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09章·商路

阴暗的天际乌云密布,暗红的闪电在云层中穿梭。天穹伤口般的裂隙间,不时有零星的火山砾石带着火焰缓慢掉落,宛如一片片燃烧的羽毛。

乌云越来越浓,仿佛压在高架桥上。一阵狂风掠过,暴雨倾盆而至。一道巨大的闪电贴着桥身射下,蜿蜒的光芒纵贯天地,映出风中纷乱而密集的雨滴。整个世界都仿佛被狂风和暴雨充斥。

硕大的雨点坠落下来,在玻璃上溅起漫空水花。程宗扬靠在宽大而柔软的座椅上,小紫蜷着身偎依在他怀中,发出柔细而均匀的呼吸声。外面狂风呼啸,暴雨滂沱,车厢内仿佛另外一个世界,干燥、温暖而又宁静,充满温馨的气息。

又一道闪电落下,沉闷的雷声仿佛从车顶滚过。程宗扬从睡梦中醒来,手臂微微一动,又连忙停住。他看着小紫宁静的睡容,一根一根数着她弯长的睫毛,丝毫不觉得厌倦。

雷声不断响起,程宗扬忽然想起莫如霖还在后备箱里,不由心下一惊,这么久不会把那家伙给闷死吧?

程宗扬动了下手臂,右臂仍然又困又麻,沉甸甸地举不起来,只好用左手抱起小紫,轻轻放到一边。

和庞大的车身一样,汽车的后备箱也极为宽大,里面似乎有通风设置,莫如霖在里面不但没有闷死,反而鼾声如雷,睡得正熟。这位黑道枭雄半张着嘴巴,口水滴在身上也浑然不觉,脸上看不到曾经的惊惶、恐惧、笑里藏刀的阴险和冷酷,而是一种解脱感,仿佛如释重负,连睡梦都变得轻松起来。

关上后备箱,程宗扬飞快地跑了回去。短短一会儿工夫,身上已经湿透,从头到脚都浇得落汤鸡一般。他拉开车门,微微一怔,然后笑道:“你醒啦。”

小紫蜷着腿依在椅中,一双美眸犹如寒星,随着窗外划过的闪电微微闪亮。她没有作声,只伸手帮他解开衣物,把湿衣叠好,用一块丝帕把他身上的水迹抹干,然后搂住他的腰,把精致的玉脸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

鼻端飘来淡淡的幽香,程宗扬把下巴埋在小紫柔软的发丝间,心头慢慢沉静下来。

“痛吗?”

“当然痛。”程宗扬有气无力地说道:“死丫头,万一我要是残疾了,下半辈子可就指望你了。”

小紫轻笑道:“好啊。”

程宗扬活动了一下肩膀,“要有赤阳圣果就好了。”

“如果有,你舍得吃吗?”

“废话,那也太浪费了。肯定要留到保命的时候吃了。”程宗扬狐疑起来,“死丫头,你不会手里有吧?”

小紫摊开手,“可惜没有。”

“反正知道它在哪儿长着,回头我们去把它连根刨了,带回家种。”

“人家已经去刨了,”小紫充满遗憾地说道:“可惜整个楼里的赤阳藤都枯萎了,死得不能再死了。”

程宗扬讶道:“怎么会这样?”

小紫失望地说道:“谁知道呢。”

“没关系,”程宗扬安慰道:“说不定下次来,它又发芽了呢?”

外面的暴雨越来越大,车身连同车下的桥梁都仿佛飘浮起来,在水中摇荡。桥下那座被人遗弃的城市仿佛浸在水底,偶尔有几盏路灯,在黑暗中顽强地散发着光芒,折射出古怪的泡影。

这会儿在桥上俯瞰魔墟,程宗扬忽然心下一动,朱老头当年追着岳鹏举进入太泉古阵,王哲会不会也是如此?王哲曾说那块赤红色的石头是在太泉古阵的西边,但自己知道,太泉古阵是分层的。如果他是和岳鹏举一起通过传送阵进来,会不会把这处魔墟当成整个太泉古阵?

换个角度来想,师帅既然直接提及那块红色的石头,那么它在太泉古阵必定是一个标志性的存在。可无论外姓人还是徐君房都不知道它的位置,除非它是在魔墟里面。

“魔墟!”程宗扬道:“那块红色的石头是在魔墟的西边!”

