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73章·温泉

程宗扬黑着脸进了汤馆,把带着铭牌的钥匙往柜上一放,“记账。”

“客官里边请!”

在房内换了浴衣、木屐,侍者掀开帘子,只见里面是一道长廊,墙壁都是用打磨光滑的青石砌成,石缝间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热气。

苍澜镇四面群山合抱,应该说镇上气候四季如春,但自己在镇上走了一遭,却发现这里的温度极为奇异,有些地方犹如春日,有的地方和外面一样正值酷暑,而栖凤院所在的地方却冷了许多,感觉倒像是盛夏时节待在空调房里一样,这会儿被水汽一蒸,颇有几分惬意。

穿过青石长廊,眼前是一个在岩石间开凿出的大池,池上缭绕着一层白雾。此时店中客人不多,武二郎独占了池子最好的位置,露出一个硕大的脑袋,脑门上盖着块浴布,半眯着眼,正泡得舒服。

“咣”的一声,一只木屐甩到武二郎脑门上,武二郎虎目一睁,扯下浴布就要发飙,见到是程宗扬,转手擦了擦脖颈,大咧咧道:“程小子,水正热乎着,赶紧来泡。”

“小狐狸呢?你不会把他垫屁股底下了吧?”

“二爷倒是想。”武二郎悻悻道:“那小子嫌大池便宜,泡着跌份儿,自己往里面泡小池去了。”

“还是二爷知道给我省钱,居然没去泡小池?”

武二郎却道:“谁定的规矩不能两个都泡?小池太窄,二爷嫌憋闷,泡了一阵就出来了。不过钱已经记账上了,回头你记得结啊。”

徐君房本来想在大池泡一阵,见程宗扬继续往里面走,连忙跟上来,小声提醒道:“里面的小池可是一吊钱起的。”

程宗扬这会儿已经不生气了,这些货一个比一个潇洒,自己瞎操什么心呢?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随他们去吧。

“一贯?你可太小看咱们萧公子了。那小子肯定要最好的。”

程宗扬叫来侍者,“这里最好的池子是哪个?我找人。”

“客官请!”

侍者领着程宗扬穿过一个庭院,来到靠山的一间汤馆,“便是这里了,小的不便进去,请客官自便。”

那汤馆竹篱茅舍,看上去颇为别致,程宗扬上前一推门,里面却是闩着的。

“开门!”

里面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请稍等。”接着房门打开一线,一个女子露出娇靥,柔声道:“客官有事吗?”

程宗扬回头道:“我就知道。小狐狸这家伙不管到哪儿,肯定少不了这些风流勾当——我找里面的客人。”

那女子讶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打开房门,“公子请进。”

这里的温泉明显比外面热得多,馆中水汽蒸腾,犹如云雾。开门的女子只披了一条薄纱,这时早已被水汽打湿,薄薄地贴在肌肤上,樱红的两点、白皙的胴体在水雾间时隐时现。

程宗扬在她臀上拍了一把,引得那女子一声娇呼,半嗔半喜地说道:“奴家是伴浴的,客官既然来找人,不好随便乱摸。”

程宗扬笑道:“改天我把小池包下来,专门点你伺候好了。”

那女子抿嘴一笑,“奴家小红,公子记得便好。”

掀开内间的小帘,一阵莺莺燕燕的笑语声便伴着水雾飘了出来。馆内一个丈许见方的池子,里面挤着五六个光溜溜的美女,眼前一片白花花的肉光,只看到玉臂粉腿纵横交错,分不清谁是谁。

程宗扬往人群中一看,顿时傻了眼,众女环侍的那位大爷不是小狐狸,而是一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老熟人——朱老头!

朱老头依红偎翠,一张老脸乐得像盛开的菊花一样,在一堆美女的映衬下分外猥琐。他背后两个美女服侍,左右各抱着一个美女,身前还有一个美女正给他做胸推——下一个瞬间,他就被程宗扬拽着胡子从脂粉堆中扯了出来。

“死老头!”程宗扬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的马呢!”

“轻些轻些……”朱老头一边叫痛,一边道:“在呢!在呢!都在呢!”

“你哪儿来的钱?”

“要啥钱啊,”朱老头叫屈道:“俺只说是贩粮食的,人家就把俺给请到这儿了。”

程宗扬追问几句才明白过来,朱老头从雾里出来,除了打头的一匹骡子被滚石击中坠崖,其他一匹没少,全被朱老头带到了镇上。骡队带的还有半石粮食、盐巴和其他物品,朱老头这么一亮相,顿时被镇上人当成了活菩萨。不仅住上最好的贵宾房,还被请到最好的汤馆享受最好的服务——死老头一文钱都没花,这一切都是用那半石粮食换来的。

朱老头裹着浴袍蹲在池子边,口沫横飞地说道:“我就说粮食金贵,你们还不信!现在信了吧?不是大爷跟你吹牛!能带着骡队进来的,除了大爷,哪儿还有第二个?”

