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79章·门牌

“当心!当心!”铁中宝在下面一叠声地说着。

一名汉子壁虎般贴在房顶,用刀尖小心翼翼撬开灯罩,看了一眼,朝下面嚷道:“没有珠子!只有根管子!”

铁中宝一听就急了,“喂!老头!你不是说有夜明珠吗!”

朱老头眨巴着眼道:“咋会没有呢?你再往深处挖挖。”

徐君房抱着灌满热水的羊皮囊道:“别乱挖,小心碰到煞气!”

铁中宝道:“什么煞气?程公子说了,那叫电!”

“堂主!这边有!”

旁边几名汉子把沙发割开,海绵扯了一地,露出里面成排的弹簧。

有人好奇地摸了摸,“这小玩意儿怪有趣的。”

铁中宝喜出望外,叫道:“程公子交待过,只要能带出去,一枚银铢一只,他全要!”

众人都兴奋起来,一只沙发里起码有几十个这种没什么用处的小物件,费不了什么力气就能拿一大包,这简直是捡钱啊。

众人干得热火朝天,宋三满脸羡慕地说道:“徐瘦子,你这回运气好,接了这么大一票生意。”

徐君房道:“那是!我徐某的口碑谁不知道?”

程宗扬接连打开几个房间,都是空的,不但物品全无,连墙上的开关都被撬走了,让他大失所望。他玩笑道:“宋三,你们下手够利落的,除了大厅这点儿东西,连根毛都没留。”

宋三道:“程爷,这你可冤枉我了。我们来时这里面就是空的,只有几张桌子,也不值钱,都让大伙劈了当柴烧。”

徐君房道:“宋三,让我说,你们外姓人可不厚道,这地方从来没听你们提过。”

“行了,我这回够倒霉了,”宋三唉声叹气地说道:“死了个客官,还泄漏了地道的事,回去可有我受的。”

程宗扬道:“下面是什么?”

宋三道:“下面是一道铁门,咱们费尽力气才打开,谁知道里面还有一道铁门,再打开,里面还有一道……一连开了三道,里面全是空的,大伙也没力气再去开了。”

程宗扬脚下一硬,踩到一个东西,他捡起来一看,却是个金属铭牌,上面写着“1026”。程宗扬扭头朝门上看去,门上残留着相同形状的痕迹,果然是从上面摘下的门牌。

“宋三,这是你们摘的?”

宋三道:“可不是嘛。瞧着金灿灿的,原想着能值几个钱,谁知道全是些假货,一文不值。”

程宗扬强压着心里的激动,自己只想着一四七五是门牌号,却忘了酒店的房间也有门牌。唯一的麻烦是这些房间的门牌都被撬得七零八落,不知还能不能找到那间一四七五。

程宗扬没有声张,转身去找小紫。萧遥逸这会儿也回来了,正和小紫说话。

程宗扬道:“你们搞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小紫笑道:“挖坑去了。”

“小狐狸,你是不是挖坑上瘾啊?”程宗扬走到一旁,压抑着兴奋道:“找到了!”

萧遥逸道:“找到什么了?”

程宗扬一笑,“你在玉露楼找的东西。”

萧遥逸霍然站起身,“什么?”

程宗扬道:“丫头,你来不来?”

小紫道:“没意思,人家才不去呢。”

“看个热闹也好,”程宗扬笑道:“说不定他还给你留东西了。”

话刚出口,程宗扬就想把舌头咬掉。岳鸟人根本就不知道小紫的存在,怎么可能给她留东西?

小紫却没有生气,她眼珠一转,改变了主意,“好啊,我们去看看。”

“啥热闹啊?”朱老头凑过来,眨巴眼道:“俺也去瞅瞅?”

※ ※ ※ ※ ※

程宗扬一边跨上楼梯,一边对萧遥逸解释道:“你们岳帅留了枚钥匙,还有句话:太泉熊谷一四七五。”他信心满满地说道:“太泉就是太泉古阵,熊谷就是这里。”

萧遥逸却有几分怀疑,“圣人兄,你怎么知道这里是熊谷?”

程宗扬不好透露小紫能看到紫外线的秘密,半是玩笑地说道:“看这里的规模,多半是熊瞎子住的吧。”

萧遥逸接着问道:“那一四七五呢?”

“是门牌号。”程宗扬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四是指第十四层楼,七五是第七十五个房间。”

萧遥逸和朱老头一起点头,“有理!有理!”

