长辈是为了磨砺这小子,才把他改换姓名扔到军中。冯子都一副“我都懂得”的表情,还很仗义地表示,会替高智商掩饰身份。

既然冯子都这么明白了,高智商也不多说什么,直接道:“老冯,有件事得麻烦你。”

冯子都爽快地说道:“说!”

“先瞧瞧这个。”高智商说着,拿出一只精雕细刻的漆盒放在几上。

冯子都露出几分好奇,“什么东西?”

高智商打开漆盒,小心揭开半边锦缎,露出里面一只晶光闪闪的物体。

冯子都眼睛一亮,叫道:“这是……水晶杯?”

那两只杯子是程宗扬从太泉古阵带出来的,款式就是后世最普通的透明塑料杯,除了制作的精度更细致一些,其他没有半分出奇。但在六朝,这样的透明塑料杯绝对是稀世奇珍。

冯子都惊叹连连,“这么纯净的蓝水晶可不多见……瞧这手艺!神了!一点瑕疵都没有!巧夺天工啊!”

高智商全揭开锦缎,冯子都整个人都趴在几上,惊叫道:“我没看错吧!这世上还有粉色的水晶!”

两只杯子,一只天蓝,一只粉红,静静躺在漆匣里。透明的杯体映出锦绣华丽的色彩,光泽流淌,除了程宗扬,落在谁眼里都是四个字:绝世珍宝!

高智商把杯子取出来,并排放在漆几上。冯子都瞪着眼,脑袋围着漆几转了一圈,然后谨慎地开口,“有点像泰西进贡的琉璃杯,不过宫里的琉璃杯可没这么剔透……这么薄,能用吗?”冯子都忽然瞪大眼睛,“哎哟老天爷啊!”

冯子都一声惨叫,却是高智商不小心碰到杯子,那只粉红的杯子跌落下来。冯子都心脏险些跳出喉咙,一脸的惊恐,生怕这只难得一见的绝世珍宝就在自己面前摔得粉碎。

谁知那只琉璃杯在席上一弹,打了个转,然后撞在几侧,毫发无损。

高智商抚掌大笑,“这下可唬到你了!哈哈,这叫软晶玉,世间仅此一对!老冯,没见过吧!”

冯子都脸色由青转白,一手捂着胸口,半晌长长呼了口气,“你小子可真不厚道,吓死我了……我瞧瞧!我瞧瞧!”

冯子都捧着杯子左看右看,又对着光线看自己的影子,不停地啧啧称奇。

高智商信口开河,吹嘘道:“软晶玉世间仅此一对,蓝者为雄,粉者为雌。无论寒冬酷暑,杯身都温润如玉,以此杯饮酒,能益寿延年。”

冯子都赞道:“果然是宝物!我冯子都今天算是开眼了!”

“冯兄是霍大将军的心腹,什么样的宝物没见过?我师父说,冯兄是当世俊彦,一般礼物你也看不上眼,也就这对杯子能拿得出手。”

“什么?”冯子都惊叫道:“给我的?太贵重了!”

高智商一脸随意地说道:“咱们兄弟有什么好客气的?拿着吧。”

“不行!不行!实在太贵重了。”

程宗扬笑道:“小徒与冯兄相识一场,一点薄礼,冯兄何必推辞?”

“这位是……”

高智商道:“我师父,程家少主。”

“游冶台的东家?”冯子都拍案道:“怪不得有如此手笔!程少主的大名,我可是久仰得很了!”

高智商把杯子收好,三人重新落座。

“我师父想找个机会给汉国朝廷效力,”高智商挤了挤眼,“明白了吧?”

“入朝?”冯子都犹豫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丝苦笑,“自家兄弟,我跟你实话实说:你要早两个月找我,高的不敢说,四百石以下的官职,一句话的事。就是二千石,只要肯花钱,咱也有门路。”

程宗扬道:“现在有什么为难的?”

冯子都长叹一声,“太后还政了。如今朝廷的官职,都是天子作主。霍大将军为了避嫌,称病在家。好多事我也不方便插手。”

高智商给众人斟上酒,然后道:“我师父不在乎那点俸禄,只是有个官身,办起事来方便些。”

冯子都仔细想了一会儿,“程少主是做生意的?”

