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14章·器灵

透过枝叶,能看到外面两条身影,周飞和黎锦香隔着两步的距离,一前一后朝这边走来。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会反其道而行之,胆大包天地留在此地。”周飞傲然道:“这种手段虽然不少人能想到,可真正能做到的,凤毛麟角,不仅要有眼光,更重要的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饶是程宗扬已经见识过他这种自己打脸的陈述方式,听到这番话仍是忍不住想翻白眼。

黎锦香倒是从容得多,她神情平静,只微笑道:“是。”

周飞淡定地说道:“紫姑娘对我很佩服。”

有吗?她一个字都没说好不好?这大弁韩的小子是个妄想狂吧?

“她虽然不好意思说出来,但看她的眼神我就知道。”周飞道:“她这样漂亮的姑娘,从小都被人奉承、讨好,以为整个世界都在围着她们转,性格非常骄纵。但你发现没有?她在我面前,一点都骄傲不起来。因为我的天才让她不得不佩服!”他握紧拳头,“要让她们佩服,只有靠实力。强横的实力!”

“她这样的小姑娘,其实是很天真的,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比如她刚才一直在想办法吸引我,但我丝毫不为所动。我就是我,不会为任何人而改变!”

“我受不了了!”程宗扬黑着脸道:“死丫头,你赶紧给我收了这妖孽!”

小紫笑道:“不行。我还没听过有人这样夸人家呢。”

“我说他眼睛那么小呢,根本就是个瞎子吧!”

周飞与黎锦香从枝下走过,丝毫没有留意那棵看来空无一物的雪松。

“刚才焚无尘与那人交手,如果有我帮忙,焚长老必定大获全胜。不过我周飞一向独来独往,无论遇到多少困难,永远都是孤身一人,从不与人联手。这是我的原则!”

黎锦香用一条丝巾掩住口,轻轻咳了几声,然后柔声道:“少主说的是。”

“对了,我刚才做了一笔……风险投资——师太是这样说的。”周飞满意地说道:“专门用来赌场放贷。一年的红利至少在百倍以上。而且终身有效。”

“哦?”

周飞摆了摆手,“你不用担心会逼得别人家破人亡。那些赌棍来钱容易,况且真被赌债逼死,也是为民除害,用不着同情。”

“少主投了多少?”

“也没多少。”周飞仿佛漫不经心地说道:“只用了庞执事送的那张当票。大概价值几千金铢。”

黎锦香久久没有开口。

林中传来一串笑声,那笑声虽然娇美,但音调无全起伏,夜色下充满诡异的气息。

黎锦香吃了一惊,“是她?”

周飞也认了出来,“青叶教那位教主夫人?”

一个艳丽的身影一边“咯咯”笑着,一边从树影间出来。她披着一条男式的长袍,衣带却不见踪影,宽大的衣襟一侧滑到肘间,露出雪白的香肩和贴身的肚兜。那肚兜虽是鲜艳的红色,但沾着草茎、松针,皱巴巴的像是在地上滚过一般。

周飞皱起眉头,“青叶教已经是我周族属下,她怎么会在这里?”

黎锦香握紧剑柄,她们都是广源行一手扶植起来,彼此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最被众人仇视的,莫过于这位举止浮浪、行为毫不检点的尹夫人。她轻声道:“如果有人不听号令,族里是如何处置呢?”

“当然是杀!”周飞毫不犹豫,“只有铁血的手段,才能让人服从。”

“青叶教已经并入周族,尹馥兰身为教主夫人,不听号令,该如何处置?”

“唔……”

周飞迟疑间,只见那美妇一边痴痴笑着,一边攀住松枝,像去闻一朵花的芬芳般,嗅着松针。接着她眼睛一亮,看到远处一丛青草。

“好饿……”美妇呢哝着爬过去,俯身张开红唇,咬住草叶,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周飞和黎锦香满眼诧异,这妇人莫非是失心疯了?

