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02章·绝学

夜色下的小镇一片静谧,连细碎的虫豸声都听不到。远处隐约能看到一座山峰在夜色中勾勒出圆锥的形状,顶部泛着火焰般暗红的光泽。程宗扬边走边看,心里越来越奇怪。这里的建筑和人类世界很相似,但高度差不多矮了一半,倒像是大号的儿童乐园,可宽度又和正常人类使用的差不多,按照这样的比例,除非镇上的居民都是爬行动物才说得过去。可爬行动物需要用卫生间吗?

程宗扬看了半天也没理出头绪,只觉得自己的智商都不够用了,索性不去理会。这座小镇对五人组的其他几位来说都不陌生,萧遥逸撞墙,武二郎晕车,小紫找人,朱老头碰见焚老鬼——都在这镇子附近。但程宗扬是被赤阳藤直接拖进魔墟的,没有经过小镇,出来时他又刚捡到一部摄像机,全部心神都放在那段看似平常的影像上,连怎么离开的太泉古阵都不知道,对小镇更是全无印象。

听说周飞去爬火山,程宗扬又动了心思,不管那个大弁韩的小子究竟是不是穿越者,总要看一眼才能放心。反正这会儿也没有方向,不如赶去看看。

程宗扬重新检查了一下肩上的伤口,然后往火山赶去。刚到山脚,就碰到几名外姓人,有的提刀有的扛棒,活像一群刚抢了唐僧肉的小妖,正兴冲冲往山上爬。

至于中间的唐僧,实在不够体面——朱老头被人捆得跟狗一样,让人用一根杠子穿过手脚,绑了个四蹄倒攒的花样,一路“哎哟哎哟”叫个不停。旁边的徐君房倒也想叫,可那些外姓人都是在镇上混的,知道他一身功夫全在嘴上,不知从哪儿捡了块破布,把他嘴巴堵了个结实,生生废了他的功夫。

程宗扬远远瞧了两眼,虽然那帮人并没有打过照面的熟面孔,也不敢大意,他先把帆布牛仔服翻过来穿上,找了块帕子把脸一蒙,先潜到前面,然后大模大样地走过去,哑着嗓子道:“这是我们大周族的地盘!你们几个,干什么的!”

为首一名汉子堆起笑脸,“原来是周族的好汉。我们是镇上的人,抓了两个偷东西的贼,这会儿就走。”

徐君房眼尖,虽然蒙着脸,还是一眼认出了程宗扬,在杠子上使劲扭动。朱老头“哎哎”叫了两声,可没等他开口,就被人抽了个耳光,顺势按住嘴巴。两人一齐眼巴巴看着程宗扬,没想到那小子“哦”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丝毫没有救人的意思。

两人对视一眼,接着玩命地折腾起来,最后挨了几记拳脚才老实。

山脚只有一条路,那些外姓人虽然想避人耳目,总不能把那个怪模怪样的周族人灭口,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后面。没想到程宗扬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很八卦地问道:“这两个哪儿来的?偷什么东西了?”

这一片区域都被周族控制着,外姓人虽然不想搭理他,也不好翻脸,耐着性子道:“他们是外边来的,在镇上偷了不少东西,躲到太泉古阵来避风头。这两个家伙奸滑得很,好不容易才逮到。”

程宗扬深以为然地说道:“这两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尤其是这个老家伙!贼眉鼠眼,看着都恨得慌!”说着“咣咣”踢了两脚。

朱老头两眼一翻,像是晕了过去。

有人不放心地说道:“莫爷还等着问话呢,这老东西不会是死了吧?”

“不会吧?刚才跑的时候还挺精神的……”

“装的!”程宗扬道:“有凉水没有?没有啊?哪位有尿?朝这老家伙头上来一泡,保证醒得快!……你瞧,我说的吧!”

朱老头赶紧睁开眼,嘴里“唔唔”叫着,表示自己年纪虽然大了些,可精神还好。

这些外姓人本来是进来打探消息,意外撞见朱老头和徐君房两个鬼鬼祟祟,不知干些什么勾当,顺手逮住也算立了一功。这边周族清场也没有大开杀戒,只是把无关的众人驱离出去。几名外姓人看无机可趁,只好出来,没想到会遇上这么个多管闲事的周族人。

为首的汉子笑哈哈道:“这位周族的好汉,大半夜的,怎么还蒙着面呢?”

“我们大周族分明暗两派,我们暗派的精英轻易都不露出面孔。”

那汉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失敬!失敬!”

