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80章·宝库

天色微明,凛冽的寒风掠过雪野,卷起一片白茫茫的雪雾。一条猛虎般的汉子踏雪行来,他浓密的头发在风中飞舞着,毫不畏冷地敞着怀,露出胸前厚厚的护心毛,那种龙精虎猛的气势,任谁都得挑起拇指,叫一声:二爷威风!

只不过在程宗扬看来,这厮穿着帆布做的牛仔服,扛着一截工字钢,怎么看都不像打虎英雄武二郎,如果加个安全帽,十足就是大雪天还要上工地的苦逼铁道工。

武二郎扒开积雪,露出一只锃亮的金属壳,然后屈指敲了敲,得意洋洋地说道:“紫丫头,二爷说过误不了你的事儿,怎么样!”

雪地中掘出一个三尺见方的大洞,一具完整的守阵力士正卡在洞内,只有一只脑袋露出地面。洞口几乎是比照它的大小挖成的,正好把它的四肢都卡在洞内。由于是冻土,周围像铁一样结实,生生把这个守阵力士困在其中。

程宗扬蹲在雪坑边仔细看了半晌,然后扳住它头部的金属盖,用力一掀。那只金属盖“咔”地掀开,敞露出内部复杂的结构。里面并没有线路,而是一组奇异的模块。模块呈现出纯净而透明的天蓝色,看不出任何导线的痕迹,但程宗扬可以断定,那些水晶般的模块中,有无数肉眼看不到的电路正在运行。

程宗扬伸手点了点里面一块天蓝色的芯片,“多半是这个芯片。”

小紫望着那块天蓝色的物体,“什么是芯片?”

“你就把它当成人的大脑好了。用人工智能代替人的判断,做出反应。具体怎么工作你就别问我了,牵涉到材料、数学、电子、语言……每一门都够学一辈子的,总之很麻烦。”

“原来是这样啊。”

小紫纤指一紧,将那块水晶般的芯片拔了出来,然后捏得粉碎。

“喂喂喂!你不是对机器人很好奇吗?那可是最要紧的东西。”

“太麻烦了,人家才懒得学呢。”

小紫一手放在守阵力士脑壳中,臂上传来“咯嚓”的轻响,那只红珊瑚臂钏分解开来,又连接成一条小蛇,蜿蜒游进机械守卫的脑壳中,在里面没有规律地碰触着。

雪雪看着有趣,从小紫怀里蹿出来,跳到机械守卫敞开的头部,摆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气势,得意地摇着尾巴。

程宗扬对小紫道:“我要是你,这会儿就把守阵力士的脑壳盖上,憋死这只小贱狗。”

雪雪四肢踞地,愤怒地吠叫两声,然后撒了一泡热腾腾的狗尿。

程宗扬呆了一会儿,然后按捺不住地拍手大笑起来,“这下彻底完了!死丫头,你要再抓一个守阵力士了。”

小紫唇角却浮现出一丝笑容,“原来是这样啊。”

话音未落,那具守阵力士一手便从泥土中伸出,在空中“呯”地握紧。让众人都为之目瞪口呆。

程宗扬半晌才合上嘴巴,“你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啊,只要控制水就可以。”

“开什么玩笑!水是导电的,会造成电路短路!烧毁芯片!腐蚀金属……”

程宗扬接受过科学教育的理性思维被眼前的现实击得粉碎,那具机械守卫捏住雪雪的尾巴把它提出来,“啪”地盖上金属壳,然后扭过头,眼中发出一抹淡淡的红光。

程宗扬明智地闭上嘴,从这一刻起,这具机械守卫已经脱离科技的范畴,进入到魔法的世界,对于自己不理解的领域,还是少说为妙。

那具守阵力士挥动四肢,带着泥土和雪水从土坑中钻出来,然后垂手立在小紫身后,就像一个听话的奴仆。

小紫美目异彩连闪,那具守阵力士举起手臂,露出机械臂中内置的枪械,然后手肘的挡板滑开,亮出两副手铐。接着原地一个空翻,展示出惊人的平稳性和操纵性。

在小紫的操纵下,机械守卫毫不延迟地进行了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小紫终于停下来,抬手道:“去!”

