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22章·备礼

一刻钟前。中央广场。

夜色下,高大的拱门像巨人一样矗立着。乐明珠抱着石拱一角,哭丧着小脸道:“我不要走,还不知道大笨瓜怎么样了呢……”

潘金莲面沉如水,她戴着面纱,可自己脸上、身上,似乎都沾染着那种令人羞愤作呕的气味。她强压着心底的羞怒,冷冰冰道:“放心,他死不了。我再说一遍!放手!”

“我不要——”

潘金莲出手如风,点了乐明珠的穴道,把她搂在臂弯,然后回头看着那个披着斗篷的女子。

“你修为已失,外面如果有危险,我救不了你。”

朱殷用斗篷遮住头发,面孔被遮在阴影中,只露出玫瑰般的红唇。

“我知道。”朱殷道:“我只要离开这里就可以。”

潘金莲没有说话,她一进太泉古阵就与朱殷交过手,此时不落井下石就是好的。要救她出去,自己既无这份心思,也没有这份力气。

潘金莲从乐明珠怀里取出一本小册子,一页一页翻开。忽然空气微微一震,拱门下的空间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撕开,从拱门透过的灯光宛如一幅嵌满珠宝的幕布被从中撕裂,露出一道幽蓝的缝隙。缝隙旋出旋灭,就像闪电一样一闪而逝,三个人影瞬间消失。

广场上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恢复了亘古以来的平静,只有半张发黄的纸页从空中飘落,随风被卷到拱门下的角落里。

※ ※ ※ ※ ※

“干!”

捏着散落的纸页,程宗扬心情懊恼得无以复加。这次与小香瓜错过,不知道又要到哪天才能再相见。最可恨的是潘金莲那贱人,自己现在的状况,一大半都是拜她所赐,何况还拐走了自己的小香瓜和殷奴。

不过事已此至,再懊恼也无济于事。程宗扬只好把外界的事抛到脑后,静下心来,一点一点恢复受损的修为。可惜身边的四只鼎炉都不是上品,即使鼎体最精纯的何漪莲,每次交欢不足一个时辰,真元便耗得七七八八。因此程宗扬只在夜间与四女合体双修,白天则在街上闲逛,探索街市,四处寻找有用的物品。

接连几天逛下来,程宗扬倒是又陆续找到四五家卖场,但书店和图书馆始终不见踪影。户外用品店似乎只有自己遇到的那一家,倒是有几家很大的玩具店,里面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微缩景观,从古典园林,到现代都市,全部仿照实物按比例制成,每一处细节都维妙维肖、精致绝伦。程宗扬看着都有种错觉,似乎那是一个缩小版的真实世界,只是和秘境一样,里面也空无一人。幸好自己身边是小紫,如果小香瓜看到,肯定会惊叫起来,然后整个打包带走。

这几天最大的遗憾是找到了一间医院,程宗扬凭直觉就知道它所蕴藏的巨大价值,但里面的药品自己一样都不认识,别的东西还能凑合,乱用药品可是会死人的。那些药品都没有纸质的说明书,甚至连药品名称也没有,只在包装上印着二维码,没有扫描工具,根本无法识别里面的信息。程宗扬无奈之下,只好拿了几把手术刀和一些不知用途的药物了事。

数日观察下来,程宗扬对这座城市的认知也进一步加深。整个城市以广场为中心圆形排列,从广场辐射出四条大道,将城市分成四个区域。分别是居住区、商业区、服务区和娱乐区。相较于别墅密布的居住区和店铺林立的商业区,这座城市面积最大、最为繁华的区域却是娱乐区。在靠近广场的一座大厦顶楼,程宗扬找到一家他所见过的最大的舞厅。单是一座舞池就占据了四层楼的高度,各种各样的灯饰华丽无比。

当时程宗扬在光影组成的虚拟屏幕上一通乱点,舞池中竟然出现了几个皓齿红唇的美人。接着那些立体影像便犹如真人一样扭乳摆臀、解衣露体,摇摆着光滑娇嫩的下体,跳起了火辣到爆的脱衣舞。跳到激情时,美人儿们一个个香汗淋漓、娇呻浪吟,妙处含珠带露,动作充满了性诱惑挑逗,让程宗扬禁不住感叹,即使到了世界末日,人类的本性还是一样。太泉古阵的“仙人”们虽然拥有远超时代的科技,但把大量精力都用在奢靡和享乐上,难怪会灭亡。

