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45章·游女

折腾一圈,回到上汤已经是半夜。按照程宗扬的经验,在六朝能够秉烛夜游的都不是穷人,一般平民夜生活基本等于零,这时辰早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卢景却表示,现在正是游女的好时候。

“找搞援交的小妹?这事儿我在行啊!”

程宗扬整了整衣物,从袖中摸出柄大红洒金的折扇,“唰”地打开,摆出一副玉树临风的架式,活似西门大官人。

卢景看得直翻白眼,“你这在宋国还能蒙点事,汉国你一个男人,出门不带剑,带把花里胡哨的扇子,男人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程宗扬心虚地说道:“带刀行吗?”

“哪儿有公子哥儿带刀的?没长剑,用短剑也行。”

程宗扬赶紧收起折扇,把珊瑚匕首拿出来,别在腰间。

卢景眼里顿时像喷出火苗一样,怪叫道:“珊瑚铁?这么大一块,你打算带着招摇过市?不怕人抢啊!”

程宗扬警惕地按住匕首,“五哥,不是你想抢吧?”

卢景一副肉包子被狗啃了的表情恨恨看了两眼,然后没好气地丢过来一把短剑,“拿着。”

那短剑鞘上镶金嵌玉,华丽非凡,可程宗扬接到手中却发现轻飘飘的,纯粹是个样子货。拔出来一看,里面的剑身干脆是条涂了银粉的木片。

程宗扬牙疼似的吸着凉气,“这也太假了吧?”

“总比你带的双刀强。有玉吗?君子佩玉,要不我再给你弄块假玉?”

“免了!”程宗扬从衣内的腰包中掏出一对鸳鸯玉佩,系在腰间。

卢景眼睛一亮,“好玉!哪里来的?”

“捡的。”程宗扬没有隐瞒,顺口说了那日在伊水遇见的事。

卢景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事透着几分蹊跷,但事不关己,也未放在心上。

程宗扬佩剑带玉,头顶打了个英雄结,看起来颇有几分英武之气。但卢景觉得不够顺眼,在他脸上涂了层薄粉,又在眼下添了两个眼袋,弄出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顺便在他腮下黏了撮鼠须,这才拍了拍手,“成了。”

程宗扬不满地说道:“给我弄气派点不行吗?”

“你想让人记住你的模样,回头带着孩子上门认父吗?”

程宗扬叹了口气,“那就这样吧。”他举步欲行,然后又停下来,“游女在哪儿?”

“跟我来吧。”

“啧啧!”程宗扬佩服地说道:“五哥,还是你门儿清。”

卢景毫不在乎他的揶揄,“你以为我们老卢家是做什么的?”

两人打扮停当,卢景用一块青布裹了头,扮成苍头老仆,领着程宗扬往镇后走去。

镇子后面是一条弯弯曲曲的陋巷,两旁土坯的矮墙风吹雨淋日晒,已经坍塌多处,里面的房舍倒还干净,只是没有半点灯火。

程宗扬道:“好像没人?”

卢景抬头看了眼月色,程宗扬也随之看去,看到天际明晃晃的圆月,心头忽然一动,“今天是十五?”

“十四。”

“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啊。”

卢景道:“汉国没多少人过中秋。倒是上巳、寒食更要紧些。”

“汉国人不过中秋?那月饼呢?”

“节都不过,还吃啥月饼?”

“五哥,你这样不行啊,太没情调了。”

“情调是啥?能当饭吃吗?”卢景道:“去桑林。”

汉国民间多植桑榆,上汤也不例外,镇外就是一片桑树林。卢景凭着月下几点蛛丝马迹,像识途的老马一样领着程宗扬走了两里,一直走到桑林深处。

林间透出几点火光,阵阵乐曲伴随着笑声不断传来。林中的空地上生着一堆篝火,周围聚集着数十名男女。有的正在博戏,有的持笙吹奏,有的唱着下里巴人的歌谣,还有些男女在篝火旁欢笑起舞。人群中颇有几个俊俏的少年,击筑吹笙,眉目传情。几名女子的舞姿更是妖媚,她们脚步轻盈,犹如飞舞的白鹤柔绵徘徊,飘舞的长袖轻云般在身边缭绕,眩人眼目。

