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84章·未来

四大宗门一走,娑梵寺立刻占据了绝对优势。这些和尚在信永的带领下虽然都修得一副好脸皮,但于情于理都不好去追赶朱殷,索要那颗赤阳圣果,只好死死盯住这最后一颗。当即一帮僧众将众人尽数挡在山丘下,接着三名和尚并肩而出,口宣佛号,截住虞氏姐妹。癫头陀狠狠瞪着程宗扬,一步一个脚印地迈步过来。

程宗扬横刀而立,守在最后一颗赤阳圣果丈许前的位置。

小狐狸接连受伤,一旦伤势发作,随时可能翘辫子,不用说,这枚赤阳圣果自己无论如何也志在必得,可惜自己身边一个帮忙的都没有。左彤芝、铁中宝等人都在丘下,就算他们肯和十方丛林的娑梵寺翻脸,也未必能打赢那群和尚。朱老头和秦翰的交手双方都不想惊动太多人,默契地远远避开众人的目光。自己手边唯一能打的就剩武二,可一到紧要关头,那厮又溜得不见踪影,让程宗扬一肚鸟气没地方撒。

癫头陀越走越近,程宗扬不禁心里打鼓,这家伙可是神经病,被他打死都没地方说理去。

程宗扬一边盯着癫头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瞟着那颗赤阳圣果。那颗看着有些像橙子的果实越来越红,形状也越来越饱满。忽然程宗扬眼角一动,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接着才发现那条青绿的藤蔓确实在动。细嫩的藤梢悄然伸长,慢慢绽开一片细小的叶片,接着再度生长。

癫头陀破烂的僧袍突然一张,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程宗扬同时出手,一把扯住藤条,将赤阳圣果连藤带果扯了过来。

癫头陀僧袖挥出,拍在藤上,程宗扬只觉那根细藤像被钉子钉住一般,纹丝不动。他原想把藤身挣断,这会儿劲力一吐,才发现藤身坚韧异常。

信永和尚高叫道:“阿弥陀佛!小施主且请放手,有话好商量!”

放手?放手就没自己的戏了。程宗扬一边发力回夺,一边擎出珊瑚匕首,朝藤条斩去。

那枚赤阳圣果已经熟透,这时藤身被两人扯紧,果实晃了两下,然后脱蒂而落。程宗扬正要去夺,丘下传来一声口哨,却是萧遥逸不知何时绕开娑梵寺的和尚,已经攀到半山腰处。那枚赤阳圣果掉落下来,正好落入他的囊中。

程宗扬大喜过望,不再理会滚落的赤阳圣果,回刀斩向癫头陀的双腿。

一颗黑沉沉的念珠疾飞来,却是信永和尚扯断佛珠,弹指打向赤阳圣果。珠硬果脆,一旦击中,那颗赤阳圣果八成要被打成果酱,大家鸡飞蛋打,谁也捞不到,可萧遥逸真气全失,想挡也不住。

丘下传来一声脆生生的娇叱:“去!”

只见萧遥逸肩头跃出一只象牙蝎子,尾钩一甩,勾住念珠,发出一声略显沉闷的声音。

小紫娇笑道:“娑梵寺好有钱呢,连念珠都是金子的。”

信永叫道:“有话好商量!女施主若是喜欢,不如把这珠串都拿去,凑成一副也好看些。”

“好啊。”

小紫玉手一摇,虚空中蓦然探出一只狰狞的妖爪,劈手夺过珠串,然后轻烟般散开。

信永怔了一下才惨叫道:“我的佛珠哇!”

拔也古挽着缰绳道:“公主!”

那胡人少女一咬牙,“走!”

