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82章·遗物

“为了公平起见,我们每方出一个人。”程宗扬道:“玉道长、沈道长、朱仙子,你们上前一步,我把钥匙插进去,你们每人转一圈。大家互相监督,谁都不能作弊。”

三宗以正道自诩,倒没干出杀人夺钥的事来。这会儿见程宗扬痛快地交出钥匙,众人疑心稍解,听到他的提案,都觉得很公平,当即依言轮流上前,转动钥匙。

在众人注视下,坚不可摧的钢铁大门缓缓滑开,露出里面的库房。

众人刚才所在的是第五层,这里的第四层存放的只有一种物品:箭矢。锯齿的、木羽的、三尖的,弩用的、弓用的、车弩、床弩、角弓用的,甚至是装有鸣镝的响箭……林林总总不下百余种,将偌大的库房装得满满当当。

接下来第三层是各种帐篷、拒马、重盾、军用旗帜,琳琅满目,让人大开眼界。

萧遥逸接连负伤,眼神却出奇的亢奋,压低声音道:“我现在终于能肯定,我们在江州起事,做得没错!岳帅暗中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胸中定有宏图伟业!你看,这些坚甲利弩,都是岳帅给我们准备的。我们打下江州这片基业,才是岳帅意志的延续!”

“小狐狸,不是我泼你冷水啊。岳帅藏的东西是不少,可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儿凑合呢?你瞧这些旗子,连字号都没有。倒像是抢了哪家作坊还没做好的半成品。还有,这么多军械,好像都不怎么配套……”

“也许这只是一部分,”萧遥逸猜测道:“下面不是还有两层吗?”

沈黄经等人一路看过来,都暗暗心惊,这么一大批精良的军械,至少价值几十万金铢。可是谁都没胆量把它们运出去贩卖,就是白白献给朝廷,也得落下私藏军械、图谋不轨的嫌疑,唯一的做法只能是视而不见,权当没看到这些价值不菲的军械。

玉魄子道:“程公子,这一路已经走了六七层,不知天人说没说,这里到底藏了什么宝物?究竟有多深?”

程宗扬道:“仙人的心意我们这些凡人怎么能懂?只有凭缘份了。玉道长,该你来转钥匙了。”

第二层的大门刚一打开,程宗扬便是一身冷汗,厉声道:“火把拿开!千万别过来!”

第二层的库房里一半都堆着盘好的铁丝网,带着无数尖刺的铁丝几乎挨到库房顶部,就像一头狰狞的庞然怪物踞伏在黑暗中。但是真正可怕的,则是旁边一堆不起眼的木箱。木箱内铺着鹿皮,里面盛放着泥沙般黑色的颗粒物,散发出刺鼻的硫磺气味。

这间库房里放的都是星月湖大营才有的特殊军械,火炮、铁丝网、突火枪、甚至简易版的火焰喷射器……程宗扬小心退开,回头道:“这里非常危险。玉道长、沈道长、朱仙子,你们看是不是大家都留在外面,只挑几个人进来?”

此言一出,当即就有人叫道:“何出此言!大伙儿同进同退!便是刀山火海也一同闯了!哪里能让几位道长孤身犯险?”

程宗扬暗骂道:这帮鸟人,只怕别人得了好处,火药桶都抢着钻!

长青宗本来是由玉音子带队,玉魄子的威望远不及师兄,被众人一阵鼓噪,根本压服不住。其余两宗见长青宗的人都进来了,也不甘落后,结果所有人都涌进库房。

程宗扬只好道:“任何火种都不许带进来!朱仙子,借你的夜明珠一用。”

朱殷略一犹豫,弹出那颗夜明珠。

程宗扬远远绕开那堆火药,凭借夜明珠的光辉找到另一扇大门。

与其余几层不同,猜想中的最后一道大门并没有位于楼下,而是在库房内侧。

程宗扬打量片刻,微微吐了口气,然后原样插入钥匙,玉魄子、沈黄经、朱殷先后上前转动。与前面几层一样,门锁“嗒”的一声轻响,顺利地打开,然而开门时却出现了意外。朱殷转完最后一圈,伸手推了一下,大门毫无反应。

