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53章·鲛绡

程宗扬俯身想拉起延香,忽然心生警兆,身体拼命一斜。间不容发之际,一支匕首贴着颈侧飞过,弯曲如蛇状的刀身击中阶上的青石,溅起一片石屑。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跨过土墙,他身穿黑衣,脸上戴着铁铸的面具,宛如一尊充满杀气的魔神,挥刀朝程宗扬劈来。

程宗扬还未站稳,便一手探入怀中,擎出珊瑚匕首,旋身格住长刀。臂上一沉,一股真气狂涌而来,程宗扬瞬间估出对手的修为,斜身卸去力道,左腿铁鞭般甩出,踢在那人肋下。

“砰”的一声闷响,那大汉身形一晃,挥出的长刀偏到一边,将阶下昏迷的汉子拦腰劈开。

血肉横飞间,程宗扬抱住延香一滚,避开刀锋的范围。

墙头人影耸动,戴着铁面具的黑衣人纷纷跃入院中。那些黑衣人默不作声,散发出逼人的杀气,显然是手上有不少人命的亡命之徒。朱安世那名手下只是寻常的江湖好手,不过数招就被砍中小腿,跪倒在地。

“别杀他!”一名黑衣人拦住同伴,然后道:“朱安世——去了哪里?”

那汉子腿上血如泉涌,神情却毫无惧色。

黑衣人道:“只要你说出来,立刻赏钱百万!授职羽林天军!”

那汉子放声大笑,“某家岂是贪图富贵之徒!”他一把撕开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然后挺起身,执刀喝道:“生死!命耳!”

黑衣人一拥而上,刀光交错间,锋利的长刀砍进他的头颅,劈开他的胸膛,斩断他的手臂,划开他的小腹,那汉子却毫不退缩,直到被人乱刀分尸。

程宗扬已经看清冲进来的黑衣人共有六人,其中四人面具上铸着豹形,那名身材最壮硕的大汉和开口的黑衣人,面具上则铸的猛虎,而这两人,也是修为最高的两个。单独对阵,自己有七八成赢面,两人同上,自己多半要输。六个人全上的话,肯定是十死无生。

为首的黑衣人提刀指向程宗扬,寒声道:“朱安世在哪里?”

程宗扬苦笑道:“我说我是过路的,你信不信?”

黑衣人冷哼一声,握刀的手掌缓缓收紧。

“等等!”程宗扬在他们正要出手之际突然开口,“你们刚才说的赏金还算不算数?”

“说出朱安世的下落,赏钱百万,授职羽林天军!”

“喂,”程宗扬笑道:“你知不知道你这话泄漏了很多信息啊?一开口就赏钱百万,即便在王侯贵人云集的洛都,也没有几家。授职羽林天军更要命,如果我没记错,羽林天军是霍大将军亲自掌管,能随口允诺,你们家主的家世地位可不一般——家资豪富,地位尊崇,还能豢养家臣,你们家主的身份差不多也呼之欲出了吧?”

庭中安静得针落可闻,片刻后,那名黑衣人冷笑着揭下面具,“告诉你又何妨?我等主公便是襄邑吕侯!”

襄邑侯吕冀,颍阳侯吕不疑之兄,太后亲弟。按照汉国传统,这位声名赫赫的外戚,将是接任大司马大将军不二人选,也是霍子孟之后的群臣之首。难怪敢这么嚣张,直接杀上门来。

程宗扬道:“朱大侠何时得罪过襄邑侯?要斩尽杀绝?”

“朱安世横行不法,私藏囚犯,贩卖赃物——这些还不够?”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程宗扬道:“就算你说的全对,那也该官府出面。你们不过是襄邑侯的家奴,难道以为自己是官府吗?”

那名雄壮的大汉沉声道:“少废话!杀了他!”

“我和朱安世没关系,纯属路过。”程宗扬叫道:“只要各位高抬贵手,我这就和同伴离开!”

为首的黑衣人道:“你是她的同伴?”

“没错,我们自小青梅竹马。”

几名黑衣人面面相觑,似乎没听懂他说的什么意思。最后为首的黑衣人抬手亮出一块玉佩,“这玉佩是从哪里来的?”

那是一块雕琢成同心式样的玉佩,莹润的玉质在夜色下似乎发出光来。这种上品的羊脂玉绝不多见,程宗扬一眼就认出,这玉佩与自己捡的鸳鸯玉佩是同样的质地,甚至很可能出于同一名工匠之手。

程宗扬心念电转,口中说道:“是我捡的。”

“在哪里捡的?”

“伊河边上。”

“什么时候?”

