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92章·莫爷

宋三抓住那妇人的头发让她抬起面孔。月光下,一张娇艳的玉脸含嗔带喜,眉眼间带着浓浓的风情,却是青叶教的尹馥兰。

“这位尹夫人也是晴州人氏,这次进太泉古阵,一不小心中了毒。我宋三心地仁厚,拼着性命救她出来。朱仙子,你猜怎么着?”

宋三摸了摸她的唇瓣,尹馥兰顺从地张开红唇,含住他的手指,仰着脸吸吮起来。

旁边有人嘻笑道:“尹夫人知恩图报,为了报答三哥的救命之恩,便以身相许。”

“何止知恩相报?这位尹夫人活活就是个菩萨!自从救她出来,便开起了无遮大会,肉身布施。”

众人一阵轰笑。

宋三道:“听说这位尹夫人原本也是个有心计的角色,当日气死丈夫,独掌青叶教的大权,端的是好算计好手段!现在嘛,不瞒仙子说,尹夫人中毒太深,伤了神智,原本精明狠辣的教主夫人,如今是又乖又甜,听话得紧。”

宋三嘿嘿笑道:“如果单是如此倒也罢了,偏生那毒物侵入心脉,让这位花容月貌的尹夫人成了只知纵欲滥淫的尤物——兄弟们,大伙儿快活快活!”

众人淫笑着架起尹馥兰,这里临近山梁,山石随处可见,几人七手八脚把她抬到树下,坐在一块方桌大小的岩石上,然后有人托起她的下巴,一口亲吻她的小嘴。

尹馥兰满脸媚态,柔柔张开红唇,吐出香舌,任由这些陌生人轮流亲吻。众人抚弄间,有人拽下她的纱衣,露出两只圆月般又圆又大的美乳。尹馥兰一边与人接吻,一边裸着雪玉般的上身,挺着白生生的双乳,任人摸弄揉捏。

等最后一个人亲完,尹馥兰红唇被舔得湿漉漉的,唇角淌出一股亮晶晶的唾液,她微微喘息着,美目半睐,神情愈发妩媚。

宋三盯着雾障中那个微微颤抖的身影,耐心地等待时机。朱殷不敢进入雾障深处,又闯不出去,只能停在雾气稀薄的边缘勉强支撑。即使危急关头,她也算得很准,即使自己无法出去,那些与她有同样遭遇的外姓人也不敢进入雾中。

尹馥兰双臂被人拉到头顶,胸前那对丰腻的乳房高高耸起,仿佛一对柔软的雪团在那些汉子手中不断变形,红嫩的乳头更是被人捏得扁扁的,肆意揪弄。

人群不时传来嘻笑,“好一对肥嘟嘟的奶子,又滑又软。”

“这比果子香甜。”

有人淫笑道:“尹夫人,湿了吗?”

尹馥兰娇声道:“湿了呢……”

“果然是个‘淫’夫人,让哥哥看看你的小妹妹有多湿。”

尹馥兰吃吃笑着褪下纱衣,张开一双粉白的美腿,接着双手伸到腹下,剥开娇腻的阴唇,露出湿溚溚的淫穴。

火把伸来,将美妇股间的秘境照得通明。跳动的火光下,那只红艳艳的蜜穴湿淋淋娇艳无比,敞露的穴口微微抽动,流露出诱人的淫态。

火光不住轻轻爆响,在周围留下长长的影子。那些被太泉古阵诅咒的外姓人淫笑着争相伸出手掌,玩弄美妇的艳穴。人群间不时传来少妇娇嫩的低叫,尹馥兰白生生的肌肤浮出酡红,目光迷离,在众人的淫玩下如痴如醉。

“看到了吧,”宋三收起市侩的嘴脸,喝道:“在苍澜镇,外来人的命最不值钱,想活下去,只一句,老实听话!让你卖命就卖命,让你卖屄就卖屄!挣够钱才有你的口粮!”

朱殷强忍着寒意,一字一字道:“敝宗便是上万金铢也能轻易拿出,奴家若留在此地,便在山侧结庐而居,逐月以重金购粮……”

宋三与众人交换一下眼色,释然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却不知道仙子能拿出多少钱呢?”

