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37章·石见

这一夜的七里坊到处是欢声笑语,随着那些豪强子弟带着家丁进入坊中,人气立刻止跌回升,短短几日,不少店铺的收益都翻了一倍。按照程氏商会定下的规矩,各处店铺的店员到年底都会获得丰厚的分红,此时在心里数数自己应得的一份,那些店员都笑得合不拢嘴。

游冶台内更是灯红酒绿,长乐无极。十二间锦阁内处处春光融融。那些女子原本在邳家只是寻常歌妓,如今在游冶台重新亮相,靠着新奇的妆扮,几乎被人捧成仙子,不知多少人盼着一亲芳泽,让她们享受到从未有过的尊贵和荣宠。

那些客人大开眼界,不惜一掷千金,只为博佳人一笑。有幸能成为入幕之宾的更是志满意得,以为人生至乐,无过于此。台中郎情妾意,笑语不绝,连高智商也尽显花花太岁的本色,半硬半软地把小桃红哄弄一番,走了她的旱路。

一片欢悦中,只有程宗扬和云如瑶充满了离别的伤感。云如瑶一旦归家,自然不可能时时来坊中,程宗扬更不可能再溜到堡中偷香窃玉。两人正值情浓,三个月的分离,看起来如此漫长。这一夜他们紧紧拥在一起,缠绵不已,似乎要将未来几个月的欢愉一次用尽。直到天亮,云如瑶才拖着酸软的身体,起身更衣。

云家来接人的居然是云苍峰,他一张脸本来拉得老长,可云如瑶像小时候一样跑过来抱住他,红着眼睛叫道:“三哥哥……”云苍峰也再拉不下脸,温言道:“快上车吧。”

车队的护卫首领是云家聘请来的高手雷奇,一见到程宗扬就本能地绷紧腰背,两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双手,唯恐他再变出一支电棍来,流露出十足的戒心。直到离开七里坊,雷奇才长出一口气,紧绷的肌肉松开,背后的冷汗唰地流了下来。

云苍峰却没有跟随车队离开,只对程宗扬道:“随我来。”

七里坊以往的残垣断壁已经搬迁一空,只剩下一些可充作材料的青石和来不及搬走的巨大石础。

云苍峰停下脚步,叹道:“如今的舞都城,只怕没有人知道,这七里坊原是我云家的产业。”

程宗扬怔了一下,他只听说七里坊遭受兵灾之后就衰落下来,却不知道会与云氏有关。

云苍峰道:“我云氏先祖便是在这七里坊以玻璃起家。晋室南迁,我云氏举族迁至建康,先父殚思极虑,一意回归故土,可始终没能收回七里坊。直到大兄在时,才购下舞阳河畔的土地。大兄过世后,六弟在此建起云家坞堡,迄今不过十余年。”

“原来如此。不瞒三哥,这七里坊并不是我购下的,而是无主的官地。宁太守扫清流民,交予小弟经营,想购买下来怕是要大费周章。”

云苍峰道:“想重新收回七里坊自然不是易事。先父当年找到一个机会,不惜重金求购,几乎耗尽家产,结果全都付之东流。若非如此,又怎会让岳贼趁虚而入,夺走了我云家祖传的玻璃坊?”

程宗扬很想配合云苍峰痛骂岳鸟人一番,最后还是干笑两声作罢。

两人所在的空地被土墙隔开,周围再无人迹。云苍峰走到一处僻静的位置,然后从袖中取出一只精巧的皮囊,小心打开,露出里面蛋形的金属球。片刻后,一座灰蒙蒙的小屋出现在他手中。

云苍峰不言声地进到屋内,等程宗扬进来随即拉上房门。这个蛋屋比程宗扬的稍小一些,只有一室一厅,对于云苍峰来说已经够用了。

“坐。”

云苍峰在厅中的座椅坐下,一边从怀中拿出一只铜扁壶、两只小小的酒杯,一边说道:“这屋子神乎其技,连我也不敢轻易在旁人面前显露。不过在荒郊野外,可省了不少心思。”

云苍峰专程来到七里坊,避开所有人的耳目,还特意用上隔音的蛋屋,肯定有要紧的事。程宗扬也不说话,只静静等着他开口。

云苍峰斟满酒,却没有举杯,只道:“世人皆知我云氏富甲晋国,你可知我云氏是如何聚敛的财富?”