“五天之前。”程宗扬道:“是在一辆损坏的马车上。”

为首的黑衣人眼中露出一丝残忍而又玩味的神情,然后笑了笑,“你运气很好。”接着喝道:“杀了他!”

两名戴着铁面具的黑衣人不言声地掠来。程宗扬脚尖一挑,将一柄遗弃的长刀握在手中,接着腾空而起,带着逼人的气势朝两人头顶直劈下去。

看到那个年轻人露出这一手,为首的黑衣人有些意外,即使在襄邑侯的门客中,能有五级修为的强者也不会太多,而这人的年纪比起其他的成名高手还年轻了一大截。

两名黑衣人倏忽分开,刀光匹练般卷起,朝他双腿斩去。程宗扬身在半空便是一招虎踞空山,刀光猛然间暴射开来,将两人逼开,接着长刀由下方挑起,将右侧那名黑衣人的长刀荡开半圈,随即一脚踢在他肘下。

黑衣人没想到他看起来貌不惊人,刀法却强悍如斯,一个不慎,长刀脱手而出,接着胸口一阵剧痛,锋利的刀刃像虎牙一样撕开他胸口的肌肉,硬生生劈断他的胸骨。

黑衣人溅血倒地,程宗扬抢上前去,左手一捞,稳稳接住飞出的长刀。双刀在手,程宗扬如虎添翼,双刀左防右攻,将另一名黑衣人杀得连连后退。

十余招转瞬即过,忽然程宗扬双刀齐出,趁那名黑衣人来不及回防,一记虎啸奔雷,交叉劈在他面门上。“铛”的一声巨响,那名黑衣人的铁面具仿佛被重锤击中,凹陷下去,脖颈折断一样向后折去,眼眶中迸出两股鲜血。

程宗扬经常跟星月湖那帮强人混在一起,很容易让人忽略他本身已经稳稳踏入第五级坐照的境界,比起寻常的武林大豪也不逊色。此时双方都是以快打快,短短几息,两名黑衣人就被斩杀,快得几乎让人来不及反应。

那名杀神般的大汉终于出手,长刀一动,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被刀锋卷起,平地带起一股狂飙。

程宗扬心下大定,这家伙虽然气势十足,但能放而不能收,刀法的修为即使比自己强点,也很有限。

不过对手显然没打算和他一对一决出胜负。另外三名黑衣人同时展开身形,一起朝程宗扬攻去。为首那名黑衣人加入战团,程宗扬顿时感受到压力。那人刀法十分诡异,招法中劈砍极少,而是多用捅刺,格挡起来十分吃力。

程宗扬从不逞强硬撑,眼看就要吃亏,立即召人助战。惊理身形未现,一枚利刺便贴着地面悄然射出,穿透了一名黑衣人的脚踝。

“别慌!”为首的黑衣人一声断喝,然后蓦然出刀,凌空一击,将另一娥眉刺劈落在地,接着往暗处杀去。

程宗扬少了一个强敌,终于稳住阵脚,但惊理的修为他心里有数,本来就比起那名黑衣人差了少许,眼下元阴未复,能自保已经不错了。眼前这三名对手,还需要自己来解决。

刀声连串响起,程宗扬在三人的围攻下节节后退,忽然他脚下一个踉跄,一跤坐倒,胸前空门大露。这样的机会任何一个对手都不会错过,戴着猛虎面具的壮汉本来就攻得极紧,见状立即飞身而起,长刀对着程宗扬胸口斩下。

程宗扬忽然一笑,身体往旁边一翻,顺势踢开身后的麻袋,露出下面一个又黑又深的井口。

那大汉大吼一声,长刀由下劈转为横扫,试图避开井口。但程宗扬早就防着他这一招,挺刀在他刀尖上一磕,用巧力把他的攻势引到一边。那大汉原本离井口还偏着尺许,被程宗扬一引,反而变向,活像投井一样往井口钻去。他在空中无从借力,再试图变招已经来不及了,大骂声中,整个人就像凭空消失一样,连人带刀落入井里。

剩下两名黑衣人修为本来就差着一截,其中一个还被射伤脚踝。搏杀中步法无从施展,就意味着只能挨打,他想拖着伤腿劈中程宗扬一刀都不容易。程宗扬把他扔到一边,朝另一名黑衣人穷追猛打,一连三招,将他逼到墙角,然后猛地返身,双刀同时斩进井口。

