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66章·改组

阮香琳和阮香凝都是出色的美妇,否则也不会被高衙内一眼看上。这会儿姐妹俩百合盛开,让程宗扬看得血脉贲张,听到这句话却让他一愕。阮家姐妹俩已经势同水火,阮香琳被妹妹暗算,这会儿揭穿真相,只怕杀了她的心都有。可受到伤害的姐姐却在榻上对妹妹千依百顺,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程宗扬扭头问道:“死丫头吩咐什么了?”

雁儿道:“她们两个,姐姐对妹妹恨得要死,所以紫姑娘交待:虽然姐妹俩都是奴婢,但在一起时,姐姐要听妹妹的吩咐。”

程宗扬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要阮香琳对自己的仇家俯首贴耳,死丫头还真够会玩的。无论修为、能力,阮香凝都远在姐姐之下,要想避免被姐姐报复,只有给小紫当好奴婢,靠主人的势力来压服姐姐。

阮香琳身为长姐,却要听命于妹妹,对妹妹的恨意只会越来越深——她们姐妹彼此嫌隙越深,才好彼此牵制。

“阮香琳听凝奴的,那凝奴听谁的?”

“听娥奴的。”

“太后身份就是不一样,下面还有两个奴婢。”

“不尽然。”雁儿笑道:“紫姑娘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纵然都是奴婢,也有高下之分。按照家里定下的规矩,所有的奴婢都要听高位者的吩咐,对她们的命令绝对服从。那些侍奴是奴婢的第一级,阮家姐妹、刘娘娘和梁夫人刚进家门,都是最低一等的奴婢。但在她们四个之间,紫姑娘指定琳奴是凝奴的奴婢,凝奴是娥奴的奴婢,娥奴是莺奴的奴婢,莺奴是琳奴的奴婢。”

程宗扬这才明白,原来四女转了一个圈,彼此牵制。阮香凝出身黑魔海,刘娥自然不会对她有什么好脸色看。而刘娥是宋国太后,梁夫人这胡女恐怕也恨她极深。至于梁夫人和阮香琳,因为梁世杰的缘故,两人早已不合。如今阮香琳成了梁夫人的主子,会怎么对待这个奴婢,也不用说太多。

程宗扬佩服得五体投地,虽然知道死丫头经常给自己惊喜,却没想到她这么会玩,只小小布置一下,就把这四个身份、性情、能力各异的女子吃得死死的。

厅中梁夫人与侍奴的交合还在继续,如果服侍的是男子,她只用敞开身体让对方肏过,服侍他射过精也就算了。可那侍奴用的偏偏是假阳具,梁夫人只能用自己柔嫩的蜜穴徒劳地抚慰那根坚硬的象牙。

彼此同为女性,梁夫人稍有懈怠就瞒不过对方的眼睛,因此她不敢有半点偷懒,比起服侍男人还用心。这会儿她早已精疲力尽,仍卖力地耸动下体,迎合假阳具硬邦邦的插入。

梁夫人本来生得妖娆,这会儿在堂上水蛇般摇臀摆乳,淫态毕露。另外一边的阮香琳和阮香凝这对姐妹花,一个熟艳,一个轻熟,香肌雪肤,花枝招展,此时裸裎榻上,更是充满诱惑。

旁边三名衣着暴露的侍奴,一个比一个火辣,她们丰臀长腿的体形,皮衣下凸凹有致的肉体,活脱脱是三条妖艳的美女蛇。至于雁儿和卓美人儿,容貌更胜众女一筹,堪称绝色。

程宗扬忽然意识到这会儿整个迷楼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周围却是一群体貌各异的美人儿,而且死丫头不在这里,自己对她们有绝对的支配权。

这种帝王般的罪恶生涯,自己连做梦都没想过。能与此相比的,也许只有在晋宫那几天,但那些日子倒是荒唐居多。一时间他不禁想入非非,自己什么时候退休了,和小紫隐居临安,不妨把这些美人儿侍奴都带上,那日子给个神仙都不换。

话说回来,死丫头有意避开,也许就是让自己在这儿好好享受呢。程宗扬心头一热,一手搂住雁儿,一手揽住卓云君的腰身,笑道:“偏你们穿得整齐,我数一、二、三,你们一起脱。”

雁儿有些尴尬地小声道:“公子……不行的……”

“不用怕,等你月事净了,我再好好疼你。我只是看看你有没有发育……”

“公子……是你不行的……”

程宗扬奇怪地问道:“什么意思?”说着他笑容慢慢僵在脸上。

周围一片活色生香,自己心头欲火高炽,这会儿美女在抱,劲箭在弓——可自己下边居然一点都不硬!