黎锦香听过一些传言,说尹馥兰从太泉古阵出来便举止失常,甚至衣着暴露地在镇上贩卖水果。她原以为是尹馥兰听到风声,为了避祸用来保命的手段,如今看来,难道是真的?落到这样的下场,也不知多少人在背后快意。

周飞凛然道:“我先救她出来!”说着一挑眉头,大步踏入林中。

黎锦香有心把她扔在此地自生自灭,但周飞已经动身,便没有开口。

周飞似乎对尹馥兰半裸的身体视而不见,双眼警觉地望着周围,颇有几分谨慎的模样。但程宗扬在树上看得清楚,那家伙的心神全在尹馥兰的肉体上,他的戒备究竟有几分真假,实在很可疑。

程宗扬道:“她神智不清,已经够可怜的了,你还拿她当诱饵,还有没有人性?”

小紫笑吟吟道:“大笨瓜,你好矫情啊。”

周飞越走越近,忽然身体一仰,整个人仿佛从中间断开,上身横折过来。与此同时,尹馥兰身侧的青草像被无形的气刃斩过一般,齐齐截断,紧贴着周飞的身体飞过。

周飞虽然心猿意马,却应变奇快,他身体不动,便摘下背后的长枪,随即从身下荡出一片枪影。

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细丝绞在枪上,发出金属摩擦般的轻响。接着两道身影从树上掠下,左右攻向周飞,两女银发雪肤,正是虞氏姐妹。虞白樱的断月弦偷袭未能得手,立即转为强攻,却没想到周飞这么快就展开反击,刚一现身便被枪影笼罩,顿时失去先机。

虞紫薇的碧玉杖在手中一旋,身周丈许的藤蔓、树影都诡异地扭曲起来,仿佛活过来一般,朝周飞探去。虞白樱仅存的三根断月弦夹杂在树影间悄然飞出,在距离周飞还有两步时蓦然加速,将几根树藤齐齐斩断,出现在周飞颈前。

周飞精神抖擞,喝道:“来得好!”

长枪蛟龙般飞出,先破开断月弦的阻截,再将虞紫薇的碧玉杖一举磕飞,最后扫向虞白樱腰间。平心而论,单论修为周飞确实能称得上高手,尤其是长枪最擅攻坚,以强破强,这一枪招式一气呵成,神完气足,的确不凡。

若是这一枪直接刺来,虞白樱绝不敢硬接。但周飞过于炫耀枪法,招术用得太老,这一枪扫到虞白樱身边时已经是强弩之末。虞白樱玉手一张,挽住枪锋,整个人宛如一片树叶贴在枪上,顺势飞起。

周飞枪势一变,长枪如轮般横扫,接着配合步法,时而斜挑,时而直击。但无论他怎么变招,虞白樱都紧贴在枪上,不住根据他的招术调整重心,打乱他的枪法。

“你以为这样便能难住我吗?”

周飞大喝一声,双臂端起长枪一记直刺。木屑纷飞间,枪锋刺进虞白樱身后一棵大树,从树干直贯而出,逼得虞白樱不得不放开枪身。

虞白樱反掌在树上一拍,飞身跃起。周飞双臂一绞,长枪直接从树中破出,接着一个箭步跃到尹馥兰身畔,喝道:“上来!我救你出去!”

背上一软,尹馥兰香滑的肉体伏在身上,接着她袖中滑出一支短刀,往周飞颈下抹去。

黎锦香心下雪亮,尹馥兰已经知道广源行为了扶植周族,把她当作弃子,因此使出毒计,与龙宸的人联手袭杀周飞。周族完全是围绕周飞一个人建立的,他一旦被杀,周族就会失去所有存在的意义,广源行的如意算盘也再打不下去。想明白这一点,黎锦香立即做出选择——转身往林外掠去。

生死关头,周飞再次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反应,他一个前滚将尹馥兰甩开,接着枪尾一摆,挡住尹馥兰的短刀。虞氏姐妹再次攻来,周飞以一敌三,犹自占着上风,虞氏姐妹与尹馥兰联手,竟然破不开他的枪影。

看到黎锦香飞也似的逃离,尹馥兰露出焦急的眼神。程宗扬皱起眉头,几日不见,虞氏姐妹的修为好像衰减得厉害,不过数招,姐妹俩便像耗尽全身力气,手指微微颤抖,秀发贴在脸侧,白腻的肌肤像是水洗过一样,香汗淋漓。相互间的配合也远没有以往默契,三人攻击的效率甚至还不如两人。

周飞越战越勇,表情却颇为古怪,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忽然他省悟过来,叫道:“原来是个圈套!”

