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六朝闲谈】

发布日期:2014-2-10

看到朋友们的问题或者讨论,我也挺想参与。折衷一下,在这里隔空对话吧。此文是关于六朝的各种零碎闲谈,没有主题也没有范围,说到哪儿是哪儿,找不到方向实属正常……※ ※ ※ ※ ※

一、关于玉盏铃花

玉盏铃花是小紫最后的防线。作用是自损八百杀敌全灭式的。与她交合的男子都会丧失魂魄,成为她的傀儡。而这不以小紫本人的意志为转移——即使小紫想让她的程头儿保留魂魄也不可能。

破解的方法是凑够五种宝石:代表火的血如意;代表土的黄泉玉;代表木的青冥琥珀;代表水的玄水玉;还有代表金的龙槎星辰。

五灵石全部集齐,就可以解除小紫身上玉盏铃花的诅咒。

如果有四颗,可以改变寄主,交合后,小紫的魂魄会寄托在程子身上——这是一种不可饶恕的浪费!

但世间总有些事无可选择……

※ ※ ※ ※ ※

二、程子行不行?

有人质疑程头儿作为男人的能力——质疑得很正确!

众所周知,六朝有很多穿越者,但他们都没能改变历史的走向。除了历史这头怪兽本身的巨大力量之外,穿越者自己也有一个很严重的缺陷:缺乏继承人。

继承人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其重要性远远超过我们很多人的想象。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众所周知,中国历史上有几位大师,比如孔、老、庄、墨。他们的相同点在于有优秀的继承人。孔子三千弟子,又有孟子、荀子押阵。老子后有庄子。墨家当初盛极一时,是因为墨家组织严密,有历代钜子。秦朝一统,墨分为八,最后都并入儒家。没有了继承人,学派也就消失了。

这是学派。

有没有继承人,对个人来说更重要。

众所周知,中国历史上有几位大师,而近代出了一堆的大师。在民国时代混过的,疑似都是大师——因为他们有学生。或者说有好学生。没有学生,或者说没有一个或几个有地位的好学生,大师也只能是暂时的。前者的例子就不举了,后者可以举个郭沫若的例子。

非独中国如此,古今中外莫不如此。没有柏拉图,就没有苏格拉底。没有继承人,没有学生替老师吹嘘,实力再强的大师也是个渣——当然,这是指文科。理科相对要公平一点点——也只是一点点。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有没有学生都无所谓;一旦出现竞争,有学生助拳跟没学生的完全是两个层面。

扯这么远,我是想说:穿越者的继承人是个很大的问题。平山宗就是个例子,十方丛林是另一个例子。

从不拾二世与不拾一世的差别可以看出,师徒关系并不是非常靠得住。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真正靠得住的只有血缘关系。

这是穿越者的致命伤。

我们知道,有些穿越者是有后代的,比如蛇麻酒的创始人。但那是另外一个悲伤的故事了。

对于六朝中一般的穿越者而言,他们传承后代的方式大致有两种:

1.

鸟人·岳的女方单体成孕。这显然是排除了男方的贡献。

2.

帛老爷子的夺舍。

至于程头儿,也许他能走出一条新路来。

※ ※ ※ ※ ※

三、义纵死了吗?

义纵怎么可能死?他还要干大事呢……

※ ※ ※ ※ ※

四、尹馥兰为什么不惧淫毒?

她明显已经中招了,当水果妹,被何漪莲奴役……但她被程子上了,所以清醒了。

※ ※ ※ ※ ※

五、纸钞的收益

回忆一下,那个户部大印是谁让加的?

宋主对经济也许不是很精通,但人家政治不仅满点而且有光环加成!收拾一个小小的官商还不跟玩儿似的。

纸钞并非只能买程氏商会的东西。事实上纸钞出来第一件事,就是从宋国商人手中买粮。蔡京与秦桧的出演大家不会忘了吧?

对于宋朝,大家了解得都很多,但可能有一点很多人没有注意。近代纸币在中国广泛使用的历史还不到一百年,全世界广泛使用也才一百多年。纸币与贵金属完全脱钩,演变成信用货币,要迟至1968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当年金价自由浮动),也就是不拾一世穿越的时候,至今才四五十年。

而宋朝使用纸币的经验超过二百年。并且整个宋朝官方采取各种手段,纸币信用一直维持得不错。相比之下,对面的金朝、后来的元、明,对纸币的使用完全是无知与贪婪。

所以可以这么说,宋朝官员对于纸币使用的经验,在时间长度上完全超过了现代历史。从历史上看,宋朝对纸钞的运作也很成功,控制得十分得当。

六朝中的宋主和朝廷官员对纸钞的发行同样很慎重,也许没有现代金融业种种令人眼花缭乱的花样,但十分实际。他们很能抓住最重要的根本问题。宋主提出户部回盖印章,同意以纸钞缴税,都是很理智的处理方式。

程宗扬的收益是什么?

