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89章·仇报

漆黑的楼道内亮起一团火光,一名面带刀疤的大汉挎刀而立,后面几名汉子举起火把,手提兵刃,一个个目露凶光。

程宗扬原本想掠到高处,趁黑混水摸鱼溜出去,这会儿露了行藏,索性跃下来,把雷射刀横在胸前,说道:“各位面生得紧,想来与在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一见面就痛下杀手?”

刀疤大汉沙哑着嗓子道:“你以为太泉古阵是这么好进的?敢进来,就别想能活着出去。”

程宗扬盯着他,忽然道:“你们是苍澜的外姓人?”

刀疤大汉狞然一笑,“不错!大爷便是地不管天不收的外姓人!”

话音未落,一支投枪从他身后闪电般射出,程宗扬挥刀格开,那投枪比一般暗器沉重许多,力道更是十足,不由退了一步,手臂震得微微发麻。

“修为还过得去,难怪敢进太泉。”

刀疤大汉拔出刀,身后三名汉子扇形围拢过来。

程宗扬暗道不妙,这几名汉子都是五级修为,一对一自己还能应付,四人一起出手,自己能逃出去就是运气。

刀疤大汉脖颈微微一抬,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旁边一名光头大汉发出一声狂吼,抡起板斧朝电梯直闯过去。

程宗扬先是讶异,接着反应过来,意识到这些人也在提防自己一方,担心电梯里的人杀出来。他心头微动,随即来了个不战而退,闪身避到一边。

唯一的对手被三名同伴盯住,那名光头大汉毫无顾忌地冲向电梯,他挥舞板斧劈进门缝,用力一拧,扳开金属门,接着狂吼着杀了进去。

怒吼声立刻变成惨叫,那名光头大汉一头扎进电梯井,随即直落下去,良久才有一声闷响从脚下极深的位置传来,单听声音就令人心头发寒。

几名汉子都没想到门一关一开,刚才还挤满人的小房间居然变成了杀人的陷阱。错愕间,程宗扬刀光暴起,将持枪那名汉子的右手齐腕斩断。

楼道内鲜血四溅,程宗扬趁机往外冲去,忽然身侧劲风响起,却是那名汉子左手持枪,用手肘的力量横扫过来。他腕上的伤口鲜血狂喷,脸上却没有丝毫痛楚,眼中反而有种疯狂的意味。

刹那间的判断失误,使程宗扬彻底落入下风,剩下三人重装旗鼓,刀疤大汉为首敌住他的雷射刀,断腕的持枪汉子和另一名手里只有一截铁链的汉子分列左右,不时出手夹击。

这场对战并不是程宗扬所经历过最要紧的格斗,却是最要命的一次。那三名对手完全是搏命的打法,短短数招,程宗扬就几次遭遇致命的威胁,最后为了避开袭来的长枪,不得不赔上手臂一条伤口的代价。

程宗扬臂上负伤,招术更显疏漏,三人露出猫戏老鼠般的神情,不再一味攻击他的要害,而是把目标放在他四肢上,似乎要把他零零碎碎割死才过瘾。

那名持枪的汉子带着充满恶毒的残忍笑意,寻隙出手,忽然同伴“咦”的一声,看向他的断腕。持枪汉子低头看去,只见自己断腕用来包扎的布块似乎不再渗血,而是一种略显油状的黏液。他愕然抬起断肢,想看清楚,但刚举到一半就一头栽倒,浑身抽搐起来。

另两人立即跃开,拖起同伴。火光下,那名持枪汉子脸色灰暗,呼吸越来越微弱。

程宗扬有些疑惑地看看那柄雷射刀,持枪汉子的状况明显是中毒,可自己还从来不知道这刀上居然会有毒。

忽然一只小手伸来,扶住他受伤的手臂,接着一个银铃般的声音笑道:“程头儿,又想抛开人家?”

程宗扬又喜又惊,“死丫头,你怎么来了?”

