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35章·锁阴

夜色已至,厅中灯光次第亮起。游冶台顶部没有完全封顶,通风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厅内轻纱飘舞,上风处放着两只熏炉,炉中香气四溢,如兰似麝,衬着如水的月光,宛如仙境。

玻璃在六朝并不罕见,台中的灯盏上都加了玻璃罩,淡黄的光焰在风中微微摇曳,隔着浅绿的玻璃,透出水晶一样的光泽。

厅中的客人除了卫衡,还有三名前来购买木材的宾客,其中一名是来自晴州的商贾,另两名是诸侯负责采办的家臣。他们都见惯了豪门的富贵,游冶台的陈设虽然精致,但算不上精奇,只是对那座木台颇觉好奇。

程宗扬与众人见了礼,寒暄几句。两名家臣都是汉国诸侯门下,前来购买铁杉木时与冯源和高智商等人打过交道。如今邳家犯事,山间的采伐已经停止,两人只好在舞都停留,等候复工。七里坊虽然热闹,但终究是刚开张,连间像样的客栈都没有,他们都住在驿馆,这次是冯源专门去请来的。

那名商贾倒是住在坊内,他没有文书,只能在客栈落脚。七里坊一建成,他就搬了过来,这时含笑起身拱手道:“鄙姓程,单名一个郑字。”

程宗扬心里嘀咕:这位也姓程?不会是我的哪位老祖宗吧?

“久仰!久仰!”程宗扬客套几句,笑道:“游冶台要到明日才开张,几位都是我们七里坊的好友,今晚才特意请诸位来看看,如果有哪里不妥,还请诸位多多指教。”

开业之前小范围的私下聚会,显然是把几人都当成朋友。几人都觉得面上有光,笑道:“少主客气了。单看游冶台的布局,便知道少主眼光见识非同一般,今日叨扰,实属有幸。”

台后传来一阵丝弦的轻响,宛如一泓清泉,令人暑意尽去。接着有人吹起笛箫,曲声柔婉动人。

“好!”程郑先赞了一声。

丝竹声中,木台上香影摇曳,一个丽人从台后迤逦走来。随着她的脚步,布置在木台两边的灯盏逐一亮起。不过灯盏亮度并不高,又放得极低,只看到她妖娆的身影在灯光间微微一亮,就又没入黑暗,惊鸿一瞥间,流露出万种风情。

那女子走到台前,脚边最后两盏灯也亮了起来。在她身后,木台两侧璀璨的灯光犹如群星,与空中的月色相映成辉,身形却朦胧不清,只能看到那女子穿着一双奇特的鞋子,那鞋子前端窄窄贴着地面,后面却是一根又细又长的尖跟。鞋底紧贴着纤足柔美的曲线,鞋面犹如水晶般透明,露出里面一双白生生的玉足。接着是白美的小腿和青色的裙裾。再往上,灯光变得模糊,只能看到腰腿和胸首的轮廓。

六朝豪门饮宴通宵达旦的不在少数,但都是红烛高烧、灯影交织,光线越亮越好。游冶台反其道而行之,却是别具风味,几名客人都不由自主地从坐榻上直起腰,身体微微前倾,想看清这女子是何等尤物。

忽然一道雪亮的光柱从天而降,从头到脚将那女子笼罩在光柱下。那女子曼妙的身影仿佛从夜色间脱颖而出,整个人变得明亮而耀眼,令周围的灯盏和星月都变得黯然无光。

所有的光线似乎都汇聚在那女子身上,使她每一根发丝都清晰无比,甚至比白昼下更加夺目。她双手握在身前,臂上缠着轻纱,翩然若仙,精心修饰过的眉眼媚艳生姿,心型的襟领间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胸乳,在光线照射下,白腻的肌肤仿佛发出光来。

那女子娇声道:“今夕何夕,各位嘉客玉趾光临,聚此游冶之台。敝处别无长技,唯有几件新裁的衣裳。奴家已经让女儿们换上,以娱耳目。”

