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04章·鬼偶

楼顶倒伏着几只大鸟般的怪物,外形看起来有些像大雁,背上却多一只苍黑色的硬壳,怪鸟尸体上都留着剑痕,显然是被人一剑毙命。旁边一个昏迷的女子软绵绵躺在地上,却是白仙儿。

程宗扬探了探她的经脉,发现她只是惊吓过度,随即输入真气将她唤醒,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白仙儿“哇”地大哭起来,“死二郎!我不让他去,他偏要去!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结果撞上怪物……二郎那个没良心的!看到姓左的狐狸精就变心了,呜呜……”

“左护法?他们在哪儿?”

“往那边去了!那贱人和二郎在一起,肯定不干好事!”白仙儿捶地顿足地哭道:“我不活了……”

程宗扬被她哭得一个头两个大,扭头道:“老头,你刚才是怎么让老徐睡着的?”

朱老头拿出一只寸许长的漆黑木偶,得意地说道:“这禁魂鬼偶乃是老夫不传之秘,只需将真气注入其中,在人眼前轻晃……”

程宗扬一把夺过木偶,在白仙儿脸前一晃,白仙儿哭声顿时卡住,闭上眼沉沉睡去。

程宗扬顺手把木偶揣进怀里,“你一个毒宗大佬,整天玩巫宗的东西你好意思吗?”

“小程子,不带你这样啊……”

“有点良知好不好!”程宗扬黑着脸道:“就你那点儿不靠谱的巫术,这东西放你手里,迟早害人害己!没收了!”

程宗扬扶起白仙儿,忽然臂上一硬,碰到一个坚硬的物体。他有些好奇地翻开白仙儿的腰囊,摸出一个严严实实的包裹。打开来,里面却是一个沉甸甸硬邦邦的金属物件——那只被武二视若珍宝的水龙头。

程宗扬好笑之余又有几分感动,武二那厮满门心思都在苏荔身上,很难说对白仙儿有什么感情。可就是对这个整天吵闹的大小姐,武二还是悄悄塞给她一件视若命根子的“宝贝”。

程宗扬本来想把这个没用的“活宝”扔掉,想了想又重新包好,放回白仙儿的腰囊中。这东西说穿了虽然一文不值,但对他们而言,毫无疑问是货真价实的“宝物”。

看着熟睡的徐君房和白仙儿,程宗扬不由犯了难。天知道这周围还有多少怪物,把他们扔在这儿,回来只有给他们收尸了。带着走,朱老头那儿根本不用指望,自己一个人背两个,想想都不现实。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才能醒?”

“这没准。”朱老头哼哼叽叽道:“少则半个时辰,长的一天一夜也有。”

“赶紧把他们弄醒,起码醒一个。”

“这可是老夫的不传之秘。”朱老头端起架子,“想学,先把大爷的鬼偶拿来。”

“信不信我让死丫头烧了你的衣钵,让你们毒宗绝后?”

“小程子,你……”

“赶紧着!你们毒宗要是不想混了,就当我没说。”

“小程子,丧尽天良啊你……”

朱老头的控诉直接被程宗扬当成空气,连理都不带理的,朱老头被他拿住七寸,只好道:“把小徐子放地上,一手握住鬼偶,一手按在小徐子眉心……”

程宗扬依言将真气送入徐君房头顶的四神会。半晌才在他脑际找到一缕若有若无的烟雾,那缕烟雾极淡,即使有朱老头指点,还不小心错过两次。

程宗扬小心送入真气,驱散那股薄烟。真气一触,他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刚才听朱老头的吹嘘,他还以为这是老家伙又找来巫宗的什么秘术在瞎弄,这会儿才发现那缕烟雾是如假包换的毒药。

虽然自己不知道巫宗的禁魂鬼偶是怎么回事,可朱老头这个显然跟巫术没啥关系,不过是挂着巫宗的羊头,卖的毒宗的狗肉。但朱老头玩毒确实有两下子,这点毒药正好能让人昏睡,又不至于损伤身体。至于那只鬼偶,不过是下毒的毒偶。

程宗扬很快把毒烟驱散,徐君房打着呵欠醒来,往旁边一看,顿时吓得一哆嗦,“龟背鸦!”