这座舞厅位于整个城市的至高点,又靠近城市中心,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能俯览整个城市,里面各种设施齐全,程宗扬干脆把它定为落脚处。通过电梯到楼下,往周围任何一个方向都十分方便,而且从城市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大厦的位置,走得再远也不用担心迷路。

这天傍晚,程宗扬在城市边缘找到一家不起眼的店铺。由于店面太过普通,起初他并没有留意,只是随便往里面看了一眼,却发现里面摆着各种机械工具。程宗扬一阵兴奋,衣服鞋帽虽然也很有技术含量,但和机械工具的科技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

店铺虽然不大,里面各种工具却是琳琅满目,单是扳手就有上百种之多,但对于连螺丝钉都没有的六朝来说,这些工具完全无用,至于螺丝刀更不用看。程宗扬心里一直有种隐约的期待,希望找到传说中的立体打印机。以太泉古阵的科技水准,这种东西应该已经到处都有,可他找来找去,也没有任何相似的物体。

小紫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些工具,忽然拿起一件,“这是什么?”

程宗扬接过来看了一下。那东西并不大,有些像臂套,可以固定在手腕上,前面有一个把手,顶部是一个平面,中间有一道缝隙。程宗扬套在腕上试了试,感觉并不沉重,接着他握住把手,柄上随即亮起一个红灯。

程宗扬按了一下,手臂蓦然一震,那件物体发出一阵令人骨头都为之发酥的低频噪音,接着顶部的缝隙中猛地弹出一道锯刃,只一下,就把金属柜台切掉半边。程宗扬赶紧按住红灯,抬起手臂,只见柜台的金属边框留下一个整整齐齐的断口,连玻璃都被切掉一角。再看锯齿本身,中间是一串不同大小的齿轮,用复杂的方式组合在一起,齿轮本身极薄,彼此啮合得却极为严密,一眼看去,仿佛一个整体。齿轮周围环绕着一道履带式的齿刃,暗蓝色的刃锋或大或小,或挺或伏,形状和角度都不尽相同,组合起来却有种邪恶的美感,充满嗜血的暴力。

小紫道:“锯齿刀吗?看起来好厉害呢。”

程宗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找了这么久,找到的唯一一件能充当攻击性武器的用品,竟然是一支电锯……这是让自己化身德州电锯狂魔吗?真不敢想象两军对垒,自己举着一把电锯冲进敌阵——那是来演反派角色的好吗?!自己龙套专用的五虎断门刀已经被人耻笑过无数次,再玩反角专用的电锯,形象可就彻底毁了。

程宗扬不甘心地找遍了整个店铺,最后只有失望,不得不把这唯一一支电锯收到包里,一边叮嘱小紫,“千万不要对别人说。”

“为什么?”

“因为……”程宗扬一连咳了几声,含糊道:“这种兵器太可怕了。”

小紫眨了眨眼睛,“真的吗?”

“喂,你就装作被我骗到好不好?”

电锯份量和一般的钢刀差不多,套在臂上用衣袖一遮就看不出痕迹,倒是一件杀人越货的利器。程宗扬下定决心,如果真到不得已的时候,不得不用上这件超时代的兵器,一定要把对手大卸八块,毁尸灭迹,以免自己电锯暴徒的名声传扬出去。

程宗扬收好电锯,还想再找个射钉枪之类的工具,改造一下用来发射暗器,但找遍店铺也没有类似的物品。其他的钳子、扳手之类的工具,虽然质地精良,但都不是要紧东西,也不必费这个力气。

从工具店出来,已经暮色四合。这里白天只有短短四五个时辰,夜晚却长了一倍,不知道是因为城中的居民酷爱过夜生活,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看到小紫有些走神,程宗扬很自觉地说道:“我来背你。”

“不要。你伤势还没好呢。”

“咦?你看出来了?”

小紫撇了撇嘴,“连电锯都拿不动,还差点割到手。”

“喂,是它弹出的太突然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嘴上虽然这么说,程宗扬却明白小紫说的是对的。那条阴阳鱼似乎在自己丹田里生了根,想尽办法也没能把它逼出来。另一方面,尹、何、虞氏姐妹的鼎炉都不是上品,这些天连续双修,效果不断降低。自己一大半精力都用在平衡阴阳鱼的威胁上,修为恢复极慢。程宗扬算了一下,按现在的进度,想要修为尽复,至少要两个月才行。

“潘姐儿太狡猾了,那颗赤阳圣果居然没有随身带着。”

