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10章·娃娃

众人在通道内席地而坐,程宗扬拿出纸张、炭笔,由熟知苍澜内情的徐君房协助,与莫如霖为首的外姓人谈定了交易内容。一旦商路开通,盘江程氏将每月派遣一支商队,运送不低于一百石的粮食、盐巴、布匹等货物,以市价结算。外姓人从太泉古阵取得的各种物品,由商队统一收购,价格由双方协商。程宗扬特别强调所有的物品必须完整,以避免外姓人对太泉古阵无节制的破坏。

外姓人在镇上自成一体,徐君房虽然是土生土长的苍澜人,与他们的交往也不深。这位程头儿居然坐下来跟他们谈生意,已经让他大出意料,外姓人把姿态放那么低,张口闭口都称他为少东家,透出十二分的尊敬,更让他理解不能。不过徐君房也不含糊,靠着自己对苍澜的熟稔,把交易价格订在一个双方皆大欢喜的程度。程宗扬固然觉得白捡的一样,外姓人也喜出望外。从太泉古阵取得的物品既不能吃又不能喝,识货的更是没有,摆出去卖也换不了几个钱。少东家愿意收购,那些外姓人都求之不得。

交易敲定,不仅程宗扬在外姓人心目中地位一时无两,连莫如霖本来就一言九鼎的威望也水涨船高。至于徐君房和武二郎,都少不了人巴结。

萧遥逸把莫如霖拉到一边,私下交谈几句,莫如霖指天发誓,自己虽然有负岳帅的嘱托,但绝没有背叛岳帅的念头,萧遥逸才悻悻罢手。

程宗扬把徐君房留下来继续商谈交易的细节,自己和萧遥逸、武二郎一起回到岳鹏举曾经住过的那处房间。

左彤芝守在入口处,见到程宗扬过来才松了口气,“你们去了一个多时辰还不见回来,朱大爷说去找你们,不知遇到没有?”

程宗扬一怔,随即道:“不用管他。老铁呢?伤势怎么样?”

“已经大好了。那位乐姑娘真了不起,”左彤芝佩服地说道:“年纪不大,医术可高明得紧,再歇息几日就没有大碍了。”

铁中宝折断的肋骨已经被复位,用木板牢牢固定住,此时刚刚睡着。乐明珠和阿兰迦倒是出奇的投缘,这会儿凑在一起,“吱吱咯咯”地又说又笑。见到程宗扬进来,乐明珠招手道:“大笨瓜,快来!”

“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我要去草原玩!”乐明珠兴奋地说道:“那里有好多马,人家还没有骑过马呢。”

“好啊。”程宗扬看着阿兰迦,笑道:“等小侯爷定下日子去铁勒族求亲,我带你一起去。”

“真的吗?”乐明珠高兴地拉起阿兰迦,“你要做新娘子了?哎呀,我最喜欢新娘子,新娘子最漂亮了!你一定要等我啊。”

阿兰迦晕生双颊,过了会儿才道:“只要他敢去……”

萧遥逸道:“就算被人打断腿,我也要爬到你面前,把你接走!”

“你又胡说!”

武二郎东看西看,没见着白仙儿,正纳闷间,才发现她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只露出一双又委屈又愤怒的眼睛。

“这是咋回事?”武二郎掀开被子,见她从头到脚都好端端的,只是被人封了穴道。

刚解开穴道,白仙儿就大哭起来,“二郎!她欺负我!”

左彤芝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她吵得太厉害,又要出去找你们。不得已,我才封了她的穴道。”

“她就是欺负我!二郎,你给我打她!”

武二郎一阵头大,索性把她嘴巴一塞,拿被子卷成一个卷,吓唬道:“再嚷嚷,二爷就把你扔掉!”

乐明珠张开手臂拦住他,“不许你欺负她!”

武二郎倒没想欺负白仙儿,不过二爷要的是面子,乐明珠不拦还好,这会儿她一拦就服软,二爷的面子往哪儿搁?武二眼一瞪,蛮横地说道:“我欺负她怎么了!”