程宗扬想了一下,“据我所知,云家在各行各业都有涉足,尤其是获准自铸铜铢,当然财源滚滚。”

“错了。”云苍峰道:“云家名下的产业虽多,可自从出让玻璃行之后,始终没有彻底控制哪一行的生意。虽然涉足极多,但以纯利论,远远比不上晴州的巨商,只能占据晋国一隅。至于铸钱,六朝铜铢都有统一制式,铸造铜铢获利并不丰厚。”

云苍峰停顿片刻,缓缓道:“何况我云家根本没有铜山,又哪里能铸出铜铢来?”

程宗扬这下真是大吃一惊,“晋国不是划了两座铜山给你们吗?”

“那两处铜山早已开采一空,只是外人不知晓罢了。”

“云家连铜矿都没有,难道你们每年铸造的铜铢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云氏铸造铜铢,来源无非两途:一是用银铢收购铜锭,铸成钱铢;二是用银铢兑换大批铜铢,品相好的修饰一番,不好的便回炉重铸。”

程宗扬一脸的不可思议,“都是用银铢换的?那不是只剩下赔钱了吗?”

“不错。我们云氏每年铸造铜铢三十万贯,算上收购、储运和铸造的成本,每年净亏三万银铢。”

程宗扬呆了半天,“你们用银铢买铜锭,换铜铢,贴上人工、运费,再回炉重新铸成铜铢,还净赔三万银铢——你们的银铢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正是。”

程宗扬霍地站起来,“开玩笑吧?三哥!哪片天往下掉银铢啊?”

云苍峰却没有回答,而是慢慢道:“如瑶的母亲是先父的姬妾,因此如瑶也是庶出的。”

程宗扬冷静了一些,点头道:“我听说了,不过你们云家对瑶儿不是一般的好,别说庶出,就是嫡出的千金小姐,也没有几个及得上她。”

“如瑶的母亲并未与先父成亲,因此如瑶只能是庶出,但我们兄弟都视如瑶为嫡出。”

程宗扬干笑两声,这该算是家传了。老爷子弄了个女人,不清不白没有名分;云老哥年轻时也是干过拐了老婆私奔的主儿;还有云丹琉的爹娘,好像也不是什么明媒正娶。有瑶丫头父兄在前作榜样,他带她私奔算是不让先贤了。

“如瑶身体不好,一直藏在深闺,外界极少有人知晓,便是一些故旧也只知道先父有一个宠姬,因难产而亡。”

程宗扬的心头怦怦跳了起来,意识到他正在听闻云家最隐秘的内幕。

“你不是想知道哪片天掉银铢吗?”云苍峰道:“先父当年远赴海外,从石见国带回如瑶的母亲,后来便有了如瑶。其后每隔数年,我们云氏便会派船远赴石见,说是运回各种海外奇珍,其实里面有一艘船上,满载的都是白银。”

程宗扬怔了半晌,“那些白银是石见国的?白送给你们的?为什么要白送你们一船的白银?”

云苍峰缓缓摇头,“其中的缘由只有先父和大兄知晓,但大兄突然过世,并未留下只言片语。只是我们云家的船只每次到港之后,只要出示信物,便有人送来备好的白银,十余年来皆是如此。”

“谁的信物?我那位岳父大人?”

云苍峰深深看了他一眼,“如瑶母亲的信物。”

程宗扬怔了半晌,这是什么意思?那些白银是如瑶母亲的?难道他无意中娶了个银娃娃回来?满船的白银啊!就算载重只有一百吨,那也是几十万金铢!而且还是每隔几年就有一批!

程宗扬问道:“如瑶的母亲究竟是谁?”

“如瑶的母亲过世后,只留下两枚印章。”云苍峰取出一大一小两枚印鉴,“一枚是取银的信物,一枚是她留下的私章。”

程宗扬翻过来一看,一枚印章上刻着“石见之王”,另一枚刻的是“三条秀子”。

“此事除了我和六弟,连五弟也不曾知晓。每次前往石见的,都是我们云家最亲信的族人,上一次去的是丹琉,但她只以为那是生意上的交往,并不知道此事与她姑姑还有所关联。”

程宗扬放下印章,随即抛出一个问题:“如瑶为什么会中了寒毒?”

云如瑶体内的寒毒与月霜如出一辙,如果下手的是同一人,两件事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如果下手的人是冲着云如瑶来的,究竟是因为如瑶的身份,还是其他缘故?

云苍峰露出一丝愧疚与痛苦混杂的神色,“如瑶的母亲并非难产而死……当时事起仓促,我与六弟正千里奔丧,却被贼人闯入家中。”

“奔丧?谁死了?”

