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00章·弃子

程宗扬沉肩侧身,卸去力道,踉跄退了几步。潘金莲面沉如水,右手一把扯住乐明珠,左手一甩,将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丢在地上。

信永狼狈地爬起来,赔着笑脸道:“果然是鹤羽剑姬!好功夫!好功夫!”一边猛拍马屁,一边赶紧躲到程宗扬身后。

程宗扬一看就知道自己的把戏被戳穿了,他打了个哈哈,“信永方丈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托福!托福!”信永道:“潘仙子妙手回春,贫僧修为已经恢复了两成有余。”

程宗扬怕他吹破牛皮,连忙道:“潘仙子,武二……”

潘金莲凤目生寒,咬牙道:“无耻败类!”

乐明珠怯生生道:“师姐……”

潘金莲厉声道:“你再说一个字,我就把你这个小笨瓜从桥上扔下去!”说罢拉起乐明珠,飞身掠起。

乐明珠一脸委屈地扁着嘴,不住回头张望。程宗扬倒是想追,可看到潘姐儿一掠数丈的轻身功夫,马上就死了这条心。

“大哥,”信永伸出头来,诚恳地说道:“我啥都没说!”

眼看自己白嫩可爱的小香瓜,刚啃了一口就飞掉了。程宗扬心里这别扭,都想给这秃驴一记耳光解恨。

半晌,程宗扬叹了口气,拍了拍信永的肩膀,“谢了。”

“大哥,你去哪儿?”

“过桥。”

程宗扬刚一举步又停下来,从包里抓了把零食,拿了瓶矿泉水递给信永,然后摆了摆手,转身踏上奈何桥。

※ ※ ※ ※ ※

周飞一声断喝震退守桥力士的壮举,毫不意外地引起轰动,无数人视为畏途的奈何桥从此变成通途,让所有来到太泉古阵的寻宝者都惊呼连连。

程宗扬穿过奈何桥时,另一端已经聚满了人。原本没有加入周族的,这会儿都觉得跟着周少主能大捞一笔,放下架子与周族结盟;已经加入周族的,如今更是趾高气昂,深觉自己跟对了人,大发横财指日可待。

程宗扬本来想找周飞问个明白,刚挤到跟前,还没开口便调头就走。人群间几个默不作声的汉子,赫然是苍澜的外姓人。

桥上同样有外姓人的踪影,有几个正蹲在桥头仔细观察那道白线。那白线在阳光下逐渐变淡,看来要不了多久便会消失。程宗扬暗暗后悔,自己一时冲动,赶来想弄清周飞的底细,结果忽视了一路追来的外姓人。

这会儿想回去是不行了,桥上桥下都有外姓人,待在这里,迟早要被他们发现,程宗扬索性趁着人多,往前走去。

层层叠叠的立交桥在头顶交错纵横,高不见顶。程宗扬这次没有再踏上迷魂桥,而是随着人群从桥下赶往第十层入口。

如果周飞真是穿越者……

想到这个可能性,程宗扬心头就禁不住一阵忐忑。

自己来到六朝已经一年多了,对这个世界已经不再陌生。可是对六朝每多一分了解,心底就多一分困惑。这个倒影般扭曲的世界似乎隐藏着太多秘密,可自己看不清、摸不着。自己的困惑无人能够解答,连交流也成为奢望。

程宗扬能感觉到,随着在六朝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六朝人,而自己曾经的记忆也渐渐变得模糊。有时自己都有种错觉,仿佛从前的经历仅仅是一个梦境,紫玫、段强、飞机……那些全部都是幻觉,根本就没有真实发生过。

程宗扬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渴望与人交流,自己有太多的困惑需要倾诉,太多的疑问需要印证。但这些需要一个与自己有着相同背景的穿越者。

程宗扬脑中乱纷纷的,说不清是喜是忧。人群渐渐稀疏,等他惊觉过来,身边只剩下寥寥数人。前面一个慢吞吞走着,旁边两个不紧不慢地跟着他的步子。

程宗扬猛然停步,三人同时生出感应,齐齐停住步子。接着程宗扬纵身向侧前方掠出,三人急忙追来,却晚了一步,眼看着程宗扬掠入林中。

程宗扬一手扣着匕首,猎豹般在林中飞驰。这里像是一片废弃的绿化带,草木茂盛,根本看不到隧道入口的位置。刚才自己只顾想着心事,头也没抬地跟着前边人走,那三名外姓人也狡猾,故意把自己引到僻静处,显然是怕人多眼杂,想在暗处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掉自己。

身后一阵风声疾飞过来,程宗扬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一柄短枪。短枪比箭矢大得多,只要自己反手挑中枪锋,连脚步都不用停。可惜反手接暗器这门功夫,自己从来都没练过,反手一刀九成九挑不中,被短枪扎个透心凉倒是有点把握。

