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94章·火并

朱殷仍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伏在地上,神情间露出一丝茫然。浓雾沾在身上,带来刺骨的寒意,然而那种侵入血脉、消耗真元的噩梦并没有重现。

片刻后,一条纤美的身影踏雾而来,停在朱殷身旁。接着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挽住她颈下低垂的琥珀。朱殷怔了一下,下意识地急忙去夺,那只纤手轻轻一扯,拿走了那枚琥珀。

朱殷失声道:“还我!”

少女轻笑道:“好可惜,仙子一点法力都没有了,拿着琥珀也没用了呢。”

朱殷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无比的娇美面孔,雾色中宛如珠玉。

少女扬起手,笑道:“程头儿,你看人家的琥珀好不好?”

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雾中,朱殷身体一颤,从刚才的噩梦中清醒过来,才发现这对男女却是在太泉古阵遇见过的。当时那场爆炸自己原以为这两人绝无幸免,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心念急转间,朱殷突然意识到自己还赤身裸体,连忙抬手去掩。

小紫轻轻一笑,然后朝她摇了摇手,“再见啰。”接着叫上程宗扬,“程头儿,走喽。”

朱殷吃了一惊,急忙叫道:“等等!”

小紫停下脚步,一脸疑惑地说道:“仙子有什么事吗?”

在这个比自己还小许多的少女面前,朱殷竭力露出从容的表情,压下心底的惊惶,温言道:“那块琥珀便送给你……”

小紫打断她,“本来就是我的啊。”

朱殷怔了一下,一时间没明白这个少女的言辞,但这会儿那些外姓人随时可能返回,她顾不得多想,立刻道:“请你们帮帮忙,送我出去。”

小紫笑道:“人家没听清呢。”

朱殷叫道:“救救我!”

“救你吗?”小紫眨了眨眼睛,“你真想让我救吗?”

远处传来呼喊声,朱殷再顾不上矜持,急忙道:“求求你救我……”

“你确定吗?”

望着少女纯美的面孔,朱殷莫名地一阵心悸,她一咬牙,“是!救救我!”

小紫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地说道:“程头儿,这可是她自己求我的哦。”

程宗扬听得直翻白眼,当初自己在古阵外面看到那些来寻仇的女子,就觉得她们出门都忘了看黄历,运气差到姥姥家了,居然赶上和死丫头一路。现在他敢肯定,朱殷出门铁定踩到狗屎了。身中诅咒,落入宋三等人的狼窝不说,居然还上赶着非要往死丫头的虎口里跳,这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凄惨。

“你带她走,我把他们引开。”

程宗扬说着推开屏风,一手伸进石洞,揪着雪雪的耳朵把那条使劲喷着冰雾的小贼狗扯了出来。雪雪凶猛地龇着牙,一副要和他拼命的架式,但被程宗扬拿刀背往头上一敲,立刻夹起尾巴,老实下来。

朱殷修为尽废,被小紫轻轻一扯,身不由己地跌了过去。石室上方开着透气孔,可供一人出入,刚才两人就是从这里进来。这时小紫带着朱殷离开,程宗扬则捡起地上的衣物,往外冲出。

如果只有小紫和自己两人,想脱身并非难事,那些外姓人虽然凶悍,但对雾障畏之如虎,只要往雾障里一钻,那些外姓人再胆大也不敢追来。不过带着同样受到诅咒的朱殷,沾上雾气只怕就成了死美人儿。只有先让小紫带朱殷离开,自己引走院中的外姓人,再想办法脱身。

程宗扬刚到门边,一脚还没踏出,就立刻退了回来。外面人影晃动,甬道两端都有人赶来。程宗扬暗叫糟糕,只晚了这么一步,形势逆转,院中的外姓人闻风而至,把出路已经堵住。

好在那些外姓人对雾障畏如蛇蝎,这会儿整个浴室都被寒雾笼罩,他们只远远守在门口,不敢靠近。

片刻后,有人沉声道:“眼下还是清晨,哪里就到涨雾的时候?”