“大兄,他在行商途中遇刺身亡。”云苍峰道:“我与六弟前去处理后事,家中却突然生变,除了五弟游学在外,尚在家中的二兄、四弟、三个侄儿,连同如瑶的母亲尽遭人毒手。一夜之间,我云家留在建康的男丁为之一空。”

“我们兄弟推敲多时,行凶之人在行刺大兄之后,就赶往我云氏家中,要斩草除根。那人的目标原本不该是如瑶和她母亲,但如瑶与丹琉年龄相若,家里人也都称呼为小姐,结果如瑶替丹琉挨了一掌,如瑶的母亲也受此无妄之灾,当场横死。如瑶虽然留了口气,却寒毒入体,始终缠绵病榻。”

云苍峰沉默良久,然后叹道:“我们云家亏欠她们母女甚多。”

“那人为什么要刺杀云大哥?”

云苍峰摇头道:“大兄当时为讨回先父购买七里坊的巨款,常年居住在洛都,所行之事多涉机密,外界无人知晓。我和六弟只能推测,大兄也许是卷入了宫廷秘事,才祸生不测。”

程宗扬明白过来,云家对云如瑶的宠溺与呵护除了因为源源不断的白银,更因为她们母女是受了云家的连累,才导致如瑶中了寒毒,让云家对如瑶满怀愧疚。当然,云家对这个小妹的喜爱是真的,否则也不会在求亲之事上如此斤斤计较,唯恐妹妹受半点委屈。

“这些事情如瑶知道吗?”

“如瑶身子羸弱,我们怎么敢再让她再劳费心神?”云苍峰道:“那些嫁妆你不要推辞,原本都是如瑶的。”

父母过世时,云如瑶尚在襁褓,如果云家兄弟有一点私心,完全可以把这个秘密带入坟墓。但双方刚定下亲事,云苍峰就亲自赶来,将这个秘密对他合盘托出,这份情义实在够重。

按程宗扬的意思,这种天上掉下来的横财他并不想收,可这笔横财归根结底是云如瑶的,他又不好替她作主,便道:“我会转告如瑶,看她如何处置。”

云苍峰忽然凑近过来,低声道:“如瑶的寒毒是不是有了起色?”

程宗扬尴尬地咳了两声,含糊道:“好像是吧……”

云苍峰用力拍了他肩膀一把,一张老脸笑得跟菊花一样。对他们兄弟而言,如瑶能够无恙,比石见满载的银船更重百倍。

云苍峰把酒满上,“喝!今天不醉无归!”

“老哥,大清早就喝酒,不太好吧?”

“少废话!这酒是我专门炼过的,一坛上好的玉壶春只能炼出半瓶。一瓶不够,这里还有两瓶!姓程的,你这小子够无耻啊,居然敢拐我家如瑶私奔!”

“云老哥,我这可是跟你学的……”

“还嘴硬?我那么多优点你怎么不学!”

“云老哥,你刚升级成大舅子,态度怎么就变得好恶劣啊……”

“我们把小妹看得跟心尖一样,结果被你这小子拐走了,你还指望我们给你什么好脸色?”

云苍峰本来是开玩笑,说着却突然泪如雨下。如瑶虽然是妹妹,但年龄相差悬殊,他们兄弟一直是以女儿看待。这些年来,为了让她能顺顺利利长大,兄弟几人不知吃了多少苦,如今妹妹终于有了归宿,他心里反而空落落的。

虽然让自己说很不合适,但周围没有别人,程宗扬只好劝道:“云老哥,这是喜事。”

云苍峰一抹泪水,“当然是喜事!”说着举杯一饮而尽,豪情大发地叫道:“来!会须一饮三百杯!”

云苍峰带来的烈酒果然够劲道,两人喝光了三瓶酒。程宗扬只觉脑袋变成三个,看什么都是成双成对的。云苍峰早喝得形象全无,他歪倒在座椅下,帽子丢在一旁,口中呼着酒气,嘟囔道:“再……再来一瓶……”

程宗扬摸索着找到床边那一半金属壳,用力拧了两下,坚固的蛋壳立即软化翻卷过来,像流淌的丝绸一样收入壳内。他呼了口气,接着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仰面倒在地上。

※ ※ ※ ※ ※

半醉半醒间,程宗扬感觉到自己被人搀扶着回到房中,接着有人抬来木桶,帮他脱去衣衫鞋袜并扶进桶中,然后一双柔滑的手掌在他身上游走着。鼻端飘来阵阵香风,依稀有人在帮他沐浴。