程宗扬想看死老头玩什么花样,外姓人想从他口中套出周族的底细,双方各怀鬼胎,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是热络。程宗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知道的也照说不误。就这一会儿的工夫,外姓人从他口中听到的周族内幕比此前全加起来都多。眼看离周族控制的小镇越来越远,那个周族的大嘴巴竟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几名外姓人互相使着眼色,都想着干脆把这个棒槌一起弄回去得了。

还没来得及动手,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打斗声,几名外姓人对视一眼,同时加快脚步。

一块巨石矗立在山侧,形成一个小小的山坳,里面竟然挤了数十人,密密麻麻围成一个圈子。

左彤芝秀发散乱,臂上的彩带也被利刃划破。她的凉州盟原本人多势众,但当时形势混乱,众人并没有聚在一起,进入太泉古阵之后被分散到各处。左彤芝在阵中游荡多时,好不容易才与铁马堂一行会合,结果又撞上一群外姓人。

双方在外面已经结怨,那些外姓人又存心不留活口,当下一场恶斗,铁马堂的好汉死伤惨重,左彤芝带着众人边战边退,这时只剩下铁中宝和两名堂中的弟兄拼死支撑。

在场的外姓人足有二三十人,已经稳操胜券。远处还有一群人围观,却是周族人马,为首一个双手抱臂,面带傲色,正是周族少主周飞。

左彤芝扬声道:“周少主!我凉州盟与周族有盟友之谊!少主便坐视我等遭此毒手吗?”

周飞傲然一笑,“我周飞一向恩怨分明,你们当初虚情假义,无非是看不起我周飞!现在把盟友挂在嘴边,又想利用我大周族!我周飞心里自有杆秤,岂是受欺之辈!”

左彤芝忍气吞声地说道:“少主教训的是——但即便抛开盟友不提,周少主身为白道豪侠,怎能见死不救?”

“你以为我周飞是只会发正义感的滥好人吗?”周飞道:“我周飞眼中不揉沙子,从来是帮亲不帮理!你们就算占着十成的道理,也休想让我的亲族为你们卖命!”

铁中宝吼道:“左护法!休跟那贼厮鸟啰嗦!我老铁把命扔在这儿了!护法快走!”

“好大的胆子,竟敢辱骂于我!”周飞冷声道:“便让我给你一点教训!”说着猱身上前,长枪一展,朝铁中宝面门刺去。

铁中宝力敌两人,早已左支右绌,眼见长枪袭来,只能勉强斜身避开。谁知周飞那一枪只是一个虚招,中途突然一摆,重重打在铁中宝胸侧。

铁中宝胸前空门大露,被这一枪扫了结实,“噗”地喷出一口鲜血,三根肋骨齐齐折断。

周族众人齐声喝彩,“少主教训得好!”

周飞冷笑道:“井底之蛙也敢挑衅!待我废了你一手一脚,看你还能猖狂到几时!”

周飞提枪欲刺,忽然耳畔传来一声空气被急剧压缩的爆响,接着一道乌光从巨石上呼啸着抡下,将他满蓄真气的大霸王之枪震得飞开。

一条猛虎般的大汉闯进场内,铁轨一个横扫,将众人的攻势尽数格开。武二郎牛仔服绑在腰间,赤裸的上身肌肉虬结,犹如铜浇铁铸,威风凛凛,只不过转过身一看,宽阔的背脊布满了被指甲掐出的抓痕。

“你个死二郎!”白仙儿顿足道:“还以为你是个心里有数的!原来也是没脑筋的莽货!他们那么多人你便闯出去,心里还有没有我!”

“死八婆!你给我闭嘴!”

“我年纪轻轻你便让我守寡,我不活了……”

武二郎脸黑得跟锅底一样,头一扭,装作没听见。

铁中宝喜极而泣,叫了一声:“二哥!咳咳咳……”说着剧烈地咳嗽起来。

左彤芝绝处逢生,也不由喜出望外,说道:“多谢二爷援手。”

武二郎道:“你们歇着!”接着跨前一步,提声道:“各位!这几个是我武二的兄弟!朋友们给个面子,算二爷欠你们一个情。”

宋三从人群中出来,“白武族的武二爷啊……这个面子好说,既然二爷发话了,人尽管走!只要二爷说一句:往后留在苍澜跟咱们搭伙。怎么样?”

武二郎哈哈笑道:“说句话那还不容易?只不过二爷那么一说,你们那么一听,太儿戏了些。不如按道上规矩……”武二郎从腰间拔出一只钱袋,“四百金铢,买四条命,这价钱也瞧得过了吧?”

宋三笑道:“谁不知道武二爷一诺千金,只要二爷说的话,没有不算数的,比金铢可值钱得多。”

武二掖起钱袋,将铁轨往面前一插,喝道:“手底下见真章!”

