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36章·饼肆

几名女子七手八脚地把邳小姐扯过来,“这个叫赛玉坠,姐妹们都来看看,到底是哪里的赛玉坠?”

邳小姐虽然被枕头遮住面孔,周围的交谈却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她嘴巴被塞住,作声不得。

显然邳家对下人远称不上宽厚,这些歌妓对邳家两位主母、小姐即便算不得恨之入骨,也是充满鄙夷和怨气。当下几名女子一起动手,不一会儿把改名赛玉坠的邳小姐剥得精光。

她们在邳家都是专供淫乐的玩物,这会儿终于找到机会把昔日所受的羞辱全还在邳小姐身上。她们先扯住赛玉坠的乳头,让高衙内观赏她乳头的颜色嫩不嫩,然后拧住赛玉坠的手臂,让她挺起胸乳,像拍皮球一样来回拍打,看那对玉乳够不够丰满、弹性如何,接着又把那对漂亮的乳房揉弄成各种形状,让衙内欣赏取乐。

等摆布完那对乳房,几名女子架起赛玉坠的双腿,把她的大腿扯成一条直线,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未曾嫁人的性器剥开来,让人随意观瞧。

赛玉坠也颇有几分美色,下体小巧而精致,一条光洁的肉缝儿白白嫩嫩,下面是一个水滴状的凹陷,果然就像玉坠一般。

旁边的女子忽然惊笑起来,却是发现她虽然还未出阁,却已经不是完璧,不由又是一番奚落。这时罂粟女也走进来,她让人撑开赛玉坠的嫩穴,然后啐了一口,抬手给了她一记耳光。

罂粟女和游冶台一众艳妓对赛玉坠奚落笑骂,用刻薄的语句将她讥刺得体无完肤。等赛玉坠哭得梨花带雨,蛇夫人才出面来做好人,她拦住诸女,又对赛玉坠道:“到底是你自己不检点,不知自重,也难怪她们笑话你。这样吧,你已经是破过身的,便当着众人的面和衙内好生交合一番,让大伙看个乐子,今日便饶过你,如何?”

赛玉坠还没开口,高智商却道:“本少爷不喜欢吃嫩的,还是小桃红对本少爷的胃口。”

蛇夫人笑道:“衙内看不上你呢,不若这些姐妹里你自己挑一个吧。”

旁边一个女子笑道:“便让奴婢来伺候小姐。”

“哪里要姐姐辛苦?我来便是。”

众女又是一番纠缠,赛玉坠哪里敢让她们“伺候”?最后她好生央求,等蛇夫人终于勉为其难地答应临幸她,心里反而生出一丝感激。

罂粟女与蛇夫人对视一眼,各自含笑。等赛玉坠爬到床上,与正在被人肏弄的小桃红并肩躺在一处,罂粟女便吩咐道:“把灯熄了。”

诸女纷纷吹灭灯烛,接着一道光芒亮起,将赛玉坠白生生的玉股间照得一片雪亮。

蛇夫人带着一丝残忍的笑意,挺起下身又黑又粗的胶质阳具,对着赛玉坠柔嫩的肉穴插进去。

※ ※ ※ ※ ※

程宗扬坐在榻上,一手挽着云如瑶柔软的腰肢。在他手边,一颗光球色影变幻,里面的狂欢仍在继续。高智商那小子已经射过两次还没有丝毫疲软的迹象,看来体力大有长进。小桃红被他从后面、前面各干了一回,这会儿已经浑身无力,被人架着骑在高智商腰间上下套弄,用她的蜜穴给衙内的肉棒玩倒浇蜡烛。

旁边的赛玉坠一双粉腿被人抬在空中,股间如玉坠般小巧的嫩穴被一根粗黑的胶棒捅在里面来回插弄。羞处被一片刺眼的光芒照得雪亮,穴口一圈红肉缠在棒上,随着棒身挺弄,翻进翻出间带出一股股淫水。她的脚尖晃动着,不时拧紧,触电般一阵哆嗦,湿淋淋的蜜穴淫液横流,不停泄着身。

“蛇奴不是用了什么春药吧?”