那些胡人同时从林中冲出,十余匹烈马撕开娑梵寺僧侣的防线,那少女从鞍上掠起,乳燕般飞上山丘。那枚赤阳圣果离萧遥逸的手掌还有尺许,胡人少女已经后发先至,纤指几乎触到赤阳圣果殷红的表皮。

萧遥逸一身白衣沾满泥土,看上去狼狈不堪,他这会儿已经拼尽全力,站都有些站不稳,眼看那胡人少女就要从自己嘴边把赤阳圣果抢走,萧遥逸索性向前一扑,鼓起最后一点力气,扔出折扇,把那颗赤红的果子打落在地。

萧遥逸结结实实扑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那颗赤阳圣果落在他面前尺许的位置,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到,可惜就差了那么一点……殷红的果实在地上弹了一下,继续朝下滚去。那少女一脚挡住,冷冷瞥了那个公子哥儿一眼,然后弯腰伸手去拿。

萧遥逸张开口,“呸”的一口唾沫,恶狠狠啐在赤阳圣果上。

那少女神情一呆,手掌僵在半空。萧遥逸纵起身,一把捞住赤阳圣果,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送到嘴边,张开一口漂亮的白牙,用力一咬。

一股殷红的果汁从他齿间溅出,那少女美目立时红了。

“去死吧!”胡人少女一声娇叱,从腰后拔出一柄华丽的弯刀,朝萧遥逸兜头劈去。

萧遥逸将赤阳圣果连皮带核都吞到肚中,来不及品尝滋味,突然双手按住小腹,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接着像失去所有力气一样,从半山腰直栽下来。

程宗扬原本是一味游斗,缠住娑梵寺诸僧,让小紫和萧遥逸联手夺取赤阳圣果,见状大喝一声:“小狐狸!”刀光暴起,逼开癫头陀,然后一跃而下。

就在这时,身后藤蔓突然扬起,将山丘上的众人一并缠住。接着以山丘为中心,方圆近百步的地面同时凹陷。

※ ※ ※ ※ ※

萧遥逸清醒过来,手臂一动,腕上发出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他睁开眼睛,只见自己左手戴着一只明晃晃的铁镣,另一端则锁在一只铁扶手上。那铁镣形制极为精巧,一侧是中空的半环,另一侧则是可以调节的铐齿。

旁边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醒了?”

萧遥逸扭过头,看到身后蹲着一条粗壮的大汉,他怔了半晌,愕然道:“你是武二?你这是……”

武二郎眨了眨眼,一只巨大的黑眼圈在他脸上跳动着,几乎盖住整只左眼。他哼了一声,使劲又抽了抽鼻子,鼻孔淌出一股血丝,看着像刚被人胖揍了一顿似的。

萧遥逸一惊,反手握住铁镣,沉声道:“咱们落在谁手里了?是谁打的?”

武二眨巴眨巴瘀肿的牛眼,木着脸道:“咋的?你小子打完就不认账了?”说着他一把掐住萧遥逸的脖子,怒吼道:“二爷的脸你也敢打!”

唾沫星子雨点般溅了萧遥逸一脸,小狐狸赶紧拿手挡住,“轻点儿轻点儿!没搞错吧?怎么可能是我打的?”

武二咆哮道:“我干你个小狐狸!你小子真行啊!一个人打凉州盟一群!二爷来拉架,都被你打得鼻青脸肿!要不是紫姑娘把你铐住,你小子连天都敢翻过来!”

萧遥逸怔了片刻,忽然一个翻身,从躺着变成半跪的姿势,身体轻盈得仿佛一片落叶。他摸了摸身上,受伤的部位都已恢复如初,体内真气更是充沛之极,比起受伤之前甚至更有精进。

萧遥逸压下心头的狂喜,“这赤阳圣果……”

“被你小子给独吞了,”武二悻悻道:“连点渣都没给二爷留。”

“哈哈哈哈!”萧遥逸仰天大笑,自从受伤以来,他始终就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此时才一吐胸中浊气。

“小子,笑个屁啊!”武二指指自己脸上的伤痕,“说吧,这个怎么算?”