宋三却喝退众人,“住手!”

他一溜小跑赶到周飞面前,抱拳唱了个肥诺,满脸堆笑地说道:“周少主惊才绝艳,让小的大开眼界,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少主的天才小的连拍马也赶不上——今日这事,要不少主拿个主意?”

周飞冷哼一声,“我周飞生平最恨满口阿谀之辞的佞徒!”

周族众人齐声道:“少主英明!”

周飞持枪而立,鄙夷地看着那些满口奉承之辞的外姓人,然后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走!”

以宋三的狡诈,这会儿也没反应过来,后边的外姓人倒是炸锅了。

“后面马屁拍得震天响,还假迷三道地撇清,这也太矫情了吧?”

“哪儿矫情了?你没看到吗,那小子特认真。”

“你是说这小子当真的?不会这么蠢吧?我还以为他这是厚颜无耻、为人奸滑。”

“这种蠢人,你说他奸滑,那是夸他。说他一句无耻,他能沾沾自喜大半年的,做梦都能笑醒。”

“瞎说的吧?世上还有这号人?”

“少见多怪……”

宋三收拾心情,转头对武二郎道:“二爷这次光临小镇,不知道是忙些什么呢?难道也是为了姓岳的?不对吧,二爷和那人可没什么交情啊。”

圈外有人笑道:“三哥明知故问啊,二爷肯定是追着鹤羽剑姬来的。”

“还有这说辞?”

“咱们在这儿消息不灵通,我还是听外面人当热闹说的,据说江湖上都传遍了,光明观堂那位鹤羽剑姬其实是白武族的小媳妇,武家大爷指腹为婚的婆娘,武二爷的嫡亲嫂子。”

“这交情够深啊。”

“可不是嘛。有道是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二爷为了这个娇滴滴的小嫂子,害了武家大爷——噗!”

武二郎一步跨出丈许,提起拳头打在那人下巴上,把那人打得横飞出去,人在半空就吐出半截舌头和十几颗牙齿。

宋三一声令下,外姓人狂呼着一窝蜂朝武二杀去。武二郎的铁轨凶猛异常,无人能挡,可他要护着左彤芝、铁中宝等人,总不能自顾自地杀出去。刚突出数步,就又被人围上。那些外姓人也不与他硬拼,只一味缠斗,摆明是仗着人多势众,等耗到武二力竭再来打死老虎。

“死二郎!偏你要充好汉!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你偏要救他们。奴家若是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激烈的打斗中,夹杂着白仙儿的数落、抱怨,刚开始外姓人还当笑话看,渐渐觉得不对味儿起来。白仙儿的啰嗦让武二无名火直冒三丈,战斗力急剧飙升,而且越战越勇。

宋三当机立断,“干掉那个小贱人!”

白仙儿跺脚道:“二郎!有人骂我!”

有人讥笑道:“这丫头还撒娇呢……骂你怎么了?二爷不也骂你吗?”

白仙儿杏眼圆瞪,“二郎骂便骂了,他还睡我呢!你也敢吗?”

那人本来想讨句便宜,一看武二的眼神,满嘴的口水顿时都成了冷汗,险些尿湿了裤子,赶紧头一缩躲到后面。

程宗扬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么热闹的场面:几十名外姓人里三层外三层围成一团,武二郎带着左彤芝等人在人群中左冲右突,两米长的铁轨在他手中左右翻飞,所向披靡。但这还不算最热闹的,最热闹的是白仙儿。那丫头一会儿和武二拌嘴,一会儿骂左彤芝和铁中宝这些人没良心,还要她家二郎相救,一会儿又和外姓人吵嘴,战斗力之强悍,风格之凶猛令人侧目。

赶来的外姓人见同伴吃紧,把杠子一丢,立刻抽刀上阵,只留下一个人看管俘虏。程宗扬看得眼花缭乱,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插手。

“啧啧!啧啧!这丫头生得挺俏,可这五行——缺心眼吧?”

程宗扬扭头一看,死老头拢着手蹲在自己身后,一脸猥琐地探头探脑,刚才看管他的汉子已经倒在一旁,不省人事。

“老头儿,你捣什么鬼呢?被人绑着好玩是吧?”

朱老头道:“你知道啥?大爷是懒得走路,让人抬着,又省力又体面!”

“……你这也太体面了吧!死猪才这么绑呢!”

“唔唔……”

程宗扬一扭头,看到徐君房玩命地朝自己瞪眼,赶紧帮他把堵嘴的破布拿出来。

徐君房喘了两口气,然后道:“不好了!紫姑娘被抓走了!”

