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18章·逛街

何漪莲嘴唇一瞬间变得苍白。她在江湖中闯荡多年,对一些阴险的伎俩并不陌生。譬如男女间两情相悦,有些阴阳双修的法门能娱情修身,但如果一方心存歹意,在对方全无设备的情形下,很容易就变成采补,或是采阴补阳,或是采阳补阴。江湖中每年都有类似的传闻,某门派的女徒被人诱骗失身,结果被人采阴补阳,修为尽废;某大侠受艳女引诱,被榨尽阳精暴毙……何漪莲知道这位主人身负重伤,他既然会采补之术,拿自己采补可以说是顺理成章。但自己知道的再多,此时也别无选择,只能放开气海,任由那股陌生的真气深入自己丹田要害,予取予求。

出乎她的意料,主人并没有趁机侵伐她的真元,真气在丹田中运转一周,随即返回,只顺势化去一些杂质。

是温养……何漪莲心头一震。双修法门,最凶狠的莫过于采补,女子泄出阴精需要滋养多日才能再行采补,有些施术者不顾女方生死,一味采补,完全是损人利己。其次是以女子为鼎炉,以酷烈的手段提升己方的修为,被作为鼎炉的女子虽然不至于送命,但身体免不了大受损伤,以至于缠绵病榻。再次就是温养,同样是以女子为鼎炉,但手法温和得多,对女子的伤害也有限,如果善加运用,甚至有益无损,与双方都能得益的双修也相去不远。

真气来回运转数周之后,何漪莲忧心尽去。她主动翘起光滑的雪臀,在主人怀中起落旋摩,迎合阳具的进出。柔嫩的花心仿佛被阳具吸住,下体像是融化一般,又黏又软,随着阳具的挺弄被挤出一股股淫水。何漪莲早已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但还是头一次经历如此酣畅淋漓的交合,虽然双手还被铐着,身体却仿佛一叶小舟,在连绵不绝的波涛上起伏。

肉棒忽然一挺,龟头紧紧顶着花心,接着射出一股滚热的浓精。何漪莲本来也已经被肉棒插弄得临近高潮,这时花心被精液一烫,身体顿时一阵颤抖,喉中发出忘情的低叫,阴精倾泻而出。

程宗扬身上的外伤多半都是与普济搏杀时留下的,真正的重伤是潘姐儿那一剑,导致经脉受创。随着何漪莲泄出阴精,他收回真气,随即闭目入定,凝神调息,凭借在何漪莲丹田中养炼的真气逐一打通受创的经脉。

九阳神功以九阳为名,真气至阳至刚,平常修习正是淬练经脉的力助,但程宗扬此时刚受重伤,强行催动九阳真气有害无益。好在他不是别无选择,早在与尹馥兰交欢时,就已改用太一经的心法。太一经以太一为名,真气运转时阴柔如水,比起九阳神功更适合阴阳双修。

程宗扬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境地,他闭着眼,呼吸由外而内,仿佛母体中的胎儿进入休眠,受创的经络在沉睡中缓慢修复。

不知过了多久,程宗扬像是从冬眠中醒来,他睁开眼,眼前是一张精致绝伦的面孔。

程宗扬心头一暖,脸上绽出一个笑容,“死丫头。”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好厉害哦。”

“那还用说?”程宗扬故意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挤了挤眼,用诱惑的口气道:“死丫头,你要不要尝尝我的厉害?”

小紫手指在脸上刮了两下羞他,“大笨瓜,人家是说你的伤势。”

程宗扬这才注意到她一手放在自己脉门上,正在给自己检查伤势,他板起脸道:“想歪了吧?我说的也是这个!”

小紫笑啐一口,“大笨瓜!”一边收回手指。

程宗扬提起真气,丹田内的气轮虽然微弱,但比起此前随时都可能溃散的状况好了许多。自己能够动用的真气不足巅峰时的十之二三,好在没有伤及根本,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至于身上的外伤,此时已经愈合大半,除了肩头被竹杖刺伤的地方还有些渗血,只看外表,倒像是恢复了七八成。

程宗扬松了口气,知道自己的修为算是保住了,剩下只是缓慢恢复。他看了看周围,“你怎么找到这地方的?”

“我们进来时就在旁边啊。呶,就在外面那个路口。”

程宗扬站起身,透过玻璃窗,远处高大的拱门沐浴在阳光下,散发出庄严的光芒。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小紫道:“房子也好奇怪。”

程宗扬目光像被吸引一样,久久望着那座拱门,然后道:“我猜,这里才是太泉古阵真正的中心!”

