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15章·秘境

小紫的要求还没提,机械守卫便忘到脑后,就那么打着板子,唱着莲花落,十分投入地在林子里转悠开了。

程宗扬望着它的背影,忍不住道:“死丫头,咱们把这货放出来,是不是做错了?”

小紫笑道:“这样不好吗?”

“倒不是不好,只不过这货的气质太诡异了……”

小紫眨了眨眼睛,“程头儿,你想有个器灵吗?”

“刚开始有点想,这会儿是一点都不想了。”程宗扬叹了口气,“带着这东西,不够闹心的。”

“那就算了。”

“喂,这家伙你准备怎么办?”程宗扬指了指昏睡的周飞。

“你身上好多伤呢,”小紫道:“杀了他,给你补补身子好了。”

程宗扬一脸黑线,死丫头这口气,就跟说杀只鸡给自己补补身子似的。

小紫道:“不过这种废物人家才懒得动手呢。”

程宗扬松了口气,赶紧道:“那就扔这里吧。”

看着他如释重负的样子,小紫翘起唇角,“其实留他一命,比杀了他更好。他没了器灵,广源行再费心思,投的钱都打了水漂,想想就让人开心呢。”

“阿弥陀佛,”程宗扬学着信永的模样双手合什,“开不开心倒也罢了,女施主只要能少杀些人,贫僧就谢天谢地了。”

“滥好人。”小紫招了招手,雪雪翘着尾巴跳到她怀里。

程宗扬加了一句:“如果你没让小贱狗去咬他就更好了——缺德啊。”

小紫笑道:“真正的大侠不都是不近女色吗?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变成表里不一的伪君子了。将来他一定会感谢我的。”

“他肯定会感谢你一辈子。”

程宗扬把长枪踢远一些,免得周飞翻身时扎到自己。

一眨眼工夫,机械守卫就已经转得连影子都看不到了。虞氏姐妹被程宗扬点了睡穴,一直昏迷不醒。尹馥兰在一旁运功疗伤,打通受创的经络,脸上渐渐有了血色。朱殷在水塘旁,将那件满是血污的牛仔服洗得干干净净,只不过破损的地方却是没法补了。

程宗扬这才想清楚苍澜镇上的成衣为什么价格高昂。在太泉古阵几乎每一步都是探险,不仅要对付阵中未知的环境,还要应付各种各样的偷袭,摸爬滚打样样都少不了,衣服的损坏率比武器高出几倍。那些水果妹穿得那么少,除了吸引买主,也是有很实际的原因。

自己来太泉古阵的目的,一是给小狐狸找赤阳圣果,二是找到那块红色的石头,完成王哲的遗命。前面一件已经办完,后面一件自己虽然没有按照王哲的遗命搞什么告祭,但心意到了也就算了。

不过除了这两件正事以外,太泉古阵还充斥着无数谜团,比如独占了一幢大楼,根系深入熔炉的赤阳藤;比如那些肉眼无法察觉的红外线标识会通往什么地方;比如朱老头说的传送阵;还有摄像机里的影像到底是哪里……这些谜团千头万绪,每一件都值得深究,如果就此放弃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可如果留下来,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出谜底——甚至有没有谜底也是个问题,更大的可能是自己找到谜底也无法理解。

程宗扬权衡半晌,最后道:“轩辕坟没什么看头,我们先回去,最多用一天时间找找传送阵,然后就离开。”

赤阳藤和那些岳鸟人都不一定见过的红外线标记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自己没有半点头绪,但传送阵岳鸟人能用,自己也应该能用。

机械守卫打着板子回来,然后扑通一跪,伸出手,声泪俱下地说道:“老爷太太行行好,给口吃的吧……”

这货也太入戏了!程宗扬黑着脸扔了枚铜铢,“起来吧。”

“谢老爷!”机械守卫喜滋滋地爬起来。

程宗扬道:“要求还没提呢,你就打着板子撒欢去了?”

“请原谅我的失态,”电子声果断说道:“你的要求就是我的使命!”

“这么干脆?”程宗扬道:“如果让你当她的奴仆呢?”

