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03章·圣者

萧遥逸站在山腰处,好整以暇地朝他招了招手,然后挽起雕弓,一边搭箭,一边对旁边的少女道:“这种江湖搏杀和两军对垒不一样。射箭的力道、准头都在其次,要紧的是捕捉时机,怎么增加隐蔽性。不然你射得再准,力道再强,也容易被对手避开。”

阿兰迦讶异地说道:“你竟然还会射箭?”

“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萧遥逸道:“除了射箭,我还会赶车、弹琴、算账、办红白喜事,写礼单……放哪儿都能混口饭吃,绝对饿不着你。”

“哼,大话王。”

萧遥逸一脸认真地说道:“那叫话儿——你发音不准啊。”

“大话儿……王?”

萧遥逸笑眯眯道:“对了。”

阿兰迦望着场中,“他们是你的朋友?”

萧遥逸纠正道:“是兄弟。那个使刀的姓程,是我们的掌柜兼总管。”

阿兰迦哼了一声,“一点都不像好人。”

萧遥逸道:“你看得很准啊!他本来就不是好人——是圣人。”

“乱说。”

“我没开玩笑。”

阿兰迦挑起长眉,“一个不是好人的圣人?”

“如果说怜贫恤老、乐善好施、坐怀不乱的是好人,那圣人兄肯定不算好人。但给他一个郡,他未必能让郡内夜不闭户,却能让一郡之人衣食无忧;给他一支军队,他未必胜果最多,但一定是伤亡最小的。即使什么都不给他,他也能走出一片天地。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用一般的道德来衡量他。”

阿兰迦狐疑地看着那个年轻人,“他很厉害吗?”

萧遥逸点了点头,“十个我加起来也比不上他。”

“骗人!我才不信。”

“这么说吧,给我一个郡,我也能把它管好。但能改变天下者,非圣人兄莫属。”

“那位周少主,说不定也能改变天下啊。”

“圣人兄不一样,他也许不会改变天下的局势,但会改变天下的根基。”萧遥逸一边说一边稳稳张开弓,将一名飞身跃起的外姓人当空射杀,然后道:“此所谓‘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程宗扬甫一落地,立即一招虎战八方,护住周身要害,接着厮杀起来。这群外姓人中好手并不多,此时又有萧遥逸在远处策应,程宗扬如虎添翼,两人远箭近刀,转眼间已经斩杀数人。浓郁的死气涌入丹田,肩头传来一阵麻痒的感觉,伤口正在快速愈合。

经历过江州之战的搏杀,这种江湖混战对程宗扬而言都有些不够看的。那些外姓人的攻击完全是街头斗殴的水准,相互之间缺乏最起码的配合,偶尔有几记犀利的攻势,也是相熟的同伴联手对敌的经验。从这方面说,这些外姓人比起铁马堂的好汉还差了不少。说来也不奇怪,外姓人习惯于藏在阴影中偷袭暗杀、设计下圈套阴人之类的勾当,真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候,就显出狡诈有余、强硬不足的短板来。

程宗扬稳住阵脚,然后朝武二看去。武二这会儿也斗发了性,厚厚的火山灰在他脚下仿佛雪花,一步跨出,便踩下半尺深。乌黑的铁轨在他手中犹如一条苍龙,绕身飞舞。

普济和尚竟然也不逊色,他赤裸的肩背肌肉瘦削却强悍无比,犹如钢丝拧成一般,与猛虎般的武二硬撼,居然不落下风。

混战中,脚下的山体忽然微微一震,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接着头顶的火山口喷出一团带着火光的浓烟。天空陡然间阴暗下来。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不断响起,炽热的气浪夹杂着沙石滚滚而下,整座火山像要塌陷一样摇晃,接着脚下的山石寸寸崩裂,正在厮杀的众人来不及躲避就被滚落的火山岩石埋住。

※ ※ ※ ※ ※

程宗扬扒开还带着火焰温度的火山灰,咳嗽着伸出脑袋,入目的情形使他一阵恍惚。

浓云满布的天际不时闪烁着电光,头顶一片天宇像被利刃切开般,露出几道不规则的裂痕。裂痕内的色泽暗红如血,仿佛溢血的伤口。

程宗扬撑起身,只见视野内充斥着密密麻麻的楼群,在忽明忽暗的天宇下,犹如冰冷的水泥森林。

“救命啊……”

身后传来微弱的呼声。

程宗扬找了片刻,才把徐君房从火山灰里扒了出来。徐大忽悠运气不坏,身上只有几处擦伤,只不过从高处跌下来,又被火山灰埋了半截,吓得不轻,被程宗扬揉揉心口,渐渐镇定下来。

程宗扬道:“怎么回事?这不是魔墟吗?咱们怎么又回来了?”

