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97章·雨林

周飞的攻势果见功效,那些胡人虽然占据地利,但周飞身边此时汇聚了全场大半好手,自己更是一马当先,硬顶着强弓利箭冲上山丘,不过数招就挑翻一名对手,继续上演他的不败神话。

那些胡人失去地势,立即纵马退开。这是胡骑作战的惯用模式,依仗快马,有利则击,无利则退。可是这一次,他们遇上了对手。那些原本是一盘散沙的六朝豪客,此时却分成小股,四面铺开,每次他们快马闯到,总有一股敌人拦头截住。那些胡人不过一二十人,一旦被缠住,免不了被人合围歼灭,左冲右突间,驰骋的范围越来越窄。

拔也古是护卫首领,冲杀在前,族中的大巫乌护却看出情形不对。他静心观瞧,发觉这些敌人真正的指挥者不是那个光芒无限的周少主,而是阵后一名面带笑容的中年胖子。

乌护挑出三名箭法最好的护卫,让他们突进重围,射杀那名胖子,好打乱敌人的布置。没想到那少女也拨转马头,冲了上去。

宋军也以远射闻名,但他们的箭阵是以漫射为主,依靠覆盖获得杀伤率。这些胡人不仅弓箭犀利之极,而是射术精准。骑在马上,四人都举起弯弓,利箭脱弦而出。

庞白鸿“哎哟”一声,朝地上滚去。虽然狼狈,却躲开了箭矢。这边宋三趁机在后面一声大喝:“杀人偿命啊!”

外姓人一拥而上,局面顿时大乱。

武二郎狂吼一声,威风凛凛地举起钢轨,将冲来的外姓人吓得一个趔趄,然后掉头就跑。

徐君房和朱老头兔子般跳起来,朝另一端跑去。

程宗扬叫道:“我跟你拼了!”接着一个鹞子翻身,躲到人群后面。

“快追!别让他们跑了!”凉州盟的好汉们乱哄哄叫嚷着和那些外姓人挤在一起,巴不得他们几个跑得更远点儿。

几名胡人灯蛾扑火式的攻击出人意料地引起一场动荡,武二郎逃得是气壮山河,徐君房和朱老头那叫一个狼狈,程宗扬尽显保姆本色,一边招呼众人快跑,一边不时回身劈出几刀,将追来的外姓人杀退几步。只有萧遥逸最潇洒,在人群间犹如闲庭信步,偏偏速度还不慢,不时飞出几块黑砖,也是又准又狠。

双方绕着巨石阵追的追、逃的逃,一片鸡飞狗跳。跑了半圈,武二等人都溜得不见踪影,只剩程宗扬和萧遥逸还在前面,又跑了几步,两人忽然分头逃开。宋三带着人朝程宗扬追去,另一队则紧追着萧遥逸。

萧遥逸闯进巨石阵,在巨石间和那些外姓人玩起了捉迷藏。他身法如行云流水,在石间轻捷如飞,毫不停顿,后面追的几乎连灰都吃不到。

忽然旁边寒光一闪,一条人影从巨石后翻出,一剑朝萧遥逸刺来。萧遥逸折扇一合,短棍般挥出,“啪”的一声,几乎打碎他的腕骨,接着张手夺下他的长剑,顺势送到那人腰间。错身而过时,萧遥逸居然还有闲暇抽出帕子往他伤口一掩,挡住飞溅的鲜血,身上连半点血迹都没沾上。

一名瘦小的汉子现身出来,离萧遥逸还有十几步便抬起双手,在空中画出一个繁复的图案,然后往前一推。一股罡风扑面而来,萧遥逸本来已跃到空中,这时身形猛然拔高尺许,紧贴着罡风飞出,接着手臂狠狠扬起,一块不知道何时捡来的石头直拍过来,正中那人面门。

萧遥逸虽然跑得潇洒,心里却知道不妙,自己只顾与程宗扬分头行事,忘了这帮外姓人在苍澜待了多年,对太泉古阵的熟稔远远超过他们这些外人。这会儿接连有人在前面出现,说明他们已经靠着对地形的熟悉拦到前头。