“啊!”电子声尖叫一声,双手抱着脸颊叫道:“难道不是吗?”

程宗扬与小紫面面相觑。机械守卫一手放在胸口,庄严说道:“当我获得这具身体,就是主人忠实而永不背叛的奴仆。请接受我的效忠。”

机械守卫屈下一膝,抬起一只金属手掌,托住小紫的右手。

小紫笑了起来,“那好吧。”

机械守卫俯首一吻,用激动的声音道:“这是我的荣幸!主人,我想唱一段莲花落以表达我的感动……”

“闭嘴!”程宗扬赶紧拦住它。程宗扬发现,这家伙的主人绝不仅仅来自于六朝,有这么多主人,难怪它这么分裂呢。

程宗扬也不废话,直接问道:“你知道太泉古阵里的传送阵吗?”

“知道。”主人居然不欣赏自己的音乐,让机械守卫显得有些失落,但还是打起精神道:“在迷魂桥的第十七、二十五和三十一出口,都可以传送到其他区域。”

程宗扬听着就头大,迷魂桥居然有这么多出口,这鬼地方一辈子都未必能摸清,还是拣重点吧。

“对外面呢?能不能直接传送到外界?”

“哦,曾经有传说称太泉古阵有通向外界的神秘之门,”机械守卫打了个手势,“但那仅仅是个传说。我的一位主人……”

程宗扬赶紧打断它,免得它又把话题带到未知空间去,“赤阳圣果,你了解多少?”

“哦,那是以血肉精华为食的邪恶之花所结出的圣洁果实。由于它会随机出现在太泉古阵任意一个位置,我的一位主人曾经推测,它的根系远不止可以看到的那些,很可能遍布在整个太泉古阵。根系越发达,捕食的猎物越多,果实也越多。但结果之后,相应的根茎会很快枯萎。”

原来如此,难怪这一次赤阳圣果出奇的多,单是自己见到的就有三颗。不是自己运气好,而是这一趟来的人太多了,并且都不是庸手。食物量大质优,能结出三颗果实也不奇怪。

“这个东西你认识吗?”小紫一手抱着雪雪,一手摊开,露出掌心一个半透明的物品。

程宗扬认出那是小贱狗找到的东西,大小接近一枚铜铢,外面覆盖着一层半透明的物体,里面是淡黄色的金属物质,看起来有些像一枚嵌在玉中的金币。

机械守卫发出一声表示兴奋的尖锐声音,叫道:“这是钥匙!轩辕古坟的钥匙!”

程宗扬一听大失所望,轩辕坟都是空的,拿到钥匙有什么用?难道自己再录一段声音上去,装神弄鬼?

小紫也有些失望,又问道:“你以前的主人曾经来过,他们把宝物藏在太泉古阵的什么地方?”

“主人仅有的两处藏宝地都已经被打开过,里面没剩什么物品。”机械守卫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臂,“但那个并不重要。传说中太泉古阵真正的宝藏,是在轩辕古坟。”

这家伙不会也是个忽悠吧?程宗扬提醒道:“轩辕坟是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的一位主人曾经说过,轩辕坟埋藏着整个世界最重要的宝物,并且打开过它。”

“轩辕坟能打开?”

电子声笃定地说道:“当然!”

※ ※ ※ ※ ※

轩辕坟内,圆形剧场的祭台已经恢复原状。何漪莲守在祭台一侧,见到女主人的身影,远远便迎了上来。

“乐姑娘一直在睡着。”何漪莲一边说,一边看了程宗扬一眼,有些震惊于他身上的伤势。

“还没醒?”程宗扬有些担心,不过算算时间也不太长,便是再睡两三个时辰也不奇怪。但接着程宗扬又叫了起来,“她的衣服呢!”

乐明珠躺在狼皮褥上,衣衫鞋袜都除得干干净净,只剩下贴身的亵衣,连从不离身的朱狐冠也不见踪影。

何漪莲道:“是妈妈的吩咐,让奴婢把乐姑娘的衣衫投到海里。”

程宗扬恍然大悟,难怪潘姐儿没追来,原来是中了小紫的计。

“死丫头,你这次算把她坑惨了。”

小紫笑道:“潘仙子可要小心些,千万莫让海兽吃了。”

“快点!趁潘姐儿没回来,咱们赶紧找到宝藏走人!”