“这是什么东西?”

“太泉古阵里一种怪鸟,嘴尖爪利……别摸!羽毛上有毒!”

朱老头乐呵呵揪下几根翎羽,“做个毽子怪不赖。”

程宗扬道:“魔墟还有什么怪物?”

徐君房摇头道:“魔墟里除了行淫兽,再没有其他怪物。这些龟背鸦是从外面进来的。”

程宗扬一阵不安,在污染区附近遇见这些怪物也许不是意外,魔墟的禁制被人破掉,外面的怪物随之而来,它们的目标也许正是这片生化污染区。

“赶紧走!”程宗扬背起白仙儿,“老头,那地方还有多远?”

朱老头估摸了一下,“……十五六七八里吧。”

程宗扬听得脸都黑了,徐君房凑过来道:“去哪儿呢?”

朱老头道:“一个大白色的大房子,圆的,知道不?”

“是不是半空中有好几条路的?”

“没错,没错!”

程宗扬道:“老徐,你怎么知道?”

“群仙殿嘛,先生跟我说过最多的就是这个,里面有各种仙术,妙不可言。就在魔墟中央,沿大路走就对了。”

“老头,你在小道瞎转什么呢?”

“姓岳的就是那么走的啊!哎哟,那家伙死了还坑大爷一把。”

程宗扬一口气跑出两个街区,把污染区远远抛在身后,这才放缓脚步。路上行人渐多,三五成群,都沿着同样的方向前进。

虽然知道这些人一大半都是冲着岳鸟人来的,与自己是敌非友,但看到有人类活动,程宗扬还是松了口气,魔墟这鬼地方实在太压抑了。

忽然前面有人喝道:“这里是我们周族禁地!非我周族盟友,逾线者,杀无赦!”

人群一片哗然,程宗扬凑过去看了一眼,只见地上划着一条白线,几名劲装大汉守在线后,一个个目露凶光,面带杀气。再往周围看时,通往群仙殿的道路都被周族封锁,楼群间不时有周族人仗剑穿过,各处楼顶都守着周族汉子,虎视眈眈,戒备森严。四处涌来的寻宝者都被拦住,一个个验明身份才能放行。

程宗扬扭头便走。

徐君房低声道:“程头儿,你不是知道下面的地道吗?”

“那东西只能逃命用。这么远,谁知道中间拐到哪儿了。”

“阿弥陀佛,借光!借光!”

喧哗声中,一群和尚热热闹闹地涌了过来。最前面的胖和尚穿着大红袈裟,被众僧簇拥着,极有派头。忽然他眼睛一亮,一溜小跑地过来,先端着架子合什道:“施主别来无恙?”然后凑过来压低声音道:“大哥!是我!小永啊!”

徐君房和朱老头一脸呆滞,看着那和尚热络地和程宗扬打着招呼,“大哥你没事就好!发财!发财!哈哈,佛祖保佑!”

程宗扬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信永乐得两眼都眯成一条线,“幸亏大哥把我带到奈何桥,大哥刚走,小庙的人就都来了——哎哟,这小娘子怪俊的——大哥,你们也是来寻宝的?”

“可不是嘛。人家不让进。”

信永拍着胸口道:“包在我身上!”

信永领着众人大摇大摆过去,拍出一张名刺。守在路口的周族人赶紧施礼,“原来是娑梵寺的方丈大师,请!”