他拿出一页纸,用炭条画出一个圆形,“太泉古阵应该是这样的形状,所有区域呈球状立体分布,最顶端是露出地表的巨石传送阵。苍澜人说,从巨石阵进来只能传送到前三层,其实是因为前三层都位于这个球形的第二层,在同一个平面上呈三角形分布。过了奈何桥,才真正进入太泉古阵的内部。还记得地铁站的八个图标吗?这八个区域应该是不同种族的居住区,处于同一个平面,呈环状分布在第三层。”

他用炭条在纸上画了两个圈,“这些种族应该是人类的盟友或者附庸,他们的居住区分布在外围,可以看成第一层保护,魔墟是第二层保护——人类居住在太泉古阵最核心的区域。”程宗扬用炭条在圆心点了几下,“就是这个地方。”

“那么这里的人都去哪里了呢?”

程宗扬耸了耸肩,牵动到肩头的伤口,不由咧了下嘴,“没有足够的信息,只有天知道了。”

“这个地方到处都和新的一样,一点外人进入的痕迹都没有。”

程宗扬精神一振,“确定吗?”

小紫笃定地点了点头。

从体型庞大的汽车到紫外线路标,太泉古阵留下了太多非人类种族的痕迹,程宗扬一直担心,即使真找到好东西,自己也不一定能用。而这处人类居住区不仅位于太泉古阵的核心,同时还保持着没有被人探索过的原始状态……即使在最奢侈的幻想中,程宗扬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捡到如此规模的宝藏——一整座完整的城市!

“干!这下发了!”程宗扬往桌上一拍,“先找银行!不对!钱没用!嗯,还是银行!炸金库!先搞点硬通货出来!不对!先找警察局!抢几支冲锋枪!看谁不顺眼,一梭子直接撂倒!还有超市!吃的喝的用的……全部搬走!”

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一时间程宗扬满脑子充斥着无数疯狂的念头,好在很快他就冷静下来,这样一座城市,全部搬走无疑是不现实的,只能拣最重要的拿。现代化的衣食住行用品虽然对自己极具诱惑力,但价值恐怕是最低的。同样还有黄金,即使每人背一百斤黄金出去,也不过是五千金铢。真正要紧的是六朝无法生产、无法替代的物品,比如武器、电子产品,还有医药……程宗扬紧张地思索着,一边道:“你出去看过,这周围是什么地方?”

“旁边几条街好像都是店铺呢。”

“商业区吗?”

程宗扬决定先从店铺入手,从店中出售的商品搞清这座城市的技术水准再说。

“走啦,”小紫拉起他,“逛街去啰。”

※ ※ ※ ※ ※

两个时辰之后,程宗扬拖着灌满铅一样沉重的双腿,黑着脸道:“干!你们真是逛街啊?”

小紫挽着他的手臂笑道:“既然是逛街,当然要一家一家逛下来啊。”

程宗扬都顾不上生气了,出门逛的第一条街他就发觉不妙,沿途花枝招展,全是女装!虽然不知相差了多少个时代,但女人始终是女人,对衣服的执着完全超越了时代的限制。无论黑道女枭,还是宗门仙子,一看到女装就都两眼放光,毫不犹豫地挨个逛了过来。

好不容易逛完,换了条街,结果还是女装!一间间店铺花样翻新,让程宗扬看着就觉得腿肚子抽筋。

在各种或是华丽或是优雅的女装面前,这些来历各异、地位不同的女子出奇的和睦,这时又围在橱窗前叽叽喳喳道:“这家店的衣服好奇怪。”

“是内里穿的亵衣吗?”

“好漂亮的花边……”

“好小啊,怎么穿进去的?”

“试试就知道了……”

程宗扬对店里的衣物视若无睹,进门直奔椅子,像要散架一样往上一坐,把酸困的双脚跷在衣架上,长长地呼了口气。

一连逛了十几家女装店,程宗扬发现这些店铺就像是从现代直接搬过来的一样。只有一些偶尔出现的细节,显露出这座城市非同一般的科技水准。比如所有的店铺都没有门,只一线之隔,里外的温度却截然不同。除此之外,和自己曾经见过的几乎一模一样——相似得近乎刻板。

程宗扬这辈子都没见过哪个女人逛服装店逛累的,这次也不例外。众女一连逛了两个时辰,没有半点倦意,一个个容光焕发,看上去再逛两个时辰也不在话下。

逛了这么久,也不是没有收获,诸女进来时大都衣衫不整,这时除了小紫,每个人从头到脚都打扮一新,一个个花枝招展,看得人眼花缭乱。最前面的旗袍丽人是尹馥兰,她的旗袍款式极短,薄薄的衣料下,傲人的双乳高高耸起,下摆只勉强包住圆翘的臀部,下面裸着一双白生生的美腿。旁边一个美女教师打扮的是何漪莲,她穿的是黑色的套装,西式的衣领中露出雪白的衬衫,套裙下的美腿穿着透明的黑丝网袜,下面一双高跟皮鞋,衬得双腿愈发修长挺直。

