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93章·凌辱

光线穿过墙顶的透光孔,映在水雾弥漫的汤池上,幽暗的浴室内光影交错,色彩斑斓。

汤池旁的青石板上,摆着一只黝黑的铁笼。曾经光彩照人的奉琼仙子此时仿佛抽干了所有精力,就像一只陷入绝境的雌兽般伏在笼中。乌亮的秀发贴在肩上,湿淋淋滴着水,身上如火的红衣已经湿透,那张玉雕般的面孔混杂着困惑、惊恐与惶然,再也没有以往的矜持和骄傲。

铁笼旁立着七八个男子,穷年累月囚牢般的血腥生涯,给这些外姓人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们狞笑地盯着笼中的猎物,目光中充满了阴狠和残忍的意味。

带着气泡的泉水在青石砌成的浴池中不住翻滚,散发出热腾腾的水雾,朱殷心头却一片冰冷。房门关上的刹那,她突然间意识到,刚才离开的菊姐,才是她此时唯一的依靠。在众多视线环绕下,她曾经的从容荡然无存。惧意像野草一样在心底滋生,使她禁不住微微发抖。

“难得老天爷开眼,挑中了仙子。”宋三开口说道,那笑容就像一个面具扣在脸上,眼中殊无笑意,“仙子这样的美人儿肯留在镇上陪我们兄弟,实在是大伙儿的福气。”

“嘿嘿……”

“呼呼……”

“哈哈……”

“呵呵……”

围观者发出一片怪笑。

朱殷苍白着脸一言不发,眼神却越来越绝望。反复凝炼真气之后,她终于确定,自己的修为已经所剩无几,宗门的刻意栽培,多年的勤修苦练,无数灵丹妙药,种种机缘……都成了过眼云烟。

宋三笑道:“莫爷的恩典,把朱仙子赏给大伙儿。咱们可别辜负了莫爷这番心意。”

有人嚷道:“三哥,时辰不等人,别让仙子等着!”

“急什么?”宋三道:“好菜不怕慢吃。”

铁笼“咣”的一声打开,宋三拍了拍笼子,“出来吧。”

朱殷身体颤了一下,接着闭上眼睛。

有人嘲笑道:“当初不肯进去,眼下不肯出来。仙子莫不是想住在里头?”

宋三淫笑道:“仙子是闻到了味儿,觉得这专门关母狗的笼子住着亲切——既然仙子不肯出来,咱们就关得更紧些!”

朱殷头上一痛,被人抓住发髻,把她头颈粗鲁地拖到笼外,接着宋三一推,两扇笼盖左右合紧,盖中两个半圆的铁槽正卡住她柔美的玉颈。

朱殷双膝跪在地上,两手攀住笼盖的铁栏,用力拉扯,可这只以往她轻易就能扯开的铁笼,此时却在她指间纹丝不动。

接着腰后一紧,有人用铁链把她纤腰束在铁笼底部,迫使她双腿分开,腰腹紧贴着大腿。

朱殷头颈被卡住,根本无法挣扎,只能木偶般任人摆布。等众人松开手,她已经被摆成跪伏的姿势,脖颈被铁笼卡住,腰肢低垂,浑圆的臀部被迫耸起。

宋三一手伸进笼内,在她臀上打了一把,啧啧赞道:“好个标致的屁股,大伙儿艳福不浅!”

朱殷双目紧闭,雕塑般的面孔白得几乎透明,温泉的热度渐渐散去,湿透的衣裙贴在身上,带来刺骨的寒意。

有人抱怨道:“咱们在外面辛辛苦苦,仙子在里面一个字儿都不说,连动都不动一下,这也太没味道了吧?”

有人应和道:“可不是嘛,知道的说仙子这是矜持,不知道还以为仙子看不上咱们这些兄弟呢。”

“这事儿得你来我往才得趣,仙子这样,那不是摆弄死人吗?”

众人鼓噪中,宋三道:“说的对!莫爷既然让仙子来服侍咱们,让她动着叫咱们快活才是正经的!仙子,是先给哥儿几个吹喇叭呢,还是让咱们先把肉棍别进去?”

朱殷紧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响。

“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宋三笑着说了一句,接着脸一沉,喝道:“把屏风打开!”

这间浴室依山而建,后墙就是山体,这时屏风被人拉开,露出一个洞口。那山洞并不大,不过半人高低,深度也只有丈许,然而洞内弥漫的却是一层白蒙蒙的雾气。

朱殷瞪大眼睛,身体无法抑制地战栗起来。当众人抬起铁笼,送入洞口,朱殷终于忍不住尖叫道:“不要——”

铁笼“砰”地落在地上,接着传来一片轰笑。

朱殷盯着眼前的白雾,呼吸变得急促而散乱,强烈的惧意使她几乎没听到周围的耻笑。她并不怕死,但对于她这样的修行者来说,每一点真元都无比珍贵,再没有什么酷刑比一点一滴耗尽真元更可怕,那种折磨完全超越了任何人的承受能力,再勇敢再有毅力的人也无法支撑。

宋三嘻笑道:“仙子,想明白了吗?”