朱殷毫不犹豫道:“十倍市价。”

宋三提醒道:“仙子,镇上平日用的粮食可是外面百倍以上。”

“便以镇上粮价的十倍!”

“我来算算,”宋三扳着指头道:“一斤两贯,十倍二十贯,合十枚金铢。一天一斤,一个月三百金铢,一年就是三千六百五,合七千多贯,折成铜铢就是七百多万……”

朱殷手指微微颤抖,她能感觉到雾气已经对自己造成不可挽回的重创,每拖一刻,自己的真元就会流失一分。她靠着师门的灵丹仙药,才在花信之季突破第五级坐照,进入通幽的境地。一旦真元耗尽,免不了修为暴降,甚至永远无法恢复。

焦急中,宋三忽然一拍脑袋,“险些忘了,仙子还困在里面,如果仙子有诚意呢,不若先把赤阳圣果拿出来,大伙在外面慢慢商量,怎么样?”

朱殷暗暗松了口气,立即取出盛放赤阳圣果的玉匣,抬手扔了出去。宋三一把接住,满脸堆笑地说道:“仙子,请。”

朱殷咬牙站起身,踏出雾气,宋三殷勤地过来想搀扶一把,朱殷提起长剑,冷冷盯着他。宋三识趣退开两步,还客气地抱了抱拳。

朱殷略微放心了些,刚一迈步,头顶忽然风声响起,一只铁笼从天而降,朱殷在雾中停留多时,血脉几乎冻僵,虽然转身想回到雾中,身体却略显僵滞,来不及反应,就被铁笼整个罩住。

朱殷勉强蹲下身,才没有被铁笼直接砸中,耳听着树下传来众人的笑闹和妇人的淫声,她心一横,提起长剑。笼子太过狭窄,朱殷根本没办法举臂自刎,只能转腕朝自己腹中刺去。

一条长棍直捣过来,击中朱殷的手腕,长剑脱手飞出。接着宋三顺势一推,撞倒铁笼,然后挑起笼盖,用铁链锁住。

铁笼只有四尺大小,朱殷只能蜷着身,雌兽般伏在笼中。那笼子似乎是关过猛兽,散发着刺鼻的气味,令人欲呕。

朱殷来不及挣扎,便惊骇地瞪大美目,眼睁睁看着宋三长棍伸来,挑起铁笼一侧,远远朝雾中抛去。

朱殷尖叫道:“不!”

※ ※ ※ ※ ※

天色微明,晓风拂来,依然果香淡淡,昨夜的狂欢似乎随风而逝,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程宗扬感觉自己像在仲夏夜的森林中做了一个梦,当看到身边那个精灵般的少女,这种梦幻感更加强烈。

初升的阳光下,小紫精致的面孔宛如明玉雕成,散发出淡淡的光华。她坐在树枝上,乌亮的长发披散在肩头,脑后插着一支贝壳簪子。一袭紫色的薄衫束着她纤柔的身子,衣带在风中微微飘扬。

更梦幻的是,这样一个娇美的古装少女,手里却摆弄着一台摄像机。她白嫩的手指在屏幕上轻快地点过,画面不住变幻。这时更奇葩的来了,她手指轻轻一触,屏幕上变幻的画面突然消失,接着一个水晶般的光球出现在屏幕上方。

程宗扬张大嘴巴,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眼看着那段自己倒背如流的画面就这么变成立体的影像。原本潜藏在平面之下的细节浮现出来,信息量立即膨胀数倍,甚至能看到街道对面以前被车辆挡住的情景。虽然只是一点边缘,但比起广告栏的反光不知清晰了多少倍。

“怎么回事!”

