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74章·玄兽

靠近太泉古阵,程宗扬渐渐感觉到一股难以名状的气息,前面那个地方自己仿佛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

整个太泉古阵呈圆形,数百块巨大的岩石毫无规则地散布在数百丈范围内,形成一个参差不齐的阵型。那些岩石不知经过多少岁月,已经风化大半,但残留的部分依然需要仰望才能勉强看到顶端。

远远看到前面黑压压的人群,程宗扬不由张大嘴巴,“这是赶集的吧?”

一天时间,镇上便涌进数百人,大多数都和凉州盟一样,在太泉古阵旁边扎下帐篷,把个荒僻的苍澜镇挤得热闹异常。

武二郎左顾右盼,“入口在哪儿呢?”

徐君房道:“太泉古阵乃是上古仙人所居,阵法玄奥异常,两块岩石之间都是门户,进去倒是容易,出来却难。”

程宗扬道:“每个门户进去的位置不一样吗?”

徐君房赞道:“公子有见地!正是如此!即使两门相邻,进去之后也可能天差地远。”

程宗扬抱着肩想了半晌,“既然每个门进去都不一样,就算有几百个门,这么多年你们也该摸熟了吧?”

徐君房苦笑道:“要不说太泉古阵玄奥异常呢?太泉古阵五天一开,每次开启,这些门户的位置都会变化。谁也说不准进去会是在哪一处。”

岩群周围已经聚集了近百人,一眼望去,那些人便有不少实力强横之辈,人数虽多,却听不到什么声音,彼此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各自戒备,都静悄悄等待着古阵开启的时刻。

程宗扬道:“平常人都这么多吗?”

徐君房头摇得拨郎鼓似的,“平常一个月有七八起就不错了。我在苍澜住了这么些年,还是头一次见有这么多人。咦?谁把马都带进来了?”

程宗扬抬眼看去,只见远处一群人强马壮的好汉,正是包括铁马堂在内的凉州盟。最前面一个臂缠彩带的艳丽女子,这会儿正冷冰冰盯着太泉古阵。

萧遥逸笑道:“武二,那位好像就是你没见过面的老熟人呢,没想到会是个女的……咦?武二呢?”

武二头一缩,早躲得没影儿了。

除了徐君房,众人都骗过人家羊肉吃,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打照面,趁对方还没发现,赶紧调头回来。

巨石另外一侧只有两个人,却是一对花枝般的女子。那两女一头银发束在白玉冠中,身上穿着墨黑的皮衣,无论容貌、衣饰都仿佛同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一般,却是一对标致的孪生姐妹,让萧遥逸不由多看了几眼。

两女这会儿正肩并肩,美目紧盯着门户,对周遭的情形不闻不问,似乎阵中有什么令她们一定想要到手的东西。

“世上之大果然无奇不有,”萧遥逸眉飞色舞地说道:“这对姐妹不仅生得一般无二,偏生还貌美如花,圣人兄……咦?圣人兄呢?”

这回轮到程宗扬躲得没影儿了,这对姐妹武二和小狐狸没见过,却是自己的老熟人——龙宸的杀手,虞白樱虞紫薇这对姐妹花!没想到她们两个也来了。

绕过两女的视线范围,程宗扬才钻出来,一脸慎重地说道:“情形有些不对啊。”

萧遥逸道:“哪里不对了?”

“一是人多得蹊跷,二来女人领头的太多了些。”程宗扬悄声道:“通常女子领头的十起里未必有一起,这会儿就有四五起势力是女子领头了。”

武二郎这会儿也悄没声儿地钻出来,撇撇嘴道:“女人领头,屁事不成。”听到小紫怀中的雪雪一声咆哮,武二连忙道:“丫头,我可没说你!”

小紫笑道:“那就是说苏荔姐姐喽?”

武二压低声音,“丫头,你放二爷一马,算二爷承你的人情,回头二爷肯定报答你……”

萧遥逸看着周围,讶然对程宗扬道:“有这么多吗?”