程宗扬道:“你就可劲吹吧,小心闪了腰。”

徐君房道:“了不起了不起!镇外的雾瘴徒步还容易过些,带牲口比带活人还难。这位老丈能带骡队进苍澜,自打盘古开天地,也没多少人能做到。”

朱老头乐得鼻涕泡都出来了,“瞧瞧!瞧瞧!小程子,大爷没吹牛吧!”

“都吹到盘古了,还没吹?”骡马失而复得,程宗扬心情正好,也不跟朱老头计较,叫来外面的侍者,问道:“有位姓萧的客人在哪个汤池?”

萧遥逸独占了一个精致的小池,程宗扬找到他时,那家伙正张开双臂靠在池边悠哉悠哉地泡着温泉。

程宗扬啧啧称奇,“竟然没找个姑娘过来服侍?这还是咱们风流倜傥的小侯爷吗?”

萧遥逸笑了一声,笑容却有些难看。

程宗扬手指往他的脉门上一搭,不由皱起眉,“来之前五哥和六哥不是才帮你打通过经络吗?”

萧遥逸坐起身,温热的泉水从肩背上流下,露出肩后一个灰色的掌印。当日秦翰一掌伤了他的经脉,至今也未能痊愈。

“过雾瘴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妙,还好武二替我挡住了那些怪鸟。不过被雾气侵蚀,伤势又重了些,现在恐怕只能撑上五六天。”说着他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意外,赤阳圣果那东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现在还能泡泡温泉,比起那些溅血沙场的兄弟们,我萧遥逸已经够走运了。”

程宗扬收回手,“晚点再笑吧,回房商量一下,今晚咱们就进太泉。”

※ ※ ※ ※ ※

两个人的房间一下挤进六个人,还有武二那种超级大块头,顿时显得拥挤了许多。

小紫盘膝坐在床榻里面,程宗扬坐在榻侧,萧遥逸捞到房中唯一一张椅子,意态闲适地斜靠在椅内——程宗扬知道,小狐狸不是故作潇洒,实在是要避开肩后的伤处。

武二郎抱肩靠在墙角,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泡温泉泡得过瘾,二爷这会儿还有心情哼着小曲。朱老头拢着手蹲在桌腿旁,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容,徐君房只剩门边一个空处,只能凑合着挤在朱老头旁边。

“这位徐先生大家都认识了,这位朱老头,徐兄可能还不认识,你就当他是我们商队的老把式得了。”程宗扬道:“闲话不多说,这会儿叫大家来,就是为今晚进太泉古阵的事。目的只有一个:找到赤阳圣果。徐先生,那东西怎么找,你先说说。”

徐君房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柄鹅毛扇,一边仙风道骨地扇着风,一边道:“太泉古阵之所以闻名遐尔,就是因为阵中除了各色天地异宝,还有数不尽的仙芝灵药,赤阳圣果就是其中之一。赤阳圣果生于纯阳极热之地,种五十年而芽,芽五十年而枝,枝五十年而叶,叶五十年而花,花五十年而蒂,蒂五十年而果,果五十年而熟,历经阳火养炼,内蕴至阳之气,外应九天之象,起死人肉白骨都不在话下……”

程宗扬打断他,“说实在的!那东西怎么找?”

“我这不就说到了?”徐君房嘟囔一声,然后道:“说起赤阳圣果,当年我与师父在古阵深处采到一颗,确实是生在极热之地,其下有烈焰升腾……”

朱老头“嘿嘿”笑了两声,“小徐子啊,别蒙大爷。太泉古阵那地方,修为差点儿的连边都摸不到,你还能进到里边?”

徐君房把鹅毛扇往颈后一插,抱拳朝天上一揖,正容道:“徐某修为虽然平平,吾师鬼谷先生却是参透造化的高士。”

朱老头眨巴眨巴眼,“鬼谷先生?没听说过啊。”

程宗扬却坐直身体,“鬼谷子?”

“正是。”徐君房半是骄傲半是遗憾地说道:“吾师学究天人,变通古今,可惜二十年前便羽化仙去。”

程宗扬道:“说说进太泉古阵需要些什么东西?能买到的尽量准备好。”

※ ※ ※ ※ ※

“干粮、腊肉、水囊……”

程宗扬一边看着单子,一边道:“咱们进去一趟就走,又不是去过日子的,用得着带这么多吃的喝的吗?”