话音未落,光柱随即消失,台上重新陷入黑暗。几位客人来不及惊叹便听到一阵悠扬的乐曲声,接着光柱落在木台后方。这回众人终于看清楚了,那光柱落在台上,形成一个圆形的光圈,一个女子沐浴在耀目的白光下,带着流溢的光华冉冉行来。

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薄衫,裁剪极为精致,衣领下方镂空出一个水滴状的开口,露出雪滑的乳沟。尤为出奇的是她的衣裳下摆是从腰侧开岔,变成前后两片长裾,裸露出里面的玉腿。两片长裾只有一掌宽窄,仿佛鲜红的流苏垂在腿间。

雪亮的光柱下,两条修长洁白的美腿完全暴露出来,在台上优美地迈着步子。随着她脚步的移动,裙裾在腿间荡来荡去,似乎随时都会滑开,露出两条大腿间诱人的妙处。宾客们的目光都随之摇荡,心神摇曳。

在卫衡等人看来,超过二十步的木台原本都觉得实在太长了,然而此时却短得令人发指,仿佛短短一瞬间,众人连那女子长得什么容貌都没看清,就已经走到尽头。光线随之消失,只剩下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轮廓。

程宗扬好笑之余又有几分赞叹,瑶丫头和紫丫头凑在一起,果然是奇思妙想层出不穷。不仅从太泉古阵带来的衣物派上用场,还想起用手电筒来打光。放在六朝,效果确实够震撼的。话说回来,太泉出品的手电筒亮度的确够强,都快赶上探照灯了。

丝竹声渐渐低落,最后消失无痕,接着飘渺的歌声响起:“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驱车策驽马,游戏宛与洛……”

一个盛妆女子伴着歌声踏上木台,她穿着华丽的长裙,衣料在幽蓝中带着星星点点的暗紫色,走动间散发出水晶一样的光芒。她的长裙后摆拖到台上,前面收到膝上,镶着蓬松的花边,就像一簇怒放的繁花,中间露出一双白生生的小腿。一直走到木台中央,光柱慢慢向后移去,众人才发现她长裙的后面是镂空的,露出白玉一样的背部。

箫声响起,又一个女子出现在木台上。这一次光柱先落在她腿上,只见她双腿裹着一双薄如蝉翼的长袜,那袜子竟然是从未见过的黑色,从脚尖一直到大腿中部,完整勾勒出腿部柔美的曲线,长袜上方则是两截雪白的大腿。她的大腿丰满而圆润,在黑色丝袜的衬托下不仅愈显白嫩,而且充满妖冶的魅力。

停顿片刻后,光柱再往上移,照出她股间窄小的内裤。那条内裤呈三角状,与丝袜一样是黑色质地,细薄无比,在强光照射下薄得几乎透明,甚至连私处的形态都隐约可见。

几名客人早已看得目眩神驰,连卫衡也气血翻涌,一手拿着酒樽,一手紧紧按着坐榻的扶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

程郑抹了把汗,低声对程宗扬道:“这游冶台果然令人大开眼界,单是走这几步便占尽风情,佩服!佩服!”

程宗扬笑道:“时间匆忙,太过简陋,兄台若不嫌弃,往后多多光临。”

“好说!好说!如此绝妙美色,便是赶我也赶不走的。”

两人说笑几句,程郑道:“鄙人祖籍秦国,近年来才迁居晴州。方才听闻少主也是同宗,不知少主是哪一支?”

程宗扬胡诌道:“当年祖上为了避祸,迁居盘江,如今已经有几百年。早年的族谱早已散失,到底出自哪里,我也说不上来了。”

程郑感叹道:“敝宗居秦也不过是数十年前的事,再往前也是渺茫难寻。但到底一笔写不出两个程字,往后兄弟这里,我可要多多打搅了。”

“老兄来光临是给我面子。”程宗扬拿出一张竹制描金的卡片,“这张VIP贵宾卡还请老兄笑纳,不仅七里坊,只要是我盘江程氏的产业,都会把老兄待如上宾。”