徐君房道:“魔墟本来就在火焰山里面,山塌了,咱们就进来了。”

“山怎么会塌了?”

徐君房沉吟片刻,“魔墟乃是仙人之居,周围设有禁制,原本只有一条通道可入。以我的经验推断,这样的动静多半是有人破坏了魔墟的禁制。”

程宗扬想起周飞突然离开的事,那家伙来得蹊跷,去得古怪,而且如果有人能破坏这里的“禁制”,也许只有周飞能做到,连自己都摸不到头绪。

两人此时摔在一幢大楼楼顶,旁边倒是还有个外姓人,可惜运气差了些,被一块火山岩砸中脑门,死得不能再死。程宗扬捡起背包,又从火山灰中找到一截刀柄。雷射刀的刀身已经消失,程宗扬也没有再重新凝出,顺手塞到怀里,一边找着下楼的路径,一边道:“朱老头呢?你们不是在一起吗?”

徐君房也在纳闷,“我们一块儿摔下来的啊,不会还在灰里埋着吧?”

难怪徐君房运气这么好呢,原来有朱老头护着。当时他离的位置跟自己八杆子打不着,居然能摔到一起,多半也是朱老头做的手脚。程宗扬越想越是恼火,死老头明明一起摔下来的,竟然不拉自己一把,这老东西太缺德了!

徐君房回去要找,被程宗扬一把拉住,“别管那老东西!死不了!”

“程头儿,你别发火,”徐君房安慰道:“朱老头也不是故意踢你的。”

程宗扬都气乐了,“当然不是故意踢的,那老东西是踹的!咦?你刚才叫我什么?”

“程头儿啊。”徐君房有些不安地问道:“这样叫不行吗?我听他们都是这样叫的。”

程宗扬哈哈大笑,拍着徐君房的肩道:“行!当然行!老徐啊,想不想跟我出去逛逛?”

徐君房痛快地说道:“只要管吃就行!唉,我在镇上的房产都没了,不出去挣点钱,回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放心!到时你还想回来,我给你盖幢大屋,比栖凤院还气派!”

程宗扬一直操着心思,想怎么把徐大忽悠给忽悠过来,没想到徐君房答应得这么痛快,不由心怀大畅,连日来的烦心事都变得无足轻重。

“老徐,你说太泉古阵一共十八层,魔墟算是哪一层?”

“还在第十层。”徐君房道:“魔墟看起来挺大,但比起每一层的规模要小得多。古阵中这种地方还有好几处,都被仙人用法术隐藏了起来,要穿过禁制才能见到。而且禁制还都不一样。除了魔墟,鬼谷先生说还有一处仙城,可连先生也没有找到过。”

“鬼谷先生有没有说过古阵里有一块红色的石头?”

徐君房搜肠刮肚想了半天,摇头道:“没听说过。”

大楼四壁都已经残破,寒风穿过碎裂的窗户,发出诡异的尖啸,让人背后汗毛直竖。幸好楼层不高,一盏茶工夫两人便下到地面,都不由地松了口气。

楼外是一条街道,两侧立着几盏陈旧的路灯。地上像是刚下过雨,湿淋淋的柏油路面反射出路灯黯淡的光线。

忽然身后一声大喝:“哪里逃!”

接着便看到一个和尚倒提禅杖,如风般穿过柏油路,随着他的起跃,那只光头被路灯映得一亮一亮的,活像只线路接触不良的灯泡。

那和尚掠到路边,“咚”的一声,抬脚踹飞一只垃圾桶,露出后面一个猥琐的身影。

朱老头蹲在地上,仰着那张人见人恨的老脸,一脸呆滞地望着那和尚。然后慢慢咬紧牙关,面容一点一点地扭曲起来,一边“吭哧吭哧”使劲,一边费力地说道:“拉……屎呢……没见过啊……”

那和尚脸一红,赶紧把垃圾桶捡过来,放回原处,合什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贫僧孟浪了。”一边说一边缓步退开。

那和尚扭头看到两人,过来合什行礼,说道:“敢问两位施主,可曾见过一名大汉?”说着将武二的形象描述一遍。

徐君房装模作样地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没有。”

“那便打扰了。”那和尚扛起禅杖,大步离开。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这帮和尚真够认死理的,还在追呢。”

徐君房好奇问道:“二爷那招是啥功夫?”