后面的朱殷穿着一条深红色的无肩晚礼裙,露出光洁的香肩玉背,修长的玉颈优雅得仿佛一只天鹅。最后面的虞白樱则打扮得像一个异族舞娘,她上身穿着窄窄的胸衣,下身是一条粉红的低腰裙裤,裸露着雪滑的纤腰。她的裙裤是纱织的灯笼裤,轻薄如雾,裙腰极低,几乎能看到两侧的腹肌沟。

眼前的情景仿佛一个迷离的梦境,那些女子还保留着古典的发饰,衣着却充满了现代都市的时尚感,这种错位的装束,显得别具风情,让程宗扬感觉熟悉而又陌生。可惜虞紫薇一直昏迷不醒,被留在店里,否则这对孪生美人儿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效果肯定更妙。

不过她们与现代女性还是很有区别的,比如找到中意的衣物,总要试穿,但作为逛街的福利,程宗扬好意地没有提醒她们一般店铺都会有换衣间……于是他这会儿半躺在椅子上,疲惫中面带笑容,看着那些美艳的女子一件件挑着衣物。

那些性感内衣无论质地还是款式都与六朝完全不同,精巧处不时引发一阵惊叫。这边几名女子找到一件只有半只巴掌大小的内裤,打赌有没有人能穿上。尹馥兰把虞白樱叫过来,扯去她的裙裤,把内裤套在她腿上,向上一提。黑色的蕾丝花边滑入臀沟,薄如蝉翼的裤底勉强遮住下体,秘处若隐若现,充满诱惑。

“莲儿丫头输了!”

“让她也换一条……”

笑闹声中,尹馥兰按住何漪莲,把她短裙扯了下来。

逛完内衣店,接着还有鞋、帽、饰品、手袋……众女拿的东西越来越多,除了身上穿的,还各自提了一堆袋子。

那帮女人拎着大包小包逛得兴高采烈,程宗扬两手空空还觉得自己两条腿都是抖的。他有气无力地拖着步子,充满感慨地说道:“死丫头,我算明白为什么女人会有缠足了。”

“为什么?”

程宗扬恶狠狠道:“让你们再逛街!死丫头,你要再逛,我也把你的脚丫缠成小粽子!”

小紫笑道:“好了好了,今天就逛到这里,明天再逛好了。”

“还有明天?你打死我吧!”

说着,程宗扬忽然眼睛一亮,看到街角一家饮品店。他像是沙漠中见到绿洲一样直冲过去,先找到一罐可乐,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打开灌了一口,然后瘫坐在椅子上。

几名女子好奇地看着易拉罐,叽叽喳喳道:“是铁的吗?”

“好厉害,竟然把水封在铁里面呢。”

程宗扬幸福地打了个嗝,看着她们好奇的样子,想起这一路的辛苦,不由心里满满都是恶意,他拿起一罐可乐,用力摇了摇,然后扔给尹馥兰,大方地说道:“打开尝尝吧。”

尹馥兰试着扳起拉环,“嘭”的一声,众女惊呼声中,褐色的泡沫溅了尹馥兰一脸。

看到她狼狈的样子,诸女都笑了起来。尹馥兰瞥了程宗扬一眼,然后舔了舔唇上的汁液,娇笑道:“真好喝呢,莲儿丫头,你也尝尝。”

何漪莲尝了一口,连忙吐掉,“好辣……”

朱殷也尝了一口,然后皱起眉头,“是苦的。”

“土狗!”程宗扬得意洋洋地拿着可乐正要开口,却突然愣住了。

这间饮品店只是一间卖场隔开的一部分,坐在他的位置,透过玻璃墙,能看到卖场内摆放着各种背包、登山鞋,却是一间野营用具的专卖店。

程宗扬像坐在弹簧上一样猛然弹起身,旋风般掠了过去。自己在六朝最怀念的现代用品,莫过于鞋子。六朝的鞋子大多是布底,好一些的有皮底,可硬的太硬,软的太软,共同点是都不耐磨。长途跋涉还要背几双鞋这种破事,自己已经干过不止一次。六朝交通远不及后世发达,出一趟远门往往要走上一个来月,有人带路还好一些,知道远近路程,应该在哪里住宿,纵然如此,还有不少时候要宿在野外。逛到现在,这间户外用品店恐怕是对自己最有用处的店铺了。

程宗扬一头闯进卖场,四处翻拣起来。背包、登山鞋、水壶、组合工具……每拿到一件,心里就一阵兴奋,这些装备每一件都是实用性工具,有它们在手,再出门可轻松多了。帐篷……还有帐篷……程宗扬很希望能找到一顶便携式的野营帐篷,可一眼望去,店里根本没有类似帐篷的物品。

众女对店里的工具兴趣缺缺,小紫却十分好奇。程宗扬一件一件讲道:“这是钓鱼竿,看起来像一支笔,其实有……干!两丈!”