程宗扬转身停步,挥起匕首斩落短枪,接着劈手扔出一只圆滚滚的物体。后面一名外姓人长刀翻起,一刀将那物体劈开。

“嘭”的一声,金属罐猛然破开,泡沫飞溅而出。外姓人错愕间,一道冰冷的寒意切入胸口,肋骨一声轻响,被锋刃斩断,鲜血从破裂的心脏狂涌而出。

程宗扬毫不停顿地错身而过,一边闪避血迹,一边心痛那罐可乐。另两名外姓人各自出刀,从两侧掩杀过来。

程宗扬收起匕首,双手握住雷射刀狭长的刀柄,真气一吐,一道电光从柄中射出,随即将一名外姓人连人带刀斩成四截。

飘飞的血雨中,程宗扬咬牙一笑,朝最后一名外姓人杀去。那些外姓人虽然悍不畏死,但白白送死的事没人肯干。眼见这年轻人一刀一个,接连干掉自己两名同伴,那名外姓人转身就逃。

程宗扬大喝一声:“哪里逃!”

大喝声虽然响亮,程宗扬脚下却没挪动半步。他早已发现,雷射刀保持在电光状态时,展现的攻击力完全超过这个时代的认知,就像刚才那一刀,轻轻松松就把对手斩成四段。这种武器根本就是变态的存在。问题是雷射刀对真气的消耗更加变态,自己只支撑了短短五秒钟,丹田的真气已经耗尽,如果最后那名外姓人攻来,恐怕一刀就将自己砍翻了。

闪烁的电光逐渐消散,程宗扬微微一怔,看着柄上凝出一截暗银色的刀身,与以前黑白相间的纹路大相迳庭。仔细看时,才发现纹路并非消失,而是变得更加细密,通体呈现出暗银的光泽。

也许是自己修为更加精纯,才导致刀身的变化吧。程宗扬到现在也不知道哪个才是雷射刀的真实面目,电光状态下的雷射刀锋锐异常,但五级巅峰修为也支持不了几秒钟,根本就是过渡状态。刀身呈现实体时,又和一把平常的武器相差不远。但程宗扬这时感觉到,它应该与持刀人的修为相关,如果自己突破五级,进入六级通幽的境界,雷射刀凝出的刀身将会更加坚固。

程宗扬抹了把脸上的血迹,转身欲走,背后脚步声响,却是那名外姓人去而复返。

程宗扬心头不由悬了起来。自己这会儿只是个空架子,消耗的真气至少要几个时辰的静修才能恢复,如果不是斩杀两人,接连吸收两道死气,自己恐怕连站都站不稳。如果是别的对手,程宗扬也许直接弃刀投降,等着武二他们赶来,救自己出去。但这些外姓人的残忍自己已经见识过,如果弃刀,他们八成不会用点穴那么简单的手段,如果被他们砍断一手一脚,还不如拼死一搏。

那名外姓人并没有靠近,只在远处恶狠狠盯着他。程宗扬知道他是要盯紧自己的行踪,等待其他人接应,可惜知道归知道,自己这会儿扑过去把他杀了,那是千难万难。

程宗扬有心无力,外姓人有力无心,局面一时僵持下来。可自己是虚,对方是实,僵持的结果只会对自己不利。

程宗扬拔出珊瑚匕首,真气运转间,一股刺骨的寒意涌入丹田,已经枯竭的经脉略微多了几缕真气。程宗扬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林中转出一名头陀。他双目深陷,眉骨高突起,干瘦的身体包着一块脏兮兮的白布,皮肤黝黑,一手持着竹杖,肩上背着一只布囊,下面赤着双足。

刚一照面,程宗扬正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头陀,忽然人影鬼魅般一闪,那头陀悄无声息地掠近,接着蓦然挺起竹杖。程宗扬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一下竟没能躲开,被他一杖刺进肩窝,鲜血顿时飙出。

盯梢的外姓人转身就逃,那头陀干瘦的身形如同一个跳动的影子,在林中忽隐忽现,片刻后,远处传来一声惨叫。

一连串的变故让程宗扬都有些糊涂,直到听见惨叫声才急忙按住伤口,勉强撑起身体避往林中。

那名头陀似乎只是路过,并没有折回来杀人灭口。程宗扬靠在树后,沉心静气,缓缓吐纳。

这会儿冷静下来,程宗扬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实在太冲动了。太泉古阵充满危险,这是自己早己知道的,结果一时失去理智,就接连陷入险境。可以说,从看到那条行人线开始,自己就犯了一连串的错误。