说话间,身后传来一阵疾风暴雨般的铁蹄声,接着一群汉子簇拥着一个女子疾驰过来。那些汉子披着羊皮袍,赤裸着一侧肩膀,头发都有剃过的痕迹,不少人耳垂还留有耳洞,举止剽悍。尤其是他们所乘的马匹,比铁马堂的骏马几乎高了一头,虽然人数比凉州盟少了一半,气势却更胜一筹。

萧遥逸脸上的嘻笑不翼而飞,神情变得慎重起来,轻声道:“是胡人。”

程宗扬稀奇地说道:“他们能怎么穿过六朝,赶到苍澜来的?”

“多半是走海路,从晴州绕过来的。”萧遥逸道:“这回可热闹了。”

看到小狐狸眼中涌动的杀意,程宗扬扛了他一下,“少找事!”

骑队前方的女子戴着一副面纱,只露一双眼睛,她目光扫过程宗扬和武二,然后落在萧遥逸身上,弯巧的眉毛挑了挑,毫不掩饰地对这个纨绔气十足的小子流露出一丝鄙视。

萧遥逸身上的杀气潮水般退去,接着抬脸甜甜一笑,整个人变得像只纯良的小白兔,还是没牙的那种,只不过这家伙一边笑一边还模仿那女子的动作扬了扬眉毛,挑逗的意味连瞎子都能看出来。

那少女美目顿时迸出怒火,勒住马匹,就要找这个登徒子的麻烦。程宗扬赶紧把小狐狸扯到一边,免得还没进太泉古阵就跟人打起来。

再绕过一块巨岩,便听到朱老头的声音:“大爷不是给你们吹,这地界大爷走过没有一千趟也有八百趟!跟你们这年纪的时候,大爷哪次来不是左边一口袋金子,右边一口袋银子地往外搬?”

朱老头拢着手蹲在岩石边,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听他吹牛,有个年轻人拍了拍他的脑袋,“老头,你就吹吧。还一口袋金子——你背得动吗?”

朱老头不服气地说道:“大爷年轻时候可壮着呢。”

几个年轻人都笑了起来,“这老头真能吹。”

程宗扬认出那几个是瑶池宗的门人,不由暗地里直咧嘴。如果那几个家伙知道死老头手上还沾着他们长老的血,恐怕连屎都能吓出来。

远处有人叫道:“时辰快到了!仙子说了,不再等瑶长老,咱们先进去!”

那几个年轻人应了一声,连忙离开。

程宗扬招手道:“老头,跟他们闲扯什么呢?”

朱老头擤了把鼻涕过来,“一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我一个都不听,憋死你!”

“那大爷给你说个好消息,”朱老头诡秘地一笑,“岳鹏举在太泉里面。”

程宗扬还未开口,脑中忽然一阵眩晕,脚下的太泉古阵似乎转动起来。

※ ※ ※ ※ ※

阳光下,薄雾渐渐散去,露出一片带着露珠的草地。

武二郎坐在草地上,使劲摇了摇脑袋,头一个叫道:“日怪了!大半夜的,哪儿来的太阳!”

萧遥逸对周围的异象不理不睬,扯住朱老头的袖子道:“岳帅在太泉古阵?谁说的!”

徐君房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侃侃言道:“太泉古阵又称别有洞天,阵中自有日月。程公子,此地便是太泉古阵的第一层。”

程宗扬坐在地上,嘴巴张得大大的,看着旁边一只钢铁怪兽。

众人脚下的草地并不是泥土,而是一片带格子的水泥地砖,翠绿的青草从空隙中生出,满目芳绿。

旁边的钢铁怪兽有着深黑色的外壳,两只巨大的眼睛足有铁锅大小,鼻子高高隆起,鼻孔中有着螺旋状的扇页。它长大的身躯伏在地上,身下没有脚,却有两排轮状物。

武二郎凑过来,“这是什么玩意儿?”

徐君房道:“这是太泉古阵的绝代妖兽:九天玄兽——蜕下的壳,里面是空的。这种玄兽身长数丈,力大无穷,寿命可至千年。徐某曾见过一只,蜕壳时声如雷霆,天地变色……”

程宗扬打断他的滔滔不绝,“这是汽车。”

虽然与自己记得的汽车相差极大,程宗扬仍一眼认出这是一辆汽车。它比一般的汽车大了两倍,轮子也不是四只,而是八只,尽管如此,它仍然是一辆货真价实的汽车。

“气车?”武二郎道:“这东西还能喘气?”

程宗扬没空理他,问道:“咱们这会儿在什么地方?”

