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19章·自缚

程宗扬从光束中穿过,房间内的声音立刻被光束隔绝,看来这种光束还有隔音的效果。但这种装置为什么能在隔音的同时,却不会阻拦物体的通过,就不是自己所能理解的了。

程宗扬下了楼,从KTV的侧门回到卖场。还好,自己那只背包好端端放在座椅上,并没有被人拿走——实在是这里根本就找不到外人。

程宗扬拿起背包,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几本徐君房手绘的《河图》:粗劣的纸张让人担心它随时会变成碎片。

皮夹:自己几乎没有用过,留在身边更多的是纪念意义。也许只有普及了纸钞,它才有用武之地。

琥珀:这是死丫头的作品,用来示警,里面有一滴苏妲己的血,苏妖妇一旦靠近,就会发热,但很久都没用过了。

纸币:在地下金库时,大家每人拿了一张,留作纪念。

还有一只尖尖的鬼牙,这原本是小狐狸的,他拿了多年也没琢磨明白,结识之后,觉得自己总会认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于是丢给自己。

一个包装严密的布袋……程宗扬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里面是一条亵衣,当日云丹琉和自己打赌,结果把内衣都输了个干净。自己原本打算拿它来羞云大小姐,结果一路奔忙,两人都没见过几次面,这件专门对付云丫头的必杀技也没派上用场。

程宗扬想了想,还是把它拿在身边放心些。云丫头一开始就看自己不顺眼,喊打喊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万一因为云如瑶的事翻脸,说不定还能救自己一命。干脆!程宗扬又从旁边的袋子里挑了几件最性感的内衣一并塞在里面——要对付暴龙脾气的云大小姐,就得来点狠的。

背包里还装着自己给乐明珠拿的巧克力,可惜没等小香瓜吃到,自己就险些被潘姐儿干掉。潘姐儿这块绊脚石,总得想个法子搬开才是。说起来,自己在太泉古阵占着天时地利人和,不如直接把小香瓜拐走私奔。时过境迁,再想找这样的机会可不容易。

程宗扬想着,一边在已经半空的背包里摸索。忽然指尖一硬,触到一个光滑的物体。

程宗扬拿起一看,却是一块墨黑色的琥珀。里面一条银色的小鱼,似乎正在游动。

程宗扬猛地想了起来,这是鱼无夷临死前交给自己的阴阳鱼。还是在晴州的时候,泊陵鱼氏与黑魔海联手,准备对付以潘姐儿为首的光明观堂一行。结果自己和孟老大横插一道,拔掉了黑魔海设在晴州的暗桩,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危急关头,巫嬷嬷突施暗算,打折了鱼无夷的腰椎,逼问阴阳鱼的下落。鱼无夷抵死熬刑,最后只因为自己是黑魔海的仇敌,把阴阳鱼的藏处告诉了自己。可阴阳鱼到自己手中,除了刚开始新鲜琢磨了两天,接着就抛在脑后,忘了个一干二净。

这时拿着阴阳鱼,程宗扬心里一动。当初黑魔海与泊陵鱼氏合作对付光明观堂,可黑魔海为了得到阴阳鱼,不惜对鱼无夷痛下杀手,可见他们与鱼氏合作的目标只在这件阴阳鱼上。

鱼无夷临死前反复交待,无论如何不能让阴阳鱼落在黑魔海手中。那么就意味着黑魔海要对付光明观堂,只需要拿到这只阴阳鱼。那时自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光明观堂的人生死相见,根本就没往这方面多想。现在看来,这只阴阳鱼多半隐藏着克制光明观堂的秘密……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委屈的声音:“这里也没有……”

是小香瓜!程宗扬霍然站起身,赶紧又蹲下去——旁边那个可不就是潘姐儿!自己这会儿能动用的真气不过两三成,出去还不是送死?