“公子有所不知,那太泉古阵规模极大,单是第一层,想走一遍,至少就要两天时间。而且太泉古阵五日一开启,即使咱们运气好,进去便找到东西,也要带够五天的吃食。”

“绳索二十丈,方便铲两把,火刀火石五副。护身符十张,石人三个,《河图》五册……”程宗扬道:“徐掌柜,你不会是把你的破烂全卖给我了吧?”

徐君房脸微微一红,低声道:“后面这几样少买点也可以。”

“哪里的绳索一丈就要一个银铢?”

萧遥逸袖子挽到肘上,拍着柜台与小二讨价还价,最后让他成功地杀下五枚铜铢,二十丈省了一枚银铢。

穿着牛仔服的武二郎一脸憨厚地过来,把绳索套在肩膀上,顺手摸了那奸商两副火刀火石。朱老头揣着手在店里晃悠,不时大声咳嗽着吐口浓痰,让店里的掌柜和小二都直翻白眼。

等东西买完,程宗扬觉得大伙的脸差不多也都丢尽了,这才收拾东西结账。就在这时,一个英姿勃勃的身影跨进店铺,朗声道:“小二,有绳子吗?”

小二没好气地说道:“就剩那么点儿,全被买了。”

听到那个声音,程宗扬两眼顿时放出光来,转身堆起一脸笑容道:“哎呀,好久不见!小宗,竟然是你?”

那个英武少年被他垂涎三尺的模样吓得后退两步,半晌才大叫一声:“竟然是你!”说着去摸他的腰刀。

程宗扬手一抬,将他出鞘的腰刀按回鞘中,一边亲热地攥住他的手腕,笑眯眯道:“小宗啊,你不在军中当值,怎么跑到这儿来玩呢?”

来的正是选锋营的勇将宗泽,可惜这位未来的名将现在还太嫩了点儿,来不及出手就被程宗扬吃得死死的。

宗泽额角绷出青筋,切齿道:“我家大貂珰就在此处!看你们这些反贼还往哪里跑!”

程宗扬下巴险些掉下来,失声道:“秦大貂珰!他不是出去办差兼养伤,怎么跑到苍澜来了?”

门外低低咳嗽一声,秦翰半显阳刚半显阴柔的声音响起:“秦某奉太皇太后慈旨赶赴苍澜,不意在此遇到故人之子。”

萧遥逸冷笑一声,“老阉人,我爹怎么就没打死你呢?”

秦翰负手立在阶下,他没有穿军中的戎装,也没有像内宦一样戴貂佩珰,只穿了身普普通通的灰袍,就像一个疲倦的老人。

就在程宗扬愕然的刹那,宗泽猛地拔出手腕,向后跃去,一边叫道:“大貂珰!我叫人擒下这班反贼!”

秦翰目光往店内一扫,然后转身背对着众人,淡淡道:“秦某平生无私敌。既然双方言和,诸位便非是我大宋之敌,何必生事?”说着他顿了顿,“殇兄以为然否?”

程宗扬颈后的汗毛微微竖起,感觉到一丝危险。

朱老头“嘿嘿”笑了两声,“你是没鸟事,我是鸟没事,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

秦翰毫不动怒,淡淡道:“一言为定。”说罢拂衣而去。

宗泽紧赶两步,追上秦翰,然后回头狠狠瞪着程宗扬。

程宗扬眉毛满脸乱飞地朝他挥了挥手,然后双手拢在嘴边,高声道:“小宗子!放心吧!我会等着你!”

宗泽背影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接着赶紧逃之夭夭。

武二郎热闹只看了一半,一脸不过瘾地咂咂嘴,“没意思,没意思。”

萧遥逸手指敲着柜台,忽然一笑,“圣人兄,好机会啊。要不要踩踩点,顺手干掉这老太监?”

程宗扬收起笑容,“先办正事要紧,尽量别节外生枝。”

一行人离开店铺,武二和萧遥逸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吵闹,朱老头拢着手落在后面,程宗扬放慢脚步,眼角余光微闪,看到朱老头身影一晃,绕到屋后。

自从秦翰叫破朱老头的身份,程宗扬就留了心,见状想也不想便跟了过去。刚到屋后,他便感觉周围的气息仿佛凝固般变得冰寒,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冷冷道:“殇振羽,你居然还活着!”

朱老头腰背缓缓挺直,佝偻的身体伸展起来,像株大树般昂然而立,开口说道:“君老儿,今日倒是好心情。”

月光下,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立在破旧的竹舍上,寒声道:“殇、岳二贼同至太泉,倒省了老夫一番手脚!”