周飞可能是穿越者,或者可能有穿越者的知识——这一切仅仅是个可能,自己就头脑发热,急切地想与对方交流。即使周飞真是穿越者,难道自己会迫不及待地亮出身份,大家抱头痛哭?最大的可能,也许是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程宗扬现在已经不像初入六朝时那样天真,他完全可以想象,一个与自己有同样背景的穿越者,可能意味着是同伴,但更可能意味着是对手,自己最危险的对手。

程宗扬暂时把周飞放到一边,开始分析自己目前的处境。按路程来算,自己虽然在雨林花费了太多时间,但很幸运地被传送到第三层。自己赶到奈何桥时,萧遥逸、武二、朱老头、徐君房,还有小紫都没有出现,如果他们被传送到第一层,现在还在路上也不奇怪。

可惜自己穿过奈何桥犯下一个大错。在那些外姓人的监视下,自己很难折回去与萧遥逸等人会合。现在自己等于是独自处在外姓人的包围中,随时可能遇到危险。

抛开周飞穿越的迷思,程宗扬头脑变得灵活起来。他立刻想到,刚才的头陀很可能就是娑梵寺追逐的目标。那头陀身上带着从佛门诸寺手上抢走的舍利,因此才一言不发,痛下杀手。也正是因为他急于甩掉群僧,自己才捡了一条命。

遇见那名头陀只是偶然,真正的威胁还是来自于那些外姓人。程宗扬不知道他们往太泉古阵投入了多少人力,但显然比以前要多出许多,即使苍澜所有的外姓人如今都在太泉古阵,自己也不会意外。

程宗扬盘算许久,最后站起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第十层的隧道入口肯定是外姓人重点监视的位置,自己只要露面就会被他们盯上。重新回到桥头,也是同样的结果。现在自己最要紧的,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尽快调息入定,恢复体力。这样的地方,太泉古阵肯定会有。

※ ※ ※ ※ ※

脚步声在空旷的水泥管道中回荡,程宗扬拿着一颗核桃大小的夜明珠,借着珠身的莹光往管道深处走去。

遍布太泉古阵的下水道几乎构成一个地下世界,以前曾经也有探险者进入下水道寻宝,但运气最好也是无功而返,倒霉一些的,就此消失也不奇怪。既危险又没有收获,久而久之,这些下水道就被人无视了。

阵内的下水道宽窄不一,小的需要伏身爬行,大的足有几层楼高,宏伟的规模让人怀疑它们是否真的就是下水道。程宗扬一边走,一边抬头张望,最后在一道竖井旁停下脚步。

竖井直通地面,抬起头便能看到阳光从井盖的栅栏射入。竖井下方是一条主管道,高度超过五米。而在井壁上方,有一排圆形的洞口,一旦天降暴雨,雨水将从这些支流进入主管道。这个位置离地面不远,便于通风,开口又在高处,隐蔽性也是一流。程宗扬拔出珊瑚匕首,费力地爬进洞口,在里面盘膝坐下,然后闭目凝神。

随着气轮的运转,真气宛如涓涓细流,在经脉中流淌。每循环一周天,就恢复一分。程宗扬闭上眼,逐渐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真元缓缓恢复。

不知过了多久,管道内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名大汉道:“没人啊?孙哥,不会是找错地方了吧?”

那位孙哥道:“就是这儿。咱们等会儿看看。”

脚步声在不远处停下,过一会儿,那名大汉小声道:“孙哥,真是帮主找咱们?”

“哥哥还能骗你?”

“孙哥,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

大汉期期艾艾,半晌没说出口。

孙哥不耐烦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汉心一横,压低声音道:“孙哥,何帮主待咱们是不错,可咱们现在都是周少主手下的人……”

“没错啊,怎么了?”

“我觉着吧,在周族,比咱们在洛帮可风光得多。以前在帮里,虽然没少拿钱,可整天累死累活的。在周族不用撑篙,不用拉纤,比以前要轻松多了。”

孙哥沉着脸道:“姜勇,你什么意思?帮主叫咱们,你不想来是吧?”

“孙哥开口,兄弟肯定要来。不过这事儿……是不是要给大主灶说一声?毕竟咱们刚加入周族不是?”

孙哥瞪着他,片刻后,忽然“嘿嘿”低笑起来,“哥哥没看错人,你平时不声不响,可心里有数。实话告诉你吧,”孙哥压低声音,“我这趟来,是庞执事的吩咐。”

“庞执事?”

“没错。何帮主虽然是咱们帮主,可洛帮都没了,帮主还顶啥用?何帮主留的暗号我是头一个看见的,转头就禀报了庞执事。庞执事吩咐我把暗号擦了,别让旁人知道,然后来看看是不是真是何帮主。”

大汉精神一振,“庞执事是要……”

孙哥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低声道:“我怕自己搞不定,才叫上你。这次事要办成,可是大功一件,咱们在周族也算立住脚了。”

“可咱们两个,也不是帮主的对手啊……”

“这你放心,庞……”孙哥还没说完,就赶紧闭上嘴。

何漪莲的身影从远处出现,她谨慎地看了片刻,然后道:“孙义?姜勇?”