“便是涨雾也没有涨得这般凶猛。”宋三道:“莫爷当心,雾气涨得蹊跷,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莫爷在外面道:“朱仙子呢?”

宋三左右看了看,“没见她逃出来,多半还在里边。”

有人掏出火褶,吹燃后抬手扔进室内。“哧”的一声,火褶刚飞出一半,就像被水泼到一样熄灭。

外面顿时一片哗然,“哪里是雾障?这是水雾。”

宋三一脸尴尬,自己一看到雾气便只顾着逃命,其实雾障微微有种蓝色,与平常的雾气仔细看时就能看出区别。

宋三道:“既然是水雾!莫非又多了一道泉眼?”

“你们仔细看看,若是多了泉眼,那最好不过。”说着莫爷扬声道:“镇上来了不少人,大伙儿提防些,这会儿都散了吧。”

外面众人散开,剩下宋三等人,虽然知道里面只是水雾,一时也不敢进来。争吵半晌,终于有人硬着头皮进入石室。

“咦?仙子呢?”

“不好!那贱人逃了!”

“快追!”

“别慌!”宋三道:“她能逃到哪儿去?仔细找!”

几人一片吵闹,将浴室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朱殷的影子。

程宗扬蹲着身,手里抱着朱殷的衣服,周围雾气弥漫。整个浴室只有一个藏身的地方,就是屏风后的洞穴。只不过洞中充满雾障,朱殷就算寻死,也不可能藏在里面,那些外姓人更不可能进来寻找。

程宗扬算算时间,小紫多半已经带着朱殷离开。只要等他们放弃搜索,自己就有机会逃之夭夭。

程宗扬小心往洞内挪了挪,忽然手边一滑,碰到一个圆滚滚的物体,程宗扬连忙伸手去扶,避免发出声响。这里已经是洞内深处,伸手都未必能看到五指,他小心摸索片刻,才发现那是一具已经化为白骨的尸骸。

程宗扬暗道晦气,不知道哪个倒霉的家伙中了诅咒,无声无息地死在洞内。他心头一动,转念想到,这人既然死在雾中,多半也是中了诅咒。能从太泉古阵出来的,都不是庸手,一般情况下,这种巧遇都会捡本武林秘籍什么的……山洞并不太深,不过丈许就摸到尽头。程宗扬耐心摸了半天,可除了一堆白骨,连块破布都没捡到。

忽然“汪”的一声,程宗扬汗毛都竖了起来。那只小贱狗跟着自己一起钻到洞中,没想到这会儿好死不死地叫了起来。

外面有人叫道:“洞里有东西!”接着洞口“噼噼啪啪”一阵乱响,有人拿棍棒往洞内试探。

程宗扬一把揪住雪雪,把它往衣服里面一包,一边拔出雷射刀。

“呼”的一声,一杆短枪飞进洞中。程宗扬刚闪身避开,便看到一条铁链怒龙般挥来。这下避无可避,程宗扬只好挥刀挡住,顿时露了行藏。

“洞内有人!”

“什么人!滚出来!”

程宗扬一声不吭地拉过背包,把所有的手雷绑在一起,用朱殷的裙子包住,然后用力投了出去。

洞口红影一闪,众人的兵刃立刻招呼上去。接着轰然一声巨响,整个石室都仿佛被巨大的爆炸掀开,青石垒成的墙壁摇摇欲坠,半边房顶都倒塌下来,碎石带着硝烟四处飞溅。

不等爆炸声停,程宗扬就抱着雪雪闪身出来。这处汤馆紧邻着山体,程宗扬两个闪身,便钻进雾障。

※ ※ ※ ※ ※

一进雾障,就像在冰水中游泳一样,寒意刺骨。程宗扬不敢进入太深,只沿着雾障边缘小心行进。

对于小紫,自己并不担心,这边闹出这么大阵仗,她逃不出来才见鬼了。话说回来,那些外姓人虽然凶恶,但弱点实在太致命了,难怪在镇上如此低调,连徐君房都看不起他们。

一刻钟后,栖凤院已经被远远抛在身后。程宗扬打着哆嗦从雾障出来,钻进山林,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即使没有中过诅咒,在雾中行走也是个体力活。等身上的寒意消退,他才揪着雪雪的耳朵把它扯出来,没好气地说道:“小贱狗,差点儿被你害死!”