“这老头叫君雄飞,是我手下败将。”殇侯道:“你仔细看,他右手少了一根小指,便是当年在我的五毒散下断指求生,才保住一条性命。”

君雄飞一张老脸像抹了层朱砂般涨红起来,厉声道:“殇老贼!若非你当日使诈,怎会令老夫自废一指?看掌!”

此时已经是掌灯时分,天际无数星光仿佛嵌在天鹅绒般的夜幕上,君雄飞一掌拍出,满天星光都随之一暗,一股霸道的劲风从空中覆压下来,击向殇侯的脑门。

远在十几步外的程宗扬被这股劲风扫到,身上仿佛被一块千斤巨石压住,呼吸都变得艰难。他催动丹田的气轮抵抗着身上的压力,一边惊愕地望着那老者,这君老头看着老得要死,修为却非同一般,难怪敢来找死老头的麻烦。

殇侯却是抬手屈指一弹,指尖射出一缕乌黑的气息,游蛇般破开掌风,飞向君雄飞的掌心。

君雄飞五指收拢,化掌为爪,重重抓向那缕黑气。黑色的气息在他指间发出细微的爆响,轻烟般破灭无遗。

君雄飞狞笑着露出尖尖的牙根,“多年不见,殇老贼,你还是只会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伎俩!”

殇侯哂道:“对付你这老东西,哪里用得着上大招?”

“凝!”君雄飞一声断喝,周围数丈范围的空气应声凝出冰霜,将殇侯的身影包裹其中。

趁殇侯视线被冰霜阻隔,君雄飞一脚悄无声息地挑出,撩向殇侯胯下。

程宗扬叫道:“小心!他出腿了!”

君雄飞浑浊的双眼一翻,抬手探入凝结的冰霜间,接着一支冰锥跃然而出,射向程宗扬的喉咙。

程宗扬拔出那柄五百铜铢买来的宝刀,硬生生挡住冰锥。

那支冰锥轰然粉碎,程宗扬也喉头一阵发甜,吐了口血出来。程宗扬有真气护体还不觉得,可那口鲜血还没落地,就凝成一团冰块,可见周围空气的酷寒。

程宗扬吐了口血,经脉的气息略微畅通了些。却见君雄飞怪眼蓦然一翻,断喝道:“小子!老夫先杀了你!”

程宗扬惊出一身冷汗,急忙拔出另一柄钢刀,双肘一前一后,牢牢守住自身的要害。

君雄飞枯瘦的手掌朝程宗扬胸口重重击落,程宗扬连忙双刀架住,谁知君雄飞用的却是虚招,掌至半途便突然改向,握住腰间一只剑柄,拔剑朝殇侯的脖颈斩去。

“声东击西的老套路,你用了几十年也不嫌烦?”殇侯奚落声中,身影蓦然一闪,疾若闪电地掠向君雄飞,抖手撒出一片赤红的粉末。

那些粉末一遇空气,颜色变得愈发鲜艳,接着冥冥中传来一声令人心惊肉跳的儿啼。只见那层赤粉隐隐凝结成一个古怪的婴儿形状,让人毛骨悚然。

“赤婴粉?殇老贼!你竟然用数百婴儿为引,炼出这种绝毒!”

君雄飞骇然后退,一面出掌击散那片赤粉,一面尖啸着发声示警。

殇侯冷笑道:“君老儿,你这次可托大得紧了。”

君雄飞的尖啸声刚出唇便反弹回来,却是不知不觉中周围已经被设下禁制,声音尽数隔绝。他脸色愈发难看,忽然握拳往胸口一擂,张口喷出一股血沫。

赤红的粉末与鲜血一触,就像被烈火焚烧一般,发出“滋滋”的细响,随即消失无痕。

那老者脸上像开了一个颜料铺子般,又青又红又白又黄,他手掌发抖地咆哮道:“假的?”

殇侯怪笑道:“一点胭脂,哪里用得着使出炼血之术?君老儿,你此番大耗真元,可是亏大了。”

那老者暴喝道:“青冥碎玉手!”