云如瑶右手挟着一支笔,尾指按着账册,双眼一目十行地扫过,左手放在一张算盘上,指尖轻柔地跳动着,算珠发出流水般轻快的声音,一边道:“蛇奴那根棒子抹足药膏,便是浪女也要泄足一个时辰。”

“这样不太好吧?小桃红就罢了,可是赛玉坠毕竟是未出嫁的娇小姐。”

云如瑶一眼扫过便将整页的数字尽数收入眼底,拨算盘的左手几乎没有丝毫停顿,只用了一刻钟便将七里坊二十家店铺全天的账目清理完毕。

她放下笔,柔声道:“若是奴家告诉郎君,那个赛玉坠曾经因为小婢倒的水略烫一些,就让人把小婢拉去鞭打以致毙命,郎君是不是好受一些?若是郎君再知道因为一个侍姬冲撞了她,赛玉坠就让人把一只野猫塞到那侍姬裤中,然后扎紧裤脚,命人用竹枝抽打野猫直到打死——郎君是不是觉得她今日所受,是报应不爽呢?”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叹道:“原来邳家的人这么坏。”

云如瑶笑道:“假的啦。”

“怎么回事?你编故事?”

“小桃红杀婢的事在舞都城尽人皆知,奴家倒没有冤枉她。但冤枉不冤枉又有什么分别?”云如瑶道:“她们既然做了奴婢,要做的便只是顺从主人,以往是贤是恶、是好是坏都无关紧要。难道郎君以为,眼前这些事只该坏人承受,好人就受不得?”

程宗扬想了想,“还是有区别的。”

云如瑶笑道:“但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要的只是乖巧听话的奴婢。她就是十世善人、天仙下凡,不听话也不是好奴婢,少不得使尽手段也要驯服她。她便是十世恶人,凶悍如蛇奴、罂奴,杀人如麻,只要乖乖听话,也是好奴婢。”她曼声道:“夫泛驾之马,跅弛之士,亦在御之而已。”

程宗扬不是想为谁讨个公道,只是一时有些排解不开。而云如瑶娇弱的外表下,却有一颗如此冷静而不受情绪影响的心,倒比他更像一个典型的商人。

“掉文啊?”程宗扬托起她的下巴,“再来几句。”

云如瑶玉脸生晕,娇声道:“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奴之于郎君,唯放浪今世,以求欢愉。”

“那句话是什么来着?享受上等人的生活,下等人的情欲——你也太文绉绉了。瑶奴!罚你把屁股举起来,让老爷享受一番。”

“是,老爷。”云如瑶乖乖跪下来,像个驯服的女奴一样伏下身子,娇滴滴道:“不知老爷要让奴婢怎么服侍?”

程宗扬坏笑道:“当然是你最喜欢的。”

“哎呀……”云如瑶一手掩着臀部,露出又惊又羞的诱人神情,怯生生道:“老爷又要弄奴婢的后庭……”

“什么后庭花?就是屁眼儿!小婊子,老爷第一次干你的屁眼儿,刚插进一半,你就泄了身子。这次罚你自己扶着老爷的大肉棒,塞到你的屁眼儿里面。”

云如瑶一边宽衣解带,露出雪滑的玉臀,一边又湿又媚地腻声道:“是,老爷……”

※ ※ ※ ※ ※

天还未亮,便听到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程宗扬霍然起身,披上衣物便冲了出去。只见夜色中,一道黑影挥舞着棍子,把一个瘦子打得满地乱滚。那小子一边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嚎,一边叫道:“我再也不敢了……饶命啊……”

旁边房门打开,敖润探头看了看,然后缩了回去。接着冯源提着裤子出来,一边瞧着院内的暴力行为摇了摇头,一边唉声叹气地走到墙边撒了泡尿,然后又拱回屋里接着睡他的回笼觉。刘诏也出了门,小心在远处看着,看到狠辣处,不由暗暗地倒吸凉气。

青面兽揉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道:“叔公,蚊子甚多。”

哈迷蚩点了点头,一边劈头盖脸地臭揍,一边替高智商赶蚊子。高智商抱着脑袋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木杖从他的肩、背、腰、臀,一直打到腿脖子上,打得他像触电一样不住抽搐,一边发出变调的尖叫,连滚的力气都没有了。

富安也凑过来,捧个茶壶在旁看着,两撇鼠须心痛得直哆嗦。

程宗扬愕然道:“大半夜的,这是干嘛呢?小兔崽子又干什么了,让哈老爷子揍成这样?”

