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88章·让美

丁志雄握着淌血的手掌退后几步,挡在白仙儿身前,沉声道:“阁下身手过人,丁某甘拜下风。只不知是谁要我二人性命?”

白仙儿尖叫道:“还能是谁?肯定是姓左的贱人!”

程宗扬道:“武二,说明白点儿,这是怎么回事?”

“别叫二爷真名!”武二郎怒吼一声,然后压低声音道:“这对狗男女私下偷情,结果害了丹霞宗宗主,丹霞宗悬出赏金,要取他们性命,我这不是挣钱来了吗?”

白仙儿顿足道:“胡说!姓左的贱人处心积虑想要我爹爹的位置,趁我爹爹闭关,来抢宗门信物,还是丁大哥打跑了她!”

武二道:“少说几句!谁不是一套理?凉州盟不止你们三个吧?那么多人都赶来追杀你们,难道是都错的?”

白仙儿道:“那些都是左贱人的走狗!左贱人早就想夺我爹爹的位置,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拉拢了一大批姘头。我爹爹这次闭关之前,说过要新立宗主,她才狗急跳墙的。”

“你爹爹要把位置传给谁?”

白仙儿理直气壮地说道:“当然是我!”

程宗扬憋了半天,这会儿忍不住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但就按你说的这些,换作我是左护法,这会儿也反了。占着茅坑不拉屎也就算了,还打算把茅坑传给自家女儿——这宗主有够操蛋的。”

武二道:“说啥废话呢?耽误二爷挣钱!你们两个!拿命来!”

武二钢轨挥出,丁志雄举起断剑拼命封住,剑身“呯”地破碎,飞溅的碎屑疾飞出去,其中一块碎片擦着白仙儿的玉颊飞过,将她一缕秀发齐齐斩断,骇得白仙儿玉脸雪白。

“等等!”丁志雄道:“这位好汉!你既然是为赏金,丁某出两倍的花红!取左彤芝那贱人的性命,如何?”

武二哂道:“你当二爷是傻的?两倍的钱?你身上带的有吗?红口白牙就想让二爷替你卖命?缺心眼儿吧你?”

丁志雄被他劈头盖脸一通臭骂,饶是修养够好,一张脸也不禁色变。他踏前一步,正要开口,脸上突然露出狂喜之色,一把拉起白仙儿道:“走!”

武二抬起眼,只见洞顶的藤条间,隐约露出一颗红色的果实。他有些纳闷地问道:“那啥玩意儿?”

程宗扬道:“二爷,运气不错啊,刚才那两颗赤阳圣果你没见着,这儿又遇上一颗。”

武二郎省悟过来,一手提着钢轨,纵身跃起,飞虎般跃上台阶,吼道:“想跑?过了二爷这一关再说!”

那颗赤阳圣果似近实远,想采到手,起码要绕洞窟的环形阶梯跑上七八圈,至于凉州盟那些狗屁倒灶的乱事,自己一个外人也弄不清楚,左右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程宗扬既然摸不清底细,索性抱着肩冷眼旁观。

“叮”的一声,电梯停住,内外两层金属门悄然滑开。徐君房直挺挺站着,一张脸苍白得毫无血色,显然在这个封闭的空间中吓得不轻。等看到外面的程宗扬,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两腿哆嗦着就想坐倒。没想到程宗扬一把扯起他,二话不说就去扒他的衣服。

徐君房连忙道:“我自己来!自己来!哎哟,这地方够热的……”

程宗扬扯下他的外衣,丢给虞白樱,终于遮住满眼春光。

武二郎刚走,萧遥逸就一手摇着扇子,潇潇洒洒走进来,半是好笑半是惊讶地问道:“圣人兄,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虞白樱冷冷看了萧遥逸一眼,结好衣带。

程宗扬把萧遥逸拉到一边,“别瞎想啊。我们是偶然遇见的。”

“你说的也得有人信啊。”萧遥逸低笑道:“不管怎么遇上的,反正咱们不吃亏。话说回来,你要真能把这姐妹俩给办了,我和孟老大得摆酒好好请你喝上一场。”

程宗扬奇道:“你们这是操的什么心啊?”