程宗扬酒意上涌,醉醺醺地张开手臂,搂住那女子道:“瑶儿……”说着亲了过去。

那女子略微推让了一下便被他吻住唇瓣,接着程宗扬双臂一紧,把她拖进木桶,一边去扯她的衣物。

旁边传来吃吃的娇笑,程宗扬定了定神才看清自己搂着一脸尴尬的惊理。旁边的雁儿满脸飞红,阮香凝一手掩着口正在偷笑。

小紫坐在木桶边缘,两只雪白的纤足垂在水上,笑道:“程头儿,你喝醉了呢。”

程宗扬这才想起云如瑶已经回家,索性厚着脸皮打了个酒嗝,装成烂醉如泥的样子嚷道:“我没……没醉!”说着抱住小紫的双腿,把她也拖进水中。

正值夏日,诸女在室内都穿着薄薄的轻纱,一沾水就变得透明。薄纱下,小紫光滑娇躯的曲线像白玉一样莹润,一张不施脂粉的玉脸更是像宝石一样精致动人。虽然弄湿了衣物,她眼中却满满的都是狡黠而灵动的笑意,只有他才能看出她眼底最深处那一抹让人心疼的伤痛。

程宗扬拥住小紧,鼻端埋在她耳侧的发丝间,嗅着她香甜而美妙的气息,仿佛迷醉一样不肯醒来,在酒精的刺激下,双臂不由自主地越拥越紧。

忽然一个人影跌过来,却是阮香凝被雁儿推了一把,撞上桶侧,发出一声娇呼。程宗扬伸臂搂住凝美人儿的纤腰,一边醉笑道:“雁儿,你也跟紫妈妈学坏了啊。”

雁儿俏脸微红,她对小紫的情形约略知道一些,怕主子喝醉硬来,才赶紧让阮香凝去救火。

阮香凝美目波光流转,先带了三分媚意,接着她一声娇呼,却是被程宗扬泼了一身水,从头到脚淋得湿透。惊理趁机退开,戴上面具。

程宗扬一手抱着小紫,一手把阮香凝扯进桶中,剥去她蔽体的纱衣。阮香凝半身浸在水中,轻纱漂浮在水面上,露出一具白滑的胴体。

小紫笑道:“凝奴好乖呢,程头儿,你来干她啊。”

程宗扬喷了口酒气,醉醺醺道:“死丫头……我……我要和你一起干她……雁儿!雁儿!”

程宗扬让雁儿拿来一支从太泉古阵带回的仿真胶棒,接着抱住小紫,把她放在木桶边沿,亲手为她戴上,然后屈指在胶棒顶端一弹,满含醉意地笑道:“很嚣张嘛。”

小紫见他喝得烂醉,酒气郁结,原本只翘起唇角笑吟吟地看着他,任他胡闹,这时被他调侃,脸上不禁红了。紧接着程宗扬挺起自己的家伙,与那根胶棒并在一起,一脸得瑟地说道:“怎么样?”

程宗扬臭美的样子让小紫笑出声来,那丝尴尬与不安也化解无踪。

虽然又练九阳神功,又常钻研房中术,但程宗扬的下面没有如想象中那样变得硕大无朋,不过颜色红润,气血健旺,显得十分健康,这会儿硬邦邦、直挺挺地翘着,充满勃勃生机。

程宗扬打了个酒嗝,然后喝道:“凝奴,乖乖趴好!把屁股翘起来!”

阮香凝乖乖伏下身子,木桶中的水本来不满,刚才又被泼出大半,剩下的已经不多。阮香凝双膝分开,跪在桶底,浑圆肥翘的大白屁股露在水面上,湿淋淋的臀肉白花花一片,淫艳之极。

程宗扬却没理会她,只抱起小紫,让她靠在自己怀中,接着阳具一挺,从她腿间穿过,与那根胶棒一上一下并在一处。

若是平时,程宗扬绝不敢这么跟死丫头玩,但这会儿仗着酒意,再荒唐的事也做了。小紫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这时却露出一丝羞怯,但在程宗扬的醉态下,只顺着他的心意让他摆布。

程宗扬醉眼迷离地说道:“雁儿的屁股很漂亮嘛。”

雁儿小声道:“是凝奴啦……”

程宗扬恍然大悟,“我说怎么变大了呢……”他往阮香凝臀上拍了一记,在小紫耳边笑道:“怪不得这么风骚……”

小紫微微眯起眼睛,在场的诸女不约而同感觉到一股寒意。惊理悄悄退开,隐入暗处;雁儿赶紧低下头;阮香凝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透一口。对这位妈妈,不仅是她们,宅里的奴婢都怕到了骨子里,又有谁敢看紫妈妈的窘态?