“咱们站的位置是第十层,上去四层就是十四楼。”程宗扬估量了一下大楼的高度,“差不多到楼顶了。”

萧遥逸道:“难道这下面还有九层?”

“可能有。我刚才问过宋三,下面都有铁门锁着,他们费尽力气也只进过三层,而且也没找到什么东西。”

程宗扬停下脚步,“这里就是十四楼了。太好了!”

这里的门牌倒没有被取下来,也许宋三等人撬了几个,发现这东西不值钱,没有再费工夫,倒是省了自己一个大麻烦。

“1401、1402……1435……1456……”

程宗扬一间间数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心情也越来越兴奋。不知道岳鸟人究竟留下了什么东西,但以鸟人当年的权势地位,他留下的物品绝对不简单。只希望鸟人的品位别恶俗到留下一屋子的金条——就算值钱,自己也搬不动。

“……1472、1473、1474——”

程宗扬怔了片刻,然后猛地推开大门,一股寒风夹着雪花涌进走廊,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大雪。

“干!”程宗扬禁不住一声大骂。

自己白费了这么大一番工夫,结果整个酒店的房间号只到1474,根本就没有1475!自己本来早有准备,以岳鸟人一贯的尿性,寻宝之旅肯定不会一帆风顺,可万万没想到那鸟人会给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房间,这纯粹是拿自己当羊肉片,涮着玩呢。

程宗扬还不死心,转身挨个房间查看,萧遥逸则掠上天台,在大雪中寻找岳帅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

看着程宗扬的糗态,朱老头一张老脸都笑成菊花,那感觉比三伏天喝冰水还美上几分,幸灾乐祸地说道:“小程子,玩砸了吧?我就说,那混蛋怎么会安好心?没留泡屎让你掏就是好的。”

程宗扬“呯呯”地开着门,他一肚子的火没地方撒,黑着脸道:“想散伙是不是?”

“急了吧?急了吧?”朱老头倒是识趣,没再撩拨程宗扬,扭头道:“紫丫头,别难过,他不给我给!往后大爷的破衣裳啊,破碗啊,破箱子啊,都给你留着。”

小紫倒没看出多少失望,她皱了皱鼻子,“人家才不稀罕你的衣钵呢。”

程宗扬找遍所有房间,也没找到一点值钱的物件。萧遥逸也不比他好多少,他把整个天台都翻了一遍,衣袖都被雪水湿透了,同样一无所获。

程宗扬心里这个憋闷,恨不得把岳鸟人吊起来往死里打。没想到这鸟人这么缺德,人都蒸发了还玩自己一道。

萧遥逸却是兴致勃勃,一边拧着袖子一边赞叹道:“天马行空,无迹可寻,这才是岳帅的手笔!”

“手笔个鸟啊!”程宗扬关上最后一扇门,没好气地说道:“不找了!”

回到大厅,天已经黑透了。凉州盟的好汉们从林中捡来树枝,在大厅里生起火,架起铁锅,烧了一锅雪水,锅里煮着肉干。

程宗扬一肚子气,咬了几口干粮,喝了口热汤便丢下了。铁中宝等人倒是兴高采烈,他们没找到朱老头说的夜明珠,却拆了几大包的弹簧,按程老板开出的价码,至少能换五六百银铢,也算小捞一笔。

半夜时分又下起雪来,外面风雪交加,酒店内却其暖融融,凉州盟安排了两名汉子警戒,众人累了一天,围着篝火说了会儿话,便各自睡去。厅中声音渐渐低沉,偶尔有几声低咳,却是惠远因为肺伤而发出的。

徐君房怕冷,离篝火最近,朱老头远远缩在角落里,和萧遥逸挤在一处。程宗扬满心都在想着岳鹏举留下的那句话,不明白岳鸟人是缺德到都死翘翘了还要捉弄人,还是别有蹊跷?

小紫合身偎依在他怀中,把他当成睡觉的垫子,她闭着眼,发出轻柔悠长的呼吸,似乎正睡得香甜。

程宗扬在她耳边道:“别装了,陪我说说话。”

小紫红唇微张,用口型道:“大笨瓜,快睡觉。”

程宗扬低声道:“武二那厮去哪儿了?咱们不会真把二爷给丢了吧?”

小紫一指竖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

程宗扬道:“行了吧,我才不信你能睡得着呢。”

小紫唇角露出一丝笑意,用口型道:“睡着了才能看好戏。”

程宗扬来了兴致,“什么好戏?”

