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99章·通途

想在热带雨林的环境中追人,难比登天,周族众人大呼小叫地追了一会儿,把那些贼人赶得远远的,便算是大功告成。

周飞道:“可是光明观堂的鹤羽剑姬?”

潘金莲客气地还礼,“周少主。”

周飞忍着得意介绍道:“这位是剑霄门的黎门主。”

黎锦香微微点头。

双方攀谈几句,潘金莲戴着面纱,掩住了她的倾城艳色。旁边的乐明珠丰神如玉,引得众人频频注目,目光里满是惊叹。

有黎锦香在旁,周飞目不斜视,一本正经地和潘金莲谈论天下大势。潘金莲神情淡淡的,周飞满口言辞滔滔不绝,她只偶尔吐几个字,但都恰到好处,让周飞不至于觉得被自己冷落。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恰到好处”纯属多余,周飞这样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天才,有没有人捧场对他而言根本就是浮云。

周飞显然没有意识到潘金莲的敷衍——像自己这样流星雨一般璀璨到惊天动地的天纵之才,光明观堂的鹤羽剑姬对自己青眼有加,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虽然危难之间自己拔刀相助,给她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但这等小事自己实在不需要太过放在心上。

“打跑这些贼人,对周某而言只是兴手之劳,”周飞豪迈地说道:“潘姑娘不必多谢。”

潘金莲淡淡道:“奴家原想寻出他们底细。幸得周少主相助,如此只好多谢了。”

黎锦香眉头微微动了动,潘金莲抬起眼,两人目光相接,黎锦香唇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

“周某说过不用客气!”周飞神采飞扬地说道:“我周族如今已有十几个帮会加盟,是太泉古阵最为庞大的大势力!今日相逢便是有缘,如今我周族高手倾巢而出,两位姑娘和我们一起,我周族会给两位提供安全!”

潘金莲半晌才道:“周少主的好意心领了。只是……”

“这位是?”周飞像是刚刚看到乐明珠,不经意地转过目光,“咔”地定格在她胸前。

潘金莲只好道:“敝师妹,乐明珠。”

周飞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自矜地一笑,“我就是周飞。”

乐明珠目光一直在草叶间逡巡,寻找她的小珠儿,生怕它被人踩到,闻言连忙抬起头,仓促道:“你好。”

“打跑这些贼人,对周某而言只是兴手之劳,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哦,那好吧。”乐明珠又补充了一句:“其实我自己也能把他们打跑。”

场面一片冷清,周族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尴尬,黎锦香转过脸,只作没有听见。大主灶昔名博捋着胡须道:“童言无忌。”

周少主宽容地笑了笑,没把这少女的话放在心上。

潘金莲镇定地说道:“今日之事幸得周少主相助,我们姐妹还有些事,先请告辞。”说着施了一礼,拉起乐明珠离开。

“师姐,”乐明珠小声道:“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你说的很好。”

“他们为什么不高兴呢?”

“也许他们觉得在帮我们吧。”

“什么啊?”乐明珠不高兴地说:“如果不是他们乱插手,哪里会让那些人跑掉。”

“那些人你见过吗?”

乐明珠想了一下,“他们虽然包着头,但不是那些和尚。”

潘金莲提醒道:“刚才那些人刀法很杂,明显不是同一个门派。若是帮会,寻常帮会大抵是以一个地域为主,流派相近,再则相处日久,刀法多半有近似之处。这些人刀法相差甚大,很可能是临时凑在一起。”

“哦。”

潘金莲无奈地叹了口气,“如果那位周少主没有吹嘘,如今太泉古阵内最大的势力就是他们周族,哪里还能找出这些不同来历的使刀好手?”

乐明珠终于明白过来,“师姐,你说那些人是和他们一起的?”

潘金莲点了点头。

“太可恶了!我去找他们!”

“用不着。”潘金莲道:“看他们出手,未必有十分恶意,多半是借机施恩罢了。”

乐明珠恍然道:“哦。”

潘金莲无奈道:“你就舍不得动动脑子吗?”

