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13章·搏杀

徐君房倒在草丛中,折断的手臂和小腿扭曲成怪异的姿势。程宗扬挣扎着爬起来,试了试他的鼻息。徐君房只是痛得昏迷过去,性命一时无碍。但他骨骼折断,胡乱移动很可能导致残疾。程宗扬封了他几处穴道,然后摸到自己的珊瑚匕首,咬牙追赶。他心下发狠,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普济活着出去。

林中光线极暗,只能勉强看到滴在草叶上的鲜血。程宗扬一路追去,离森林边缘越来越近,隐约能看到松枝间露出长廊两侧的石柱。

忽然丹田微微一动,一股浓郁的死气蓦然弥漫开来,程宗扬已经力竭,这一下如逢甘霖,一边拼命吸收死气,一边往前狂奔。

森林边缘是一个水塘,普济的尸体就倒在水塘边,头颅已经被人取走,只剩下一截躯干。程宗扬一口气松开,险些跌倒。

树下立着一个女子,却是剑霄门的黎锦香。

“是你?”程宗扬有些意外,喘息道:“多谢。”

“不必谢。”黎锦香道:“不是我杀的。”

程宗扬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林中立着一个老者。他扶着法杖,脚下踩着一棵倒伏的枯木,白色的树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炭化。在他腰间系着一颗头颅,粗糙的麻绳从头颅两眼间穿过,眼珠呆滞地望着天际,头顶光秃秃的,正是被斩首的普济。

在他身前还有两条身影。潘金莲踏着一根松枝,衣袂飘飞,池塘另一侧则是萧遥逸。三人围成一个三角形,但无论潘金莲还是萧遥逸,都离焚无尘远远的。

程宗扬本来憋着一口气,要杀掉普济那个狂热的魔僧。这会儿松懈下来,只觉浑身剧痛,浑身上下的骨骼都像是要散开一样。他勉强走到萧遥逸身边,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地喘着气。

看到程宗扬的伤势,萧遥逸也吓了一跳,“打得这么惨?”

程宗扬喘着气道:“怎么回事?”

“刚才那个和尚冲过来,被焚老鬼砍了脑袋。”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萧遥逸抬了抬下巴,“过不去啊。”

“小紫呢?”

“没见到,也许先过去了。”

程宗扬不再多说,吃力地盘起膝,将吸收的死气逐一转化,源源不绝地补充着丹田。

※ ※ ※ ※ ※

乐明珠躺在雪白而柔软的皮制座椅上,闭着眼,发出香甜的呼吸声。小紫忍不住揉了揉她的鼻尖,然后打开后备箱。

何漪莲与尹馥兰同时清醒过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外面壮观的石柱。小紫翻开手掌,掌心一只黑色的玉瓶竟然发出银铃般的轻响。

小紫微微一笑,将都卢难旦妖铃递到两女面前。

何漪莲迟疑了一下,把手指放在瓶口处,接着指尖一痛,像被咬破一般,鲜血渗入血迹斑斑的瓶体。

小紫没有再理会何漪莲,而是转头望着尹馥兰的眼睛,美目泛起异彩。尹馥兰眼中一片空洞,唇角却不易察觉地抿紧。小紫没有说话,只静静看着她,脸上笑意越来越浓。尹馥兰红唇微微颤抖起来,最后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小紫似笑非笑地说道:“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一点呢。”

尹馥兰畏缩地轻声道:“奴婢也是刚刚醒来……”

“刚刚是多久?一天吗?”

“是主人……的时候。”

“真是好演技,大家都被你骗过了呢。”小紫笑吟吟道:“既然知道装模作样,这几日的事想必你都还记得。”

尹馥兰小声道:“是。”

“那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尹馥兰毫不犹豫地一手放在瓶上,献出自己的一魂一魄。

鲜血渗入瓶身,尹馥兰脑中一阵恍惚,魂魄仿佛被瓶身牵动一样,与都卢难旦妖铃融为一体,自己与主人也仿佛有了一种微妙的联系。尹馥兰知道,从今往后,自己的生死命运都会与这位女主人联系在一起。但对于已经穷途末路的尹馥兰来说,这是她唯一的选择,也是最好的选择。