朱殷想开口,舌头却仿佛僵住。

忽然铁笼向前一滑,在石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朱殷失声道:“不!不要!我知道了!”

“既然想明白了,就先把衣服脱了,让大伙儿看看仙子的身子到底是什么模样?”

朱殷精致的唇瓣颤抖着,眼中露出受辱的凄然和哀婉。宋三抬脚往铁笼上一蹬,一缕雾气漫入笼内,沾在鼻尖上,寒意直入心底。朱殷尖声道:“我脱……我脱给你们看!”

众人喝道:“快脱!”

朱殷彻底崩溃下来,带着泣声乞求道:“求你们放开我,不要离这么近……我一定脱……你们想看哪里都可以……”

宋三一摆手,众人把铁笼拖出山洞,重新掩上屏风——即使他们,也同样不敢靠近那些雾障。

铁笼打开,失去支撑的朱殷仿佛被抽掉骨骼一样瘫软在地,浑身再没有一丝力气。

宋三抬起手,“嗒”的一声轻响,一颗指尖大小的黑色药丸掉在地上,接着是一颗红色的药丸,转动着滚到朱殷脸侧。

“黑的这颗是毒药,吞下去立刻就死。红的这颗可是好东西,”宋三笑道:“能祛寒压惊,延年益寿。仙子选哪颗?”

朱殷的骄傲被彻底打碎,她战栗着抬起手指,伸向那颗红色的药丸。

宋三拦住她,“这药不能用手拿,用嘴直接含住吞服才对。”

在雾障的威胁下,朱殷再没有任何反抗的念头,她伏下身,用唇瓣含住那颗红色的药丸。

宋三笑道:“先给仙子说清楚,这红色的药丸是催情的春药。若是选黑丸,一口吞下,一了百了。若是不想死,便选红丸,仙子初经人事,未免生涩,用这药助助兴倒是好的。”

朱殷僵滞片刻,最后闭上眼睛,费力地吞下那颗红色药丸。

周围传来一片嘲弄的笑声,“还以为这婊子真和天上的仙女一样,原来也是个要命不要脸的。”

宋三一手托起她白玉般的下巴,“啧啧”赞叹几声,然后抬手将她发上那支凤钗一把扯下。朱殷身体猛然一抖,接着发髻松开,长发披散下来。

宋三得意洋洋地拿起那支凤钗,展示给众人。虽然只是一支钗子,但在众人的轰笑声中,朱殷却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剥去最后一缕遮羞布,从高高在上的仙子堕入红尘。

忽然臀后一紧,有人抓住她的臀肉,朱殷身体本能地一颤,试图挣开。但看到宋三眼中充满残忍和快感的笑意,她身体仿佛被点中穴道一样变得僵硬。

宋三一手伸到朱殷臀后,手指顺着她的臀沟向下滑去。朱殷红裙已经浸透,湿淋淋贴在臀上。随着指尖的移动,红裙下的圆臀显露出优美的轮廓。那只手渐渐下移,一直伸到腹下那片软腻间。

朱殷身体像触电一样颤抖着,夹在臀沟间的红裙紧贴着肌肤,那根手指顶在臀下,能看到两片柔软的蜜肉微微张开,在湿透的布料下柔软地滑动着。

朱殷一颗心仿佛悬在喉咙里,身体微微痉挛。忽然腹内传来一股暖意,身体的战栗渐渐停止,朱殷苍白的双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雕塑般端妍的玉容变得妩媚起来……浴室内一片寂静,除了水声,只有一丝细微的娇喘声。朱殷立在翻滚的温泉池边,在众人围观下微微低着头,一双洁白的玉手兰花般在颈侧翘动着,一点一点解开颈侧和腋下的衣纽,脱下那件鲜红的上衣,露出里面是一件精致的纱衣,再往里,是一条贴身的抹胸。

朱殷解下上衣,垂手放在脚边。围观的众人像喝醉一样变得亢奋起来,叫嚷道:“把里面的也脱掉!”

朱殷低喘着,玉脸愈发娇红。她双手绕到颈后,解开系带,鲜红的丝绸抹胸水一般滑落下来,室内仿佛一亮,一对丰挺饱满的雪乳绽露出来,闪动着耀眼的肤光。

周围响起一片淫猥的笑声,“仙子这对奶子好生风骚……”

“好嫩的奶头,又鲜又红。”

宋三用指尖掐住她的乳头根部,将她乳头挤得向上翘起,笑道:“像不像樱桃?”

“好一对红鲜鲜的樱桃粒!”