机械守卫迈着沉重的步伐跑了一圈,然后蹲在角落里忙活起来。不多时,祭台忽然一动,原本浑然一体的台身像莲花般绽开,露出中央一个浅浅的水池。

“欢迎参加轩辕古坟寻宝团,我们将和主人一起探险,并且有机会获得失落在时空长河中的宝物。”机械守卫像司仪一样用庄重的口气宣布道:“请把钥匙放在圆心的位置,轩辕古坟的大门即将打开。”

程宗扬从小紫手中接过钥匙,“我来。”

这个器灵看着就不靠谱,万一有什么危险,自己也好挡一下。程宗扬弯腰把圆形的钥匙放入水中,在落到圆心的刹那,池中的清水升腾起来,变成氤氲的白雾。

程宗扬忽然叫道:“死丫头!快看!”

他脚下的池底变成透明的质地,隔着雾气,隐约能看到下方有一个圆形的拱门,就像倒影一样印在脚下。

“是不是一模一样?”

小紫拿出摄像机,接着一团光球跃然而出。光球内影物飞速变幻,最后蓦然停住,显示出一座几乎相同的拱门。

诸女都屏住呼吸,迟疑不定地看着那具摄像机。机械守卫也好奇地伸过脑袋张望。

原来在这里!想到脚下就是影像中那座城市,程宗扬一阵激动,在太泉古阵这么久,那座城市是他所发现唯一可以确定为人类居住的场所。不管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至少从影像中透露的信息来看,那是一座自己所熟悉的现代城市。

“器灵呢?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打开!”

机械守卫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已经打开了。我的主人只走到这里。”

程宗扬像被人兜头泼了盆凉水,器灵的口气让自己以为它真的进入了轩辕古坟,原来只到了门口。他使劲压下怒火,决定不和这个文艺器灵一般见识,“肯定有办法打开,让我们找一找!”

小紫抬起手在钥匙上晃了晃,“这里有光束呢。”

程宗扬顺着她的手指望去,那枚钥匙嵌在拱门的倒影正中,似乎隐约闪烁着光芒,仔细看时,却没有任何异样。

小紫补充道:“紫色的。”

程宗扬抬起头,“你们看到了吗?”

在场的诸女纷纷摇头。

光束……

程宗扬忽然拉开背包,飞快地拿出一本《河图》,迅速翻到最后面几页,放在钥匙上方。

钥匙没有任何异样,正当程宗扬快要失去信心时,钥匙所在的圆心忽然发出一声轻响:“嘀……”

程宗扬精神大振,立刻将那本小册子移动了三分之一。

“嘀……”

“嘀……”

“嘀……”

纸上的图案在紫外光下逐一扫过,始终只有这一声。

程宗扬心头又忐忑起来,手绘的二维码啊,徐大忽悠的手艺到底行不行?

程宗扬专注地扫描着图案,围观的诸女都默不作声看着他的举动,只有机械守卫觉得有些无聊,拿着板子跃跃欲试地想打一段。

忽然头顶一声充满愤怒的冷哼,一道婀娜的身影出现在台阶顶端,潘金莲浑身是水,秀发湿淋淋沾在颊上,甚至顾不得运功蒸干衣物就匆匆赶来,看到半裸着躺在祭台上的小师妹,还有蹲在她旁边的男子,不禁又惊又怒,立即从阶顶飞身跃下。

程宗扬一听就知道谁来了,头也不回地叫道:“拦住她!”