柳下惠!程宗扬脑中跳出这个名字,接着整张脸都黑了下来,我才不要被迫成圣人咧!

“是雪雪……”雁儿又想笑又不敢笑,垂着眼轻声细气地说道:“紫姑娘让奴婢告诉公子,千万小心别被雪雪咬住。它齿上带有火毒,男人被咬到,会不得行房……”

程宗扬一口老血几乎喷了出来,难怪从昨晚开始死丫头就总是找借口溜得不见影踪,恶狗伤人,竟然影响到性功能,这小贱狗实在贱得没边了。

卓云君道:“让奴婢试试。”说着她解开主人的衣服,俯下螓首。

足有一盏茶时间,卓美人儿低喘着抬起头,露出爱莫能助的眼神。程宗扬欲哭无泪,他扯着雁儿道:“这是什么毒?能不能解?暂时是多久?会不会有后遗症?”

“奴婢也不清楚,要问紫姑娘才知道。”

“死丫头呢?叫她来!她养的狗伤了人还想跑!”

“紫姑娘出门了,要两日才回来。”

程宗扬咆哮道:“干!”

红日渐升渐高,从石隙中透入的光影不住变化,将暗处的楼阁逐一映亮。

程宗扬躺在榻上,一边举着手指,看着上面几乎已经消失不见的齿痕,一边吩咐道:“雁儿,让厨房烧水,我要拿那小贱狗煲汤。”

“紫姑娘带着雪雪出门了。”

“不急。小火慢慢熬着。等它回来,我把它脖子一拧!”程宗扬狠狠比出手势,咬牙切齿地说道:“先放了它的血,剥了它的皮,再把它剁成豆腐干大小一块一块的。然后拿热油一煎,出了油再用砂锅慢慢炖……”

程宗扬说着自己都饿了。这时蛇夫人快步进来,“武二来了,这会儿就在观外,是不是让他进来?”

“武二?”程宗扬抬起头,“那厮也到临安了?”

※ ※ ※ ※ ※

云涛观门外停着一辆载满西瓜的大车,一条猛虎般的大汉蹲在车旁,正捧着一只西瓜大口大口吃得过瘾。

看到程宗扬出来,他把瓜皮一扔,抬起衣袖抹了把嘴,粗声大气地说道:“几个钱!”

卖瓜老农胆战心惊地答道:“客官吃了六个西瓜,一共是六十个铢钱,客官给五十个便是了。”

武二郎虎目一瞪,“你当二爷给不起钱是不是?狗眼看人低!”

老农几乎吓晕过去,死命摆手,“不敢!不敢!”

“拿着!”武二郎丢出一把铜铢,豪爽地说道:“不用找了!”

“多谢客官!多谢客官!”

老农连忙推起瓜车,一溜烟走了。

程宗扬抱着肩道:“二爷,几个月不见,你这耍流氓的功夫可是越来越长进了。还有脸说‘不用找了’,那把钱我瞧着连三十个铜铢都没有啊。”

武二郎虎着脸道:“胡说!若是少了,他怎么不问我要?”

“一口气吃六个西瓜——谁敢问你要钱啊?”

武二郎左顾右盼,瞧瞧周围没人,一低头从屁股下扯出一只西瓜,“呯”地敲开,递给程宗扬一半。

“干!你还偷瓜!”

“什么偷的?”武二郎理直气壮地说道:“有眼睛的都看着呢,这是二爷捡的!”说着他狠狠啃了一口,含含糊糊道:“娘的!这一路渴死二爷了!”

“你去哪儿了?”程宗扬挑起眉头,“和人家交过手?”

“二爷走的昭南一路。”他哈哈一笑,“和十方丛林的光头和尚打了一场!痛快!”

程宗扬一怔,“鲁智深和林教头?”

武二郎点了点头,他几口把大半个西瓜啃完,随手丢开瓜皮,然后道:“鲁师兄和林教头被人追得紧,又都受了伤,他们商量了一下,如今在沐羽城安身,等过了风头,再去江州。”

程宗扬一直在担心林鲁两人的下落,听说武二和他们见过面,才放下心事,但接着他又纳闷起来,“二爷什么时候转了性子?竟然肯免费办事?”