倒是一向挺温和的主人这回趁着酒兴玩得很嗨,他一手抱着小紫的腰肢,一手扶着那根胶棒放到阮香凝臀沟间,顶住小巧的肉孔,然后把阳具挤进她的阴唇,没入穴口,一边说道:“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一!”说着用力一挺腰身,小腹顶住小紫的圆臀,胶棒连同阳具同时干进凝美人儿白生生的粉臀内。

两个肉穴同时被硬邦邦的棒身贯入,阮香凝浑身颤抖一下,双膝撑住木桶,紧紧咬住唇瓣。

程宗扬慢慢挺动阳具,感受着身下柔滑而粉嫩的触感。小紫光滑的雪臀贴在他腹下,传来销魂的软腻和弹性,那层轻纱薄得仿佛不存在一般。他火热的阳具从小紫的腿缝儿间穿过,在她的玉股间一抽一送,顶端没入下面白艳的雪臀内,那种感觉就仿佛在与身前的玉人交合。

程宗扬吐了口酒气,然后闭上眼,把脸埋在小紫的粉颈间,紧紧拥住她香软的玉体不肯松开,下身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小紫顺从地被他拥在怀中,也同样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的阳具在自己下体摩擦时,那火热而坚硬的触感。

氤氲的水汽不断升起,少女粉嫩的玉股像水一样柔滑,随着阳具的挺弄,香腻得仿佛要融化一样。耳鬓厮磨间,小紫玉体的香气愈发芬芳,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两颗心跳动着,节奏越来越剧烈。

小紫雪嫩的圆臀在薄纱下若隐若现,程宗扬每次挺动都将她的圆臀压得一阵颤抖。在她身下,如粉团般的美臀高翘着,两根棒身在阮香凝的臀沟间时进时出。程宗扬的醉意越来越强烈,忽然“嘣”的一声轻响,他扯断小紫腰间的皮带,然后撕开她身下的轻纱,将她翻过身,分开她雪嫩的双腿用力捅入。

小紫拥着他的腰背,毫无保留地绽露出下体娇媚的玉户,迎向他的阳具。火热的棒身贴着下体柔嫩的蜜肉,在滑润的花唇间穿过,使小紫的娇躯一阵轻颤。

程宗扬伏下头,朝她红艳的小嘴吻过去。唇舌相接,小紫吐出香舌任他吸吮,一边微微挺起下体,让他的阳具挤入得更深。

虽然阳具紧贴着自己的穴口抽动,随时可能一不小心进入体内,但小紫丝毫没有退缩,她相信这个男人。虽然她担心得要死,虽然随时可能出现意外,但她相信大笨瓜,相信他能保护自己,不需要任何理由。

木桶内水花四溢,不时泼溅出来。阮香凝浑身湿透,勉强抬起螓首免得被水呛到,一边竭力翘起雪臀。那根粗大的胶棒深深插在她的臀缝中,下面的蜜穴被阳具来回捅弄,每一次进入,肥白的臀肉就微微绷紧,显然这种两穴齐入的感觉带给她强烈的刺激。但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件道具,只能顺从地任他们享用。

没有人理会她这件道具的感受,无论是程宗扬还是小紫都早已把身下这个多余的奴婢抛开。小紫偎依在程宗扬怀中,双手拥住他的颈子,仰起娇美的面孔与他亲吻,一边迎合他的抽送。虽然并没有进入,两人却仿佛正在做着最亲密的交合。

“大笨瓜……”小紫在他的耳畔呢哝着,美眸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别说话,让我多干你一会儿……”

“好……”

※ ※ ※ ※ ※

云苍峰一直醉到午后才醒,程宗扬也没跟自己的大舅子客气,直接从游冶台找了两个姿色出众的美妓服侍,另外派罂粟女暗中监视,免得他醉中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云苍峰喝了一碗醒酒汤,终于清醒过来。他躺在竹椅上,由一名美妓揉着头,一边哂道:“酒量不过尔尔!”