是获得大量流动资金,合法的营业场所,以及公开的渠道。这东西的价值是用钱无法衡量的。

程宗扬在其中的利润,我想已经不必多说了,只要纸钞还在商会库房以外流通,对他而言都是利润。

而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程宗扬在宋国的纸钞推行只是一个预演。他的核心在江州,他的货币之锚也在江州。

往后大家会知道,以宋主的为人,不可能分享任何权力,何况是财权?程子也乐得顺水推舟,只要自己能够脱身,宋国纸钞是死是活就管不着了。

※ ※ ※ ※ ※

六、汉朝的金饼能私铸吗?

中国历史上一直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金银铸币——如果普及也不必到处都有夹剪,破坏法定铸币肯定是犯法的。既然如此,金银的私铸也顺理成章。

至于汉代铜币有没有私铸?

西汉前期显然是有的,汉代推行五铢钱,极力打击私铸,成果非常好。现在流传的铜钱,五铢钱还有很多,同期私铸的大概都回炉了。问题是汉代的私铸屡禁不绝。常常有某位皇帝抽风,给予某人私铸的权力,比如邓通。汉室的王侯私铸也广泛存在。到魏晋时期,私铸的劣币甚至能漂在水上。由此留下的后遗症几乎贯穿中国整个历史,比如我们都知道一贯应该是一千文,但古代实际生活中,满一千文的一贯只是理论。宋代一贯七百七十文,清朝九百多文。

但这里的焦点是中国古代的黄金,而中国历史上有一大悬案:东汉黄金消失之谜。

简单说就是东汉之前,中国历史记载中有大量黄金,战国时代的文献中动辄百斤,西汉也一样,但东汉之后,黄金就变得极其稀少了。以至于隋朝一年全国产金几十两,唐朝武则天甚至用药金(烧的假金)赏赐大臣。

因此后人提出一个疑问:东汉以前的黄金去哪儿了?

对于这个问题,我看到的大致有四种说法:

1.

黄铜说。意思是古代用的黄铜,不是黄金。

2.

消耗说。比如佛教用的金箔,把黄金消耗掉,无法还原。

3.

外贸说。对外贸易,把黄金都交易出去了。

4.

外星人弄走了。

黄铜说有点看不起古人。我个人是很反对的。之所以有这种说法,无非是解释不了,就按照近代流行的手法,厚诬古人了。实际上考古资料并不支持这种说法。考古发现战国时期楚国的金饼,汉代的金饼,都是正经的黄金。以中国古人的冶炼技术,黄金与黄铜无法区别的可能性为零。

其次金箔说也不合理。这种说法很大程度上是打击佛教的手段。以古藉记载的黄金之多,金箔才多少份量?一尊金佛才用几两黄金?

外星人说很扯,但外贸说更扯。中国历史上一直是对外贸易的吸金巨兽。只有往外卖的,大量买回来的还真没听说过有什么。

东汉黄金最后一次大规模出现并被记载,是在东汉之初,新朝灭亡时期,《汉书·王莽列传》:王莽死时,“时省中黄金万斤者为一匮,尚有六十匮,黄门、钩盾、臧府、中尚方处处各有数匮。”

再往后就空白了。

原因是什么?

也许永远是个谜。也许西安哪位朋友某天突然发现自己脚下就埋着五百吨东汉官方窖藏的黄金……※ ※ ※ ※ ※

七、再谈纸钞

有些朋友误以为程氏商会的纸钞其实就是无偿借给宋国朝廷的,甚至提出老贾是拿纸钞来找程子换成金铢。

这个游戏不是这样玩的。

纸钞的流程如下:

印刷纸钞——加盖印章——发行——兑换。

这四个环节都是关键。

1.

印刷纸钞。程氏商会负责,并有会长的签名防伪。

2.

加盖印章。宋主提出,加盖户部印章。

3.

发行。程氏商会与官方共同出席,推行纸钞,具体就是以纸钞购买实物,而且是纸金掺杂的方式,要注意这一点!

4.

兑换。商家拿到纸钞,可以在商会五家分号任意兑换,或者作为货币缴税。

程子的收益在哪里?

具体到宋国发行纸钞的初期阶段,程宗扬的真正获利在于粮食!由于各粮行对纸钞的天然不信任,程子与云氏商会联手控制的粮行在这一波纸钞推行过程中,与宋国官府全面合作,不打折扣地接受纸钞与金铢二比一的付款方式,不仅获得了宋国官方的好感,同时把手头的粮食全卖了个高价。

程氏钱庄发行纸钞的四十万本金是宋国官府提供的,程子负责运作,有窟窿自己补。而程子在第一波纸钞发行之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那么宋国有没有人跳过发行的步骤,直接向程氏商会用纸钞兑换金铢呢?