小紫轻笑道:“那个傻瓜还没走呢……”她抬眼看着尹馥兰,“既然这么聪明,她们几个就都交给你了。去吧。”

前边几句还是从耳边传来,最后两个字却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尹馥兰心头微凛,知道自己到底还是小看了这位女主人。但随即又松了口气,既然已经献出魂魄成为不会背叛的奴仆,主人越强大,自己才越有利。

何漪莲又羡又妒,但主人已经发话,只能把所有心思都藏在心底,与尹馥兰一起掠入林中。

小紫转身望向台阶高处的轩辕坟,眼中异彩连现。

※ ※ ※ ※ ※

“……买田最是不值,春播秋收,收割过秤,样样都要人工,若是闹起佃来更了不得,便是年景好,也赚不了几个钱。若是投个织行,倒是有三分利,可要自己养蚕、招工、制订花样、维护织机……样样都少不得操心打理,包给别人去做,又去了两分利。况且年头不好,织出绸缎数目不足,年头好了,又要掉价。算来算去,还是放贷最容易。不必操什么心,只用把钱放出去,一年稳稳的九成利息。胆子再大些,到赌场放贷,一晚翻上一倍的也有。阿弥陀佛,钱生钱,才能发大财……”

松树后,一个慈眉善目的女尼细细说着,周飞蹲在她面前,虽然还是一副冷傲的神情,但听得频频点头。

慈音巧舌如簧,直说得天花乱坠,“贫尼在临安颇有些人脉,大凡内眷有些私房钱,都放在贫尼处生息。说不上大富大贵,但翻上三五倍也是常事。贫尼轻易不给人看相,但看施主的面相,正是要发财的模样。金山银山都在眼前,只差一伸手罢了。依贫尼看呢,施主若有闲钱,不如置办些田地,虽然辛苦些,但毕竟稳妥。守着田地过日子,多少人盼也盼不来呢。田舍翁虽然不好听,可连天子都羡慕呢……”

程宗扬刚恢复片刻,这边就看到周飞和老贼尼两个都一脸心满意足地从树后出来,略一错愕,随即明白过来,不由朝黎锦香投去同情的目光。能让老贼尼满意,这得出多少血啊?

焚无尘藏在兜帽下的双眼露出一丝寒光,嘶哑着喉咙道:“琵琶花精?”

慈音刚宰了一头肥羊,心情正好,稽首施了一礼,说道:“贫尼早已不问世事,焚先生要与谁拼个你死我活,都与贫尼无关。”

“甚好。”

焚无尘法杖一举,一片火云从杖顶飞出,接着溅下无数火雨,将方圆数丈烧成一片火海。他这一记法术声势骇人,攻的却是空处,无论离程宗扬还是潘金莲都隔着十万八千里。

程宗扬一怔,只见火雨落下,在林中烧出一条笔直的火线,显然与焚无尘施展的火法无关,看这种画线的手法,倒有些像是……火雨洒落中,一个猥琐的身影像烧到屁股一样蹿了出来。朱老头连滚带爬,看起来狼狈不堪,完全没有半点高人的飘逸,却避开了每一点火雨,毫发无伤地窜出火海。

程宗扬终于明白过来,朱老头到底还是出手了,萧遥逸刚才说的过不去不是焚无尘拦路,而是朱老头用的毒,小紫要过当然轻轻松松,潘姐儿和小狐狸就只有看的份儿。至于焚无尘,多半是被朱老头的毒招来的,天知道两人结了多大的仇,一见面就要拼个你死我活。

程宗扬正准备目睹毒宗最后一个大佬和龙宸长老间的强者对话,没想到死老头喷火冒烟地一路蹿来,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池塘,冒着气泡就沉底了。

火雨随之移来,沿途森林立刻燃烧起来,一棵棵大树烧得火炬一般。潘金莲仙鹤般飞起,避开火焰,程宗扬和萧遥逸也赶紧闪避。

火云移到池塘上方,雨点般的火焰飞落下来,将池水烧得一片沸腾。池塘并不大,眼看池水已经烧得见底,朱老头仍不见踪影。焚无尘袍袖一抖,一记火焰刀疾劈而下,将池底的淤泥拦腰劈开。水花还未溅起,就变成白雾。

黎锦香忽然娇呼道:“头顶!”

