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78章·狰容

雪地上印着几行浅浅的脚印,凉州盟都是北疆豪客,对于雪上踪迹再熟悉不过,一眼看去,就能推断出对方一共有四个人,那些足迹全是前半个脚掌着地,两个略深一些,另外两个只有浅浅一点印迹。

铁中宝蹲下来看了片刻,赞道:“好轻功。”

左彤芝脸色出奇的凝重,低声道:“什么时候留下的?”

铁中宝摇头道:“上面没有浮雪,应该是雪停的时候才路过。咱们刚来,不知道雪什么时候停的,这倒瞧不出来。”

左彤芝望着周围,吩咐道:“大家小心些,这地方……有些古怪……”

程宗扬突然觉得耳边清静得有点过分,好像少了某个大牲口的聒噪,他回头一看,愕然道:“武二呢?”

萧遥逸、朱老头、徐君房一起摇头,“不知道。”

“干!不会把那家伙弄丢了吧?”

左彤芝道:“你说武二爷?在雁过石我还见过他,一晃就没影儿了。”

小紫笑道:“别担心,他说找件东西给苏荔姐姐当礼物,一会儿就来。”

“黑灯瞎火他找什么礼物呢?不会是想掘两块地砖吧?”

程宗扬看了看前面的雪景,天气虽冷,但以众人的修为,尽可以抵挡,只是徐君房耐不得寒,抱着肩一个劲儿地打哆嗦。

“先过了山口,找个地方生火!”

众人轰然应诺,迈步朝山口奔去。

山后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原,无数巨大的松树拔地而起,枝叶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每一株松树下都有一座建筑,高度与平常住房相似,但门前铺着一条向下的台阶,仿佛入口是在地下。

铁中宝跃下台阶,只见在上面看起来平常的房门居然有自己两三个高,几乎赶上城门的规模。房门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色泽棕黑,表面平整得没有丝毫划痕。他伸手欲推,却被徐君房叫住,“不可!”

铁中宝连忙停手,程宗扬道:“怎么了?”

徐君房告诫道:“太泉古阵有谚:遇桥慎行,遇室慎入。这里房门紧闭,一旦触动,说不定会惊动守阵力士,若是那边,倒可一入。”

顺着徐君房的手指看去,远处一座圆形的建筑,房门大开着,门前堆着半人高的积雪。

※ ※ ※ ※ ※

萧遥逸一脸扫兴地收回脑袋,“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程宗扬打量着这座建筑,与周围的建筑不同,这座建筑完全建在地表,中间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平台,周围隔成一个个房间,呈环形排列。房间里只有一个半人高的水泥台,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与外面的桥梁、建筑相比,这座建筑显得过于粗大笨重,到处是粗糙的水泥构件,看不到任何装饰的痕迹。整座建筑头一眼看去,像是剧场,但周围全是房间,没有设置席位的地方。如果说是宾馆,又实在太过简陋。

程宗扬看了半晌也没看出来这建筑是做什么用的,此时眼看天已经快黑了,一旦下雪,这里倒是遮风挡雪的好地方。

程宗扬与左彤芝商量了一下,决定挑出三组人手,每组五人,往周围寻宝,剩下的留在此地接应。

程宗扬道:“我们准备往南边去看看,最多一个时辰就回来。”

左彤芝笑道:“真巧,我也要往南边。”

程宗扬往南,是因为朱老头偷灯泡的地方是在南边,左彤芝却是盯上了那行足印,她坦然道:“太泉古阵危险重重,不摸清那些人的底细,奴家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程宗扬道:“一起走也无妨,不过我们已经五个人,左护法再带几个人,恐怕太多了些。”

“何必带人?”左彤芝道:“我自己与你们一道去便是了。”说着她眼波轻转,有意无意地抛了个媚眼,轻笑道:“以程公子的身手,想必能保护奴家的周全。”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那可不好说。这地方古怪得很,我们这几个跛脚鸭都自身难保呢。”

“啊嚏!”徐君房打了个喷嚏,摇手道:“我、我是去不成了……在这儿等你们便是。”

凉州盟诸人久经酷寒,又有修为打底,对外面的大雪并不在意,徐君房却是自小生在苍澜,刚才这段路差点冻得连小命都丢掉。这会儿虽然把能穿的衣物都穿在身上,还是冻得脸青唇白,抱着肩不住发抖。等凉州盟的人捡来松枝,生起篝火,才缓过劲来,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出去挨冻。

左彤芝眼波流转,轻笑道:“算上奴家,正好五人。”

无论朱老头的身份还是岳鸟人的遗物,都是不好公开的隐秘,因此程宗扬并不想和生人同行,但左彤芝一口应诺孤身而来,倒不好再说什么推辞的话。

萧遥逸豪气干云地说道:“姐姐放心!有我在,肯定不会让姐姐吃亏!”