雪雪懒洋洋地趴在地上,两只前爪搭在一起,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程宗扬一阵火大,揪着小贱狗的耳朵正要开骂,突然“咦”的一声,喝道:“嘴巴张开!”

雪雪头一扭,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小贱狗嘴巴里明显咬着什么东西,可想从它嘴里夺出来,那后果实在太可怕了。看来只有死丫头才能制住这贱狗。

忽然雪雪抬起头,在空气中嗅了嗅,然后翘起尾巴,迈开四条小短腿,就像一只滚动的雪团,往林中奔去。

不多时,林中传来一阵兵刃交击的声音。程宗扬小心看去,却是两帮人马正在恶斗,一方是五名大汉,另一方则是一老一少两人。那几名汉子包着头,面目凶狞,看上去像一伙悍匪,为首的却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他不住出声指挥众人走位,将两人牢牢困住。

此时老少两人已经落在下风,那老者挥舞着一根铁杖,面目依稀有些眼熟,却是百琴谷的长老。

程宗扬看了几眼,不禁讶异,那群汉子修为不见得高明,一对一的话,未必能在百琴谷长老手下走过几招,但在那年轻人的布置下,隐隐结成阵势,完全压制住对手的攻势。

百琴谷长老身边的少年修为平平,勉强支撑片刻,对面的年轻人忽然长剑一挑,使了个虚招,接着错身上前,挥拳将他打翻在地,长剑一沉,架在他颈中。

那年轻人喝道:“把通仙草交出来,放你们一条生路!”

百琴谷长老神情惨淡地跳开一步,取出一支竹筒丢在地上,哑声道:“老夫认栽!通仙草在此,放开他吧。”

一名汉子抄起竹筒,拔下塞子,抬掌轻轻一磕,取出一株通体莹白的细草,然后递给为首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仔细看了片刻,然后笑道:“老头儿,你们运气不错啊。这趟进太泉古阵,是不是还捞到了别的宝贝?”

百琴谷长老惨然道:“老夫在阵中五日,折损一名弟子,费尽心机才得到这株仙草,哪里还见到别的宝物。”

“真没有吗?”

百琴谷长老摇了摇头。

年轻人遗憾地叹了口气,长剑蓦然一递,刺穿了那少年的脖颈。百琴谷长老大叫着朝前扑去,几人刀剑齐出,转眼将他格杀当场。

几人拿过两人的行囊翻拣,忽然有人扭头道:“哪儿来的狗?”

程宗扬眼看着小贱狗撒着欢跑到一棵树下,然后兴奋地扬起一只小爪子,在空气中挠着。

空气像水面一样荡起涟漪,片刻后发出一声肥皂泡破开般的轻响,原本空无一物的视野,仿佛扯下幕布般景物变幻,露出一张姣美的面容。

小紫生气地看着雪雪,“小笨狗,外面有坏人呢,你就要进来。”

雪雪跳到小紫怀中,亲怩地在她身上蹭着,然后张开嘴,把一个小小的东西吐在她掌心。

那群汉子都没想到有人居然藏在自己眼皮底下,不由瞠目结舌。为首的年轻人目光落在小紫身后那女子身上,然后挤出一个笑容,“莫非是瑶池宗的奉琼仙子?好法术!佩服!佩服!”

朱殷原本身无寸缕,临走时虽然匆忙捡了件外衣,这会儿披在身上,却掩不住她胴体凸凹有致的曲线,反而更添诱惑。她玉颊酡红,流露出醉人的风情,一边还竭力保持着从容的气度,淡淡道:“看诸位用的阵法,多半是太乙真宗的道兄吧?”

几名汉子互相看了一眼,为首的年轻人眼中寒光微闪,接着哈哈笑道:“果然瞒不过仙子的法眼!在下童行海!幸会幸会!”