一名女子席地而坐,身前放着一张琴,那琴长近丈许,双臂张开也只能抚到一半的长度,琴弦更是密集,足足有五十弦,每弦一柱。好在程宗扬也是在游冶台混过的,认得这正是“锦瑟无端五十弦”的锦瑟。

抚瑟的女子双袖挽在臂间,露出两条雪藕般的手臂,唇角微微翘起,整个人都仿佛沉浸在音乐的旋律中。由于瑟的规格极大,长度相当于两人的身长,她弹奏时动作极为舒展,柔美的娇躯宛如一株姣丽的花枝,在锦瑟前俯仰生姿。双臂起落间,玉指在弦上飞快地弹过,流淌出成串的音符,使场中欢快的气氛愈发高涨。

欢快的音乐已经到了尾声,忽然她指尖一划,丝弦低鸣间,曲调中多了一丝悲意。旁边一名抱筝的女子举袖弹奏起来,一时间悲凉之气遍布林间。几名男子在桑树下抱剑而坐,引吭高歌,歌声苍凉豪迈。起舞的男女已经散开,桑林中只剩下刚劲的筝音与那些男子的慷慨悲音,让人听得心头激荡,满腔热血都仿佛渐渐沸腾。

抚瑟的女子眼波一转,望着那一主一仆两名不速之客,然后双手按在瑟上,款款起身,身姿摇曳着,袅袅走来。

那女子走路的姿势充满难言的韵味,程宗扬还没来得及看清她的长相,视线就被她双足吸引。那女子赤着双足,脚下是一双光滑的木屐,双足雪白如霜。走动时一双足尖轻盈地点在地上,脚跟悬空,显露出纤美的脚掌,仿佛是拖着鞋子娉婷而行,身姿柔媚动人。

那女子视线落在程宗扬腰间的玉佩上,眼睛微微一亮,轻笑道:“君子何处来也?”

她的姿色很难说比得上惊理和罂粟女,但语音清亮缠绵,眉眼间的风情更是远远胜之。

程宗扬干咳一声,用事先准备好的言辞道:“鄙姓方,乃是洛都人氏。”

女子轻笑道:“君子何事来也?”

“我想找一个人。”

那女子莞尔一笑,轻轻抱住手臂,翘起指尖,拖长声音道:“喔……找何人呢?”

“昨日鄙人遇到一位故交,听说他在上汤遇到一位仙女,特意赶来此地。”

那女子娇笑道:“客人好会说话。说吧,也许我能帮你们找到呢。”

“五日前,初九夜间,长兴脚店。”程宗扬挥了挥手,后面的老仆捧出一只木匣,“鄙人愿以百金为聘。”

那女子目光闪亮,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你们来得不巧。延玉随客人去了偃师,还要半月方能回来。”说着她嫣然笑道:“延玉虽然不在,这里还有不少姐妹呢。”

程宗扬还没来得及开口,后面的卢景咳了一声,淡淡道:“我家主人情有独钟。”

那女子笑啐道:“老苍头,又不是要你的钱。”她转眸对程宗扬道:“我们燕赵女子从不痴缠,君子若是有意,他日可否来听我鼓瑟?”

程宗扬笑道:“当然可以。”

那女子转身离开,一边回头笑道:“记得莫带他来。”

※ ※ ※ ※ ※

月光在铜管光滑的表面上微微一闪,一羽灰颈的鸽子蜷起足,拍打着翅膀,飞向夜空。

铜管的纸条上只有四个字:延玉、偃师。这也是接到委托的两天内,卢景放飞的第三只鸽子。

“这么早就放鸽子?”程宗扬道:“不用问话了?”

“问话是问她有什么线索,她在不在脚店,不用问就能确定了。”

“坐地虎呢?”