玉魄子连忙伸手去推,可房门就像焊在墙上一样,纹丝不动。沈黄经沉着地抬起手掌,掌力一吐,锁分明已经打开的房门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朱仙子,是不是你少转了一圈?”玉魄子一边说,一边着急地转动钥匙。可手上传来的感觉,钥匙分明已经拧到底。

沈黄经道:“向左。”

玉魄子赶紧把钥匙重转了一遍,房门仍然没有打开。

程宗扬靠墙站着,不时叹几口气,表示自己也很着急,偶尔还出出主意,是不是钥匙插反了?转得太快或者太慢了?

三人折腾了一刻多钟,仍然没能打开大门,这时候轮到徐大忽悠出场了。程宗扬悄悄捅了捅徐君房,然后用蚊子哼哼般声音道:“大师,能不能卜一卦?”

徐君房一点就透,他煞有介事地掐了半天手指,一边捋着胡须一边道:“屈指算来,公子已经过了八道天门。加上前面入门一道,其数为九。九者,天地之至数也。想来仙人所指,便在此处。至于这道门……”徐君房矜持地摇了摇头,“多半是打不开的。”

“再麻烦大师一下,可知宝物在哪个方位?”

“东南灵气所聚,必有异宝。”

两人声音压得极低,但在场的修为何等高明,程宗扬刚一开口,众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玉魄子厉声道:“程公子!说好了见者有份,难道你想独吞!”

程宗扬道:“没有的事!我只是问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朱殷冷哼一声,闪身朝大厅的东南角掠去。玉魄子不敢怠慢,大袖一挥,寸步不离地紧跟着朱殷。

沈黄经摇了摇头,叹道:“小友何必如此?我等出自玄门正宗,便是寻到宝物,也不会短了小友一份。”

一群人都冲到大厅角落里,在堆积如山的军械里翻找起来。程宗扬看了看自己的人都在,然后清了清嗓子,对着大门上方的声控锁说道:“太泉熊谷,一四七五。”

大门“嗒”的一声滑开。程宗扬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小紫、徐君房、惠远和宁素都推了进去。这边萧遥逸拿出火褶,狠吹几口,抬手往火药箱里一扔,然后“呯”地关上大门。

巨大的爆炸使整座建筑都一阵晃动,等四周恢复平静,程宗扬吹了声口哨,“小狐狸,够痛快的啊。”

萧遥逸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反正迟早都要交手,干脆点儿大家都痛快。”

程宗扬道:“别的也就罢了,瑶池宗那个美人儿要炸死了,倒是挺让人心痛的。”

萧遥逸揶揄道:“莫非圣人兄又动了怜香惜玉的心思?”

程宗扬道:“那也得搂怀里才好怜惜啊。”

惠远咳嗽着道:“阿弥陀佛……”

程宗扬一拍脑袋,“忘了还有个和尚呢。小和尚,这种事跟你没关系,你就当没听见好了。”

程宗扬嘴上说笑,手下也没闲着,他拿出那颗夜明珠往墙上照了片刻,找到开关的位置,飞身打开。

莹白的灯光一瞬间便充斥了整个空间。这座房间是从外面库房隔出来的,面积并不大,四面都是光洁厚重的合金墙壁,见不到一丝缝隙,但空气仍和外界一样清新,真不知道是怎样做的通风管道。

房间空荡荡的,只在室内正中间的位置摆了一只木台。比起一路走来的纯金属风格,这只木台就普通多了,只有四五寸高,上面摆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体,外面还覆盖着一层油布。

程宗扬一路走来,已经意识到自己最初的猜测是错的。这座建筑并非酒店,而是一间银行。自己所在的位置,就是地下金库的最深处。至于岳鸟人当年怎么找到这间金库,还把它改造成自己的仓库,已经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

既然解不开,程宗扬也不去费那个心。一路千辛万苦,现在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程宗扬老怀大慰,他拍了拍油布,笑道:“猜猜,这里面放的是金铢还是金条?”

萧遥逸替宁素裹好伤,扶她坐在一旁休息,一边道:“都是金铢那还了得?我猜是一小半金铢,其余都是银铢。”

“紫丫头,你猜呢?”