小紫一边给他裹上伤口,一边皱了皱鼻子,“大笨瓜,人家都没走。”

刀疤大汉脸色突变,他屏住呼吸,浑身皮肤一瞬间像滴血般涨得通红,不惜拼着重伤运功驱毒。另一名汉子反应不及他见机得快,等明白过来,毒素已经入体,身子晃了两晃,一跤坐倒。

程宗扬一边痛得咧嘴一边道:“死丫头,你跟死老头又学什么鬼东西了?”

“一点蝶翅的粉末。”

小紫裹好伤口,左右看了看,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屈指一弹,一枚牛毛细针射中刀疤大汉耳后的凤池穴。

刀疤大汉正在驱毒的紧要关头,凤池穴被刺中,真气顿时一滞,被他凝炼的毒剂随即反弹回来,直接涌入丹田。刀疤大汉闷哼一声,七窍迸出血迹,盘膝坐倒。

程宗扬抬起雷射刀,顶在刀疤大汉喉头,喝问道:“你们有多少人?为什么要对我们出手?你们进太泉古阵有什么目的?”

刀疤大汉狞然看着他,忽然身体向前一扑,往刀锋撞去。程宗扬急忙收刀,还是在他颈中留下一道伤口。

小紫笑道:“程头儿,他们又不怕死,你这样问没用的。”

小紫纤美的玉手一挥,紫鳞鞭缠在刀疤大汉颈中,然后勒住伤口缓缓收紧。不多时,刀疤大汉脸膛便涨得紫红,眼珠向外突出。

程宗扬道:“你都快把他勒死了,还问个屁啊?轻点儿,哎哟!我干……”

“咯”的一声轻响,刀疤大汉的喉骨被紫鳞鞭拧碎,口中溅出几点鲜血。

小紫根本就没审问,只是慢条斯理地把那名刀疤大汉勒死,在他临死之际,还托出一只实心的玉瓶,把他将散的魂魄收进都卢难旦妖铃。

接着是那名持枪汉子,他中毒极深,这会儿两眼翻白,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但死丫头对这个毫无反抗能力的伤号没有一点起码的同情,照样一点一点把他勒死。

剩下那名汉子眼见两名同伴就这么被勒死,连魂魄都被收去,脸上的凶悍之色早已不翼而飞,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小紫光明正大地说道:“那个疤脸汉子是亡命徒,问也问不出来什么。断手那个又狠又狡猾,即使能问出来,也不知道真假。最后这个虽然也很凶,其实是个胆小鬼,这会儿早就怕了。你想问什么,都包你满意。”

三个选择项死丫头直接就去掉俩,这会儿生米都做成熟饭了,程宗扬只好问道:“你们是外姓人?”

最后那人还想硬撑,但冰凉的紫鳞鞭缠在颈中,立刻答道:“是!”

“苍澜有多少外姓人?”

“三四……百……”

“进太泉古阵的有多少?”

“四十……七……”

“你们都是中了诅咒的?”

“呃……呃……”

程宗扬道:“死丫头,你轻点儿,这又快勒死了。”

死丫头看人果然很准,那人颈中的鞭子一松,一点都没讨价还价,喘着气老老实实回答了程宗扬的问题。

和徐君房说的一样,这些人都是因为中了诅咒而无法穿过苍澜的雾障。有些不甘受困,死在雾障中,有些为了生存,结果死在太泉古阵内。历年下来,还剩下二百多人在苍澜生活。遇见实力雄厚的大队寻宝人,他们便充作向导,赚取佣金,如果是小股,便寻机劫杀抢掠。

这一次大批人马突然涌入,被困在苍澜的外姓人也行动起来,分头进入太泉古阵,在其中渔利。随着时间推移,不少人已经得手,陆续汇合在一处,他们这一队就足有近二十人之多。如果按原计划直接乘电梯到一楼,也许正好撞上外姓人的大队人马。

程宗扬道:“最后一个问题——那个诅咒,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人哆嗦了一下,摇头道:“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程宗扬直起腰,一手抚着臂上的伤口。

忽然颈中紫鳞鞭一紧,那人道:“我都说了!饶命啊!”

小紫眨了眨眼睛,“我说过饶你性命吗?”