“他又没在店里住。”

“一个就是五百金铢啊。换我就写上去了。”

“砸牌子的事我可不干。”

程宗扬道:“现在做什么?去偃师?”

“睡觉。”

程宗扬抱怨道:“早说啊,我就留在桑林过夜了。”

“那些汉子是准备半夜去盗墓,”卢景阴森森地说道:“你是想让他们挖开墓穴,把你埋进去吗?”

“大哥,你是吓唬我的吧!”

“大半夜坐在墓地上唱歌,你以为他们吃饱撑的?”

程宗扬怔了片刻,然后恼道:“怎么又是墓地?我干!”

“升棺发财啊。这么好的兆头,你还有牢骚?”

“半夜聚在一起又唱又跳,准备盗墓,这风格我还是头一次见。五哥,刚才咱们遇到那些是什么人?”

“那些人出自燕赵之地的中山。”卢景说道:“中山土地贫瘠,偏又人口众多,民间风俗多以机巧谋食,不喜生产。男人相聚游戏,白天杀人抢劫,夜间挖坟盗墓,制作假货,私铸钱币。长得俊俏的,就去当歌舞艺人。女子鸣琴鼓瑟,游媚富贵之家——燕赵女子天下知名,不仅遍及诸侯,连宫中都不少。”

程宗扬想起曾经读过汉代一首古诗,“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原来自己遇到的就是这些女子,果然别有一番风流。

时近仲秋,夜间已有了几许凉意,但卢景懒得再去客栈,随便找了处草堆往里一卧,直接天当被地当床。程宗扬见状,只好忍痛拿出蛋屋。果然卢景一见,眼睛立刻瞪圆了,怪叫道:“快收起来!”

程宗扬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收起蛋屋,“怎么了?”

卢景翻起白眼,竭力不去看他手里的蛋屋,一边恨恨道:“你小子满身是宝啊?跟你说,有好东西别让我们老卢家的看到!哥手痒!”

程宗扬由衷道:“五哥,幸亏你没去太泉古阵。”

卢景双手枕在脑后,说道:“我去过。在里面转了五天,除了几块破石头,什么都没碰到。”

“什么时候?”

“十年前。我和老四去找岳帅。”

想起太泉古阵,程宗扬心里一阵不舒服,他没有再提这事,问道:“四哥接的什么生意?”

“刺杀。”卢景道:“有人出一千金铢,想要吕放的命。”

“吕放是谁?吕家的人?”

“不是。同姓而已。如今的洛都令。”

“洛都的主官?四哥连他都敢杀?”

“一千金铢呢。你想杀谁?给我一千金铢,包你满意。”

程宗扬很想说:“你把剑玉姬杀了吧,一万金铢都行!”但也只是想想。

闲聊了几句,程宗扬忽然想起一事,“对了,五哥有没有听说过阳武侯?”

“阳武侯?”卢景道:“从来没听说过汉国有阳武侯。别是有人蒙你吧?”

干!程宗扬肚子里狂骂,死老头真是死性不改,一路的招摇撞骗!自己怎么那么傻,居然差点就信了老东西的屁话呢?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睡了,睡了!”他往草窝里一躺,心里恨恨道:死老头,你要敢坑我家紫丫头,看我整不死你!

习惯了能随身携带的蛋屋,这草窝睡着实在不舒服,程宗扬翻了个身,眼角忽然一闪,似乎有人影掠过。他把老头扔到脑后,对卢景道:“五哥,明天去偃师对吧?”

卢景闭着眼哼了一声。

“那我先走一步,明早在偃师见面。”

卢景眼都不睁地冷哼道:“快滚!”

程宗扬哈哈一笑,跃起身,冲着林中道:“卢五爷早就看见了,你还躲什么呢?”