程宗扬心下遗憾,自己好不容易摆了潘姐儿一道,结果除了给她来了一发颜射过瘾,什么好处都没捞到,算下来自己吃亏大了。

夜色下,灯光次第亮起,整个城市流光溢彩,美不胜收,让不知真相的外人看来,真的宛如仙境。然而如此繁华的景象,背景却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没有虫鸣,没有鸟啼,更没有人类的喧哗。如此强烈的反差,令习惯了城市喧闹的程宗扬不禁生出一丝不安,自己就像行走在一座华丽的棺材中,除了永恒的死亡,看不到任何生机和希望。

夜色愈深,心底的不安就越强烈,程宗扬越走越快,最后几乎狂奔起来。他拉着小紫奔入大厦,冲进电梯,按亮顶楼。当电梯门关上,开始向上运行,程宗扬却感觉电梯像是在朝着黑暗的地底世界飞速下坠,头顶的灯光仿佛变得幽暗不定,视野中的一切都似乎变成黑白的剪影,散发着清冷而阴森的感觉。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一阵笑闹声随即传来。伴随着笑声,大厅绚烂的灯光涌入电梯,一瞬间,周围的景物同时焕发出耀眼的光彩,变得五彩缤纷,生机勃勃。程宗扬感到自己脸上的血色迅速恢复,果然人类还是一种群居的生物,再完美的城市,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生活,也如同地狱。

几名莺莺燕燕的女子媚声道:“奴婢见过妈妈、主子。”

小紫道:“做什么呢?这么高兴。”

尹馥兰笑道:“她们都在看奴婢的笑话呢。”

“哦?”

舞台旁边放着一部银白色的摄像机,悬在上方的光球光影不停变幻,正在回放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美人儿被一群男人纵情奸淫的画面,主角便是尹馥兰。

小紫笑道:“是谁的主意?”

尹馥兰笑而不答。何漪莲道:“是尹姐姐专门找来放的。我们这些奴婢,以尹姐姐身份最高,连姐姐都受过这等折辱,我们这些低等的贱婢又有什么好矜贵的?”

小紫笑道:“果然是好主意。”

尹馥兰与何漪莲嘻笑自若,后面的虞氏姐妹却是脸色绯红。她们姐妹虽然是杀手,但只是一味的冷酷狠辣,论起心计,比尹、何漪莲两女足足差出几条街,再加上还有引魂术的暗示,几天下来,就被揉弄得面团一样。短短几日工夫,姐妹俩身子便柔润了许多,冷厉的神情间,也多了几分若有若无的媚意。现在尹馥兰把自己最不堪的经历拿出来分享,再高雅的女子也只能沆瀣一气,沉沦在充满肉欲的亲密中。

程宗扬知道这几名女子的鼎炉虽然称得上出色,但终究不是上品,连日来的交欢,阴精已尽,再双修下去也没什么效果。因此他没让诸女服侍,而是把几只装得满满的背包拿过来,开始整理收获的物品。

这处秘境完全封闭,与外界不通音讯,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一无所知。同样,萧遥逸和武二也不知道自己的下落。程宗扬原本准备养好伤再出去,但现在看来伤势的恢复遥遥无期,自己一行已经失踪了这么久,于情于理都应该先和他们联系上。

这一趟收获不少,最要紧的都放在贴身的腰包里。另外还有两个半人高的登山包。程宗扬先把背包倒空,然后一件一件挑选物品:一条加厚加长风格粗犷的皮带,程宗扬很怀疑有没有人类能带得上,但送给二爷正合适;一件在户外用品店找到的望远镜,算是给小狐狸的礼物。

自己这趟太泉古阵之行,徐君房出力最多,吃的苦头又最大,程宗扬千挑万选,最后找到一只类似电子相册能够存储影像的水晶球。有这样的法宝在手,徐大忽悠以后忽悠起来那可是如虎添翼。另外一堆乱七八糟的药物,是给朱老头留的,这些药物谁都不知道用途,让他头痛好了。

另外程宗扬带走了所有能找到的组合工具和金属打火机,这些物品在野外最有用处,他准备给孟老大、侯二哥,还有吴战威、敖润等人每人一件。可惜没有找到腕表,否则星月湖大营也不用带个闹钟上阵那么搞笑了。程宗扬另外特意挑选了一双合码的运动鞋,准备带给祁远。祁老四为了生意一直奔波劳碌,有双合适的鞋子,能省一半力气。

这只背包里全是实用物品,份量十足,另外一只背包则轻了许多,物品风格也截然不同:一只做工精美会眨眼能跳舞的布偶,是给雁儿的;一串由上百颗明珠串成的华丽项坠,是给卓美人儿的;一条精美异常,与戒指成套,用细链连接的水晶手链、镯子组合,是给凝羽的;一副墨镜——当然是给月霜的。这副墨镜比她那副烟茶水晶磨制的镜片时尚许多,程宗扬一边收拾一边想入非非,月丫头戴着这副墨镜被自己压在身下会是什么模样?还有凝羽,很久不见,不知道她握刀的手戴上这副手链,会不会变得温柔?