程宗扬道:“家里倒是有些生意。”

“商人的话,更不好办了。”冯子都道:“若是军职,我倒有点门路。但商贾在七科谪之列,一旦从军只能发送到边疆。想留在宫中,除非是良家子。”

良家子是家世清白的平民,在汉国,商贾和百工、医巫一样,都在良家子的范畴之外。程宗扬对此也早有耳闻,说道:“程某本非汉国人氏,不知汉国是否有客卿?”

冯子都道:“有。但大多是虚职,没什么用处。”

“能上朝吗?”

“当然不行。除非天子特诏。”

程宗扬大为失望,他原本准备花钱找找门路,弄个客卿的身份,好接近汉国朝廷。如果连上朝都不行,这样的身份也没什么用了。

冯子都犹豫良久,又看了看那只装着软晶玉杯的木盒,最后心一横,起身往外张望了一下,关上门,然后回来坐下,压低声音道:“如果说门路,也不是没有……”

“冯兄尽说无妨。”

冯子都声音又低了一分,“千万别往外传,更不能提是我说的——”

程宗扬会意地点点头。

冯子都用只能让两人听见的声音道:“南宫西侧,有处官邸,叫西邸……里面管事的姓徐。爵位最高关内侯,金印紫绶,可世袭,五百万钱;武职虎贲、羽林的郎将,一千万钱;官职二千石二千万钱,四百石四百万钱。”

冯子都声音虽轻,程宗扬却听得惊心动魄,他话中的意思,那处西邸不仅爵位可卖,还有文武的官职出售。自己也是做生意的,但还从未想过生意能做到这一步。

汉国爵位以王爵最高,但非刘不王,一般人所能得到的最高爵位就是列侯,可以实际领有封地,自置僚属。关内侯仅次于列侯,但没有实封。虎贲郎和羽林郎属于天子禁军的中级军官,多由贵族子弟担任。二千石相当于一郡太守,作价二千万钱,就是一万金铢。

程宗扬道:“二千石,是实职吗?”

“实职还需要再花点钱。而且只能做一任。”

汉国官员一任多是三年,一万金铢当三年的太守,即使再加一些,这个价钱也比自己想象中要便宜得多。

程宗扬刚要开口,房门轻轻一响,小胡姬伊墨云捧着烩好的鲤鱼进来。她俏脸板得紧紧的,但低头时程宗扬发现她头上换了支簪子,正是高智商送给她的那支。高智商手上没多少钱,簪子也不是什么上等货,但她显然十分喜欢,此时戴在头上,平添了几分娇俏。

小胡姬上菜时,高智商一个劲儿和她眉来眼去,被程宗扬狠瞪一眼才老实了一些。

等小胡姬离开,冯子都又叮嘱道:“千万别走漏风声,别说是我透的信儿。”

冯子都如此小心谨慎,反复叮嘱,高智商不禁笑道:“冯哥,那个姓徐的是谁?你给我透个底,我心里好有点数。”

“千万!千万!别往外说,尤其别告诉你家老爷子。”冯子都小声道:“咱们兄弟,告诉你们无妨:徐璜是天子最亲信的内臣——明白了吗?”

程宗扬心头顿时恍然,太后已经还政,除了天子谁还能卖官鬻爵?这个所谓的西邸,其实是天子暗中卖官敛财的渠道。可天子君临汉国,又是六朝名义上的共主,富有天下,他干嘛要去敛财?

高智商毫不忌讳,开口道:“别逗了冯哥,要是天子的意思,何必这么鬼鬼祟祟的?反正是做生意,这么小心能挣着钱吗?”

“你个憨货。那是防着太后和霍大将军。”

高智商恍然大悟,“哎哟冯哥,这事你都知道了,是不是犯了忌讳?”

冯子都没好气地说道:“这不废话!要不是你,我能说吗?这辈子我都烂到肚子里,打死都不往外说。”

天子背着太后和霍大将军开设西邸,卖官敛财,却偏偏被霍大将军的心腹知道得一清二楚。想想就知道这漟浑水有多深。程宗扬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心里略一犹豫,然后起身拱手道:“多谢冯兄。你们慢慢聊,我先告辞。”

冯子都有些意外地站起身,高智商拉住他,“我师父还有点事。咱们兄弟今天好好乐乐!对了,这里还有点小玩意儿。”

高智商说着拿出一只精巧的皮夹,里面装着一张竹制漆金的名刺,还有一叠印制精美,带着古怪花押的纸笺。

冯子都来了兴趣,“什么东西?”

