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16章·雌伏

“我绝不会背叛自己的主人!”

机械守卫骄傲地昂起头,还试图双手抱肩,结果失败了。

潘金莲从没见过这种说一句话需要三四个动作来配合才过瘾的铁制人偶,她忍住气,长剑一挑,原本躺在池中的机械守卫立刻横飞起来,远远摔了出去,然后带着“叮叮咣咣”的声音一路滚到台阶下。

潘金莲用剑尖挑起那枚奇怪的圆形物品,放在池中圆心的位置。等了片刻没有动静,她拿起那本古怪的小册子,模仿着那个年轻人的动作,一页一页放在上面。

临行时,宗主和燕师叔明确告诉她,所谓岳鹏举在太泉古阵出现的消息只是一个谣言。但太泉古阵很可能有燕师伯留下的踪迹。她此行的使命就是找到这些踪迹。

几番周折,她和小师妹终于找到一间密室,见到那些燕师伯用独门手法绘制的印记。乐明珠全无心机,只觉得完成了师傅的嘱托,又幸运地得到一颗赤阳圣果,此行大获丰收。潘金莲却想得更深一步,从这间密室来看,燕师伯当年显然和岳鹏举同居过一段日子,而宗门对燕师伯的失踪一直讳莫如深,偶尔提到也只说下山修行时不知所踪。至于本堂与岳鹏举的关系,更是只字不提。

光明观堂每一代内堂弟子都不过数人,这一代只有自己、乐明珠、邓晶和穆嫣琪四人。但以潘金莲的敏感,很早就察觉到光明观堂对自己的教导与其他三个师妹都有不同。

三个师妹以乐明珠最有天赋,燕师叔如果拿出宗主教导自己一半的心思,小笨瓜的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但燕师叔一方面对小师妹溺爱无比,一方面又刻意压制她的进境。

她还记得那次小师妹在燕师叔指导下练剑,当时还年幼的小师妹轻易展露出超越常人的天赋,燕师叔望着小师妹的背影,却流露出怀疑、惊讶,还有一丝惧怕。

是的。惧怕。

早已成名多年的燕姣然,居然对一个小宝宝生出惧怕。

很快燕师叔就中止修炼,让小师妹去玩了。但她那一瞬间的失态,给潘金莲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潘金莲很早就下山游历,在江湖中闯下鹤羽剑姬的名头,也陆续听到一些传闻,但潘金莲对流言始终抱以深刻的怀疑。她曾经随燕师叔去偏远的山村行医,面对那些只能拿出一个鸡蛋作诊金的穷苦村民,燕师叔也没有丝毫不耐烦。她时常把自己的口粮分给陌生的求诊者,也会为一个复杂的病例夙夜思索。每次看到她露在口罩外的眼睛目光专注地审视病情,潘金莲都能感觉到一种超乎凡尘的圣洁。

燕师叔对小师妹同样爱护有加,从抱着她呀呀学语开始,就小心翼翼呵护着小师妹,不让她沾染到世间半点阴暗。潘金莲不止一次羡慕过她们之间犹如母女般的亲昵……“嘀——”

伴随着一声长响,身体蓦然一轻,脚下的倒影变得清晰起来。潘金莲收敛心神,面对着眼前未知的空间。

※ ※ ※ ※ ※

一道纤柔的身影出现在半圆形的广场上。广场中央,一座宏伟的拱门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中,在光影变幻下一半清晰一半模糊,仿佛沟通真实与虚幻两个世界的界限。

潘金莲静静立在广场上,环顾四周,然后往街角最高的楼宇掠去。

那幢白色的建筑镶嵌着大块大块的玻璃,阳光下晶莹剔透,让人想起传说中的琼楼玉宇。楼内每一件器具都有着人工难以企及的精致,精美的吊灯,光滑如镜子一样的地面,无处不在的灯光……一切都如同神话中的仙境。

“啊——”

厅内传来小师妹一声尖叫。

潘金莲凤目微寒,轻烟般掠向声音传来处。

乐明珠抱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绒毛熊,兴奋得不肯撒手。程宗扬一脸苦笑,自己本来是带她找吃的,结果路过玩具区,一看到那些精美可爱的玩偶,小香瓜就再也挪不动步。

程宗扬没奈何,只好道:“你在这里不要乱跑,我去周围看看。”