小紫想了一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程宗扬望着窗外的暴雨,“没太阳,怎么找方向呢?”

小紫指着仪表盘道:“这里有啊。”

程宗扬拍了下脑袋,“先把老莫送回去!”

※ ※ ※ ※ ※

“兄弟,”莫如霖把一件沉甸甸的物品塞到程宗扬手中,“这对赤金护腕里面刻有移山和飞羽两种法诀,戴在腕上,便是数十斤重的大刀也轻如鸿毛。”

程宗扬道:“什么意思?”

莫如霖低声道:“兄弟是明白人,一会儿给个面子……”

程宗扬明白过来,笑道:“好说!”

莫如霖松了口气,随即收起嘻笑,摆出一脸深沉的表情,双手负在身后,稳稳踱着步,流露出黑道霸主般精明而又霸道的气势。

停车场偌大的空间中闪动着星星点点的火光,各方势力正在对峙,吵得一片声响。与程宗扬离开时相比,局面已经大不相同。左边是实力最为庞大的周族,为首的是焚无尘、周飞;右边则是人数不逊于周族的外姓人,挑头的是宋三和几名护卫。最后一方是以法音寺为首的佛门诸寺,虽然人数少了许多,但群僧法度森严,任谁也不敢小看。另外还有几股零星势力,如实力大损的道门诸宗,已经不成气候,只能充当旁观者。

众人目光的焦点,却是场中一名老者。周族的大主灶昔名博趴在地上,癫头陀双目圆瞪,一膝压在他背上,一手卡着他的脖子,一手塞在他嘴里,像是在掏什么东西。

萧遥逸蹲在旁边,劝道:“吐出来吧。”

昔名博毅然摇头。

“这么多人盯着呢,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昔名博一脸的大义凛然,对他的劝解充耳不闻。

萧遥逸摊开手,对普济等人道:“这没办法了。总不能把他肚子剖开吧?”

“阿弥陀佛!”普济宣了声佛号,然后沉声道:“既然如此,小僧便把他带回寺中,在佛前决断。”

“谁敢!”周飞一声断喝。

“少主说的对!”宋三在人群中扯着嗓子道:“我等便与周族联手,先灭了这帮贼秃!”

“杀!杀!杀!”外姓人唯恐天下不乱地鼓噪起来。

一个声音淡淡道:“什么事,这么热闹啊?”

外姓人像找到主心骨一样一片欢呼,宋三排众而出,叉手道:“莫爷!”

“急什么?”莫如霖神情从容地摆了摆手,“慢慢说。”

宋三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起来。

另一边,信永像见了亲人一样拉着程宗扬就不松手,声泪俱下地说道:“大哥,你要给小弟作主啊!”

程宗扬也莫名其妙,“怎么回事?”

癫头陀吭哧两声,正想开口,就被信永啐到脸上,“滚!你个废物!”

癫头陀讪讪地闭上嘴,手上卡得又紧了几分。

眼看昔名博被掐得直翻白眼,随时都会被他掐死,程宗扬赶紧劝道:“有话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

“大哥,你不是把琉璃天珠给癫师弟了吗?这家伙活活就是个废物!”信永痛心疾首地说道:“珠子攥在手心里还没暖热,就被人追上了,小弟赶紧来接,这废物眼见脱不了身,就把珠子扔过来——谁成想这个杀千刀的老东西正好跑到中间,跳起来就要叫阵,天可怜见啊!癫师弟这废物活活就把我们这佛门重宝扔到了老东西的狗嘴里……”

“不至于吧?都什么时候的事了,你们折腾这么久?”

“开始我们人多,后来周族人多,起初打了两场,谁都没捞着好,再后来外姓人也来了,一直折腾到现在。”

程宗扬原以为自己的把戏早被拆穿了,没想到峰回路转,竟然还有这么离奇的转折。琉璃天珠据说是高僧转世的至宝,佛门诸僧已经丢了佛祖舍利,对这颗琉璃天珠丝毫不容有失。而周族这边,琉璃天珠无论是对焚无尘,还是他们背后的晴州总商会都意义非凡,更是不肯让步。现在“琉璃天珠”在昔名博肚子里,昔名博却在癫头陀手里——佛门诸寺和周族算是彻底杠上了。

周族虽然人数众多,但少了严森垒和庞白鸿这两个真正的主事者,单靠一个周飞,能不能驾驭这些来自不同门派的江湖人物,只怕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而佛门的法音、娑梵、佛光诸寺都在十方丛林名下,人数虽然比不上周族,但凝聚力非凡,尤其是里面很有些敢于玩命的狂信徒,真打起来,任谁也得掂量掂量。至于那些外姓人,则是不遗余力地在中间煽风点火、挑拨是非,恨不得两边赶紧打个血流成河,他们好来捡便宜。

双方吵得不可开交,有人叫道:“琉璃天珠是我们少主先得的!正该归我们周族所有!”

