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01章·宝箱

巨大的桥墩拔地而起,宛如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森林。无数桥梁纵横交错,遮蔽了天空。一行人匆匆从桥下穿过,与头顶宏伟的建筑相比,桥梁阴影笼罩下的人类仿佛蝼蚁般渺小。那些人行色匆忙,浑未留意远处有一双阴狠的眼睛正紧紧盯着他们的背影。

盯梢的外姓人像螳螂一样伏着身,悄无声息地穿过草丛,他路过的荒草间,埋着一只不起眼的窨井盖。

阳光透过井盖的栅栏,一直向下延伸,最后落在一片阴暗的地下世界中。

鲜血在冰冷的水泥壁上缓缓流淌,两具尸体一左一右倒在脚边,脸上还残留着惊骇的表情。

程宗扬又重复了一遍,“小紫在哪儿?”

听出他声音里并没有恶意,何漪莲紧张的神情略微放松了些,反问道:“你是谁?”

程宗扬皱起眉,“你紫妈妈没说吗?”

“哪里来的紫妈妈?”何漪莲不悦地说道:“你这般胡言乱语,莫非是个疯子?”

程宗扬摸了摸下巴,自己眼看着小紫趁乱将何漪莲和尹馥兰劫走,才杀出去接应武二,可何漪莲似乎根本不知道小紫的存在。难道出了什么岔子?

“何帮主为何会在这里?”

“怎么?这里不能来吗?”何漪莲微微抬起下巴,“我从太泉古阵进来便在此地。”

怎么可能?程宗扬虽然对太泉古阵远称不上熟悉,但徐君房说过,从太泉古阵传送进来,只会随机出现在前三层。也正是因此,通向第四层的唯一出口奈何桥,才成为探险者难以逾越的天堑。何漪莲是在撒谎?还是别有缘故?

何漪莲忽然道:“你是来寻宝的吗?”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那还能是别的吗?”

何漪莲微一沉吟,接着展颜笑道:“你运气真好——我今日一进太泉古阵,便在此地找到一只宝箱,既然大家都是寻宝的,不如一人一半如何?”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了。”

“在这边,随我来吧。”

何漪莲一边走一边像是随意地说道:“我一直在这里寻找宝物,还没有出去过,外面想必很乱吧?”

程宗扬连连点头,“乱得一塌糊涂。”

“方才还要多谢你。”何漪莲道:“没想到那两个奸细竟然包藏祸心,敢暗中算计于我。”

这位洛帮大当家虽然竭力保持镇定,言谈从容不迫,但眼底不时闪过的惊惧却掩也掩藏不住。自己一出手就杀了两个人,虽然是叛徒,毕竟是她手下,她非但只字未提,反而刻意向自己示好,还拿出平分宝物这种诱饵……程宗扬一肚子的纳闷,随口应道:“正好遇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程宗扬一边说,一边四处打量,目光移动间,不可避免地落在旁边一具白艳的胴体上。尹馥兰身无寸缕,赤条条跟在女主人身后,两条白生生的美腿优雅地迈着步,纤腰柔软地一扭一扭着,丰满的雪臀微微颤动,肉感十足,充满了活色生香的艳态。

这位早早就死了丈夫的教主夫人艳名远播,能一手把持青叶教十余年,也颇有些手段。但此时她脸上带着空洞的笑容,目光茫然,像具美丽的傀儡跟在女主人身后。

“这贱人是天生的淫材儿,你若想用,尽管用便是。”

听到何漪莲用不屑而又随意的口气说着那个裸裎的尤物,着实能撩拨起人心底最深处的欲望。好在程宗扬不是第一次见到尹馥兰,还能把持得住,打着哈哈道:“还是先分了宝贝再说。”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片刻,何漪莲停下脚步,指着角落里一只黑漆漆的箱子道:“就是这个了。”

望着那只铁箱,程宗扬终于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口气。

何漪莲道:“这箱子有些奇怪,外面看不到锁钥,却怎么也打不开。你若是能把它打开,里面的东西我们各拿一半。”

程宗扬心事一去,整个人都轻松下来,笑道:“一人一半?不好吧。”

何漪莲一颗心直沉下去,面上还竭力保持镇定,微微眯起眼睛道:“你想独吞?”