乐明珠抱住她的手臂,“人家跟着师姐嘛。动脑筋好累呢。”

忽然两人同时停下脚步,潘金莲一瞬间皱起眉头,乐明珠却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一条人影灵巧地从树上翻下来,程宗扬的牛仔服绑在腰间,裸露的上身被太阳晒得发红,身后背着一只鼓鼓囊囊的背包,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招手道:“你们好啊。”

“大笨瓜!”

乐明珠惊喜地大叫一声,想要跑过去,却被师姐拽住辫子。

“不许去!”

“师姐,他救过我的!”

“他不是什么好人,小心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

程宗扬不乐意了,“潘姐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得罪过你吧?”

潘金莲冷冷道:“我们光明观堂以医术济世,公子自重。”

“我哪点儿不自重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和乐姑娘你情我愿,也不关你的事吧?”

“我是她大师姐,当然要管。”

“狗拿耗子啊你!”程宗扬脸一板,对乐明珠道:“乐姑娘,我一个朋友中了毒,请姑娘帮忙诊治。”

乐明珠失声道:“哎呀!小紫!”

程宗扬赶紧道:“不是她!那丫头好着呢!是我一个姓武的朋友,唉,太惨了……”

潘金莲眉头一动,乐明珠已经应允道:“好啊好啊!我帮你看看。”

潘金莲气道:“你哪里学过解毒?”她望着程宗扬,忍着气道:“他中的什么毒?”

“不知道。反正是上吐下泄的。前天最惨,昨天还好一点,只在马桶上蹲了十二个时辰,大概是食物中毒吧。”

潘金莲对他的话十二分不信,但万一真是武二中了毒……乐明珠央道:“师姐……”

潘金莲没有作声。乐明珠立刻像小鸟一样朝程宗扬飞过去,“大笨瓜,你晒得好黑哦。”

如果没有潘金莲碍眼,自己早把小香瓜抱起来亲了个十万八千次,可惜这会儿在潘姐儿犀利的目光下,自己再心头火热,也只能装得正人君子一样。

程宗扬拉开背包,“吃过这个吗?”

“什么东西?”

“巧克力。”

乐明珠看着他撕开花花绿绿的包装,露出一块黑乎乎的物体。闻到香气,她就忍不住口水汪汪,接过来就往嘴巴里放。

忽然一枚银针飞来,射在巧克力上,险些扎住她的小嘴。乐明珠赶紧把巧克力递过去,乖巧地说道:“师姐,你尝尝。”

潘金莲见银针没有变色,略微放心了一些,但这种不知来历,又是那个登徒子拿出来的诡异食物,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入口。

乐明珠吐了吐舌头,小心尝了一口,“好古怪……好甜呢……很好吃!”

这次程宗扬没敢乱拿酒心的巧克力给她吃,两人一边走一边翻着背包,乐明珠目光闪闪地听着程宗扬的介绍,“这是椰子糖,有椰子的味道……这是棉花糖,软软的很好吃……果冻……薄荷糖……这个只能嚼不能咽,是口香糖……”

乐明珠开心地挑选着,不时发出惊喜的低叫。

潘金莲淡淡道:“武二也来了?”

“来了。那天他也在,可惜你们没遇到。”

程宗扬说的是当日她恼怒虞氏姐妹歹毒,顺手拿走赤阳圣果那次。潘金莲不愿多提,问道:“这会儿在哪儿?”

天知道武二那厮在哪儿,但程宗扬早想好答案,“奈何桥。”

潘金莲脸色稍霁,“不是太远。”

程宗扬倒是一怔,他连自己这会儿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没想到居然离奈何桥不远。

周族众人吃了个钉子,一时也不好意思追来。三人边走边谈,很快来到那处做过标记的地方。

程宗扬看周围的痕迹,似乎没有人来过,随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我有个朋友也中了毒,在这里藏身。”

乐明珠含着糖果道:“你好多朋友中毒啊?”