那人愕然无言。

“傻瓜。”

小紫轻笑着小手一紧,紫鳞鞭绞碎了那人的脖颈。

程宗扬禁不住摇了摇头。

小紫白了他一眼,“这些人与苍澜镇的居民不同,他们多半都是在外面闯荡惯的,被困在镇上不得出去,再老实的人也变了性子,又阴狠又刻毒,留下他们也没好处。”

程宗扬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况且他还有同伴,换我也不会留活口。”

程宗扬按下电梯按钮,不知是不是电梯门被破坏的缘故,半晌也不见电梯下来。他双手一摊,“没办法了,走楼梯吧。”

小紫嫣然一笑,小手挽住他的手臂。

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举个火把,就和一个移动的靶子差不多。程宗扬连夜明珠都没敢掏,摸黑带着小紫一路前行。

小紫忽然停下脚步,仰脸道:“那边有个标记。”

※ ※ ※ ※ ※

两人沿着标记在楼内穿行,不多时,眼见出现一抹光线,暗红的色泽宛如浓稠的血液。

程宗扬立在玻璃幕前往下看去,禁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玻璃幕内的下方,密布着粗大的赤阳藤,藤间夹杂着无数半人高的尖刺。暗红的光线从头顶泄下,整个玻璃幕内仿佛充满血光。

程宗扬退开一步,离玻璃内的赤阳藤远了少许,然后抬头向上望去。巨大的赤阳藤贴着玻璃向上延伸,高不见顶,赤红的藤身交错杂陈,仿佛一群凶狞的巨蟒。

看到这处玻璃幕墙,程宗扬才终于明白过来,这座建筑是中空的,内部是一个直通顶部的天井,周围都是密封玻璃。这些赤阳藤本来应该囚禁在建筑内部,但不少地方的密封玻璃已经破碎,使玻璃幕墙变得残缺不全,赤阳藤从破口处蔓延出去,充斥了它们所能占据的每一处空间。

小紫拉了他一把,示意道:“呶。”

程宗扬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天井下方赤红色的巨藤间,有一堆黑色的触肢不停翻滚,正是徐君房说的行淫兽。而那堆黑色的触肢之间,纠缠着几团白色的物体,远远看去曲线婉妙,却是几具赤裸的女体。

触肢不停波动,忽然一条人影从触肢间飞出,掠起数丈的高度,攀住玻璃幕墙。但玻璃幕墙太过光滑,根本无处借力,那女子勉强又掠起丈许,终于力尽,贴着玻璃滑落。

一条触肢猛然飞起,扯住那女子的衣角。上好的织锦被触肢的利齿撕开,露出衣内白腻的肌肤。一张美貌的面孔出现在玻璃幕内,她双掌紧贴着玻璃,满面惊惶,赫然是当初见过的青叶教夫人尹馥兰。

尹馥兰竭力贴紧玻璃,终究难以支撑,十几条触肢林立而起,争相撕扯着她的衣物,将她拉扯得一点一点向下滑去。

头顶传来一个喑哑的声音:“这贱人倒是有胆,竟然敢往里面跳。”

另一个声音笑嘻嘻道:“还不是兄弟们追得太紧,也难怪她慌不择路。”

程宗扬脑中浮现出宋三的模样,没想到这家伙也在这里,而且正在自己上面一层。

有人啐了一口,“早知道先废了她一双腿——三哥,这是什么怪物?”

宋三道:“以前听人说过,是种什么淫兽。”

有人忽然道:“疤爷他们怎么还不上来?难道遇上什么生意了?”

“谁知道呢。太泉古阵平常鬼影都不见一个,难得这几天这么热闹,可要好好做几笔生意。”

有人口气遗憾地说道:“可惜眼下这笔生意泡汤了。这婆娘年纪大了些,不过皮光肉滑,骚劲儿十足,结果白白便宜这怪物了。”

宋三道:“让她在这儿折腾吧,咱们先去找疤爷。”

几人淫笑道:“三爷,这景致够新鲜的,咱们不看会儿?”