“哈哈,即便是个圈套,又能奈我何!”周飞喝道:“强大的力量,足以粉碎任何诡计!”

周飞叫声戛然而止,低头向下看去,只见一只雪白的小狗咬住自己脚踝。如果是猎犬,也许还有些威胁,可这小狗嘴巴还没有拳头大,虽然小尾巴翘得像旗杆一样拼命用力,也只是咬破一点皮。

“滚开!”周飞抬腿一踢,把小贱狗踢得远远的。

眼看周飞就要脱身,忽然一个小小的东西飞来,周飞想也不想便一拳轰出。

那物体直接被他的拳风震得粉碎,迸出一团烟雾,却是一只木偶。

周飞反应极快,立即屏住呼吸,飞身冲出烟雾。落地时他脚下一个踉跄,身体“砰”地扑倒在地,长枪滚到一边,随即发出一串鼾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尹馥兰亮出短刀的时候,程宗扬真吃了一惊,如果换一个人,也许早就成了刀下之鬼,可周飞出人意料的强势,若不是那只禁魂鬼偶,说不定真被他破局成功。

小紫的目标居然是这位周少主,让程宗扬禁不住纳闷,“这算什么宝贝?活宝?活宝,二爷都有一个了!”

“当然是宝贝。”

小紫看了虞氏姐妹一眼,然后一道身影从树上跃下,轻飘飘落在周飞身边。

尹馥兰连忙跪下,“奴婢无能,让姓黎的小贱人跑了。求紫妈妈责罚。”

小紫笑着看向虞氏姐妹。虞白樱脸色苍白,似乎要说什么,忽然手指一紧,藏在草叶下的断月弦蓦然飞起,缠住小紫的脚踝。

虞紫薇与姐姐心意相通,虞白樱出手的刹那,她也举起碧玉杖,扫向小紫颈后。

尹馥兰瞪大眼睛,她已经献出一魂一魄,主人如果殒命,她也自身难保。她对虞氏姐妹并不熟悉,只知道是紫妈妈的奴婢,身手虽然在己之上,但修为似乎颇有不足,方才对付周飞,拼尽全力也未能占据上风。此时一出手,她才知道姐妹俩是故意隐瞒了修为,装作真气不继,体力难支。等主人现身才突施杀手,显露的实力完全不逊于周飞。

虞氏姐妹久蓄的杀招顷刻而至,小紫却笑语嫣嫣,恍若未见。断月弦与碧玉杖同时落在小紫身上,接着穿体而过,却是一个虚无的幻影。

虞氏姐妹脸色同时一变,虞白樱玉手扬起,断月弦撕开空气,勒向尹馥兰的脖颈。尹馥兰双手在地上一撑,侧身避开。谁知虞紫薇已经抢先出手,她的闪避倒像是自己送上门一般,尹馥兰只觉背后一痛,喷出一口鲜血,已经被虞紫薇的碧玉杖击中。

程宗扬当然看得清楚,死丫头好端端在树上坐着,只是送了个影子下去。林中光线本来就暗,虞氏姐妹又出手心切,结果着了死丫头的道。也怪不得她们心急,自从落到小紫手中,她们就被封禁了修为,直到今天要引开光明观堂的鹤羽剑姬,伏袭周少主,小紫才给她们解开禁制。谁知姐妹俩精心演了一场戏,却在最后关头被一个影子葬送了。

方才合力围击周飞时,虞氏姐妹已经摸清尹馥兰的底细,这时一击得手,立即合在一处,并肩往外闯去。但刚一掠出,便看到一个雪团般的影子挡在面前。

虞氏姐妹顿时心如死灰,这只三头魔犬的厉害她们早已见识过,如果是平常时候,要赢也并非难事,但姐妹俩落在那个小妖精手里,被下的禁制正在这条小贱狗身上。

虞紫薇凄声道:“姐姐快走!”