一个女子现出身来,声音微颤着道:“老爷,五爷。”

程宗扬拥住罂粟女发抖的娇躯,毫不客气地在她臀上捏了一把,笑道:“老爷已经问过了,这镇子叫上汤,原来是有温泉的。五哥喜欢在野地里喝风,咱们泡温泉去。”

罂粟女紧紧攥着主人的衣角,浑身都在颤抖。昨晚主人先在城南查找各处武馆,接着又连夜赶往石崤,一直没有顾得上理会她们。由于旁边的卢景,惊理和罂粟女没有露面,只凭借与主人之间若有若无的联系,在暗处随行。

白天还好,可子时刚过,罂粟女就感觉到身上被纹刺过的部位像是有虫蚁爬走,传来一丝丝难忍的痒意。接着爬行变成了噬咬,仿佛无数蚊虫钻入体内,麻痒的感觉透过皮肤、肌肉、血管、骨骼……一直痒到骨髓深处。

主人当初开玩笑地留下一条用过的汗巾,罂粟女赶紧拿出来,拼命嗅吸,谁知全无用处,身上的麻痒丝毫没有缓解。

勉强支撑了小半个时辰,罂粟女已经几近崩溃,顾不得还有外人在旁,便现身出来。

程宗扬说是要去温泉,可还没有走出桑林,罂奴身体就颤抖得难以自持,步履蹒跚,几乎是被程宗扬半拖半抱着行进。

程宗扬在一棵桑树下停住脚步,把她往树下一推。

罂粟女如蒙大赦,急忙跪在主人面前,哆嗦着双手帮主人解开衣带。她眼睛睁得大大的,脸色却一片苍白,连红唇都失去血色。好不容易解下裤子,一根硬邦邦的肉棒跃然而出。闻到那股熟悉的男性气息,罂粟女整个人都焕发出光彩。她张开唇瓣,急切地将主人勃起的肉棒纳入口中,紧紧含住,从鼻孔中发出一声喜极而泣般的呻吟。

惊理悄然现身,“周围两百步,没有人迹。”

“很好,”程宗扬低头看着罂奴,吩咐道:“帮她把衣服脱了。”

惊理过来跪在罂粟女身后,伸手分开她的襟领,往两边扯开,露出雪白的香肩,然后往下一扒,像剥香蕉一样将罂粟女的衣衫从肩头剥到膝下,露出里面一具白生生的肉体。

明亮的月光下,罂粟女白滑的胴体被映得纤毫毕露,能清晰看到她白腻的肌肤上绽出一点殷红,接着是两点、三点、五点……殷红的刺痕连接起来,逐渐勾勒成花瓣的纹路,仿佛无数妖艳的罂粟花在她肉体上竞相盛开。鲜艳而繁丽的纹身从她纤腰两侧一路向上,延伸到乳房下方,只在身体中间留下一片白净如细瓷的肌肤。接着盛开的花朵朝两侧蔓延,在腰后相交,在腰臀间汇成一片罂粟的花海,衬着雪滑的肌肤,充满艳丽而又邪恶的美感。

罂粟女将双臂从衣间挣出,赤条条跪在主人身前,她搂住主人的双腿,姣丽的面孔贴在主人腹下,丰挺的乳房紧紧贴在主人膝上,挺起粉颈,卖力地吞吐着阳具。她动作太过急切,粗圆的龟头硬邦邦捅入喉咙,喉中的胀痛使她眼角迸出泪花,但她仍不顾一切地吞咽着,竭力吸吮着主人的气味。

惊理一手伸到罂粟女臀下,去挑弄她的羞处。指尖传来的触感让惊理骇然失笑,“这贱婢好生淫浪。”

程宗扬道:“什么状况?”

“老爷来看。”

程宗扬“啵”的一声拔出阳具,罂粟女娇喘着,唇角垂下一缕唾液。小紫当初说的没错,罂奴的纹身禁制确实需要主人的气味才能缓解,只不过没说明是主人的性气味。

惊理从后搂住罂粟女的腰肢,让她分开双膝,身子向后仰去。罂粟女上身后仰,双乳在胸前晃动着,不停喘息。在她分开的大腿间,一只艳穴毫无遮掩地敞露出来,除去毛发的玉阜又光又滑,圆鼓鼓耸起,充血的阴唇朝两边分开,上方的阴蒂鼓起有指尖大小,色泽赤红,在蜜穴上微微颤动。

自家奴婢的羞处,程宗扬自然是见过的,这时看到也有些意外,“大了这么多?怎么搞的?”