小紫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样看得更仔细啊。”

程宗扬都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把自己抽醒。死丫头几乎是每触一个键,就直觉地知道它的用途,根本不带停顿的。片刻后,光球的影像一暗,换成昨晚录制的内容。

虽然光线有差异,但能看出两种雾障十分近似,都有种不易察觉的蓝紫色。区别在于人群排队的雾障更加整齐严密,而苍澜镇周围的雾障略显散乱,边缘模糊。

小紫根本没有停下来仔细比较,一扫而过就了然于胸,随即调升了回放的速度。

水晶球中的影像不住变幻,很快进入到尹馥兰被带出来的一幕。尹馥兰赤裸的胴体在水晶球中扭动着,媚眼如丝地娇呻着,被人一个接一个压在身上,用前阴后庭,甚至红唇玉手同时服侍多人。虽然双方都是满面欢容、嘻笑无禁,程宗扬却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凄凉。他透了口气,勉强笑道:“死丫头,有人替你出气了呢。”

小紫像被人抢了玩具一样满脸的不高兴,“人家才不要不相干的人帮忙呢。”

接着是朱殷被关进铁笼,抛回雾中,耳边几乎能听到她绝望的尖叫。

“那个宋三够狡猾啊,朱仙子也是个聪明人,照样被他吃得死死的。”程宗扬“啧啧”赞叹两声。

天际隐约泛起微光,宋三才扯起铁链,收回笼子。在雾中待了半夜,朱殷早已失去知觉,原本艳丽的面孔苍白如雪,连衣衫都被冷汗湿透。

“朱仙子可真倒霉,怎么会中了诅咒呢?”

“运气不好吧。”

程宗扬琢磨了一下,“那些中了诅咒的外姓人很古怪啊。”

小紫看着他,唇角缓缓翘起,“大笨瓜,别装了。”

程宗扬一阵尴尬,干笑道:“你知道我想做什么?”

“像你这样的滥好人,当然是想着救人喽。”

被死丫头说中,程宗扬只好苦笑道:“其实我没那么好心,只不过尹夫人终究和他好过一场。昨晚没见到也就算了,既然见到了,不管不问有点说不过去,对吧?”

与岳鸟人的关系倒在其次,主要是昨晚那一幕,给程宗扬的刺激有点深。初次相逢,尹馥兰就毫不客气地出手抢夺他的夜明珠,程宗扬对她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因此看到她被行淫兽缠住,也没有动过救人的心思,即便被行淫兽吸干精血,葬身太泉古阵,也是她咎由自取。

没想到的是,那些外姓人竟然把她带出古阵,昨晚在果树下,那群人直如群魔乱舞。看着身中淫毒、神智受创的尹夫人在众人身下摇臀摆乳,任人媟戏,这样的下场,还不如被行淫兽吸干精血来得痛快。

小紫撇了撇小嘴,“人家觉得你是多管闲事。”

程宗扬道:“这么多人来太泉古阵找岳鸟人,你有没有觉得蹊跷?这背后说不定有一个很大的阴谋!”

“大笨瓜,撒谎都不会。你想把她救出来,寻找幕后黑手?别忘了,她已经伤了神智,你把她救出来有什么用?”

“等等,我还有个理由——你不想看看那些外姓人到底在干什么勾当吗?说不定也有一个很大的阴谋!”

“不想。”

程宗扬心一横,“救回来算你的。”

小紫痛快地抬起小手,与他击了一掌,“成交!”

“哇,你个死丫头,至于这么急着报复你老爹吗?”

小紫眨了眨眼睛,天真地说:“人家刚想起来,人家有件东西丢在那里了,要顺路去拿。”

“什么东西?”

“青冥琥珀。”

程宗扬叫道:“那是你的吗?”

小紫道:“现在已经是了。”

※ ※ ※ ※ ※

天色一亮,越来越多的人从太泉古阵回到镇上,原本寂寥的小镇立刻变得热闹起来。

来自三山五岳的江湖好汉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或是炫耀自己的收获,或是庆祝劫后余生,当然也少不了在太泉古阵结下仇怨,出来寻仇的。

短短一上午时间,镇上便爆发了七八起冲突,死伤十余人。规模最大的莫过于蓟州会与那股胡人的冲突。六朝众人对胡人都没什么好感,但那股胡人凶悍异常,一出来就抢先占据高地,更把前来挑衅的蓟州群雄射杀大半。众人在太泉古阵都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脱身出来,正觉得性命可贵,谁也不愿意出手,结果这些胡人倒在群敌环伺中安营扎寨起来。