有。蔡元长就是这么干的。

发行纸钞是户部的事,但第三批纸钞都是小额面值,蔡元长发行不下去。所以才向程子提出用纸币质押金铢。老贾对此的评价是“杀鸡取卵”。

这里要注意一点:纸钞是贾师宪的政绩!

有人说老贾直接逼程子出钱如何如何,却忘了他们两个在纸钞的立场上是一致的。纸钞如果出了问题,程子固然要赔血本,老贾这个力主发行纸钞的始作俑者也跑不了。

好歹蔡元长还有点理性,知道自己如果提出全额兑换,程主事就敢跑到宋主面前告御状。所以他提出的方案是质押。

这样的方案看似蔡元长占了便宜——如果钱钞砸在程子手里发行不下去,那肯定是蔡元长占了便宜。但秦桧出来救驾了,狐假贾太师的虎威制造谣言,让程子把手里的纸钞换成了大批钱铢。而宋国官府的质押只需拿回笼的纸钞支付即可,同时宋国还要偿还借走的金铢。

整体上,程子离开临安时对生意状况持乐观态度。

他基本是空着手进的临安,现在在宋国有了五个官方认可并提供场所的钱庄,有了武穆王府这样的黄金地产,有了与现在和未来的宋国栋梁们同乘一条船。手中有多少纸钞有多少金铢都是次要的。

至少在晴州商人们出手之前,程子的纸钞是绝对安全的。

※ ※ ※ ※ ※

八、再谈黄铜

黄铜说只是假设,本身并没有证据支持。前面我也说了,考古证据不支持这个假设。

战国黄金的考古证据,目前出土的战国时期黄金有近千块,五十多公斤。纯度在97%以上。同时也有战国保存至今的铜币,数以万计。

西汉金饼出土我查了一下:1999年11月2日,西安东北郊北十里铺发现大量西汉金饼,共计219枚,每枚247克左右。纯度95%。也有五十多公斤。

以上是实物。

下面是史料记载:

金与铜,在汉代是明显区分的。有金官有铜官,没有混用的。而且我正好在查汉代物价,找到这样的资料:《汉书·食货志》:“黄金一斤值万钱。”(金1斤=10000钱)“朱提银八两一流,值一千五百八十。”(银1斤=3000钱)永初钟:“永初四年三月廿五日作钟,重廿四斤,直钱二千。”(铜1斤=83钱)延光壶:“汉安帝延光四年,铜二百斤直钱万二千。”(铜1斤=60钱)《史记·货殖列传》:“铁器千石,本钱百万。”(铁1斤=10钱)这个可能有太史公的文学笔法在内,感觉铁不该这么便宜。司马迁可能是大略一说,但也不会差太远。

总之黄铜说仍然是无法解释才采取的假说。

刚才查资料,正巧翻到一些佐证,也放在这里。

先看汉代“金”与五铢钱的兑换率:“今有人持金十二斤出关,关税之,十分而取一。今关取金二斤,偿钱五千。问金一斤值钱几何?答曰:六千二百五十。”(金1斤=6250钱)“今有共买金,人出四百,盈三千四百;人出三百,盈一百。问人数、金价各几何?答曰:三十三人。金价九千八百。”(金1斤=9800钱)再看“金”的购买力:

“马二十匹,直金十二斤。”(马1匹=5454钱,金1斤=9090钱)更重要的是这一条:

“黄金方寸,重十六两;金丸径寸,重九两。”

汉代1寸=2.31厘米,一斤=248克。

黄金方寸,体积为11.2立方厘米,重248克,密度=22.1克/立方厘米金丸径寸,体积为6.45立方厘米,重139.5克,密度=21.6克/立方厘米黄金密度:19.3克/立方厘米

黄铜密度:8.9克/立方厘米

以上资料来自《九章算术》,金价与汉代其他文献记载相符。

《九章算术》中还有一段带“铜”的,有兴趣的可以算一下……

※ ※ ※ ※ ※

九、汉国有什么人物?

汉国的框架大致是武帝、成帝、平帝的融合,表现汉代外戚、豪强、诸侯、酷吏等有别于其他朝代的特点。我自己希望能尽量控制在范围以内,不牵涉太多。

东汉末年也就是三国时期要写那得开专篇,所以基本不会涉及。吕氏外戚?吕布在考虑,吕蒙……※ ※ ※ ※ ※

十、六朝的钱

(一)关于生意的成本

1.

很明显,七里坊的生意成本不仅仅是人员工资——显然程宗扬的员工是包吃包住的。

2.

除了原料成本和人员工资就没有其他支出的生意也许有,但肯定极其罕见。程子也在找这种坐着发财的门路。

3.

生意不能只算账面的,还有账面以外的。比如七里坊的利润有一大部分要分给宁成。

4.