何漪莲暗自戒备,却听那年轻人厚颜无耻地说道:“箱子本来就是我的。”

何漪莲心下恚怒,“本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原来也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

“对着救命恩人说这话,你亏心不亏心?”程宗扬道:“何况这箱子是我从临安一路背到苍澜,你以为是无主的?”

“胡说!”

“何帮主,你还没弄明白呢?”程宗扬道:“太泉古阵不是今天才开启,而是前天。这里也不是第三层,而是已经过了奈何桥。何帮主,我看你也不笨啊,怎么连自己少过了两天也不知道呢?”

何漪莲瞠目结舌,心底的震惊再也无法掩饰。当初她在镇上听说尹馥兰沦落到贩卖水果,赶去大加嘲讽。谁知正得意间却突然失去意识,醒来时自己便和尹馥兰待在这处冰冷的洞窟中,身边只有一只根本打不开的铁箱。

何漪莲对昏迷中的经历一无所知,只是惊骇地发现,自己虽然行走如常,身体毫无异样,修为却荡然无存,无论怎么运功,都无法凝聚出哪怕一缕真气。

何漪莲如堕冰窖,再看旁边的尹馥兰修为还在,心下更是慌张。她与尹馥兰结怨已久,这会儿修为尽失,尹馥兰一翻手就能置她于死地。好在尹馥兰被行淫兽咬中,淫毒攻入心脉,神智受创,又被人调教过,虽然修为还在,但失去攻击性,就像一具任人摆布的傀儡。

这样的发现并没有让何漪莲轻松下来,她压下心底的恐慌,好不容易在这迷宫般的地下管道中找到出口,在外面遇到几名周族的人,才知道自己已经置身于太泉古阵之内。听说洛帮也并入突然崛起的周族,何漪莲更加不安,她深知太泉古阵的危险,此时修为已失,更不敢在外面多加停留,只匆忙留下暗记,希望有忠心的手下赶来救援。

结果来的两名手下却被那个莫名其妙的年轻人利落地斩杀当场,还告诉自己他们心怀鬼胎。对何漪莲而言,那两名手下是忠是奸根本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怎么保障自己的安全——尹馥兰的下场便是前车之鉴。自己奚落她时快意非常,但一想到自己沦落到她的境地,何漪莲便不寒而栗。

那个年轻人一脸怜惘地看着她,用同情的口气道:“我如果告诉你真相,恐怕你也不信。这样吧,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爱去哪儿去哪儿。”

何漪莲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程宗扬爽快地放开手,做了个送行的手势。他已经有十成把握,这两个女人都是被死丫头扔在这儿的。被死丫头选中的东西,还没有逃走的先例,何漪莲再强十倍,也破不了这个例。

不过尹馥兰却被他留了下来,“光着屁股乱走很危险的。你紫妈妈要是知道自己的东西被人乱动,少不了会发脾气,还是跟我走吧。”

何漪莲顾不得理会,年轻人那番话,让她越想越是惊惶。匆匆走过甬道,她猛然停下脚步,仿佛被一桶冰水兜头浇下,浑身发冷。

一缕阳光从头顶的窨井透下,在地上留下一片耀眼的光斑。那两具尸体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隐约能看到一只野狗大小的生物,正伏在尸体上抱着一只头颅吸食得叽叽作响。