富安摇了摇头,没有答话,只安慰道:“衙内,忍忍啊……”

高智商怪叫道:“师父!救命啊师父!啊!啊!哈大叔要打死我啊!”

“小子,你干嘛了?”

“我错了!哈大叔我错了!我再也不碰女人了!”

富安道:“哈爷定的规矩,叫衙内半年之内食素戒色。衙内也是,再忍几个月就过去了,唉……”

程宗扬知道高智商破了色戒,却万万没想到那小子会冒了这么大的风险也要搞那个小桃红,这色胆也太大了……哈迷蚩的木杖如雨点般落下,高智商的叫声也越来越低。程宗扬心里直犯嘀咕:老兽人不会一口气把这小子打死吧?

富安倒是见怪不怪,说道:“程爷别担心,现在好多了,十天半个月才打一回。听冯大法说,刚开始一天打三顿,有时候高兴了,还多打两顿。”

怪不得高智商这么乖,换谁一天几顿地挨揍,也得老实下来。

哈迷蚩足足打了一顿饭工夫才住手,然后不动声色地拄着木杖离开。青面兽搬过一只酒坛拍开,把烈酒往他身上一泼,接着张开大手狠劲揉着。高智商一边“哎哟哎哟”地惨叫,一边有气无力地说道:“水……水……”

富安捧着茶壶蹲下来,喂他喝了几口水,等青面兽揉完,便和刘诏一起把高智商扶到屋内。

程宗扬也没了睡意,跟过去看着高智商龇牙咧嘴的模样,“小子,知道要挨打你还瞎搞?”

高智商委屈地说道:“师父,你教的房中术好是好,可久战不射那个太不好练了,这顿打我挨得真冤。”

“没打死就不错。”程宗扬啧啧两声,“哈老爷子下手够狠的,小子,怎么样?”

高智商咧着嘴道:“哈大叔是哪儿痛打哪儿,你不知道,那棍子落下来的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啊,痛得我活活是要了命了。可等他打完,睡上那么一觉,除了屁股还有点疼,胳膊腿都没事,有时候还觉得挺舒坦的……”

高智商有点担心地问道:“师父,你说我这不会是贱骨头吧?怎么都打成这灰孙子的屌样了,我还觉得舒坦呢?”

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脑袋,“行了,看来是打不坏。眯一会儿赶紧起来劈柴,免得哈老爷子睡完回笼觉再揍你一顿。”

※ ※ ※ ※ ※

游冶台的香艳表演并没有立即引起轰动,因为当天在座的只有卫衡一个舞都子弟。但到第二天游冶台正式开张的时候,一直龟缩在己宅的舞都豪强们,一半人家都有子弟、少年骑马乘车来到七里坊。

他们轻蔑地打量着游冶台简陋的外观,对卫衡天花乱坠的描述抱以极大的怀疑,甚至有人当场打道回府——女人这种物件,这些豪强家里有的是。结果第二天,回去的那些肠子都悔青了,观摩了游冶台表演的子弟们当晚无一例外都在台中留宿,回去之后甚至用比卫衡更夸张十倍的口气把游冶台赞得天上少有、世间无双。

次日,游冶台冠盖云集,不仅留客的十二间锦阁全部爆满,连内楼也挤进去数人。最红的一名艳妓有数人争夺,最后杜家一位少爷开出三百金铢的缠头,才抱得美人归。

程宗扬看着云如瑶整理过的收支账目道:“好嘛,这一晚的收入够把这些罪奴买好几遍的。”

“可惜只有十几个房间,接不了多少客人。”

“无论如何不能扩建,就保持现在的规模。十二钗这个噱头不能丢。”程宗扬道:“房间不够,可以弄钟点房,按一个钟半个时辰收费。”

云如瑶道:“只怕接的客人又太多了。”