“威哎劈?”程郑看了看,然后小心收好。

周围发出一阵惊叹,两人抬眼看去,只见台上是一道朦胧的白色身影,灯光还没有移来,只能看到她身体的曲线,从足到首没有丝毫衣服的痕迹,竟然是身无寸缕,只是在暗处模糊不清。

光圈在木台上移动着,先照到她的足尖,然后攀上光洁的小腿,接着是玉膝、大腿……一路都是白得耀眼的肌肤。光柱快要移到大腿根部时,她玉手忽然一展,一片粉红色的云幕展开,却是一柄巨大的折扇正巧将身体遮住。折扇边缘镶着柔软的花边,张开时将她的躯干大半掩住,只露出粉臂玉腿。

灯光下,那女子面带春意,白美的玉足柔柔落下,娉娉袅袅地从台上走来。她双手各有一柄折扇,一柄掩在身前,一柄遮在身后,中间的玉体若隐若现,就像磁石一样牢牢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走到木台中央,她身体忽然一旋,两柄折扇仍然一柄在前,一柄在后,只是交换了位置。每个人都知道她交换时胴体有裸露出来,但惊鸿一瞥间谁也没看清多少,不过那种香艳而旖旎的风情,比单纯的裸露更诱人百倍。

卫衡拍着扶手怪叫一声,终于忍耐不住,叫道:“程少主!这个我要了!”

程宗扬笑道:“卫公子何必着急?后面还有。”

卫衡道:“不成不成!这些美人儿太会勾引人了!我卫七自负也见过不少美色,可这会儿才知道自己就是个傻瓜。瞧瞧这些美人儿,一个个都跟仙女下凡似的!再看下去我就该扑到台上出丑了!就这个美人儿!多少缠头?我加两倍!”

程宗扬笑道:“游冶台还没开张,要什么缠头?既然卫公子喜欢,就让她来陪公子好了。”

那女子媚声道:“奴家听卫公子吩咐。”

“那好!”卫衡跳下坐榻,嚷道:“你先把扇子放下来!真活活馋死我了!”

那女子嫣然一笑,收起折扇,露出光洁的玉体,只见她双乳高耸,乳尖上盖了一个比钱铢大不了多少的粉红罩子,只勉强遮住乳晕,上面还用细链挂着两只银铃。下身遮羞的亵衣更是几条比手指还细的丝线,前面一块两指宽的布料浅浅遮住羞处。

卫衡跃到台边,一把抱起她白光光的双腿,急急往阁中走去。

两名诸侯的家臣早已看得心浮气躁,主人既然发话,当即各自挑了一名自己中意的美人儿。程郑也随着众人选了一个,分别带入阁中享受。不多时,两边的锦阁便亮起灯火,帷幕中隐隐传来淫声笑语。

※ ※ ※ ※ ※

外面的丝竹声刚一响起,高智商心里就像猫抓似的坐卧不宁。他本来就是爱玩乐的性子,如果不是这几个月被哈迷蚩教训,多少知道些分寸,这会儿早就飞奔出去与众人同欢了。

房里还有两个女子,一个是邳家小姐,另一个是邳家那位年轻的夫人。她们手脚都被捆着放在床上,床帷垂下,只露出两对纤足。

帐内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公子……”

高智商拿着灯盏过去,一手掀开帐子。那位邳小姐因为闹着要跳楼,怕她叫嚷,嘴巴也被塞住,开口的是那个标致的少妇。

她轻声道:“奴家手脚都麻了……求公子帮帮忙,把奴家的绳子松开……”

“那可不行。”高智商一口回绝,“下令捆你们的是我师父,没有我师父的吩咐,谁也不敢解开绳子。”他上下打量了那少妇几眼,笑嘻嘻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家……”少妇露出几分羞色,小声道:“小桃红……”

“好名字。”高智商涎着脸道:“绳子我不敢帮你解,要不我替你揉揉?

少妇垂目不语,高智商对这种事情智商不是一般的高,当下踢掉鞋子爬到床上,把枕头往旁边的邳小姐头上一丢,遮住她的视线,然后把那妇人抱在怀中。

“哎呀!好痛……”

“膝盖都肿了啊!你怎么得罪了那两个侍奴姐姐,被她们罚跪?”