与此同时,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也满天飞舞。有人说长青宗这次在太泉古阵吃了大亏,三名玉字辈的高手丧生古阵,门中伤亡惨重。有人说吃亏最大的是娑梵寺,这座十方丛林的名刹在阵中全军覆没,连信永大师都没能逃出来。有人说青叶教运气最好,在阵中找到了宝藏,到现在还在挖宝。

何漪莲听到这个消息,不禁又嫉又恨。但紧接着又有消息称,这两则消息弄反了,找到宝藏的是娑梵寺,全军覆没的是青叶教,连尹馥兰都不见踪影,这才让她好受些。

下午时分,传出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乾贞道几名幸存者指称瑶池宗才是背后凶手,瑶池宗的奉琼仙子为独占赤阳圣果,对同属道门的诸宗痛下杀手,杀玉魄子、伤沈黄经、暗算尹思元,最后带着赤阳圣果逃之夭夭。如今长青宗、阳钧宗和乾贞道联手,要找奉琼仙子和瑶池宗分说清楚。

镇上流言四起、暗潮涌动,程宗扬却在爬山——既然是救人,总不能大摇大摆去栖凤院,于是雾障这道对被诅咒者而言的天然牢笼,就成了两人潜入栖凤院的最好掩护。

“我知道宋三他们为什么鬼鬼祟祟,又不给姓朱的留生路了。”程宗扬呼吸着冰冷的雾气,一边道:“这些外姓人的弱点太要命了,躲在暗处还行,一旦漏了底,就该被别人斩尽杀绝。毕竟他们被困在苍澜,想逃都逃不了。”

小紫一手抱着雪雪,一手拿着摄像机,兴致勃勃地边走边照。

“大笨瓜,笑一个。”

“雾这么大,你能照见什么啊?别乱动!”程宗扬没好气地说:“这么的大雾,我背着你爬山容易吗?”

远处听到流水声,程宗扬放缓脚步,背着小紫往山下走去。

※ ※ ※ ※ ※

“莫爷,这些是小的们这一趟去太泉的收成。”宋三弯着腰,恭恭敬敬道:“请莫爷赏脸。”

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子坐在温泉池内,旁边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殷勤服侍着。那莫爷四十多岁年纪,留着长须,气度典雅,看上去倒像是个退职的文官,只是眼中偶尔露出精光,显得十分精干。

莫爷脖颈靠在池沿,看着旁边放的一堆物品,除了钱铢,还有兵器、金银饰物、各类值钱的器具。

莫爷叹了口气,“收成一般,日子不好过啊。折损了多少人手?”

宋三小心道:“死了十一个,疤哥和黑疯子都折在里面,活无常和死有分也断了一条手臂。”

“看来是撞上硬手了。”

“是一个虎斑大汉。六级上的修为。”

莫爷沉吟片刻,“挑几个好手摸摸底,若是棘手就避开。那些外人终究是要走的。”

宋三知道这一趟人手折得太多,主人有些不悦,连忙笑道:“这次倒是逮了几个像样的雌儿,带来给莫爷过目。”

莫爷挥手打发一名侍女去外面带人,一边道:“那些人进太泉的事打听出来了吗?”

“打听出来了。”宋三道:“外面风传武穆王躲在太泉古阵,那些人都是赶来寻仇的。”

莫爷神情一震,随即斥道:“一派胡言!”

“可不是嘛。”宋三道:“小的在苍澜待了这么些年,哪儿见过有人敢躲在太泉古阵的?这些谣言也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引得人蜂拥而至。要说也稀奇,那些人远近不同,得到消息也该有个先后,偏生赶到苍澜都差不了几日。”他遗憾地说道:“若是有个先来后到,也好多做几笔生意。”

说话间,几名女子鱼贯而入,在池边依次跪下,战战兢兢地见过这位栖凤院主人。

宋三喝道:“这不去服侍莫爷?”