“有这工夫,多捞几笔生意是正经的。”宋三道:“外面婆娘多得是,弄个活的不比看着强?”

一群人说笑着离去。程宗扬暗暗吐了口气。

小紫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程头儿,你瞧……”

玻璃幕墙内,尹馥兰竭力挣扎,但在触肢撕扯下,华丽的衣裙已经破碎,只剩下贴身的亵裤和小衣。她的趾高气昂早已不翼而飞,玉脸布满惊惶和恐惧的神情。一条触肢从她腰侧钻入,贴着玻璃向上拱去,钻进她宝蓝色的肚兜内,片刻后从她颈侧钻出,攀上她雪白的粉颊。

触肢昂起,顶端的独目缓缓张开,露出一只血色瞳孔,隔着寸许的距离与她双眼对视。尹馥兰骇然张大美目,忽然一条触肢钻进亵裤,尹馥兰终于忍不住张开红唇惊叫起来。

她的惊叫声还没有来得及出口,那条触肢便向前一蹿,将她的嘴巴堵住。

尹馥兰魂飞魄散,艳丽的红唇大张着,被漆黑的触肢塞满,她身体本能地绷紧,双腿紧并,齿尖传来触肢粗糙的触感,令人欲呕。

触肢越进越深,尹馥兰本来贴在玻璃上,这时标致的玉脸被顶得慢慢向上仰去,喉咙被捅得一点一点伸直。随着触肢的撕扯,她身上衣物越来越少,那条纭纱亵裤被扯得向下滑去,逐渐露出白皙的腰肢,粉腻的雪臀……忽然尹馥兰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那条红瞳触肢向上弓起,从尹馥兰唇间拔出,带出一串血迹。

程宗扬牙痛般的吸了口气,“喉咙都被撑破了?还能活吗?”

小紫目光闪闪地盯着那条触肢,轻声道:“大笨瓜,那个怪物是把她的舌头咬破了。”

程宗扬仔细看去,尹馥兰吐出的舌尖果然有一个伤口,正不断渗出鲜血。那条红瞳触肢悬在她玉脸上方,然后像蛇一样弯曲下来。瞳孔下方的啮食孔向外翻开,像接吻一样咬住尹馥兰的舌尖。

触肢颈部缓缓律动,仿佛正在吸食美妇的鲜血,尹馥兰却似乎丝毫感觉不到痛楚,反而唇角挑起,眉眼间流露出一丝异样的妩媚。

鲜血顺着唇瓣滴下,在她白馥馥的胸前淌出一道殷红的印迹。接着她手指一松,被触肢扯住的亵裤随即滑落,将她白艳的下体光溜溜地暴露出来。

程宗扬对这个妇人殊无好感,当然不会好心到玩命去救她,但这么熟视无睹似乎也不太合适,何况自己还要赶紧与小狐狸他们会合。

“走吧。”

小紫回答得很干脆,“不要。”

“这有什么好看的?”

小紫道:“程头儿,你不想知道赤阳圣果是怎么结出来的吗?”

听到这句话,程宗扬立刻停住脚步,低声道:“还有吗?”

小紫笑吟吟道:“看看才知道啊。”

程宗扬耐住性子望向天井。单看小狐狸恢复的状况,这赤阳圣果可谓名不虚传,如果能再得到一只也是好的。毕竟郭槐那种六级修为的高手可遇不可求,能多一个,自己的力量就雄厚一分。

玻璃幕内的尹馥兰仿佛换了一个人,她玉颊酡红,唇角含笑,眼波流转间流露出迷人的光彩。红瞳触肢从她肚兜间钻出,将肚兜褪下半截,胸前两团白腻的乳球几乎完全裸露。她抱着扭动的触肢,一边挺起下腹,在触肢粗糙的皮肤上不断摩弄。

红瞳触肢猛然弓起,将肚兜撑得松开。尹馥兰面露笑容,她身无寸缕,被难以计数的触肢包围,却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愈发媚艳。