“她有娃娃呢。”

房间里整个安静下来,武二郎张大嘴巴,像具石雕一样定在当场。

过了会儿,程宗扬悄悄挑起拇指,低声道:“二爷,神枪手啊。”

萧遥逸抱拳道:“佩服!佩服!”

左彤芝也大是意外,半晌才道:“恭喜二爷了。”

武二郎像没听到一样,呆呆看着白仙儿,片刻后他猛地一甩头,猛虎般闯出去,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便揪着莫如霖进来,“就是她!赶紧走!越快越好!”

莫如霖被他揪着领子,扯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拼命点头道:“好说好说……我这就让人做单架,把她抬出去……”

“抬个屁!万一摔着了,你赔得起吗?做张背椅,二爷把她背出去!”

“成!成!成!”

程宗扬惊讶地说道:“二爷,你不至于吧?”

“甭废话,这地方乱七八糟的,万一磕着碰着可不得了。”武二郎风卷残云般收拾着东西,一边道:“二爷这就走,先到镇上等着。程头儿,你们赶紧着,别磨磨叽叽的!那个小狐狸,把你的帕子给二爷使使!”

萧遥逸愕然道:“要帕子干嘛?”

“万一出汗了呢?我瞧着就你的帕子还干净些。快点!快点!你不好几条的吗?别娘儿们似的!”

萧遥逸与程宗扬对视半晌,程宗扬长叹一声,“得,二爷这是指望不上了。爹死娘嫁人,随他去吧。”

“二爷真是英雄好汉,说重色轻友就重色轻友,一点都不带含糊的。”萧遥逸一边掏帕子,一边对阿兰迦道:“你和武二一起走。”

“为什么?”

“你们先走,到外面等我。”说着萧遥逸朝程宗扬使了个眼色。

程宗扬配合道:“左护法,趁这会儿还没有乱起来,你们也和武二一起走,在镇上等我们。”

左彤芝毫不拖泥带水,“好。”

程宗扬对莫如霖道:“莫兄,你说那些胡人在林子里?”

莫如霖点头道:“死了几个,剩下的逃到了林子里,我们也没顾上理会。还有个老的,叫乌什么……”

阿兰迦道:“乌护大叔?”

“对对对!他受了点伤……不重!不重!”莫如霖含糊道:“如今在敝处作客。”

阿兰迦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是挂念自己族人的安危,对萧遥逸道:“我在镇上等你。”

徐君房道:“我呢?”

程宗扬道:“你跟着我。”

徐君房也不在乎,“成。”

乐明珠道:“我要等师姐。”

“出去在镇上等也行啊。”

“不行。”乐明珠嘟起嘴,“我要自己走了,师姐肯定会生气的。”

程宗扬无奈,“那你也留下吧。”

武二郎根本没理会周围这帮凡人,他像捧着一件易碎的玻璃一样,把白仙儿捧起来,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看得程宗扬都想踹他几脚。

莫如霖亲自点了戴松原、柏星辰和十几名好手护送。左彤芝与阿兰迦一起,后面是被人抬着的铁中宝。

萧遥逸拉着阿兰迦依依惜别,乐明珠似乎想起了什么,招手道:“等等……”刚要过去,却被程宗扬一把拉住辫子,她气恼地扭过头,“大笨瓜——”

程宗扬一指竖在嘴边,“嘘。”

萧遥逸将一块玉佩放到阿兰迦手中,“这块玉佩是我萧家世传的兰陵玉,你好好带着——千万别弄丢了。”

本来是情意绵绵的赠送信物,被他郑重其事地加个尾巴,离别时那点伤感立即烟消云散。阿兰迦赌气地接过玉佩,想了想,从颈中扯出一根项链,取下一颗天青色的珠子,塞到萧遥逸手心里,“这是我出生时就带在身上的,让长生的青天作证。”

两人拉着手,四目交投,目光流连间,越来越依依不舍。

萧遥逸忽然道:“这个你也带上。”说着把那只印有岳帅标记的玻璃樽塞到她手中。

阿兰迦一怔,“这不是你要带回去的吗?”

“是啊。”萧遥逸笑嘻嘻道:“你要把它带走,我那几位哥哥就不得不跟我一起去了。”

阿兰迦瞪着他,“你自己就不敢来吗?”