惊理笑道:“让罂奴自己来说好了。”

罂粟女娇喘道:“闻到老爷的味道……奴婢就动情了……”

“就是充血也不会胀这么大吧?没道理啊。倒像是里面鼓出来了一样。”说程宗扬伸手摸了摸。

“哎呀……”

罂粟女低叫一声,紧绷的身子顿时一阵乱颤,蜜穴像娇嫩的鲜花一样翕动着张开,柔腻的穴口抽动着淌出一股蜜汁。

“老爷说的没错……是里面鼓了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是你们紫妈妈用了什么药吗?”

“不是……”罂粟女喘道:“女子的阴珠显露在外的不过四之一,还有四之三是在体内。”

程宗扬半信半疑,对惊理道:“还有这种事?”

惊理在旁说道:“奴婢原本也不知晓,还是妈妈先看出异样,在罂奴、蛇奴和奴婢身上试过才发现的。只是体内的部位被耻骨护住,只能在动情时感受到那里胀胀的。像罂奴这样鼓胀出来,奴婢还从未见过。”

程宗扬好奇地捻住罂奴的花蒂,揉弄下面鼓胀的部分。罂粟女毫不避忌地浪叫着,扭动下体迎合他的揉弄,让主人尽情玩弄自己的羞处。

程宗扬挺身挤入她体内,罂奴双手剥开下体,穴中柔腻的蜜肉紧紧包裹着肉棒,仿佛一张滑软无比的小嘴吸住棒身。

程宗扬一边挺弄,一边捻住她的花蒂,送入一丝真气去撩拨她体内的部分。

真气游走间,有时全无反应,有时反应强烈得像触电一样。随着他的拨弄,罂粟女身体不停战栗,反应也越来越强烈。她两眼翻白,两团丰乳在胸前来回摇动着,乳头像葡萄一样硬硬翘起。下体软腻得仿佛灌满奶油,抽送间又滑又顺。

程宗扬左手揉弄着罂奴,右手伸到惊理裙内。惊理顺从地松开衣带,任由主人伸到自己腹下,剥开肉缝儿,挑住里面细小的阴珠。

程宗扬对两女的说法十分好奇,但一上手才发现,两女体内的反应比自己想象的更复杂。由于隔着耻骨,只能从耻骨的骨缝间送入真气,从刺激的结果看,两女无论是反应的强度、时间,还是范围都不尽相同。也许是由于纹身禁制的关系,罂粟女的反应明显比惊理要高出一个级数。

但程宗扬最大的收获并不在此,而是在两女身上双修的效率比以往都有不同程度提高。罂奴最明显,效率提高了超过一半,惊理也有三成。这个收获非同小可,如果自己双修的效率能提高一半,三个月内化解掉丹田内的异状也并非不可能,甚至很快有望突破五级,进入第六级通幽的境界。

程宗扬还想再试,但两女不到一个时辰就相继泄尽阴精,再难以承受。最后两女并肩伏在一处,翘着屁股用后庭轮流服侍,才让主人泄了火。

这一晚程宗扬没有再去温泉,就在桑林间席地而眠,由两女在旁服侍。吞下主人精液的罂粟女禁制已消,神情愈发娇媚,她媚眼如丝地伏在主人腿间,用香舌将主人下体一点一点清理干净,眼中的媚意几乎能流淌下来。只可惜她阴精已经被榨取一空,至少要半个月之后才能恢复,即使平常交合,也要小心避免侵伐过甚,伤了元阴。

晨曦透过林叶,罂粟女柔柔给主人梳着头,唇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手上的运作温柔如水。程宗扬闭目入定,展开内视,查看自己的经络。经过一夜的双修,丹田的气轮稳固了许多,那条阴阳鱼像是融入丹田一样,变得模糊不清。