程宗扬脑子“嗡”的一声,揪着徐君房的领子道:“怎么回事?”

“咳咳……紫姑娘被守阵力士给抓住了。我本来要去救的,这老头儿拽着我就跑,结果碰上了镇上那群外姓人。”

程宗扬望着朱老头道:“你们遇见小紫了?”

“可不是嘛!”朱老头一脸的痛心疾首,“那丫头坑人啊!打着手势让我们往另一边跑,我还当她好心呢,谁知道外姓人就在那边等着,活活把我们往虎口里送啊。小程子,你可得为大爷报仇啊……”

一看朱老头的德性,程宗扬立刻定下心来。朱老头一大把年纪了,就指望小紫能传他的衣钵,死丫头真要有事,他跑得比自己都快。徐君房不知内情,看到死丫头旁边有个守阵力士就慌了神,其实太泉古阵里,死丫头最不怕的就是那些机械守卫了。

程宗扬道:“紫丫头是让你引开这些外姓人吧?”

朱老头哼叽两声,嘟囔道:“八成可能好像也许吧……”

“那你还等什么呢?赶紧把他们引开,我好去接二爷出来。”

朱老头居然真去了,老东西拢着手溜过去,远远跳着脚道:“放开那个大个儿!有本事冲我来!”

双方正打得热火朝天,谁顾得上理他呀?朱老头一看,屁颠屁颠就回来了,嘴里还抱怨:“你瞧这事闹的,没人理啊。”

程宗扬一脸的没好气,“死老头,你还能再猥琐点儿吗?”

人群中霹雳般一声暴喝,武二郎将一名汉子打得横飞出来。眼看那人要在山石上撞得头颅迸裂,一只手蓦然伸出,在他颈后一托,卸去力道。

那人身材不高,衣衫虽然和周围的外姓人一样破烂,但洗得干干净净,眉眼间也少了一分阴戾。

宋三一怔,急忙迎过去道:“戴爷!怎么不在莫爷身边守着?”

那人道:“莫爷已经进去了,身边有人扈卫。”说着他扶剑而出,淡淡道:“在下戴松原。”

一番激斗,双方各有损伤,那些外姓人退开几步,略作喘息。武二盯着那名汉子,臂上肌肉隆起,蓄势待发。忽然背后传来一声低低惊呼,左彤芝道:“莫非是渊泉宗的剑公子戴松原?”

戴松原微微一怔,“居然还有人记得我。”

左彤芝客气地说道:“奴家甫入宗门,便听说剑公子才华横溢,年过而立便上窥通幽之境,是渊泉宗不世出的英才。但二十年前游历天下,便不闻音讯,没想到会在此间。”

“一入太泉误此生。”戴松原淡淡道:“往日之事,不必再提。”

远处徐君房一阵大惊小怪,“戴傻子什么时候变这样了?”

程宗扬道:“你认识他?”

“怎么不认识?他在苍澜待了快二十年了,原来脸也不洗,头发也不束,整天坐在雾障前闭目入定,运足气就往外闯,每次从雾障里出来都跟死狗一样。这些年没见他,我还以为他死在雾障里了。”

左彤芝揖手为礼,“奴家丹霞宗左彤芝,与贵宗比邻而居,累世交好……”

“丹霞宗啊……”戴松原大袖一翻,长剑跃然出鞘,森然的剑气使左彤芝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宋三笑道:“什么渊泉宗、丹霞宗?戴爷如今是我们莫爷的四卫之一,跟外面再无瓜葛。”

戴松原抚剑道:“此剑一出,再不容情。左姑娘若肯长留苍澜,尚可保你一命。”

“贼厮鸟!”

武二郎铁轨突然一扫,将一名偷袭的汉子连人带刀砸了回去,然后挑起一块牛头大的火山石,朝戴松原击去。

戴松原长啸一声,长剑挽了个剑花,那块火山石半空中便爆成一团粉末。紧接着他的剑光破雾而出,挑向武二郎的手腕。

武二郎手腕一翻,用铁轨挡住剑锋,只觉剑气如割,手臂经脉一滞,已经吃了暗亏。

戴松原不负英才之名,一眼便看出武二郎虽然实力惊人,但显然没有用惯这种古怪的兵刃。高手过招,修为、招数缺一不可,武二郎只是倚仗铁轨惊人的重量,以力取胜,面对庸手自然占尽上风,但落在高手眼中,招术上的破绽就无所遁形。戴松原长剑施展开来,剑势连绵不绝,武二以长击短,反而被逼到下风。

左彤芝心头忐忑,剑公子戴松原的名号多年前便响彻凉州,今日一见虽然剑法精妙,但比起传说中的威势远远不及。要知道戴松原二十年前便已成名,以他的年纪,如今正是修为的巅峰期,可他表现出的实力只是刚跨过通幽境,只倚仗招术与武二周旋,难道这二十年中他的修为不进反退?