信永一边走一边介绍,“这是信寂师弟,小庙的掌衣僧;这是信道师弟,掌钵僧;这是信德师弟,掌油僧,都是小庙的实权人物。这是信空师弟,戒律僧;还有咱们的小师弟,癫头陀……”

诸僧都堆起笑脸,一一向程宗扬打过招呼,连癫头陀也挤出一个笑容。徐君房是个自来熟,拱手道:“久仰!久仰!见到诸位大德高僧,实是三生有幸。佛道本是一家,往后还要多亲近。”

徐君房出面跟众人客套,程宗扬使了个眼色,信永心下透亮,紧走两步,凑到他身边。

“少蒙我,你们来干嘛的?”

“都是那个舍利闹的。”信永交心交底地说道:“佛光寺的人上次找到佛祖舍利,结果被那个头陀抢走了,我们追了几日也没追到。刚才见到法音寺的人,听说周少主又发现了什么宝藏。我们几个寺庙的人一商量,既然有舍利,说不定还有佛祖留下的宝贝,少不得要走一趟。”

程宗扬听着都稀奇,魔墟里面连人类的痕迹都不多,怎么可能会有佛门的遗物?

“你跟周族的梁子呢?”

信永一听就火了,“那帮龟孙敢冤枉我!佛爷非找姓周的说清楚不可!我们佛门诸寺同进同退,还怕他们周族!”

娑梵、法音、佛光诸寺都属于十方丛林名下,比起道门诸宗的勾心斗角,佛门诸寺关系要亲近得多,难怪信永底气十足。程宗扬提醒道:“小心些。周族恐怕不好对付。”

信永慨然道:“小僧乃佛门弟子,卫道除魔,责无旁贷!再说了,我们佛门的宝物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在外道手里!这次便是拼了性命,小僧也要把佛祖的遗物请回去!”

“真看不出来啊,大师竟然这么虔诚。”

“那是!”信永压低声音,两眼都放出金光,“佛门重宝啊,值钱着呢!把它请回去往庙里一放,善男信女还不得都来礼拜?那钱赚的,还不海了去了!”

程宗扬这才明白,难怪信永浑身干劲,奔着周族就来了,原来是操着这份心。

“怎么赚?谁看谁掏钱?”

一说到赚钱,信永顿时来劲了,“大哥,你这就外行了。看一眼就收钱,能收几个钱?十个铜铢顶天了,传扬出去我们娑梵寺名声可臭了,得不偿失啊。我都盘算好了,把佛宝请回去,谁来看都行,一文钱不收,先把名声打出去,让人都知道我这儿有佛门重宝。然后找几个穷酸写篇榜文,说庙里准备建座佛宝殿,我娑梵寺慈悲为怀,不独占便宜,信众们只要肯掏钱,都能结个善缘。大哥,我跟你说,那些达官贵人愁的是怎么花钱。可一毛不拔的贵人多得是,想让他们掏钱,得讲个由头。行善这种事花钱不多,说出去可是又风光又体面,谁不肯干?小庙名声越大,信众越容易掏钱;掏钱的人越多,小庙名声越大。只要把事儿办得漂亮,该得名的得名,该得利的得利,里里外外分清楚,到时候掏钱的人多得你拦都拦不住。”

程宗扬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正挠到信永的痒处,眼看他一个劲儿地滔滔不绝,直把佛门重寺当成生意宝地,赶紧道:“那只佛祖舍利什么样的?”

“宝贝!”信永道:“那舍利倒不大,可看着跟水晶一样,就是瞎子也能瞧出来是佛门重宝。”

程宗扬拧起眉头,难道以前有佛门的高僧进过魔墟?

魔墟中心是一座白色的建筑。与旁边的高楼相比,那座群仙殿并不太高,但占地极广。碟状的大楼周围道路纵横,半空中辐射出五座立交桥,一直延伸到未知的远方。

台阶前已经聚了不少人,其中一群僧人,远远向信永等人合什问好。信永堆起笑脸,合掌过去寒暄。徐君房倒是不见外,一边热情地跟众人打着招呼,一边从背囊中翻出件羊皮褂子,披在身上。

信永讶道:“施主这是为何?”

“大师有所不知,”徐君房从容道:“这群仙殿下通寒泉,殿内凉意侵人。在下身体单薄,添件衣服好好挡挡寒意。”

“还有这种事?”