“是娑梵寺的信永方丈。乐姑娘,帮我看看吧。”

“好啊。”

乐明珠半点都没疑心,弯腰就想进去,却被潘金莲一把揪住耳朵。

潘金莲谨慎地拂开枝叶,只见一个和尚满脸通红地躺在地上,呼呼喘着气,肥头大耳的模样果然是娑梵寺的方丈。娑梵寺是佛门大寺,信永大师身为方丈,潘金莲也慎重起来,先弹出一枚银针射入信永穴道,减缓毒物的运行,然后仔细探了探他的脉搏,随即挑起眉头。

信永的症状极似醉酒,可莫说他是娑梵寺方丈,戒除荤酒,便是饮酒,太泉古阵又哪里来的烈酒?

程宗扬拨开枝叶,带着一丝沉痛道:“我们途中遇到一只怪兽,方丈为保护在下,大展神功,力斗怪兽,谁知中了怪兽喷出的毒气,昏迷不醒。若论脉象,倒也平和,可方丈大师一身神功,却被化去十之七八。求仙子大发慈悲,无论如何也要救方丈一救。”

潘金莲眉头拧得更紧,半晌才点了点头。

“如此在下就不打扰仙子了,我和乐姑娘在外面为仙子护法。”

程宗扬小心放开枝叶,然后给乐明珠使了个眼色,悄悄指了指远处。

程宗扬抱起乐明珠接连转了几个圈子,一边放声大笑。

乐明珠伏在他胸口道:“大笨瓜,快放我下来……哎呀,你跑这么远,一会儿师姐找不到我们了。”

“找不到最好!”

“不行,”乐明珠道:“师傅说过,让我乖乖跟着师姐的。”

“你连南荒都自己去过,你师傅还怕你丢了?没事的,我们和你师姐先分开走,在奈何桥会合就行。反正你师姐也要到奈何桥去救武二。”

乐明珠想了一会儿,“好啊,原来你是故意的。”

“你才知道啊!”

程宗扬搂着乐明珠的纤腰,低下头,与她鼻尖顶着鼻尖,四目交投。乐明珠稍微担心了一下,这会儿也忘在脑后,眼中满满都是笑意,“大笨瓜,你怎么会来这里?小紫呢?”

“我们来找点东西。小紫也在这里,只不过这会儿失散了。”

乐明珠道:“我们去找她好不好?”

“好啊。不过我们要先办点事……”

说着程宗扬笑眯眯捏住她圆翘的美臀。

“哎呀,你坏死了,又想做那种事……”

“小香瓜愿不愿意?”

乐明珠嘟起嘴,“你才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呢。好啦,反正都是你的啦。”

程宗扬伸手去解她的衣带,乐明珠连忙道:“不行!不行!这里是野外哎,万一被人看到羞死了……还有好多蚊虫……”

“蚊虫?我怎么没发现呢?”程宗扬拉起乐明珠,“跟我来,有个地方不会让人看见。”

程宗扬钻到芭蕉树下,挥起匕首,砍下一片蕉叶。

乐明珠惊叹道:“好大的叶子。”

那片蕉叶足有小船那么大,用来当席子,并肩躺三个人也绰绰有余。

“还有更大的呢。”

程宗扬拉着乐明珠穿过芭蕉树,片刻后,两人来到一株巨大的植物下面。那植物不过丈许多高,叶片却大得惊人,一片叶子就像一座绿色帐篷,站在叶下,四面都被叶片覆盖。

“哇,这么大……咦,这里是不是和南荒一样,东西都长得特别大?”

“是不是和南荒那样不好说,不过这种草本来就有这么大,但六朝没有这种草,很少有人见过。”

程宗扬把蕉叶拖到叶下,然后砍了几段树枝,将叶片边缘钉在地上,免得被风吹开。

忙碌完,程宗扬回过头,只见乐明珠双手抱着膝盖,像个乖宝宝一样坐在蕉叶上,小脸红红地看着他的身影。

程宗扬心头一阵悸动,把背包丢在地上,展臂将乐明珠搂在怀里,低头吻住她的小嘴。

两人唇舌相连,充满激情地纠缠在一起。乐明珠衣衫一件件滑落,裸露的肌肤宛如明玉,散发出幽兰般的体香。

阳光透过叶片,带来沁人的凉意。叶下隐秘的空间浸在一片明净的绿色内,仿佛一团透明的果冻。乐明珠身无寸缕,白嫩的胴体躺在翠玉般的蕉叶上,晶莹而又润泽的肌肤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美妙的曲线宛如羊脂白玉雕成。