这些女子都是平常的门人侍女,落到宋三等人手中,已经吃过苦头,闻言低着头褪去衣物,进了汤池,在莫爷身前赤条条立成一排。池中一名女子站起身,仔细打量着新人,挑出两名身体羸弱的裁汰出去,又挑了一个姿色出众的,引到莫爷身边。

莫爷搂住那少女的腰肢,随意问道:“你从哪里来?”

少女轻声道:“奴婢是洛帮的,原本在帮主身边服侍。”

“洛帮?何漪莲也来了?”

宋三道:“是。洛帮、青叶教还有剑霄门,都在一处。”

“剑霄门前任门主死在武穆王手上,前来寻仇还说得过去。洛帮的何大当家当年和武穆王算是你情我愿,如今也来落井下石?青叶教的尹夫人前前后后更是得了不少好处,说翻脸就翻脸,果然是婊子无情。”

宋三笑道:“莫爷说的真准,姓尹的果然是当婊子的好材料。”

“哦?”

宋三提起铁链,将尹馥兰牵了出来。尹馥兰脸上红晕未褪,这会儿身子软绵绵的,爬动时手脚都有些乏力,一副活色生香的淫态。

宋三道:“她在阵内中了淫毒,小的原本不想理会,瞧模样倒是生得不错,冒死救出来,好给莫爷逗乐消遣。”

莫爷目光闪动,半晌才笑道:“难得调教得这么听话。”

宋三道:“小的不敢居功。其实是她中毒太深,伤了神智。”

“有点意思。”莫爷吩咐道:“菊儿,你去看看。”

为首一名女子把尹馥兰带过来,从头到脚检查一遍,然后让她马趴着伏在池边,耸起雪臀,伸手扒开她的臀肉,检查她的性器,片刻后说道:“三十四岁。未生育过。舌尖、乳尖有噬伤,淫屄红肿,肛中有暗伤两处。”

宋三竖起拇指,“菊姐儿好眼力!”

莫爷盯着尹馥兰的身子,似乎在权衡利弊,最后道:“带下去。给她换身衣服,打发去街上卖果子。”

宋三一怔,然后劝道:“莫爷,外面人太多,怕会惹出乱子。”

莫爷缓缓道:“青叶教只是个小门派,根基浅薄,人才不多,与其他门派的关系也是平平,如今在阵内折了大半,外面剩下几个不足为患。尹夫人留恋苍澜的风物,愿在镇上定居,谁会管她?”

宋三立刻道:“莫爷英明!”

莫爷微微一笑,让人把尹馥兰带下去。接着一名女子捧茶过来,服侍莫爷喝了一口。

宋三道:“还有一件东西要孝敬给莫爷。”

宋三把盛着赤阳圣果的玉匣送了过去。莫爷颔首道:“不错,这一趟也算有些收获。咦?”他看到玉匣上的标记,神情多了几分慎重,“瑶池宗?”

宋三终于说到重头戏,谄笑道:“老天开眼,又有人被老天爷看中,留在镇上了。”

宋三原原本本说了经过,然后道:“小的见她孤身一人,才带着兄弟们出手。怕她还有手段,便把她扔在雾中,眼下她的修为已经废了九成,剩下一点,只是保住性命罢了。”

莫爷思索片刻,说道:“这件事你做得周全。像这种背后有势力的,断然轻纵不得。”

“是。”宋三被主人一赞,脸上也多了几分光采,笑道:“那奉琼仙子倒是个上等货色,只是在雾中待了一夜,血脉冻结,身子都僵了。等调理好,请莫爷收用。”

“瑶池宗的仙子确是难得的鲜物。”莫爷大方地说道:“既然是老天爷的赏赐,我怎好独占便宜?昨晚辛苦的几个人人有份,都收用了她,顺便给她讲讲镇上的规矩。”

“小的们孝敬莫爷的,怎敢先用?莫爷……”

莫爷摇了摇手,“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是咱们的规矩,任谁也不能坏。菊儿,你去选一处池馆,给阵里出来的兄弟好生慰劳一番。”

莫爷站起身,张臂让人披上长袍,一边道:“那谣言传得蹊跷,让大伙多留意些。刚过了几天太平日子,莫被人算计了。”

宋三道:“多亏莫爷,咱们才有今日。朱仙子刚来,不知道咱们外姓人在苍澜讨生活的艰难,过些日子便知道感激莫爷了。”

莫爷道:“就是这个道理。朱仙子若是明白便罢,若是不明白,你们便好好点拨她一番。无规矩不成方圆,莫说她朱殷,便真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到了苍澜也要按我们的规矩来!”