周族众人同声应和,“正是!正是!”

普济和尚振臂而呼,“佛门重器岂能落于他人之手!”

诸僧齐声喝道:“护我佛宝!”娑梵寺几名和尚叫得尤其响亮。

周飞扬声道:“既然是佛门重宝,自然是有缘者得之。琉璃天珠乃是周某所得,眼下又落在大主灶身上,可见佛宝的缘份正在我们周族!”

这句话一出来,周族众人纷纷称是,连旁观的道门诸宗,如沈黄经等人也微微点头。

普济禅杖往地上一振,杖端几只铜环锵然作响,森然道:“外道之徒,也敢妄谈佛缘?”

另一名僧人踏前一步,寒声道:“非是我佛信众,竟然敢口称佛旨,妄谈佛理——亵渎我佛,莫此为甚!”

程宗扬刚听到周飞的话,还觉得这位周少主有几下子,拿缘份说事,堵住众僧的嘴巴,没想到这些和尚的反应会这么激烈,非是佛教徒敢谈佛理的,直接就被他们打成外道。言外之意,只有十方丛林才是佛经的唯一解释者。对话语权的争夺强烈到这种地步,与自己印象中的佛门大相迳庭,这么搞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出来个佛教版的宗教裁判所了。

周飞显然也没弄明白自己并不出格的一句话为什么会激起这么大反应,微一愣神,随即喝道:“何必饶舌?要打便打!”态度强硬之极。

普济毫不示弱,“如此甚好!”

“且慢!”黎锦香道:“敢问莫爷,今日之事,贵方是否还要插手?”

莫如霖这会儿已经被一众护卫牢牢护住,听到那个穿着宫装的少女开口,他微微挑了挑眉。眼下周族与佛门诸寺不相上下,作为第三方势力的外姓人态度如何,显得十分重要。而他早已表态,绝不允许琉璃天珠落到广源行手中,周飞等人都心知肚明,黎锦香故意提及此事,并不是健忘,而是借此提醒佛门诸寺,当心外姓人平白作了得利的渔夫。

普济等人不知道莫如霖与周族已经有过一番争夺,闻言果然露出戒备之色。

莫如霖心下冷哼,这黎门主年纪不大,却是颇有心计,他淡淡道:“黎门主既然问起,莫某不妨明说:今日之事,我等唯以程公子马首是瞻。程公子怎么说,我们便怎么做。”

此言一出,场中一片哗然。如今苍澜汇聚了各门派的头面人物,有不少放在江湖中也是响当当的角色,相比之下,程宗扬一行毫不起眼,谁也没想到苍澜本地的地头蛇会一边倒地表明立场。

信永大喜过望,深觉自己这次的大腿实在抱得正确无比。焚无尘虽然不动声色,眼神却愈发阴狠。唯有周飞仍是傲气凌人,似乎世间没有任何事物能让他低头。

莫如霖在外姓人中的威望果然不是吹的,宋三等人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原委,但没有一个人质疑大当家的决断。

众人视线都落在程宗扬身上,接下来应该由周飞出面,但那位周少主只是不屑地冷笑一声,黎锦香只好道:“程公子的意思呢?”

程宗扬左右看了看,忽然道:“光明观堂的潘仙子呢?”

众人目光唰地往角落里望去。潘金莲戴着面纱,一双美目沉静如水。

程宗扬笑道:“让我说呢,咱们先把那东西取出来,看清楚到底是不是佛门重宝再说。光明观堂擅长外科,不如由潘仙子操刀,替大主灶剖腹取珠。以潘仙子的医术,想必大主灶不会有性命之忧吧?”

潘金莲淡淡道:“两成。”

大家一听,都觉得这主意不错,那颗琉璃天珠并没有多少人亲眼见过,连是真是假都不知道,况且两成机会不算少了。可昔名博却玩命地扭动起来,显然对这个成功率并不满意。

黎锦香道:“有没有稳妥一些的法子?”