“孟老大说,这姐妹俩整天找岳帅麻烦,偏偏杀不得骂不得,若是有人能收了这对妖精,那可给我们星月湖大营立了一大功。”

丁志雄拉着白仙儿,沿着螺旋状的阶梯飞奔。论修为,丁志雄差了武二郎一截,论轻功,却比他还强上几分——尤其是武二手里的钢轨,份量足足等于三个白仙儿,又没长两条腿,全靠二爷的神力拖着,距离不免越拉越远。

眼看赤阳圣果已经在望,阶梯尽头突然多了一个俏生生的少女。小紫抱着雪雪,笑吟吟看着掠来的丁志雄,然后拔下一根簪子,屈指一弹。

嵌着贝壳的簪子流星般飞出,钉在从洞顶垂下的赤阳藤上。丁志雄一颗心几乎跳出腔子,看到簪子落在赤阳圣果下方寸许,连半点果皮都没有伤到,才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浸在岩浆中的藤条像被激怒般卷动起来,接着无数拇指粗的细藤从藤上射出,四面八方朝阶梯缠去。

洞窟顶部的空气愈发炽热,白仙儿汗湿罗衫,娇喘道:“人家跑不动了……好热,人家不要跑了。”

“忍一忍,”丁志雄道:“这颗赤阳圣果,我志在必得!”

说着他回身抱住白仙儿,然后展开身法,趁藤条合围之前,朝小紫冲去。刚才那少女弹出簪子的手法虽然准头极佳,劲力却尚嫌不足,自己双剑虽然被废,但要拿下她,用不了三招。

赤阳藤不分敌我,朝阶梯上的众人尽数攻去。武二郎身法略慢,被藤条重重围住。他奋起神力,钢轨怒蛟般翻飞,将细韧的藤条砸得弹开,然而赤阳藤越来越多,最后形成一个大球,将他团团围住。

丁志雄身体微微前倾,数丈的距离一掠而过,箭矢般掠向阶梯尽头的少女。

丁志雄暗自称奇,眼前的少女美貌实是自己生平仅见,即便教中那几名最出色的御姬奴,也颇为不及。他心念微微一动,真气略收几分,准备留这少女一命,擒回教中。

少女笑靥如花地看着他,忽然怀中那只雪白的小狮子狗昂起头,颈侧蓦然钻出两只脑袋,同时张开獠牙,朝丁志雄咬去。

丁志雄大惊失色,失声道:“黑狮犬!”

雪雪狰狞的獠牙重重落在丁志雄腕上,饶是丁志雄急忙撤招,手腕也几乎被锋利的尖齿刺穿。与此同时,无数长藤蛇一般飞来,扑向两人。

“丁哥哥!”白仙儿娇呼一声,拔出随身的短剑,递给丁志雄。

丁志雄接过短剑,挑开一根长藤,眼看难以脱身,伸手拧住白仙儿纤美的玉腕,往外一抛,将她从阶梯高处扔下。

白仙儿惊恐地瞪大眼睛,便看到无数血脉般的细藤飞来,潮水般将她淹没。

丁志雄用白仙儿引开大半赤阳藤,随即飞身而起,用短剑在壁上一刺,借力腾起身来,朝上方的赤阳圣果抓去。

忽然脚踝一紧,丁志雄原以为是赤阳藤,低头看时,才发现是一条覆满紫色细鳞的长鞭。

“砰!”丁志雄双足落地,溅出一片尘土。他视线沿着紫鳞鞭缓缓抬起,最后目光森然地盯着小紫。

“毒宗?”