“嗯!嗯!”小香瓜顾不上答话,只拼命点头。

程宗扬一边走,一边浏览周围的货物。这是一座在自己那个时代很常见的卖场,但在此时此地,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宝藏。如果能把它整体搬运出去,单是里面最廉价的塑料制品就能让自己大发一笔横财。不过程宗扬现在最关心的不是随便一件就可以卖出天价的日用品,也不是价格昂贵的奢侈品或者科技含量最高的电器,而是——图书。

那将是解开太泉古阵这个谜团最关键的钥匙。

让程宗扬失望的是,一路始终都没有看到书籍的痕迹。程宗扬忍不住想到,难道这个时代已经淘汰了纸张,所有的信息都以电子存储?可他清楚记得,摄像机的影像中出现有报纸。

一连走了两层,程宗扬终于放弃,毕竟卖场没有书籍也是很正常的事。这里既然是商业街,附近很可能会有一家专门的书店。程宗扬不再寻找图书专区,在食品区拿了几盒巧克力和一些饮料,便回去找乐丫头。

毛毛熊、布头狗、绒毛兔……一堆玩偶被整齐地排成一圈,可以想象小香瓜坐在中间,把各种玩偶排排队,玩得兴高采烈的样子。

“小香瓜,看我给你带什么吃的了?”

周围却没有回音。

程宗扬愣了一会儿,心底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他拼命跃起身,一道剑光从身侧掠过,随即卷向腰间。程宗扬拔出匕首,用力一格,身体重重撞在货架上,各种布偶滚了一地。

乐明珠两手背在身后,像乖宝宝一样坐在地上,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显然是被封了穴道。戴着面纱的潘金莲目如寒冰,一出手便是大招鹤鸣九皋,长剑卷起层层剑光朝程宗扬杀来。

程宗扬竭力抵挡,剑光飞舞间,他像石子一样横飞出去,缠满绷带的上身一瞬间绽出无数大大小小的血痕,如同血人一般。

程宗扬勉强撑起身,忍痛望着那个仙子般的白衣女子。自己和潘姐儿谈不上什么交情,但也打过不少交道,没想到她下手如此狠辣,竟然是成心要自己的性命!

乐明珠圆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露出惊骇的目光。潘金莲却对他身上的血痕视若无睹,长剑再次出手。

程宗扬啐了口血沫,扶着柜台,咬牙狂奔出去。自己一个时辰前刚和普济恶斗一场,拼到两败俱伤,能挡住潘金莲一招已经是侥幸,再斗下去,恐怕真要被潘姐儿为民除害了。

等程宗扬身影消失不见,潘金莲剑气陡然一散,缓缓滑坐在地。她一路追踪九天玄兽,又与萧遥逸缠斗多时,最后还被引到海中,没有半点停歇,此时勉强用一招鹤鸣九皋惊走程宗扬,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当即趺坐敛神,闭目调息。

乐明珠又是着急又是委屈,眼泪一滴滴掉落下来。

程宗扬丹田阵阵剧痛,平常丹田中的气轮运转生机勃勃,没有半点滞涩。此时真气耗尽,原本不起眼的杂质顿时浮现出来,仿佛细碎的砂砾混杂在微弱的真气中。气轮仿佛布满铁锈,每次运转都带来刀割般的痛意。

程宗扬额头满是冷汗,眼前一阵一阵发黑,视野中的景物像被剪过一样,变得支离破碎。忽然身体一松,程宗扬扑倒在地,意识滑入深渊。

※ ※ ※ ※ ※

“不要!”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尖叫划破耳膜,意识仿佛从水底浮出,慢慢变得清晰。

程宗扬试着抬了下手指,却使不上半点力气。他睁开眼睛,只见自己躺在一堆衣物间,四周充满明亮而柔和的光芒。

一个女子蜷着身伏在地上,银白色的发丝像水洗过一样,湿淋淋贴在雪白的背脊上。光滑的地板像镜子一样映出她的倒影,她脸色像失血一样苍白,在她右手有一道诡异的紫黑色印迹,从指尖一直延伸到肘弯,仿佛一条细细的毒蛇,缓缓向上游动。

一只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她圆润的雪臀上,尖细的鞋跟没入臀沟,似乎略一用力就能刺入臀内。高跟鞋上方是一条包裹在黑色丝袜内的美腿,恢复神智的尹馥兰像一个妖艳而邪恶的女王,一脚踩在那女子臀上,一手拿着一条硬质的鞭子,鲜艳的红唇唇角微微挑起。

她穿着一条深红色宝石般的连身衣,上身襟领开口极低,两只丰满白腻的乳房大半暴露在外,雪滑的乳沟足以夹住最细的蜡烛。下身是收窄的短裙式样,细柔的丝物包裹着圆硕的美臀,裙底几乎与下体平齐,露出两截浑圆雪白的大腿。

“真是姐妹情深呢。”尹馥兰揶揄道。

在她面前是一个同样有着银色长发的女子,她衣衫破碎,裸露的大腿外侧刺着一朵樱花。

“还有一刻钟。”尹馥兰用鞭梢划过虞紫薇臂上的印迹,“毒入心脉,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的好妹妹了。”

虞白樱急道:“快给她解药!”