左彤芝笑道:“有弟弟这话,奴家便放心了。程公子,咱们这便走吧。”

朱老头试探着道:“要不……我也歇歇?”

“少废话!这点儿雪冻不死你!”

众人离开圆厅,不多时便看到那行足印在雪地上蜿蜒向南。程宗扬也在奇怪是谁先到了熊谷,沿着足印一路追去。

走出两里多路,雪下松软的土地变得坚硬起来。程宗扬拨开积雪,果然已经离开山地,眼前是一条铺过沥青的公路。

忽然“呯”的一声,远处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众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加快速度。

绕过一排巨松,只见一幢四四方方的建筑笔直矗立在雪原中,却是一幢巨大的楼宇,大楼前的雪地一片狼藉,两名穿着僧衣的和尚手持方便铲,正与一名守阵力士斗得正紧。

两名和尚身手矫健,招术大开大阖,气度雄浑。守阵力士只有一个,形制与程宗扬在停车场见过的有些相似,高度都在两米以上,体格庞大。当初过桥时程宗扬只远远瞥了一眼,这会儿才首次看到机械守卫出手,和那两名僧人相比,它根本没有招术,而是依靠迅捷的判断能力,做出最合理的反应。动作简单直接,目的性极强,反而更难应付。

众人赶到时,打斗已临近尾声,两名僧人落在下风,边战边退,那名守阵力士一板一眼地向前逼去,接着肘下哗啦一声,掉出一副明晃晃的手铐,似乎要将两名僧人当场捉拿归案。

一名僧人忽然往下一蹲,方便铲横扫而出,打在守阵力士腿部,坚硬的合金外壳溅出一缕火花。接着另一名僧人跃起身来,方便铲往前暴挺,弯月状的铲牙锁住守阵力士的喉咙,深深切了进去。

机械警察合金制成的外壳破碎开来,露出一丛红色的电线,接着电线被月牙切断,猛然迸出一团火光。那名僧人如受雷殛,身体猛地向后弹去,方便铲脱手飞出,双手已经变得焦黑。

另一名僧人大吼一声,将守阵力士摇摇欲坠的头颅击飞,然后扑过去扶起同伴,叫道:“师兄!”

受伤的僧人身体僵硬,口鼻呼吸断绝,空气中弥漫着皮肉焦糊的味道。

“师兄!师兄!”那和尚叫了几声,不见回应,不由抱着师兄的尸体放声大哭,一时间肝肠寸断,闻者落泪。

两名僧人情同手足,生离死别的情形催人泪下,程宗扬都觉得鼻子有点儿发酸,小紫一双美目却闪闪发亮,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具机械守卫。

朱老头怂恿道:“把它剥开,肚子里有宝贝呢。”

“别碰!”程宗扬一把扯住小紫,“小心触电。”

朱老头道:“啥电啊?”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连高压包你都捡?怎么就没打死你呢?”

左彤芝凝视着那两名僧人,片刻后走过去,双手合什施了一礼,“两位虽是联手,但能击败守阵力士,实属难得,不知两位出自十方丛林哪处下院?”

那僧人垂泪道:“小僧惠远,乃佛光寺弟子,五日前与几位师兄同至太泉古阵,不意遭此大难。”

朱老头拢着手,一脸兴灾乐祸地说道:“两个小光头不学好,砸人家玻璃,想偷东西,这不是报应来了。”

惠远怒道:“小僧与师兄在阵中迷路多日,谨守戒律,一芥不敢妄取。方才闻声赶来,却遇上守阵力士,不由分说便欲锁拿小僧,因此才动起手来。”

朱老头吹胡子瞪眼,老气横秋地说道:“不是你们干的,那玻璃好端端的会碎?小和尚,想骗我老人家,再好好学几年吧。”

惠远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光秃秃的额角绷出青筋。

萧遥逸从袖子里摸出扇子,一边悠闲地扇着风,一边仰脸看着楼上,说道:“玻璃是从里面碎的。”

众人纷纷抬起头,只见楼上一扇窗户的玻璃被人击碎,露出一个大洞。玻璃的碎片散落在雪地上,上面依稀还沾着血迹。

左彤芝沾了点血迹,在指间一捻,然后嗅了嗅,“人血。”

惠远一抹眼泪,便要过去推门,程宗扬扯住他,“小和尚,看清楚些,门前有脚印吗?”