小紫笑道:“差了一点点啊。这颗赤阳圣果,你们那位西门大官人只怕是吃不上了呢。”

丁志雄厚道的面孔闪过一丝狠厉,接着长吸一口气,本来就魁伟的身形迅速膨胀,将一身劲装绷得紧紧的。他双手握拳,体内不断发出骨骼移位的爆响,忽然手臂一抬,手掌赫然化为一只紫黑的熊掌,朝小紫扑去。

雪雪张牙舞爪地要上去给他点颜色瞧瞧,小紫却把它挡在一边,然后笑吟吟抬起玉手,朝他掌心印去。

眼看那只熊掌般的巨手就要与小紫白软如玉的纤手撞在一处,丁志雄脸颊抽搐了一下,终究不敢与毒宗的门人赤手硬撼,反手拔出一柄短剑。

小紫挑起唇角,玉掌毫不停顿地朝前推出,接着袖中蹿出一条赤红的小蛇,闪电般缠住短剑,尖利的蛇尾蓦然翻起,钉在丁志雄腕上。

丁志雄异化的皮肤坚韧无比,蛇尾一刺竟然没能刺透。他巨掌握紧,断喝一声:“破!”

盘踞在珊瑚臂钏中的阴魂应声破灭,臂钏随之散开。

小紫美目波光流转,笑道:“巫宗剩的法术也不多了呢。”

丁志雄森然道:“毒宗果然是人材凋零,连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也打发出来卖命!”

赤阳藤中传来一声尖叫:“丁哥哥!”

几条怪异的触肢从藤中伸出,妖蛇般缠住白仙儿的手脚。白仙儿骇得魂飞魄散,禁不住失声呼叫。

小紫眨了眨眼睛,“你费尽力气把她从凉州带来,又随手扔掉,不是白辛苦了吗?”

丁志雄冷笑道:“这小娼妇虽有几分姿色,但天生凉薄,刁蛮成性,若不是内有媚骨,好给大官人作鼎炉,我早就结果了她。”

“原来是这样啊。”小紫笑道:“可凉州是闻姬的辖地,你这么巴结西门大官人,不怕仙姬生气吗?”

丁志雄神情一窒,接着目光变得阴狠起来。

小紫拍手道:“我知道了,难怪你千方百计也要抢到赤阳圣果,就是怕大官人死了,没了靠山吧。”

“找死!”

丁志雄双掌抬起,掌下发出空气被压缩的尖啸声。忽然一柄黑白相间的长刀劈来,挡住他的巨掌。

程宗扬咧嘴一笑,“巫宗的手够长啊,连凉州都布了棋子。”

丁志雄望着他黑白相间的刀身,目光流露出一丝狠色,阴声道:“我黑魔海巫毒二宗的教内之事,不相干的旁人也敢插手?”

“要相干还不简单?”小紫笑道:“杀了你就有干系了。你们要不服气呢,就去找殇侯好了。”

程宗扬也不废话,当即大打出手。武二的刀法以狂猛取胜,此时程宗扬后顾无忧,也不留手,双手握住雷射刀的长柄,攻势犹如狂风暴雨。丁志雄双手剑被废,但在邪术催发之下,一双肉掌犹如金石,双掌忽拍忽抓,将他的攻势尽数接下。

程宗扬刀光霍霍,越攻越急,丁志雄却是以拙胜巧,全靠强横的肉身硬挡。程宗扬也知道他用的邪术终究不是正宗功夫,打完这一场,后遗症起码要半年调养,可知道归知道,眼前这场恶斗却难以破解。难怪那些邪功总有人趋之若骛,眼前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

丁志雄衣服不断被刀锋撕碎,露出巨熊般的身躯,他从颈下到手背都生着浓黑的鬃毛,皮肤硬如铠甲,雷射刀斩在上面只留下一道白印。

丁志雄阴声笑道:“不过尔尔!”

程宗扬暗暗叫苦,五虎断门刀招术本来就不多,自己十几招耍完还没能干掉他,接下来就黔驴技穷了。可丁志雄这会儿刀枪不入,放手让自己砍,一时半会儿也未必能把他剁翻。

眼看程宗扬一刀斩来,丁志雄脚步蓦然向前踏出,抢进长刀圈内,接着一拳狠狠擂在程宗扬胸口。

程宗扬连退几步,他喘息着扯过背包,从里面取出一个圆形的物体,奋力朝小紫掷去,叫道:“我挡住他!快把赤阳圣果拿走!”