萧遥逸理直气壮地说道:“万一是抢亲呢?人多势众才好抢。”

“你——”

萧遥逸一手托着玻璃樽,一手轻轻一弹,在清越的袅袅余音中,低声吟道:“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上邪》出自北地,阿兰迦也听过。她想笑,眼圈却红了,良久才道:“我等你。”

一行人终于走远,程宗扬回头看着一脸不高兴的乐明珠,禁不住捏了捏她圆圆的小脸,“还生气呢?”

乐明珠气恼地白了他一眼。

“他们两个卿卿我我,你过去多不合适?”

“我又不是去找他们。”

“那你叫谁呢?”

“白仙儿啊。”

“你找她干嘛?”

“她的娃娃忘记拿了。”乐明珠拿出一只木偶摇了摇。

咔!程宗扬的下巴直接掉在地上。

“你说的娃娃就是这个?”

“是啊。”

“你难道不是说她肚子里有娃娃了?”

乐明珠脸红了起来,“才没有!你想到哪儿去了……哎呀!武二!”乐明珠终于明白过来,“我要给他解释……”

“千万别!”程宗扬拦住她,“什么都别说!”

武二如果发现自己被人不小心给忽悠了,真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程宗扬定了定神,看着那只禁魂鬼偶道:“这娃娃怎么跑这儿了?”

“左姐姐在床边找到的,白仙儿说是她的,两个人吵了起来。左姐姐点了她的穴道,把娃娃也给了她。我看她不高兴,还跟她玩过家家,帮她把娃娃哄睡。武二好讨厌,那么大声音,都把小宝宝吵醒了。”

程宗扬终于听明白了。这事说到底还得怪二爷,他怎么就没玩过过家家呢?

“咦?”乐明珠疑惑地拿起木偶,“有毒吗?好奇怪的毒性……”

“小心点,别乱玩。”

“这种毒我从来都没见过呢。”乐明珠飞快地取出银针、银匕、棉球、验毒粉……兴致勃勃地摆弄起那只玩偶,一边道:“说不定是一种从来没有记载过的毒物,我是第一个发现的呢!我要叫它乐氏娃娃毒!”

看着小香瓜兴奋的小脸,程宗扬都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好在禁魂鬼偶的毒性也不致命,她想玩就让她玩好了。

众人离开,原本热闹的房间里冷清下来。莫如霖站在门边,有些敬畏地望着房间中的陈设,“这里……是岳帅住过的?”

“大概是吧。”程宗扬提醒道:“回头最好让人把这里封起来。”

莫如霖心领神会,“少东家放心,莫五省的。”

“对了,我们有位朋友,叫宁素的,因为此前的误会下落不明,还要麻烦莫兄帮忙寻找。”

莫如霖赶紧找手下问明情况,原来宁素受伤后一直跟着凉州盟,古阵外的混战中,凉州盟被打散,宁素也落到外姓人手里。莫如霖拍着胸膛道:“少东家放心!这事包在我莫五身上!”

程宗扬放下一件心事。至于惠远小和尚,虽然没有见到,但刚才看到十方丛林诸僧中有佛光寺的名号,想来他有同门照料,应该没事。

程宗扬扭过头,“小侯爷,人都被你送走了,这会儿该说了吧。”

萧遥逸笑道:“知我者,程兄也。”

萧遥逸毫不客气地拿过纸张、炭条,边写边道:“周族由十几个帮派势力组成,少则数人,多则数十人,刚才在场的一共是一百四十三人。十方丛林来了五座寺院,和尚、沙弥加起来九十六人。道门诸宗和其他一些零星势力三十七人。加上其他散在阵内的势力,大概在三百人上下。”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什么意思?”

“很简单。”萧遥逸在纸上重重一画,“一网打尽!”

程宗扬吓了一跳,“小狐狸,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暴力了?”

“周族那小子你难道看他顺眼?还有那帮捧着佛经砍人的秃驴!”萧遥逸手一挥,“干掉他们才是为世间除害。”

“你数过咱们有几个人吗?武二爷刚拍拍屁股走人,还剩你、我、小紫、死老头,加上老徐也才五个人。三百对五个——谁把谁一网打尽啊?”

