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08章·生父

汽车在黑暗中无声地行驶着,小紫没有打开车灯,外面的黑暗在她眼中仿佛不存在一般。相比之下,车内并不黑暗,那些不知名的设备亮着微光,以程宗扬的目力已经足够。

车身仿佛在水面滑行一样,没有丝毫震动。庞大的车体像房车一样宽敞,柔软的座椅又宽又大,舒适无比。

程宗扬半躺在座椅上,笑道:“我还以为你把她们扔在那儿不管了呢。”

小紫一手按着方向盘,两眼目视前方,轻笑道:“人家好忙的。要不是正好路过,才不会理她们。”

“何帮主见我的时候还摆架子呢,这才几个时辰,跟换了个人似的——我就说嘛,还是得紫妈妈来教。”

何漪莲脸上微微一红。

“人家才没有教。她们两个都是被人调教过的,好懂事呢。”小紫轻笑道:“程头儿想不想试试?”

“那还用说?来吧!”

程宗扬身边依偎着两具白生生的胴体,何漪莲和尹馥兰一左一右挨着主人,光洁的身子赤条条一丝不挂。听到吩咐,四只玉手同时伸来,帮主人解开衣物。

接着尹馥兰俯下身,柔软而湿润的红唇含住主人的阳具,温柔地吞吐起来。

自从进入太泉古阵,心头就紧绷到现在,加上刚才一连串的激战,程宗扬就是铁打的,也不禁身心俱疲。这会儿沉浸在温柔乡中,刚才血腥的厮杀都仿佛远去,只剩下眼前活色生香的肉体。

这是一笔交易,自己给她们提供安全和庇护,她们付出的代价仅仅是肉体。这样的交易双方都不吃亏,只不过她们没有单方面解约的权力。

尹馥兰侧着身子趴在主人腿间,丰满的双乳贴在主人肌肉分明的小腹上,仿佛一对柔软的雪球来回滑动着。她中了行淫兽的淫毒,神智受创,这会儿闻到主人身上浓郁的雄性气息,已经饥渴多日的肉体立刻生出反应。她半眯着水汪汪的双眼,红艳的唇瓣包裹着阳具,以一种急切的姿态吞吐着。那具丰腴的肉体本能地来回扭动,仿佛一条光溜溜的白蛇,展露出诱人的曲线。

何漪莲伏在尹馥兰腰上,含笑看了主人一眼,然后双手抱着她白生生的雪臀往两边一分。程宗扬只觉眼前一亮,那团丰腻的雪肉腻脂般滑开,将光润的臀沟呈现在眼前。白花花的雪臀间,那个熟艳美妇下体的秘境整个绽露出来。

何漪莲手指缓缓用力,那只雪白的大屁股越张越开,臀沟完全敞露,红艳的阴唇圆圆张开,露出里面一只湿润红嫩的肉孔,带着湿淋淋的光泽在美妙的玉户间一缩一缩的,淫艳无比。何漪莲玉指拨开美妇的秘处,淫艳的花唇软软滑动着,一串淫液随之淌落。

何漪莲手指拨弄着,待尹馥兰下体完全湿透,手一松,被整个掰开的臀肉随即合拢,浑圆肥美的雪臀不停抖动着,仿佛一只充满弹性的雪球,臀间溅起一片湿痕。

“兰奴,爬过来。”

在何漪莲的吩咐下,尹馥兰爬到程宗扬腿间,背对着主人伏下身子,像驯服的雌兽一样,将雪白的大屁股耸翘起来,对着主人怒胀的阳具。

何漪莲一手剥开尹馥兰的性器,一手扶着程宗扬的阳具,顶住那只湿腻的穴口,笑道:“这贱奴是个天生的淫材儿,让她在上面摇屁股,好叫主子受用。”