丁志雄双臂被长刀缠住,忽然熊腰一扭,以惊人的柔韧性滚成一个圆团,接着劈手抓住那团东西。

“爆!”

程宗扬一声大喝,接着向后跳去。丁志雄脸色微变,等了片刻,却没见到异状。就在这时,小紫抬起玉指,做了个法诀。

坚固的球形铁壳内,一颗小小的龙睛玉感应到法术的召唤,内蓄的法力喷涌而出,化成一点细小的火光,周围致密的粉末状物体同时着火,一瞬间便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轰”的一声巨响,丁志雄半边身体都被炸得粉碎。死亡的气息瞬间涌出,随即被近在咫尺的生死根吞噬殆尽。

程宗扬远远避开手雷的杀伤范围,然后吹了声口哨,“巫宗的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小紫抬起眼,笑道:“有一颗赤阳圣果呢。”

眼看周围的赤阳藤伸来,飞快地吸噬散落的血肉,程宗扬道:“不急,等会儿再拿。”

“都别抢!那是二爷的!”

大声吼中,武二郎一路扯着赤阳藤硬闯上来,二话不说就朝赤阳圣果抓去。可惜有人比他更快,一个男装丽人鬼魅般现出身来,劈手夺过赤阳圣果,随即消失无踪。

武二目瞪口呆,半晌才跳着脚大骂起来。

程宗扬有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还是被小紫奚落地说了句:“大笨瓜。”

程宗扬没想到虞白樱会这时出手,抢走赤阳圣果,只好道:“好歹小狐狸已经吃了一颗,多拿也没用。”

武二叫道:“怎么没用啊?让二爷尝个鲜也好啊!”

萧遥逸在下面叫道:“怎么没用啊?我穷得要死,拿来换钱也好啊!”

徐君房叫道:“怎么没用啊?我穷得就剩一身衣服还被你给拿走了啊!”

程宗扬道:“小狐狸!你在下面怎么不看着她点儿?”

萧遥逸道:“圣人兄,人家可是光着跟你出来的,她上去找你,我好意思拦吗?”

程宗扬头一扭,“老徐!你就别添乱了,那东西放你手里就是灾星,保证谁看见谁抢!”

徐君房道:“哎哟,你还说我?放你手边还不是也被抢了?”

程宗扬冲武二郎道:“武二!最没良心的就是你,下面还有个大活人呢,你自己就上来了?都没想过救人家一把!”

武二愕然道:“救她?你给钱啊!”

程宗扬痛心地说道:“武二!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小紫提醒道:“程头儿,你忘了郭太监了……”

想起这茬,程宗扬终于心痛起来,他一跺脚,“我去救人!”

小紫皱了皱鼻子,“滥好人。”

武二凑过来,自作聪明地小声道:“丫头,你以为程头儿是白救的吗?我跟你说啊,刚才那家伙说了,下面那妞——天生媚骨。”说着他挤了挤眼,“你知道了吧?嘿,咱们程头儿这德性,嘿嘿嘿嘿……”

程宗扬逼出死气,周围密布的赤阳藤对他视而不见,游动的蛇群一般从他身旁绕过。程宗扬挤过去,只见白仙儿粉躯半裸,水嫩的肌肤被触肢盘绕着,正竭力挣扎。一条生着独眼的触肢在她身上慢慢游动,将她衣衫寸寸撕开。

“滚开!快滚开!”

白仙儿尖叫连声,那条触肢忽然一伸,钻进她红唇间。白仙儿美目顿时瞪得圆圆的,露出一丝惊恐,接着喉头被捅得伸直。

缠在白仙儿身上的触肢足有七八条之多,程宗扬屏住呼吸,盘算着怎么出刀才好把触肢一举斩断。

武二扛着钢轨从阶梯上下来,远远道:“嘿,这小妞真挺嫩的,程头儿,有福气啊。”

“闭嘴吧你!咦?你下来干嘛呢?”