虞白樱咬牙道:“要死便一起死!”

“啪啪……”身后响起鼓掌声。

“姐妹情深啊,这戏段我爱看!”程宗扬道:“落到死丫头手里还想跑,傻了吧你们!”

说着程宗扬抡起巴掌,带着风声给两女一人一记耳光,虞氏姐妹顿时昏了过去。

“程头儿,你好狠哦。”

程宗扬恶狠狠道:“打死她们都是轻的!”

小紫眨了眨眼睛,“打得好响,可怎么连个掌印也没有呢?”

程宗扬干笑道:“是吗?好奇怪啊,哈哈……”

程宗扬是怕她一生气,直接把这姐妹俩杀了,才赶紧动手替她出气。自己虽然不信因果报应,但还是希望死丫头手上少沾些血。

小紫白了他一眼,“大笨瓜,滥好人。”

朱殷修为尽废,只远远看着,不敢近前,这会儿尘埃落定,才走过来。尹馥兰被碧玉杖击中,伤势不轻,看着虞氏姐妹的目光充满怨毒。

小紫也不理会,只饶有兴致地绕着周飞走了一圈,笑道:“程头儿,人家给你变个戏法好不好?”

“什么戏法?”

星空下的森林恢复寂静,黎锦香已经杳无踪迹。周飞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在他胸前的衣服上,摆着一只泥烧的小坛子,灰扑扑的毫不起眼。

“看到了吗?”

“这是……装咸菜的坛子?可也太小了吧?”程宗扬不解地说道:“顶多能腌一头大瓣蒜。这小子带着这玩意儿干嘛呢?”

小紫敲了敲那只咸菜坛子,柔声道:“出来吧。”

坛子毫无反应。

小紫不带半分威胁地轻笑道:“那只好把坛子砸掉了哦。”

程宗扬道:“你跟谁说话呢?通灵的辣白菜?”

小紫拿起一块石头,直接朝坛子砸去。

“住手!”

坛口一动,钻出一个白胡子老头,刚露头就被石头砸了回去。

“哎呀,居然没砸碎……”

过了会儿,白胡子老头哆嗦着从坛子里钻出来,颤声道:“欺人太甚……”

小紫笑道:“谁让你那么慢?”

“等等!”程宗扬叫道:“这是什么东西?”

“东西?”老头怒道:“老夫乃是器灵!”

“器灵?就这坛子?妖精吧这是!”

“无知之徒!老夫的第一任主人是创世之神!后来每一任主人,无不是神明般的存在!”

老头一边说,一边傲然捋着胡须,接着他整个人就颠倒过来。

小紫把坛子翻过来,一手拍着坛底,似乎是想看看坛子里还装的有什么。白胡子老头两手抓住坛沿,被她拍得晃来晃去。

“住手……住手啊……”

小紫把坛子随手一丢,“一点都不好玩。”

堂堂器灵竟然被人如此无视,老头气得胡子都在哆嗦。

程宗扬与小紫配合默契,知道该自己唱红脸了,打圆场道:“小孩子家不懂事,那个……器灵大爷,周少主是你的……”

老头梗着脖子道:“主人!”

小紫笑道:“你那些神明般的主人都是这样子的吗?”

老头像被羞辱了一样叫道:“荒唐!主人如今年纪尚轻,有老夫辅佐,不出二十年,必然是神明般的存在!”

程宗扬低声道:“这器灵听起来很厉害啊。”

小紫撇了撇嘴,“你听他瞎吹。这么厉害,还住在这么破的房子里?连个窗户都没有。”

“此乃神器!”

“没有窗户。”

“唯有第一等的神器才能孕育器灵!”

“没有窗户。”

“此坛乃是上古之时,由创世大神用女娲造人所余之土,调以天河之水,使原始天火烧制七日而成!”