小紫眼珠微微一转,“我猜是手纸。”

程宗扬撇了撇嘴,“要是这么一大堆手纸,我那位便宜岳父可缺大德了。”

徐君房道:“程公子,我这会儿还糊涂着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公子爷,你那钥匙真是仙人给的?”

“老徐啊,你刚才说的不是挺明白的吗?”程宗扬笑道:“那段仙人的掌故讲得不错啊,在哪儿看的?”

徐君房道:“先生有空的时候跟我聊天,没事瞎说的。”

“那可不是瞎说。”程宗扬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对徐君房道:“这件事本来不该瞒你,但你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好。”

徐君房赶紧道:“那我就不问了。”

见他这么懂得避祸,程宗扬也笑了起来,“那行。简单地说,是我们认识的一个人留下些东西,我们是来拿的,跟别人没有关系。”

徐君房咧了咧嘴,“程公子,你这借口可找得不咋地。外面那些可都是打仗用的家伙。谁好端端的会留这些?再说了,只有从太泉古阵往外拿东西的,从来没听说有人往里面送东西的,何况这么多,怎么可能从外边运来?哎!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打听啊!”

“放心吧。我这会儿还没打算灭口。”程宗扬道:“他怎么弄到这儿的,我也不明白。不过费了这么大力气,不可能只放了些白占地方的军械。这最后一间密室,肯定是他放黑钱的地方!”

程宗扬信心满满地揭开油布。入目的情形让他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小紫笑道:“大笨瓜,下面是木架,如果是大堆金银,早就压坏啦。”

萧遥逸道:“圣人兄,这花花绿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程宗扬沉默半晌,最后咬牙切齿地说道:“钱!”

程宗扬满头满脑都是火,只想把自己看见的东西一把火烧掉!

油布下面放的都是钱。可惜不是金铢,也不是银铢,而是如假包换的纸币,一张张挺刮崭新,仿佛刚从印钞机里取出来的一样,一叠一叠刀切一样码放得整整齐齐。上面那些鸟字自己一个都不认识,只有数字能看明白,面额从一千到一元都有,连号码都是连着的。

想起这一路的艰辛,再看看面前这一堆“钱”,程宗扬寻死的心都有,终于忍不住大骂道:“我干!这鸟人是神经病啊!藏了这么一大堆不流通的纸钞有个鸟用啊!连擦屁股都嫌硬!”

惠远道:“阿弥陀佛,钱财乃身外之物,得之不足以喜,失之不足以忧,施主……咳咳……”

“小和尚,我这会儿心情不好,别以为你是伤号我就不敢打你!”

程宗扬怒火冲天,如果岳鸟人这会儿敢露头,自己非拿这些钱砸死他,然后再点把火,把他连人带钱都烧成渣!

萧遥逸道:“这里还有个箱子。”

程宗扬一个箭步过去,只见角落里放着一只保险箱。说是保险箱,但这里的东西比一般人用的都大了一倍,倒和衣柜差不多,柜体不知是用什么金属制成,看样子比这间金库都结实。

萧遥逸道:“怎么没有钥匙孔呢?”

“这是数字锁。”

程宗扬看着保险箱上的键盘,毫不犹豫地按下:一、四、七……剩下最后一个数字,程宗扬吸了口气,鸟人啊鸟人,你不会再玩我吧?都用上保险箱了,起码给我个安慰奖吧?

五……

保险箱传来一阵机械运动的复杂响声,片刻后箱门弹开。

程宗扬木然看着里面的宝物:一只空的饮料罐。一支已经干掉的签字笔。一双快磨破的旅游鞋。一只打火机。一副少了几张的扑克牌……程宗扬欲哭无泪。这些东西对岳鸟人来说,也许的的确确是他最为珍贵、无可代替的宝物,可是对自己来说,实实在在是屁用没有。他一边翻着东西,一边暗道:鸟人啊鸟人,你就是给我留个过期的安全套也是好的啊。

保险箱挺大,里面的东西却并不多。程宗扬找到最后,发现自己所获得最有价值的东西居然是一只老掉牙的传呼机。

萧遥逸却是神情亢奋,激动地说道:“没错!这些都是岳帅用过的物品!”