信永跨进大厅,浑身肥肉顿时打了个哆嗦。

“果然够冷!”

“古怪……好端端的,哪里来的寒气?”

“莫非真是通着寒泉?”

众人七嘴八舌说成一片,程宗扬心里暗骂,谁把空调温度调这么低?冻死人啊。

徐君房道:“群仙殿乃仙人所居,一器一具无不仙韵天成。诸位请看脚下,这地砖如瓷如玉,扣之金声玉振,世间少有。”

众人频频点头。徐君房道:“若是如此便也罢了,此处地砖还有一桩异处,每块边长均为三尺,此处地砖不下数十万块,任意取出两块都不差分毫,如此鬼斧神工,谁人可曾见过?”

当即便有人俯身去量,不一会儿就有人叫道:“三尺!果然是三尺!”

六朝用具多是手工制作,即使有模具也很难保证精度,像这种大规模工业生产,几十万块大小都不差分毫的物品,闻所未闻,让人大开眼界。

身边人越聚越多,徐君房更是口若悬河,“这大殿数十丈宽窄,不仅无梁无柱,而且平地生水,上面一眼仙泉,终年流水不绝,池中却不见溢出。厅中一道仙梯,无风而动,不需举步,便可平步青云。据说殿中原本还有一块仙屏,留有仙人影像,可惜多年前被人挖碎,如今是看不到了。”

有人道:“既然是仙器,怎么会被凡人挖碎?”

徐君房笑着摇了摇手,“即便是仙器,也是天数使然。命中有时该须有,命中无时难强求,讲的是缘份。那人觊觎仙屏,结果仙器未曾到手,反而被仙火焚身,皮肉尽烂,当场横死。”

普济冷冷道:“邪魔外道!”

徐君房道:“佛道本是一家,这是仙人所遗,怎么会是邪魔外道?”

“我佛在上!”普济喝道:“佛法之外再无真理!”

“不争不争!”信永打圆场道:“佛法当然是真理,徐先生的话呢,也有些道理。我说师弟,你那儿有多的袈裟没?匀我一件,这儿还真有点凉……”

程宗扬没有理会他们的争论,他站在大厅入口处,两眼盯着一块被人忽视的金属板。那块金属板平整如镜,从上到下刻着九个圆形,看起来乱糟糟的。如果自己没猜错,这应该是整座建筑的示意图。可惜上面的文字自己一个都不认识,图标也半通不通。

程宗扬心里嘀咕,如果死丫头在这儿,也许看一遍就能记下来。自己只好用笨工夫了。

程宗扬把还在睡熟的白仙儿放到一旁,从背包里拿出几张棉纸,按在金属板上,一手用炭条涂抹,把上面的图案按顺序拓下来。

※ ※ ※ ※ ※

周飞两手负在身后,目光深沉地望着下方的人群。

庞白鸿望着他的背影,目光中露出几分敬畏。如果说此前他对这位周少主多少还有几分轻视,此时已经荡然无存。他在广源行多年,对太泉古阵的传闻也听过许多,多年以来,江湖中成名人物在阵中折戟沉沙的例子屡见不鲜,轻易无人肯入阵中犯险。

这次传言岳鹏举在太泉古阵现身,广源行十分上心,倾尽全力才打听出岳鹏举躲在魔墟。魔墟在阵中自成一界,外界绝少有人知晓。为此广源行不惜重金,请来龙宸的长老焚无尘,开启魔墟的禁制。

谁知魔墟的禁制极为古怪,两人修为虽强,却被排斥在外,竟然没能进入,连属下帮派能进入的也寥寥无几。严森垒和庞白鸿正忧心间,焚无尘又莫名其妙地突然受伤,需要觅地潜修。

眼看到了山穷水尽的绝境,行里传讯,让他们倾力辅助周族。严森垒和庞白鸿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周少主不仅举手间破解了奈何桥的天堑,还以一人之力解开魔墟的禁制。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这会儿身处魔墟中央,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严森垒和庞白鸿都有种预感,行里这回捡到宝了。

周飞皱起眉头,“这么多人?”