“又不是做满一整天。游冶台每天酉时开门迎客,头一个时辰喝茶饮酒,听听小曲。戌时开始表演,也不用太密集,二十四个人分成三个时辰,加上叫价的时间,平均每人一刻钟,再加上接客,半个时辰足够了。戌时、亥时、子时,到丑时结束。过夜从丑时到辰时,也是三个时辰。最多也就接七名客人。当晚身价最高的,作为花魁,第二天最后出场,顶多接一两个客人。其实我看那些女人长得都差不多,就是衣服不一样,你让她们轮流换过衣服登场,也好休息一下。”

云如瑶一手支着下巴,含笑看着他,眼里满满的都是喜悦。

程宗扬停下来,拉着她的手道:“其实赚不赚钱根本就不重要,我是担心外人知道游冶台是你在后面筹划,惹得云三哥和云六哥他们发火。”

云如瑶道:“郎君可知,如今七里坊生意最好的是哪里吗?”

“不是游冶台吗?”

“游冶台赚的金铢占了整个七里坊八成还多,但七里坊客人最多、人气最旺的,是游冶台对面巷中一家饼肆。”云如瑶道:“游冶台便是坐满也不过一二百人,但那些客人带的随从少则两三人,多则数十人。游冶台酉时开门,许多客人申时便来等候。到了酉时用餐时,主人们在台中宴饮,随从们只能在饼肆买些饼来吃。”

“这倒是个商机,要不要把饼肆扩建一下,多些花色?”

“切切不可。”

“为什么?”

云如瑶轻笑道:“因为奴家已经吩咐过,从明日起,奴家便去饼肆做工。”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不放心地问:“你会做饼吗?”

“奴家可以学啊。”

“开什么玩笑?你摸过面粉吗?不说摸过,你见过面粉什么样吗?”

云如瑶寻思道:“奴家小时似乎见过。”

“面粉都没摸过,更别说烧过灶,你能做出什么饼来?”

云如瑶甜甜笑道:“哥哥们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 ※ ※ ※ ※

狭小的房间内蒸腾着逼人的热气,昏暗的油灯笼罩着一圈淡黄的光晕。程宗扬抓起肩头的布巾擦了把头上的汗水,把衣袖挽到肘上。他先端起半盆面粉撒在床那么宽的案板上,然后从足够炖一头牛的面盘里取出牛犊那么大的面团,埋着头“吭吭哧哧”地揉了起来。

隔壁传来柴火燃烧时“噼噼啪啪”的爆响,程宗扬吼道:“高智商!你个废物!水都快烧干了!还不赶快把蒸匣摆上去!”

“来啦!”高智商蹿进来,把一撂蒸匣往肩上一扛,小跑着奔进伙房。

程宗扬一通猛揉,把面团揉成巨蟒般的一长条,然后抄起板刀,手起刀落,案板声密集得如同雨点一样,将面团切成均匀的拳头大小,再抛到案板尽头通向里间的工作窗中。

雁儿赤着双臂,将切好的面团擀成一块块厚薄一致的面饼,然后洒上佐料。整个饼肆只她一个是干过厨房活的,力气虽然比不上别人,干得却是又快又稳,不一会儿旁边就摆满了擀好的生饼。

高智商搬着拾空的蒸匣奔进来,一边把擀好的面饼码放好,一边叫道:“师父!师娘说外面客人多,让你快着点!”

程宗扬“梆梆”地剁着面团,一边吼道:“死丫头!葱花!葱花!你切的葱花呢!”

里面却没有人应声。

“死丫头!叫你呢!”程宗扬又喊了一遍。

雁儿探出头来,“紫姑娘说屋里太热,半个时辰前带着雪雪走了。”

“干!她离灶房远远的,切个葱花还有惊理给她打扇子,她还嫌热?”程宗扬一头是火,吼道:“葱花!葱花!赶紧叫两个人来切葱花!”