“等会儿,我有点不明白——”

“有啥不明白的啊!”武二郎叫道:“你小子身子虚得绣花枕头一样,一口吞了赤阳圣果,虚不受补懂不懂?全身血脉暴胀懂不懂?没吃死你就算命大懂不懂?瞧瞧,瞧瞧!这儿!还有这儿!二爷这可都是被你打的,你小子得给我个说法!”

“好说。”萧遥逸一拍胸口,“医药费、治疗费、误工费,全是我的!”

“算你小子识相。”武二郎道:“先记下啊。敢短二爷一文,二爷可跟你没完!”说着他爬起来,“老实待着!二爷给你找钥匙去。”

“用不着。”萧遥逸手一提,手臂柔软得仿佛一条蛇,轻易从手铐中滑出。

“哟,你小子还有这一手?”

萧遥逸握紧拳头,感受着体内的力量,过了一会儿,他微笑道:“岳帅仇家汇集于此,倒是个报仇的好机会。”

武二没好气地说道:“报啥仇啊?赶紧找人去!”

萧遥逸愕然道:“找谁?”

“程头儿……”武二郎抹了把鼻血,“……丢了。”

※ ※ ※ ※ ※

程宗扬双腿被坚韧的藤条缠住,身体在泥土内不断穿行。他一手掩住脸,防止泥土溅入口鼻,双腿用力一挣,试图挣断藤条。以程宗扬如今的修为,即便铁丝也能轻易挣断,然而那条细藤只是拉伸少许,随即又束得更紧。

藤身过处,泥土像水一样分开,留下炽热的温度,烫得皮肤隐隐作痛。程宗扬连挣几次,都未能挣开分毫,只能屏住呼吸,竭力支撑。

泥土深得仿佛没有止境,正当程宗扬以为自己支撑不住的时候,身体突然一轻,从泥土中脱出。程宗扬刚松了口气,又提起心来。周围是没有烫得吓死人的泥土了,可自己整个人都在空中,这么摔下去,还不把自己摔死?

气流不断从身边涌过,带来一股植物腐败的气息。程宗扬努力睁大眼睛,眼前却黑沉沉一片,只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有种潮热的黏稠感,身体仿佛在空气中浮动。

“砰”的一声,程宗扬重重落在地上,浑身的骨骼都几乎摔散,不等他站起身来,接着又被藤蔓拖得向前滑去。

那柄单刀早已不知落在何处,这会儿终于腾出手,程宗扬立即从怀里掏出珊瑚匕首,翻身朝脚下的藤条划去。忽然丹田一震,一股死气从前方逸出,旋即被生死根吸入,接着又是两道。

程宗扬紧盯着前方,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他却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险感。短短数丈距离,先后出现三股不同的死气,位置都在身体滑行的正前方,而自己正被藤条拖着滑向那个死亡区域。

程宗扬握紧匕首,接近死气出现位置的刹那,奋力一挥。

“嚓”的一声轻响,一支尖锐的物体被珊瑚匕首斩断,紧贴着自己的鼻尖飞出。程宗扬身体缩成一团,避开尖刺残留部份,一边回手斩断脚下的藤条。

身体撞在一个坚硬的物体上,终于停住。程宗扬收敛气息,贴在那个坚硬的物体表面。被自己斩断的藤条寂无声息,似乎并没有作出反应,但周围不断传来重物落下的声音,几乎每落下一个,就迸出一股死气。

程宗扬调匀呼吸,耐心等了片刻,然后从背包中取出那颗借来的夜明珠,握在掌心,慢慢松开手指。

一抹莹光从指缝间淌出,照亮了周围一小片空间。眼前是一根锋利的尖刺,长近七尺,苍黑如墨。不远处又是一根。

程宗扬一点一点放开手掌,萤火虫般微弱的光芒在掌心绽放出来。周围是一片尖刺的森林,无数长短不一的尖刺拔地而起,荆棘般交错杂陈。更多的则是赤阳圣果那种绿中透红的藤身,它们几乎占据了整个视野,带来强烈的压迫感。