机械守卫拔步奔过雪地,消失在白皑皑的松林中。

“它去干什么?”

“找赤阳圣果啊。”

“它怎么知道……你告诉它的?可它怎么知道……干!它对太泉古阵比咱们都熟!肯定知道在哪儿!哈哈,小狐狸这下有救了!”

※ ※ ※ ※ ※

回到酒店,众人都已经准备停当,昨晚武二郎破门而入,倒省了大家再钻下水道。等程宗扬一回来,铁中宝就眉飞色舞地说道:“程头儿!咱们今天去哪儿发财?”

“大伙自己组队,往周围找找。如果找不到好东西,午后准时回来,咱们换个地方。”

被岳鸟人摆了一道,程宗扬也不准备在这儿多留,只不过还需要点时间,看那个被小紫改造过的机械守卫是不是好用。

众人三五成群离开酒店,大厅一时间冷清下来。左彤芝和惠远都有伤在身,在厅中休养。程宗扬则是在等机械守卫传回的消息,也不必出去东翻西拣,去做无用功。

“小和尚,你怎么样?”

惠远靠着柱子盘膝打坐,他肺叶受创,胸前的伤口虽然包扎过,但不可能不呼吸,苦撑一夜之后,这会儿胸前淋淋漓漓都是咳出的血沫。他勉强说道:“施主……”话音未落,又是一阵猛咳。

程宗扬道:“老头儿,你不是会熬药吗?熬些药给小和尚喝。”

朱老头嚷道:“这大雪封山的,去哪儿找药材?”

“翻开雪不就看到了?小和尚要死了,账都算在你身上。”

“小程子,你不能不讲理哇,他死了关我老头儿啥事?”

程宗扬讶道:“你才知道我不讲理?见死不救这种事,你做得出来,我可做不出来。”

惠远受的只是外伤,要救他性命并非难事,只不过平白救一个敌人,也只有这个滥好人才会干吧。朱老头无奈地摇了摇头,“熬药容易,可谁出门会背个生药铺子?少不得我老人家亲自去采。小程子啊,你可真会坑大爷。”

朱老头冒着雪出了门,程宗扬取了碗热水喂惠远喝下,一边道:“小和尚,往后好好念你的经,这种地方就别来了。”

惠远低声道:“多谢施主,咳咳……”

左彤芝道:“程公子真是好心人呢。”

程宗扬道:“左护法伤势怎么样?要不要让老头儿也熬点药?”

“只是皮外伤,已经敷过金创药了。多劳公子挂怀。”

武二郎一手揣在怀里,像揣个宝贝一样鬼鬼祟祟过来,压低声音道:“程头儿,你瞧我找到什么宝贝了!”

程宗扬道:“二爷运气不错啊,又捡到什么了?”

武二做贼似的把程宗扬扯到一边,看看周围没人,才小心翼翼地把衣服拉开一线,露出怀里一只——明晃晃的水龙头。

“瞧见了吗?把这东西往墙上一插,那水就嘟嘟地往外冒啊!拿着这个,到哪儿都有水喝!那还了得!”武二郎道:“程头儿,你说这到底是什么宝贝?”

程宗扬默然半晌,然后道:“二爷,你这是个活宝……千万藏好了,别让外人看见。”

“二爷还用你教?”武二郎赶紧把水龙头掖到怀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了个哈哈,“今儿个天不错啊,二爷出去散散步!”

左彤芝盈盈起身,“二爷,奴家和你一起去可好?”

武二大方地说道:“行啊!”

众人各自出门,整个大厅只剩下寥寥数人,惠远闭目休养,小紫在逗雪雪,徐大忽悠冻得不轻,蹲在火堆旁打死也不挪窝。萧遥逸四处溜跶着在看酒店的布局,在他身后,一个少女跟着他的步伐亦步亦趋,却始终保持着三步的距离。

程宗扬没有询问宁素事情经过,不过看了昨日的经过,也用不着多问。她师傅已死,只剩下孤零零一人在这太泉古阵中,如果没有小狐狸,也许昨晚就自尽了。萧遥逸未必对她有什么动心之处,只不过出于基本的道义施以援手,往后怎么解决,就让小狐狸自己想辙好了。