萧遥逸道:“我来!我也学过医术,多的不敢说!三成把握还是有的。”

“拉倒吧!”武二郎道:“我还七成呢!老头,要不二爷给你剖一个?保证一刀下去给你个痛快!”

黎锦香心下暗暗着急,她按照广源行的安排,主动接近周飞,这几日相处下来,这位周少主虽然屡屡有惊人之举,却让她大失所望。周飞虽然身居高位,但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角色,他似乎以为自己作为少主,手下人理所当然会向他效忠,至于如何驾驭手下、人尽其材,根本没有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焚无尘是广源行请来帮忙的,与周族本身没有半点交情,眼下虽然站在周族一方,但显然心里有自己的算盘。庞白鸿身死,严森垒一去不返,多半是凶多吉少,刚有雏形的周族已经是一盘散沙。如今身在险地,黎锦香再不情愿,也只能勉为其难地站出来。

焚无尘兜帽下的双眼仿佛有火星闪过,如果单是一个癫头陀,他早已出手,只要琉璃天珠在昔名博肚子中,大主灶是死是活对他而言都无关紧要。让他忌惮的是癫头陀身边那名公子哥和那条莽汉。一旦被那两人缠住,那个躲在暗处的老东西绝对不会放过机会。

周飞提枪道:“我周飞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亲朋——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来啊!何人敢与我周飞一战!”

普济左手提起禅杖,右手在胸口画了个“卍”字符,“三世诸佛庇佑!全善全能,唯有我佛!荣耀归于佛祖!阿弥陀佛!”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黎锦香急忙道:“各位听我一言!诸位大师都是佛门中人,慈悲为怀,不若我们各出三人,两场为胜——焚长老、沈道长、信永大师、普济大师,你们看如何?”

“这小贱人!”宋三暗骂一声。

周族与十方丛林的争夺已经成了死局,一旦冲突,必然是不死不休。双方斗得两败俱伤,外姓人自然是喜闻乐见。结果黎锦香提出三场两胜,就算双方打够三场,每场都两败俱伤,外姓人也捡不到多少便宜。

宋三暗自盘算怎么挑动双方恶斗,却听程宗扬一声长叹,“周少主,诸位大师,你们好好商量,何必动手呢?今日之事,我们不再插手,走了!走了!”

程宗扬向萧遥逸使了个眼色,萧遥逸心下会意,一手拉起武二,与程宗扬一起退到圈外。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诸位,后会有期。”莫如霖说了两句场面话,很有风度地拱了拱手,然后带着手下一同退出。

程宗扬说走就走,似乎丝毫没把琉璃天珠放在心上。武二郎却是一脸不甘,“程头儿,就这么算了?”

“那还怎么样?”程宗扬道:“咱们不走,他们怎么打得起来?”

莫如霖欣然道:“兄弟果然高明!来来来,我给诸位介绍一下:边无际、冀飞熊。”

那名使鞭的汉子和铁塔般的壮汉各自抱拳。

“戴松原、柏星辰。”

剑公子和那名使棍的好手揖手施礼。

莫如霖道:“这是我手下四大护卫,修为算是外姓人中顶尖的。”

这几人的身手程宗扬也见识过,比自己只强不弱,想来在江湖上都是成名的人物,可惜被困在苍澜,往日的名声早已湮灭。

“这是宋三,跟随我最久的。”

莫如霖在外姓人一言九鼎的地位立刻显露出来,宋三等人虽然不久前还和程宗扬打得你死我活,但莫如霖一摆明态度,众人丝毫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行礼。

“这位程兄弟是我世交。”莫如霖道:“还记得我给你们说过吗?当年我行走江湖,曾受过东家一番大恩德,连温泉之法,也是东家所授。这位东家,便是程兄弟的长辈。”

宋三等人顿时改容相向,莫爷以前的东家他们虽然未曾见过,但莫爷偶然提及,无不充满仰慕之情,连带的他们也知道莫爷那位东家大有来头,非是寻常人物。别的不说,单是温泉,便不知救了多少外姓人。如果不是温泉之法,任他们身手再高,这十几年下来,不是变成道旁枯骨,便是路边饿丐。说起来,莫爷那位东家应该是所有外姓人的恩人了。

“我藏在库中的宝物,你们也都知道,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报答东家当日一番恩德。”莫如霖声音哽咽起来,“如今程兄弟的长辈已经过世,这番心意只能落在程兄弟身上……”

宋三连忙道:“莫爷且勿伤怀,莫爷这番心意,老东家泉下有知,必然也是欣慰的。”

莫如霖抹了把热泪,然后道:“此前的误会不必再说,往后我与程兄弟便是生死之交!东家虽然已经过世,但昔日的恩德,莫某与手下的儿郎都不敢忘。从今日起,程兄弟便是我莫五的少东家。”

莫如霖在外姓人中说一不二,此言一出,宋三等人根本没有犹豫便齐声道:“少东家!”