小香瓜眼睛哭得红红的,囔着鼻子道:“已经找了两天,还没找到……他身上好多伤,你还下那么重的手……”

自己这个小师妹在燕师叔的庇护下,一直无忧无虑,是宗门人见人爱的开心果,从来都没有哭得这么厉害过。见她那对漂亮的大眼睛哭得又红又肿,潘金莲也不免心软,温言道:“既然找不到,他多半不会有事。”

“怎么不会有事?他自己一个人,也没有人帮他……”

“好啦。”潘金莲安慰道:“师姐帮你找到他,让你给他疗伤,可以吗?”

乐明珠抽噎道:“好。”

“那你如果见到他,一定要告诉师姐,好不好?”

乐明珠抽了抽鼻子,委屈地点点头。

程宗扬暗叫:你个小笨瓜,潘姐儿让你去疗伤,她干嘛呢?忙着补剑的吧!

乐明珠哭得像小花猫一样,泪眼模糊地抬起脸,看着两边的店铺,“好多衣服……”

潘金莲警告道:“你已经拿过了,不能再拿了。”

乐明珠嘟起嘴,一手指着饮品店内货架上的可乐,“我要喝那个。”

潘金莲道:“这里的水不能喝。”

乐明珠跺脚道:“我就是要喝!我都喝过了,一点事都没有。我要喝,我要喝!”

“别吵!”潘金莲呵斥一声,然后用帕子帮她擦了擦眼泪,领着乐明珠进了饮品店。

乐明珠踮起脚尖拿了一罐可乐,打开喝了一口,顿时就又掉下泪来。

“怎么又哭了?”

“人家第一次喝到这种水,就是他给的。”乐明珠抽抽噎噎地说道:“大笨瓜虽然笨笨的,可人很好啊。他要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潘金莲斥道:“说什么死啊活啊的?”

乐明珠“哇”地哭了起来,“你又凶人家……”

“师姐不是凶你……”

“你就是凶我……呜呜……”

潘金莲只好认输,柔声道:“师姐保证不凶你了,好不好?”

“我才不信……”乐明珠泪眼婆娑,“你在山上的时候,大家说说笑笑好开心。可一下山你就戴上面纱,只露出两只眼睛,还凶巴巴地瞪人家……”

潘金莲一手扶着额头,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摘下面纱,朝乐明珠露出一个笑脸,“这下好了吗?”

乐明珠停住抽泣,接着破涕为笑,“师姐,你好漂亮。”

潘金莲白了她一眼。

乐明珠歪着脑袋道:“师姐,你为什么在外面总要戴着面纱呢?这样漂亮的脸蛋,遮住看不到好可惜。”

潘金莲揉了揉她头上的朱狐冠,没好气地说道:“小笨瓜。”

乐明珠摸着头冠雪白的绒毛,开心地说道:“我还以为弄丢了呢,幸好师姐帮人家找到。师姐对我最好了……”

程宗扬嘴巴张成圆形,良久才暗暗透了口气。自己和潘姐儿打交道已经不短时候了,还是第一次目睹她的芳容。以前程宗扬也猜想过她面纱下的容貌会是什么模样,是冷若冰霜?还是明艳动人?可这会儿摘下面纱,程宗扬才知道自己原本的猜测有多少离谱。

面纱下那张玉脸娇滴滴的,又甜又媚,樱桃般的小嘴边一边一个酒窝,柔艳的唇角微微翘起,天生便带着三分妩媚的笑意,即使板起脸也没有丝毫威慑力,反而像是故意勾引人一样充满诱惑的风情,让人一看就禁不住心头火起。

以前程宗扬觉得潘姐儿整天戴个面纱,实在有够装的。但一看到她的脸,顿时就理解了。潘姐儿这容貌……活脱脱就是天生的二奶脸啊!原本戴着面纱,那双美目还多少有几分冰冷的意味,这会儿面纱一去,在桃花般的玉脸映衬下,美目中的冰冷立刻融化得一干二净,变得水汪汪的,即使恼怒时瞪着眼,也宛如含情脉脉。

说到底,还是潘姐儿的美态太过别致。自己所见过的绝色中,小紫犹如出匣的美玉,精致绝伦,给人惊艳的感觉;小香瓜是可爱,让人一见就心生爱意;潘姐儿却是一朵娇滴滴的鲜花,嫩得仿佛滴水,美得让人心生邪意,直想搂在怀中又揉又搓,狠狠亵玩一番。