几条触肢盘住美妇赤裸的娇躯,然后悬空一拉,尹馥兰双臂被剪在背后,双膝张开,身体仿佛跪在空中,那只肥美的雪臀高高耸起,毫无遮掩地对着身后那条瞳孔血红的触肢。

两条黝黑的触肢向上昂起,张开顶端的啮食孔,吸住她两颗鲜红的乳头,不停噬咬。尹馥兰两只丰满的雪乳沉甸甸悬在身下,被扯得不住变形。更多的触肢缠绕过来,吸住她的臀肉,将她臀沟扯得张开。

红瞳触肢弯过肢体,在她阴阜上乌亮的耻毛间摩擦而过,一边用独目盯着她的下体。尹馥兰阴唇大开,里面的小阴唇像花瓣一样翻绽开来,露出中间一只红艳欲滴的肉孔。她蜜穴大张着,在股间不住收缩,穴中的蜜肉像黏稠的糖汁一样蠕动,不多时便渗出淫液。

触肢红瞳一闪,粗大的肢体直挺挺贯入美妇穴内。尹馥兰粉颈昂起,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一条触肢从头顶垂下,伸进她温润的口腔,与红瞳触肢一前一后顶入她体内。

两条触肢在尹馥兰唇间阴内不停抽动,更多触肢攀扯过来,缠住她的玉臂粉腿,还有一条则伸到她阴唇间,用啮食孔噬咬她柔嫩的花蒂。尹馥兰双膝张开,白嫩的大屁股被顶得不住乱晃,她臀沟完全分开,蜜穴被撑得圆张,中间是一根几乎有手腕粗细的漆黑触肢。好在触肢本身属于弹性物体,她还能勉强承受。

另一条触肢顺着她白滑的肌肤游曳过来,一直伸到臀间,然后肢端顶住她的肛洞用力顶入。尹馥兰的大白臀像被撑裂一样颤动着,一点一点吞下触肢。

小紫轻笑道:“程头儿,看出来了吗?”

“看什么?唔,那个……皮肤挺白,身体也够丰满,很有熟女的风情。”

“大笨瓜,”小紫道:“它们是生在一起的。”

程宗扬愕然道:“什么生在一起?”

小紫道:“赤阳藤和行淫兽看似是两种东西,其实是同一株生物。”

程宗扬急忙转头去看,接着省悟过来,赤阳藤和行淫兽虽然一是植物一是动物,但十分相似,都是藤蔓状。除了顶端的口器,两者的区别微乎其微。再联系到自己刚坠入时的所见,两者明显都是以人类为捕食对象,只不过赤阳藤绞杀的都是雄性,而行淫兽只对雌性出动。

小紫道:“它们的根在哪儿?”

“没错!它们的根应该生在一起,”程宗扬道:“就在这大楼内!”

小紫美目一转,“程头儿,我们去找它的根好不好?”

程宗扬迟疑道:“太危险了吧?”

小紫笑道:“人家才不怕呢,程头儿会保护人家的。”

“少来!死丫头,你找它的根干嘛?”

“人家准备把它的根挖出来,然后一刀两段……”

“我没听错吧?难道紫妈妈突发善心,准备把这妖物斩草除根,免得它再害人?”

“才不是呢。”小紫道:“这妖怪是吞食人的血肉精华才结出赤阳圣果,每次要到太泉古阵来采,好麻烦呢——人家要把它挖回去养。”

听到死丫头的养殖计划,程宗扬下巴几乎掉在地上,“这东西能养吗?”

“简单啊。谁要不听话,我就把她扔进去,就像这样——”

小紫纤手一指,只见天井内几具女体被触肢扯起,沿着圆形的玻璃幕墙排成一圈,都和尹馥兰一样赤裸着,遭受触肢的淫辱。她们有些是被行淫兽从各处捕来,有些是落入藤丛,更倒霉的则是尹馥兰这种,为摆脱苍澜外姓人的追杀慌不择路,结果自投罗网。

忽然天井上方光影闪动,又一个女子被赤阳藤缠住,抛了进来。下方的行淫兽一拥而起,伸向猎物。只见那女子娇躯曲线饱满,一顶玉冠下银丝般的长发猎猎飞舞,容貌艳丽。

小紫笑道:“真好,虞白樱虞姐姐也来了呢。”