程宗扬叫道:“我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老哥大清早硬拉着灌酒,何况我喝得也不算少了吧?一多半都是我喝的。”

云苍峰老气横秋地说道:“我像你这样年纪,喝上两斤烈酒也不在话下。”

程宗扬道:“那是,单看大小姐的酒量,就知道云家几位爷都是海量。说起来,怎么没见到大小姐呢?”

“丹琉出门了。”云苍峰叹道:“不瞒你说,我原想给丹琉找个归宿,没想到阴差阳错,却成全了你和如瑶。”

程宗扬心里猛跳了两下,云老哥还真想搓合他和云丹琉!云大小姐美是够美,但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他有一个月霜就够了,敢把云丹琉娶过来,两只胭脂虎非斗到天崩地裂不可,到时他就是虎口边那块倒霉的点心,想想就头皮发麻。

程宗扬赶紧转过话题,“如今是八月初,房舍要到十一月间才能妥当,现在事情都已经定下,我准备出门一趟,十月底赶回来迎亲。”

云苍峰皱眉道:“去何处?”

程宗扬道:“不瞒云老哥,是黑魔……”

云苍峰忽然打断他,“等等!”

他从袖中摸出一支蜡封的竹筒,稍微摆布几下,然后“啪”地捏碎,竹筒间升起一朵暗青色的耳状云朵。云苍峰抬手一拂,云朵没入美妓眉间,正在为他揉捏肩膀的美妓身体微微僵了一下,露出茫然的神色。

“这六识禁绝丹能封闭六识之一,好在不会留下后患,十二个时辰之后便恢复如初。”云苍峰道:“言不传六耳,切切慎重。”

程宗扬汗颜道:“云老哥教训的是。”

云苍峰低声道:“是鸩羽殇侯?”

“是。云家和……”

云苍峰点了点头,“殇侯当年与大兄有些交情,僻居南荒之后,我们云家因为南荒商路的关系,也偶有联络,但交情说不上太深。”

程宗扬斟酌了一下,既然连云苍峰都未必知道朱老头的身份,他也不好揭破,只道:“确实是殇侯的事。”

云苍峰道:“此话我原本不该说,但殇侯本尊……在六朝仇家极多,能不沾惹,尽量不要沾惹。”

程宗扬好奇地问道:“殇侯的仇家是谁?为什么结的仇?”

云苍峰压低声音,“他当年毒杀了太平道的大贤良师,激起汉国群雄义愤,后来汉国白道盟主出面,邀请五陵少年、六朝豪杰数百人,与殇侯相约决战,结果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毒杀数十英侠,以至于结怨天下。”

死老头脑袋被驴踢了吧?岳鸟人拉仇恨好歹是一次拉一个,坚持不懈几十年才拉了那么多仇家。他倒好,一次拉一群!你有本事就把他们全毒死拉倒,却毒死几十个,漏了几百个!做人这么差劲,能逃到南荒实在是走了狗屎运。

“他这次倒不是来报仇的,是黑魔海自己的事。”程宗扬道:“对了云老哥,小心黑魔海的卧底。”

云苍峰皱眉道:“何出此言?”

“这是剑玉姬说的,真假我说不准。”

程宗扬说了首尾,云苍峰思索片刻,“黑魔海盯上我们云家倒不稀奇,只是他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剑玉姬是什么心思,他要能知道就好了,程宗扬道:“黑魔海的廿年大祭在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等我和殇侯办完事,再作计较。”

云苍峰点了点头。

“我明日一早启程,就不向六哥辞行了。”

“你少登门两趟,六弟和我还能多活两年。”云苍峰苦笑道:“老实说,你那几日一登门,我和六弟都心里发慌,不知道你又要搞什么花样,给我们出什么难题。”

程宗扬叫屈道:“我也是被逼无奈,谁让六爷看不上我呢?”

云苍峰道:“拉倒吧!你的盘江程氏能瞒过别人,还能瞒得过我?连你的底细都摸不清楚,把你换成我们兄弟,能放心吗?”

程宗扬干笑两声,外人也许觉得程、云两家联姻门当户对,但云苍峰跟他一同走过南荒,对他知根知底。对他这么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云家答应这门亲事是冒了巨大的风险。他诚恳地说道:“云老哥放心,我绝不会负了如瑶。”

云苍峰叹了口气,“都三平妻了,还能负到哪儿去?我不妨把话说清楚,虽然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只要如瑶过得不如意,我们云家肯定要把如瑶接回去。到时她愿意留在云家也好,愿意再嫁也好,你都不得纠缠。”

程宗扬拍着胸膛道:“云老哥放心好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