程宗扬恨恨纠正道:“是用过的垃圾!”

萧遥逸道:“怎么会是垃圾?这些是岳帅亲手用过的,就和盘古用的巨斧,神农用过的锄头,伏羲用的渔网一样,每一件都价值连城!”

“哎哟,你拿姓岳的和盘古、神农比?你个脑残粉,我都不稀罕说你了。”

萧遥逸郑重地把那些物品收起来,“岳帅遗泽,以此为大。如果放点黄金白银,倒是俗气了。”

“我就是俗人!”

程宗扬都绝望了,他开始还担心岳鸟人留的是金条,自己一行人背不动,谁知找到最后连毛都没捞到一根,他一手举天,大声道:“我发誓!我这辈子如果藏宝,一定会放上一公斤的金条!不!五公斤!还有一颗最大的宝石!绝不学某些抠门缺德的家伙!”

见他崩溃的样子,小狐狸都有些不忍心看了,提醒道:“圣人兄,这里好像还有个夹层。”

程宗扬有气无力地一挥手,“谁爱看谁看。我这会儿心都碎了,你就让我多活一会儿吧。”

小紫伸手打开夹层,“有一个信封。”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给岳霜的。”

“还有一个,给岳霏的。”

小紫把两只信封递给萧遥逸,微笑道:“没有啦。”

萧遥逸咳嗽一声,“岳帅那时如果知道还有紫姑娘的话,肯定会……”

小狐狸越描越黑,死丫头虽然表现得若无其事,可程宗扬真有点提心吊胆,不等萧遥逸说完,就一把夺过信封,看也不看就一把撕开。

萧遥逸忙道:“这可是给月姑娘亲启的。”

“看看又不会少!”程宗扬一边拆着信,一边道:“岳霏是谁?”

萧遥逸心痛地看着信封,“是岳帅在临安的私生女。”

程宗扬想了起来,据说岳鸟人和韦后还生了个女儿,但鸟人消失之后,这个叫岳霏的女儿也失踪了,如果她还在世的话,算算年纪,也有十七八岁了。可惜自己在临安众事纷纭,没有顾得上打听。不过死丫头以主宰者的姿态强势入主宋宫,什么秘密打听不到?她既然不说,自己还是少打听为妙。

信封挺大,里面的东西却不多,给月霜的信封里放着一份地契,是长安近郊三百来亩田地,看价格不算一等一的好田,但靠近渭水,收成也过得去。给岳霏的信封里则放着一张当票,寄当的是几件金银首饰,写明见票即取。

拿着这两份遗物,程宗扬隐约有些明白了岳鸟人的良苦用心。给月霜留的三百亩田地,不算小也不算大,无论如何也称不上大富大贵,但差不多够让一家人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可见他对女儿的期许也仅仅是如此而已。至于岳霏,几件首饰更多是象征性的礼物,毕竟她无论真假,还有个公主的身份,衣食应当无忧,岳鹏举留下的只是纪念物。

可惜岳鸟人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他给月霜留下几亩田地作嫁妆,希望自家女儿做个吃租过活的小地主婆,但这地契如果让月霜知道,肯定直接换钱,转手买来军火,装备她的女营。留给岳霏的礼物,更是连人都没了。

“这家伙可真抠门。”程宗扬随手把地契和当票收进背包,然后拿起那只打火机,“紫丫头,你瞧这个有意思吧?这个轮子一擦就能出火,比火褶可方便多了。干!是个坏的!”

徐君房拿着传呼机摇了摇,“这盒子非金非木,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萧遥逸赶紧接过来,“不管什么东西,我都得带回去。”

程宗扬找了半晌,最后叹了口气,“本来想找到东西,给大家都分一点。没想到咱们这位大爷心这么狠,一点值钱的都没留……”

小紫笑道:“不是还有钱吗?”

“得。一人拿一张吧,也不算白来。”程宗扬拿起一张钞票,苦笑道:“不管它以前多值钱,现在就是一张纸。”

※ ※ ※ ※ ※

武二郎大猫般伏在白雪覆盖的松枝间,只露出一双虎目,远远望着楼厅的大门。片刻后,他手足并用地向后退去,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左彤芝扶着受伤的手臂,悄声道:“怎么样?”