然而更令程宗扬惊愕的则是脚下的地面,自己踩的不是泥土,也不是岩石,而是一片雪白的瓷砖。那些巨藤在瓷砖上纵横盘绕,甚至爬上四壁。

程宗扬脸颊抽搐了一下,他原以为赤阳藤应该生长在一片热带雨林中,甚至是火山内部。然而眼前却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墙壁和地面都贴着白色的瓷砖,如果不是那些奇异的巨藤和尖刺,程宗扬几乎以为这里是一间医院。

一条青藤从空中迅速收回,露出藤梢缠住的一条人影。那人遍身泥土,只有一颗光头看得分外清楚,却是一名僧人。他身手比自己似乎还高明,身在半空便挥出戒刀,斩中腿上的藤条。可惜他的戒刀比珊瑚匕首差了许多,一刀未能斩断藤身,反而被反弹回去。接着藤身一甩,像条飞舞的巨蟒般,将那僧人甩到一株尖刺上。

那僧人连惨叫都未发出,就被尖刺贯穿,直没至顶。接着尖刺周围的绿藤游弋过来,将那僧人团团缠住。随着藤条的蠕动,上面赤红的色泽越来越深,仿佛正在吸食那名祭品的血肉。

程宗扬这会儿背后才渗出冷汗,如果不是自己有一柄锋锐之极的珊瑚匕首,现在说不定也被挂在上面当养料了。

另一根藤条滑动着,又扯进来一个人影。程宗扬握紧匕首,接着一愣。那个刚刚被捕获到的猎物玉冠银发,妖娆的身材前凸后翘,在黑暗中分外好认。只是看不清她腿上的纹身,不知道是虞白樱还是虞紫薇。

眼看那株虞美人就要被尖刺贯穿,飞舞的藤条忽然一顿,悬在半空,似乎在辨认猎物的身份,然后向上一卷,把她甩到一边。

那个虞美人似乎已经失去知觉,曼妙的胴体在空中无力地划过,落向地面。铺着瓷砖的地面忽然地动,一条乌黑的圆柱从地下钻出,接着张开,变成一丛粗细不一的触肢,将那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儿包裹起来。

※ ※ ※ ※ ※

虞白樱咳出肺中炽热的空气,从窒息的昏迷中清醒过来。入目的情形使她娇躯一颤,下身传来一阵失禁的冲动。黑暗的空间中,飘浮着无数足有拳头大小的眼睛。蛇一般狭长的瞳孔中闪动着蓝幽幽的光泽,不时一明一灭地眨动着,似乎正在对她进行观察。

片刻后,那些眼睛猛地同时涌来。虞白樱短暂的失态之后已经恢复冷静。她银牙一咬,射出掌心的断月弦。

一只巨大的眼睛蓦然裂开,喷出一股浓黑的液体。可不等虞白樱施术脱出重围,手腕忽然一痛,却是被弹回的丝弦缠住。

虞白樱竭力挣扎,不知手臂碰到何处,眼前突然间灯光大亮。然而虞白樱的恐惧有增无减,她宁愿自己仍然处于黑暗中,也不想见到眼前这些蠕动的怪物。

无数深黑色的触肢在空中交错扭曲,粗的有如手臂,细的如同人指,但无论粗细,每条触肢顶端都生着一只古怪的眼睛。眼睛下方是一个圆孔,偶尔张开一丝,里面可怕的情形让虞白樱几乎为之虚脱。

那些触肢不断涌来,扭动着缠住虞白樱的身子,将她悬空拉起。虞白樱急促地呼吸着,接着她忽然发现,那些眼睛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胸前,在那里,自己丰满的双乳正在皮衣的包裹下剧烈地起伏。一股深入骨髓的恐惧感从虞白樱心底涌起,让她手脚都一阵冰凉。