程宗扬托住她圆硕的双乳,感受着它们沉甸甸的份量,“小香瓜快要变成大香瓜了呢。”

乐明珠伏在他肩头,“人家才不要变大……哎呀,好痛……”

手掌覆住乳尖,能感觉到少女乳晕下方有一个栗子大小的硬核,程宗扬一边轻轻揉着,一边眉开眼笑,“小香瓜还在发育呢。”

乐明珠颦起眉头,苦恼地说道:“人家不想再大了。”

“有办法啊,只要……”

程宗扬指尖轻轻一触,小香瓜立刻并起双腿,小手紧紧捂着下体,紧张地说道:“不行!不行!”

“那这里呢?”

“哎呀……”

乐明珠紧绷的身子顿时软了下来,白腻的臀肉在他手上一阵颤抖。

少女白软的身子伏在蕉叶上,浑圆的雪臀高高翘起。小香瓜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掩住秘处,白嫩的肌肤慢慢浮现出一层红色。她身体虽然轻盈,但该有肉的地方一点都不少,一只白生生的圆臀丰盈肥翘,比起成熟的妇人也不遑多让,可臀肉又粉又嫩,甚至还带着婴儿般的奶香,迷人却不带半点淫靡的意味。

程宗扬双手抱住她丰翘的圆臀朝两边分开,如雪的臀肉间绽露出一点娇嫩的红色,“小香瓜,老公要进来了!”

乐明珠小手一热,那根硬邦邦的大肉棒却是顶在自己指缝间,试图挤进她小手掩紧的玉户。

乐明珠连忙道:“大笨瓜!不是这里啦!”

“没错啊,难道不是这里吗?”

“不是不是!”

“我怎么找不到地方了?不如你来帮它找找吧。”

乐明珠握住他的阳具,掌心传来的火热使她心头一阵乱撞,她红着脸小声说道:“大笨瓜,不要乱插啊……”

乐明珠白嫩的小手扶着阳具,在雪滑的臀肉间移动,送到她娇嫩的肛洞上。

程宗扬腰身微微一挺,肉棒从她小手中滑出,龟头硬邦邦挤进嫩肛。小巧的肛洞柔软无比,被龟头一挤便即张开,肛内的括约肌仿佛一道充满弹性的肉箍,紧紧套在龟头上。

程宗扬来回挺动几下,然后用力贯入。那道肉箍被龟头挤得一翻,然后贴着肉棒一直套到阳具根部。阳具被肛肉紧密包裹着,充满销魂的软腻感。程宗扬等了片刻,让小香瓜适应了自己的粗硬,然后用力挺动起来。

乐明珠伏着身子,两只雪球般的美乳悬在翠绿的蕉叶上,沉甸甸地来回跳动。插在肛中的肉棒在臀间来回抽送,屁眼儿传来热辣辣的摩擦感,软腻得仿佛要融化一样。

乐明珠娇喘道:“大笨瓜,慢一些……”

“叫老公!”

“老公……慢一点,人家的屁眼儿都要爆炸了……呀呀……”

程宗扬屏住呼吸,一口气连干了几十记。有些男人喜欢用时间炫耀自己的性能力,但在程宗扬看来,时间长短并不重要,真正要紧的是强度,关键时刻要能顶得住,而不是拖延时间打消耗战。只要能掌握对方的感受,在女性生理和心理都达到高峰的时刻,几分钟高强度的抽送,比几个小时的活塞运动都更有效。女性会对那几分钟的感受刻骨铭心,而不是几个小时漫无目的的插入。

小香瓜香软的身子越来越热,柔嫩的屁眼儿不住收紧,像一张软腻的小嘴吸吮着肉棒,最后身体猛然一颤,臀肉夹住肉棒,屁眼儿剧烈地抽动起来。

“啊、老公……啊……”

少女低叫着,雪白的屁股在肉棒的插弄下不住战栗。

又一波高潮来临,程宗扬低喝道:“夹紧!”