徐君房刚才被他打断,正没面子,闻言精神顿时一振,抢着道:“当然是九天玄兽的兽穴所在!此地的守阵力士不仅凶强霸道,而且对兽壳视若性命,曾有一位六级修为的高手对这些兽壳动了觊觎之心,结果被数十力士围攻,力竭身死,其状甚惨。”

见众人听得入神,徐君房满意地一笑,温言道:“不过有徐某的《河图》护身,便是遇上守阵力士也自无妨。只要不碰触这些兽壳……”

还没说完,武二就手贱地摸了一把,徐君房惨叫道:“武爷!这东西万万摸不得啊!”

武二郎手掌刚放上去,车内立刻响起一声足以刺破耳膜的尖啸。接着远处传来一阵“呜呜”的警报声,朝这边飞速赶来。

徐君房叫道:“快跑!这里的守阵力士铜头铁额,无人能敌!”

程宗扬喝道:“武二!把后轮抬起来!”

武二郎溜到车后,双臂用力,硬生生把后轮抬起尺许。

警报声戛然而止,接着几个高大的金属物体出现在视野中。那是几个人型机械,银白色的外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头上两只闪着红光的眼睛不住转动,扫视周围的动静。

看着那些机械守卫越走越近,众人都屏住呼吸。突然雪雪大声吠叫起来,包括程宗扬在内,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里,只恨进来之前怎么没把这条小死狗给炖了吃掉。

这会儿车辆的警报声已经停止,那些机械守卫对雪雪的叫声恍若未闻,毫无波澜地与众人擦肩而过,消失在停车场的另一端。

众人都松了口气,徐君房眉飞色舞道:“徐某说的如何?有徐某的护身符,在阵内百邪不侵!”

程宗扬围着车辆转了一圈,将近一人高的车门找不到任何把手的痕迹,他索性拔出长刀,重重斩在玻璃上。以他现在的修为,这一刀斩下,连岩石也能砍进半尺,那层看似单薄的玻璃却只绽开一道裂缝。

程宗扬连斩数刀,从玻璃上砸出一只拳头大的小洞,然后伸手进去一拨,沉重的车门轻巧地向上滑开。

车内基本没什么装饰,但车内的座椅是自己见过最好的。奶白色的皮革柔软而充满弹性,坐上去就像被一个光溜溜的大美人儿抱着一样,舒适无比。

雪雪从小紫怀里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着这辆汽车。小紫一手抚着雪雪,一边眨了眨眼睛,程宗扬看到她的目光,摇头道:“跟我见过的不太一样。”

车内驾驶席、方向盘、档位、仪表盘一应俱全,但尺寸比自己见过的大了许多,差不多是房车的形制,但里面的结构明显是轿车。

当程宗扬撬开方向盘下的护板之后,那些熟悉的电路使他松了口气。除了体积和外型,这辆车与自己见过的车辆似乎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众人都一脸稀奇地看着程宗扬的操作,武二郎忽然叫道:“亮了!亮了!”

本来空无一物的仪表盘出现一道投影,用柔和的白色光芒勾勒出各种图形和印迹——那些文字是程宗扬从来没有见过的符号,但仪表盘上的数字,却是自己熟悉的阿拉伯数字。

程宗扬一手搭在方向盘上,闭上眼想了半晌,忽然道:“老头,你说岳帅在太泉古阵里面?”

朱老头道:“是瑶池宗的人说的,眼下都传开了。不过各种说法都有,有人说在太泉古阵见到武穆王岳鹏举,在阵里躲了十几年。有人说他其实不在这儿,但这两个月会在阵中出现。还有说在阵里见到的其实是他的坟,人早就死了。”

萧遥逸绷着脸道:“我们怎么没听说?”

小紫道:“因为消息是从北边传开的。”

一语点醒梦中人,这次来的都是北三朝和晴州的势力,甚至还有塞外牧族,晋宋两国却没有听到丝毫风声,消息来源只可能是由北向南。

程宗扬有点头痛地拍了拍脑袋,“这回麻烦了。”

武二郎道:“啥意思?来的都是什么人?”

“听到风声就拼了命要来太泉古阵找岳帅的会是什么人,那还用问吗?”程宗扬禁不住抱怨道:“小狐狸,我说你们那岳帅也太鸟了吧?这才第一拨就来了几百号人马,他到底惹了多少仇家啊?”