“没有窗户。”

“……”

老头已经倒噎气了,小紫又补一刀,“就是没有窗户。”

程宗扬继续打圆场,“别吵了。我觉得器灵大爷这一居室也挺不错。”

老头露出感动的神情,觉得还是这小子有眼光。

“器灵大爷,我看着你和周少主的关系不一般啊。”

“当然!老夫自上一任主人坐化之后,便一直留在主人藏骨的洞中,直到遇见主人。当时他还是个娃娃,在山洞里玩耍,偶然发现老夫。老夫传授他诸般功法,又助他淬体、养炼真元,指点他找到主人所藏的宝物,还帮他收服了一批忠心耿耿的手下。”

周少主的天才原来是这么来的。程宗扬大为心动,“你会的挺多啊?”

老头傲然一笑,“老夫跟过数位主人,与每一位主人都形影不离。不仅知道许多失传已经久的功法,还对各种掌故秘辛了如指掌!比如这太泉古阵,老夫历任主人里,便不止一位来过。”

程宗扬道:“器灵大爷,有没有兴趣跳个槽,到我这里来呢?”

老头哼了一声,“你便死了这条心吧。器灵绝不会背叛自己的主人!”

“先不要说这么绝对嘛,世上的事都有商量。你有什么心愿,说出来大家商量商量,看看有没有搞头。”

老头淡然道:“老夫除了辅佐主人,别无所求。”

程宗扬看了眼死丫头刚才用来砸坛子的石头。

“不必痴心妄想!”老头毅然道:“世间没有一个器灵会背叛主人。老夫便是形神俱灭,也不会抛弃主人!”

程宗扬用商量的口气道:“给你换个坛子?”

老头闭着眼,淡淡道:“可笑。”

“镶个金边?”

“荒唐。”

“带你去旅旅游?看看你跟随历代主人战斗过的地方?”

“不必。”

“说吧,你需要什么祭品?我来准备。”

“一无所需。”

这老家伙刀枪不入啊。态度这么坚定,让程宗扬也觉得没招。

小紫悠然道:“一具身体。”

老头霍然睁开眼睛,然后脖子一拧,冷笑一声,“不可能。”

程宗扬道:“你别看她年纪小,她其实是精通炼魂术的大师。”

“器灵乃是至阴之体,一旦失去本命法器,必然消散。移入他人体内,更不可能。被阳气一冲,便是形神俱灭的下场。”老头话终于多了起来,“世间每一个器灵,无不想拥有自己的身体,但想拥有身体,唯有一个办法:让自己的主人成为神!所以每一个器灵都不遗余力地辅佐主人,绝不背叛。”

小紫笑吟吟道:“老傻瓜,你被骗了。”

老头涨红了脸,“你在污蔑我的主人!”

“你们的主人只是不想放你们走,才编出这样的理由,好勒索你们一辈子。想给你们找一具身体……”小紫摇了摇手指,“其实一点都不难。”

老头眼中先是不信,然后是怀疑,最后露出一丝希望的光彩,“真的?”

“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老头手一滑,跌进坛子里,接着又飞快地爬出来,尖叫道:“我不信!你一定有什么可怕的要求!”

“要求当然有。但我可以先给你身体,然后你再听我的条件,如果不答应的话,我也不勉强你。怎么样?”

老头颌下的白胡子都颤抖起来,眼睛直勾勾看着小紫。

小紫笑眯眯抱着手臂。

片刻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身后。昏暗的光线透过森林茂密的枝叶,在它银白色的外壳上映出金属的光泽。

※ ※ ※ ※ ※

机械守卫在林中笨拙地跑动着,不时绊到树根,撞在树上,甚至连设计优越的平衡性也无法阻止它自己摔倒,就像一只没头苍蝇般跌跌撞撞。但它的扩音器中不时发出狂喜的电子声,时而怪叫,时而欢呼,时而哈哈大笑。

“真的!这是真的!我可以自己走路、蹦跳、招手、转圈……哈哈哈,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自由了!”

“自由的感觉真好!不用再待在坛子里,被人带来带去的感觉真好!真美妙啊,我的身体!”

机械守卫忽然停下来,四十五度望天,一动不动。

程宗扬等了两分钟,忍不住道:“怎么不动了?死丫头,不会又被你玩坏了吧?”