程宗扬道:“莫兄实在太客气了。早知道莫兄困居此地,小弟早便来了。”说着他话风一转,“苍澜这地方虽然不错,但生活多有不便,莫兄久居于此,未免辛苦。”

莫如霖叹道:“苟且偷生罢了。”

程宗扬微笑道:“小弟不才,如今族中商会,正由小弟打理。”

莫如霖一怔,顺着话头说道:“程兄弟果然是年轻有为,东家的商号到了兄弟手里,必然是大展鸿图,财源广进。”

“一般一般。”程宗扬客气两句,然后道:“苍澜商旅难行,大伙儿在这世外桃源虽然过的神仙日子,但免不了缺东缺西。正好小弟在夷陵的商号这几个月就要开张,如果莫兄不嫌弃,我们便专门辟一条到苍澜的商路。”

众人怔了一下,接着惊喜若狂。他们困居苍澜,最盼的就是外面来的商旅。但苍澜不仅道路难行,本地也没有什么出产,太泉古阵的物品能拿的都被拿得差不多了,偶尔找到几件古怪的东西也不知道怎么用,摆在外面还不如假货好卖。

如今镇上假货横行,全靠着太泉古阵的名头,蒙蒙那些好奇的外来人。他们真正发财的手段,其实是在阵中劫杀探险者,也正是靠抢掠的金钱,吸引冀图暴利的商人,用重金换取粮食、布匹,来维持最基本的生存。外面再普通的货物,运到苍澜都是天价,但那些行商的货物卖得再贵,他们也甘之若饴,毕竟人家能进苍澜,都是用命换的。如果有一条定期的商路……这种好事,他们想都不敢想。

莫如霖却是惊多于喜,他是外姓人的大当家,与外来的行商打过多年交道,深知这条商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真要长年走下来,付出的人力、物力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兄弟这番好意,哥哥心领了,但专门辟一条商路……”

“莫兄不必担心,”程宗扬胸有成竹地说道:“镇上最缺的无非是粮食。小弟算了一下,如果全靠外面贩运,莫兄每月需要差不多一百石粮。说起来这个数目并不算多,几辆大车便能拉完。但苍澜多是山路,大车无法通行,换成骡马,大概要四五十头,还需要五六个押运的把式。从夷陵到苍澜,路上是一个半月。两支商队轮流走,每走一趟歇半个月,能保证每月有一趟商队过来。如今外面粮价波动很大,但最贵也不超过每石二十银铢。算上两支商队的开销,每石粮食从夷陵运到苍澜,差不多三十银铢。一百石也就是一百五十金铢。”

那些外姓人的眼珠子几乎都快瞪了出来。如果每月真有一百石粮食,众人起码能吃顿饱饭,何况这价格比镇上低了几十倍!

“少东家明鉴,”宋三道:“单是走到苍澜也不甚难,难的是那道雾障,平常人过时不敢说九死一生,可十次也有五次出事。我们这些废人,更是沾也沾不得。这条商路只怕折损太多。”

真要是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率,每走两趟,就有一趟死在路上,再赚钱十倍的商路也没人肯走。程宗扬早有计较,说道:“这个也好办,但需要你们出点力气了。”

莫如霖见他把握十足,也激动起来,拱手道:“少东家尽管吩咐!”

“雾障的地形你们熟悉吗?”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一辈子都毁在雾障上,对苍澜的雾障可以说刻骨铭心,但对雾障地形的了解,他们反而是最少的,绝大多数都是进来一趟就身陷其中,甚至还比不上那些过客,至少一来一回走过两趟。

“我来时注意到,雾障那段路其实是一路下坡。把货物运下来,并不用费太多力气,难的有三点:第一,在雾中目不见物;其次,雾气冰寒不能久待;第三是雾中的异兽会攻击行人。”程宗扬道:“要解决这些麻烦,我倒有个主意。”

说着他话锋一转,“二爷用的东西你们都见过吧?”