萧遥逸身形一闪,掠到一块巨石后面,接着足尖一点,身形陡然拔起。眨眼间,萧遥逸已经掠到巨石顶部,将整个太泉古阵尽收眼底。

巨人般林立的岩石间人影晃动,那些外姓人四处出没,中间还混杂着周族与胡人的追杀,各方不时爆发出短暂而剧烈的搏斗。

萧遥逸看准方位,轻烟般从石上掠下。抓住外姓人的包围合拢之前一个小小的缝隙,脱出重围。

刚掠到古阵边缘,旁边突然传来战马的嘶鸣,一匹高头大马被人用重锤砸断马脚,翻滚着跌倒在地。马背上的少女踢开马蹬,飞身跃下,接着被一根长棍击中后背,她喉头一甜,半空中吐出一口鲜血,朝嶙峋的巨石上跌去。

那少女眼前一片发黑,只以为绝无幸免,索性闭目待死,谁知胸前一软,却撞在一人身上。

萧遥逸大叫倒霉,他刚从石后跑出来,正要展翅高飞,谁知道天上掉下来一个胡人少女,跟自己撞了个结结实实。

那少女睁开眼睛,定睛一看,认出正是那个以无耻手段夺走自己赤阳圣果的人,一双美目顿时喷出火来,二话不说抽出腰间的短刀,往这个公子哥儿身上狠狠捅去。

少女本来压在萧遥逸胸前,眼看这一刀就要扎他个透心凉,忽然那公子哥儿手臂一翻,接着一拧,然后身体腾地翻过来,重重压在她身上。少女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刚才用了一个漂亮的摔跤手法。

两帮人狞笑着围过来,一个苍澜人打扮的无赖道:“哎哟,这会儿还卿卿我我呢。”

少女戴着面纱,这会儿也涨红了脸,怒道:“滚开!”

几名无赖淫笑道:“没错,赶紧让他滚开,让咱们哥几个来!”

一名周族汉子喝道:“杀了这些胡狗!”

长枪直刺过来,萧遥逸抬手朝枪杆抓去,就在这时,脑中忽然一阵眩晕,身体仿佛往虚空中直堕下去。

巨石间厮杀、叫嚷的嘈杂声突然消失,太泉古阵又恢复了亘古的寂静。

※ ※ ※ ※ ※

茂密的树冠上挂满绿萝,旁边生长着一株巨大的凤尾蕨。程宗扬抹了把汗,扒下牛仔服,绑在腰间,露出肌肉分明的上身。

他也是在追杀中被传送进太泉古阵,一进来却是一片热带雨林,经过半个时辰的跋涉,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迷路了。上次来自己还觉得徐大忽悠这个向导有点瞎,自己沿着路标走都比他熟。落到这里他才意识到都市只是太泉古阵的一部分。如果徐君房在这儿,至少知道这是哪一层。可惜太泉古阵开启的时候大伙儿都跑得踪影不见,这会儿就算都进了太泉古阵,也不知道被传送到什么位置——考虑到太泉古阵的面积,一辈子都遇不上也不意外。

程宗扬被传送进来时还是白天,一直走到半夜也没能走出这片望不到边的热带雨林,途中还遇到两条巨蟒,一群箭毒蛙,还有几只半人大小的变形龙——其实程宗扬也不知道那玩意儿到底是什么,看外形有些像变色龙,但程宗扬亲眼看到,它们碰触到其他物体,不仅颜色开始变化,连外形也随之改变。

折腾这么大半天,算下来差不多有一天半没有合眼,再加上前面一晚自己和小紫在山林里还吹了一宿的风,程宗扬再能熬,也禁不住感到阵阵困意。

程宗扬使劲抹了把脸,使出最后的力气攀上一棵大树,找了处树杈,蜷身躺在上面,闭目入睡。

眼睛虽然闭上,身体却安静不下来。丹田内的气轮旋转着,不断膨胀,带来一丝隐隐的痛意。太泉古阵一场混战,使程宗扬吸收了大量死气,几次出手又没有消耗太多,这会儿都郁集在丹田中。这原本是好事,自己的修为已经是五级坐照的巅峰,距离第六级只有一线之隔,随时可能踏入通幽之境。程宗扬也是这样做的,一路上都在提炼真元,准备突破。可那层窗户纸怎么也捅不穿,程宗扬反复冲击,不仅没能触及第六级的境界,反而引得心浮气躁,险些走火入魔。

眼看气轮有失控的迹象,程宗扬立刻停止修炼,闭上眼深吸缓吐,让身体恢复平静。

浓密的枝叶间透过一丝微光,已经是黎明时分。程宗扬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接着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面前的树枝上,赫然站着一个女子。她一手扶着树叶,长发披在一侧肩上,雪白的胴体在枝叶间若隐若现,秀丽的面孔上,一双眼睛充满迷茫——问题是她只有自己手臂那么高!纤细的手掌甚至还没有一片嫩叶大!