孙义一脸惊喜地说道:“帮主!”

“就你们两个吗?”

姜勇赶紧道:“我们一看见帮主留的暗记就立刻来了!”

“其他人……”何漪莲犹豫了一下,“都已经加入周族了?”

姜勇道:“那都是副帮主他们几个的意思。”

“什么鸟周族!”孙义拍着胸口道:“我们兄弟只认帮主一个!”

何漪莲露出一丝笑容,慢慢走了过来。她脸色苍白,虽然努力保持镇定,可眼中的惊惶藏也藏不住,似乎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你们两个很好。”何漪莲道:“果然是忠心耿耿,有勇有义。”

孙义道:“帮主,你怎么在这里?来,先喝口水吧。”

何漪莲接过他递来的竹筒,拔下塞子,正要喝下,忽然自失地一笑,“我洛帮几十条好汉,应召而来的只有两人……”她提高声音,像发誓一样道:“等回到洛都,一人给你们一把交椅!”

“帮主别这么说!”姜勇拍着胸膛道:“我们都是帮主的人,为帮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赴汤蹈火倒是用不着,”何漪莲目光一转,轻笑道:“你们两个既然跟着我,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说着她回头道:“兰儿,出来吧。”

两人睁大眼睛,看着帮主身后一个白艳的身影。

何漪莲挑起唇角,“怎么?你们不认识吗?”

孙义咽了口唾沫,“这是青叶教的……尹夫人?”

“便宜你们了。”

何漪莲轻轻一推,把尹馥兰推到两人面前。这位青叶教教主夫人此时只穿着一条肚兜,白生生的玉体大半暴露在外。从井盖透入的阳光洒在身上,肌肤闪动着白腻的光泽。她微微抬着头,脸上带着茫然的笑容。

何漪莲道:“青叶教已经没啦。这位尹夫人在太泉古阵输光了盘缠,无以为生,便把自己卖到我们洛帮,为奴为婢。是不是啊?兰儿。”

尹馥兰柔声道:“是。”

何漪莲转头笑道:“你们两个是我得力手下,又忠心耿耿,尹夫人早就想巴结你们呢。”

姜勇“咕咚”咽了口唾沫,“啊?”

孙义有些不相信地说道:“巴结我们?”

“她现在是帮里的奴婢,不巴结你们还能巴结谁?”

何漪莲貌似从容,心里却忧急如焚。洛帮被周族吞并的事,她也略知一二,如何不知道这是庞白鸿和严森垒的指使?洛帮和青叶教能够立足,全是广源行在背后支撑,如今两帮都已不复存在,她和尹馥兰也成为弃子,为了给周族让路,被人暗中下手除掉也并非不可能。

何漪莲自问在洛帮经营多年,总会有几个足够忠诚的手下,没想到自己留下暗记,却只来了两个小脚色。但何漪莲此时已经无可选择,只能用尽办法来拉拢这两个手下。

何漪莲对尹馥兰道:“我这些手下也见过你多次,可都隔着衣服,哪里看得清楚?如今你到我帮中为奴,便让他们看个仔细。”

尹馥兰解下肚兜,露出一对雪乳。

“羞处也让他们观赏一番。”

尹馥兰听话地转过身,两手抱着屁股,然后弯下腰肢,将蜜穴绽露出来。

孙义本来还盯着何漪莲手中的竹筒,为她半晌没喝而心里发急,这会儿直看得眼花缭乱,脖颈涨得通红,口鼻“呼呼”地喘着粗气。

何漪莲道:“这贱人自愿到我洛帮为奴,你们还客气什么?”

孙义和姜勇同时伸出手,朝尹馥兰白花花的雪臀抓去。

一道暗银色的光芒从天而降,接着刀风暴起,程宗扬从空中腾身跃下,将两名汉子砍翻在地。

两人虽是洛帮好手,修为比程宗扬还差了许多,这会儿又全无戒备,顿时毙命。鲜血泼溅在水泥壁上,淌下一片殷红的血痕。何漪莲神情大变,却没有立即出手,而是退后半步。

程宗扬提起雷射刀,指向何漪莲,冷笑道:“竹筒里的水可是庞执事专门给何帮主准备的,何帮主怎么拿到现在还不喝呢?”

何漪莲玉手一颤,像被烫到一样急忙丢开竹筒。

“何帮主怎么不出手呢?哦,是不是被人制住经脉,无法运气啊?”

何漪莲脸色渐渐发白。

“难怪何帮主肯做出这么不体面的事情,来拉拢手下。”程宗扬踏前一步,“小紫在哪里?”

【第四十五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