“二爷还没坐过电梯呢,试试不行啊?”

武二郎三步并作两步朝电梯奔去。程宗扬盯着白仙儿,珊瑚匕首猛然一挥,将触肢尽数斩断,然后搂着她飞身跃下。

断裂的触肢喷出岩浆般炽热的液体,烫得肌肤阵阵作痛。白仙儿口中的断肢还在扭动,她拼命扯出断肢,使劲扔出,然后才尖叫出声:“啊——!”

程宗扬不耐烦地说道:“行了,活着就不错了,鬼叫个屁啊!”

白仙儿衣不蔽体,这会儿才后怕般的瑟瑟发抖。

程宗扬足不点地掠向电梯,却见武二郎大山一样站在电梯口,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

“武二,你又怎么了?”

武二没理他,只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屁股,“啥玩意儿啊这是?”

程宗扬低下头,只见武二郎屁股上挂着一截黑黑的物体,正是白仙儿刚才扔下的断肢,这会儿肢端的啮食孔张开,尖利的牙齿死死咬在武二的牛仔裤上。

程宗扬看看武二被咬的部位,又看看自己怀里这个罪魁祸首,最后默默把白仙儿递给武二。

武二郎一头雾水地接过来,“干啥啊?”

程宗扬打开电梯,“拿着吧,一会儿有用。”

电梯门打开的刹那,武二郎一双虎眼突然一瞪,涨得通红,接着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

程宗扬一脚把武二郎踹进电梯,两扇金属门随即合拢。

声音透过密封的电梯微弱了许多,隐约能听到白仙儿的尖叫:“不要!不要啊!”

接着是武二凶猛的虎啸:“嗷嗷——”

※ ※ ※ ※ ※

小紫抱着雪雪坐在一旁,萧遥逸和徐君房蹲在电梯口,小狐狸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副扑克,两人一个教一个学,打发时间。程宗扬门神一样站在门前,双臂张开,外面是密如蛛网的藤蔓,间或有几条诡异的触肢不住游动。

程宗扬有气无力地说道:“死丫头,这都快一个时辰了吧?那牲口可真能折腾啊……”

“程头儿,你是不是心痛呢?”

“何止心痛啊,我肝儿都痛了!”

萧遥逸道:“高风亮节啊圣人兄。说割爱就割爱,这气度真令小弟佩服!”

“小狐狸,你再酸一个,信不信我这会儿就开门,把那小妞救出来,把你塞进去,让你和武二快活一下?”

“行啊,我是荤素不忌。”萧遥逸道:“只不过你想从二爷那虎口里叼块肉出来,恐怕不好办啊。”

徐君房一边摸牌,一边往旁边看着,“那炉子真有点儿邪门,我怎么瞧着一阵一阵地心惊肉跳呢?”

萧遥逸也道:“是有点邪门,连石头都能烧化,还没见火。可惜搬不动,不然搬回去,炼铁烧窑都够用了。”

程宗扬也是心头忐忑,那炉子天知道是什么东西,如果是核反应炉,单是辐射就够自己这些人喝一壶的。他转开话题,“你们怎么进来的?”

萧遥逸道:“我们不是找你来了吗?一路摸到火焰山,从山洞进来的。嘿,外面都传岳帅在里面,我一进来就发现不对,这地方哪儿待得了人?”

小紫忽然道:“九个符记。”

程宗扬心头微凛,“在哪儿?”

“进来的地方。”

程宗扬知道死丫头过目不忘,问道:“多了个什么?”

小紫在地上画了个圆形,然后在周围画了三个不完整的圆环。

程宗扬扭头看了半晌,然后吐出一个字:“干!”