天色越来越阴沉,看来又要落雪。程宗扬从背包中取出一根炭条,一边回想着昨日的路程,一边在地上画着。六朝的毛笔自己始终用不惯,更懒得带墨锭和砚台,于是专门烧了几根炭条,用来在路途中写写画画。

太泉古阵进来是郊区,穿过一条隧道,进入建有核电站的工业区。所谓第三层,是将市区和工业区隔开的绿化区。从石阵传送进来之后,有些人在郊区,有些人在隧道口,有些人甚至直接出现在绿化区,由此可以推断,这三层是位于一个平面之上。

第四层的奈何桥是抵达太泉古阵核心区域的必经之路,也是第一道关口。而迷魂桥应该是整个太泉古阵的交通中枢。第五层的垃圾处理厂不用理会,六至九层自己还没来得及寻找,第十层既然是地铁中心,那么程宗扬很怀疑站点上方的八个标志就是传说中太泉古阵的第十一至十八层——如果是这样,那么太泉古阵的真实分层可能只有三层。一至三层在一个时空平面上,四至十层和十一至十八层又处于不同的时空平面。

直到现在,程宗扬也没找出是谁建造了太泉古阵,但从已有痕迹分析,这座城市的建设者很可能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

目前看来,最大一种可能——太泉古阵来自于六朝的未来,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居民,有相当一部分是六朝兽蛮部族的后代。

程宗扬看着自己绘制的草图,暗道:这些猜测并不重要,要紧的是找到赤阳圣果治好小狐狸,然后找到那块红色的石头,完成王哲的嘱托。至于太泉古阵的秘密,以后再找也不迟。

外面风声响起,程宗扬抬起头,只见两道人影风一般掠入大厅。那两名女子玉冠银发,精致的面孔宛如一个模子中刻出一般,带着冰雕般的冷漠,却是在晴州打过交道的老熟人,虞白樱和虞紫薇这对姐妹花。

程宗扬暗叫不妙,赶紧把纸张举到面前,遮住两女的视线。虞氏姐妹冷冷朝大厅中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地掠上楼梯。

接着外面一声长啸,“两名妖女进了石窟!沈道长,朱仙子!今番我们三宗联手,切不可让那两名妖女逃了!”

虞氏姐妹的身影刚从楼梯上消失,程宗扬便“哗”地收起草图,一把扶起惠远,“走!”

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追杀龙宸的虞氏姐妹,但肯定不是自己的友方。这点儿自知之明程宗扬还是有的,整个太泉古阵里面,恐怕八成都是岳鸟人的仇家,如果加上朱老头的仇家,不算十成也差不了太多。就算一时间没有暴露身份,自己不识相地夹在中间,被两边殃及池鱼,也没什么好下场。退一步海阔天空,如今还是先闪人要紧。

萧遥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程宗扬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紧急,当即扯起徐君房,回头对宁素道:“一起走!”

宁素原本梦游般跟在他身后,被他一喝,仿佛惊醒过来,连忙跟了过去。

虞氏姐妹已经上楼,程宗扬别无选择,只能往下跑。朱老头和武二郎先后离开,厅中六个人,小狐狸是个空架子,徐大忽悠战斗力为零,惠远负伤,宁素的修为比死丫头还差了一截,除了死丫头,就剩自己一个能打的。想照顾五个人,就是把自己切成五块也不够用的。

外面人声嘈杂,来人已经追进大厅。萧遥逸道:“往哪儿?”

“下水道!”

现在最要紧的是先逃出去,只要与朱老头、武二和凉州盟诸人会合,便有自保之力,即使再遇到虞氏姐妹也丝毫不惧。

程宗扬一头闯进那个庞大无朋的卫生间,紧接一声大骂:“干你娘啊!武二你个牲口!”

程宗扬就像腾云驾雾一样,刹那间越过十几丈的距离,“呯”的一声直接撞在墙上。

武二那厮拧了水龙头,水溅得满地都是,这会儿地面结了厚厚一层坚冰,当溜冰场都足够。程宗扬猝不及防,当场摔了个结实。他连滚带爬从卫生间挣扎出来,顾不得自己鼻青脸肿狼狈不堪,便道:“下楼梯!”