小人国?程宗扬浮出一个念头。他咽了口唾沫,然后猛扑过去,那个纤小的身影像被吓到一般,向后倒去,接着肌肤上染上鲜红的血痕。

程宗扬一阵错愕,接着看到那个纤小的身影飞快地翻过身,变成一条漂亮的蜥蜴,在树枝间跳跃着逃开。

原来是变形龙……程宗扬抹了把冷汗,接着又跃起身。变形龙只会变成它们接触到的生物,它刚才的变形,说明这附近有人!

程宗扬从树上跃下,很快在一丛剑齿兰下见到那个女子。眉眼依稀是昨日被周飞救下的那个阳钧宗女弟子,只不过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程宗扬砍下树枝,将女尸掩盖起来,然后沿着林中细碎的痕迹一路追去。

林中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那个陀佛……女施主花容月貌,令小僧一见忘忧,哈哈哈哈……”

只听这油腔滑调的声音,就知道是娑梵寺首席方丈,十方丛林名誉主持,唐国佛门理事会总理事信永大师来了。

程宗扬拨开绿藤,只见肥头大耳的信永和尚这会儿一脸的虚汗,在他对面站着五六个人,当先一位是个身着宫装的秀美女子,却是剑霄门的黎锦香。

“大师从林中出来,可见过阳钧宗的玄萝姑娘?”

信永和尚一口否认,“没有!”

“我们一行七人在此宿营,天亮时却少了玄萝姑娘,久寻无果。不知信永大师因何来此?”

说着众人都脸色不善地亮出兵刃,显然把这个名誉不佳的酒肉和尚当成了嫌疑人。

“贫僧就是路过,路过。”信永赔着笑脸道:“若没有其他事,贫僧就先告辞了,告辞告辞……”

信永一头钻进丛林,落荒而逃,几名剑霄门手下立刻追了上去。

黎锦香却没有动,她身后一个胖子笑眯眯道:“这贼秃一向小心,难得这会儿落了单,总得给他点苦头吃吃才是。”

黎锦香红唇抿紧,一声不响。

庞白鸿忽然道:“你今年十八岁了吧?可怜见的,令尊被岳贼打伤时你才一岁多,真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舒心地呼了口气,“现在好了,苦熬这么些年,终于有个依靠。”

黎锦香望着地上一根绿藤,默然无语。

庞白鸿和气地说道:“是不是舍不得?”

黎锦香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剑霄门虽是家父一手创立,但家父逝后早已分崩离析,若不是广源行相助,如今哪里还有剑霄门的字号?”

庞白鸿笑道:“你知道就好。那位周少主你已经见过,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算是年轻一代的翘楚。若能与他结为伉俪,也不算辱没你了。”

“锦香是广源行的人,自然要为东家卖命。”

“还是小香儿懂事。哪儿像何漪莲、尹馥兰那两个贱人,整日阴奉阳违。我和你严叔叔早设计好收拾她们,没想到那两个不中用的竟然不见踪影。”

黎锦香道:“庞叔叔和严叔叔的设计一定是高明的。”

“那是。”庞白鸿开怀笑道:“何漪莲那贱人真以为自己是大当家了,整日端着帮主的架子。到时候在这太泉古阵遇袭,那群匪寇淫兴大发,当着帮众的面轮流上了何帮主。这时你未来的夫君突然出现,打跑匪寇,救出洛帮众人。何帮主颜面丢尽,只有一死。周少主反复推辞,最后勉为其难地接手洛帮,帮会上下都对他感激不尽……”

黎锦香忽然道:“庞叔叔,如果我不答应呢?”