金铁交鸣间,那名大汉的喝骂声再次响起,却是刚跃到井口就被双刀硬生生砍了回去。程宗扬来不及转身,便是一招虎视鹰扬,双刀鹰翼般向后挑起,将两名黑衣人的攻击格开。

程宗扬对那名受伤的黑衣人不闻不问,只盯着另一人强攻,中间又两次回身封住井口,把那名大汉困在井下。他攻势越来越急,双刀虎虎生风,将五虎断门刀的凶猛和悍勇施展得淋漓尽致。刀光滚滚而出,就像赶鸭子一样赶着那名黑衣人绕着井口乱转。那名黑衣人虽然还在顽抗,但已经被程宗扬死死压制,送命只是迟早的事。另一名黑衣人脚踝受伤,想帮忙都插不上手,只能跟在两人屁股后面吃灰。

程宗扬狂吼一声,双刀再次齐出,左刀横飞斩首,右刀斜劈切腹。那名黑衣人拼命往后一退,却像程宗扬一样绊住井沿,屁股一沉,跌坐在井口内。

程宗扬提起双刀,对着那人胸腹刺下,就在这时,他丹田蓦然一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双刀刺下一半,真气已然涣散,最后只刺中那人肩头。

那名黑衣人死里逃生,立刻反击,谁知身下猛地一阵剧痛,坐在井口的半截身体被一柄长刀生生斩开。

井下的大汉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挡在井口的物体劈得粉碎,但他这次的冲势也再度被阻,只能无可奈何地重新落回井底。

受伤的黑衣人看着同伴突然间鲜血四溅,肢体横飞,几乎吓得呆了,片刻后才意识到那个年轻人状况不对。他背对着自己跪在井边,半身都被鲜血染红,却一动不动。他大着胆子蹒跚过去,一边举刀对准他的后颈。

那人伏在井边,没有丝毫动作,黑衣人胆气愈壮,长刀狠狠劈下。那人身体勉强一歪,紧接着井口暴出一团刀光,与黑衣人的长刀硬拼一记,然后又是一连串的大骂。

黑衣人手臂剧震,脚下一个踉跄,半跪在地上。他顾不上抱怨这次的乌龙,重新举刀,对准近在咫尺的对手。

那年轻人翻过身,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喷得他满头满脸都是。黑衣人又怒又喜,刀锋寒光一闪,朝他胸口劈去。

忽然小腹传来一股冰凉的寒意,刹那间,体内的气血都仿佛被冻结。黑衣人惊诧地垂下眼睛,只见那年轻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奇怪的匕首,正刺在自己丹田的位置。

黑衣人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身体慢慢歪向一边,接着井口刀光再起,将他头颅劈去半边。那名大汉重新落回井底,但所有的阻碍都被斩杀,下一次再没有人能够阻住他。

井下交错着十几具尸骸,使那名大汉离井口比想象中更近。他带着滔天的怒火,又一次腾身而起,长刀在井口旋了一圈,没有碰到点障碍,立刻展臂攀住井沿。

手掌刚扳住井口的青石,一柄短剑穿过月色重重切下,几根手指带着鲜血飞起。

凄厉的惨叫声从井下响起,刚刚赶来的罂粟女舔了舔唇角,露出一丝嗜血的笑意,随即朝正在与惊理缠斗的那一名黑衣人杀去。

程宗扬双目紧闭,肉眼无法看到的死气从四面八方源源不绝地涌来,泉水般汇入丹田。

半个时辰之内,这处庭院便有超过二十人殒命,大量的死气使程宗扬丹田阵阵剧痛,也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回。他竭力维持着近乎崩溃的气轮,不断把死气转化为救命的生机,将涣散逆行的气血逐一汇入丹田。

两名侍奴联手,格杀了为首那名黑衣人,给月下的庭院增添了一分血色。最后一名大汉被困在井中,半晌没有动静。

罂粟女捡起一柄长刀,劲气贯入刀锋,往井中用力一掷。“叮铛”一声,长刀被挑开,撞在井壁上。

程宗扬忽然道:“别杀他……”

那名襄邑侯的手下多半是知情人,他口里的消息比他的性命更重要。

罂粟女停下手,井下发出一阵大笑,笑声从井中传来,变得瓮声瓮气,接着一股强烈的死气冲天而起。

程宗扬心里大骂一声,这帮该死的死士,都是些不要命的狂徒!那人被困井下,自知绝无幸理,不等他们动手,就立即自尽。

他们主奴三人之外,延香成了唯一的幸存者。遍地的血腥,竟然没有使她昏迷过去,但她脸上苍白得毫无血色,眼中充满惧意。

罂粟女和惊理将所有的尸首砍烂面孔,丢入井中,可能暴露他们身份的面具则收了起来。干着这些血腥残忍的勾当,罂粟女还有闲情在延香脸上摸了一把,笑吟吟道:“倒是一副俏模样……”