那些触肢像蛇一样扭动着,没有鳞片的表皮布满褶皱,看上去令人作呕。接着一条触肢伸来,在她面前缓缓昂起,它不是最粗的,瞳孔的色泽却与众不同,呈现出血一样的殷红,那种骄傲的姿态,仿佛触肢中的王者。

触肢顶端的独眼上下转动,仿佛打量着自己的猎物,接着中段弯曲下来,贴住虞白樱裸露的腰腹。

虞白樱香舌一翻,从玉齿间吐出一截吹管,用力一喷。这支吹管是她最后的杀手锏,装着倒刺的吹矢沾满剧毒,足以见血封喉,即使全身都被制住,也能一举毙敌。然而这一次的对手却不是人类,吹矢飞出的刹那,触肢独目下方的圆孔蓦然张开。

虞白樱瞪大美目,只见张开的圆孔内部布满了白森森的尖齿,一圈一圈密密麻麻,足以将她的面孔撕扯得粉碎。

那根吹矢落入触肢的啮食孔中,没有掀起一丝波澜。触肢没有合上啮食孔,而是充满威胁地向前一扑,几乎触到虞白樱的鼻尖。

虞白樱不敢再挣扎,她僵着身体看着那条触肢中部弓起,贴着自己光滑的肌肤伸进胸甲下方,接着向上一挑。皮制的胸甲像纸片一样碎裂,丰腴的乳球猛地跳出,仿佛两只雪团在胸前晃动着。

周围的触肢同时张开啮食孔,露出一片白森森的尖齿。那条触肢中的王者盘起肢体,“8”字形缠住她的乳球,然后俯下肢端,带着一股炽热的气息伸向她美艳的面孔。

虞白樱一动也不敢动,她瞪大美目,感受着触肢在自己脸颊上摩擦的粗糙和冰凉,心头不住战栗。触肢缓缓移到她唇瓣上,然后挤入她唇间。虞白樱恐惧得心头几乎炸开,她咬着牙关僵持片刻,想着就此死去。但最后,杀手的隐忍占据了上风,她终于颤抖着张开红唇。

触肢一点一点挤入虞白樱口中,将她温润的口腔塞得满满的。虞白樱红唇圆张着,含着那条乌黑的触肢,忽然她美目竭力张大,却是触肢顶端的圆孔忽然张开,吸住她的舌尖,将她的香舌吸入布满尖齿的肢体腔内。虞白樱浑身一紧,一股热尿直喷出来,当场失禁。

程宗扬收敛气息,在藤条和荆棘的丛林中慢慢前行。舞动的藤条不时从空中扯下一个个人影,有娑梵寺的僧人,也有在林中凑热闹的寻宝人,他们修为有高有低,有的甚至能凌空施术,然而他们始终无法挣开束体的藤条,最后无一例外都被尖刺扎穿,成为赤阳藤的养分。

程宗扬并没有热血上头,贸然出手,一是他没有把握对付这些见鬼的藤蔓,二是大家也不熟,至少没熟到可以让自己拿生命来冒险。但又一条人影被扯下来时,程宗扬丝毫不敢怠慢,纵身掠起,挥动匕首斩断藤条,把徐君房救了下来。

“你不是在林子里面吗?怎么也被扯下来了?”

徐君房惊魂未定,颤着声音道:“谁知道呢……我好端端在树后躲着,不知怎么就钻到地里来了,这去哪儿说理呢……公子爷,这地方……咱们不会是在阎王殿里吧?”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赤阳圣果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一个大汉被藤条扯落,他疯狂地挣扎片刻,最后还是被藤条束紧,无声无息就化成一堆肥料。

徐君房狠狠打了个哆嗦,颤声道:“原来先生说的是真的……”

程宗扬盯着远处那团扭动的触肢,“鬼谷先生说什么了?”

“我不是和先生找到过一颗赤阳圣果吗?那时候我才十来岁,本来想尝尝味道,先生不让我尝,告诫我说那东西是吞食人的精血而成,虽然有祛病疗伤的神效,但终究是不祥之物,平白无故最好别乱吃。我还以为是先生哄我的……”

程宗扬指着远处,“那个是什么东西?”