程宗扬睁开眼睛,吩咐道:“你们去乐津里,先在阳泉暴氏的寓所落脚,休养一下。然后去金市,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铺面。”

两女应道:“是。”

程宗扬原本只打算到洛都走一趟,看看汉国的虚实,办完事就返回临安。但洛都的繁华让他忍不住心动,既然来了,不如先设一个铺面,看看有没有什么生意可做。另外只有一个鹏翼社的落脚点,万一被人盯上,不免孤立无援,再设一个铺面,也好彼此照应。

“斯四哥不喜欢说话,他如果回来,你别打扰他。”

“奴婢知道了。”

“去吧。”

两女收拾了衣物,消失在林间。

等她们走远,程宗扬高声道:“五哥!该起床了!”

※ ※ ※ ※ ※

红日初升,山路上走来一队接亲的队伍,吹吹打打,喜气洋洋。杜怀骑着马走在最前面,他咧着嘴,满脸笑容,连仅剩的一只独目都笑得眯了起来,后面是新娘乘坐的牛车。

杜怀年轻时与人斗殴,伤了一只眼睛,请来说媒的婆子,见到他这副尊容都连连推托,以至于年过三旬还未能成亲。直到今年,杜怀好不容易赚够一笔钱,开了一百多亩地,种了几百棵桑树,又找到媒人重重许了笔好处,这才说了一桩亲事。

结亲前杜怀便知道,女方并不是黄花闺女,而是已经结过两次亲的寡妇。女方头一个男人是个酒鬼,喝醉了居然动手打她,那女子大吵一架,随即被娘家接走,与丈夫离了婚。后来再嫁一家,不上一年丈夫就急病死了。算来那女子还不到十九,足足比自己小了一轮。

杜怀听说对方不嫌弃自己是独眼,赶紧下了聘礼。据说女方长得甚是美貌,虽然离过婚,又死了丈夫,但汉国不讲究这些,乡间都说他占了大便宜。杜怀心里也乐开了花,唯一有些嘀咕的是,那女子嫁了两次都没有生养,不会是不能生吧?若是生一个带过来那就好了……正喜滋滋地胡思乱想间,忽然一声锐响掠来,杜怀抬起头,只见一支利箭笔直射中马头,只留了半截箭羽露在外面,在马骨间“嗡嗡”颤动。

一箭能射透健马的头骨,箭上的力道可想而知。杜怀满腔喜意都化为乌有,耳听着又一支利箭急速射来,他大喝一声,从跪倒的坐骑上跃起,一边探臂往鞍下摸去。按照武馆的规矩,长刀都挂在鞍侧,动手时随时都能拔出。然而此时伸手却摸了个空,杜怀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才想起今日自己结亲,平日惯用的长刀是凶器,早就收了起来。

十几匹健马前后驰出,马上的汉子面露狞色,不由分说便大开杀戒。杜怀叫道:“哪里来的好汉?在下杜怀……”

“噗”的一声,杜怀请来吹笙的乐手被人斩掉头颅,温热的鲜血泼溅出来,溅了杜怀一身一脸。

带血的长刀顺势劈来,杜怀竭力往旁边一滚,才勉强避开。不过片刻,十余人的迎亲队伍就被杀戮一空。杜怀也被刺穿大腿,被人按着跪倒在地。他右肩挨了一刀,整条手臂几乎被砍断,此时拖在地上,鲜血像泉水一样涌出。

一名凶恶的大汉策马过来,挥刀一劈,牛车上鲜红的喜帘被齐齐斩下,露出里面一个俊俏的女子。

她颤声道:“你是谁?”

大汉一刀斩去,鲜血顿时飞溅起来。

“嗷——”濒死的杜怀像饿狼一样嚎叫起来,“是你们!是你们!吕——”

大汉长刀一挥,杜怀的头颅蓦然飞起,沾满血污的面孔上,那只仅剩的独眼大睁着,充满了惊愕和恐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