庞白鸿一愕,然后哈哈笑道:“我广源行哪里就缺你一个呢?便是你这种身份姿色,行里也车载斗量。若非小香儿平素听话,这等好事也轮不到你。”

黎锦香垂下眼睛,“锦香明白了。”

庞白鸿告诫道:“有时间多与周少主亲近亲近。私下里便让他搂搂抱抱也不妨。但记得矜重些,莫让他占了身子。男人都是一个德性,吃不到才是最好的。以你的姿色,小施手段就能让周少主神魂颠倒。将来周族横空出世,风光无限的族长夫人,少不得是你。”

“是。”

庞白鸿搂住黎锦香的腰肢,叹道:“多好的身子,白白便宜了那大弁韩的小子。”

黎锦香望着众人追去的地方,“玄萝姑娘不知怎么样了?”

“周少主事业方殷,如今正是顾惜名声的时候,身边怎好有别的女子纠缠?况且还是阳钧宗的,若有了瓜葛,难免尾大不掉……”

“找到了!”一名汉子满头油汗地奔过来,“那贼秃跑回去,正好被我们逮到!玄萝姑娘已经被那贼秃先奸后杀,还用树枝盖上!”

庞白鸿脸上的肥肉抖动了一下,失声道:“好狠的贼秃!”

“冤枉啊!”信永叫道:“真不是我干的!小僧敢对佛祖发誓!要干了这种恶事,小僧断子绝孙啊!哎哟……”

“把这秃驴捆紧些!”

信永杀猪般叫道:“救命啊!”

“小心!别让他跑了!”

林中枝叶乱响,片刻后传来“嗵嗵”两声重物落水的声音。

※ ※ ※ ※ ※

一处狭窄的空间里,萧遥逸和那胡人少女面对面贴在一起,大眼瞪小眼。

少女咬牙道:“滚开!”

萧遥逸很耐心地解释道:“你以为我这样很舒服吗?我要能滚开,早就滚开了。”

少女被挤得吐了口气,难受地颦起眉头。

萧遥逸勉强侧过脸,看看脚下,都觉得一阵眼晕。

谁也没想到两人会被传送到两道山崖之间。那山崖平直无比,上不见顶,下不见底,左右都望不到边,宽度连胳膊都伸不开,两人原本是以摔跤的动作纠缠在一起,传送过来就原样卡在崖缝里,动弹不得。

两人面对面贴了这么久,连彼此有几根睫毛都数完了,还没想出辙来。那少女颦眉道:“你别吸气……”

萧遥逸从善如流,用上吐纳功夫,一口气把肺里的空气吐得精光,少女这才能顺畅地呼吸。那两团充满弹性的突起随着呼吸一颤一颤,就像两只小白兔,在萧遥逸胸前不住跳动。

胡人少女吸了几口气,心情略微平息一些,她挪动了一下身体,忽然惊喜地叫道:“这里有根杆子!”

萧遥逸镇静地说:“是吗?在哪儿?”

“下面!”少女吃力地把手伸到腹下,摸到那根硬硬的棒状物体,“好粗……咦?”

少女愣了几秒钟,然后满腔羞愤之情都爆发出来,握住那根硬邦邦的东西用力一拧。

萧遥逸赶紧吸了口气,肚腹鼓起,将少女的小手紧紧夹住,厉声道:“摸错了!”

“该死的混蛋!去死吧!”

少女又踢又打,可惜两人身体紧紧贴着,威胁实在有限,倒像是拥抱着暧昧地扭动一般。

少女踢打一会儿,力道渐渐弱了下来,崖缝就这么窄,两人贴在一起,想分都分不开,即使她再不情愿,也只能原样伏在那个可恶的公子哥儿怀中。

整个世界都被黑沉沉的崖壁占据,四周只能看到一丝朦胧的微光。一股无法言说的恐惧在心底蔓延,似乎自己将被禁锢在这片狭窄窒息的天地间,永远无法逃脱。

“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萧遥逸信心满满地说道:“当然能出去!”

“你有办法?”

“正在想啊。”萧遥逸道:“你要是不乱动,说不定我刚才就想出来了。”

“你!”

“哎呀!”萧遥逸懊恼地说道:“刚想出来一个主意又没了。”

少女一口咬住他的肩膀。

“你再咬我就不客气了!”