程宗扬半躺在座椅上,何漪莲在尹馥兰肩头一推,那只美穴对着阳具坐下,“叽咛”一声,粗大的阳具滑进一半,将蜜穴塞得满满的。阳具初入时,蜜穴还有些狭窄,尹馥兰扭动着屁股,嘴里不住发出低低的浪叫,一点一点将肉棒纳入体内。湿腻的蜜穴蠕动着,一直到阳具整个插入穴内,美妇才翘着雪臀,用力套弄起来。

何漪莲抱着尹馥兰的屁股,让主人观赏阳具在淫穴中进出的艳态。程宗扬抬起左手,勾了勾手指。何漪莲摇晃着一双雪乳爬过来,一手掠起发丝,露出娇艳的面孔,然后俯下头,红唇微分,将香舌送到主人口中。

程宗扬毫不客气地亲吻着她的唇舌,良久才松开嘴,笑道:“你那会儿都被紫妈妈下了禁制,还装得一脸傲气。那副外强中干的样子,我看着就想干你。”

何漪莲讪讪道:“奴婢那时还不知道是主子。”

“我说了你信吗?”程宗扬笑道:“你多半还在肚子里笑话我,觉得我是个不知道占便宜的傻瓜吧?”

何漪莲道:“奴婢那时虽然不认得主子,但知道主子是个好人。”

“那你可看错了……”程宗扬坏笑着把她横抱在胸前,一手伸到她腿间。

与尹馥兰的妖娆风情相比,何漪莲少了几分媚艳,多了几分端庄,性器也不像尹馥兰那样丰隆肥厚、淫态横生,而是一条柔润的细线,微微隆起,握在手中柔腻动人。手指拨开花唇,没入柔润的蜜腔,只拨弄两下,何漪莲玉颊便一片酡红,双腿不由自主地并紧,身体随着他指尖的动作不住颤抖。

尹馥兰伏在座椅上,那只雪白的大屁股用力耸动着,来回套弄主人的阳具。何漪莲与她并肩伏在一起,两手抱着雪臀,那只娇艳的蜜穴敞露着,在主人的指下淫水四溢。忽然尹馥兰身体一颤,丰满的雪臀战栗着,穴内传来阵阵抽动。

“啵”的一声,阳具从湿透的热穴中拔出,湿淋淋昂在面前,没有一丝软化的迹象。

程宗扬笑道:“莲奴,该你了。”

何漪莲面色绯红地扶着阳具,缓缓坐下。不多时,车内又响起柔媚的低叫,流露出无边春色。

※ ※ ※ ※ ※

“怎么还没醒?”

莫如霖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黑暗。错愕了一下,莫如霖叫道:“好汉!饶命啊!”

程宗扬心下佩服,这家伙变色龙一样,能软能硬,能黑能白,该当大爷的时候派头十足,说装孙子就装孙子,一点都不含糊,真不愧是老江湖。

程宗扬朝他头上拍了一记,恶狠狠道:“叫什么叫!”

程宗扬口气虽然凶恶,下手却极有分寸——万一这家伙真是小紫的亲爹呢?就算小紫没打算给他面子,自己也不好真打,算是给死丫头积点德吧。

莫如霖脑袋上戴着一只头套,目不视物,但他一下就听出程宗扬的声音,连忙道:“小兄弟!误会啊!”

“都这时候了,还不说实话?要不先放你二斤血,咱们再聊?”

程宗扬也不知道想让他说什么实话,但这样诈唬一句总是没错。

果然这家伙心里有鬼,一听程宗扬逼问,连忙道:“我说!我说!那些珠宝小的一直小心守着,连睡觉都睁着眼啊!可是没想到一觉醒来,会丢了个干干净净……真不是小的私吞了啊!”

程宗扬一听有门儿,装作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道:“既然不是你私吞了,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这么多年连个招呼都没跟我们打,你是怕什么呢?”

“大兄弟,没人证没物证,这事儿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那天丢了珠宝,小的哭了一宿,觉得对不起岳帅,对不起兄弟们,弄出这么大的漏子,本来我是打算一死了之的……”

莫如霖嚎啕了两声,“我胆小!我没用!脖子都伸到绳套里了,正准备要踢椅子,我他妈尿裤子了!后来小的想,就当我死了吧,我跑到个没人的地方,一辈子都不回六朝。要真是我吞了珠宝,到哪儿不能享福啊?至于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吃苦吗?”