潘姐儿不笑还好一点,此时破颜一笑,娇态横生,连见惯美色的程宗扬都有种看花眼的感觉。他满怀同情地看着潘金莲,潘姐儿这长相,跟“冰清玉洁”四个字算是彻底无缘了。难怪她要戴着面纱,真要露着这张脸行走江湖,一群一群招蜂引蝶都是轻的。也难怪武大犯醋劲儿,未婚妻长成这般红颜祸水的模样,换谁都压力山大。

乐明珠开心了一些,拉着潘金莲道:“师姐,你也尝一下吧。味道怪怪的,但是很好喝呢。”

潘金莲拿起可乐罐,仔细看了片刻,对这些封在铁罐里的水保持了谨慎的好奇。

“这是易拉罐,很薄的。那种方形的更奇怪,外面竟然是纸做的呢,大笨瓜说里面装的是牛奶,但我喝着一点都不像。还有……”

乐明珠叽叽咯咯地说着,忽然看到里面的桌子上放着几只空罐,“咦?这里有人来过吗?”

潘金莲如水的目光从桌上扫过,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也许原来就在这里放着的。”

这个地方似乎是突然之间被封存在时光里,很多地方都保持着停止时刹那间的状态。乐明珠一点都没有多想,她踮起脚尖,把可乐拿下来抱在怀里,“这是给师傅的,这是小木头的……小板凳……小辫子……”

潘金莲不动声色地说道:“你在这里等师姐,我去里面看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潘金莲柔声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千万别离开。”

乐明珠乖乖道:“那好吧。”

程宗扬心花怒放,潘姐儿竟然这么知趣,把小香瓜一个人留在这里。等她离开,自己只要打个响指,就能把小香瓜拐走。

潘金莲一边走一边戴上面纱,神态从容地往侧门走来,程宗扬连忙运功吸住身上的衣物,灵巧地一个翻身,无声无息地钻出户外用品店,躲在通往楼梯的后门旁边。只等她走过去,自己就去找小香瓜。

没想到潘金莲在店里转了一圈,又朝后门走来。程宗扬赶紧闪身,风一样掠上楼梯,抢在被她发现之前藏好身形。

等潘金莲也同样踏上楼梯,程宗扬终于知道不对了。她竟然是直接冲着自己来的。贱人啊!程宗扬心里狂骂。如果一开始自己就知道行藏已露,哪里用得着躲躲藏藏?只要喊一声让小香瓜先跑,自己的私奔大计就成功了一半。

谁知道这贱人装得若无其事,其实早已盯准了自己躲藏的位置。现在隔了两道门,再想去喊,未必能来得及了。

程宗扬倒没有多少慌张,潘姐儿修为虽然在自己之上,但自己人多啊!尹馥兰、何漪莲、虞白樱,再加上小紫和自己,五个人对付她一个,潘姐儿再强也未必能讨了好去。她想玩螳螂捕蝉,却想不到后面还有一堆黄雀!

程宗扬心下冷笑,先故意露出一点身形让潘金莲看到,然后慌慌张张往走廊跑去。如果她看清是自己,不再追来,算她明智。她要真是一门心思干掉自己,闯进房间就要她好看!以死丫头的手段,她会落到什么样凄惨的下场,自己都不敢想,一想裆里就硬得跑不动路。

程宗扬踌躇满志地掠入走廊,接着险些哭出来。自己当初进来时只顾听着声音,根本没有留心走廊的布局,出来时倒是没费多少周折,直接就到了楼梯边的吧台。这会儿一看,才发现走廊的结构活活就是个八卦阵,从房间到圆心的吧台很容易,从吧台往周围看,全都是一模一样的房间,所有门上的光束都在不停变幻,根本分不出自己的黄雀们在哪一间……程宗扬惊怒交加,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儿跑,就这一愣神的工夫,潘金莲悄然加速,毫不掩饰地朝他掠来。