雁儿赶紧又道:“已经切好了。”

话音刚落便看到一只脸盆大的蜘蛛从里间爬出来,它两对前肢拧到背后,一对拿着几根大葱上下翻动,灵巧地剥着葱皮。另一对前肢末端锋利得如同手术刀,在空中来回飞舞,将剥好的大葱切成碎花。

蜘蛛背后背着一只铜盆,葱花像下雪一样落下,里面已经尖尖地堆了一满盆。等蜘蛛爬到案板旁,几根大葱正好切完。它后脚撑起身体,稳稳将盆子举到案板上,“哗”地倒进容纳调味品的大盆里,还“砰砰”磕了几下,然后把盆往背上一放,摇摇摆摆地离开。

程宗扬瞪着那只金属蜘蛛,半晌才怒吼道:“死丫头!和面比切葱花简单一万倍好不好!你先弄个和面的不行吗!”

饼肆外人山人海,把个小小的店铺围得水泄不通。客人们一个个伸长手臂,争相叫道:“我的!我的!”

台面上放着一叠热气腾腾的蒸笼,旁边是一只大毛竹做的竹筒。客人们直接把钱铢丢在竹筒里,云如瑶一边听着铜铢落入竹筒的声音,一边拾着蒸饼,一边甜甜笑道:“六文三个,请拿好;两文一个,请拿好;十文五个,多送一个,一共六个,请拿好……”

刚到酉时,游冶台已经高朋满座,除了舞都的豪强子弟,还有过往商人、周边乡镇闻讯而来的大户。客人只有几十人,他们带来的随从足有四五百人,这时都赶到饼肆来买新出炉的蒸饼。

不是因为这家饼肆的饼有多好——里面那帮乌合之众,能把面饼蒸熟就算不错了——主要这是游冶台附近,包括整个七里坊,唯一一家饼肆。更要紧的是肆中新来了一位当炉卖饼的美人儿。

这美人儿在随从们中间引起的轰动绝不比游冶台的艳妓在舞都引起的轰动小。在那些随从们看来,这个卖饼的美女比游冶台的艳妓还要强上几分,可惜他们的主人都被游冶台花样翻新的表演迷得七荤八素,就像蜜蜂见着蜜糖一样黏在游冶台不肯离开,倒是便宜了这些随从们借着买饼的机会大饱眼福。

天气本就炎热,再加上饼肆与厨房连在一起,里面更是热上几分。美人儿穿着一件翠绿的半袖衫子,裸着两条白净的小臂,那小手就跟白玉似的。那些买饼的客人最盼望的就是吃到她亲手递来的饼子,有些胆大的还趁机在她的手上摸一把。美人儿即使被人摸到也不生气,最多嗔怪地瞪他们一眼。

来买饼的除了随从还有七里坊的客人们,不少人买了饼还不走,一边啃着饼子,一边盯着美人儿。有时蒸饼太热,她捡过几张就会把小手放在嘴边轻轻吹着。那副娇媚的俏态,让人连蒸饼是什么味道都忘了。

饼肆一整天的生意都集中在酉时到戌时这一个多时辰里。程宗扬忙得昏天暗地,好不容易把最后一盆面和完,满头大汗地钻出厨房,先把褂子脱下来拧干,然后用布巾满头满脸地擦着。

雁儿体力不济,干到一半就吃不消了,又找了个厨娘擀饼。但她一直没有离开,这时端着凉好的开水递过来,一边接过布巾细细帮程宗扬抹拭。

程宗扬一口气喝完,然后放下杯子,活动了一下肩膀。以他现在的修为,就是打一场恶仗也能撑下来,可这一个多时辰枯燥单调的重复劳动实在把他累惨了。

高智商也从厨房钻出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脱下褂子有气无力地扇着风。

“都蒸上了?”

“蒸上了……”高智商喘着气道:“娘啊,可算是蒸完了。一匣十二张饼,一锅十二匣,今晚蒸了十锅……妈呀!快一千五百张饼!三张一斤,光面粉就是五百来斤——师父,你揉了五六个我啊!”

“累了回去歇着吧。”

高智商都快哭了,“柴我还没劈呢……师父,救命啊……”

头两天的生意才几百张饼,程宗扬见高智商闲着,干脆把他叫过来打下手,没想到今晚翻了快一倍。看着这小子累得像狗一样,他也有些于心不忍,“别嚎了,我跟老哈说一声,今晚就免了,明天补齐吧。”

高智商一骨碌爬起来,“谢师父!”

“喂,小子,你往哪儿去?”