“我瞧你过得还挺滋润嘛。”程宗扬口气冰冷地说道:“栖凤院是拿岳帅的珠宝建的吧?”

“真不是啊!大兄弟!”

“那是你自己建的?挺本事啊。自己凭什么能建这么气派的院子?”

“小的把外姓人召集起来,给人当向导、带路、捡宝贝、贩东西……什么都干,拼血拼命这么多年才把栖凤院建起来。”

程宗扬看了小紫一眼,小紫微微摇头。程宗扬继续往下问道:“说得轻巧,你浑身没二两力气,凭什么让那些外姓人听你的?”

“大兄弟,你是不知道,我来的时候,镇上的外姓人过得那个惨啊。男的卖命,女的卖身,两样都没有,只好在街上要饭,天天被本地人欺负。”

程宗扬一听这不胡扯吗,“怎么可能?外姓人那么多有头有脸的,还能让本地人欺负了?他们不欺负本地人就是好的吧。”

“镇上的外姓人现在看着还算光鲜,以前可不这样。”莫如霖道:“那些外姓人都是中过诅咒的,只要中过诅咒,这人就算废了。平常待着不动,修为都往下降,沾上雾障降得更快。不出一年,就跟平常人差不多。若是在外面有亲朋好友还能多支撑几年,可苍澜远在天边,谁走一趟都不容易。以前有个什么门派的大小姐,家里看得宝贝似的,结果来一趟中了诅咒,出不去了。家里派了好几个人守着,可谁愿意一辈子待在这鬼地方?不出两年,跑的跑死的死,连带着门派也伤了元气。后来断了音讯,没几日就投水自尽了。”

“你说中了诅咒,不出一年就变成废人,宋三他们在这儿不止一年了吧?”

“大兄弟刚才不是问那些外姓人为什么听我的吗?要说这还是岳帅的恩德。小的以前听岳帅说过,太泉古阵的诅咒虽然解不开,但如果能在镇上找到温泉,说不定能缓解。小的运气好,挖了半年,终于找到一眼。一试,还真是这样。虽然不能治本,好歹不会像以前一样变成废人。”

“那些外姓人都是掉过级的?”

“可不是嘛。运气好的掉个一级,差的掉了个两三级,没温泉的时候,再强的高手到最后也都废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连本地人都不如。你别看现在有温泉,可一般人中了诅咒都不信邪,等吃几次苦头知道厉害,那修为也降得差不多了。”

程宗扬这才明白那些外姓人为什么修为差参不齐。莫如霖身边那几名护卫,多半以前都是成名的高手,可惜被关在苍澜这笼子里面,只能苟延残喘。

程宗扬冷笑道:“还不说实话?”

莫如霖道:“小的没有一句虚言,敢有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外姓人既然用过温泉,都知道这是好东西,还不把温泉抢了,凭什么听你一个外人的?”

“大兄弟果然高明!一下就问到点子上了。”莫如霖先拍了记马屁,然后道:“当初为这温泉,闹出好几条人命,要不是有几个人护着,连我也被他们杀了。温泉就一眼,外姓人可有好几百,没捞着的渐渐都凑到我这里来了。我呢,想出几条章程让大伙儿照着做。谁该干什么活,该做什么事,都分配停当,算是把规矩立下来,大伙儿抱成团,彼此都有个照应。”

莫如霖絮絮叨叨说道:“那帮占了温泉的也没捞着什么便宜,天天内讧,后来见我们这边干得有声有色,就都投了过来。我这人没什么本事,但在岳帅门下待了几年,跟着朝里的官儿们学了些派头,而且行事公正,办事也算有章法。就这么一来二去,镇上的外姓人都服气我,推我当个首领。”

“你们现在修为也控制住了,人也抱成一团了,怎么不干脆把镇子占了?”