何漪莲一颗心几乎跳出了腔子,忽然那只野狗抬起头,露出口中两排挂满血肉的利齿,豆大的眼睛散发出蓝汪汪的光泽,嘴巴尖尖的,却是一只变异的老鼠。

它昂起前爪,接着腋下弹出两片翅膀般的肉膜,在空中一鼓,“嗡”的一声,蝙蝠般腾空飞来。

何漪莲尖叫一声,反身逃开。

程宗扬正发愁怎么给尹馥兰遮住身体,听到何漪莲这声尖叫连腔调都变了,立即拔刀跃起。

何漪莲踉跄着跑来,忽然身体一紧,衣衫被鼠妖的利爪扯住,接着“嗤”地撕开。

看到那只长了翅膀的巨鼠,程宗扬也倒抽一口凉气,他一把拉住何漪莲,右手挥刀斩向鼠妖的尖牙。

谁知变异鼠猛地一旋,贴着刀锋绕了个圈,调头扑向程宗扬的面门。这一下变招比寻常的武林好手还来得迅猛,程宗扬惊出一声冷汗,急忙斜身向后退去,紧接着雷射刀闪电般劈出,重重斩在变异鼠一侧的膜翅上。这一刀又狠又准,变异鼠跌在地上,肢体蜷曲着发出尖锐的叫声。

程宗扬一口气还没松开,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细微响动,随即黑暗中浮现出一层发蓝的眼睛。

程宗扬一刀刺穿那只受伤的变异鼠,鼠腹中掉落出来的人牙让他一阵作呕,赶紧挥刀将鼠尸挑开,喝道:“走!”

何漪莲惊魂未定,尹馥兰也本能地尖叫起来,周围都是光溜溜的水泥管,根本无处藏身。

“上边!”

程宗扬一把扯起何漪莲,把她推到上方一条支管中。尹馥兰神智受创,修为尚在,被程宗扬一扶,也裸着身子爬进管道口。

空气中传来“嗡嗡”的响声,一群变异鼠鼓动着膜翅飞来,还有些半路停下来,趴在两具尸体上大肆啃嚼。

程宗扬抢过铁箱,刚准备跃上去躲避,一只变异鼠已经飞到背后,尖利的爪子几乎钩到背包。

程宗扬把铁箱扔进管口,一手攀住管道下缘,一边返身出刀,将那只变异鼠凌空劈落。硕大的鼠妖蜂拥而至,不逊于刀锋的尖爪利齿雨点般袭来。

管道中露出两女苍白的面孔,何漪莲目光闪动,似乎在犹豫是不是要趁机逃开,片刻后断然道:“拉他!”

尹馥兰听话地挽住程宗扬的手掌,把他拉进管道。一只变异鼠猛扑进来,尖爪钩住她的手臂,在她雪白的手臂上留下三道血痕。尹馥兰吃痛地低叫一声,本能地松开手。程宗扬抬手一撑,半身钻进管道,接着管口爆出一团刀光,将几只扑来的变异鼠尽数绞杀。

程宗扬肩上被那头陀的竹杖刺伤,伤口本来已经愈合,这时一使力,伤口又重新迸裂,热血瞬时涌出染红了衣物。

变异的鼠妖越来越多,一眼看去,尽是飞舞的膜翅和滴血的利齿。程宗扬暗暗叫苦,不知道这片地下世界有多少变异的鼠妖,这么一波一波层出不穷,用不了多久就能把自己撕成碎片。

忽然“嗒”的一声,何漪莲用尽手段也无法打开的铁箱张开一道缝隙,伸出一条尖细的触肢。那条触肢灵巧地钻出箱子,大步向前迈去。接着从后面的箱子里滚出一堆各种各样的零件,追赶着咯咯作响地拼在触肢上。触肢一边走动,一边变得越来越完整,却是一只巨大的蜘蛛。

蜘蛛细长的肢体变幻出不可思议的形状,紧贴着程宗扬的身体钻出洞口,接着八条触肢同时张开,仿佛一张巨网扣在管道入口上。袭来的鼠妖撞在上面,发出金属碰撞的声响,蜘蛛看似纤细的触肢却纹丝未动。

身上压力一轻,程宗扬不敢多停,匆忙裹住肩头的伤口,与两女一同往管道深处爬去。回头看时,那只还未全部完工的机械蜘蛛牢牢挡在管道口,将变异的鼠妖尽数挡在外面,接着腹下弹出一根腹针,从一只鼠妖眼眶刺入,带着一串鲜血从它脑后穿出。