少妇眼含泪光,“奴家被那几个贱婢嘲笑,一时气愤不过还了句嘴,就被两个姐姐罚跪。”

“她们干嘛笑你?”

“奴家又不是她们那样歌妓出身……有些事……一时做不来……”

“这就是你的不是了。”高智商道:“都是女人,她们做得,你有什么做不得的?像你们这样坏了事的人家,本少爷也见过几个。别管原来什么样的富贵,倒了台,那就是落势的凤凰不如鸡。我跟你说,以前在临安的时候,有位侯爷落势,我们十三太保的兄弟把那侯爷的夫人、小姐都弄来当奴婢,在席间让她们光着屁股斟茶奉酒。那个侯爷夫人又白又嫩又水灵,我们兄弟一边喝酒,一边轮流上她,真是过瘾!”

听他说得露骨,那少妇脸上时红时白,过了会儿才道:“奴家听她们都叫公子衙内?”

“没错!”高智商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可是正经的衙内都指挥使,响当当的武职!”

“公子原来是贵人家子弟。”

“那当然!我爹可是宋国太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今管事的富安、刘诏他们,都是我爹爹的手下。”

高智商对自己的家世一点都不隐瞒,可那妇人只当他是吹嘘。但即便他是信口开河,新主人对他的看重却作不得假。这些日子,虽然楼里的衣食用度丝毫没有亏待她们,但到底是青楼。她纵然家破人亡,终究有几分姿色,怎甘心做个倚门卖笑的娼妇?

少妇一边被他揉弄,一边娇喘细细地小声道:“奴家蒲柳之姿,若能中公子的意,只求能与公子为奴为婢……”

高智商大摇其头,“这可不成。我现在随着师父修行,自己还要牵马劈柴,若敢在身边留个奴婢,哈大叔非打死我不可。噢,我知道了,你是想找个靠山对不对?”

少妇脸上一红。她却不知道,面前这个瘦伶伶的小子是临安城中响当当的花花太岁,最擅长的就是淫人妻女。她就是一声不响、横眉冷对,还少不得受他撩拨,何况这会儿鱼在砧上?没等她反应过来,高智商就搂住她的粉颈满满地亲了一个嘴,然后便去解她的衣带。少妇大窘,本能地挣扎了几下。

高智商拍着胸膛道:“有我罩着,保证台里的女人不敢随便欺负你。”

少妇悄悄朝旁边的邳小姐看了一眼。

“她有什么好看的?”高智商道:“跟你说,本公子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风情有风情,比那种未经人事的丫头片子强多了。”

高智商一边说,一边在她身上摸弄,“你叫什么来着?”

“……小桃红。不要……”少妇拦住他的手,“有人……”

“她在旁边又怎么样?”高智商张开手,毫不客气地在邳小姐的胸乳上捏了几把。少女手脚被缚,嘴巴也被塞住,只在枕下发出“唔唔”几声低泣。

“怕是一会儿有人会来……”

“底下才刚开始,至少也得一个时辰。”高智商被哈迷蚩管束得死死的,这几个月别说女色,连女人的手都没拉过,这会儿早已按捺不住,搂住少妇就要求欢,“小桃红亲亲,咱们也来乐一乐……”高智商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

小桃红满面羞态,半推半就地被他搂着腰肢扯开衣带,把裙子拽到臀下。她手脚都被捆着,即使到了这时候,高智商也没有松开她的绳索,只把她的裙子和亵裤扒到跨间,露出一截白光光的身子,接着将她双膝分开,一手伸到她股间。

这少年竟然是个老手!能进到游冶台的男人不多,这少年算是一个。小桃红原想着让他尝些甜头好有个依仗,最好是引得他为她赎身,好脱离苦海。没想到他竟然深谙其道,只摸弄几下,她整个身子便软了。她的双膝被那少年分得张开,敞露出下体的羞处,那少年一手在她股间那个羞人的地方又揉又捻,不多时便让她玉体乱颤,蜜穴水汪汪地吐出蜜汁。

高智商在临安时跟师父学了一点房中术,这会儿施展出来,没几下就搞定了小桃红。他抱着少妇翻个身,让她趴在床边。

小桃红双手被绑在身后,上身伏在床上,丰腴肥美的大白屁股高高翘起。高智商扒开她的臀肉,先赞了一声,然后解开裤子对着她湿腻的蜜穴硬生生捣了进去,一边捅弄,一边连声叫道:“爽快!爽快!”