程宗扬心直沉到谷底,自己伤势未愈,想和潘姐儿分个胜负,纯粹是送死。周围的房间虽多,但琉璃般半透明的光束门不可能完全阻隔视线,而且房间里连个窗户都没有,自己躲进去纯属自寻死路,潘姐儿堵在门口就能瓮中捉鳖了。

程宗扬一边跑一边往两边张望,这些光束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隔音效果极好,当初如果不是卡着一只玻璃杯,那么大的声音都不可能传出来,自己喊人也是白喊。

忽然程宗扬眼睛一亮,旁边一道宽大的房门居然没有变幻的光线,只是从中间分开,门侧各绘着一个人形图案,左边戴着礼帽叼着烟斗,右边留着长发穿着裙子——程宗扬毫不犹豫地闯进左边,潘姐儿再厉害,也不至于硬闯男厕所吧?

但程宗扬很快就知道自己错了,潘金莲闪身掠了进来。一点都不带犹豫的。程宗扬泪流满面,潘姐儿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啊?连男厕所都不认识!

眼看走投无路,程宗扬停步转身,一手拔出珊瑚匕首。那柄雷射刀虽然还在怀里,但凝出刀锋需要耗费全身的真气,有那点时间,潘姐儿都够杀自己七八遍了。

“潘仙子!大家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不要欺人太甚!”

潘金莲停下脚步,冷冷看了他半晌,“你们黑魔海又要做什么勾当?”

程宗扬一怔,然后叫道:“冤枉啊!我跟黑魔海一点关系都没有!”

“殇振羽在南荒藏了多年,便以为没有人认得他了吗?”

“殇振羽是谁?”程宗扬一脸茫然,“我们队伍里就一个老头,姓朱。猪八戒的朱,你要是想杀他,那可太好了!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赶紧杀!要不然咱们联手做了他也行啊。”

潘金莲双目一瞬间光采湛然,像是要把他看透一般,然后慢慢道:“你怎么知道殇振羽是个老头?”

程宗扬干笑道:“我就是顺口一说,谁知道殇振羽是什么啊?”

潘金莲没有理会他的搪塞之辞,径直问道:“黑魔海这一代的天命侯,是西门还是你?”

“潘仙子!”程宗扬凛然道:“要杀便杀,不要往程某头上泼污水!什么天命侯?我听都没听说过。”

“黑魔海行事素来卑鄙无耻,前有西门狗贼,后有你这小人,”潘金莲咬牙道:“竟然敢诱骗我小师妹!”

“别乱说啊!我跟西门大官人拼得你死我活,是人都看着的!谁敢说我们穿一条裤子?”

“黑魔海巫毒二宗内斗由来已久,你在南荒出现,又与巫宗狗咬狗,与黑魔海毒宗的关系昭然若揭。”潘金莲压低声音,“你用卑鄙手段给何帮主、尹夫人下了禁制,供你驱使淫乐,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程宗扬只想双手写个“冤”字让她看看,死丫头,我可是替你背了个大黑锅啊!他心里暗叫不妙,自己和黑魔海毒宗的关系根本洗不干净,也没得洗,实在是明摆着的。也就小香瓜会毫不怀疑地相信自己,潘姐儿肯定不会这么天真——虽然小香瓜的天真才是真相。

潘金莲眉梢缓缓挑起,黑魔海每二十年大祭,将在巫毒二宗之间决出胜者,称为天命之侯。如果能在与光明观堂的对决中获胜,就是无可争议的二宗之长。以修为而论,潘金莲是光明观堂本代无可争议的候选者。黑魔海的局面却扑朔迷离,巫宗在岳鹏举的打击下遭受重创,如今只有一个西门庆崭露头角,而毒宗的传人始终没有消息。如今看来,倒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更有嫌疑。虽然还不到双方一决生死的时候,但潘金莲并不介意先除掉这个卑鄙的对手。