武二郎横着眼道:“怎么说话呢?你把二爷当什么人了!这叫义气!你懂个屁!”

“等等,这事儿我没请二爷出手吧?到底是谁让你去的?”

武二郎悻悻道:“还能有谁?紫丫头呗。”

程宗扬拖长声音,“哦……”

武二郎哼了一声,“二爷乐意!喂,小子,紫丫头让二爷来这鸟观找她,二爷一路水米都没打牙呢!赶紧叫他们上席面,好让二爷祭祭五脏庙!”

“道观的席面有什么好吃的?”程宗扬道:“走吧二爷,到翠微园烤两只肥羊给二爷接风洗尘。”

“成!”

武二郎走了几步,瞧着周围没人,忽然把程宗扬拉到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只仔细缠好的包裹,然后掏出一张纸,“你识字,给二爷念念。”

程宗扬接过来念道:“苏荔给武二郎先生的信……”

念了一句,程宗扬就像牙酸一样抽了凉气。纸上写着:照我说的写——苏荔对武二郎说:我很爱很爱你,所以要嫁给你。如果你听小紫姑娘的话,我就在太泉古阵等你。完了。再加一句,让念信的不要乱讲。谁要乱讲,我就让他后悔为什么活着。就这样吧,让人给武二送去。

信上的字迹娟秀纤美,明显是梦娘的手笔,至于口述那位,除了死丫头还能有谁?

程宗扬强忍住笑意,一边瞪大眼睛,装出一脸惊讶的表情道:“二爷,这是苏荔给你的?”

武二郎努力保持着淡定,但两眼都笑得眯成一条缝,乐滋滋道:“是阿荔托殇老头带给我的。写的啥?”

“不会吧?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信上写的什么?”

“我找人念过,”武二郎低声道:“这不是怕人蒙我吗?”

怕得有道理。程宗扬清了清嗓子,“你听啊,苏荔说:我很爱很爱你,所以要嫁给你。”

程宗扬抬起头,深情地说道:“二爷,这可是情书啊……”

武二郎就跟被人搔到痒处的老虎一样,眯着眼咧开大嘴,整个人都美得直冒泡。

“再念一遍,”武二郎央道:“刚才没听清。”

“这回听好啊,苏荔说:我很爱很爱你,所以要嫁给你……”

“再念一遍,”武二郎道:“刚才走神了。”

“苏荔说:我很爱很爱你,所以要嫁给你……”

“再念一遍,刚——”

程宗扬打断他,“干!你是来过瘾的吧!”

“不念就不念,你把二爷当什么人了?”武二郎骚眉搭眼地收起信纸,意犹未尽地小心包起来,贴身放好。

程宗扬一脸天真地问道:“二爷,你要去太泉古阵?”

武二郎漫不经心地说道:“反正没什么事。二爷去散散心。”

“正好大家同路,”程宗扬笑眯眯道:“路费咱们就一人一半吧。”

“啥路费啊?跟你说,二爷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二爷,你这人就俩字儿:穷横!”

※ ※ ※ ※ ※

由于武穆王府刚开始动工,原来的宅子又过于狭小,程宗扬索性把翠微园借过来,当作临安的落脚点。盘江程氏对外声称由于翠微园临近西湖,风水上是聚财之地,因此租下园子。但市井传言,翠微园其实是高太尉的私产,盘江程氏为了讨好高太尉,用足够买下园子的价格租用两年,这才搭上了高太尉的路子。

流言传得沸沸扬扬,几位御史还为此狠狠参了高太尉一本,结果札子送进大内,都没了下文。

其实高俅借出园子,一文钱都没收——但这种真相说出去都没人信。高俅黑锅背得多了,也不在乎这么一只小的,索性厚着脸皮顶着市井的笑骂唾面自干,让他本来就不大好听的名声更显狼藉。

对秦桧私下里洗清两人关系的勾当,程宗扬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勉为其难地让高俅给高衙内送了次衣服食物——冯源捎话回来,说高智商哭过骂过叫过求过,还装了两天死狗,现在倒是挺安分的,就是一天两斤地往下掉膘,原来的衣服都有些不大合身。

“冯大法不会这么抠门儿吧?”程宗扬不放心地说道:“连饭都不管饱?”