乐明珠颤声道:“不行,人家没力气了……”

“听话,不然老公打屁股了!”

说着程宗扬一挺身,阳具深深没入肠道,在少女发烫的屁眼儿内跳动着喷射起来。

乐明珠吃力地收紧肛洞,阳具“啵”的一声拔出,柔嫩的屁眼儿随即合拢。

透过叶片的阳光渐渐暗淡下来,程宗扬躺在蕉叶上,乐明珠像只可爱的猫咪般伏在他胸口,光洁的胴体浸在绿色的光影下,仿佛晶莹的明玉。

程宗扬一手伸进她臀间,指尖揉弄着她小巧的嫩肛,“好厉害,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小香瓜嘟着嘴道:“坏死了,人家还在辟谷呢,你就在人家屁眼儿里射了好多,把人家身体里弄得都是你的味道。”

“原来在辟谷,难怪这么干净。”程宗扬搂住乐明珠道:“小香瓜真乖,老公射完,乖乖夹紧屁眼儿,把老公射的东西都留在身体里面。”

乐明珠嘟着嘴道:“人家才不是怕你,是想让你高兴……”

程宗扬心头一阵激荡,他没有开口,只紧紧搂住她香滑的玉体,半晌才道:“等手边的事忙完,我就去明州。”

“咦?你要去明州?离我们那里好近呢。”

程宗扬刮了刮她的鼻尖,“我就是去光明观堂,找你师傅。”

“为什么?你又不认得她。”

“小笨蛋!我是找你师傅要人——要你!明白了吗?”

乐明珠惊喜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

乐明珠心花怒放,接着又伤心起来,“不行……人家舍不得师傅,还有小板凳、小木头她们……老公,你能不能把她们都要走?”

程宗扬呛了一口,“……很难吧?”

“好吧好吧……”乐明珠撒娇地在他胸口磨蹭着。

程宗扬坏笑道:“我如果把她们都要来……难道你不难过吗?”

乐明珠愕然道:“为什么难过?”

这丫头还真是不舍得动脑筋,程宗扬索性道:“如果我和她们做刚才和你做的事,你不会伤心吗?”

“哦,”乐明珠大度地说:“人家才没那么小气呢。”

“真的吗?”

乐明珠想了一会儿,忽然兴奋地说道:“刚才的感觉好舒服,小板凳和小木头还没试过呢,老公,你哪天让她们也舒服一下好不好?”

程宗扬彻底被这丫头给打败了,“你还真大方啊……”

乐明珠握起小拳头,“大师伯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程宗扬玩笑道:“那你大师姐呢?”

小香瓜却当了真,高兴地说道:“好啊好啊!一会儿见到大师姐,我去对她说——”

“千万别!”程宗扬赶紧阻止她。

开什么玩笑?潘姐儿如果知道,捅自己十剑八剑都不解恨。

“小气鬼!”

“干!不是我小气好不好?”程宗扬纳闷地问道:“你师傅难道就没教过你贞洁什么的?”

“有啊。但你又不碰前面啊,师傅又没说过屁眼儿也不可以。”

你师傅还真教不了这么细……

程宗扬终于理解了,原来小香瓜以为只有性交才是绝对禁忌。其他部位师傅没教过,于是在她看来,肛交什么的,只是一件很害羞但很好玩的事。又好玩又不犯禁忌,让师姐跟自己做一次,大家都开心……当然这只是小香瓜自己以为的,据程宗扬所知,潘姐儿肯定不会开心。程宗扬生怕小香瓜越想越合适,一会儿就去鼓动潘姐儿跟自己来个后庭花开,赶紧岔开话题,“小香瓜,你师姐为什么整天都冷着脸?”

“我也不知道啊。以前师姐很喜欢笑的,后来下山,再回来就板着脸了。”

程宗扬立刻转起了念头,潘姐儿该不会是下山时遭遇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连性子都变了吧?

“小香瓜,我们不提那个又舒服又好玩的事了,你有没有办法让你师姐笑一个呢?”