“游冶台啊!”高智商眉飞色舞地说道:“师父,你教我的功夫真棒!卫七少跟我学了两招,现在看见我比看见他爹都亲。我们说好了,今晚找小桃红,我教他怎么走旱路!小桃花那屁股,哎哟,就跟一盆白花花的豆腐似的……”

“小子,你是记吃不记打啊,小心哈老爷子再抽你一顿!”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打死我也认了!”高智商说着一溜烟地跑了。

程宗扬回头看着满脸飞红的雁儿,低笑道:“要不今晚我们也走一个?”

雁儿咬着唇,声如蚊蚋地应道:“……是。”

“看你吓的,脸都白了……”程宗扬挽住她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低笑道:“今晚就饶你一次,不过一会儿我弄瑶儿的时候,你要乖乖在床上伺候。”

雁儿含羞道:“是……”

过了戌时,夜色已深,饼肆的客人渐渐散去,还剩下五六个客人等着买蒸饼。程宗扬眼角忽然一跳,抬头往巷口看去。巷中行人不多,对面的游冶台热闹非凡,车马一直排到院外,却有一辆马车孤零零地停在巷口。车窗上镶着淡绿色玻璃,车厢上刻着一个小小的标记,正是一个“雲”字。

“叮叮铛铛”,几枚铜铢落入竹筒,云如瑶拣出蒸饼递过去,“请拿好。”

那客人嘿嘿一笑,顺势去摸她的小手,却被云如瑶轻巧地躲开。

那汉子不乐意了,眼看周围人少,一边伸手去强摸,一边流里流气地说道:“嘿,你这个小娘皮——”

忽然一只手掌按住他的肩膀,接着一提,把他扔出去几丈远。

那汉子摔得几乎闭过气去,挣扎着爬起来想找回场子,却见刚才摔他的那人已经叉着手退开,饼肆前则立着一个神情冷漠的中年人。

那汉子刚想叫骂,脸色忽然一变,打了个哆嗦,连饼也不敢捡,埋着头悄悄跑开。

云如瑶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柔声道:“六哥哥。”

云秀峰目光冰冷而挑剔地打量着她。她用青布包着头,身上的衣物看起来虽然漂亮,却不是什么贵重布料。在家里的时候,就是她贴身小婢穿的衣物也比她现在强上几分。昔日的首饰她都留在家中,这会儿耳垂空荡荡的,只有两个小小的耳洞。至于脂粉,她在家也极少用,如今在肆中卖饼,倒在唇上浅浅用了些胭脂。

云秀峰还记得,因为体内的寒毒,如瑶从小就病恹恹的,即使盛夏也要裹着狐裘御寒,略走几步便娇怯难支。然而此时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衫子,脸色却没有以往气血不足时的苍白,皮肤白里透红,平添了几分娇艳。忙了一晚,她却没有丝毫倦意,连指尖被烫得发红也掩藏不住眉眼间洋溢的喜悦。

听说自家呵护万分的小妹居然抛头露面,在七里坊饼肆卖饼,云苍峰勃然大怒,当即便要找姓程的禽兽分说清楚,云秀峰却阻止了他。姓程的小子打的什么算盘,他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无非是知道云家看重面子,好激他们出面,借此索利。

云秀峰劝住三哥,自己却在堡中咬牙切齿了三天,然后亲自来到七里坊。并不是他按捺不住,而是要当面告诉姓程的,想拿如瑶要挟云家是彻头彻尾打错了算盘,想搞什么勾当,趁早收场,免得枉费心机。

然而此时站在柜台前,亲眼看到妹妹从一个娇怯的少女变成风韵十足的少妇,云秀峰的心却突然软了。他们兄弟多年来千辛万苦求医寻药,无非是想让妹妹能像平常女子一样平平安安长大,将来嫁一个靠得住的男人,有一个好的归宿。

姓程的小子虽然混账透顶,可如瑶此时的笑脸和喜悦,不正是他们兄弟多年来汲汲以求的吗?