“九阳神功。”程宗扬笑道:“怎么?你也想学?”

徐君房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那种功夫怎么能乱学?”

程宗扬倒是奇怪了,“为什么不能学?”

徐君房理所当然地说道:“那种功夫都是镇派之宝,当然不能顺便泄漏。”

程宗扬“哈”地笑了一声,“你怎么也相信这一套?武学这种东西和其他学科一样,应该都是在不断的传习中完善和发展。把自家的绝学藏得宝贝一样,生怕有人学会了,这也太蠢了吧?我要是太乙真宗掌教,门下弟子全学九阳神功!要不了几年就能横扫天下!什么六大道宗、十方丛林,全都靠边站。”

徐君房摇头道:“鬼谷先生可不是这么说的。”

程宗扬来了兴趣,“鬼谷先生怎么说的?”

“先生说海外极远之地,有个地方擅长炼器。其中有一种杀器叫做枪,即使毫无修为的人,只要拿到枪,就能举手之间取人性命。所以由官府出面,不让人随便持有。”

程宗扬道:“先生没有说,海外极远之地有些地方不禁枪的吗?”

“有啊。”徐君房道:“先生还说了,那种小杀器不是最厉害的,有些地方还盛产一种大型杀器,叫做导弹……”

程宗扬脸上的表情七彩纷呈。

徐君房道:“程头儿,你说有没有地方不禁这个,人们随便拿着玩的?”

程宗扬表情顿时垮了下来,半晌才哈哈笑道:“什么核心武学能和导弹比?鬼谷先生太夸张了。哈哈!”

徐君房的惊讶正好相反,“先生只是讲个寓言,难道世上会有能和各宗绝学相媲美的杀器?”

程宗扬想起王哲飞至半空释放九阳神功的一幕,笑声戛然而止,过了会儿才道:“也许有吧……不说这个了。一群和尚去替道派宗门出头,我怎么觉得这事这么古怪呢?”

朱老头提着裤子过来,嘿嘿道:“小程子,上当了吧?武二亮出来的要不是九阳神功,就算把天都打穿,那些和尚也不会多看他一眼。懂了不?”

程宗扬被他一言点醒,顿时明白过来,叫道:“干!不会吧!”

那些和尚见到九阳神功便喊打喊杀,其实并不是因为九阳神功本身,而是在针对太乙真宗。再想到尹思元与神霄宗联手剿杀童行海一行……程宗扬忽然发现,以前蔺采泉说起太乙真宗风雨飘摇并不是一句空话。

先失去王哲和一大批精英弟子,又经历了宗内诸教御的纷争,无论是十方丛林还是各大宗门,都不约而同地把内忧外患的太乙真宗当成了一块肥肉,一边借机打压太乙真宗的势力,一边抢夺太乙真宗的地盘。普济并不是怀疑武二偷学了太乙真宗的镇教神功,而是把他当成货真价实的太乙真宗门人,只是借着《核武条约》的幌子,好除去太乙真宗这名未曾露面的精英。

“这帮贼秃!太奸诈了吧!干!我竟然看走眼了,以为普济是个一脑门子正义的莽和尚呢。”

“知道就好。”朱老头道:“法音寺与大孚灵鹫寺走得最近,这俩庙里能出啥好鸟?”

“娑梵寺呢?”程宗扬心下忐忑,信永那贼秃不会也是扮猪吃虎吧?

“娑梵寺那帮光头,捞钱倒是一把好手,别的不值一提。”

程宗扬放下心来,他看着朱老头一边系裤子,一边侃侃而言的德性,忍不住道:“老头,你不会真来拉屎的吧?”

朱老头堆起一脸笑容,朝徐君房招了招手,亲切地说道:“小徐子……”

徐君房抬起眼,“咋了?”

话音未落,他便两眼一翻,身体像散了架一样倒在地上,紧接着鼾声大作。

程宗扬看看徐君房,又看看朱老头,“干嘛呢?什么话还得背着人讲?”

朱老头收起嘻笑,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凝重,缓缓道:“这里是魔墟。”

程宗扬板着脸道:“这么机密的事你都知道了?要不要哥把你灭口了?”

“从那边出去,”朱老头指了指一个方向,淡淡道:“便是五原城。”

程宗扬下巴直接掉在地上。

“还记得我以前对你说过,太泉古阵在西边的大山里吗?”