连生化标志都出来了,这地方无论如何也不能待了。

“三月三,那个天气新,二爷踏青……那个好开心……”

电梯门悄然打开,武二郎提着裤子,哼着小曲出来,一看众人都在门前,脸上微微浮现出一抹朱砂色,然后厚着脸皮打招呼,“大伙儿都在呢?忙什么呢这是?”

萧遥逸一脸天真地问道:“二爷,听说你中毒了?”

“中毒?”武二郎一拍大腿,“我说呢!”

白仙儿扶着墙壁蹒跚着出来,她衣衫不整,一双美目哭得像桃子一样又红又肿,抽泣道:“你这个畜牲……”

“喂喂,这怨得着二爷吗?”武二吼道:“有毒的玩意儿你都乱扔,咬到二爷怨谁呢?”

白仙儿哽咽道:“我不活了……”

武二弯下腰,有些不放心地对小紫道:“丫头,毒药这事儿你熟——你说二爷不会落下啥病根儿吧?”

小紫道:“不知道啊。”

白仙儿双目含泪,踮起脚尖,对武二的耳朵尖叫道:“我不活了!”

“嗨!吓唬谁呢?”武二郎吼道:“你去死,赶紧着!”

白仙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武二叫道:“少来这套!你哭!使劲儿哭!哭死拉倒!”

“别吵了!赶紧收拾收拾走人吧!”程宗扬叫道:“这地方不能多待!”

白仙儿泣声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呜呜——”

武二脸皮再厚,到底有些心虚,一把捂住白仙儿的嘴巴,把她扯进电梯。程宗扬小心放下双臂,远处的赤阳藤像被吸引一样朝这边昂起。

“进去!”程宗扬扯起小紫,与徐君房、萧遥逸冲进电梯。

电梯门刚一合拢,失去死气屏蔽的赤阳藤便蜂拥而至,舞动着撞击在金属门上。

众人挤在电梯狭小的空间内,望着头顶的灯光都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武二道:“程头儿,咱们去哪儿?”

程宗扬道:“先出去再说!”

武二郎一脸惊奇地说道:“咦?这玩意儿会动?”

萧遥逸揶揄道:“二爷,你不都坐了一个多时辰了吗?”

武二这才想起来,赶紧松开手掌,免得把白仙儿捂死。

电梯很快升至地下一层,电梯门打开的刹那,萧遥逸忽然心头示警,他向前一扑,手中的折扇猛然张开,侧身滑步挡在门前。

“砰”的一声,一杆长枪毒蛇般刺进门缝,击中折扇。萧遥逸卸去力道,左手握住枪杆往外一送,叫道:“躲开!”说着当先蹲下。

十余枚暗器同时袭来,打得电梯内呯呯作响。好在众人都已经蹲下身,萧遥逸折扇一卷一收,将下方的暗器尽数拦下,并没有人中招。接着“呼”的一声闷响,一只足有西瓜大小的流星锤飞了进来,锤身遍布尖刺。

武二大喝一声,一把抓住铁链,“铮”地绷紧,接着程宗扬的珊瑚匕首寒光一闪,斩断铁链。

三人各施解数,好不容易挡过这一波突如其来的袭击,接着耳边响起一阵尖锐的电子警报声。

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程宗扬头一个叫道:“超重!把它丢出去!”

武二没听懂啥是超重,但不妨碍他奋起蛮力,将流星锤掷出电梯。程宗扬伸手按住关门键,可电梯门毫无反应,耳边的警报声丝毫未停。

“干!”程宗扬心里大骂一声,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按下最高楼层,然后纵身跃出电梯,“死丫头!别管我!你们先上去!”

超重警报终于解除,电梯门随即合拢,眼前变得漆黑一片。程宗扬一边飞身掠起,避开脚下疾射的暗器,一边把匕首刺进楼道顶部,稳住身形。楼内密布的赤阳藤原本是他最大的威胁,但程宗扬这会儿只希望这些藤蔓越多越好,最好能把这些不知从哪里来的杀手全部缠住。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