“蠢婢!”尹馥兰啐了一口,毫不掩饰地奚落道:“一个下贱的婢子,偏还装得傲气。用这般口气和我说话,莫非是想把妹妹毒死,好遂了你的志气?”

虞白樱咬住唇瓣,半晌才道:“求姐姐给她解药……”

“嘴巴虽然服气,心里未必服气呢。”

虞白樱低声道:“奴婢不敢。”

见她态度终于软化下来,尹馥兰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轻笑道:“解药不是难事。只要你肯雌伏于我,我自会保住你妹妹的性命。”

虞白樱道:“只要你能给妹妹解药,让奴婢做什么都可以。”

尹馥兰笑道:“莲奴,你跟她说说什么是雌伏。”

何漪莲的衣着让程宗扬一阵恍惚,她穿着一条优雅的纯黑色镂空吊带裙,长发盘在脑后,玉脸艳光照人,看起来就像一个成熟美貌的明星,充满时尚感。果然女人对服装有天生的直觉,自己还没找到,她们就已经换上新衣了。

何漪莲柔声道:“雌伏不是说你身为女子便为雌,而是把自己当雌,把对方当雄性。比方兰儿姐姐是妈妈指定的大丫头,在兰儿姐姐面前,我们这些奴婢便是女子,兰儿姐姐便是男子。我们像女人服侍男子一样服侍姐姐,便是雌伏。”

何漪莲道:“奴婢原本得罪过兰儿姐姐。幸好兰儿姐姐大度,饶过奴婢。奴婢为了报答姐姐的恩德,自甘为雌,做了兰儿姐姐的女人。兰儿姐姐也是女人,比那些男子更知道怎么疼爱我们这些女子。你做过便知道,你像最柔顺最听话的女人一样,雌伏在兰儿姐姐身下,让你最服气最崇敬的兰儿姐姐像男人一样在你身上快活,那滋味有多美妙。”

虞白樱明白过来,一张玉脸越来越红,但看到妹妹臂上紫黑的血线,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她纠结半晌,艰难地说道:“奴婢知道了……”

尹馥兰妖媚地一笑,娇声道:“起来更衣吧。”

虞白樱身体被禁锢过,感觉像被大山压住一样,沉重异常,连抬起手指都费尽力气。她吃力地爬起身,一点一点解下破碎的衣物,按照两女的吩咐,赤条条躺在一张长椅上。

紧接着,她双腿被人拉开,尹馥兰与何漪莲一人扳着她一条玉腿,分成一字形,将她下体的羞处敞露出来,笑道:“好个骚淫的浪穴。”

“看得好清楚呢,连小毛毛都能数得清。”

虞白樱强忍着本能的反感,身体因为羞耻而微微颤抖。看不到光源的灯光从房间每一个角落映出,没有任何死角。她双腿一字张开,下体的秘境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被灯光映得纤毫毕露。白生生的玉阜上,乌亮的耻毛清晰无比。

忽然下体一痛,一根耻毛被人揪住。柔软的阴唇被扯得提起,露出内里又红又腻的媚肉。

“啊呀……”

虞白樱一声痛叫,那根耻毛带着一滴细小的血珠被拔了出去。

“贱婢,莫非想让我来服侍你吗?”尹馥兰呵斥道:“莫忘了眼下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来服侍我的女人,难道你以前便是这样服侍男人的吗?”