延香羞窘地想要躲开,惊理冷冷道:“把她也丢到井里。”

延香嘴巴被塞住,闻言急促地呜咽一声,两行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罂粟女笑着搂住她,“别怕,吓唬你呢……”

程宗扬吸收完最后一缕死气,终于稳住丹田的气息,他咯了口血,勉强撑起身,“玉佩……”

惊理点了点头,将那块从黑衣人身上搜出的同心佩收了起来。

※ ※ ※ ※ ※

狭小的陋室内一灯如豆,从延香角度看去,只能看到那个男子的面孔隐藏在阴影中,唯有一双眼眸微微闪亮。

房间颇为简陋,墙壁虽然刷过白灰,仍能看出夯土的痕迹。窗户是在墙上开一个洞,里面装着木条,然后覆上旧纱。延香刚醒来时,还听到外面的吵闹。但一名艳如桃花的女子把一张小符贴在窗上后,房间里立刻安静下来,连秋虫的声音也完全消失。

程宗扬胸口一阵一阵的烦闷,这与丹田的异状无关,而是吸收了太多死气的后遗症。以往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找个女人,把多余的杂气发泄出来。但现在他丹田的气轮岌岌可危,再去胡乱双修,跟找死差不多。如果卓云君在这里就好了,她修为在己之上,又深谙房中秘术,是绝佳的修侣。但她远在北邙,自己鞭再长也够不着。

延香不知道那张符是什么,但她知道,这个房间所有的声音都与外界隔绝,即使自己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到。强烈的惧意,使她禁不住哭泣起来。

“我不想对女人太粗暴。”那个男人身上还带着浓郁的血腥气,他说:“所以你最好说实话。”

延香哭得一塌糊涂,“我什么都告诉你,但我真不知道要说什么……”

罂粟女轻笑道:“主子,这样不行的。”

程宗扬叹了口气,“你来吧。”

罂粟女慢条斯理地剥下延香的长裙,延香顾不得羞耻,只是恐惧地看着她的手掌。那双手轻轻抚过她雪白的肌肤,停在大腿根部。罂粟女嫣然一笑,双手拇指扣住延香大腿内侧急脉穴与阴廉穴之间的部位,然后用力按下。

强烈的痛楚仿佛飞速游动的小蛇,顷刻传遍全身,延香尖叫声还没出口,就被另一名女子按住嘴巴。她双眼翻白,身体反弓起来,两条美腿像触电一样在罂粟女手下不住痉挛,接着下身溅出一股液体。

延香想死的心都有。她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终于身后的女子松开手,延香弓着身,剧烈地咳嗽着,原本娇媚的面孔此时涕泪交流,狼狈不堪。

她没有喘息太久,那个美貌而狠毒的女子就又按住她腋下。又一阵无法言说的痛楚袭来,延香浑身抽搐,那双风流婉转的美目此时在剧痛下一阵阵翻白。

罂粟女停手问道:“你认得赛卢吗?”

延香哭叫道:“认得……”

惊理道:“这块玉佩你认得吗?”

“认得……”延香泣道:“我们前几日得了些金玉,到市中贩卖,这块玉佩也在里面。”

“是你们掘墓得来的?”

“是……”

“在哪里?”

“在上汤……”

程宗扬忽然道:“赛卢怎么死的?”

延香再也撑不下去,“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她边哭边说,程宗扬半晌才听明白,那个赛卢前几日天不亮的时候,突然跑到游民聚居的地方,说是要避避风头。然后借了锹锄,一个人溜出去,鬼鬼祟祟不知搞些什么。等游民找到他时,发现他在林中挖了一个洞,竟然是在盗墓。那些游民暗地里挖坟掘墓尽人皆知,可赛卢挖的却是那些游民埋骨的地方。双方一通争吵,当场把赛卢打死,偷偷埋了。这块玉佩就是从赛卢身上找到的,具体的来历却无人知晓。

延香等人销赃时,把玉佩也混在赃物中,一并卖出。不料却因此招来大祸,被襄邑侯的人找上门来。

程宗扬把身边的鸳鸯玉佩取出来,与那件同心玉放在一起。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这几件玉器原本是一套。可一件是自己在伊阙的凶案现场捡到,一件出现在上汤的扒手身上,这南辕北辙的两件事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关联?