那楼的一层是一整排落地玻璃,只不过里面挂着帘子,看不清里面的设置。门前的雪地众人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厚厚的白雪上,除了两名僧人的足印,再没有其他痕迹。

左彤芝道:“既然没人进门,楼里为何会有人打碎玻璃?”

萧遥逸合起折扇往掌心一敲,“后门!”

惠远一听,拖起方便铲就往楼后赶去。萧遥逸向程宗扬使了个眼色,叫道:“我和你一起去!”

左彤芝应声道:“我也去!”

三人连袂走远,剩下程宗扬、朱老头、小紫和地上一具守阵力士的残骸。

程宗扬道:“老头,你的夜明珠在哪儿摘的?”

朱老头努了努嘴,“就在这上面。”

程宗扬抬头看着楼顶,“你不会是飞上去的吧?”

朱老头道:“可不是嘛。俺使尽浑身解数,一口气飞到楼顶,才找到入口,结果刚进去就被守阵力士围住,只来得及摘了颗夜明珠就逃了出来。”

“里面有守阵力士?”

“从外面来的。”朱老头神情间难得露出一丝凝重,沉声道:“此地房舍多半都设有禁制,而且不止一重。只要碰触门禁,就会惊动守阵力士的耳目。”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说道:“死丫头,帮我看个东西。”

小紫正远远审视着那具机械守卫,头也不抬地说道:“看什么?”

“墙上有没有红线?”

小紫抬头看了一眼,“没有啊。”

“怎么会没有?你仔细点,别敷衍我。”

小紫眼中泛出奇异的光泽,片刻后回头看了程宗扬一眼,笑道:“让你猜对了,有三根极细的红线。程头儿,你怎么知道的?”

“红外线警报器嘛。干!怎么看不到发射源呢?”

小紫摊开手,“我怎么知道?”

程宗扬拍着额角,“玻璃不会无缘无故破裂,大门进不去,楼外有红外线报警……”他琢磨半晌,忽然间恍然大悟,“我知道了!”

萧遥逸、左彤芝和惠远先后掠来,“没找到门户。”

程宗扬胸有成竹地说道:“这边!”

程宗扬往公路奔去,片刻后在路旁找到一片微微凹陷的积雪,他伸手一拨,下面露出一块黑沉沉的铁板。

“呯”的一声,数百斤重的铁盖被掀到一边,下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口。程宗扬点燃松枝,伸进去试了试空气的含氧量,然后垂下绳索,当先进入洞内。

洞穴比自己以前见过的深了许多,用了将近五丈的绳索才到洞底,程宗扬估算了一下方位,然后举着松枝往旁边一个洞口走去。

“这洞穴好生古怪,”萧遥逸摸了摸洞壁,“看起来和我们江州的水泥很像啊。圣人兄,这是什么洞?”

“下水道。”

“骗鬼啊!哪儿有这么大的下水道!”

“这还是小的,你到主城区,几丈高的下水道说不定都有。”

萧遥逸抽了口凉气,“单是这条下水道,便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

“一条下水道算什么?这座太泉古阵当年兴盛的时候,生产能力是你想象不到的。”程宗扬停顿了一下,“连我也想不出来。”

眼前的下水道极其宽敞,比起一般的隧道也不遑多让。不时有融化的雪水从头顶滴落,发出“叮叮咚咚”的水声。左彤芝、惠远都一脸的怀疑,但当走到通道尽头,看到嵌在壁上的铁制长梯时,众人的怀疑都变成了惊讶。

程宗扬摸了摸铁梯,回头道:“看来已经有人抢先了啊。各位,要不要上去打个照面?”

萧遥逸道:“我先来。”

话音未落,惠远和尚便跃起身,猿猴般攀援而上。

钻出洞口,已经是大厦内部,松枝的火光映出潮湿的四壁,还有几个白色的物体。惠远伸头去看,低声道:“这是什么东西?倒和瓷碗差不多。”

瞧着他的光头伸在里面拧眉琢磨,程宗扬忍不住笑了起来,恶作剧地说道:“那是便池。撒尿用的。”

惠远赶紧退到一边,合什道:“阿弥陀佛,施主切莫打诳语。”

“你不信就算了。喂,小和尚,我们是来寻宝的,你跟来干嘛?”