焚无尘霍然抬头,只见朱老头从天而降,他双手负在身后,一足抬起,鹰隼般朝他头顶踏来。

萧遥逸与程宗扬惊骇地对视一眼,都没想到死老头竟有这般手段。还没惊骇完,两人就看到焚无尘手中火焰顷刻凝成圆盾,火焰喷吐着朝朱老头拍去。朱老头就像被拍飞的石子一样,翻着跟头飞出十几丈远,直接被拍到林外。

焚无尘随即掠起,仿佛张开一对火焰的翅膀飞向石柱。

潘金莲忽然扭头,略一注目,然后朝另一个方向飞去。

“咦?”萧遥逸与程宗扬同时一惊。

“谁在那边?”

“没咱们的人吧?”

两句话工夫,潘金莲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想追也来不及了。

“先不管她!”程宗扬道:“老徐受了重伤,你去帮他一把。”

萧遥逸问明情形,立即折身返回。

焚无尘与朱老头的交手越来越猛烈,焚无尘的火法声势极大,各种火云、火雨、火焰刀、火球、火雷仿佛施展不尽。长廊两侧的森林接连被烈焰吞噬,烧得火光冲天。朱老头的毒药却是无声无息,单看场面的话,只能看到朱老头被火焰追得抱头鼠窜,但始终像蟑螂一样怎么拍都拍不死。

程宗扬终于敢肯定当日秦翰确实是手下留情了,这两个七级高手的搏杀,与五级、六级的境界完全不是一个水准。两人在十几丈高的石柱上兔起鹘落,自己以为安全的距离,他们一闪身就能逼近,整条长廊,还有周围数百步的森林,都成为他们的战场,旁人别说插手,单是围观都冒着送命的危险。

程宗扬浑身是伤,随便被火焰卷一下就小命难保,见状早躲得远远的。黎锦香也十分谨慎,小心退到远处。只有周飞高高站在石柱上傲然而立,不时流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

慈音轻轻摇着拂尘,寻找两人出手的空当。观望良久,慈音始终没找到任何机会,而且两人出手越来越爆烈,都是攻多守少。这样的搏杀根本等不到双方精疲力尽,很可能在一瞬间就分出胜负。而胜者无论是谁,自己想脱身都不轻松。

慈音心底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忽然一个身影拦在面前,“师太,咱们的账该算算了吧?”

“阿弥陀佛。”慈音淡淡道:“以公子的身家,如此锱铢必较,不免令人齿冷。”

“能让你齿冷,那是我的光荣。师太省点力气吧,今天就算你把死人说活过来,不给钱你也别想走。”

“一饮一啄,莫非定数。”慈音低叹一声,扔来一只钱袋,“拿去吧。从此你我账目两清,概不相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钱袋入手微沉,显然是金铢。程宗扬一阵茫然,贼尼姑什么时候转性了?这么大方?

趁他发愣的工夫,慈音已经飘然远去。程宗扬回过神,赶紧打开钱袋,里面金灿灿的钱铢看起来份量十足,只不过……程宗扬一摸就发现不对,这“金铢”比一般的金铢硬得多!

程宗扬暗叫不妙,赶紧拿起一枚金铢,指上用力,“啪”的一声,那枚“金铢”竟然脆生生断开了,里面露出铅灰的颜色,只有表面一层金箔。

“干!”程宗扬大骂一声,贼尼姑居然还是造假币的行家!再想去追,那死尼姑已经走得人影都不见了。

焚无尘身上的灰袍仿佛燃烧起来,他怪啸一声,虚空中蓦然跃出一头火兽,咆哮着朝朱老头扑去。

黎锦香松了口气,在她看来,焚无尘已经占了上风,有火兽助阵,那个猥琐的老头只怕撑不了多久。

周飞冷笑一声,从石柱上掠下,淡淡道:“焚长老输了。”