莫如霖长叹一声,“哪儿有这么容易啊。以前有一个大魔头,据说是第七级归元境的,中了诅咒出不去,就准备把镇子占了。结果镇上的本地人全跑了,不出两个月,那大魔头就活活饿死了。别看我们现在有点体面,可还是在本地人手底下讨饭吃。好在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世上哪儿都有坏人,也都有好人。只要井水不犯河水,本地人也不随便欺负咱们。”

“说得好听,人心都是肉长的——本地人不来欺负,你们自己欺负起自己人来倒是有一套啊。那些水果妹都是自己愿意的?”

莫如霖苦笑道:“兄弟,不妨跟你明说了吧。中了诅咒,这人就不是人了,男的女的都不会再生养。本地人有成家立业的,外姓人过了今天没明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大伙儿都是乱着来,就图一乐。这也是外姓人的规矩。有些新来的不懂,拿矫拿样的,咱们外姓人最看不惯这个,也不惯着这号人。甭管什么夫人小姐,天女仙子,不打算活的不提,只要想在镇上活下去,都是这么过的。”

程宗扬半晌都没有开口。他没有道德癖,也更能理解外姓人的生存状态。失去生育能力,家庭对外姓人没有任何意义,贞操也失去基本的载体。而在生存的巨大压力下,性成了唯一的娱乐,没有节制的滥交根本不足为奇。相反,坚守贞洁,拒绝滥交,才是外姓人眼中最大的不道德。

“弄丢那批珠宝,我这些年心里一直跟扎了根刺似的,想起来我就难受。”莫如霖呼了口气,“不是我莫五这会儿怕死说好听话——这几年有点好东西我都收起来,就想着有一天能把东西补齐,好还给岳帅。”

程宗扬看了看小紫,开口道:“只有珠宝吗?”

莫如霖一怔,“啊?”

“我们去了南荒,找到一个人。”程宗扬慢慢道:“碧姬。”

莫如霖浑身一僵,然后哆嗦起来。

程宗扬道:“你说吧,我听着。”

“兄弟,真怨不得我啊……”莫如霖带着哭腔道:“那娘儿们活活就是个妖精,是她先勾引我的。小的给岳帅办事,往内宅去过几次,那娘儿们每次见着我都给我抛媚眼。我该死!我不是人!我被猪油蒙了心!说了几次话,就被她勾搭上了……那娘儿们就是个娼妇!每次上床都问我要东西。”

小紫眉眼间原本时常流露的狡黠笑意消失无踪。那张精致的面孔平静得仿佛一尊玉雕。程宗扬朝莫五脸部的位置不轻不重地抽了一记,喝道:“少扯这些有的没的!往下说!”

“是!是!岳帅当年安排后事,把珠宝交给小的,让小的带着碧姬去明州安置,那批珠宝就是信物。结果半路上珠宝丢了,小的只好把碧姬送到一个认识的商人家里……”

“你为什么不带她走?”

莫如霖苦笑道:“我不是没钱了吗?那娘儿们又要好吃的,又要好衣裳,又要好首饰……我哪儿养得起啊。”

沉默片刻,程宗扬沉声道:“你不知道她怀孕了吗?”

莫如霖身体一抖,没有作声。

程宗扬俯到他耳边,低声道:“那个孩子是谁的?”

莫如霖吞吞吐吐道:“岳……岳帅……”

“那岳帅会不知道她怀孕了?”

“我带她出府没几日,她肚子大了起来,找来大夫才知道已经三个月了。后来我一问,那娘儿们是碧什么族的,压根就没癸水,自己有了身子都不知道。算算日子,那孩子八成……不!肯定就是岳帅的。”

“那你为什么不等她把孩子生下来?”

莫如霖迟疑了一下,没有作声。

“你知道她有身孕,还任由岳帅子嗣流落在外?”

莫如霖呼吸渐渐粗重。

程宗扬森然道:“还不说实话!”