程宗扬松了口气,这只铁箱肯定是小紫有意留在此处,免得自己的猎物撞上什么危险。

程宗扬一边爬,一边定下心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管道。这条下水道仅有半人高,只能伏着身爬行,好在洞内空气并不污浊,按走向来看前面是上游,如果顺利的话,应该能找到出口。

※ ※ ※ ※ ※

桥墩的阴影下倒伏着几具尸体,他们随身的行囊、衣袋都被利器划开,从头到脚被人洗劫一空。

一幢废弃建筑内,宋三道:“那位周少主似乎找到了什么东西,眼下正召集人手赶往第十层。”

莫爷半闭着眼睛,慢悠悠道:“太泉古阵第十层……你们也进去过。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因为有力士守着,以前能过奈何桥的次数都不多。小的在苍澜这么多年,也只进去过六七次。第十层有座大山,有个山洞能进到山里,镇上的本地人说叫魔墟,里面颇有些妖物。托莫爷的福,小的上次进去过,那个姓尹的妇人便是从食人的巨藤里捡来的。魔墟地方甚大,即便能进去,想把里面找遍也要穷年累月的工夫。”

莫爷道:“终究还是人少……难得有这么多人进来,只盼着老天开眼,能多留些人下来。”

宋三笑道:“借莫爷吉言,这次怕是要全留下来了。”

莫爷一声长叹,“人多也犯愁啊。苍澜这地方……那些行商也是惜命的。”

环绕苍澜的浓雾成为一道天然屏障,寻常人身体略差一些,过趟雾障便免不得大病一场。因此即使随便一件货物都能在镇上卖出几十倍的高价,前来贩卖的商人也寥寥无几。

“若不是莫爷,哪里有我们的今天?”宋三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小的听说,这次来的有家广源行……”

莫爷连连摇手,“沾不得沾不得。莫忘了,咱们被老天爷留在此地,都是见不得光的。”

宋三叉手道:“是。”

莫爷起身踱着步,慢慢道:“我这两日心里总有些不安定……好像有人在暗地里盯着咱们。”

宋三道:“莫爷,太泉古阵是咱们的地盘,只有咱们盯别人,哪儿有人能盯咱们的?”

“话是这么说……”莫爷沉默片刻,“那个奉琼仙子有下落了吗?”

“镇上已经找遍了,都没有踪影。”宋三道:“只怕她逃出去,引来瑶池宗的人。”

莫爷用手指着他,一边摇头道:“你个宋三啊——她若能逃出去,咱们求之不得啊!”

宋三省悟过来,“可不是嘛!”

他只顾着忧心朱殷逃脱的后果,却忘了在太泉古阵遭遇诅咒的人,还没有逃离雾障的例子。如果朱殷真能逃出去,镇上的外姓人少不得都要弹冠相庆。

宋三笑道:“让莫爷这么一说,我倒真盼着她能逃出去了。”

一名汉子半身染血,匆匆进来,拱手道:“回莫爷,打听出来了,周族去的就是魔墟。”

莫爷道:“那一行人呢?”

那汉子道:“暂时没有消息。”

宋三补充道:“有风声说也在这古阵之内。”

莫爷沉吟良久,然后道:“太泉古阵的好处,怎么能少了咱们一份?有人便是猛龙,也要看咱们这些地头蛇答不答应!”

※ ※ ※ ※ ※

程宗扬靠在水泥墙上,一边包扎臂上的伤口,一边道:“算你命大,再走远点儿就被鼠妖撕碎了。”

接连两次被人救下性命,何漪莲也不好再横眉冷对,低声道:“多谢。”

程宗扬忽然道:“广源行的人为什么要除掉你们?”

何漪莲半晌才道:“也许是奴家不合他们心意。”

“广源行是做什么的?”