虞白樱又羞又痛,一时间作声不得。

何漪莲劝道:“你还念着姐姐是女人,那便错了,如今姐姐是雄你是雌,要是真的心服口服,就该真心实意把姐姐当成男人来服侍。”

虞白樱脸上的冷傲已经消失不见,含泪道:“奴婢知道了……”

“你该想着姐姐就是你今生今世的情郎,你要一门心思想着去服侍她、讨好她,让她开心快活。女人家最矜贵的就是身子,可在情郎面前,还有什么好矜贵的?越是矜贵,越是要拿来让情郎快活,才越能显出你的心意……快把你的羞处剥开,让兰儿姐姐好好观赏一番。”

虞白樱羞耻万分,眼中含着泪光,一手伸到腹下,慢慢剥开下体,将羞处绽露出来。

“好漂亮的肉穴,难怪不舍得让人看。”

虞白樱的阴唇白嫩而充满弹性,剥开时能看到一圈明显的隆起,中间是红腻如脂的蜜肉,手掌盖在上面,能清楚感觉出阴唇柔韧的弹性。

何漪莲伸手按了几下,惊笑道:“她下面一吸一吸的呢。”

“是吗?我也试试。”

尹馥兰伸手放在虞白樱腹下,手掌按动时,能感觉到掌心隐隐传来吸力,接着便沾上一股湿滑的液体。

尹馥兰啐道:“这贱婢好生淫浪。”

“她小穴正吐水呢,果然是听话要给姐姐当雌,让姐姐快活呢。”

虞白樱脸上时红时白,那两个女子就像把玩一件器具般,一边娇笑一边把玩她的下体,不时用指尖揉弄她的穴口,观看她淫液横流的艳态。

“人家身子有些乏呢。”尹馥兰道:“莲儿,你先来。”

“是。”

何漪莲解开肩上的吊带,那条连衣长裙滑落下来,露出她曲线柔美的玉体。在她腰间,系着一条细细的皮带,皮带正面向下延伸,像一只手掌般包裹着阴阜,上面嵌着一根黑色的胶制阳具,手一拨,便直挺挺翘起来。

虞白樱咬着唇瓣,羞耻地闭上眼睛,紧接着就挨了一记耳光。

尹馥兰喝道:“睁大眼睛看仔细了,你是怎么给女人当雌的。”

虞白樱只好睁开眼睛,看着那女子含笑扭动腰肢,挺着腹下的阳具,一晃一晃走到自己腿间。

何漪莲笑道:“好个标致的雌儿,只要你乖乖听话,人家会疼你的。”

虞白樱宁愿一死了之,但一想到妹妹,心底的愤懑就像气泡一样破碎,只剩下一片空白。她低声道:“多谢姐姐。”说着眼中露出一丝哀求。

何漪莲俯下身,一手扶着阳具放到虞白樱股间,粗大的棒端顶住她湿腻的下体,在她阴唇内转动着。虞白樱下体已经湿透,红嫩的蜜肉在胶棒的研磨下宛如柔软的腻脂,发出阵阵颤抖。

何漪莲腰身一挺,胶棒没入穴口,缓缓挤入体内。胶棒上突起的颗粒摩擦着穴口敏感的嫩肉,带来强烈的压迫感。虞白樱只觉整个下体都被胶棒带着挤入体内,一点一点的,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虞白樱咬紧牙关,两眼盯着自己鼻尖默默承受着,直到肉穴被胶棒塞满,传来胀痛的感觉。她吃力地抬起眼,却愕然发现那根假阳具还有一半露在外面。

胶棒仍在不停挤入体内,肉穴胀痛得仿佛要裂开,虞白樱勉强抬起手掌,试图阻止她的进入,一边道:“不……”

何漪莲嫣然一笑,腰身用力一挺,粗大的棒身重重贯入虞白樱体内。

“啊!”

虞白樱发出一声痛叫,挣扎着想要躲开,但她四肢沉重得像被灌过铅一样,勉强抬起身,就被人轻易按住。

虞白樱并不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用身体来交易也绝不是第一次,但只有这一刻,在两个同样身为女性的女子面前,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一个纯粹的女人。所有的骄傲和尊严都被剥离,只剩下一具柔弱的女性的躯体。身份、智慧、能力……种种差别都被抹平,回归于最本源的性别差异。

作为雌性,被雄性侵入是一种无法摆脱的宿命。无论自己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的宿命。她像打开外壳的蛤蚌,暴露出最柔软的部位,就这样被她们强悍而傲慢的雄性器官所征服。

“全插进去了呢。”

何漪莲笑着一手伸到虞白樱下体,抚摸她蜜穴与阳具相接的部位,然后在她体内挺弄起来。

虞白樱从来没有这样依赖过自己的肉体。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这是她唯一的倚仗。它像一只精美而易碎的玻璃器皿,需要人小心翼翼地呵护。然而何漪莲的每一次进入,都带着令人难以承受的粗暴,似乎对它的精美毫不在意。