床榻甚高,小桃红的双膝跪得红肿,又挨不到地面,只能弯着一双玉腿贴在床边,双足紧紧并着,用趾尖勉强支撑身体。随着少年用力挺动,又白又嫩的粉臀被他撞得乱颤,嫩穴被那根硬邦邦的阳具来回捣弄,整个人都仿佛飞上云端,情不自禁地“咿咿呀呀”叫出声来。

两个正干得兴起,房门“吱呀”一声推开,一群女子笑闹着涌入房中。小桃红身子被遮在帐中,又自意乱情迷,对外面的声音恍若未觉。

那些女子看到纱帐乱晃,连忙相顾噤声。一个女子蹑手蹑脚地走近,然后猛地揭开帐子,娇喝一声:“好啊!”然后笑道:“快来看啊,这娼妇正让人干屁股呢!”

小桃红像被毒蛇咬中一样,身体剧烈一抖,潮红的玉颊一瞬间血色全无。身后传来一阵哄笑,有人揶揄道:“哎哟,少奶奶,这一会儿工夫就跟人搞上了?”

“平常装得人模人样,原来是个下贱胚子。”

“少奶奶这是攀上高枝了,咱们在下面辛苦,她倒好,先攀上衙内了。”

“什么少奶奶?邳家没了,她这只金凤凰如今也被剥得光溜溜的。”

“哪里是凤凰?就是只发骚的小母狗,瞧她的浪样,背地里不定怎么摇臀摆尾讨衙内的欢心呢。”

私下交欢时被人撞破,身下的女子骇得肝胆俱裂,高智商却是满不在乎。他在临安时,单是身边伺候的姬妾就有十几个。平常交欢至少也要三五个姬妾、小婢在旁服侍,要不就是和那些狐朋狗友聚在一处狂淫乱嫖。有时看中谁家的妻女,想方设法弄来,让人按着手脚行奸也是常事。倒是像平常夫妻一样,只有一男一女的情景还从来没有过。

诸女围拢过来,一边张望,一边笑语不绝。高智商不仅面不改色,反而得意洋洋,别说就十几个女子,便是再多几倍人家高衙内也当众玩过。他费力地挺弄着阳具,一边没心没肺地笑道:“这小骚货夹得还真紧。”

小桃红玉脸雪白,臀部肌肉绷紧,穴口嫩肉紧紧夹住肉棒根部,高智商挺弄了几下居然没有拔出分毫。

周围看笑话的诸女也觉出异样,有人道:“莫不是这娼妇受惊,下面锁紧了?”

“姐姐说笑了,哪里能锁紧?”

“怎么没有?以前在府里,邳家那些杀千刀的老爷们弄来各种牲口在院子里交尾,我亲眼看到一公一母两条狗连在一起,怎么都分不开。”

“人又不是狗!大家都是女子,谁下面不是肉长的?何曾有过这种事?”旁边的女子娇声道:“衙内,让奴婢看看可成?”

高智商道:“本少爷的阳物可不是随便看的。”

那女子笑道:“衙内的阳物在小桃红身子里,奴婢想看也看不到。只是这娼妇下面夹得太紧,奴婢想瞧瞧稀奇。”

高智商嘻皮笑脸地说道:“想看,让本少爷亲一个。”

那女子毫不犹豫地献上香吻,让他痛快地亲吻一番。高智商手一挥,“随便看!”