莫如霖心一横,叫道:“那娘儿们就是个白痴!连孩子是谁的她都不知道!有这种娘,生下来的娃也是个白痴!兄弟,我今天话放这儿了!别的事我对不起岳帅,但这事儿我一辈子都不后悔。岳帅一世英雄,生下白痴孩儿,白白丢岳帅的脸!我是心不狠,要不我就把那娘儿们给掐死了,祸害啊……”

程宗扬“呯”的一拳打在莫如霖耳后,莫如霖头一歪,叫嚷声戛然而止。

小紫苍白的面孔慢慢浮现出两片红晕,然后轻笑道:“程头儿,他还没说完呢。”

“算了,别听了。这家伙鬼迷心窍了。”

“人家想听嘛。”

小紫摘下莫如霖的头套,轻轻一拍,将他唤醒。

莫如霖悠悠醒转,他刚才戴着头套,什么都看不见倒也罢了,这会儿睁眼一看,顿时惨叫起来。

他被一根绳子捆着手脚,挂在栏杆上,身下便是万丈深渊,看一眼就能让人汗毛直竖,阴囊收紧。

“大兄弟啊!”莫如霖惨叫着抬起头,接着像见鬼了一样瞪大眼睛,呆呆看着小紫,嘴巴哆嗦半晌,“你……你……”

小紫没有说话,只唇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耐人寻味地打量着他,美目亮如寒星。

程宗扬咳了一声,“莫五,别乱说话啊。你知道她是谁吗?”

“碧……碧……”

程宗扬低声道:“别认错了吧。”

莫如霖期期艾艾道:“她……她跟碧姬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

莫如霖咽了口唾沫,像惊醒过来一样叫道:“大兄弟!我敢肯定她是岳帅的女儿,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跟你说,都说女儿随爹,可岳帅的女儿就随娘,只要是岳帅的女儿,铁定跟她娘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姑娘,你娘还好吧?以前的事……”

小紫柔声道:“我娘死了。”

“哎哟……”莫如霖一脸痛心。

“是被我杀的。”

莫如霖表情顿时僵在脸上。

小紫声音愈发轻柔,“他在太泉古阵的事,你听说了吗?”

夜风般的声音,使莫如霖紧张的神情慢慢变得放松,“……刚听说。”

“以前没有吗?”

“小的在镇上这么多年,以前从来没听说过。”

“他让你带着珠宝去明州找谁?”

“燕……燕无双。”

“你见到她了吗?”

“没有。我没了信物,找到人也没办法接头。”

“那批珠宝有多少?”

“两箱。”

“是什么?”

“都是上等的宝物,价值十几万金铢。”

“有谁知道你带着珠宝?”

“那些珠宝是小人亲自收拾的,没有旁人知道。”

“再见到那些珠宝,你能认出来吗?”

“能。”

小紫轻轻一笑,“睡吧。”

莫如霖眼皮低垂下来,随即发出鼾声。

程宗扬在旁看着,心里浮出一个念头:这死丫头,会的越来越多了啊。

汽车停在一处高架桥上,没有墩基的桥梁像丝带一样飘在空中,上面是乌云与闪电交织的天空,下面是黑沉沉的魔墟都市。

车身紧贴着护栏,小紫坐在车头上,脚下便是无尽虚空。长风袭来,小紫的长发像柔软的海草一样在风中飞舞。

程宗扬没想到会在太泉古阵遇到莫五,更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莫五,小紫的生父还是一笔糊涂账。平心而论,程宗扬倒是倾向于莫五的判断,毕竟小紫身上看不到任何莫五的痕迹,但同样也看不到岳鸟人的任何痕迹。回头问问孟老大,如果月丫头也是随娘,小紫是岳鸟人女儿的可能性就更大一些。

“其实,生父是谁这种事,一点都不重要……”

“有位儒家大师说过,所谓父亲,其实就是男的为了发泄情欲,找个女的瞎搞;所谓母亲,就像个装东西的瓶子,把东西拿出来就和瓶子没关系了。”