“程氏商会的贵宾卡。冯哥带着这张卡,只要是程氏商会名下的酒楼馆阁,一律是贵宾待遇。”

“游冶台也行?”

“当然。拿着这卡,你想叫谁陪都行,保证让你满意!”

冯子都大喜过望,“好兄弟!”

“这些纸钞你也收好,”高智商笑嘻嘻道:“比贵宾卡可值钱得多。”

“是吗?”冯子都将信将疑。

“冯哥什么时候用钱,拿着纸钞到程氏商会名下的产业,”高智商低声道:“一张可以兑换十万钱。”

冯子都吃了一惊,一张十万钱,这一叠不下十张,就是上百万钱,那位程少主果然是大手笔。

“好兄弟!”冯子都慷慨地说道:“你这份心意我领了,往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往后少不了麻烦你的时候。来,干一杯!”

※ ※ ※ ※ ※

程宗扬确实是有事,离开酒肆,他立即赶往金市附近自己租住的那处房屋。一名文士正在房内,看到程宗扬进来,文士连忙起身施礼,“程公子。”

程宗扬不动声色地回了一礼,“先生请坐。”

罂粟女轻笑道:“毛先生可是难得的丹青圣手呢。”

文士连声道:“不敢,不敢。”

双方颇为客气地分宾主坐下,接着有人奉上茶汤,程宗扬一看,奉茶的居然是延香,不由怔了一下。延香怯生生地低声道:“请主子慢用……”

程宗扬瞥了罂粟女一眼,罂粟女避开他的目光,唇角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微微侧身,轻不可闻地在程宗扬耳旁低语道:“若不是有客人,便让她用心给主子奉茶了……”

程宗扬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收敛心神,打量着面前那名文士。

那文士穿着一袭青衫,面容清癯,颌下留着长须,虽然双目狭长,但颇具神采,此时坐在他面前,面上隐约带着几分谄笑。

一个时辰之前,自己在路上遇到这名文士被一群奴仆追打,出面拦了下来。一问之下才知道他原来是一名丹青师,刚来到洛都不久,因为求见襄邑侯,不料却误入襄城君门内,被奴仆赶了出来。

程宗扬听到是丹青师便留了心,何况又与襄邑侯有关,但因为当时已经与冯子都约好见面,无法爽约,于是让在暗处随行的罂粟女出面,把他请到自己的住处,暂时先安置下来。

那丹青师身无分文,在洛都已经走投无路,一听有人相邀,当即欣然应诺。此时他已经洗去鼻上的血迹,拂去身上的尘土,看起来总算不再那么狼狈。

程宗扬道:“方才听小婢提及,先生姓毛,不知尊驾大名?”

文士道:“敝人毛延寿,以丹青为业。”

程宗扬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顺口道:“原来是毛先生……等等!你是毛延寿!”

毛延寿一脸茫然,不知道这位公子为何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两眼直勾勾盯着自己。他小心道:“公子可是在哪里听说过区区的薄名?”

当然听说过!

“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这是一个改变了史上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命运的名字,虽然是一个丑陋的配角。

程宗扬很想问问他见过王昭君没有?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打了个哈哈,“毛先生擅画美女,天下知名,程某闻名已久。今天一见,实在是幸会!”

毛延寿忙道:“贱名不敢有辱清听。”

“先生过谦了。”程宗扬诚心诚意地说道:“以先生的才艺,便是入宫为御前画师,也不在话下。”

这家伙虽然声名够臭,但画艺堪称圣手,即便被砍了脑袋,当时仍被推为第一。

毛延寿此时画艺初成,不过是籍籍无名之辈,听到程宗扬如此称许,不禁又惊又喜,连忙道:“不敢不敢。”

两人客套几句,程宗扬道:“莫怪程某唐突,不知先生为何前往襄邑侯府,以至于受辱于小人呢?”

毛延寿道:“公子相询,区区不敢隐瞒。区区在外游历多年,刚回洛都不过数日,谁知遇到扒手,将区区盘缠席卷一空。无奈之下,只好奔走权贵之门。”他苦笑道:“名为投效,实为乞食。”

“先生可是与襄邑侯有旧?”