萧遥逸没有理会他的抱怨,眼睛闪闪发亮地说道:“看来这次我来对了。太泉我要仔细走一走!”

徐君房劝道:“萧公子,这太泉可不是小地方,单是第一层就有苍澜镇两倍大,想找一遍,没有几个月工夫可下不来。”

萧遥逸一眼扫过,将此地的方位牢牢记下,一边道:“徐兄说这里是九天玄兽的兽穴?”

徐君房还未答话,便听到程宗扬道:“是停车场。”

程宗扬扶着方向盘,脸上露出奇特的表情。视野所及,整片空地上停满各式各样的车辆,一眼望不到尽头。虽然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这些车辆却像刚刚停放在这里一样,没有任何时光的痕迹。

程宗扬心里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当初看到朱老头手里的高压包,他曾猜想过太泉古阵可能会是自己那个时代的遗留。但如果真是面对一座空无一人的城市,程宗扬很难想象自己面对着一切都成为过眼云烟的时代痕迹,是否会无动于衷。

这会儿坐在一辆三分熟悉七分陌生的汽车上,程宗扬终于可以安心下来,知道自己那个时代并没有毁灭。正如自己所见到的六朝是扭曲的历史一样,太泉古阵所呈现出的,是一个扭曲的未来。这座城市没有自己认识的人和事,只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超时代物品。

长久的期待化为乌有,长久的忐忑也随之消失。程宗扬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不再患得患失,终于能用一种旁观者的视角来探寻这个未知的世界。

“岳帅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现在还不清楚。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找到赤阳圣果。”程宗扬道:“朱老头,你那个灯泡和高压包在哪儿捡的?”

朱老头脱下一只鞋,合在手中念叨几句,丢到地上,然后朝着鞋尖的方向一指,“那边!”

旁边五个人黑了四张脸,只有徐君房又惊又喜,“朱先生的卜筮之术与徐某大有渊源,不知是哪位师叔所授?”

朱老头乐得直抹鼻涕,“你也是丢鞋派的?左脚还是右脚?”

程宗扬没理会两个大忽悠的瞎扯,叫道:“上车!我带大家兜兜风!”说着他打开前排的车门,“死丫头,你坐这儿!”

小紫抱着雪雪上了车,接着众人一拥而入。

徐君房道:“这椅子还真软啊。程公子,咱们走的时候搬一个回去成吗?”

萧遥逸道:“武二!屁股往那边让让!你一个屁股顶我们仨了都!”

武二道:“兜啥风啊?难道这玩意儿还能飞?”

朱老头道:“大爷可飞过!那次跟小程子一飞好几十里……”

程宗扬挂上档位,然后一踩油门,众人的叫嚷戛然而止。

虽然不认识仪表盘上的符号,但从提速的顺畅和快捷中,程宗扬意识到车辆并不是用汽油作燃料,而更接近于电能。这样庞大的车体,操纵的灵活性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车辆就像在水上滑行一样穿过停车场,行驶平稳异常。如果不是窗户的破洞进风,车内听不到任何噪音。

一年多来最常用的交通方式只有两条腿步行,平常最顶级的代步工具也就是连个像样的减震装置都没有的豪华马车,让程宗扬无比怀念自己以前骑过的自行车——汽车自己连做梦都不敢想。

这会儿驾驶着一辆庞大的轿车,眼前是一条笔直宽阔的道路,而且整条路只有自己一辆车行驶——和现实比起来,自己的美梦实在太寒酸了。

武二紧紧抓着程宗扬的座椅,喘着气道:“这玩意儿居然会动?”

萧遥逸使劲伸长脖子,望着前方,“够快的啊!圣人兄!”

徐君房死死靠在座位上,脸色煞白,“太……太快了……”

朱老头攀着车窗往外看着,一边发出“哎哟,哎哟”的惊叹。

车辆刚驶出停车场,徐君房突然大叫一声:“不好!此处乃大凶之地!”

程宗扬望着眼前笔直的公路,愕然道:“凶地?哪儿凶了?”

徐君房道:“天生煞地,寸草不生——入太泉的人都要避开这些凶地,不然必有后患!”

程宗扬一边加挡提速,一边道:“是你师父说的?”