围观的汉子纷纷伸出手,抚弄着她的雪乳。朱殷满脸飞红,却不敢挣扎,只羞耻万分地侧着脸,柔颈扭到一旁。

水晶般的光球内,光影不住变幻,程宗扬说不出是什么表情。这么新鲜的嫩白菜,不但被猪拱,而且还是被一群猪拱——说实话,自己倒真没有义愤填膺,反而有点血脉贲张的感觉。

水晶球内,被废去修为的仙子裸着上身,一双白美的雪乳被各种手掌轮流摸过,柔软而充满弹性的乳肉颤抖着不住变形。半晌,浴室内的外姓人才松开手,那个仙子般的美人儿含羞忍耻地解开红裙,在众人围观下褪去亵裤,一丝不挂地立在池边。

汤池中,朦胧的水雾不断升起,在众人喝令下,奉琼仙子仿佛一株雾中的白玉芍药,不断摆出各种姿势。她双手抱在脑后,右肘抬起,腰肢向左扭动,玉体呈现出一个优美的“S”型,曲线柔美动人。

接着她双掌合在一起,雪白的双臂从颈后向左倾斜,上身右横,一双玉腿微微弯曲,腰臀往左挺起,光洁的玉体像反弹琵琶的舞者一样拧成反“Z”型,丰挺的双乳和浑圆的雪臀作为反“Z”型的顶点,微微颤动,显得肉感十足。

朱殷在温泉中浸过多时,肌肤更显光润,曲线变幻间,妙态横生。那群外姓人一边抚弄着她白艳的胴体,一边戏弄道:“朱仙子真不愧是练过的,这屁股扭得真浪!”

“放到院里也是当红的粉头。”

“瑶池三仙子可都是上等的美人儿,”有人嘻笑道:“不知道哪个仙子奶子最大?朱仙子给咱们说说。”

朱殷低喘道:“大师姐……”

“看仙子这骚样,不会是开过苞的吧?”

“瞎说,瑶池宗的仙子可都是处子之身,是不是啊,朱仙子?”

朱殷道:“是……”

“是不是要验过再说,”宋三道:“朱仙子,把你的花苞露出来,让大伙儿瞧瞧是不是开过苞的。”

程宗扬道:“啧啧,朱仙子这下可是掉进狼窝了,还不如吞了那颗毒药呢。”

“大笨瓜,”小紫笑道:“黑色那颗也是春药,而且药力更猛烈。”

“干!只有你这种坏透了的死丫头才知道那些坏人的伎俩吧!”

小紫笑道:“程头儿,朱仙子美不美?”

程宗扬矜持地点点头,“还行。卓美人儿再年轻几岁,倒和她有一比。嘿,这帮人怎么干看不吃,只过眼瘾呢?”

光球中仿佛在上演着一台小小的舞台剧,那群外姓人带着狞恶的笑容围成一个圆圈,中间跪着一具白玉般的娇躯。朱仙子面带红晕地弯下腰,双手抱着那只雪白圆润的雪臀朝上抬起,在众目睽睽之下,扒开凝脂般滑腻的臀肉,露出股间那只鲜嫩的性器。

程宗扬眼睛一亮,“色如丹渥,穴若含珠——这是上等鼎炉啊!”

小紫却盯着朱殷颈中垂下的那块琥珀,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朱殷心里对雾障的恐惧彻底压倒了尊严和矜持,她已经几乎感觉不到羞耻,就像条美丽的雌兽般跪伏在那群男人之间,柔颈贴在青石板上,雪滑的圆臀高高翘起,在他们的呵斥下主动扒开臀肉,将自己最羞耻的秘处展露在那些男人的视线下。柔艳的性器在臀间绽开,宛如一朵盛开的鲜花,绽露出娇美的蜜肉,红腻的穴口,柔嫩的花蒂,香艳无匹。

那群外姓人眼中几乎喷出火来,一名汉子按捺不住,低声道:“三哥?”

宋三摇了摇头,虽然莫爷仁义厚道,把奉琼仙子赏给大伙儿,但他心里明镜一样,奉琼仙子的苞只能莫爷来开,眼下这些其实只是调教,等大伙儿教好她规矩,服侍好莫爷才是正事。

原本不染凡尘的仙子此时身无寸缕,裸露着琼玉般的肉体,在人群中展示着自己最隐秘的羞处。在药物的刺激下,那只性器微微充血,就像一朵湿透的海棠,娇艳欲滴。

众人喉结齐齐动了一下,接着便有人忍不住伸手抓去——就在这时,所有人突然间神色大变。

屏风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响动,接着一股浓白的雾气从屏风下涌出,潮水般滚滚涌来,石室内温度剧降。

“雾障!”

室内所有人都变了脸色,眼看浓雾袭来,再悍不畏死的外姓人也心底生寒,不由分说便夺路而逃,争先恐后奔出门去,生怕沾上半点雾气。刹那间,汤馆内就只剩下朱殷一人,她已经认命地闭上眼睛,等待即将到来的命运,这时听到周围的响动,她迟疑地回过头,接着便被雾气吞没。

浓雾沾上皮肤,寒意侵体,本能的恐惧使朱殷浑身僵硬,她压抑不住地想要尖叫,喉头却仿佛被堵住,发不出一丝声音。

狂奔的脚步声从甬道远远传来,那些人一边跑一边呼叫,浓雾笼罩的石室转眼成为被诅咒者的绝地。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