程宗扬叹了口气,收起墨镜和手链,看着剩下的物品,脸色变得郑重起来。桌上放着一只两颗心连在一起的饰品盒,里面是一对戒指。质地虽然是普通的白银,但上面分别雕刻着一对栩栩如生的龙凤,轻轻按下,两者的鳞羽就以一秒一丝的频率微微振动,每六十秒形态会出现细微的变化,一小时改变一次,与此同时,龙凤分别会在戒面上旋转,每二十四小时正好一周。程宗扬没敢拆开细看,但可以想象里面精巧的设计。如此精密的做工,别说六朝,就是在自己那个时代也绝无仅有,程宗扬专门带在身上,准备作为向云如瑶求婚的礼物。

自己早已定好行程,离开太泉古阵,第一件事就是去云家磕头赔罪。未出嫁的姑娘莫名其妙就流产了,嫌疑人却矢口否认,可以想象云家几位的怒火。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不是,云家几位大爷要打要杀自己都认了,只希望云如瑶能少受一些委屈。

因此程宗扬又煞费苦心,专门选了三件礼物,送给云家三位大爷。云苍峰性喜游历,自己手里的蛋屋绝对是秒杀级的重宝,还好剩下两只,选一只送给云三爷;云栖峰在晋国做官,经常要伏案书写文牍,一只自带电源的便携式台灯正适合他使用;云秀峰是云家的当家人,云家又富甲一方,寻常宝物他见过的肯定比自己多。程宗扬想来想去,最后把一支黑色的笔状物包起来,放在背包深置的侧袋里。这是一支电击器,尺寸和一支笔差不多,威力却是极大。

程宗扬倒是想给云六爷送支手枪什么的,但整个城市别说攻击性武器,连自卫用的小型器具都没有,这支电击器还是从机械守卫身上拆下来的。虽然云秀峰身边护卫成群,但有件防身的物品,想必他不会推辞。

程宗扬把卖场里的珠宝饰品也挑选做工精巧的带了一些,准备分送给芝娘、兰姑和柳翠烟等人。其他还有一些精巧的小物品,比如颜色鲜艳、质地透明又不会摔碎的塑料杯,本身份量不重,套在一起所占空间也有限,送给张少煌和石超等人倒是不错的礼品。

程宗扬整理好背包,然后把空隙全部塞上巧克力和可乐。这些东西虽然不值钱,但自己有生之年也未必能在六朝生产,只希望它们带出去之后保质期还足够长。

程宗扬把塞满的背包放在推车里——这是他从卖场中拿的,这座城市早就是空城,自己推出去也没人管。

几名女子也各自收拾停当,每人都带了一堆衣服鞋帽。相比之下,小紫最轻松,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拿,连铁箱也是尹馥兰抱着。

城市里的物资实在太多,过于笨重和暂时没有用处的东西全部放弃。既然知道这处封闭空间的存在,自己随时可以进入,其他东西留在这里更安全。程宗扬专门吩咐诸女,不得泄漏这里的任何信息。相对于太泉古阵的其他区域,这座保存完整的人类城市堪称是一座宝藏。程宗扬并不打算把它的存在公布出去,除了它本身的价值,还因为这座城市充满了自己才有的回忆。如果让那些外姓人把物品运出去,不可避免会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破坏,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堆废墟。

最后看了这座城市一眼,程宗扬招呼一声:“走了!”然后领着众人往夜幕下的广场走去。

※ ※ ※ ※ ※

撕裂的空间透出无尽的黑色,接着眼前一花,脚下的大理石已经变成落叶堆积的土壤,程宗扬晃了晃发晕的脑袋,对小紫说道:“这比坐车可方便多了……干!”