“敝师兄因故惨死,小僧自然要一究根底,好向师门禀报。”

“你们出家人,怎么也来太泉古阵凑热闹呢?”

惠远道:“不敢欺瞒施主,敝寺月前接到消息,说有一个大魔头要在太泉古阵出世,敝寺便派了十几位师伯师兄,前来察看。不成想在阵内屡遭凶险,一来二去便与众人失散。如今师兄也被守阵力士所杀,只余小僧一人。”

程宗扬与萧遥逸对视一眼,然后道:“那个大魔头,是什么来历?”

“这个……师伯却未曾说过。”

又是岳鸟人的仇家,他们早来了几天,结果到现在还没能出去。这鸟人死了还害人不浅。

惠远道:“施主既然能来此地,不知走了几日?离出口还有多远?”

朱老头吹着胡子道:“哪里要几日?我们今日刚到!从这儿走,要不了半日就能出去。”

左彤芝道:“老爷子莫诳人家和尚。我们凉州盟运气好,从古阵进来,就在第二层的入口处,比别人省了一两日的路程。若是出去,只怕不易。程公子,你们来得倒快。”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还没开口,萧遥逸便笑嘻嘻攀住他的肩膀,“要不说是圣人兄呢?生而知之,给咱们带了条好路。”

程宗扬与萧遥逸交往已久,只看他目光闪动,便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微微摇了摇头。

萧遥逸苦笑一声,松开扇柄。

这小和尚虽然是来找岳帅麻烦的,但对双方的恩怨一无所知,这么杀了他,未免刻毒了些。

惠远浑然不知自己的小命已经被人掂量了几遍,他提起方便铲,“小僧在前开路。”

萧遥逸最后一点杀意也荡然无存,牢骚道:“这和尚也太老实了,居然都不问问咱们的底细!”

惠远愕然道:“你们不是凉州盟的吗?”

萧遥逸泄了气,“就算是吧。佛爷,你先请。”

小紫招了招手,萧遥逸立刻凑过去,两人咬着耳朵说了片刻,小狐狸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点了点头。

程宗扬道:“你们嘀咕什么呢?”

萧遥逸道:“我出去办点儿事,就不陪你们进去了。”

“哎,这死狐狸,怎么跑这么快?”

小紫笑吟吟道:“不用管他。程头儿,先出去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这座巨大的卫生间让程宗扬也大开眼界,坐便器足有半个浴盆那么大,而且是加厚的,真不知道是供什么样的庞然大物在上面方便——程宗扬也不想知道。

从卫生间出来,外面是一道楼梯,上下都看不到尽头。程宗扬发觉这座大厦和外面建筑一样,都是一半建在地下,从建筑物的结构判断,恐怕地下的规模更加庞大,不知道是因为习俗,还是出于现实的考虑。

众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上行,毕竟上面的建筑露出地表,万一遇到危险,还能跳窗跑路。

走过两层楼梯之后,眼前的光线变得明亮起来。夕阳最后一点余辉透过落地窗的纱帘,照在宽阔的大厅内。不出所料,这里的东西也差不多被人搬空了,只剩下几张足有卧床大小的沙发,静默地沐浴在阳光下。

程宗扬道:“这是一间酒店。”

朱老头立刻来了精神,“有酒?我老人家这一路可累坏了,先来口酒润润嗓子。”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没酒。这地方是住宿的。”

朱老头大失所望,“住人的叫啥酒店啊。”

“这边是客房。”程宗扬指着走廊里一排房间道:“既然已经有人进来过,估计能搬的都搬得差不多了。”

左彤芝道:“弄碎玻璃的,应该是这一间了。”

惠远伸手一推,门却是锁着的。他举起方便铲正要去劈,却见程宗扬握着把手,轻轻一拧,紧闭的房门悄无声息地打开。

一股寒风从房中涌出,众人都打了个冷战。

房间无论高度还是宽度,都比平常人住的大了一倍,房内摆着一张大床,被褥零乱不堪,上面似乎还沾着血迹。

惠远握着方便铲慢慢走近,忽然表情一呆,接着脸上像火烧一样涨得通红。

大床内侧的地上伏着一个女子,她衣衫半裸,一条小腿蜷屈着,腿后有一个鲜血淋漓的伤口,似乎是被玻璃划伤。

惠远闭上眼不敢去看,忽然又觉得不妥,连忙扯了被褥掩在那女子身上,然后蹲下身,小心道:“女施……”