“脱离母腹,我们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程宗扬很哲人地说道:“我们是为自己活着。”

小紫忽然弯下腰,一手脱下鞋子,把一双白玉般的纤足赤裸在风中。她弯腰的时候,程宗扬心脏差点跳出腔子,看到她不是要跳下去才松了口气,接着目光就被她那双纤美的玉足所吸引。那双纤足仿佛洁白的莲花,晶莹剔透,纤尘不染,望着它们,程宗扬只觉心神仿佛在风中一点一点化开。

“还有人知道他运珠宝的事。”

“啊?”

“燕无双啊。”小紫轻笑道:“大笨瓜。”

“噢,对啊。”程宗扬接着反应过来,“不会吧?”

小紫拍了拍手,“又不关我的事。”

“小心点啊,这位置太危险了。”

“我掉下去,你会找到我吗?”

“开玩笑,这么高,摔下去都成糊状了。”

小紫皱了皱鼻子,“你跑得再远,人家也能找到你。”

“死丫头,你又在我身上搞什么了?是不是那只琥珀?”

“咦?大笨瓜,你变聪明了哦。”

“哼哼,想瞒我?你把琥珀给我的时候,我就猜出来了。要不然你让我带一滴苏妖妇的血干嘛?还有,你是不是趁我没注意又把它改动过了?刚才那头陀差点掐死我,你居然还在旁边看笑话。是不是这东西还有古怪?”

“程头儿,你好聪明。”

“才知道!”程宗扬呵斥一声,然后道:“对了,死丫头,老头说这里能直接到五原城。你说我们要是出去,凭着这块琥珀能不能找到苏妖妇?”

“当然能啊。”

“那我们就从这儿出去,找到苏妖妇,把她的狐狸尾巴揪出来,好不好?”

“好啊。”小紫靠在程宗扬肩上,“但人家这会儿不想动。”

“那我们就在这里吹吹风……哈哈!差点忘了,你看!”

程宗扬猛地想了起来,急忙兴奋地打开背包,拿出那堆从售货机里取出的饮料食物,“我没骗你吧!这就是我以前说的巧克力,还有可乐,还有饼干……糖果……每样我都给你留着!”

两人坐在桥上,一边分享着这些不知道是来自几十个世纪之前,还是几十个世纪之后的食物,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他们之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已经足够,实在不需要太多言语。

程宗扬道:“其实想知道真相,也有办法。”

“哦?”

“有种技术叫基因鉴定,可以辨别出两个人有没有血缘关系。比如拿你和月霜每人一根头发,就能查出你们基因的相似度。基因在人的每个细胞里都有,每个人又都不一样,差异越小,亲缘度越高。我以前在的地方,大家都用这种方法做亲子鉴定。”

“真的吗?”

程宗扬笃定地点点头,然后指着下面的魔墟,“我在姓岳的留下的箱子里找到一支小型的电子显微镜,还有一堆试验用的玻璃器。我猜魔墟里面肯定有基因测定设备。可惜我不知道那东西什么样的,也不会用。”

“电子显微镜?”

“是啊。那东西能把东西放大,看到肉眼看不清的结构。我把它给老头了。老头这一趟算来值了,有了这支显微镜,老头再狠点儿,估计能直接看到毒药的大分子结构。这再玩起毒来,绝对是如虎添翼。”

小紫轻笑道:“真有趣。”

程宗扬没有想到的是,多年以后,小紫对月霜、岳霏分别做了基因取样,鉴定结果证明,几个姐妹的基因完全不同,并且样本中没有任何疑似岳鹏举基因序列的存在,而是以近乎克隆的相似度,与可取样范围之内的母系样本完全相同。

远在苍澜的莫五也提供了血液样本,鉴定结果同样与小紫的基因全无关系。

与此同时,小紫也对另一对父子进行了基因鉴定,证实两者存在生理学上的父子关系,给一桩不为人知却影响深远的悬案划上了句号。

【第四十六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