小紫张开手掌,露出掌心一面小小的凸面镜。

大厅的光线原本极暗,但这面镜子不知用了什么巫术,镜中的景物比实际明亮了许多,隐约能辨认出里面的人影。

随着小紫手掌的转动,镜中的景物不住变化,程宗扬看到铁中宝大模大样地躺在一堆海绵间,枕着一包捡来的弹簧,打着呼噜睡得正熟。旁边五六名汉子挤在一起,紧紧裹着毡毯,兵刃都堆在一处。

左彤芝靠着柱子,盘膝而坐,用一种奇异的节奏正在吐纳。朱老头靠着墙,两手拢进袖子,身体弯得像虾米一样,头一点一点的正在钓鱼。萧遥逸却没睡着,警觉地睁着双眼,似乎在等待什么。

忽然程宗扬眼角一跳,看到微凸的镜面中出现一根大理石柱,柱下肩并肩躺着两个人,却是宋三和宁素。

程宗扬抬起头,那根石柱在大厅另一侧,众人都挤在离篝火尽量近的位置,那边并没有多少人,而且那两人睡在柱后,从自己的角度无论如何也看不到他们的方位。不知小紫用什么手段让光线折射到镜中。

篝火越来越暗,厅中鼾声四起。镜面中宋三忽然睁开眼,瞳孔像猫一样发出莹光,他侧耳听了片刻,然后慢慢伸出手,探到宁素裙下。

程宗扬心里“哈”了一声,看不出这家伙居然是条色狼,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偷香窃玉。宁素要是惊醒过来,反手给他一个耳光,那就热闹了。

宁素身子微微一动,从睡梦中惊醒。出乎程宗扬的意料,那少女竟然没有挣扎,反而顺从地抬起圆臀,任由抚弄。

程宗扬心里笑骂,自己还以为是强奸,原来是通奸。没想到这个看着挺清纯的小丫头竟然和宋三搞到一起。

“这对野鸳鸯够大胆的,满屋子的人,他们就敢来真的。”

“大笨瓜,只知道看人家小姑娘的屁股。”

“废话,不看小姑娘的屁股,难道还看宋三的吗?”

程宗扬嘴里说着,目光向上移去,只见宁素双目紧闭,睫毛间涌出大颗大颗的泪珠。

程宗扬一怔之下,顿时明白过来,接着心头火起,从火堆中抽出一根松枝,朝石柱甩去。

宋三和宁素藏在大理石柱后面,松枝扔过去只会被石柱挡住,但程宗扬是向上投出,松枝撞在天花板上,带着溅落的火星反弹过来,正好落在宋三头顶。

宋三一声怪叫,抬臂格开松枝。众人都惊醒过来,纷纷跃起身。铁中宝沾着一身碎海绵拔刀叫嚷道:“有敌!”

左彤芝凤目一扫,厉声道:“宋三!你在做什么!”

灯光亮起,宁素就呆住了,这时才惊叫一声,连忙掩住身体。宋三一把揽住她,亮出袖中一把匕首,对准她粉嫩的脖颈,厉声道:“都滚开!”

徐君房也爬了起来,见状跳着脚地骂道:“宋三!你个狗东西!我早就看你们这些外姓人不地道!好端端的,你扯人家姑娘裤子做什么!”

“扯裤子?”宋三“嘿嘿”笑了两声,接着伸出舌头,在宁素脸颊上狠狠舔了一记,“扯她裤子又算什么?”

宁素身体微微战栗着,在众人的注视下面孔时红时白。

左彤芝忽然一笑,柔声道:“宋三,你且放开宁姑娘,咱们有话好好说。”

宋三嘻笑道:“咱家虽然困在苍澜,但也听说过,丹霞宗的左护法是有名的蛇蝎美人儿。”他哈哈笑道:“算你运气好,遇到宋三爷。一会儿三爷拔了你的毒牙,剪了你的蝎钩,好好玩玩你这个大美人儿!”

铁中宝大吼一声:“好狗贼!吃铁爷一刀!”

第一个出手的程宗扬这时却没有作声,他拧眉看着宋三,这家伙孤身一人,凉州盟却有好几十号人马,一人一拳都能把他打成肉泥,他为何还有恃无恐?

正怀疑间,宋三忽然拍掌笑道:“倒!倒!倒!”