众人纷纷点头。

“你们要做的就是把那些铁轨拆下来,注意要完整的,不能弯折损坏。”程宗扬道:“我会派人铺设一条轨道。”

“轨道?”众人都是头一次听说。

“对。把铁轨分成两排固定好,用铁轮车一路就能跑下来。”

众人将信将疑,有人道:“那么细的铁轨,车轮怎么在上面跑?”

程宗扬笑道:“到时你们就知道了。”

莫如霖忽然叫道:“铁路!我听岳……东家说过!”

萧遥逸也露出了然的神情,显然岳鸟人跟他们吹嘘过。

莫如霖连连搓手,“好!好!我怎么早没想到!”

宋三道:“莫爷,咱们就是想到,也干不了啊。”

要辅设轨道,必须进入雾障,这正是外姓人的死穴。

程宗扬笑道:“放心,包在我身上。雾障大概有五里长,一根完整的铁轨是七丈半,一里二十根,全铺下来大概是二百根。铺路的事用不着你们出力,到时我会安排些好手过来,有一个月工夫差不多了。”

莫如霖叫道:“这怎么使得!”

程宗扬笑道:“既然是商路,当然是有来有回。你们在阵中找到的物品,无论好坏,我全要了,只要别拿假货蒙我就行。”

“看少东家说的!”莫如霖大笑两声,接着泪如雨下,“我莫五当年幸得东家照料才有今日,没想到这么多年还要靠少东家养活,我莫五真是没用啊……”说着嚎啕大哭。

宋三陪着掉了几滴泪,哽咽道:“少东家这番大恩大德,小的们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

后面的外姓人没听清众人的交谈,一番窃窃私语,不多时莫爷的旧东家要专门开一条商路的消息便即传开,顿时欢声雷动。

莫如霖心下别有一番滋味,他躲在苍澜一是愧对岳帅,二来也是避祸,免得被人当成岳逆余党清除掉。苍澜有雾障这个天然的牢笼,镇上的日子并不好过,但为了小命着想,只能咬牙苦捱。这回遇到岳帅的故旧,莫如霖也是豁出去了,把埋在心底十余年的秘密都吐露出来,说完只觉浑身都一阵轻松,想着要杀要剐也就这样了。却不料那年轻人竟然提出专门开通一条商路,这可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

“少东家……”莫如霖嚎啕着就要拜倒。

程宗扬赶紧扶住他,“莫兄,你我的交情还用客气?你放心,三个月内,商路必定开通。”

那些外姓人看向程宗扬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目光中充满敬畏和感激,几乎把他当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程宗扬心下早有计较,自己计划中要在宋国设立五处钱庄,除了临安的总号和西面筠州的分号,其他三处还在筹建。南边这一处,便设在夷陵。通往苍澜的商路虽然代价高昂,但这点成本自己也不至于支付不起。太泉古阵充满秘密,但自己不可能久留苍澜寻找谜底,如果铺成铁轨,太泉古阵的物品就能源源不断地运往外界,说不定真有自己能用的东西。

“铁路吗?”萧遥逸思索道:“如果从江州铺一条铁路到建康呢?”

“想都别想。”程宗扬道:“先不说有没有那么多铁。单是铁轨用的钢,要防锈,要抗压,不会变形,还要求足够的精度,六朝能铸出来吗?”

“如果把太泉古阵的铁轨都弄出来呢?”

“开什么玩笑?”

武二郎道:“你要能弄出来,记得给二爷留两根。”

萧遥逸也知道不可能,如果真把那些铁轨运到外界,自己把它们全炼成刀也不会拿去铺路,那也太浪费了。

忽然众人惊呼起来,却是武二郎打开手电筒,雪亮的光柱顿时把周围的火把都比了下去。

武二郎得意洋洋地说道:“没见过吧?土狗!”

宋三羡慕地说道:“真是好东西。”

“别摸!摸坏了你赔得起吗?”

武二郎一脸得瑟地拿着手电筒左照右照,忽然道:“咦?这不老徐吗?”

徐君房被他拿手电照在脸上,映得睁不开眼,他两手捂着眼睛,扯着喉咙说道:“程头儿!是你们吗?”

“老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在外面等你们,看到光柱才过来……别照!别照……”

程宗扬笑道:“你来得正好,先把这笔生意敲定了。莫兄,请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