黎锦香吃了一惊,还没开口,便看到招出火兽助阵的焚无尘不进反退,借着火兽攻击的烈焰,身上的火光猛然一黯,悄然往林中掠去。

一直窜来窜去的朱老头身形蓦然一顿,凝在空中,然后抬起手,天空传来一声龙吟般的鸣响,接着一道剑光跃然而出,仿佛要斩开天地般劈下。整条石廊瞬时仿佛蒙上一层白霜,燃烧的巨松发出“嗤嗤”的声响,火焰迅速熄灭。那只火兽刚昂起头,便被剑光斩裂,化为四散的火团纷然飞开。

纷飞的火光中,朱老头收回手,颌下白须飞舞,挺直的背脊傲如王侯。刚才令漫天星光为之失色的剑光悄然收敛,露出本来面目,却是一支圆柄直刃、长不及五寸的短剑。

程宗扬感慨地望着殇振羽,自己差点忘了,这老家伙是使剑的,连巫宗都想偷他的剑法。难怪耍得一手好贱。

林中爆起几点火光,显然焚无尘火兽被毁,自身也不免受伤。周飞与黎锦香早已消失无踪,焚无尘是周族请来的帮手,他一落败,周飞再狂也知道此地不能久留,倒是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殇侯并没有理会那两个小辈,只沉声道:“叶慈!”声音虽然不高,却远远传开,连林中的滚滚松涛也被压住。

片刻后,林中传来一声轻笑,“我已说过,今日之事与我无关。想卖个好让我出手,侯爷可是打错了算盘。”

慈音的声音越来越远,“侯爷再不动手,等焚长老逃之夭夭,那可悔之莫及了……”

殇侯身形一闪,从长廊上空直接掠到一株巨松的树巅,随即消失不见。

萧遥逸飞奔过来,他双臂平伸,像端着盆水般托着徐君房,脚下速度虽快,却平稳之极,只是脸色极为难看。

“左臂、右腿骨折,虽然你封过穴道,但断骨伤及血脉,体内一直失血,拖下去只怕有性命之危。”

萧遥逸说得言简意赅,程宗扬听得是心惊肉跳,他拖着剧痛的身体爬起来,“我来开车,送你们回去。”

“赶快!”

程宗扬一眼看去,便骂了出来,“干!这两个老不死的!”

方才一场大战,整条长廊都被烧得一片狼藉,停在台阶下的“九天玄兽”也未能幸免,被烈火烧得只剩骨架。

程宗扬看了看脸如白纸的徐君房,“不能等了!你先送他去找莫五,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性命保下来。”

“你呢?”

“没事。我和紫丫头能摆平。况且朱老头去追姓焚的,也不一定走远。”

萧遥逸也不拖泥带水,“我送老徐回去,便过来找你们,当心!”说着托起徐君房,往来处奔去。

森林边缘的火势渐渐熄灭,程宗扬靠在树下,盘膝调息。实叉难陀的草药虽然不错,但受伤的经脉却不是一天两天能恢复过来的。刚才与普济一场搏杀,程宗扬真是抱着拼命的心思,一点都没有顾及。等普济被焚无尘顺手干掉,接着又是焚无尘与殇侯一场大战,程宗扬一口气撑到现在,早已支持不住,如果不是心下还有一丝不安,真想倒头睡去。

只一会儿工夫,林中就只剩下自己一人。忽然一串轻柔的脚步声传来,程宗扬下意识地握住匕首,心头不由一阵讶异。这脚步声明显是个女子,而且是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可太泉古阵除了徐君房,怎么会有半点修为皆无的人进来?

脚步声在树侧停下,接着一只玉白的蝴蝶翩然飞出。它双翼如轮,上下飞舞间,洒下一片星尘般的微光,夜色下美得令人心醉。

程宗扬一阵恍惚,一声“凝羽”已经到了嘴边,又硬生生忍住,嘶哑着声音道:“谁?”