云秀峰一肚子的怒气在妹妹的笑容前悄然化去,原本打算上门冷冰冰嘲讽一番,此时开口却是和缓的口气,温言道:“回去吧。”

云如瑶笑着,眼圈却红了,咬着唇没有作声。

“你的嫁妆都在堡中,回去收拾一下。”云秀峰停顿了一下,用厌恶的口气道:“让那小子风风光光来娶。”

云如瑶笑着垂下泪来,哽咽道:“哥哥,是瑶儿不好,惹你们生气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们能认我这个妹妹……我就满意了。那些嫁妆,都给丹琉便是……”

“胡说!”云秀峰斥道:“你没听说那小子还要娶两房正妻吗?你的嫁妆若是菲薄了,将来被她们欺负怎么办?”

程宗扬早就凑过来,赶紧插口道:“六哥放心,我拿性命担保,绝不让瑶儿受一点委屈。”

“瑶儿也是你能叫的吗?”云秀峰看见程宗扬气就不打一处来,怒道:“滚过去!”

程宗扬赶紧退开,免得大舅子发飙。

云秀峰又想起了什么,喝道:“滚回来!”

程宗扬连忙上前,老实地把姿态放得极低,“六哥,您吩咐。”

云秀峰冷着脸道:“人接过来住哪里?”

“暂时住在七里坊,将来回临安,我准备把翠微园买下来。”

“七里坊也能住人?”

程宗扬为难地说道:“舞都的房子不太好买。”

云秀峰的话虽然蛮横,但也没错,七里坊的房屋都是赶工赶出来的,说是棚子更合适,用来当新房确实委屈云如瑶。至于舞都的豪宅,不用想全是本地豪强的产业,拿钱都买不来。邳家倒是没人了,但那房子已没入官产,即使能买也不吉利。其他宅院都是些大号的草房,程宗扬看着都觉得寒酸,何况云家?

云秀峰不由分说地吩咐道:“把后坊隔开,建一处宅院。”

程宗扬苦笑道:“六哥明鉴,七里坊都拆成平地,要重新建一处宅院,起码要半年。”

云秀峰微微回头,后面一名账房模样的老者上前一步,“七间开房,前后三进,只要人手充足,五个月应该能建完。只是时令不对,花园的布置多少要费一番工夫。”

“五个月太久。”

“堡中刚运来一批水泥准备加固堡墙,如果用在此地,再多调派些人手,三四个月便差不多了。”

云秀峰点了点头,“就这样吧。”

云如瑶道:“哥哥有赐,妹妹不敢推辞,只是……这房子怎么建,让妹妹来画草图好不好?”

云秀峰皱起眉头,“熬心血的事情少做,你想要什么式样,我找两个工匠来画。”

“多谢哥哥。”

云秀峰放缓口气,“跟我回去吧。”

程宗扬和云如瑶大吃一惊,程宗扬赶紧道:“已经宵禁了,六哥不如也在此委屈一夜,明天咱们再作商量。”

马车徐徐驰来,上面挂着一块宵禁通行的令牌。

云秀峰道:“婚姻六礼,先是纳采,然后问名,然后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不懂就去问!”

“我问!我问!可你不能把瑶儿带走啊!”

云秀峰目光森然地盯着他。

程宗扬硬着头皮撑了一会儿,只好认输。云家答应这门亲事,算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人还没过门,他就留着云如瑶不让回家,这也太不讲究了。问题是这一讲究,他今晚的床上就空了一大半。而且听云六哥的意思,按照婚礼的规矩,婚前两人都不能再见面,起码得分离三四个月。

云如瑶娇怯怯道:“夜间行车太过颠簸……妹妹明日回去可行?”

云秀峰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明日一早,我派人过来接你。”

云如瑶笑靥如花地说道:“谢谢哥哥。”

云秀峰心情也好了许多,忽然一抬手,几枚钱铢落入竹筒。

云如瑶笑道:“一共十一枚铜铢,蒸饼两文一张,应是五张半,买五送一,当是六张,多出一枚铜铢,当是半张。”

云如瑶将一张蒸饼齐齐分成两半,“一半给哥哥,一半给程郎。”

云秀峰的唇角露出一丝笑意,接过蒸饼上了马车。

马车驰出七里坊,在深夜的街道上缓缓前行。云秀峰拿着那半张饼,良久咬了一口,皱起眉自言自语道:“这做的什么蒸饼!”说着还是把饼一口一口吃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