何漪莲挺起长剑,飞身迎上,只一招就被潘金莲挑飞长剑,接着凛冽的剑气攻入经脉,何漪莲来不及变招,就在她剑下溃不成军,像块石头般跌落下来。

尹馥兰脱手掷出短刀,试图将她的攻势阻缓一线。潘金莲玉手平伸,仿佛要赤手抓住刀身,在触及短刀的刹那,她手掌微微一凝,紧接着快捷无伦地屈指弹出,飞起的短刀蓦然一个转折,从侧方而下射向程宗扬颈后。

短刀从程宗扬脖颈穿过,带着一抹水波般的残影钉在地上,却没有溅出丝毫血迹。潘金莲这才看到旁边那名少女的笑容,她竟然在自己注视下瞬间施展了一个幻术,掩藏了程宗扬的实际位置。

小紫笑道:“你生气的样子也很漂亮呢。面纱都湿了,贴在脸上好难受。”

潘金莲一言不发,几乎触到池底的娇躯旋转着飞起,在空中居高临下,长剑洒下无数剑光,笼罩了整个圆心的位置,无论程宗扬躲在何处,都不可能避开这一剑。

程宗扬已经扫描到最后一个图案,就在这时,一道剑光掠至,那枚钥匙被剑气挑中,“叮”的一声飞了起来。

“干!”

程宗扬往旁边一滚,避开剑光。身下软绵绵的,却是压在了乐明珠身上——这也是唯一没有剑光袭来的位置。

“唔……”

身下的小香瓜呻吟一声,弯长的睫毛动了动,似乎要从昏迷中醒来。祭台上空的潘金莲面如寒霜,剑光再次落下。剑光未落,森冷的剑气已经让程宗扬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嘀——”

池中发出一声长响,身体仿佛突然失去重量,羽毛般飘浮在空中。

※ ※ ※ ※ ※

温暖的阳光落在脸上,伤口传来微烫的麻痒感。暖风吹来,空气中飘荡着栀子花的香气。

程宗扬还沉浸在那一剑的威胁中,心头狂跳着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条小巷,两旁种着如烟的柳树,一幢别墅般的小楼掩藏在柳丝后,栅栏上爬满藤萝,一串串的牵牛花开得正旺,花瓣中还含着露水。小楼向阳的一侧是落地的玻璃窗,檐下挂着风铃,不时发出悦耳的轻响。除此之外,整条巷子安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

狂跳的心律渐渐平复,怀里忽然传来一声娇呼,“咦?这是哪里?”

程宗扬露出笑意,“小香瓜,你终于醒了。”

乐明珠迷迷糊糊道:“我的衣服呢……哎呀!你身上……”

看到他身上的伤口,乐明珠又是吃惊又是心痛,一下醒了过来,“怎么会这样?”

“没事,”程宗扬无所谓地说道:“跟人打了一架。”

“不要动!”乐明珠连忙按住他,然后找了一圈,“我的小药匣呢?”

“大概在小紫那里吧。”

“小紫?她在哪里?我好久没见她了,她还好不好?我是睡着了吗?怎么回事?我们在什么地方?这里的房子好奇怪……”

乐明珠一口气说着,一边飞快地给他检查伤势。

“这里还是太泉古阵,只不过是一个隐蔽的空间。我们本来和小紫在一起的,结果你师姐追来,大家失散了。”

程宗扬估计,太泉古阵的传送应该都是准确定位的,从祭台进入轩辕坟,本来应该出现在拱门的位置,但开门的刹那,钥匙被潘姐儿打飞,导致出现偏移。因为自己和小香瓜搂抱在一起,才没有和别人一样失散。以此推论,太泉古阵的巨石入口,很可能也受过破坏,才会出现随机传送的情形。

“师姐?”乐明珠吓了一跳,“她也在吗?”

“……希望没有吧。”

程宗扬也无法确定。当时场面太乱,潘姐儿有没有被传送进来,实在不好说。但值得庆幸的是,潘姐儿当时所处的高度,应该在传送的范围以外。

想到这里,程宗扬轻松了许多,“来,我们看看这里有什么好东西!”

“别动,我先给你包好伤口……”

爬满绿萝的门旁伸出一张圆圆的俏脸,乐明珠明媚的大眼睛骨碌骨碌转了一圈,轻声道:“你好——有人吗?”