一片蝶翼般的纱衣从树侧露出,接着是一个美艳的身影。

程宗扬又是意外又是失望,半晌才笑道:“是你。”

朱殷长发披肩,身上的纱衣轻柔得宛如云雾,走动间,衣内白嫩的胴体若隐若现。她修为已废,这几日略显憔悴,一张雪白的瓜子脸上,眼睛又圆又大,看起来少了几分傲气,多了几分楚楚动人的风姿。

朱殷会在此地出现,肯定是小紫的授意。此时强敌尽去,死丫头又控制住局面,程宗扬安下心来,笑道:“朱仙子这件衣服挺漂亮啊。什么料子的?”说着随手摸了一下。

“不要……”朱殷连忙低叫一声。

手指触到衣上,那条轻纱化为一片细碎的星芒,烟花般在指尖闪烁着一点一点消失。星光明灭间,朱殷曲线柔美的玉体裸露出来,竟是从头到脚身无寸缕。

程宗扬愕然道:“这是什么?”

朱殷满面羞窘,低声道:“是蝶衣。奴婢丢了衣物,紫妈妈给奴婢刺了蝶衣遮羞,每日只能施展一次,一旦触碰便会消失。”

“是纹身?在哪儿呢?”程宗扬好奇地说道。

朱殷转过身体,在她白美的雪臀下,刺着一只小小的蝴蝶,仿佛落在上面一样栩栩如生。

程宗扬伸手一触,朱殷玉体顿时一阵轻颤,“主人……”

“又不是没摸过。”程宗扬笑道:“别忘了你上次还在我手上泄过身呢。”

“妈妈……让奴婢请主人过去……”

“开什么玩笑?我这会儿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难道你来背我?”

“是它……”

一具银白色的机械守卫从树后出来,然后蹲下身,伸出两条机械手臂,将程宗扬托了起来。

※ ※ ※ ※ ※

小紫坐在一根松枝上,一手抱着雪雪,笑吟吟看着程宗扬。

程宗扬精赤着上身,坐在机械守卫肩上,连从不离身的背包都挂在机械守卫脖子上,从脸上到身上布满各种各样的伤痕,看起来凄惨无比。

小紫唇角的笑容渐渐淡去,“程头儿,你好惨哦。”

“都是皮外伤,死不了。”

如果不是吸收了普济的死气,程宗扬真没信心说这个话。普济虽然是个披着佛教外衣的狂信徒,但一身佛门修为极为纯正,算下来自己反而赚了。

程宗扬从机械守卫肩上站起身,用力一跃,小紫伸手拉住他,然后从袖中取出帕子,仔细抹去他脸上的血痕。

程宗扬靠在树杈上,问道:“你没事吧?”

小紫眨了眨眼睛。

程宗扬打量片刻,咧嘴一笑,“没事就好——乐丫头呢?”

“你的小香瓜在轩辕坟等师姐呢。”

“她一个人?”

“有莲奴守着,你放心好了。”

何漪莲的修为虽然比不上周飞等人,终究也是一帮之主,太泉古阵真能胜过她的也不太多,只要小紫解除了她的禁制,照顾一个小香瓜应该不是难事。

朱殷柔声道:“女儿见过妈妈。”

小紫这才留意她穿着那条帆布牛仔服,程宗扬与普济一番厮打,结实的帆布牛仔服被他的鹰爪功撕破多处,上面沾满泥土、血迹,看起来脏破不堪,这会儿朱殷披在身上,下面露出两条修长的美腿,倒是更衬得美人如玉。

程宗扬先发制人,“死丫头,你做的衣服太差劲了,一碰就碎。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

小紫道:“下次给她做件永远都扯不碎的衣服,好不好?”

程宗扬咳了一声,装作没有听到。

“退下吧。”小紫打发了朱殷,一边帮他抹拭伤口,一边道:“是谁?”

“法音寺的和尚,普济。他被我当胸刺了一刀,结果被焚老鬼捡了便宜,摘了他的脑袋。”

“大笨瓜。”

“可不是嘛。我也后悔来着,怎么不早点干掉他,到底吃了这么大亏。喂,你不在轩辕坟待着,跑这里干嘛?”程宗扬望着四周,“有宝贝?”

小紫笑着眨眨眼睛,“很大很大的宝贝,大笨瓜,你要不要?”

程宗扬来了兴趣,“什么宝贝?”

“来了。”

小紫手一扬,面前仿佛多了一道透明的水波,在风中微微晃动。

从外面看来,树上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