他拉出鱼竿试了试,惊讶于它的长度,接着又找到配送的整套鱼钩和仿生鱼饵。

“腰包!”

自己的背包早已补过多次,这会儿终于找到替代品。程宗扬立刻挑了一只带背肩的腰包系上,然后拉开拉链,“太好了!居然还是防水的!”

“这个呢?”

“这是组合工具。看起来像一把小刀,其实有几十种不同的功能。你看,它的刀上还有刻度,能当尺子用。还有钳子、钢锯、放大镜……可惜六朝一根螺丝钉都没有,这些螺丝刀是用不上了。”

小紫忽然道:“这是什么?”

那是一个鸡蛋大小的物体,灰扑扑并不起眼,看摆放的位置,却是店里最贵的商品。程宗扬从来没见过这种物品,他拿起一只,手中像握到一团空气一样,轻得感觉不到重量。

程宗扬手上用力,发现那东西虽然极轻,却极为坚固。他再次用力,手心忽然“咔”的一声轻响,那物体像蛋壳一样裂成两半。接着一个灰色的物体膨胀起来,眨眼工夫就变成一座蛋形的房间。墙壁是不透明的深灰色,里面有与房间连在一起的桌椅、床榻,两面开着透明的窗户,房门则带着密封的拉链。更令人惊奇的是,整座房屋足够容纳十几个人睡卧,结构坚固无比,重量却轻盈之极。

程宗扬第一念头就是《七龙珠》里的压缩胶囊,但它奇特的重量,让他想起一种物体——“气凝胶!这是气凝胶!”

在程宗扬穿越来的时代,气凝胶还仅仅是一种刚刚发明不具备实用性的新型材料,可在这里,已经成为工业化制造和销售的商品。太泉古阵总是在不经意的地方展露出它惊人的科技水准。

小紫道:“这东西能用吗?这么大,又这么轻,风一吹,连人带屋就都吹走了呢。”

程宗扬审视半晌,“它周围有环扣,应该是必要时用来打楔子固定的,而且蛋形外观,风阻比较小,肯定能用。”

小紫走进蛋屋看了片刻,很快找到位于屋角床榻旁边的另一半外壳。在壳内一按,原本坚固的房间像流云一样软化下来,由内而外地翻开,从两端一起卷入壳中,最后两半外壳“咔”地合紧,又成为一整个蛋形。

程宗扬毫不犹豫,把柜台中仅有的三个蛋屋全部收进腰包。那只腰包已经放了一支钓竿,一件瑞士军刀式的复合工具,一只可折叠的水壶,但东西都做得很精巧,再加上三个蛋屋也没有占多少空间。程宗扬索性把自己的背包拿过来,准备把里面的物品挪到腰包里。

尹馥兰悄悄进来,步履虽然轻快,眼中却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惊惶,低声道:“回妈妈,里面有一道好宽的楼梯。上面是一间好大的厅子……”

小紫道:“怎么了?”

“楼上好像有人……”

“人?”程宗扬抬起头,“什么人?”

“不知道……奴婢只是听到好像有人在说话……”

程宗扬与小紫对视一眼,猜测道:“不会是潘姐儿吧?”

小紫道:“是女声吗?”

“不是。”尹馥兰道:“是个男声,说话很快,远远的听不清楚。”

程宗扬不由一怔,进入这处隐秘空间的,无外乎自己这一帮人和小香瓜、潘姐儿,全加起来也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尹馥兰听到的男声只能是陌生人。他既然在说话,说明至少还有一人在场,那就是两个陌生人——难道这处太泉古阵的核心区域还有原住民生存?