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自己只顾着两手扶住推车,又忽略了传送时会出现的偏差,忘了拉小紫的手。

和进入太泉古阵时的随机情况一样,传送中出现的偏差可能都是一种原因,但自己不知道该怎样避免。好在这处传送点的偏差还在可容忍的范围之内,周围巨松遍布,应该在轩辕坟不远的位置。

程宗扬正要大喊一声,看她们是不是在附近,却看到一个蝙蝠般的影子从林中划过。他急忙屏住呼吸,紧盯着那个瘦削的身影。

墨枫林!自己原以为他已经随秦翰离开,没想到还留在此地。

林中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墨师兄!找到了吗?”

墨枫林略一颔首。

朱殷大喜过望,“太好了!有了赤阳圣果,小妹便能解开这该死的诅咒,恢复修为了。师兄救命之恩,小妹没齿难忘。”

“别作梦了。”墨枫林淡淡道:“如果赤阳圣果能解开诅咒,那些外姓人何需困在此地?”

朱殷仿佛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望着墨枫林漠然的面孔,片刻后耳边传来一阵细微的“咯咯”声,却是自己的牙关禁不住颤抖。

墨枫林道:“宗门诸位长老苦心栽培,才有你这位三仙子之一的奉琼仙子。谁知你这般无能,竟然中了太泉古阵的诅咒。可惜诸位长老花费的力气就此付诸东流,朱殷师妹,你怎对得起他们的一片苦心?”

朱殷低声道:“那诅咒无影无形,只能怪小妹运气不好。但赤阳圣果是天下难得的奇物,小妹如果服下,说不定能解除诅咒。”

“明知不可而为之。”墨枫林嗤笑一声,冷冷道:“朱殷师妹,这些年你已经用过无数天地奇宝,何必再浪费这颗赤阳圣果?”

朱殷咬了咬牙,“这颗赤阳圣果原是小妹好不容易得来,知晓师兄来此,便立即告知师兄。”

墨枫林沉默片刻,缓缓道:“你从小便是这般。若非这颗赤阳圣果被外姓人夺走,你如何肯告诉我?说不定连师门也被你瞒过了。”

“师兄!”朱殷泣声道:“小妹若留在此地,必死无疑,只求师兄能救我一救……以前都是殷儿不好,不该当众给师兄脸色,让师兄一怒离开宗门。只要能离开此地,殷儿发誓,从今往后便对师兄一心一意……”

墨枫林叹道:“你以为我离开宗门是因为你吗?殷儿,你的姿色虽然出众,但我墨枫林从不是那种为美色屈膝的男人。当年我纵然对你有几分兴趣,也不过是想让你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罢了。”

朱殷凄声道:“只一颗赤阳圣果,你便不肯给我吗?”

墨枫林摇了摇头,“这颗赤阳圣果我还有大用,总比让你白白糟践了要紧。”

朱殷愤然道:“那你为什么回来?带着赤阳圣果远走高飞便是,难道是故意来羞辱我的吗?”

墨枫林看着她,半晌才道:“这颗赤阳圣果不能给你。但若要带你出去,并非难事。”

朱殷呆呆看着他,“真的吗?”

“当有六七成把握。”

朱殷心头涌起一丝感激,一时间不知道想哭还是想笑,半晌才哽咽道:“师兄,殷儿往后一定乖乖听你的话。”

墨枫林却不肯承情,“便是带你回去,也要听师门发落,与我又有何干?”

朱殷破啼为笑,“师兄还是原来那样,除了求道,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墨师兄,殷儿要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墨枫林淡淡道:“中过诅咒之人,硬闯雾障必死无疑。要带你出去,只需让你生机尽绝便是。”

在朱殷惊骇的目光下,墨枫林一掌拍出,朱殷修为已废,根本无法躲闪,娇躯一颤,双眼失去光彩,软软倒在他怀中。

墨枫林挟起朱殷,飞身跃上树梢,脚尖踏到树枝的刹那,他身形忽然一顿,然后向后飞出。

那根树枝轰然一声燃烧起来,接着一团火焰飞出,如同一只手掌劈头朝墨枫林抓去。

墨枫林大袖一展,一团寒雾飞出,扑向火焰。冰火相撞,发出一串细碎的爆裂声。接着墨枫林屈指一弹,一支冰箭疾射而出,在火光中“嘭”的一声溅开。

一个灰扑扑的身影从火光中浮现,抬手接住被冰箭击飞的木杖。

墨枫林眼中寒光一闪而逝,“原来是焚长老。我瑶池宗与龙宸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知何事劳动焚长老大驾光临?”

焚无尘仍戴着兜帽,看不清他的神情,他原本霸道的身影,此时却微微佝偻下来,给人一种委靡不振的感觉,显然在殇振羽手下吃了不小的亏。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