程宗扬茫然地点了点头。

“老夫第一次进入太泉古阵,便是从大雪山进入此处。”

程宗扬想起自己初入六朝时,在大草原边缘看到的那座覆盖着皑皑白雪的雄伟山脉……“你说咱们从这边进来,从那边出去,就能到五原城?醒醒吧!这里离五原城没有一万里也有八千里!我要在这儿建条商路,光赚运费就能发到死。”

“当年岳鹏举曾以重建西疆远征军的名义,从晴州订购了大批武器辎重,商家按约定万里迢迢运往五原城。”朱老头道:“结果那批辎重刚运入大雪山的远征军旧库,便在一夜之间不知去向。”

程宗扬冷静下来。

“事后晴州总商会雇佣大批佣兵四处搜索,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去看过的人都说那批辎重就像从库中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程宗扬沉默半晌,然后吐出一个字:“干!”

他终于知道熊谷地下金库那批军械是从哪里来的了。但岳鸟人是怎么做到的?难道这里真有一个传送阵能够连接到万里之外的大雪山?五原城……程宗扬心头一动,想起那座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的小城。那时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但现在回想起来,五原城在六朝的位置偏僻得要死,苏妲己被人下过禁制,躲在五原城还好说,连西门庆也不远万里在城里开着生药铺,就很蹊跷了。剑玉姬每落一子,必有深意,何况西门庆还是黑魔海的要紧人物。

朱老头淡淡道:“巫宗倒是好耐性,在五原城守了这么些年。”

程宗扬吸了口气,“他们守什么呢?”

“当然是岳鹏举。那厮曾在五原城待了半年。”朱老头竖起两根手指,缓缓道:“我跟着他进过两次魔墟。”

程宗扬顿时对这个老东西刮目相看,“你们居然还有这交情?”

“屁!”朱老头冷着脸道:“老夫当日是以无上秘术潜踪匿迹,好在那厮毫无察觉的情形下摸清他的底细,找准机会将那厮碎尸万段!为天下除去此獠!”

程宗扬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干!不就是盯梢吗?老头,你既然知道大雪山的入口,怎么不从那边进呢?”

朱老头咳了一声,“如果老夫猜的没错,那条通道多半只能从阵内开启。”

原来这老头只是盯着岳鸟人的梢进过两次,后来就没再进去过。程宗扬道:“那地方在哪儿?我们去看看!”

※ ※ ※ ※ ※

武二盘膝坐在楼顶,周围满是破碎的火山石。他一手握着黝黑的铁轨,臂上鲜血直淌。白仙儿屈膝坐在他身后,帮他包扎臂上的伤口。

以武二体魄的强横,这样的高度连根汗毛都摔不掉,臂上的伤口还是与普济交手时,被法音寺的和尚用戒刀斩伤的。那和尚满拟能卸下他一条手臂,谁知戒刀就像砍到铁一样,只留下半尺长一道伤口,随即就被武二的反击砸碎头颅。

“偏你要出头。这一刀再重些,伤了经脉可怎么办?”

“少啰嗦!二爷心里有数。”

“就你是个傻瓜!非亲非故的,凭什么让你去拼命?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看看就走——可你一看见那个贱人就把人家的话抛在脑后!说!你是不是看上姓左那个狐狸精了?”

“臭婆娘!找揍是不是!”武二恐吓地扬起巴掌。

“你打啊!打啊!”白仙儿扬起白皙娇美的脸颊,“打死我,你就好跟她双宿双飞了!”

武二气哼哼地放下手。

白仙儿“噗哧”一笑,搂着他的腰,把脸贴在他背上,轻笑道:“就知道你舍不得……”

“二郎,”过了一会儿,白仙儿轻声道:“答应人家,往后别为那些不相干的人拼命了。别人再好,性命终究是自家的。”

武二哼了一声,“还用你教?”

“咱们说好了的,人家不回凉州了,从今往后就跟着你,你去哪儿人家就去哪儿。”

武二背上忽然一紧,肌肉像铁块一样隆起。白仙儿愕然抬起眼,只见对面的街道闪过几条人影。前面一名汉子背着一条大汉埋头疾奔,后面一个女子不时往后张望。

白仙儿急忙抱紧武二,“不许去!”