庞白鸿道:“小的想过,这回来的人甚多,如果把他们都拒在外面,只怕于少主的名声有损。不如把他们聚在一起,引到别处。”

“严先生呢?”

庞白鸿苦笑道:“那厮扎手得紧,只怕还要些时候。”

“让大主灶把他们带走。”

庞白鸿叉手道:“是!”

※ ※ ※ ※ ※

被普济一声厉喝,徐君房也没了兴致。众人各自散开,在厅内四处张望。不多时,大主灶昔名博在周族众人簇拥下出来,说道:“各位若是要寻宝物,便随老夫来吧!”

人群“轰”的一声涌了过去。徐君房走了两步,回头一看,发现程宗扬还站在那里没动,于是赶紧过来。

朱老头道:“这鬼画符是啥东西?”

“我也在猜呢。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地图。”

“哪儿有这种地图?不像啊。倒像是哪个宗派的符箓。”徐君房道:“程头儿,她怎么还没醒?这背着多不方便。”

程宗扬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想背?把她弄醒,你受得了吗?”

徐君房心有戚戚地点点头。白仙儿那吵闹劲儿,别说他们几个废柴,就连二爷那种猛人都受不住。

程宗扬拓完最后一个图案,然后看了半晌。九个图案中,他只对其中两个有点把握,“老头,你说的那地方是不是个圆形广场,周围有五条路的?”

朱老头点头道:“没错,这上面有?”

“很可能是这个。”程宗扬指了指第三个图案,然后又指了指第五个图案,“这一幅外面有阶梯,应该是我们进来的地方。嘿,那就没错了。整个大楼是地上五层,地下四层的结构。”

众人正是往上面去的,朱老头有点着急,“赶紧走啊,别让他们抢先了。”

“那地方就是个广场,找一万年也找不到东西。”程宗扬审视着地图,最后断然道:“我们往下边去!”

徐君房和朱老头对视一眼,然后道:“程头儿,听你的。”

“跟我来吧。”程宗扬背起白仙儿,刚走两步,后面脚步声响,追上来两个人。

信永脸笑得和一朵花似的,小声道:“大哥,我琢磨着,还是跟着你走靠谱。你放心,我嘴严着呢!这不,我谁都没带,就癫师弟一个!你尽管放一万个心,他嘴比我还严!”

癫头陀配合地露出一个憨厚的笑脸。

程宗扬只好道:“找不到东西可别怪我。”

“那哪儿能呢!”信永道:“老徐,你刚才没说完呢,你说这里面有啥是神仙让拿,还挺值钱的?”

徐君房捋着胡须道:“这个啊,说来就话长了……”

※ ※ ※ ※ ※

两名汉子按着刀柄,沿着走廊并肩而行,目光戒备地看着周围。程宗扬屏住呼吸,一边伸手捂着白仙儿的口鼻。等两人转过弯走远,才从门后出来。

信永小声道:“大哥,真有你的!周族这帮家伙把人都领到上面,这边看这么紧,肯定留着好东西准备独吞。”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死气,让程宗扬心头一阵不安。癫头陀忽然鼓起鼻翼,用力抽了抽,然后蹲下身。在他脚边的墙壁上,赫然印着一只血淋淋的手印。

程宗扬拧住门锁,轻轻推开,入目的情形让人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室内仿佛屠场,横七竖八躺满尸体,而且几乎都是背后中刀,显然是遭人暗算。

程宗扬掩上门,低声道:“凉州盟的人。”

信永脸上肥肉一阵哆嗦,小声念了段往生咒,心有余悸地说道:“周少主好狠辣的手段。”

倒不一定是周飞的手段,下手的人很可能是庞白鸿,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凉州盟的人引到此地。程宗扬看了一眼白仙儿,暗道:武二和左彤芝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