下水道的入口被武二搞成冰封绝地,程宗扬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带领众人往地下逃去。

头顶呼喊声不断传来:“兀那妖女!你伤我师兄,还想再逃吗?”

不知道虞白樱还是虞紫薇的声音冷冷道:“玉音子口出狂言,死有余辜。”

“我师兄只是声讨岳逆的恶行!何曾有一言涉及两位?你们二人痛下杀手,取我师兄性命,此仇不报,我长青宗还有何面目立于六朝?沈道长、朱仙子,我道流六大宗门同气连枝,还请两宗不吝援手。”

虞氏姐妹一声冷笑,接着有人叫道:“小心丝弦!”

“啊——”一声惨呼响起,不知是谁已经着了虞氏姐妹的道。

脚下的楼梯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程宗扬闷头走了半晌,才踏到平地。萧遥逸从袖中摸出火褶,取下扣盖用力吹了几下,火焰跳动着亮起,照出周围的空间。

入目的情形使众人都一阵发呆。与楼上的房间不同,眼前是一道高近两丈的墙壁,光滑的表面没有拼接的缝隙,却是一道整体铸成的金属墙。墙壁一侧的大门已经被人破坏,厚达半尺的门体扭曲着倒在地上,门侧一排折断的锁头几乎有手腕粗细,真不知宋三等人费了多少力气才把它打开。

徐君房抱着羊皮水囊道:“这是太泉古阵的绝仙门,连仙人都要束手,没想到竟然被外姓人打开。不知道里面藏的什么好东西?”

萧遥逸当先进入,举着火褶照了一圈,一脸失望地说道:“空的。”

门内是一个宽阔的大厅,空荡荡没有任何物品。程宗扬游目四顾,然后道:“这里没办法藏人,再往下面去。”

通往下层的楼梯在大厅外侧,一道同样加厚过的钢门被重物撞得弯曲,侧面露出一个狭窄的入口。

众人逐一钻了进去,里面的情形大同小异,仍是空无一物。一连走了三层之后,楼梯下终于出现一扇紧闭的大门,看来暂时还没有被人破坏过。

徐君房道:“这些外姓人倒是好耐性,换作是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撞开门,一样东西都没捞到,早就罢手了。”

萧遥逸敲了敲大门钢制的表面,“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要藏这么深?”

程宗扬自问没有那个力气能把半尺厚的钢门砸开,苦笑道:“那只有天知道了。”

金属的墙身触手冰冷,两丈高、十余丈宽的空间完全被这道浑然一体的金属墙壁隔断。程宗扬沿着墙壁摸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任何出口的痕迹,不由心下叫苦。自己原以为下面也和楼上一样,分成不同的房间,谁知道只有一个无遮无掩的大厅,而且还是条死路。这下如果被人堵住,那可逃都没处逃去。

隔了三层的空间,头顶传来的打斗声已经微不可闻,但程宗扬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他曾想把那扇被宋三等人拆掉的大门抬起来,稍微阻挡一下,可入手的份量远远超过自己的能力,至少也有七八吨重,只好放弃。

萧遥逸忽然惊叹道:“好大的锁孔!”

程宗扬精神一振,“什么锁?”

“在这里。”萧遥逸拍了拍门上。

程宗扬踮起脚尖才摸到门上一个凸起的圆形,上面还有一个碗口大小的保护盖,手指一拔,盖子滑开,露出里面一个手掌宽的凹槽。

程宗扬摸了摸匙孔的宽度,忽然摘下背包,从里面取出那枚短剑般的巨型钥匙,“小狐狸,蹲下。”

萧遥逸二话不说,往地下一蹲,“来吧!”

程宗扬踩着他的肩头,举起钥匙往锁孔中一插,一边暗自祈祷。这会儿自己纯粹是瞎猫想逮个死耗子,何况年深日久,整把锁锈死也不奇怪……那枚钥匙轻轻一送便滑了进去,没有丝毫滞碍。

黑暗中,锁簧跳动的轻响分外清晰。那枚钥匙不断深入,终于顺顺利利插到尽头。程宗扬屏住呼吸,顺时针慢慢转动。

一圈、两圈、三圈……

“干!”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