娇笑声中,诸女纷纷伸出手将小桃红紧绷的臀肉掰开。少妇的身体紧绷着,白艳的粉臀被十几只玉手扒得敞开,整个蜜穴完全绽露出来。她的蜜穴被阳具塞得满满的,穴口圆圆张开,只露出一圈细细的红肉。

一个女子翘起兰花指在她的穴口扪弄几下,惊叹道:“果然好紧呢。”

“奴家也来试试。”

“哎呀!这娼妇的骚穴像长在衙内的肉棒上面一样,一点缝隙都没有。”

明知道自己颜面尽失,沦为世人的笑柄,但小桃红几乎顾不得羞愤。刚才的惊吓使她险些晕厥,等她清醒过来才发现,不仅臀部,包括大腿内侧和腹下的肌肉全都绷得死死的,任她怎么使力都无法松动分毫。

她的舌头像被钉住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下身绷得越紧,越发心急;越心急,越无法放松。她又羞又惊又怕又痛,不一会儿额头上泌出一层冷汗。

一个女子冷漠地说道:“闹什么呢?”

诸女笑声戛然而止,一个女子赔笑道:“回蛇姐姐,这贱婢背地里和衙内交欢,被奴婢们撞破,结果衙内的肉棒夹在里面,拔不出来了。”

蛇夫人走过来,一手伸到少妇臀间摸弄片刻,抬头道:“衙内,试试用力拔出可成?”

高智商扎马步一样摆好架势,“来吧!”

蛇夫人侧身坐在床上,双手抱住少妇白嫩的雪臀,朝两边用力扳开。高智商拧腰往后一扯,小桃红痛得尖叫一声,臀间蜜穴被扯得微微鼓起,却仍未能松开。倒是高智商阳具根部的血管猛地鼓胀了一下,看起来像是要断裂一样,引得周围女子一片惊叫。

高智商也吓了一跳,连忙停住,心有余悸地说道:“幸亏少爷我练过!要不这下就废了!”

蛇夫人拔下簪子横咬在齿间,然后两手抱住少妇白生生的雪臀,像揉面团一样来回揉弄。等小桃红呼吸略微放松后,蛇夫人取下簪子对着她的会阴部位稳稳一刺。

小桃红尖叫一声,屁股像触电一般剧颤起来。蛇夫人手腕一转,用簪尾在她会阴中一搅,只听“啵”的一声,阳具猛然从蜜穴中拽出,带出一蓬热腾腾的淫液。

周围的女子又是一片惊呼,然后一个个掩口而笑,“有蛇姐姐在,小娼妇下面夹得再紧,也得给蛇姐乖乖张开。”

“小桃红,还不快谢谢蛇姐?”

高智商看了看自己的家伙,然后长出一口气,“还好,还好。”

蛇夫人笑道:“衙内既然喜欢,尽管拿这贱婢取乐。姑娘们,过来给衙内助兴。”

诸女笑着上前,有的把小桃红还在颤抖的臀肉扒开;有的剥开她的阴唇,露出红肿的穴口;还有的伸出玉手殷勤扶住高智商的阳具,送到她臀下;剩下几名女子分别托起两人的腰臀,前推后送。高智商不用费半点力气,就被她们推着干进少妇体内。

小桃红也被人搂住腰,把她的大白屁股往高智商胯下乱撞。她的臀部被扒得敞开,圆润的臀球几乎被掰成一个张开的平面,露出里面雪滑的臀沟和淫穴。柔艳的性器仿佛一朵娇弱的鲜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根阳具硬硬插入,来回抽送。

她敞露着自己最羞耻的部位,羞处每一丝颤抖、每一处细小的褶皱、每一滴淫液的溅出,包括蜜穴被插弄时每一个反应和变化,都被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怪不得叫小桃红。”高智商赞叹道:“这名字起得真贴切!你们瞧瞧,这屁股可不就是个大白桃吗?顺着沟掰开,里面的美肉又红又嫩,还跟水蜜桃一样,湿溚溚的直淌水。”

诸女都笑道:“夫人名字起得好,衙内解得也好,还有这娼妇也知道凑趣,把屁股养得又白又嫩,留着好让衙内取乐。”

另一个女子道:“哎哟,这里还有一个。”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