萧遥逸笑道:“还有莫五呢。”

莫如霖有些犹豫,毕竟外姓人的实力参差不齐,玩点阴险的手段还行,真要硬拼,三百对三百,谁能赢还不一定呢。

萧遥逸打开折扇,“那些人多半都是岳帅的仇家。”

莫如霖一拳擂在腿上,断然道:“不能放虎归山!”

“先别急。”程宗扬道:“我先问一下:莫兄,岳帅在太泉古阵的事,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

“小的也是外面人进来才听说的。”

“以前有过吗?”

“绝对没有。”莫如霖道:“这几日来太泉古阵的人,比平常两年都多。我们在阵上这么多年,真没有什么能瞒过我们外姓人的耳目,可偏生这样的大事,我们事前半点风声都没听到。”

“依我看,岳帅这事只是个谣传。”程宗扬道:“可为什么要造这种谣?又是谁造的谣?”

萧遥逸经过这几日的搜寻,对岳帅在太泉古阵出现的事也已经死心了,“能把这么多不同势力的人都骗过来,这个造谣者不简单。”

莫如霖道:“会不会是广源行干的?故意把各帮派召集过来,好清除异己,给周族铺路?”

“那广源行没理由把道门诸宗和十方丛林都骗进来啊?”

莫如霖推测道:“也许是给周飞造势?借着各方势力,宣扬周族少主?”

萧遥逸道:“那也不该选太泉古阵——姓周的长的就是张倒霉脸,他要中了诅咒,广源行还不全赔进去?”

程宗扬摸着下巴,“那会是谁造的谣?”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明知道是谣言,造谣的肯定不会来。那么谁没有来,谁就是造谣的。”

看着从暗处走出的少女,莫如霖脸色微微一变,赶紧又堆起笑容。

程宗扬和萧遥逸异口同声道:“黑魔海!”

“光明观堂和龙宸都有人上钩,只有黑魔海的人没露面。”萧遥逸道:“如果岳帅真在此地,最着急的恐怕就是黑魔海。除非是他们放出的谣言,否则绝不会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这是冲我来的啊!”程宗扬一想就通,顿时一阵火大。自己在临安打听赤阳圣果的事并不算秘密,黑魔海肯定知道自己要来太泉古阵。剑玉姬那贱人刚与自己达成协议,全面退出宋国,转脸就放出谣言,不废吹灰之力,便把岳鸟人的仇家都引到太泉古阵。如果不是周飞横空出世,吸引了太多目光,自己一行早就成了众矢之的。

程宗扬心头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如果是别人布局,顶多是引来一堆麻烦让自己头大,可操盘者是剑玉姬,那就不同了——这贱人肯定有后手!

那么剑玉姬的后手是什么呢?程宗扬刚想了一下就立即放弃猜测。如果自己能凭空猜到,她也不是剑玉姬了。

“小侯爷,你的计划要改一改。”程宗扬道:“那帮岳帅的仇家,咱们一个都不动,而且也不能让他们打起来。”

萧遥逸也明白过来,他虽然没有接触过剑玉姬,但对她的手段也多少了解一些。既然剑玉姬设下这样一个圈套,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别跳进去。

“糟糕!他们不会已经打起来了吧?”程宗扬道:“赶紧让人去看看,还有多少人活着。”

小紫笑道:“已经没有人啦。”

程宗扬一脸不信,“这么快就死完了?”

“没有啊。”小紫笑道:“岳鹏举出来了,他们都去追姓岳的了。”

萧遥逸和莫如霖都脸上变色,程宗扬却沉下气来,“死丫头,这是你搞的鬼吧?”

小紫笑吟吟道:“谁知道他们那么好骗?”

“大哥——”

外面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信永扑过来抱住程宗扬的大腿,哭天喊地地叫道:“你要给小弟做主啊……”

“怎么了这是?”

信永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几乎哭岔了气,嘴皮子倒是一点都不耽误,“癫师弟那个废物!被人骗了啊!大哥!”

程宗扬喝道:“好好说!”