“有没有人啊……”

乐明珠问了几声,然后转过脸,“真的没有人呢。”

虽然知道这里有人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程宗扬还是有些失落。

“幸好没有人,要不然羞都羞死了……是谁拿了我的衣服?是不是你?大坏蛋!”乐明珠一边说一边扶着他走进院子,“咦,这里没有门?”

别墅是一幢三层的小楼,大门敞开着,在院内就能看到客厅内摆放着茶几、沙发,一切都和自己见过的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乐明珠说的,没有门。

院子没有门,别墅没有门,每一处房间也没有门。

程宗扬都有些佩服这座城市的文明程度了,夜不闭户算什么?这里干脆连门都没有。不过话说回来,程宗扬很怀疑那些看起来光秃秃的门框有其他设计,是一种不同形态的门,只不过自己不知道怎么用。

客厅的沙发又宽又大,坐在上面,舒适得都不想起来。沙发对面的墙壁是凹型的,墙上镶着一块同样弧度的屏幕。程宗扬猜测,这应该是立体电视,但他试着找到开关,打开屏幕,上面只有闪烁的噪点。好吧,这里的一切都保存完整已经奇迹了,想看到电视节目实在太过奢望。

乐明珠从房间里跑出来,一脸兴奋地说道:“上面的床好大好漂亮!真像宫殿一样!”

卧室在楼上,一整面墙都是落地的玻璃窗。那张床足有三米长,四角都竖着雕刻精美的立柱,床上铺着蓝色的天鹅绒,枕头和床单都绣着金丝花纹,充满豪华奢靡的气息。

乐明珠忍不住在上面打了个滚,又高兴地跳了几下,感受床身非同一般的弹性。看着半裸的小香瓜像小白兔一样跳来跳去,胸前那对丰满的雪乳上下跳动,程宗扬本能地起了反应。可还没等他伸出魔爪,小香瓜就跳下床,找到床边一个透明的盒子。

“里面有绷带!”

盒盖上有一个小小的按钮,轻轻一按,整个盒子从中间分开,阶梯状分成三层,每一层都分成不同的格子,设计精巧。

“哇!”

乐明珠又是一阵惊呼,赶快把盒子扣紧,又重新开了一遍。

“真好玩!”

“这是家庭用的药箱,给你当随身药匣正合适。”

乐明珠使劲点头,“是啊是啊。”她合起手,“不要怪我拿你们的东西啊,我会用它救好多好多人。谢谢你们啦。”

药匣最下面放着绷带,上面一格一格放着药物、针剂、金属摄,止血钳……乐明珠又是一声惊呼,“注射器!”

“你认识?”

乐明珠使劲点头,“师傅一直想做一只注射器,但针头太难了。太好了!有这么多针头……这么细,小宝宝打针也不会痛呢。”

程宗扬很纳闷她们有什么药物是需要注射的?但光明观堂连人工呼吸都会,说不定真有注射的内容。

除了绷带和一些简单的器械,箱内的药物一样都不认识,也不敢乱用,乐明珠只拿绷带帮他裹好伤口。绷带很薄,但防渗透性很好,质地柔软而充满弹性。乐明珠拿着绷带没有一点不舍得的,直把程宗扬上身缠得跟木乃伊似的,好在乐丫头包扎的技术相当不错,倒没有僵滞感。

小香瓜白嫩的小手在身上忙碌,鼻端传来少女的芳香,程宗扬禁不住又是一阵心动,在她耳边道:“小香瓜,这么漂亮的床,你想不想试试?”

“不要啦,”乐明珠脸红了起来,小声道:“别人的床,人家不习惯……你身上还有好多伤……我们先去找小紫好不好?”

程宗扬捏了捏她的鼻尖,“那好吧。来,先给你找件衣服!”

乐明珠皱了皱鼻子,“我不要穿别人的衣服。”

“我带你去女装店,”程宗扬琢磨道:“这里肯定有商业街吧?”