戴松原剑法越来越快,剑气犹如波浪,一层一层累积起来。左彤芝道:“这是渊泉宗的天泉九剑,以九重剑气相迭,威力极大,二爷小心!”

左彤芝话音刚落,戴松原刹那间使出三剑,久蓄的剑气犹如决堤的潮水奔涌而下,空中发出一串细碎的爆响,空气中的沙砾一颗颗爆开。

眼看剑气就要席卷而至,武二郎突然右手一收,将铁轨收到身后,一直空闲的左手重重拍出,竟然赤手空拳迎向戴松原的天泉九剑。

掌剑相交,武二郎掌心突然绽出一团耀目的光球,撕开苍茫的夜色,宛如一轮骄阳扑向剑光。戴松原脸色大变,狂放的剑气被耀眼的光线一扫而空,长剑一寸一寸弯折,最后碎裂开来。余波所及,周围十几名外姓人都被震得飞开。

戴松原踉跄着退后,刚想说什么,却喷出一口鲜血。

那些外姓人都露出震惊的神情,困居苍澜的外姓人鱼龙混杂,虽然大都修为平平,但也不乏成名已久的高手。莫爷身边的四卫之中,戴松原排名第三,如今休养多年,已经恢复巅峰期的八成,没想到也一败涂地。尤其是武二亮出的这手功夫,再蠢的人也知道不是平常武学。

宋三盯着武二的左手,一脸的难以置信,他虽然未曾亲眼目睹,但江湖上口耳相传,也听过许多。如果自己没有看错,刚才这厮使的是——“九阳神功!”

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却是数名僧人连袂而来,为首一名和尚穿着灰扑扑的僧衣,右肩赤裸,衣袖掖在腰间,手中握着一根禅杖,挺拔的身形孔武有力。他大步过来,先宣了一声佛号,然后道:“太乙真宗哪位真人在此?”

武二郎恶狠狠道:“啥真人?叫二爷!”

那和尚眼中爆出一丝寒芒,接着一震禅杖,朗声道:“贫僧法音寺普济!你若是太乙真宗门下,贫僧便把你送往龙池,寻蔺掌教给个说法!如果你不是太乙真宗门下——当年太乙真宗与我十方丛林同签《核武条约》,诸宗派核心武学若有外泄,人人得而诛之!”

“什么九阳神功!”武二郎拍着胸口道:“二爷这是家传的十阳神功!比九阳神功还高了一头!”

“施主以为这般说辞便能瞒过贫僧的眸子?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普济沉声道:“且让贫僧领教施主的绝学!”

普济将禅杖横在臂间,双掌合什,僧衣顿时鼓荡起来,仿佛在吸取天地间的灵气。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这光头看起来有两下子啊,武二行吗?”

朱老头大喝一声:“看我的天下第一绝学!五虎断门刀!”说着一脚把程宗扬踢了出去。

“我干!死老头!”程宗扬在半空中破口骂道:“等我回去非整死你!”

徐君房一脸不忍地小声道:“这不好吧?”

朱老头正气凛然地说道:“大爷是为他好,年轻人就该多动动!”

戴原松被武二郎一掌重伤,外姓人中再无对手,原本败局已定,宋三已经萌生退意。当初自己低声下气去求周少主,碰了一鼻子的灰,结果这会儿却天上掉下来几个活菩萨要收拾武二,宋三都闹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看有人突然出来搅局,宋三反应过来,立刻道:“上!”

刚才同来的几人小声道:“那家伙是周族的,据说是什么暗派。”

宋三冷笑一声:“杀!”

从半空看下去,程宗扬一阵眼晕,下面足足二三十号人,个个都不是善茬。

外姓人一拥而上,这回却放开了武二,把他留给那群大和尚,全朝程宗扬攻去。

宋三一马当先,看准那人的落点,手中长棍挥起。谁知侧方“嘣”的一声弦响,一支雕翎箭应声而至,直射他的太阳穴。

宋三脚下一滑,上身后仰,整个后背几乎贴住地面,勉强避开那支利箭,紧接着旁边一声惨呼,一名外姓人中箭倒地,扑起一片尘土。

程宗扬转眼一看,顿时长出了一口气,叫道:“小狐狸!好样的!”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