程宗扬强忍着胸口的烦闷,凝神思索。

罂奴和惊理仍然在敲打延香,想从她口中问出些什么。不过她们两个的审讯只占了三分,其他七分都是单纯在摆治延香。罂粟女和惊理本身就是手上沾满鲜血的凶徒,在死丫头手下显然也没学什么好,下手专门挑延香身上最痛的地方,或是会导致气血逆行的穴道,或是腋下、麻筋这些脆弱而敏感的部位,既让延香痛不欲生,还不会在她身上留下什么伤痕。

程宗扬也懒得去管她们,倒是延香的撒谎把他们坑得不轻,卢五哥的火眼金睛,这回也走了眼,他去上汤多半要白跑一趟了。

忽然程宗扬目光一闪,看到一角红色。那是一块丝物,和延香剥下的衣裙堆在一起,被压在下面。

程宗扬抽出来一看,认出那块丝帕是延香的随身物品,在赌场自己还看到她用这块丝帕来打弹棋。但这会儿握在手中,程宗扬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条丝帕触手温凉,像水一样光滑而又柔软,同时充满质感——如果自己没有看错,这丝帕和小香瓜身上那条红纱一样,是鲛绡。

程宗扬盯着那块丝帕,半晌抬起头,“哪里来的?”

延香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泣声道:“是赛卢,赛卢那天来,拿这条丝帕讨好奴家……”

程宗扬展开那块鲛帕,指着角上刺绣的字迹道:“你认得吗?”

延香泪眼模糊地说道:“奴家不识字……”

“这上面绣的是四个字,”程宗扬一字一字说道:“玉、堂、前、殿。”

程宗扬放下鲛绡,慢慢道:“天子的寝宫。”

程宗扬从未想过这桩莫名其妙的生意,会把自己卷入到汉国的宫闱秘事中。

从他在汉国这些天打听到的消息来看,可以说汉国这位天子名声并不大好。据说天子与富平侯张放交情非常,比情同手足还更亲密一些。更有流言称,天子性喜游乐,经常带着一帮少年在洛都附近游猎玩耍,甚至冲撞宵禁,对外号称是富平侯家人。

比天子这些轶事传得更沸沸扬扬的,则是那位新立的赵皇后。街头巷尾都在流传,说皇后其实是一位风尘歌女,天子游玩时偶然遇到,把她带回宫中,结果专宠于内,竟然被立作皇后。

程宗扬当初听到这则传言时,心里狠狠动了一把。眼前这个六朝的历史支离破碎,与自己知道的似是而非,但人物多半是真实存在的。如果自己没猜错,这位皇后,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绝代佳人:赵飞燕。不过他也只是心动而已,自己一个外来的商人,想行动都不可能找到门路。

但此时,天子寝宫的物品,竟然会出现在自己手边。难道当晚在上汤的,会是天子本人?可颍阳侯有什么理由要赶尽杀绝?因为赛卢偷走了有天子标记的物品,会泄漏天子的行迹?

罂粟女和惊理也停下手,面露惊愕,她们当然知道“天子寝宫”这几个字的份量,不过她们都很乖巧地没有开口,以免打断主人的思路。

良久,程宗扬睁开眼,“罂奴,去看看那个胡琴老人,不要惊动他。”

“是。”罂粟女悄然离开。

惊理道:“要奴婢去颍阳侯府吗?”

“不用了。你今晚也出过手,还是休息吧。”

惊理静了片刻,低声道:“主人的身体……”

“暂时没事。”

惊理迟疑了一下,小声道:“要奴婢侍寝吗?”

程宗扬摇了摇头,“我要调息两个时辰。不要让人打扰我。”

“是。”

惊理把延香的亵衣揉成一团,塞住她的嘴巴,室内安静下来。

程宗扬没有躺下,而是盘膝趺坐,他闭上眼,呼吸渐渐变得柔长,将那些杂乱的思绪逐出脑海,静心调息。

两个时辰的调息转瞬即逝。程宗扬睁开眼,此时丑时刚过,正是夜色最深的时候。

惊理和罂粟女跪坐在主人身边,看到他睁开眼睛,都暗暗松了口气。如果主人出事,她们两个最幸运的结局就是立刻自尽,给主人殉葬。否则紫妈妈回来,她们两个肯定会受尽世间一切苦楚,再给主人陪葬。

罂粟女道:“那个老人还在客栈。”

“延香呢?”

延香先是受了惊吓,又在两女手中饱受痛楚,此时已经昏睡过去。程宗扬一开口,两女毫不迟疑地把她唤醒。

程宗扬拿出一卷画轴,在灯下摊开,“这幅画你认识吗?”

延香茫然摇着头,当画轴上那个女子出现时,延香“啊”地惊叫一声:“延玉!”

程宗扬深深看了她一眼,“你确定吗?”

延香看了许久,最后确认道:“是她。”

“你们一起去上汤,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卢五哥。”程宗扬道:“告诉他,我知道脚店里最后一个人是谁了——一个丹青师。”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