七里坊不是一家店铺,是一系列不同店铺的集中经营。600金铢相当于120万铜铢,分散到十几家店铺中,每家的货物不过十几万。

(二)雇佣工资

1.

《居延汉简》记载,东汉佣工工资每月400-800钱,不包吃住。

2.

东汉崔寔《政论》:“客庸一月千。”

3.

《九章算术》:“一岁价钱二千五。”每月200钱。

再来看书中写过的工资:

文泽:月薪500铜铢。(汉,参军)禇衡:月俸3000余铜铢。(晋,刑部从事从六品)萧五:月俸4000铜铢。(晋,萧家的豪奴)林冲:月俸数贯。(宋,禁军教头)程子开出每月1000铜铢的工资已经相当高了。

(三)工资与生活

“我现在才知道,一枚银铢能买一只鸡、两斤肉、五斤米、一小捆柴——够一家人一天用的。”

鸡:1只=70钱。(《九章算术》)肉:5斤=25钱。(同上)

米:2斤=5铜铢。(每石三枚银铢,涨价前)每天一只鸡是什么日子?

(四)物价或购买力

六朝的购买力我从一开始就暗示过:1铜铢购买力基本等同于人民币1元。但这个1元是2008年的1元。

整个六朝的货币可以从第一集开始看。

1.

文泽苦笑道:“在下每月俸禄也不过五个银铢,一尺便需两个银铢,未免太过昂贵。”

因为王哲的军队是汉军,因此这个俸禄来自于《延居汉简》:斗食吏900,佐史900,令史900、480,尉史600,书佐360。左武军由于很大成分上属于王哲的私军,因此更低一些。

2.

文泽笑道:“程兄也做军马生意吗?边塞之地,一匹战马不过十二银铢,贩往内陆,可卖到五十银铢。”

同样是汉代物价。《九章算术》:马一匹5454钱。《延居汉简》:马价5300钱。

3.

“胡饼、酥饼、糖饼各一张,三个铜铢;一等莲花肉饼三张,六个铜铢;太平毕罗两张,六个铜铢;小菜两碟,两个铜铢;上好清茶一壶,两个铜铢,一共是十九个铜铢。”

套用现实,每张饼二两半,程子才吃了两斤,看来饿这八九天真不算多。

4.

“建康城里,一座三庭两院的大宅值一千六百贯,折八百金铢上下。这条龙够给大伙每人置几处大宅的。”

这是参照汉代的大致房价,但把面积放大了一些。没敢参照宋代。宋代首都房价太贵了。

5.

现实中的六朝,钱币、物价,包括度量衡,都有相当大的差别。因此在程宗扬的六朝中,货币以金银铜铢进行统一,度量衡以清末标准校正。需要说明的是:1石=120斤。

6.

粮价。粮食分很多种,现实中每个朝代、每个地区都不统一,书中统一计算。

《延居汉简》显示汉代粟价:粱米石价200钱、黍米石价150钱、粟米石价150钱。

宋代粮价浮动很大:公元989年每石100文,1030年每石300文,1068年每石700文,1122年米价每石2500至3000文。1156年每石2000文,1167年每石1200文。

程子炒作粮食是从每石三枚银铢(300铜铢),涨到纸钞出炉时的最高峰每石十五枚银铢(1500铜铢),后回落到每石八枚银铢(800铜铢)。

(五)大笔金额的概念

可能有些朋友从来没有意识到六朝的金铢到底有多值钱,发现之后很是吓了一跳。但至少我是记得的。

临江楼:投资十万金铢,合两亿。

其中:

地价两万金铢,合四千万(面积三十亩,拆迁四百户。谁要觉得贵,请在首都拆个试试。)大佛五千金铢,合一千万(高六米,通体鎏金。)三十亩最顶级的豪华娱乐场,那是一栋小楼吗?投资两亿都有点少。

(六)七里坊的前景

其实有很多暗示或者根本就是明示:舞都曾经是大城,战火之后转而萧条——还带着“都”字呢。程子已经看出来这地方如果有投入肯定会有发展。要不他为什么不往南荒投资建大卖场呢?

我看到有的朋友也在纠结投入产出比的事。程子这六百金铢全扔进去,只要能占住七里坊就足够。你让云家来,再花十倍的钱都愿意。

还有人说,三十铜铢的盐价不肯买却愿意买二十五铜铢一支的绢花?

猪肉一斤十元,你愿意买一斤一百的无公害猪肉吗?汉国不是没盐,只是没有这么好的盐。

电视费一个月几十,电影票一张上百,女朋友要看电影你去吗?换言之,一支绢花泡个妞大伙要吗?再涨十倍女朋友看中了咱也得出这个血啊。

最后我想说:六朝肯定有很多BUG,欢迎大家提出意见。但靠谱一些更好……龙璇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