电子声用沉郁顿挫的音调道:“我在赏月。”

程宗扬情不自禁地朝天上看去,然后道:“你赏个毛线啊!你在森林里好不好!外面还是阴天,哪儿来的月亮?”

“赏月是一种心情。你不懂。”电子声用叹息的口气道:“你怎么会理解一个待在坛子中的灵魂,对月亮和诗意人生的向往呢?”

程宗扬小声道:“你没弄错吧?这家伙跟刚才不一样啊。”

“也许它本来就是这样,在坛子里待得太久,才变态的。”小紫道:“喂,我的要求你想听听吗?”

机械守卫做出一个拭泪的动作,“对不起,我太伤感了……当然,任何要求都可以提,这是我的承诺。但是,”他看了眼朱殷,“不包括中了诅咒的人。”

听到要紧处,程宗扬赶紧插口,“太泉古阵的诅咒是什么?”

“是一种辐射。”

“什么?”

“哦,是一位主人这样说的。”机械守卫像是回忆一样一手摸住下巴,“那是很久远以前的岁月了……你觉得我这个姿势可以吗?”

“很好!”程宗扬绷着脸道:“如果你再啰嗦,我就把龙晴玉拆下来。”

“我是希望自己的动作能自然一些,让大家有一种比较好的对话体验。毕竟我在适应自己的新身体……哦!我明白了!请你冷静一些!”

“很久以前,我有一位主人——具体是哪一位,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你知道,毕竟时间太长了,而我的主人又很多,即使我是器灵,有时也只能记得他们说过些什么,而很难分清是谁说的。”

“我这位主人有许多奇特的言论,他说太泉古阵充斥着一种辐射,但被进入者破坏之后,大部分已经失效,还有一部分仍在运转。这种辐射会改变闯入者细胞中的线粒体——是的,他这样说的。”机械守卫做了一个耸肩的姿势,“他总是会有一些很古怪的说法,作为一个忠实的器灵,我不好对主人的个人习惯作出不符合身份的评价,但我很庆幸有这种爱好的主人并不太多。”

程宗扬道:“他有没有说怎么发现那种辐射?”

“当然可以。”机械守卫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中了辐射的人,眉心会出现一抹颜色。我的主人认为,这是松果体受到辐射之后出现的体表特征。”

“中了就晚了,我是说能不能看到那种辐射的存在,好躲开它。”

“哦,这个没有。”

“你的主人有没有办法可以治愈中了诅咒的人呢?”

“我不认为他有。”机械守卫挥了挥手,“你知道,大多数主人都不会对器灵隐瞒什么,事实上,他们经常只有器灵可以交流。所以我倾向于认为他没有,因为我某一位主人——也许并不是他——也中了太泉古阵的诅咒。作为一个忠实的器灵,只要有任何办法,我都不可能抛弃自己的主人。但我只能亲眼看着他逐渐衰弱,直到死去。”它用缅怀的口气道:“那真是一段艰苦的岁月啊……”

“那这位周少主呢?”程宗扬指了指周飞,“你不也抛弃了他吗?”

“哦,当然!”电子声充满感情地说道:“我相信自己的主人。他一定会成功!我会永远祝福他,我的心会永远和他在一起——那个,你们有乐器吗?虽然我的主人们通常都不喜欢乐器,但我个人对音乐是相当痴迷的。”

这转折太快了,程宗扬摇了摇脑袋才反应过来,他拿出珊瑚匕首,在树上削了几下,然后递给他,“拿着。”

“太棒了!”电子声欣喜地说道:“坦白地说,看到你们没有携带乐器,我已经忍不住失望了。没想到你能当场为我制作乐器,不得不说,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尤其是这样简洁、优美而流行的乐器——我在追随主人的漫长岁月里,几乎在每一个地方都见过有人快乐地击打着它,唱着节奏分明的歌谣,每一段旋律都充满自由和奔放的气息……”

机械守卫把两块木板夹在手上,用尖锐的电子声唱道:“打竹板,拜码头,拜过码头我街上走!大爷大娘行行好,有肉给块肉,有粥给碗粥……莲花落哎!莲花落……”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