徐君房露出一丝尴尬,忙道:“吾师鬼谷先生倒是提过那都是一派胡言,只不过大伙都这么说,徐某也是提醒公子一下。”

整条公路就像刚建成一样,阳光下满目皆新,但上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车辆,仿佛一条巨龙延伸到视野尽头。

“坐稳了!”

程宗扬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辆陡然加速,众人身体往后一仰,发出一片惊呼,片刻后回过神来,都挤到窗户边,贴着玻璃往外看。

“怪了,从外往里看黑漆漆的,从里往外看倒是亮堂堂。”

“贴的太阳膜,防晒的。”

徐君房瞧了一眼,就赶紧闭上眼,“太……太快了……我瞧着都眼晕……”

“别闭眼,往前边看,要不然你晕车晕得更厉害。”

徐君房眼刚睁开就又紧紧闭上,“不成!我透不过气……”

程宗扬找了下按钮,车窗滑下半尺,一阵强风顿时涌进车内。

萧遥逸兴奋地把手伸到车外,感受着指间呼啸而过的气流,“这比马可快多了!圣人兄,咱们把这个东西搬回去吧!”

“行啊。你先从江州修条水泥路到苍澜,到时候我开车送你回去。”

萧遥逸怪叫道:“开什么玩笑?从江州修条水泥路到苍澜?整个六朝全开成水泥窑也不够啊!”

小紫美目异彩连闪,“拆开一块一块运到江州,再拼起来,好不好?”

程宗扬吓了一跳,“不好!拆开容易,想拼回去,我可没这个本事!”

小紫皱了皱鼻子,“程头儿,你好没用。”

程宗扬嘿嘿一笑,“说不会就不会——你激我也没用。”

路旁闪过一队骑手,马背上的汉子回头一看,立刻惊叫道:“九天玄兽!快走!”

萧遥逸哈哈大笑,武二郎更是臭屁地吹起口哨,让那些发现车上有人的汉子险些从马上掉下来。

车外的景物飞速掠过,视野所及,除了宽阔平坦的公路,就只有路旁茂密的丛林,偶尔有几处房屋,也早已被寻宝人搬掠一空,连砖石也被拿走,只剩下看不出模样的残垣断壁。

从周围的迹象来看,程宗扬猜测,所谓太泉古阵的第一阵,很可能是进出城市的门户,虽然面积辽阔,但是以大片大片的绿地为主,真正有价值的住宅区和商业区恐怕都在下面几层。

程宗扬不再浪费时间,问道:“第二层的入口在哪里?”

“顺着凶地直走就是,”车窗打开,被凉风一吹,徐君房的脸色好了许多,“从九天玄兽的兽穴到进入第二层的龙洞,差不多有半日的路程。那龙洞长近二十里,打着火把要走半日,最是凶险……”

说着他嘴巴忽然张成O型,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一个巨大的隧道入口。

“徐老板,是这里吧?”

徐君房几乎傻掉,“怎……怎……怎会如此之快……”

“半日的路程顶多六七十里,”程宗扬看了眼仪表盘,“我这会儿都快开到二百迈了,六七十里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徐君房惊叹道:“难怪古人称九天玄兽能日行千里,果不其然!古人诚不我欺!”

程宗扬打趣道:“古人没告诉你九天玄兽吃什么?”

“这你可问对人了!”徐君房道:“吾师鬼谷先生曾言,九天玄兽觅食时需掘地数百丈,吞食地下的石中之油。”

程宗扬笑容僵在脸上,徐君房的话虽然不靠谱,却提到了最关键的两个字,难道他口中的鬼谷先生,也与自己有相似的经历?

程宗扬没敢在隧道内飙车,先略微减速,然后打开车灯,怪兽般的巨型车辆呼啸着闯进隧道。

隧道长得仿佛没有尽头,雪亮的车灯映出隧道内各种反光标志,不时还能看到途中散乱的白骨。

几名汉子正打着火把在黑暗的洞窟中前行。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轰鸣声,接着两道刺眼的光线直射过来。众人急忙遮住眼睛,惊慌失措地往旁逃开,喊叫道:“风紧!扯呼!”

时速接近一百公里的车辆带着一股狂风卷过,扑灭了众人的火把。眨眼间那车辆已经驶出数十丈,剩下一群惊魂未定的汉子面面相觑,不知道方才撞上了什么怪物。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