夜空中蓦然探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魔神般带着滔天气势抓向殇侯。殇侯身形微微一挫,双脚踏在实处,接着一指点出,正点在巨掌的掌心处。与巨掌的规模相比,殇侯枯瘦的手指就如同一条蚁足。然而就是这根蚁足般的手指,不但挡住了巨掌的重压,还有余力反击。

“十余年不见,君老儿略无寸进,”殇侯道:“如今在瑶池宗只怕也排不上前五位了吧。”

谈笑间,那只大手碎裂开来。君雄飞被殇侯骗得使出炼血之术,大耗真元,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会儿压箱底的绝技也被殇侯轻易化解,君雄飞自知不敌,立即拔身而起,朝禁制最薄弱的顶部冲去。

然而殇侯速度更快,君雄飞刚触及天幕,颈后蓦然一凉,被一只手掌扼住。

君雄飞魂飞魄散,叫道:“殇侯不——”

“咯”的一声,殇侯一把拧断君雄飞的脖颈,接着抬掌将他颅骨拍得粉碎。

君雄飞重重跌入尘埃,溅起一片灰土。

两人这番交手,程宗扬能看懂的还不到一半,不过殇老头明摆着是黑魔海出身,姓君的老者却弃武斗法,不输得灰头土脸才是怪事。这下倒好,连命都给丢了。

殇侯摊开手掌,冷笑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本侯面前献宝?”

君雄飞头颅尽碎,一点莹光在殇侯滴血的指间飞舞,却飞不出他的掌心,只听那老者尖利的声音道:“殇振羽!你敢——啊!”

殇侯两指一捻,将那缕残魂抹去,然后飘落下来,“秦太监没安好心,只怕半个镇子都知道老夫已经来此。事不宜迟,这便往太泉古阵去吧。”

程宗扬只觉丹田内的生死根犹如巨鲸般吸收着周围浓郁的死气,带来阵阵不适的反胃感,他一边揉着肚子,一边皱起眉头说道:“你老人家仇人不少啊,漏个名字就能招来仇家上门?”

殇侯叹道:“不招人忌是庸才啊。”

“等会儿,我先吐一口,你这牛皮吹得我太不适应了。”

程宗扬真的吐了一口,然后直起腰,“他是瑶池宗的?”

殇侯点了点头,一边打量着他道:“小程子,你又练什么功夫了?”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鸟的功夫。你不是说再提升修为不好,让我精炼真元吗?”

殇侯愕然道:“你有炼吗?”

程宗扬尴尬地说道:“房中术不行啊?”

“荒唐!房中术岂是随意修的?”殇侯横眉冷道:“老夫这身修为,全靠童男之身为底子,一点真阳不失,才有如今的进境!”

“哎哟,你就吹吧,还童男呢。你要是童男,我就是处女!再说了,谁没童男过?我要说我这身修为也是童男时打的底子,你信不信?”

“小程子,”殇侯语重心长地说道:“半吊子的房中术修之无益,还是多走正途。”

程宗扬冷笑道:“你这是嫉妒!”

“咳咳咳……”

殇侯的表情顿时垮了下来,用一阵猛咳掩饰自己的尴尬。

※ ※ ※ ※ ※

“打听出来了。”萧遥逸道:“楼上住的是瑶池宗的。一共来了七个人,一位瑶池宗的长老,五名门人,还有一位身份有些特殊,据说是瑶池宗三仙子中的奉琼仙子朱殷。”

“他们来太泉古阵干嘛?”

“柜上的小二都不知道,我去哪儿打听呢?”萧遥逸道:“不过听说他们刚才也在收拾行李,今晚恐怕也要去太泉。”

“凉州盟的人呢?”

“没见到。”

“凉州盟?我知道!”徐君房道:“他们人数太多,直接在邻近太泉古阵的地方扎营。一会儿过去就能见着。”

程宗扬扭头挑了挑眉毛,“二爷,你可得小心些了。”

武二郎大咧咧道:“怕什么?难道为只羊他们还敢打上门来?”

程宗扬道:“我倒不怕人家打上门,就怕二爷的把戏被戳穿,这脸都丢到凉州去了。”

武二郎道:“等二爷娶了族长,就在南荒躲一辈子!谁敢咬我?”

萧遥逸道:“二啊,我要是苏荔族长,这会儿就上吊!免得嫁给你丢脸。”

武二郎美滋滋道:“你们知道个屁!族长就喜欢二爷这调调!”

“呕……你个臭不要脸的……让萧爷吐一会儿先……”

徐君房道:“朱老头呢?”

程宗扬没好说朱老头刚才落在秦翰眼中,露了行藏,只道:“听说今天来的人多,他先往太泉古阵找位置去了。”

栖凤院距离太泉古阵不过两里多地,有徐君房这个地头蛇领路,众人连火把都不用打,一路顺风顺水。

程宗扬落后一步,挽住小紫柔软的手掌,低声道:“看瑶池宗的样子,今晚也要进太泉。你要琥珀我不反对,但最好别弄出人命来。”

小紫唇角弯起一个娇美的弧度,“知道啦,好心人。”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