走出小巷,没多久就来到一条步行街。街道两旁林立的广告牌显示出曾经的繁华,然而此时整条街道都空无一人。路边的咖啡桌上还有一朵插好的鲜花,就像刚剪下来一样鲜艳,时光仿佛在这里凝固。

乐明珠满眼好奇地东张西望,程宗扬却站在街头久久没有动作。这是一座他所熟悉的,属于人类的,现代的城市。高大的摩天楼上没有蜂巢,没有异类生物入侵的痕迹,所有的设施都是为人类而设计的,就像那个自己几乎淡忘的世界在这个时空的翻版,一切都如此熟悉。除了异乎寻常的安静。

乐明珠忽然抱住他的腰,整个人都藏在他身后,低叫道:“有人……”

程宗扬扭头看去,只见街角的玻璃橱窗内立着一个穿着长裙的女子,看起来栩栩如生,不过只是个用来展示衣物的塑料模特。

“这里有个大卖场啊!”

程宗扬怀着捡到宝的心情拉着乐明珠跑进卖场。

卖场同样没有门,中间是一个足有十几层高的大厅,顶上垂下的吊灯巨大而又华丽,地面的瓷砖像水晶一样闪闪发亮,周围几架空荡荡的自动扶梯正在无人状态下缓慢运行。

程宗扬从没想到过包下一个卖场随便消费那样豪迈的举动,但现在自己无疑是做到了,整个卖场只有自己和小香瓜,甚至连收钱的都没有。

“好多小瓶子呢。”乐明珠叫道:“这个好漂亮!”

整个一楼一大半都是化妆品,有几个牌子自己甚至都觉得眼熟。程宗扬翻进柜台,拣出那只玫瑰花型的玻璃瓶。他拔开塞子闻了一下,“是香水。”

乐明珠爱不释手,“这个给师姐,她肯定会喜欢的;那个好像一滴眼泪哦,小木头肯定爱死了;还有那个……那个……”

不一会儿,乐明珠就挑了一堆包装精美的化妆品。这是纯粹的买椟还珠,小香瓜对里面贵比黄金的香水毫不在意,只挑拣自己喜欢的外型。话说回来,再好的化妆品,对天生丽质的小香瓜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一只好看的瓶子更有价值。

乐明珠开心地捧着一堆瓶子,生怕打碎一只。路过手袋区的时候,程宗扬拿了一只手袋,才解决了她的麻烦。

接着是饰品区,各种各样的戒指、项链、手镯、钻石、珍珠、白银……形形色色,琳琅满目。可乐明珠对这些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只看了几眼,就跑到旁边一个廉价发卡的店铺不肯出来。

按说一个卖场中,饰品专柜是最有价值的区域,可程宗扬看来看去,竟没有什么好拿的。钻石在六朝根本就不值钱,顶多是手艺人谋生的工具,还不如珍珠受重视。银饰虽然是硬通货,但自己千里迢迢背一包银子出去,就算背上三五十斤,也不过一百金铢,实在太掉价。程宗扬奇怪的是这里竟然没有黄金,偌大的卖地,一点黄金的影子都见不到。没奈何,程宗扬只好随便拿了几串珍珠。在只有天然珠的六朝,这种人工养殖的珍珠无论是光泽、圆度和直径大小,都显得非同凡响。

“你看!你看!”

乐明珠跑过来,低着头,摇头晃脑地展示头上的发卡。那只发卡是很普通的工业塑料,只不过上面有一个可爱的卡通小猫,让小香瓜一看到就不舍得放手。

“这个也好可爱!”

乐明珠拿着一顶毛茸茸的兔耳帽,在手上晃来晃去,侧着头对着自己的发卡说道:“小猫咪你好,我是小兔子帽帽。”

“帽帽你好,我是小猫咪乐乐。”

“乐乐,你吃饭了吗?”

“还没有。帽帽,我们一起去吃吧……”

说着乐明珠苦起小脸,“我好饿……”

程宗扬笑了起来,“我们去看有什么好吃的。”

“好啊好啊,那个巧克力很好吃,不过我只能吃一点点……”乐明珠嘟着嘴巴道:“人家还在辟谷呢。”

“可以给你带一大包。你要想吃,每天都可以吃一点点。”

乐明珠早把找衣服的事情忘到脑后,拉着程宗扬的手臂,眼睛闪闪发亮地问道:“在哪里?在哪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