童行海嘴上说着幸会,手里却握紧剑柄。他们掩藏身份杀人越货,这时被朱殷一口揭穿,便知道此事绝难善了,心下顿生杀机。童行海使了个眼色,手下几人四面散开,拦住两女的去路。

小紫点着雪雪的鼻子嗔道:“小笨狗,看你干的好事,这下要被人杀人灭口了呢。”

童行海等人并没有把那小姑娘放在心上,全部心神都用来戒备朱殷。瑶池三仙子名声在外,任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她刚才施展的手段,一个匿形术,众人近在咫尺都未能察觉,不由他们不防。

“外面传得沸沸扬扬,都说仙子得了一颗赤阳圣果,”童行海满脸堆笑地说道:“恭喜恭喜。”

朱殷镇定地说道:“赤阳圣果不在我手中。”

童行海笑道:“我猜也是,赤阳圣果那种宝贝,自然要藏起来才是——”

话音未落,童行海蓦然腾身掠起,长剑在空中挽了一串绚丽的剑花,星星点点朝朱殷洒去。

朱殷根本就是外强中干,只能勉强维持平常的风度。童行海全无征兆地一剑袭来,她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剑光笼罩。

剑至中途,童行海心下起疑,右手突然一翻,收回长剑,接着左掌递出,一把卡住朱殷的喉咙。

童行海压根儿没想到堂堂奉琼仙子会被自己一招制住,他微微一怔,接着露出狂喜的表情,已经察觉到朱殷修为尽废。

忽然身后涌来一股杀气,童行海脚尖一点,滴溜溜转过身,长剑横在身前,守住门户。刀剑相交,童行海丹田一滞,居然吃了些暗亏。

程宗扬收刀贴在肘后,然后侧过身,屈臂劈出。武二郎的五虎断门刀以气势见长,双刀霍霍,气势惊人,这一招却是贴身短打的功夫,依靠身法和步法的配合,用全身的力气近距离出刀,力道十足。

交手不过三招,童行海的长剑便被他撞开,接着程宗扬欺身近前,刀锋从肘下挑出,虎牙般袭向童行海的胸腹。

童行海退后一步,长剑一旋一翻,缠住程宗扬的雷射刀,用上柔劲,与对手比拼内力。

另外几人原本四处散开,见状纷纷赶来,谁知童行海比拼内力落败更快,略一交手,便“哇”地吐出一口鲜血,踉跄着退开。

“师兄!”几人急忙扶住他。

童行海挥手推开众人,一边啐了口血沫,两眼紧盯着程宗扬,沉声道:“你是本宗哪一支的弟子?”

程宗扬微笑道:“我是太乙真宗的掌教。”

“蔺采泉的人?”童行海神色数变,最后喝道:“我们走!”

“蔺采泉的人又怎么样?”一名汉子道:“杀了他!”

童行海劈手给了他一记耳光,“本是同门!哪里便要打打杀杀?走!”

童行海虽然年轻,那些门人却丝毫不敢违抗,几人连句场面话都没留,便掠往林中。

程宗扬与朱殷对视一眼,这位奉琼仙子露出一丝慌乱和惊恐,随即又恢复那种凛然的神情,从容拂了拂发丝。

程宗扬对小紫道:“你们怎么藏在这里?离栖凤院太近了。”

“大笨瓜。”

朱殷道:“姑娘担心公子,特意在这里等的。”

程宗扬心头一暖,正要开口,忽然身后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刚才离开的一名太乙真宗门人跌跌撞撞奔了回来,他从头到脚都被火焰包围,烧得火球一般,没跑几步便颓然倒地,气绝身亡。

童行海等人倒退着从林中出来,戒备地看着周围。

“啪,啪……”

林中传来鼓掌声,一名中年人漫步出来,抚掌赞道:“好一个金火天丁大法!”

对面现出一名黄冠道人,他稽首行礼,然后客气地说道:“怎比得了贵宗的离火神符?”