武二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看着左彤芝一行渐渐远去。眼看一行人就要跑到街口,忽然一杆长枪从暗处袭来,将那名铁马堂汉子大腿刺了个对穿。接着人影晃动,埋伏好的外姓人纷纷现身,不言声地朝左彤芝等人杀去。

那些外姓人虽然修为不及左彤芝,但蓄谋已久,交手不过数招便格杀了那名铁马堂汉子,只剩下左彤芝与铁中宝苦苦支撑,不多时便险象环生。

武二郎霍然站起身,白仙儿死死拽住他,“不要去!他们人好多!”

“爷儿们的事,少插嘴!”

武二郎把白仙儿从身上扯下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个东西,塞到她腰间的革囊里,然后从楼顶一跃而下。

白仙儿尖叫道:“死二郎!你给我回来!”

武二落在地上,头也不回地朝前冲去。白仙儿叫了几声,恨恨地朝墙上踢了一脚。她回过身,入目的情形使她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

夜色下,一只豹形的怪物蹲伏在自己身后,慢慢张开一张鳄鱼般的巨嘴,露出锯齿般白森森的牙齿。白仙儿身体一软,昏迷过去。

※ ※ ※ ※ ※

徐君房双目微闭,口鼻发出均匀的鼾声,一缕口水从他半张的嘴直垂下来,一直滴到程宗扬身后的背包上。程宗扬也没叫醒他,只把他往背上推了推,紧紧追着朱老头。

上次自己是被赤阳藤拖入魔墟,一大半时间都被困在楼内和地下国。此时一路走来,才发现这座魔墟地如其名,那些外表宏伟的建筑大都已残破不堪,就像一处刚经历过大战的废墟。

一只足有十几层楼高的蜂巢贴在大楼顶部,巨大的巢体悬在街道上空,带来强烈的压迫感,似乎随时都会坠落。街旁不时可以看到空旷的广场,有的矗着一对高大的牛角雕塑;有的是祭台般的喷泉,裸露的喷水管泛着乌黑的金属光泽;还有的广场遍布着大大小小的“X”形金属架,充满肃杀的气息。

程宗扬越看越是糊涂,但至少有一点可以庆幸,这些建筑虽然和人类有极大差异,却还在自己的理解范围之内。如果抛去这里自己所无法理解的科技或者魔法,这座都市的现代化元素之下,充斥着一种中世纪的魔幻氛围。

“老头,让你蒙了这么久,现在该说实话了吧?那只高压包哪儿来的?”

朱老头指向远处一幢高楼,“那次岳鹏举在里面游荡,曾经笑称自己如果不是天命之人,知道这件东西轻易碰不得,就和别的倒霉鬼一样横死当场了。等他走后,老夫便把那件东西取了出来。”

“姓岳的身边有人?他对谁说话?”

“燕无双。”

程宗扬听着有点陌生,“燕无双是谁?”

“燕氏双姝之一,燕姣然的胞姐。”

“不是星月湖大营的人?”

朱老头冷哼一声,“姓岳的见色忘义,除了燕无双,再没带别人来过。”

朱老头忽然停下脚步,抬手道:“那具僵尸便出自此地。”

那是一片用栅栏围起的绿地,中间一个直径里许的大坑,坑内长满青草。朱老头道:“老夫当日掘地数丈,发现坑中尸首不下万具。可惜大半都被焚烧过,只有一具尚且完整。”

程宗扬叫道:“离远点儿!”

“怕什么?”朱老头道:“这些尸体死气尚未消尽,你若能收为己用,对你的修为大有裨益。”

“你还想吸收?”程宗扬指着栅栏上三个半环拼成的生化污染标志,“看到没有——小心变成半人半鬼的怪物!”

话音未落,头顶传来一声咆哮,一个庞大的黑影嘶嚎着从天而降,半空中断成两截,带着倾盆血雨摔落下来。

它在地上翻滚着,钢铁般的利爪像割纸般撕开柏油路面,片刻后不再动作,却是一只鳄首豹身的怪物。

程宗扬倒抽一口凉气,抬头看时,惊鸿一瞥间,看到楼顶一个纤柔的身影。

那女子白衣胜雪,杏眼含春,虽然脸上蒙着一副薄纱,但程宗扬还是一眼认出她的身份:光明观堂的鹤羽剑姬潘金莲。

潘姐儿怎么也在这里?小香瓜呢?程宗扬心头升起一股疑云。他顾不得理会那只怪物,背着徐君房闯进楼内,飞一样掠上楼梯,几个呼吸便掠上楼顶。

程宗扬一脚踹开安全门,正看到潘姐儿飞身跃起,衣袂飘飞间,仿佛一只轻盈的玉燕,在空中一闪,随即消失在密密麻麻的楼群中。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