程宗扬道:“不对,是虞紫薇。”他当然不会说自己与虞白樱已经是熟人,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没跟自己“日久”过的那个,只道:“她没有赤阳圣果。”

“人家说的是后面一个。”

程宗扬抬头去看,只见披着男装的虞白樱飞燕般疾掠过来,紧追着赤阳藤跃入天井。

两条蛰伏的触肢鞭子般挥起,击在虞白樱腰侧,随即卷束过来。虞白樱身体一沉,猛地加速坠下,脱出触肢的包围。她只披了件单衣,这时身体下沉,长衣鼓风翻起,露出白玉般的双腿,只见她衣服在腰侧打了个结,里面鼓鼓囊囊,多半就藏着那颗赤阳圣果。

虞白樱被触肢袭击过,深知绝不能被它缠住,这时使尽浑身解数,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高速在翻滚的触肢间飞掠,不断向妹妹接近。

“啧啧!还真是姐妹情深啊!”

程宗扬抱着看笑话的心态隔山观火,打定主意这次绝不出手。

“咦?”上面传来低低一声惊呼,片刻后“呯”的一声脆响,头顶一块玻璃碎裂,接着一个曼妙的身影飞入天井。

潘金莲面戴薄纱,只露出一双秋水般的美目,她玉指在腰间一抹,长剑脱鞘而出,闪电般斩中触肢。以她的修为,即使一块凡铁也足以断石,但那条触肢像被重物击中一样,受力处猛然拉长,却没有断开。

见到有人出手相助,正在挣扎的虞紫薇目光变幻了一下,然后身体一软,晕厥过去。

潘金莲蹙起双眉,接着身影倏然一闪,趁触肢拉长松开的刹那,一把扯住虞紫薇的手腕,向上抛去,同时送入一股真气,打通她郁塞的经络。

小紫翻了翻眼睛,“好心没好报。”

装作晕厥的虞紫薇双目睁开,闪过一丝残忍的寒光,随即反手拧住潘金莲的玉腕,将她往下方的触肢推去,一边借力掠起。

两女错身而过,虞紫薇一飞冲天,与远处的虞白樱飞速接近,出手相救的潘金莲却堕向触肢丛中。龙宸与光明观堂并没有什么纠葛,但有机会除掉光明观堂这一代最为出类拔萃的鹤羽剑姬,虞紫薇也不介意趁机落井下石,至于她的援手之德,虞紫薇丝毫不放在心上。

忽然虞紫薇脚踝一紧,被一只玉手拽住,正在急速交错的两条身影仿佛突然静止,在半空停滞了一瞬。接着潘金莲玉掌一按,本来疾飞而起的虞紫薇以更快的速度直堕下来,反而是被她推下去的潘金莲重新掠起。

虞紫薇身影一闪,就被潮水般的触肢吞没,连浪花都没有来得及溅起一个。

“贱人!”

虞白樱尖叫一声,仅余的三根断月弦剧震着飞出,切向潘金莲的手指。潘金莲戴着面纱,看不清她的表情,但那双明澈的凤目迸出一丝怒意,她翻过手腕,“嗒”的一声,将长剑收入鞘中。长剑入鞘的刹那,凌厉的剑气一吐即收,将虞白樱的断月弦弹了回去。

虞白樱没想到她修为如此精深,弹回的断月弦落在身上,那件本来就差不多要破的衣服顿时被切开几条大缝,系在腰间的赤阳圣果也飞了出去,她从高处跃下,这时赤阳圣果滚落出来,正掉在潘金莲手边。

潘金莲抬手握住赤阳圣果,美目露出一丝错愕,接着收入囊中,头也不回地飞身离开。

程宗扬心头突突直跳,潘姐儿在这里出现,难道也是听说岳鸟人躲在太泉古阵?她既然来了,自己亲亲的小香瓜呢?会不会也一同来了?

程宗扬有心找潘金莲打听一下,可这位光明观堂的大师姐已经芳踪杳然。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