“柳道友不必客气。”尹思元笑道:“我道宗六大宗门,华妙宗早已除名,不必多说,如今论及道家诸宗翘楚,谁不知神霄宗后来居上,已经是道宗数得上的名门?六大宗门,必有贵宗一席之地。”

“岂敢岂敢,敝宗虽然薄有虚名,但根基尚浅,怎能与乾贞道相提并论?”

两人谈笑自若,全未把童行海等人放在眼里。童行海神情数变,然后停住脚步,扬声道:“在下太乙真宗童行海!不知两位道兄有何见教?”

尹思元对柳淳风道:“如今江湖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行凶劫掠,还冒充名门正宗。柳道友,你说蹊跷不蹊跷?”

柳淳风道:“世道浇离,人心不古,如此胆大妄为之徒,岂能容他猖狂?”

童行海清秀的面孔蒙上一层寒霜,冷冷道:“童某是林之澜林教御门下。今日之事,乃是敝宗的通仙草被人抢夺,在下取回而已。”

尹思元这才回头看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阁下是不是太乙真宗门下,只需随尹某前往龙池,便知真伪。”

看到乾贞道并非要翻脸,童行海暗暗松了口气,连忙道:“不错!柳道长若是不信,咱们便去龙池分说清楚!”

“好。”尹思元点了点头,然后道:“拿下!”

童行海又惊又怒,“尹道长!你这是何意!”

尹思元笑道:“此去龙池数千里之遥,道兄若是跑了,还如何分说清楚?少不得我乾贞道多担待些,护送各位回去。”

童行海心里明镜一般,这尹思元嘴上说得好听,一旦落到他们手中,自己生死都是他一句话的事,别说活着回到龙池,就是活着离开苍澜镇都是幻想。

接着两名乾贞道门人从后面现出身来,虽然人数不多,却摆出包围的架式,似乎要将童行海等人一网打尽。

童行海猜的没错,尹思元早在太泉古阵就盯上他们,见这些太乙真宗的门下鬼鬼祟祟掩饰身份,便打定主意要黑吃黑,因为担心手上实力不足,还拉来神霄宗作帮手——乾贞道在宋国颇有些势力,与神霄宗关系一向良好,而神霄宗对太乙真宗重返宋国极为忌惮,眼下有机会对付太乙真宗,双方顿时一拍即合。

林中剑光闪动,双方已经动起手来。乾贞道与神霄宗的四人修为比太乙真宗诸人高出一截,其中还有尹思元和柳淳风两个高手。不到一刻钟,太乙真宗三名门人便血溅当场,最后童行海被尹思元一掌拍在背心,扑倒在地。

尹思元没有趁机取他性命,反而收手道:“道友今次来太泉古阵不知是何用意?大伙儿既然都是道宗一脉,只要道友分说明白,自然会放道友一条生路。”

童行海明知道他是拿自己当初的话来戏耍,但生死关头,便是一根稻草也要紧紧捞住,当下竹筒倒豆子一样,说了来意。

童行海是在洛都附近听到消息,当时他正与几位同门扮作汉国游侠,寻机劫掠过往行商。听说武穆王近日在太泉古阵出现,他立即派人向师尊林之澜传讯,一边启程南下。但他们进入太泉古阵时运气却差了点儿,被传送到第一层,用了两天时间才赶到第三层,结果连奈何桥都没能过去。

折腾数日,第一批越过奈何桥的人陆续出来,童行海眼看要空手而归,偶然发现百琴谷长老得到一株通仙草,便动心抢夺,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后落在乾贞道手里。

尹思元道:“太乙真宗堂堂名门正道,怎么也干起劫路的勾当?”

童行海辩解道:“实非如此。前任王掌教多年领兵在外,用的都是我太乙真宗的积蓄。又与宋国闹僵,失了宋国的财源,敝宗十来年坐吃山空,早已入不敷出。我等换了身份,为的是行商方便,从不敢为非作歹。”

尹思元恍然道:“原来如此。那童道友赶来太泉古阵,想必为了与岳贼联手起事吧?”