“大哥,你这边带着人刚走,我们和姓周的那帮人就忙活起来了。姓周的打过来,我们打过去,姓周的又打过来,我们又打过去……我瞧着不是个事,叫癫师弟带着咱们的琉璃天珠赶紧先避避。这一避就出事了——癫师弟刚走没多远,就碰见一人,说是卖琉璃天珠的。癫师弟不是缺心眼吗?可再缺心眼也知道这事儿不对。谁家的琉璃天珠摆个地摊卖啊?癫师弟就没理,拿着咱们的琉璃天珠接着走。刚走两步又碰见一老头……”

“朱老头?”

“可不是嘛!癫师弟一看这眼熟啊,刚见过不是?随口打了个招呼,问老头干嘛呢?老头说听说这儿有人卖琉璃天珠,过来瞧瞧。癫师弟说那是骗人的,千万别去。老头说不怕,十文钱一个,便宜!摊主还说了,如果是假的,赔三个!癫师弟一听就心动了,跟老头一起一人掏了十文钱,买了一盒。到没人的地方打开一看……”信永嘴巴哆嗦着伸出四根手指,“四颗,足足四颗……”

“癫师弟数了一遍,然后就疯了,老头怎么劝都不行,他把周族那个吃了咱们琉璃天珠的老东西往老头那儿一扔,就去找卖珠子的算账……”说到伤心处,信永哭得舌头都打结了。

程宗扬替他说道:“癫头陀赶过去一看,没人了,回来再一看,人没了,是不是?”

“大哥!又让你说着了。癫师弟回来一瞧,你们那朱老头被人狠打了一顿,人都翻白眼了。周族那个老东西……”信永哭道:“连他肚子里的琉璃天珠都没影儿了。”

徐君房道:“卖珠子的是谁啊?”

信永泣不成声,指着旁边一人,咬牙切齿地喊道:“就是她!”

小紫无辜地说道:“我已经赔给他了啊。假一赔三,一共是四颗啊。”

“小妖精!你骗了贫僧的佛珠,又骗了癫师弟的琉璃天珠!你还给我!”

“佛珠是你送给我的。至于琉璃天珠嘛……”小紫摊开一只小手,“你说是我骗走的,有证据吗?”

信永顿时语塞。

小紫道:“小心我告你诽谤哦。”

“大哥啊!冤……啊……”信永抱着程宗扬的大腿又嚎啕起来。

程宗扬右手伸到怀里,然后递到信永面前。

信永眼睛顿时直了。一颗滚圆的珠子躺在他掌心,珠内仿佛有一道微微滚动的彩虹。

程宗扬手掌一翻,琉璃天珠直掉下来。

信永扑过去,抱住那颗琉璃天珠,惨叫道:“佛爷爷啊——”

“再嚎一声,我就把它砸了。”

信永立刻闭嘴。

“什么都别问,这颗珠子你拿好。记住,这不是给你的,是我施舍给娑梵寺的。”程宗扬道:“如果让人知道琉璃天珠在你手里……嘿嘿……明白了吗?”

“懂!懂!”

信永小心翼翼把琉璃天珠塞到袈裟里,想想还不放心,又掏出汗巾,把珠子密密包好,绑在肩膀上,藏在腋下,这才觉得安全些。

信永真是什么都没说,他俯下身,右手、左手、双膝先后着地,然后额头贴在地上,接着翻过双手,捧起程宗扬一只脚,郑重其事地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这才爬起来。

“大哥,你肯定是菩萨转世!”信永斩钉截铁地说道:“必须的!”

“行了,把你的人叫上赶紧走。少趟这漟浑水。”

“菩萨哥,你到长安,千万要来找我啊。”信永道:“我们娑梵寺就在长安城南,渭水边上,不认识路不怕,到河边随便找个人问问,你们给谁种地的?他指的地方就是我们娑梵寺。”

徐君房道:“你们地方挺大啊。”

“何止是大?”信永道:“那地方,我就是天!这么跟你说吧,周围几十个村子,你想在谁家门口拉屎,尽管拉!只要说是我小永的兄弟,谁都不敢说个不字!”

信永拍着胸膛,越吹越上劲儿。如果让这两个忽悠一起进入状态,程宗扬想想就头皮发麻。

“赶紧走!”

“那我走了啊……”信永依依不舍地说道:“菩萨哥,你一定要来啊!”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