铁中宝刚掠出两步,身体忽然像散了架一样,“哗啦”一声跌倒在地,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吃屎。

与此同时,凉州盟的好汉们也接二连三跌倒,最后连左彤芝也未能幸免,背靠着柱子缓缓坐下。

左彤芝用最后一点力气摸出一截竹哨,在唇间用力吹响。尖锐的哨声远远传开,留在地道戒备的汉子自然能够听见,宋三却冷笑不语。

片刻后,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甩了进来,在地板上滚了几滚,露出一双怒睁的眼睛,正是在外面戒备那名汉子的头颅。

两道鬼魅般的身影掠进来,两人身材高瘦,身穿白衣,两道眉毛直竖着,脸色像抹过石灰一样苍白,就像一对阴间出来的无常鬼。

宋三一脸开心地笑道:“大伙儿可能有些面生,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一姓活,一姓死,右边这位是活无常,左边这位是死有分。”

左彤芝如堕冰窟,不由打了个寒噤,“你死我活?”

宋三挑起大拇指,赞道:“左护法果然见闻广博,江湖人称的‘你死我活’,就是这两位,没想到左护法也听说过。”

左彤芝勉强笑道:“两位名声赫赫,没想到这次也来了太泉古阵。”

宋三、活无常和死有分对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

宋三笑道:“刚夸你见闻广博,这就漏了底了。活爷和死爷在咱们苍澜已经住了七八年,这太泉古阵不敢说一次不漏,隔三差五总要来上一遭。”

左彤芝道:“是奴家孟浪了,不知两位是找什么东西?也许我们凉州盟可以帮帮两位。”

宋三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淫笑道:“找的就是你这活宝贝。”说着他扭过头,“徐瘦子,你还站那儿干嘛?”

满堂几十条汉子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就剩下徐君房自己还站着。他瞧了瞧地上,有点儿拿不准自己是不是也该躺下。

宋三道:“徐瘦子,看在都是苍澜人的份儿上,三爷今天不为难你,识相的赶紧给我滚。”

徐君房巴不得赶紧走,想了想又停住脚步,壮着胆子道:“我走可以,但随我来的几位客人我要带走。”

“好说,”宋三手一指,“只要把那丫头留下。”

程宗扬侧了侧肩膀,把小紫挡在身后。

徐君房赔着小心道:“几位哥,我大半年没开张了,好不容易接了笔生意,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再怎么说也得让我混口饭吃吧?再说了,这丫头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你留她还不是白添了一张吃饭的嘴?咱们都是给人领路的,摸摸良心说,你们也不能把自己的客人丢在阵里吧?”

宋三笑骂道:“这徐瘦子还当真了!”他一把扯过宁素,托起她的下巴道:“明白告诉你,这一大一小两只雌兔一进古阵就被我们哥四个盯上了,要不是哥几个玩得高兴误了时辰,这会儿早带回院子慢慢调教了。”

“这小雌兔倒是好收拾。那老雌兔却有点性子,被黑疯子弄得受不了了,踢碎了玻璃要自杀,没成想钓了你们这一大堆鱼。嘿嘿,死爷和活爷刚才不在,没奈何,三爷只好在雪锅里下了点佐料,不仅捞到了左护法,还弄了个绝色。好运气啊好运气!”

程宗扬本来还有些担心,看到他们用出下毒的手段,反而气定神闲。玩什么不好?居然在自己面前玩下毒,这种赤裸裸打脸的行为,就算死老头能忍,死丫头也不能忍啊。

程宗扬这会儿早已明白过来,雪地上的四行足迹并没有错,但其实是四个人背着两个人,因此有两行显得更深一些。宁素师徒被他们劫到酒店,师傅踢碎玻璃,引来守阵力士和惠远二僧。结果自己误打误撞进了酒店,一场混战,黑疯子和宁素的师傅都死在自己一行人手里,宋三见势不妙,编了一通谎话出来。宁素不知道自己一行人的底细,只见到师傅被左彤芝所杀,恐惧之下没敢揭穿实情,让自己这一群人都上了套——除了死丫头。

程宗扬回头看去,只见小狐狸带着一脸欠揍的贱笑,似乎一反手就能把宋三等人拍扁。至于自己,更是真气顺畅,丝毫没有受到毒物的影响。说句掏心窝的话,有殇侯那个毒宗老大和死丫头这个妖精在,宋三玩的这点毒药算是遇到祖宗了。