武二郎抹了抹头上的雪,“人不少,不好整。”

左彤芝道:“我去把他们引开,你进去找程公子。”

“你傻吧你?好几十号人呢!”武二郎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先把人找齐是正经的。”

左彤芝瞥了他一眼,轻笑道:“二爷倒是个明白人。”

武二郎得意洋洋地说道:“二爷这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

左彤芝背靠着松树望着他,过了会儿道:“有一件事,想请二爷帮忙。”

“啥事啊?”

“想必二爷也看出来了。”左彤芝从容道:“我们来太泉古阵,说是寻找赤阳圣果,其实是个幌子。昨晚共历生死,奴家信得过二爷,不妨实言相告——敝宗主实是被人行刺,身负重伤,奴家一路追踪凶手到此。”

武二郎抱着肩膀,一手漫不经心地摸着下巴的胡髭,也没有接口,不知道是听着还是没听。

左彤芝只好接着说道:“刺伤宗主的,乃是我凉州盟的副盟主。我们凉州盟是本地几个帮会组成,难免良莠不齐。这位丁盟主年纪甚轻,敝宗主原本有意将自己的独生女儿许配给他,谁知他暗藏祸心,趁宗主闭关时,花言巧语骗小师妹窃走本盟信物,刺伤宗主,拐了小师妹一路潜逃。”

“丁盟主修为颇强,奴家虽然急调本盟高手追杀,但事起仓促,只有铁马堂和河西门派人赶到,想要捉他回去,力有不逮。二爷若能不吝援手,除去此贼,无论是我丹霞宗还是凉州盟,都深铭大德。”

左彤芝柔声道:“那人修为虽强,但比起二爷还逊色几分。只要二爷出手,取他性命易如反掌。”

“至于我那位小师妹,她是宗主的独生女,自小养成骄纵莽撞的性子,如今做出这等事来……”左彤芝轻叹道:“即便我肯饶她,帮规也不会饶她。”

左彤芝微笑道:“奴家这般说,二爷想必已经明白了,二爷若是出手,不需有任何顾忌。”

她说了半晌,武二郎却全无反应,只老神在在地抱着肩。左彤芝暗忖是因为自己隐瞒,才让他生了戒心,又解释道:“我不是有意欺瞒你们,其中的缘由连铁副堂主也不知晓。我们凉州盟地处边陲,结盟自保,盟中鱼龙混杂,传扬出去只怕人心浮动,还请武二爷见谅。”

武二郎大手一挥,“少整那些没用的。不就是杀人吗?给个明白话,多少钱吧!”

左彤芝怔了半晌,才知道自己精心准备的一番说辞其实都是白搭。她正待开口,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地面都为之震颤。

※ ※ ※ ※ ※

巨大的爆炸下,库房的金属门没有丝毫变形,轻轻一拉,便即打开。呛人的火药味涌入门缝,程宗扬伸头看了看,然后背着惠远,掠出房门。

库房内一片狼藉,堆积如山的铁丝网乱成一团,不少铁丝上还挂着碎衣和血迹,成串的鲜血一直延伸到上面几层,可见那场爆炸造成的惨重后果。巨大的爆炸并没有对金库的结构造成太多影响,但里面码放整齐的物资基本都翻了个儿。程宗扬等人不得不从成堆的兵器、箭矢、衣甲间扒出一条路来。

萧遥逸背着一只包裹,一边咳血一边笑道:“可惜没炸死那两个妖女。”

“行了,小狐狸,你就歇口气吧。别还没找到赤阳圣果,你就先不行了。”

“人的命,天注定。”萧遥逸嘻笑道:“生死这种小事,我一向是看得很开的。”

“生死都是小事,什么是大事?”