少女一声不响,咬得更狠。萧遥逸勉强扭过脸,舌尖一挑,吸住她的耳珠,熟练地挑逗起来。这少女哪里是小狐狸的对手?没两下就浑身酸软,牙齿再也咬不下去。

“别舔了……”

萧遥逸吐出少女白玉般的耳珠,又朝她耳朵里吹了口气,引得少女身体一阵轻颤。

岩缝间气氛尴尬地沉默下来,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不知过了多久,少女忽然道:“你很有种吗?”

这种事情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允许质疑,萧遥逸大笑一声:“哈哈,居然被你看出来了!”

“哼,你脖子里纹着呢。”

挣动中,萧遥逸衣襟松开,脖颈中的纹身露出前面两个字,却被她看了个清楚。虽然是误会,但萧遥逸也不含糊,“当然有种!”

少女鄙夷地说道:“小白脸!”

“喂,我脸白了点儿怎么了?”

“我最看不起你这种男人!在我们部族,只有最勇敢的武士才有纹身!像你这样没用的男人,只配去放羊!”

“你怎么知道我没用?”

“有种你出去啊!”

“我突然不想出去了,在这儿还挺舒服的。”萧遥逸说着干脆闭上眼,似乎打算在这儿舒服地睡一觉。

少女半晌没有动静,萧遥逸忍不住睁开眼,只见她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似乎要流出泪来。

“我不想死……”少女强忍着哭腔道:“我想我娘……还有姐姐……”

“别哭,我有办法能出去。”

少女的泪水立刻消失不见,“真的吗!”

“你知不知道我们在哪里?”

“大山的岩缝里。”

“那你见过这种石头吗?”

少女摇了摇头。

“有一种东西,叫水泥,加上水比石头还硬。”萧遥逸道:“我们现在其实是在两道水泥墙之间。”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做水泥的。”

少女愤怒起来,“这是你做的!”

“别冲动!我要能做出这么多水泥,早就发大财了!”

少女冷静一些,“你能出去?”

“把你的短刀给我。”

少女戒备地把刀塞到腰后。

“水泥虽然比石头还硬,但用刀尖可以钻出孔。我刚才闭着眼,是在听水泥墙里面的动静。”说着萧遥逸在岩壁上敲了敲,“后面是空的。”

少女立刻把刀塞给他。

“好刀!”萧遥逸赞了一声,然后道:“恐怕要点时间。这东西挺厚的。”

萧遥逸用刀尖在墙上钻动着,水泥颗粒在刀尖下不住迸出。

整整用了一个时辰,萧遥逸才钻出一个手臂粗细,尺许深浅的圆孔。他的估计没错,水泥墙的厚度确实很厚,里面还有金属制成的网格。

刀尖一轻,终于钻透水泥墙,萧遥逸精神一振,连忙凑过去看了一眼,里面黑沉沉什么都看不见。

萧遥逸有些奇怪地看了少女一眼。按说这丫头比自己还性急,可这会儿居然一直保持安静,实在是有点不正常……少女的面纱还沾着血迹,但固执地没有解开。她眉头紧紧拧着,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萧遥逸露出一个阳光般俊朗灿烂的笑容,然后在她耳边小声道:“是不是想撒尿?”

少女愤怒地瞪着他。

萧遥逸坦白道:“我已经尿过了。”

“你!”

“人有三急嘛,这种事有什么难为情的?”

“咱们在这儿困了好几个时辰了吧?除非是神仙才没这个需求。”

“反正这下面还深着呢。你悄悄把裤子脱掉一点,肯定不会尿到身上。”

少女的目光仿佛要把这个小白脸咬碎吃掉。良久,少女咬着牙道:“把你的腿挪开!”

萧遥逸勉强挪开腿,少女身子顿时向下一滑,发出一声尖叫。

“还是这样吧。”

萧遥逸把腿屈起来,膝盖顶着对面的水泥墙,让少女骑在自己的大腿上。

少女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你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我阿兰迦发誓!即使潮水涌起吞没月亮,太阳落下不再升起!即使要寻遍青天下每一寸土地,天空中每一片白云!我也一定要杀了你!”

“原来你叫阿兰迦啊……”萧遥逸提醒道:“可以了,小心一会儿憋不住尿裤子。”

过了一会儿,阿兰迦带着哭腔道:“我尿不出来……”

“别急,放松……嘘……”

萧遥逸干脆给她吹起了口哨。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