在宋三等人看来,厅中凉州盟的人虽多,但都是上了砧板的死鱼。宋三搂着宁素笑逐颜开,活无常和死有分则围着左彤芝动手动脚。

“嗤喇”一声,左彤芝衣襟被活无常撕开,露出里面翠绿的抹胸。接着死有分伸出长舌,津津有味地在她颈下舔舐。左彤芝俏脸时红时白,生死荣辱在心头滚过,一时间身体僵住了。

程宗扬正待出手,萧遥逸却笑道:“歇歇吧,咱们商队的打手来了。”

“呯”的一声巨响,那扇被人砸过无数次也没半点裂痕的玻璃门轰然破碎,飞溅的玻璃像子弹一样溅得满厅都是,接着一条龙精虎猛的大汉踏着满地的碎玻璃迈步进来。

小紫皱了皱鼻子,“大笨牛,来得这么早。”

程宗扬松了口气,“不早了,再耽误一会儿,左护法就该抹脖子了。”

小紫笑道:“程头儿,要不要赌一把?”

程宗扬道:“赌就赌!我赢了,亲你一下,你赢了,亲我一下。”

武二郎满身是雪,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吼道:“小子!二爷的饭呢!”

萧遥逸朝宋三一指,一脸无辜地说道:“被那家伙给吃了。”

“呯”的一声,武二郎虎臂一振,捣碎一块地砖,这时程宗扬才注意他手里握着一根银亮的钢管,却是当初在地铁站众人撞到的不锈钢扶手,不知道这厮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拧下来丈许长一截。

程宗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武二落在后面不见踪影,原来是在打这东西的主意。这根不锈钢管看起来既花哨又体面,就是给苏荔当聘礼,也很看得过了,只不过武二郎打虎用的哨棒,换成一根镀铬的不锈钢管……这落差实在有点大。

武二郎大步过去,气吞山河地吼道:“敢吃二爷的东西!给二爷吐出来!”

活无常和死有分眼睛微微眯起,不屑地看着武二手里的不锈钢管。宋三冷笑道:“又来了个呆子,拿根灯草当针使,哈哈。”

活无常和死有分在江湖中凶名赫赫,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他们两人不仅手段凶残,而且身手强横,两人联手,连六级通幽境的强者也难撼其锋。见到武二郎大咧咧走过去,众人手里都捏了把汗。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旁边还有个一肚子坏水的宋三虎视眈眈。

但当武二郎一路走来,他身后的人不约而同都张大了嘴巴。程宗扬瞧着稀罕,等武二郎从面前走过,也伸头去看。看到他背后藏的东西,程宗扬才知道武二这厮犯起坏来也很有一套。武二郎手里的不锈钢管只是个幌子,真正要命的是他背后藏着两截又粗又黑又长又直又重的铁轨!武二这牲口本来就身高体壮,两根铁轨斜着从小腿直到脑后,每根都差不多有两米长!

难怪这厮折腾这么久,弄两截铁轨和弄一根不锈钢管的难度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赤手空拳把铁轨扒下来,这活儿连牲口都做不到,恐怕也只有武二能做得出了。

活无常和死有分放开左彤芝,同时纵身掠来,人在半空,便从袖中挥出两根尖细的利剑。武二郎虎吼一声,举起不锈钢管。活无常和死有分阴声狞笑,细剑一递,轻易就将钢管削下一截。

宋三哂道:“这钢管爷们儿早就用过,就是个银样鑞枪头!大个子,你死在活爷和死爷手下,这不算冤了!”

武二郎心痛地赶紧收回钢管,别在腰间,然后双手往背后一翻,活无常和死有分只觉头顶整个空间都被乌云遮住,接着两根粗黑长直沉重无比的工字形钢轨猛砸下来,两人的细剑就像牙签一样折断,紧接着血肉横飞,活无常的左臂和死有分的右臂被钢轨砸得骨骼尽碎,爆出一团血雾。

孟老大的天龙霸戟已经是顶级的重兵刃,一般人连抬起来都吃力,可这两根钢轨比天龙霸戟还足足重了一倍,此时被武二这种肌肉男施展出来,完全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寻常人受了这样的伤势,只怕会当场休克,活无常和死有分却像毫无痛觉,一言不发地并肩向后退去。宋三瞪大眼睛,短暂的惊愕之后,立即脚下一弹,衔尾追去。三人见机极快,一阵风般钻入下水道,消失无踪,只留下满地血迹。

堂内沉寂片刻,然后欢呼起来,“二爷好本事!”