徐君房一眼便认了出来,“是行淫兽,女子一旦被它捕获,用不了多久就会神智尽失,最后变成只知行淫的行尸走肉。”

“你见过?”

徐君房连忙摇头,“我是在先生的书上见过。据说和赤阳藤同生,来历十分古怪,一半是草,一半是虫,用什么试剂什么的。”

“什么试剂?”

徐君房想了半晌也没想起来,程宗扬抱怨道:“你怎么只看一半啊。”

徐君房有些尴尬地小声道:“我不是只看前面了嘛……”

“你还真会挑重点啊。”程宗扬道:“鬼谷先生书上说怎么对付这种东西了吗?”

徐君房很干脆地说道:“有我也不记得了。”

程宗扬叹了口气,“那没办法了,让虞美人自求多福吧。”

徐君房道:“公子,咱们怎么办?”

“想办法出去。”

这会儿周围灯光大亮,程宗扬收起夜明珠,仔细观察四周。

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头顶的天花板只有一半,另一半则是泥土,就像被山体掩埋了半截一样。无数藤条伸入泥土,交织如林。忽然藤丛间闪过一道光线,程宗扬定睛看去,却是一扇玻璃窗。

※ ※ ※ ※ ※

“啵”的一声,湿漉漉的触肢从虞白樱口中拔出,带出一股唾液。触肢赤红的瞳孔瞬了瞬,然后向下滑去。

虞白樱身体战栗着,被触肢碰过的肌肤凝出一层细密的肉粒。红瞳触肢贴着她腰腹,摩弄着她白腻的肌肤,一路向下,最后停留在大腿根部。

虞白樱咳嗽着,半是失神半是惊恐地看着那条触肢,脸上时红时白。

红瞳触肢张开啮食孔,像撕纸一样将虞白樱的皮裤撕得粉碎。虞白樱玉体微颤,赤裸的下身暴露在空气中,并没有感受到凉意,而是被一团如火般炽热的气息包围着,一阵一阵地发烫。

忽然她脚踝一紧,两条玉腿被扭动的触肢缠住,猛然拉开。虞白樱白滑的身体像朵樱花般悬在交错的触肢间,女性成熟的躯体赤条条裸露出来,灯光下,白花花的肌肤妖艳无比。

虞白樱美目越睁越大,她丰挺的双乳在触肢的缠扭下不住变形,张开的双腿间,那只饱满的玉户像怒放的花苞一样绽开。

程宗扬用匕首的尖柄敲碎玻璃,探头向外一看,顿时一阵眩晕,急忙缩了回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所在的位置不是在地下深处,而是在空中。

这是一幢高达数百米的大厦,在下方看起来规模宏伟的高架公路此时宛如丝带。即使自己不像冯源一样有恐高症,猛地一眼看去,也不由生出一种往下堕落的恐惧感。

程宗扬小心抬起头,只见头顶上方一道山崖向前突出,宛如张开的巨口,自己所在的大厦就竖在巨口中央。对面是一片死寂的都市,林立的大楼比自己见过的任何一个城市都更多更大,只不过已经变得残破不堪。

对面一幢残存的大楼足有上百层之多,然而楼宇外侧却悬着一个庞大无比的蜂巢。后面几幢大厦间结着无数蛛网,每一张都足以笼罩整个体育场。整个都市中最高的建筑并不是人类的杰作,而是一片白蚁堆。无数尖锥状的蚁塔占据了整个都市的四分之一,其中最高的一座像王者一样傲视全城,塔尖仿佛刺破苍穹的利锥。

都市中空无一人,偶然有短路的电光划破黑暗,映出天际浓密的乌云。

程宗扬呆呆看着这座诡异的都市,良久才惊叹道:“六朝的未来原来就是这鸟样啊?”

【第四十三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