“哦……”乐明珠想了几秒钟,然后闭上眼睛,呢哝道:“好累呢,人家才不想动脑筋……”

“……你干脆睡一会儿吧。”

※ ※ ※ ※ ※

遇到乐明珠,程宗扬才知道信永那秃驴是个彻头彻尾的路痴,他们追着那头陀从奈何桥追过来用了一整天,其实一直在兜圈子,这片雨林离桥头并不远。天一亮,程宗扬找到那条水泥路,两人走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走出雨林,看到远处的奈何桥。

桥上笼罩着一层薄雾,隐约能看到几具守桥力士尽职尽责地在桥上巡视。忽然桥上传来一阵清脆的枪声,不知道哪个倒霉鬼又被机械警察判定违章,给严格执法了。

这会儿桥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看样子都是被困在此地,无法过桥。一般来太泉古阵寻宝的,九成都被阻隔在奈何桥头,真正能进入太泉古阵深处的少之又少。这回没有汽车代路,程宗扬也在桥头犯了难。光凭两条腿,自己可没有信心能跑进百米六秒大关,而且还一口气跑上三公里。

乐明珠也一样,她全靠着师姐帮忙才能越过奈何桥。好在众人约好在桥头见面,程宗扬也不着急,找了个凉快的地方和小香瓜卿卿我我聊着天,分享自己从售货机里找到的各种零食。

忽然桥头一阵骚动,人群分开,接着周飞气宇轩昂地走过来,后面簇拥着周族一众人马。上次周飞就是在桥头出的车祸,也不知道他怎么死里逃生的,这次程宗扬倒想看看这个五十级的大高手怎么过桥。

周飞在桥头傲然一笑,然后伸出手,后面一个女子缓步上前,将柔荑放在他掌中。那女子戴着面纱,但一袭宫装,分明是剑霄门的黎锦香。

“今日!”周飞豪情万丈地说道:“我周飞要在诸位见证之下,踏过这奈何桥!不仅如此!所有追随我的人,都能踏过奈何桥!”

在众人震惊而又艳羡的目光下,周飞与黎锦香携手踏上桥面。

“逆行!”程宗扬心道:“这家伙找死啊。”

几名守桥力士如风般驰来,远远就响起警告。周飞不慌不忙,神情一派从容镇定。

守桥力士疾驰而至,正当众人以为要爆发冲突时,周飞抬手道:“我乃周族少主周飞!”接着一声厉喝:“让开!”

警报声戛然而止,那些守桥力士调转方向,居然真的让开了道路。

短暂的沉寂之后,桥头的喝彩声响成一片,声音最大的当然是周族众人,竞相交口称赞周族少主的霸气,连守桥力士都为之折服。

程宗扬目瞪口呆,表情一片呆滞,周飞这一手给他带来的冲击远比其他围观者强烈。旁人只以为周飞王霸之气四溢,连守桥力士也无法阻止,但在程宗扬眼中,周飞脚下一样东西远比任何事物都来得震撼。

不知道周飞用了什么手段,在他抬手的一刹那,脚边出现了一条手掌宽的白线。那白线笔直伸出,在深黑的桥面上白得耀眼,别人也许觉得神秘,程宗扬却知道这是一条行人线。

桥面程宗扬早已看过,那条白线原本并不存在,而是在周飞抬手的一瞬间出现。这也许是某种法术,但怎样弄出这条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周飞怎么知道一条白线就能骗过那些守桥力士的认知?他知道这条线的涵义吗?如果知道,难道他也是能看懂交通标志的穿越者?

流星般崛起的天才……自建周族,吸引追随者……不败神话……嚣张的王霸之气……还真像是段强说过的那种穿越主角啊。

程宗扬忽然涌起一股冲动,想拉住周飞问个明白。

人群蜂拥挤上桥面,程宗扬拉起乐明珠,“我们走!”一边竭力向前挤去。

忽然一只雪白的玉手按住肩头,劲力含怒一吐。程宗扬半边身体仿佛被巨物压住,顿时呼吸不畅,接着小香瓜一声惊呼:“大师姐……”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