童行海连忙道:“绝无此意!敝宗与岳贼毫无瓜葛。实言相告,对王掌教的作为,敝宗上下也多有不满。”

“千万别这么说。”尹思元显然心情很好,笑道:“多亏了紫阳真人,神霄宗和我乾贞道才能在宋国多分一杯羹。柳道兄,你说是不是?”

柳淳风微微一笑。童行海被他们揶揄得脸色时青时白,一时说不出话来。

尹思元笑道:“童道兄,此去龙池,一路走好。”说着一掌拍出。

童行海原本背靠着大树,这时猛地怪啸一声,双掌拍向两人。

柳淳风冷笑着抬起掌,与尹思元各抵住他一只手掌,接着真气奔涌而出。童行海怪啸不绝,竟然撑住两人联手的攻势。突然间,他胸口衣物破开,从胸腹处伸出一只怪异的兽爪,狠狠抓在尹思元肋下。

尹思元只觉肋下剧痛,被他一爪震断两根肋骨,又生生撕下一片肉来,鲜血顿时染红道袍。

童行海破开两人联手之势,随即纵身出来。另外两名乾贞道的高手正盯着程宗扬等人,听到异动连忙转身,便看到一只兽爪劈面袭来,接着面门剧痛。

童行海陡然加速,顷刻间,乾贞道一名高手便已重伤,另一名乾贞道高手慌忙后退,却被一根树枝绊倒,跌坐在地。童行海妖魔般扑过来,双手按住他的手臂,胸腹间那只兽爪抓住他的下巴,往上一推,然后张口咬住他的脖颈。

不知何时,林中的光线黯淡下来,天际乌云密布,那名乾贞道高手被咬断喉咙,鲜血泉水一样喷出,溅在童行海脸上。

“噗”的一声,一截剑锋从童行海胸前钻出。尹思元一手按着肋下的伤口,一手握着长剑,用力一拧,绞碎童行海的心脉,然后拔出长剑,将他拦腰斩断。

柳淳风震惊地望着童行海的尸身,半晌僵硬地抬起头,脸上已经面无人色,颤声道:“兽鬼……太乙真宗门下,怎么会有兽鬼……”

尹思元咬牙道:“灭口!”

“呃?”柳淳风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尹思元只说了三个字:“林之澜!”

柳淳风明白过来。如果单单是杀了太乙真宗的人,即使走漏风声,也可以说是误会,甚至倒打一耙,可林之澜门下居然身怀兽鬼异术,传扬出去,林之澜无论如何也要杀自己二人灭口。

尹思元道:“那个小美人儿是柳兄的。剩下的我来对付。”

柳淳风一点头,挺剑朝小紫刺去。小紫惊叫一声,转身就逃。程宗扬拔刀而起,细长的刀身闪电般袭向柳淳风后颈。

忽然手上一沉,刀势顿减。程宗扬凝目看去,刀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黑色的小符。那符箓只有两指宽窄,上面绘着弯弯曲曲的符文。

朱殷修为虽然被废,眼光还在,连忙提醒道:“这是乾贞道的重岩符,可令兵刃重量剧增,符箓消失前只能弃刀。”

当初在野猪林,程宗扬就见识过乾贞道的符箓,眼前这张重岩符显然技高一筹,原本轻若无物的雷射刀突然间仿佛重逾千斤,拿在手中都摇摇欲堕,更不用说出招破敌。

“仙子倒有几分眼力,可惜我这重岩符多了锁魂的符文,除非把手砍断,便是想弃刀也弃之不去。”

尹思元强行压下伤势,冷笑着屈弹一指,打出一张坎冰符。谁知那年轻人长刀忽然一震,刀身化为流光。消散无痕,重岩符失去依托,轻飘飘落在地上。

错愕间,程宗扬仅剩的刀柄蓦然射出一道电光,将坎冰符斩成两半,接着挑向尹思元的胸口。尹思元顾不得理会他长刀的变化,双掌一合,胸前蓦然飞出一柄短剑,迎向吞吐的电光。

朱殷道:“乾贞道的护命法剑!避开!”