※ ※ ※ ※ ※

程宗扬力贯指尖,手指抓紧石缝,壁虎般贴在甬道顶部。

一个女子捧着玉匣进来,扭头吩咐道:“你们在外面看着。”

“是。”两名侍女停下脚步,守住甬道。

那女子走到甬道尽头,用钥匙打开门,带着玉匣进去,过了快一盏茶工夫才出来,重新锁门离开。

程宗扬一眼就认出那只玉匣,等那女子走远,立刻双眼放光地说道:“赤阳圣果!”

小紫道:“你能把门打开吗?”

程宗扬顿时泄了气,“干!他们居然从太泉古阵弄了一扇门回来。”

两人从山后潜入栖凤院,看中这处一半建在山中的甬道最安全,才选在这里藏身,没想到会先遇上赤阳圣果。

片刻后,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接着一条赤红的小蛇游曳过来,珊瑚制成的骨节流畅地运动着,上面绑着一台摄像机。

小紫熟练地打开屏幕,浏览画面,“右转。”

程宗扬背起小紫,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穿过甬道。好不容易一路避开数处暗哨,接近那处画面中出现过的那处汤馆。小紫却在耳边道:“糟糕,大笨瓜,你想救的人不在这里。”

“死丫头,你怎么不早说!”

“人家刚看到啊,她被打发出去了。不过人家的东西也在这儿呢。”

“你是故意的吧!”

小紫笑道:“那我们回去好了。”

程宗扬奇道:“不就一块琥珀吗?你怎么这么上心啊?走,先把你的事办完了,免得你出工不出力。”

珊瑚小蛇盘在房顶的角落里,镜头对着石壁上一道缝隙。那只水晶光球悬在屏幕下方,映出隔壁的影像。程宗扬和小紫舒服地躺在竹榻上,看着面前的水晶球。池中的温泉雾气氲氤,如果不是一会儿要抢东西,程宗扬都想泡会儿温泉,好解解乏。

水晶光球将隔壁的情形尽收其中,显然太泉古阵的技术水准比自己的时代高了不少,至少这种立体显示技术自己从来没见过。

那处汤馆看上去十分平常,汤池不过丈许大小,后面设着一扇山水屏风,旁边摆着一张竹榻。昨晚那群外姓人聚在池边,望着温泉中一只铁笼,隐隐能看到水下漂浮的红衣。

不多时几人拽着铁链,“哗啦”一声,把铁笼提了出来。

滚热的泉水化开冻结的血脉,朱殷咳嗽着从昏迷中醒来。那只金灿灿的凤钗歪到一边,发髻湿淋淋滴着水,脸色仍是一片苍白。

“你是新来的,不知规矩。”菊姐开口道:“苍澜的外姓人不论年纪,以来的先后为序,你该叫我一声姐姐。”

朱殷恍若未闻,她闭目凝息,竭力聚炼真气,接着她身体一颤,脸色变得惨白。十余年的勤修苦练,无数灵丹妙药的堆积,此时都成了一场空,一时间朱殷心丧如死。

“你运气算好的,那雾气越往里越重,再丢得远些,眼下哪里还有命在?”菊姐道:“既然已经醒了,便去服侍宋三他们。记住,你要叫三哥哥。”

朱殷低声道:“我是瑶池宗……”

“我知道。”菊姐打断她,“不管你以前什么身份,都和你现在再没关系。既然老天爷让你留在镇上,这辈子便要重新来过。从现在开始,你就要靠自己的身子挣饭吃。”

说着菊姐站起身来,“宋三,给你两个时辰。”

“明白!”

【第四十四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