“广源行是晴州的大商家,主营丝帛、药材。因为有大批货物要通过洛水,当日找到先父组建了洛帮。先父殁后,洛帮的生意便由奴家打理。有什么不好摆平的事,都由庞执事处置。帮中的收益有六成交给行中。”何漪莲咬了咬唇瓣,“姓庞的多次纠缠奴家,都被奴家设法回避了,多半心里早恨上了奴家。”

“他倒是不怕出事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何漪莲苦笑道:“我们这些帮会都是靠着行中扶持,原本为着行里的生意也不至如此,可偏有些贱人投怀送抱……”她怨怒地横了尹馥兰一眼,“反让那些人看轻了我等。”

程宗扬看了看尹馥兰,“是吗?”

何漪莲余恨难平,“这贱人自甘下贱便也罢了,还撺掇那些人为难我们。仅奴家知道的,这些年就因为这贱人的挑拨,被他们得手的便有好几个。”

难怪何漪莲与尹馥兰势同水火,程宗扬道:“听说你和岳鹏举有点交情?”

何漪莲沉默多时,轻叹道:“这么多年,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了。”

“那你来是为什么?”

“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还在世吧。”何漪莲道:“那时我刚执掌洛帮,他帮了我很多。”

程宗扬看得出何漪莲并不恨他,但也没有多少眷恋之情。他们之间,也许更像一桩交易。但在这件事上,自己实在没资格去笑话岳鸟人,自己上过的女人,一多半也是交易。

水泥管道中忽然传来一阵金属摩擦的细密碎响,不多时,一只巨大的蜘蛛背着铁箱爬来。黑暗中,蜘蛛准确地爬到两女脚边,放下铁箱,接着箱盖“嗒”地打开,蜘蛛收拢细长的触肢钻进箱内,随即分解成零件,回归原位。

何漪莲看得目瞪口呆,怔怔道:“这是什么?”

“你紫妈妈的小玩具。”

“紫妈妈是谁?”

“怎么说呢……”程宗扬有点头痛,思索了一会儿才道:“反正你把她当神那样敬着,准没错。”

“她年纪很大吗?脾气是不是很古怪?”

程宗扬笑道:“见了她,你就知道了。其实那位紫妈妈也不难伺候,只要好好陪她玩,让她开心,至少比你落在广源行手里强些。”

何漪莲心下权衡片刻,“服侍她便也罢了……”说着横了尹馥兰一眼,咬牙道:“但不能便宜了这个贱人!”

※ ※ ※ ※ ※

院角的花坛旁,一块不起眼的窨井盖晃动几下,然后被人推开。程宗扬从井口钻了出来,一边肆意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一边看着四周。

面前是一个小小的院落,院中垒了一座假山,墙角栽着一丛翠竹,竹林旁摆着一张石桌,几只石凳。天际一弯新月已过中天,淡淡的月光映着地上一条黑色的鹅卵石小径。小径尽头是一幢木屋,规模虽然不大,但结构精致,式样雅洁,月光下仿佛沐浴着一层神圣的光辉。

这一看就是藏宝贝的地方,程宗扬精神一振,三步并作两步掠进木屋,没等他奇怪这么神圣的地方居然连门都没有,便是一声大骂:“干!”

那木屋里面看起来更圣洁——四壁铺着白色的瓷砖,一尘不染,靠墙一排格子间,每间放着一只雪白的瓷器,曲线优美,形制大气,后面还配着精致的瓷制水箱……望着那些抽水马桶,程宗扬脸上什么表情都有。虽然自己沿着下水道一路爬过来,爬到卫生间也不算很奇怪的事。虽然无论马桶还是下水道都干净得像没有用过一样,可一想到自己是顺着厕所的下水道爬过来的,心里还是一阵一阵的别扭。

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程宗扬索性拉开裤子,对着马桶飞流直下,先痛快一把再说。他一边放水,一边四下打量,这卫生间显然也被人光顾过,除了马桶没有搬走,其他早被洗劫一空——连纸都没留下一卷。

正郁闷间,外面传来一声低呼,“有水声!”