潘金莲一手按住剑柄,长剑跃然出鞘,却见程宗扬猛地扬手,一团灰色从他手中飞出,雾气般弥漫开来。

潘金莲闪身退后,右手长剑贴在肘下,左手拇指、中指、小指挑起,掐出一个精巧的法诀,玉指间随即闪出一抹柔和的亮光,迎向灰雾。

光明观堂与黑魔海争斗多年,深知毒宗诸般毒药的厉害,她们的净化术便是专门针对黑魔海巫毒二宗的鬼蜮伎俩,克制二宗的毒药和巫术。潘金莲的净化术比李师师高明得多,手中光芒犹如实质,然而那团灰雾却丝毫没有停滞的痕迹,在净化术光芒的照耀下仍在迅速扩散,很快就充塞了面前的整个空间,凝结成一团怪异的固体。

程宗扬心下大定,自己伤势未愈,和潘金莲动手,纯粹是送死。好在自己也不是没有应对的手段,别的不说,自己腰包里还带着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尤其是刚刚得到的蛋屋。这处卫生间比不了下面的大厅,空间再大也有限度,蛋屋胀开之后,胶膜紧贴着墙壁,周围连一道缝隙都没有,潘姐儿就是变成蜜蜂都飞不过来。在程宗扬的印象里,初期的气凝胶强度并不大,但这里是太泉古阵!以太泉古阵的技术水准,把气凝胶做到钢铁的强度也不奇怪。有蛋屋挡在中间,她想杀过来,除非把房子拆掉。

“潘姐儿,”程宗扬高声道:“大家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一点误会,用不着动刀动枪吧?我对乐姑娘的心意,天地可表!你几次三番找我麻烦,以为我脾气很好吗?小心我……干!”

就在程宗扬充满信心的时候,脸色突然大变。只听“嚓”的一声轻响,一截剑锋带着寒光从蛋屋灰色的外壳刺出,接着整个蛋屋四分五裂,变成一堆玻璃般的碎片飞溅开来。

潘金莲纤柔的身影白鹤般从碎片间飞出,长剑寒光一闪,直刺程宗扬咽喉。

程宗扬刚树立起来的信心就和蛋屋一起破碎,匆忙提起匕首,“叮”的一声挡住剑锋。犀利的真气使他觉得手臂像被铁锤砸了一记,浑身的经脉都为之一震,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潘金莲毫不留情,长剑一招紧似一招,把程宗扬逼得狼狈不堪。两人的修为本来就有差异,程宗扬重伤之余,招架片刻就支持不住。眼看潘姐儿把自己当成黑魔海余孽,毫不手软,程宗扬顾不上矜持,赶紧抓住死丫头留下的那只琥珀,试图召唤死丫头过来救命。

程宗扬并不知道那块藏着苏妲己血滴的琥珀该怎么用,只全力将残存不多的真气送入其中。真气一吐,他才发现不对,手中并不是那块用来示警的琥珀,而是手感相似的阴阳鱼!

生死关头出现这种失误,实在要命,程宗扬连忙去换,却发现自己的手掌像被阴阳鱼吸住一样无法张开。

从几条阴经注入的真气仿佛被手中的阴阳鱼一口吸干,接着坚硬而光滑的琥珀像游鱼一样钻入掌心,然后游入丹田。

程宗扬只觉丹田像要爆裂一样涨开,无数纷乱的画面在脑海中飞掠而过,旋转着汇成一幅黑白分明的太极图案。一侧是亿万点细小的光芒,宛如璀璨无极的星海,另一侧则是浓重到极点的黑色。

那只阴阳鱼在自己手中时,无论怎么摆布,都只有一条银白色的阳鱼,理论上应该有的阴鱼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一刻,程宗扬突然感觉到那条阴鱼的存在。它像一条遍布着毒素的黑色小鱼,在太极图中游曳着,散发出黑暗的气息。

一股森然的剑气袭来,程宗扬抬手去挡,匕首还未格住剑锋,那条黑色的小鱼蓦然游出,只一闪,便将潘金莲的净化术完全污染,接着消失无踪。

程宗扬眼前金星直冒,身体摇摇欲坠,双脚仿佛踏在颠倒的阴阳两界上,竭力维持着平衡。似乎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有瞬间,视觉才渐渐恢复,当程宗扬睁开眼睛,眼前的情形使他不由自主地张大嘴巴。