“不过是一面之缘。”

“在路上时,程某见到先生带着画轴,想来是登门献画,不知程某能不能先睹为快?”

毛延寿露出一丝尴尬,“劣作而已,不敢有污公子眼目。”

程宗扬笑眯眯看着他,忽然道:“八月初九,先生是在上汤吧?”

毛延寿脸色微变,支吾道:“这个……区区……在下记不太清了。”

程宗扬心下雪亮,于是不再兜圈子,随即吩咐一声,让罂奴拿出一幅画卷,在几上摊开,说道:“此画想必是先生的手笔吧?”

毛延寿一眼看去,不由失声道:“此画何以在公子手里?”

“先生多半还不知晓,此女数日前便已惨死。”

“啊!”毛延寿大吃一惊。

程宗扬淡淡道:“不仅是此女。那位贩朱砂的商人也已身首异处。”

毛延寿目瞪口呆。

“当日在脚店落宿的住客,如果加上先生的话,一共是十二人。其中有位书生,先生多半还记得,八月十四夜间死于书院火中;独眼的拳师,八月十五日在石崤遇匪被杀;偷走先生财物的扒手,八月十日死于上汤;三名脚夫,八月十六日在伊阙溺水而亡;这女子名叫延玉,与那名商人在偃师的客栈被杀。”

毛延寿脸色剧变,“他们……他们……怎……怎么可能……”

程宗扬叹了口气,“先生若是不露面也就罢了。谁知先生会自投罗网。如今在襄邑侯府奴仆面前露出行藏,想再独善其身,只怕不易。”

毛延寿神情呆滞,额头冒出黄豆大的汗滴。

程宗扬抬眼盯着他,慢慢道:“初九那天,上汤长兴脚店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毛延寿张了张嘴,舌头却像打结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程宗扬拿出一只荷包,“哗”的一声,将里面的钱铢倒在几上。金灿灿的钱铢满几乱滚,有几枚掉在毛延寿膝前。

“只要你说出来,这些钱铢都是你的。”

毛延寿脸色由青转白,忽然间福至心灵,他扑到程宗扬面前,用变调的声音道:“这些钱铢小人不敢拿!只求公子救小人一命!”

程宗扬道:“你倒是明白,眼下能保住你性命的,也就是程某了。这样吧,我程氏商会还缺一个丹青师,你便投入我门下。这些钱就当你的安家费,往后每月两千钱。如何?”

毛延寿颤声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程宗扬笑道:“还叫我公子吗?”

“家主!”

“很好。”程宗扬道:“收起来吧。”

毛延寿抹了抹额上的冷汗,一枚一枚捡起散落的金铢。也许是那些金铢握在手中,让他有了底气,脸上的忧惧之色渐渐褪去,露出几分惊喜。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程宗扬心下暗叹,这位毛延寿当年就是因为贪财,连史上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都敢往丑里画,结果让天子错失绝色,大怒之下将他斩首弃市。这一世也是如此。对付这家伙,还是要用钱啊。

等毛延寿捡完钱铢,脸上露出喜意,程宗扬道:“八月初九,在上汤长兴脚店的那位贵人,究竟是谁?”

毛延寿不再隐瞒,当即道:“是襄邑侯。”

程宗扬心下疑云大起。那个姓唐的中年人分明是颍阳侯吕不疑门下。如果当时在上汤的是吕冀,为何吕不疑要杀人灭口?

“襄邑侯出行,数百随从前呼后拥,怎么会进入一间脚店?”

毛延寿小心道:“此事在下也觉得奇怪。”

以襄邑侯的威势,根本没有道理会去一间低档的脚店,除非……他要见的某个人在脚店里面。

“当天在脚店里的人,你还记得吗?”

毛延寿道:“小的学画多年,先练的便是眼力,不敢说巨细无遗,一般的人物景色多少都能过目不忘。”

程宗扬感觉就像天上掉下来个金元宝一样喜出望外,连忙道:“都有谁?”

毛延寿赔笑道:“正好小的将当日情形都画了下来,家主一看便知。”

自己刚才那把金铢花得实在太值了!程宗扬赶紧道:“在哪里?”

“正是此画。”

毛延寿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画轴,解开外面包裹的薄毡,将画轴放在几上。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