虞白樱不敢再挣扎,她眼中露出羞涩的哀求,企盼她能够怜惜自己。但回答她的,只有更肆无忌惮的蹂躏。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只剩下半刻钟了。”

尹馥兰道:“你什么时候泄了身子,我便什么时候给你解药。”

虞白樱身体僵了一下,然后双颊浮起一抹红晕。她放下最后一丝矜持,就像一个竭力讨取情郎欢心的少妇一样,用自己最柔嫩的部位迎合着对方的插弄。

肌肤上渗出晶莹的汗水,虞白樱玉颊潮红,一双美目也变得水汪汪的,显然已经情动十分。

尹馥兰含笑望向地上的虞紫薇,忽然眼睛一亮,闪身掠来,柔声说道:“主子,你醒了?”

程宗扬神智虽然清醒,身体却没有一丝力气,他喉咙动了几下,沙哑着声音道:“什么时间了?”

“已经是第二天了。主子受伤昏迷,幸好紫妈妈在巷子里找到主子。”

“小紫呢?”

“妈妈和殷奴出去了,这里东西极多,都是没人见过用过的。”

尹馥兰一边说,一边俯身解开他的衣带,然后瞟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媚致的笑容,低头含住他的阳具。

尹馥兰舌尖灵巧地在龟头上滑动着,然后喉头一吸,将整根阳具纳入喉中,殷勤地吞吐起来。

程宗扬身体无法动作,但在眼前那一幕的刺激下,阳具早已本能地充血勃起,这会儿正胀得难受。尹馥兰吞吐片刻,然后吐出阳具,媚声道:“妈妈吩咐过,主子醒来,便让奴婢们用心服侍。”说着转过身子。

程宗扬无法转动视角,看到的一直是尹馥兰正面,这时才发现她穿的竟是一件露臀装。那条连身衣后面镂空成心形,露出一只丰满肥翘的雪臀,衬着衣料红宝石般的光泽,香艳无比。

尹馥兰弯下腰,一手扶着阳具,送到自己白生生的臀肉间,把龟头顶住自己柔嫩的穴口,然后扶着主人的双腿,雪臀旋动着缓缓坐下。

紧凑的蜜腔湿滑而又暖热,充满弹性的嫩肉包裹着肉棒,传来阵阵令人战栗的抽动感。尹馥兰翘着淫艳的屁股,对着阳具坐下,让肉棒一直顶到蜜穴尽头,龟头触到花心,然后卖力地套弄起来。

旁边两个大美人儿更是艳态横生,何漪莲一边揉弄虞白樱高耸的雪乳,一边奸淫着她的淫穴。虞白樱躺在长椅上,赤裸的玉体被顶弄得不住晃动。她白美的双腿被何漪莲扛在肩上,雪白的屁股向上翘起,那根黑色的胶棒在她臀间不停进出,白腻的臀肉抖动着,被干得啪啪作响。

尹馥兰一边套弄,一边拉开裙底的拉链,让阳具插弄得更顺畅。接着她转过身,像条美女蛇般伏在程宗扬身上,一边亲吻,一边褪下露肩的上衣。两团雪乳从衣内弹了出来,在胸前沉甸甸晃动着。尹馥兰眉眼含春,双手捧着雪滑的乳球在他身上摩擦。

程宗扬上身的伤口大半已经愈合,只有几处伤势最重的还结着血痂。尹馥兰脱得一丝不挂,两条大腿贴在他腰间,熟艳的胴体在他身上游动着,又香又滑。

忽然丹田微微一动,几乎停滞的气轮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程宗扬体内的经络多处受创,想用饱含杂质的真气一一打通,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然而此时,身上的美妇却敞开身体,将他驳杂不纯的真气接纳过去。这条真气运转的通道,仿佛多了一眼泉水,虽然微弱,却足以让枯竭的丹田重新焕发生机。

真气在尹馥兰丹田内运转一周,然后回复体内。尹馥兰脸上升起红云,两眼柔媚得仿佛滴下水来。程宗扬知道,房中术对当鼎炉的女子就像吸毒一样容易上瘾,自己如果心肠够狠,直接拿她采补,至少能减她十年寿元。

程宗扬终于还是忍住诱惑,心下苦笑,也许死丫头说的没错,自己真是个软心肠的滥好人吧。

【第四十七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