“我说的吧!紧要关头还得看二爷!”

“二哥!老铁真服了!威武霸气啊!”

“解药!解药呢?”

“快追!别让他们逃了!”

“不可!他们是地头蛇,二爷一个人,那地道轻易进不得!要去咱们一块儿去!”

“屁!没有解药你连爬都爬不起来!先取了解药再说!”

“我不就说一块儿去取解药吗?”

众人吵成一锅粥,一时吵着取解药,一时又担心武二爷孤身犯险,万一有个什么长短,大伙也都别活了。

吵嚷声一浪高过一浪,宁素怔怔站在原地,脸色越来越苍白。忽然一件带着体温的锦衣落在身上,替她遮住身体。

萧遥逸把衣服往她身上一遮,扭头道:“别吵了,这毒药来得快去得也快,喝口凉水就能解。老徐,去外面弄点雪来。”

徐君房往手上呵了口气,抱着玩命的心思冲出去,捧了把雪回来。

“给我!给我!”

铁中宝扬着脖子吞了雪,片刻后猛然翻身跃起,叫骂道:“直娘贼!敢暗算铁爷!武二哥!这回要不是哥哥,老铁就阴沟里翻船了。”

徐君房来回跑了几趟,鞋袜都湿透了才停下来,在火堆旁哆哆嗦嗦烤着火。

程宗扬没打算亮出自己所有的底牌,一直按兵不动,这会儿危险解除,才问道:“宋三是什么来头?”

徐君房又冻又气,“我原本瞧着那些外姓人就不地道,没成想还在古阵里杀人劫财,真真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我们苍澜的名声,就是被这些外姓人给败坏的!”

难怪太泉古阵危险重重,进入太泉古阵的寻宝人,恐怕有不少都是被他们暗中干掉的。程宗扬宽慰道:“为非作歹的终究是少数,何况这一回咱们人多,明天咱们去找赤阳圣果,找到就走。”

武二翻出一包肉干,风卷残云般一通猛吃。铁中宝凑过来,充满敬畏地摸了摸铁轨,咂嘴道:“这一根怕不有二三百斤?”

武二大方地说道:“给你一根!”

铁中宝连连摇手,“也就二哥的神力能使得动。我要拿它上阵,累也累个半死。”

“笨!”武二郎道:“瞧这钢口!拿回去打成单刀,不比你的刀强?”

铁中宝一拍大腿,“可不是嘛!”

武二郎豪迈地一挥手,“别提钱!拿走!”

不提钱倒也罢了,一提到钱字,铁中宝顿时急了,“那怎么成?单是这钢,天底下哪儿找去?一斤起码得一贯!五百贯!你要不拿就是看不起我!”

武二郎道:“兄弟,你这是怎么说的?哎呀……那就五百贯!多一个子儿你就是看不起我!”

左彤芝掩好衣襟,恢复了平常的从容,拿着酒囊道:“武二爷,奴家敬你一杯。”

武二郎接过来灌了一口,“好酒!老铁,你也来一口!”

“成!”

铁中宝喝了一口祛祛寒意,他摸着那截铁轨,越看越是喜欢。这段钢条的份量至少能打六七十把单刀,每把才七贯,质地更是没得说,算下来自己还赚了。

程宗扬没过去凑热闹,他靠在石柱上道:“那坑是武二挖的吧?”

小紫眨了眨眼睛,“你怎么知道人家要挖坑呢?”

“废话!你搞这么大阵仗,不把守阵力士引来才见鬼了。你从头到尾就是想逮个活的守阵力士吧?”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变聪明了哦。”

程宗扬叹了口气,“聪明个鸟啊。我是想到守阵力士肯定会来,既然我能想到,你肯定也想到了。既然你一点都不着急,我还急个什么?真稀罕的是武二那头号懒虫居然肯干活——你又怎么吊他胃口了?”

小紫笑道:“当然是苏荔族长又来信了。”

“得,你这一个鱼饵够钓武二一辈子了。”程宗扬把背包往脑袋下面一放,枕着双手道:“剩下的事用不着我插手,我好好睡一觉,从现在到天亮,就是天塌了也别来打扰我。”

小紫依过来,姣美的面孔几乎贴在他鼻尖上,笑吟吟道:“程头儿,你生气了。”

程宗扬哂道:“我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吗?”他闭上眼,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要跟你那鸟人老爹好好较较劲儿!”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