萧遥逸一拍包裹,“这是大事。”

程宗扬嘀咕道:“岳鸟人给你们下了什么药啊?一个二个都这么卖命。”

“岳帅给了我们一个梦想。”萧遥逸带着一丝缅怀的口吻道:“一个关于公平的梦想。我和几位哥哥愿意为之付出一生的梦想。”

“公鸡和天鹅那个?”程宗扬道:“行了,你说过了,再说就不新鲜了。”

萧遥逸忽然道:“圣人兄,你知道六朝有多少人吗?”

不等程宗扬回答,萧遥逸就自己回答道:“最少的秦国也有将近一千万户。六朝的总户数,大致在一万万户上下。一户平常人家,每年用在衣食上的花费,约为二十贯左右,也就是说,十万万金铢就可以供养普天之下所有的人。”

萧遥逸收起往日的洒脱,流露出一丝深沉,“而六朝每年仅用在军武上的开支,就不下十万万金铢。如果能把军武上的耗费全部用到民生上来,再多十倍的人口也足以供养。如果天下一同,销兵弭战,一户人家的耕织,可供两户所用,多出来的一户,尽可以去做其他事。岳帅曾说,如果能集天下所有人的智慧,用作正途,便是征服星辰,也非幻想。”

程宗扬道:“小狐狸,不是我打击你,这也太理想化了。公平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人人有衣食,可衣食也分三六九等,照样会觉得不公平。你别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如果所有人的衣食都一样不就解决问题了吗?不能。事实上我觉得不公平并不完全是坏事,正是因为这种差别的存在,人才有动力去追求更好的。如果不管干什么,所有人衣食都一模一样,那还有什么好干的?所以你们岳帅画的饼子虽然很大,但注定不能实现。”

萧遥逸道:“圣人兄说的没错,岳帅也提过,为了避免一潭死水,必须有竞争,但要引导人们良性竞争,把聪明才智用在更好的生活上,而不是杀人的武器和智慧上。”

“这同样是不能实现的。因为人性不支持这种理想化的社会模式。”程宗扬道:“打个比方,你,还有孟老大,可以为了高尚的目的付出一切,甚至你可以让整个六朝的人像君子一样行事,但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真正成为君子。人有私欲,有野心,也有惰性,不承认这些负面情绪确实存在,或者想彻底改变它们,注定是要失败的。说到底,人的优越感是建立在与其他人的比较之上的,尤其是与自己周围人的比较。”

“圣人兄,你这话可不好放在圣人典论中。”萧遥逸开了句玩笑,然后正容道:“岳帅曾言,人人皆可为尧舜。尧舜尚可为之,何况君子?”

“事实上唯一那位圣人说过的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程宗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我可以告诉你,所有成功的社会,都是使由之,而非使知之。”

萧遥逸怫然道:“人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难道不可笑吗?”

“问题是人往往是自以为他们知道。”

萧遥逸道:“岳帅说过,物竞天择——竞争无法避免,我们只希望这种竞争能用在正途上。”

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杀人才是最好的竞争。”

程宗扬和萧遥逸同时扭过头去,徐君房赶紧摆手,“不是我说的,是鬼谷先生说的。”

程宗扬来了兴趣,“鬼谷先生怎么说的?”

“有次闲聊,鬼谷先生也说到这个。他说人类想要进步,最好的方法就是打仗,只有生死关头,才能激发人的潜力。他还说了一句……”徐君房拧眉想了半天,然后一拍脑袋,“人类每次进步,都伴随着战争。”

“瞎说吧。”萧遥逸头一个不乐意,“一仗打下来,东西都打没了,人都死光光了,哪儿还有进步?”

徐君房道:“先生就那么一说,我就那么一听。老实说,先生说的东西,有七八成我都听不明白。”

程宗扬道:“你说鬼谷先生已经羽化仙去了?”

徐君房点头道:“还是我埋的呢。坟就在镇子外边。”

“他留下什么东西没有?”

“有。他写了好多书呢。”

程宗扬刚一兴奋,就听徐君房一脸欣慰地说道:“后来我全烧给他了。”

“干!”

“喂,先生留下的墨宝,我饿死都没有卖!先生在九泉之下能看到自己的手迹,该是多欣慰啊。”

“你个人类发展的绊脚石!给我闭嘴!”

头顶传来一个破锣般的嗓声:“程头儿!你们还活着吗?”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