话音未落,那女子猛然翻身,手中寒光一闪,一枚细长的利器深深刺进惠远胸口。惠远闷哼一声,捂着胸口踉跄退后,指间涌出的鲜血瞬时便将僧衣染得血红。

左彤芝翠袖舒展,臂上的彩带飞出,灵蛇般缠住那女子的手腕。那女子挽住彩带,另一只手朝左彤芝腹下刺去,一边叫道:“素——”说着喉中溅出一串血沫。

左彤芝见她出手狠辣,也不敢怠慢,右手往腰间一抹,长剑出鞘,一招霞染千山,挡住她手中的利刃,顺势向前递出。

这一招以攻代守,仍是守势为主,出招并不十分凌厉,谁知剑刃相交,那女子手中的利刃应剑破碎,竟然没能阻挡剑势分毫,就被长剑透体而过。

那女子手中的利刃零碎掉落,却是一块狭长的玻璃。左彤芝愕然间,头顶一声狞笑,接着一条人影蝙蝠般滑落。

左彤芝急忙抬头,只见九柄雪亮的尖刀凌空而至,齐唰唰朝自己刺来。左彤芝所在的丹霞宗也是凉州一霸,她与如今的宗主系出同门,早已独当一面,论修为也是五级巅峰,虽然猝然遇敌,却临危不乱,当即旋身退步,抬剑去挡,谁知那九柄尖刀突然一旋,将她的长剑拧得脱手飞出。

左彤芝展开身法,流霞般闪身避开,接着臂下一阵剧痛,一柄带钩的短枪毒蛇般探出,从她袖下刺过,只差毫厘,就废了她的手臂。

“退开!”

暴喝声中,一柄钢刀犹如跃出的猛虎扑上刀丛,将那大汉撞得退后半步。

程宗扬双刀在手,双臂雁翅般张开,将左彤芝和小紫护在身后。左彤芝惊魂甫定,这时才看出从房顶跃下的是一名黑大汉,他一手提着短枪,另一只手拿的却是一面布满利刃的刀盾。

那大汉满面胡须,看着颇具豪气,眼神却有种异样的阴毒,带着些许疯狂的意味。

程宗扬沉声道:“阁下是什么人?”

大汉哈哈大笑,笑声中却殊无喜意,只有刺骨的寒气,“死人!老子是阎王爷都不敢收的死人!”

说话间,那大汉枪盾并出,狂风暴雨般猛攻过来。

程宗扬刚交两招,就知道这回撞上硬茬了。论修为,那大汉比自己也高不了太多,比起招数的精熟,却是天差地远,尤其他左手的刀盾和右手短枪,都不是凡品,放在外面至少都是千贯起价的高档货,又正能克制刀剑之类的短兵,交手不过数招,自己一个不慎,左手的单刀就被那大汉用刀盾绞飞。

程宗扬越打越是心惊,那大汉最可怕的还不是他的兵刃,而是出奇的疯狂。他的短枪刀盾对自己的双刀已经稳占上风,还非跟自己玩命,招术都险得不能再险。自从来到六朝,自己也见识过几个疯子,但和这大汉疯狂的劲头根本就没得比。陷入绝境玩命还好理解,稳占上风还玩命就不是正常人思维能理解了。

疯归疯,那大汉出招却丝毫不乱,枪盾并出,根本无隙可入。程宗扬一步一步向后退去,忽然“咯”的一声,右手单刀也被盾上的尖刀锁住。那大汉臂上肌肉隆起,刀盾往旁一拧,大笑声中,那柄短枪毒龙般钻出,朝双刀脱手、手无寸铁的程宗扬刺去。

程宗扬已经退到墙边,退无可退。就在这时,他左手一翻,从背后又拔出一柄单刀。那柄单刀刚一出鞘就带着如割的劲风,在空中微微一凝,然后带着森然的刀光,闪电般劈下。

那大汉刀盾旁移,为了将程宗扬的右刀拧到一边,胸前空门大露,没想到这年轻人竟然还有第三柄刀,出手又如此迅猛,略一分神,胸口已经被刀锋劈中。刀锋入肉,发出骨骼碎裂的闷响,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飙血的胸口,接着仰天发出一阵刺耳的大笑,鲜血从伤口中四溅而出,半晌才轰然倒地。

一股怪异的死气涌入丹田,带来刀割般的痛楚,而且阴寒之极,体内的血脉都仿佛在一瞬间凝结。半晌程宗扬才呼了口气,将那股死气化解在丹田内。

左彤芝起初对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太过留心,此时一场短兵相接的剧斗,让她不禁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一副商贾模样的年轻人竟能斩杀这个棘手的疯子。她整理了一下袖带,柔声道:“程公子如此身手,倒是奴家走眼了。”