程宗扬刚放了一半的水就那么硬生生停住。那声音虽远,但因为是夜间,听得分外清楚,就在墙外。

两名汉子逾墙而入,警惕地看着周围,然后嘀咕道:“你没看错吧?”

“错不了,就是那个使枪的小子。一晃就没影儿了。”

“小心点。把人赶走就行,保命要紧。”

庭院并不大,两人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异状。其中一个忍不住道:“周少主是不是捞到什么宝贝了?”

“谁知道呢?”

“要不是找到宝贝,严先生会叫咱们清人?”

“你别说,周少主还真有点本事,原本大伙都进不来的,周少主就能找出一条路来。你听说了没?上次有人在里边见过赤阳圣果……”

“少说几句吧。”那人道:“老实跟着周少主就对了。有好处少不了咱们一份,吃不到肉也能喝点汤。”

两人闭上嘴,摸进木屋,随即也被四壁雪白的圣洁场面给震惊了一把。没等他们清醒过来,身后人影一闪,唯一的出口已经被人挡住。

程宗扬一手提刀指着两人,喝道:“扔掉武器,双手抱头,原地蹲下!”

右边一名汉子大喝一声:“哪里来的蝥贼!敢招惹我们周族!让开!”说着挥刀劈来。

看他出刀的力道,修为在四级上下,也算是江湖好手,但和现在的程宗扬比起来就有些不够看了。交手不过数招,两个人就成了一对滚地葫芦。好在程宗扬没打算要他们性命,只用了拳脚。

那两人刚加入周族,出身也只是江湖上的小帮会,完全没必要给一个还不熟的人卖命,见过那人厉害,连忙抱着头老实蹲下,口中道:“大侠饶命!”

“你们周少主呢?”

两人毫不犹豫地答道:“去山上了。”

“什么山上?”

两人争着答道:“旁边的火山!”

“火焰山!”

程宗扬打量了他们几眼,忽然一笑,“正好两个呢,巧了……你们两个,把衣服脱了!”

两人一头雾水地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明白过来,顿时浑身一抖,颤声道:“大侠……小的玩不了这调调啊……”

“少废话!要命还是要衣服!”

“饶命啊大侠!”

另一个带着哭腔道:“小的这就脱……”

最外面的角落里,一扇厕门缓缓打开一线,宗泽握着长枪,一脸困惑地眯着眼往外张望。看清外面的人影,顿时也打了个寒战。

那个姓程的变态提着刀,威逼两个大汉脱衣服,脸上色眯眯的神情一看就令人作呕。等两人脱下外衣,程变态突然出手,“咣咣”两拳把人打晕,然后狞笑着解开裤子……宗泽浑身的毛发都一根根竖了起来,他一脚踹飞厕门,没命地狂奔出去,一边跑一边不断弯下腰,发出呕吐的声音。

程宗扬剩的一半还没尿出来就被吓了回去。自己也实在大意了,竟然没留意厕所里还有个大活人,可那家伙至于逃那么快吗?

程宗扬废了半天劲才把该尿的尿完,然后把两个半裸的大汉踢到一边,捡起两人的衣服溜了出去。

衣衫上还有汗味,但何漪莲顾不了许多,接过来便披在身上。程宗扬松了口气,这一路尹馥兰光着身子也就算了,何漪莲的衣衫也在挣扎中被鼠妖撕破,不时露出春光,看得人心猿意马,实在是太考验自己的定力了。那两名大汉也算走运,自己为了两身完整的衣服,连刀都没使。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出去看看。”

何漪莲道:“这是什么地方?”

程宗扬琢磨了一下,“可能是化粪池吧。”

望着这个深在地下,四四方方毫无异味的洞窟,何漪莲都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表情。

“这儿可能是唯一安全的地方了。”程宗扬道:“外面情形有些不对,周族的人好像正在清场,不知道在搞什么。你们在这儿小心些,箱子拿好。”

何漪莲不再开口,只小心看了眼地上的铁箱。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