那年轻人非但不避,反而举刀迎向他的法剑。尹思元心下冷笑,避开虽是上招,但自己的护命法剑剑随心动,这年轻人身手再快,又岂能快过自己的心意?至于硬挡,等他长刀飞出,魂魄受创,便知道自己法剑的厉害。

尹思元祭出法剑,满拟将他那柄怪异的长刀震飞,趁势斩断他的喉咙。没想到他的法剑刚一飞出,就被电光斩成两截。

尹思元如受雷殛,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程宗扬猱身上前,刀上电光吞吐,朝尹思元拦腰斩去。

尹思元法剑被毁,口鼻眼角都渗出血痕,状如疯魔。他左掌摊开,一口鲜血喷在掌心,厉声道:“琉璃血界!”

鲜血在尹思元掌心凝出一道血红的符箓,接着飞出,将程宗扬笼罩在一片琉璃般的血光之中。

乾贞道的琉璃血界是以元神精血凝成符箓,一旦被符箓击中,就会被困在一个琉璃般的血色天地中,难以脱身。

尹思元制服程宗扬,随即盯向朱殷,森然道:“朱仙子这么好心情,居然和太乙真宗的人联手。”

朱殷转身便跑,忽然腿上一软,跌倒在地。

柳淳风与小紫一个追一个逃,已经不知去向,林间血迹斑斑,伏尸处处,寒风拂过,顿时阴风四起。

朱殷穴道被封,手脚软绵绵使不出半点力气,单薄的衣物下,显露出肉体柔美的曲线。尹思元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瑶池宗奉琼仙子是道门有名的美女,今日之事左右要杀她灭口,不如先快活一番。

尹思元半边身体都被鲜血染红,眼中却流露出野兽般的光芒,狞声道:“都说奉琼仙子是琼玉做的身子,今日尹某倒要好好观瞧一番……”

“好生白嫩的肌肤,果然如脂如玉……”尹思元肋下被妖爪撕开的伤口边缘变得乌黑,自己却毫无所觉,他手掌伸进朱殷衣内一摸,不由怪笑道:“仙子竟然连内衣都没有穿?”

朱殷神情惨然,一边想就此死去,一了百了,又禁不住想开口哀求,求他饶过自己性命。

尹思元狞然一笑,抬手将她衣物撕得粉碎,露出她雪玉般的胴体,接着两手抓住她双腿用力分开。朱殷唇瓣颤抖着,敞开的双腿间湿淋淋传来一片寒意。尹思元咧开嘴,露出一条已经发黑的舌头,自己却毫无所觉。他舔了舔嘴唇,忽然扑下身,把脸埋在朱殷腿间,舔弄得叽叽作响。朱殷身体触电般不住战栗,玉颊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

忽然,一柄长刀出现在尹思元背后,接着笔直落下,从尹思元颈后刺入,穿过胸腔、腹腔,从腹侧伸出,将他整个钉在地上。

程宗扬仿佛从血池中爬出来一样,浑身浴血。他用力一拧刀柄,然后拔出雷射刀,把尸体踢到一边。

朱殷没想到他居然连琉璃血界也能劈开,错愕之余,心底不由涌起一股强烈的感激之情。她头一次发现这个年轻人如此亲切,虽然他满身血污,看上去凶狞无比,但比起道貌岸然的尹思元,却纯洁得如同天使,尤其是他在遍地尸骸间挺立的姿态,让朱殷几乎要喜极而泣。

忽然那年轻人一手捂住小腹,脸上露出痛楚的神情,朱殷张口欲问,却见他劈手抓住自己的长发,把自己扯起来。朱殷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他一手解开裤子,掏出怒胀的阳具,用力贯入自己口中。

朱殷口腔被火热的阳物塞满,怒胀的棒身一直顶到喉头,又粗又硬,使自己几乎无法呼吸。

年轻人一声断喝:“舔!”

朱殷浑身一颤,红唇含住肉棒,勉强用舌尖舔舐起来,心里刚才那点感激顿时化为乌有。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