程宗扬一阵毛骨悚然,本能地握住袖中的珊瑚匕首。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心一横,“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

小紫没有说话,只拉住他的手。

程宗扬只好道:“那你跟在我后面,如果情形不对,你先走。”

小紫点了点头。

程宗扬吸了口气,当先往楼内走去。

里面的楼梯和尹馥兰说的一样很宽,上面铺着鲜红的地毯,看起来十分奢华气派,连光线也带着暧昧的红色。

楼上是一个空旷的大厅,周围放射状辐射出几条走廊。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的大门并不是空无一物,而是闪动着不住变幻的光线,仿佛蒙着一层半透明的琉璃。程宗扬没有留意走廊的布局,他侧耳细听,走廊深处隐约有急促的说话声传来,似乎是一个男人正在生气地说着什么。

程宗扬循声过去,离声音越近,他的表情也越古怪。片刻后,他在一扇房门前停下。光影变幻的门框下掉着一只高脚玻璃杯,那声音便是从杯中传出。

程宗扬看了片刻,然后飞起一脚,往门上闪烁的光线踢去。

由光束组成的大门瞬间洞开,巨大的声浪像潮水一样涌出,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房间里一个男人正抱着电吉他,用几乎撕裂声带的声音吼叫着,飞快的语速让人听不清他说的内容。

突如其来的声响把诸女吓了一跳,连小紫也不由握紧手指。那人似乎没有意识到有人进来,仍在抱着吉他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程宗扬表情越发古怪,他呆看半晌,然后扯下腰包砸了过去。

腰包直接从那男人身体中穿过,落在对面的沙发上。几名女子一怔之下,接着都松了口气,原来只是个影子,可这么维妙维肖的影子,简直可以乱真了。

那个歌手仍在声嘶力竭地吼叫,但已经没有人理会他。房间一角有一个光影组成的屏幕,程宗扬一看——不是一般的眼熟啊!上面图文并茂,全是歌单。他熟练地操作几下,那个男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刺耳的吼叫声戛然而止,房间安静下来。

诸女都讶异地看着他,目光中充满好奇。程宗扬咳了一声,然后道:“这里是KTV。刚才是立体投影。”

“是幻术吗?”

“……算是吧。但和幻术应该有点差别……”

程宗扬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不再多说。他在屏幕上随便挑了首曲目,按了下去。房间的光线微微变得黯淡,接着几点莹白的光芒从头顶飘落。

“这是……雪花吗?”

何漪莲伸手去接,那些莹光从她手心穿过,轻盈地落在地板上。雪片越来越多,在地上浅浅堆了一层,接着激越的乐声响起,震耳欲聋。程宗扬本来以为这是一首抒情的乐曲,没想到乐声一响,心脏几乎都跟着密集的鼓点跳到嘴巴里,赶紧关掉音量。

程宗扬拉着小紫,指着屏幕道:“这是点歌的。歌手把自己的音像录下来,随时都可以播放。比影月宗的水镜术可高端多了——这是麦克风。”他拿起话筒吼了一嗓子,声振屋宇。

看着小紫脸上浅浅的微笑,程宗扬心下暗叹。死丫头虽然表现得强势无比,终究还是有脆弱的地方。那时她拉住自己的手,自己就知道她的心思——她以为那个男声会是岳鹏举。

自己伤势未愈还要走在最前面,并不是逞强,而是如果真要面对岳鸟人,自己打头阵会更好一些。结果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该死的岳鸟人到现在仍然是个谜团。

程宗扬故作轻松地说道:“我给你找个好听的,让你见识一下我麦霸的超级风采……干!怎么都不一样?”

歌单上没有一首自己熟悉的,甚至连名词也不太一样。看来太泉古阵只是与六朝的未来有关,与自己熟悉的世界并没有什么关系。两者之所以看起来相似,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智慧发展的必然。

小紫只看了一遍,就开始动手操作,不多时,房间的光线开始变幻,在脚下投射出一片碧绿的原野。

“真有趣。”小紫笑道:“我们就把它搬回去好了。”

“这东西拆下来,绝对没有人能换个地方装好。况且它投出来的只是光线,只能看。如果是实物,我肯定支持你搬走。单纯的影像,你不是已经有摄像机了吗?那个光球能放大,效果也差不多。”

“对呀,我要把这些都录下来……殷儿丫头,你来。”

小紫把摄像机交给朱殷,让她录下房间的影像,自己兴致盎然地翻拣屏幕。

看到死丫头恢复正常,程宗扬松了口气。看看周围并没有花样,不由想起一件要紧的东西:背包!

自从穿越开始,自己的背包就从不离身,但刚才准备把东西挪到腰包里,解下来放在旁边,结果因为“楼上有陌生人”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让自己把背包忘在脑后。那里面东西虽然不多,但每一件都是要紧的。

程宗扬拿起腰包,“我下去看一眼,你们在这儿玩。”

小紫笑道:“程头儿,可不要迷路了。”

“怎么可能?你们在这儿等着,别乱跑。”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