程宗扬苦笑着吐出两个字:“运气。”

他半身都是鲜血,手臂隐隐作痛,心里却万分庆幸,如果不是自己贪便宜在苍澜镇上多买了把刀,这会儿躺在地上的就该是自己了。

两把钢刀已经被刀盾绞弯,不能再用,程宗扬先从背包里拿出雷射宝刀的空柄放在袖内,又摸了摸珊瑚匕首,然后擦去刀上的血迹,还刀入鞘。

朱老头拢着手躲得远远的,这时才露出头来,“这……这是怎么说的?怎么一照面就打死打活的?”

程宗扬也觉得蹊跷,可两人已经尸横就地,想问也问不出什么。他瞧了瞧惠远的伤势,小和尚被玻璃碎片刺了一下,虽然避开心脏,却伤了肺叶,如果不尽快治疗,只怕也要将小命丢在太泉古阵。

“小和尚,这两人你认识吗?”

惠远低咳两声,低低道:“小僧未曾识得。”

“左护法?”

左彤芝摇头道:“不认识。”

小紫一手抚着雪雪,轻笑道:“还有人在这里呢,你问他们好了。”

被她一提醒,程宗扬明白过来,先挥手让众人退开,然后提刀朝那张大床劈去。床下顿时有人惨叫道:“大侠!饶命啊!”

“滚出来!”

床下窸窸窣窣响了片刻,接着两人搀扶着钻出来,却是一男一女。那女子十七八岁年纪,生得娇小可人,只是这会儿受了惊,身子不住发抖。另一个是个瘦削男子,论模样倒和朱老头有八分相似,都是一副猥琐嘴脸。

那男子看样子也吓得不轻,一出来就语无伦次地叫道:“小的宋三!小的苍澜人!几位大侠大爷!千万饶小的性命!”

程宗扬眯起眼,“苍澜人?”

宋三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小的是向导,花钱雇来的!不关我事啊大爷!”

程宗扬问那少女道:“你是谁?”

那少女望着地上的尸体,眼泪一滴滴淌下,却不敢开口。程宗扬等了半晌,只好道:“宋三,你来说。”

“是,大爷!”宋三咽了唾沫,“小的本来在镇上讨生活,这两位女客官五日前到镇上要进太泉古阵,雇了小的作向导,说好一天给一吊的脚力钱。谁知到了阵中,那位女客官只不肯走,尽在阵里转悠,结果被人盯上——就是那黑厮!”

宋三朝那黑大汉啐了几口,然后道:“女客官和那黑厮交了几次手,都吃了亏,幸好小的知道路径,带她们逃到此地。原想着躲几日,避避风头,谁知那黑厮也跟了进来。如果不是几位,小的已经做了刀下之鬼。”

左彤芝点头道:“难怪有四个人的足印,原来是三个在前,一个在后。”

程宗扬对那少女道:“你叫什么名字?”

宋三替她答道:“宁素。那位女侠是她师傅。”

“他说的是真的吗?”

少女僵硬地点了点头。

这小姑娘吓得挺可怜的,如果是小狐狸,这会儿已经过去安慰了,可自己身边这几个,死丫头视而不见,只抱着雪雪逗弄,死老头倒是看见了,可只顾着看笑话。左彤芝在处理臂伤,一时顾不得开口。

好在宋三嘴上有些功夫,对宁素道:“遇上这几位好心人,咱们可有救了!姑娘放心,我宋三拿了钱,就是性命不要,也把姑娘安安稳稳地送出去。”

那少女含泪点了点头,声如蚁蚋地说道:“多谢……”

程宗扬与宋三攀谈几句,得知这座大厦由于位置醒目,早就被苍澜镇上的人盯上,能拿的早已拿得差不多了,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如果想寻宝,还要再往南,那里到处都是藏宝窟。

“既然有下水道,你们守着太泉古阵,还不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下水道?”

“就是你们进来的石头洞。”

宋三明白过来,“也就是这种大房子才能进人,别的出口只有大腿那么粗,再细的也有。我们倒是想挖开,但那些石头硬得要命,还得防着守阵力士,轻易没人敢靠近。”

程宗扬看了看天色,“趁这会儿天还没黑,我去看看。左护法,你既然受了伤,不如和惠远、宁姑娘一道先回去。”

左彤芝四处打量着说道:“这里更暖和,地方也大,不如把他们叫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