碎裂的气凝胶仍保持着坚硬的外观,但毫无重量,有些甚至在空中悬浮,仿佛灰色的碎冰漂浮在水面上。潘金莲屈膝跌坐在地,她双目紧闭,弯长的睫毛纹丝未动,正在极力驱除侵入体内的异状。

潘金莲的灵觉远过常人,程宗扬目光刚落在她身上,她便睁开眼睛,接着握紧剑柄。程宗扬凝神戒备,却发现自己体内本来就不多的真气几乎耗尽,她再来一剑,自己别说挡了,想躲开都难。

潘金莲没有丝毫犹豫,立即一剑刺来,剑至中途,却斜斜垂下,仿佛手腕经不住长剑的重量。这一下程宗扬险些倒了大霉,他本以为这一剑会刺自己胸口,没想到急转直下,直朝自己的命根子去了。幸好潘金莲手上无力,冰凉的剑锋贴着自己的裤裆穿过,差一点让他血溅五步。

“看招!”

程宗扬暴喝着扔出一件东西,潘金莲抬剑去挡,那东西却在空中划了个圈,像蝙蝠一样飞舞着,自动绕到她腕上,“咔”地扣住。程宗扬一把拽住手铐,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封住潘金莲的穴道。

潘金莲长剑掉落在地,手臂软软垂下。

程宗扬摸了摸被刺穿的裤子,惊出一身冷汗。这一剑再偏那么一点,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就全毁了。

潘金莲的修为被阴阳鱼克制,穴道被封,再无力反抗,程宗扬松了口气,然后随手扯下她的面纱。

白色的面纱下,是一张艳如桃花的娇靥,虽然充满难以置信的表情,但红润的唇角微微翘起,唇旁两只小巧的酒窝甜媚得像蜜汁一样,使她的惊愕看起来也多了几分媚艳的韵致。程宗扬情不自禁地吹了声口哨,虽然已经目睹过潘姐儿的芳容,但这会儿亲手取下面纱,仍然难以想象面纱下的潘姐儿竟然是这副娇滴滴的模样。

“真看不出来啊,光明观堂的鹤羽剑姬,竟然是个又娇又媚的美人儿,这俏生生的风情……啧啧啧啧……”

潘金莲俏脸涨红,她原本也是爱说爱笑的性子,直到第一次下山,才知道世人竟都是以貌取人的肤浅之辈,偏偏自己的相貌又是最吃亏的类型。几乎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把她当成那种容易勾引的风情女子。不知有多少人来挑逗她,试图上手。即使连她的严辞呵斥,也被人看成装腔作势。潘金莲受尽误解,不得已戴上面纱,平常不苟言笑,对外人更是丝毫不假以辞色,饶是如此,耳边也少不了难听的风言风语。

此时被这个狼子野心的贼人耻笑,潘金莲不禁羞愤交加,喝道:“滚开!”

只不过她美目含情,樱唇带笑,这声呵斥倒像是娇嗔一样。程宗扬一手捂住胸口,夸张地张大嘴巴,“我的天啊,连骂人都这么娇滴滴的……你这是打情骂俏吧?”

“卑鄙!”

“这真不算卑鄙,”程宗扬一手托起她柔美的下巴,对着她娇滴滴的小嘴语重心长地说道:“我要卑鄙起来,够给你上好几课的……”

“唔……”

潘金莲低叫一声,唇瓣被他吻住。潘金莲拼命扭头,一边使劲推开他,一边紧紧咬住牙关。忽然腮旁一酸,牙关不由自主地松开,接着一条舌头霸道地伸进她口腔内。

潘金莲浑身无力,只能软绵绵躺在他臂间,被他亲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滚烫的气息喷在自己面孔上,硬硬的胡根摩擦着自己的肌肤,带来令人晕厥的窒息感……忽然舌尖一紧,被他吸住,接着就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