林清浦道:“冯源说了,高衙内一顿吃得比猪都多,只不过没马骑,走路全靠两条腿,打尖的时候还要劈柴担水,这才瘦了。”

“冯大法这心肠比我硬,活脱脱一个后爹。”

“是哈迷蚩的意思。”林清浦笑道:“他说衙内年纪已经不小,再不打熬筋骨,整个人就废了,天天盯着。”

程宗扬有些不以为然,“才十六的娃,哪里就年纪大了?给他们捎句话,别折腾得太狠了,咱们又不是照着孟老大那种猛人想把高衙内培养成特种兵,意思到了就行。”

等他们说完,秦桧道:“武穆王府已经清理干净。匡神仙算的日子,后天是黄道吉日,宜动土兴工。定在后天开工如何?”

“行,就后天。老四呢?”

“已经到了。”

“那就开始吧,别耽误了。”

程宗扬匆匆赶到正厅。秦桧和林清浦各自入座,旁边分别是祁远、俞子元、易彪、金兀术、豹子头、韩玉、匡仲玉……卢景已经启程去了洛都,萧遥逸一直泡在玉露楼乐不思蜀,月霜不肯出面,只有崔茂代表星月湖大营列席。兰姑和游婵这两名女子的出现,给这次多是男性的会议带来一抹亮色。而在程宗扬的要求下,李师师也前来出席,只不过她戴了面纱,与王蕙坐在最后面的角落里。

“一直想找个机会让大家聚聚,可惜咱们盘江程氏摊子越来越大,人也天南地北。长伯、吴大刀在江州,老敖、冯大法去了汉国。建康的人手都抽得差不多了,现在全靠柳嫂支撑。”程宗扬苦笑道:“再这么下去,用不着别人对付,咱们自己就散架了。”

“今天叫大家,没别的事,趁着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先把咱们盘江程氏的框架定下来。”程宗扬道:“大家都知道,咱们盘江程氏现在涉及的行业有织坊、水泥、珠宝、钱钞、赌场、青楼……而且还有继续扩张的趋势。”

“我也和不少人商量过盘江程氏该用哪种组织方式。有人提议按行业分类,按照其他商号的模式,一家总号,下面是织行、水泥行、珠宝行、钞行,每一行各管各的。有人建议按职能划分,管钱的管物的管经营的,各自分开。还有人建议按宗门模式,咱们盘江程氏也分内堂外堂,外堂管赚钱,内堂管花钱……”

话音未落,堂中便响起一片笑声。程宗扬正容道:“别笑,不管合不合适,至少也是动脑筋了。我考虑了一下,决定这样划分。清浦。”

林清浦起身道:“在座的都不是外人,大家都知道,盘江程氏以商业为主,但不限于商业。按照家主的构思,我盘江程氏采用合股制,股东每年获得利润分成的红利,在股东大会上有表决权,但不参与经营。”

“至于经营组织,划分为七个部门,”林清浦拿出一页纸,“第一:程氏总部,负责决策与协调,执事为秦桧。第二:财务总部,负责商号的往来账目、收支核查,执事暂由秦桧代理。第三:人事总部,负责人员招募、调配,以及家属安置,执事为祁远。第四:营销总部,负责经营销售、客户服务,执事暂由祁远代理。第五:信息总部,负责信息传递及保密,执事为林清浦。第六:技术总部,负责技术研发,执事为冯源。第七:安保总部,负责商号的安全和监察,执事为吴战威。”

林清浦顿了一下,“关于安保总部,需要再说几句。公子的直属营属于星月湖大营序列,如果出动,必须通过孟上校认可。除此之外,商会再设一支卫队,用来保障货物安全。”

程宗扬道:“这个章程是我一意孤行,大家听过便知道,现在各部门的人手极端不平衡,总部、财务、人事、营销,由会之和祁远两人分管。不是这四个部门不重要,而是人手不够。最后一个安保总部,倒是人才济济。除了吴战威,无论吴三桂、易彪,还是金兀术都能应付。所以眼下最要紧的是招募合适的人手。只要有能力,我盘江程氏自当虚位以待。”

堂中寂无声息,众人都在消化家主这番话。程宗扬话锋一转,“至于各处分号的设置,现在有了总部,便由总部负责。会之,你来安排。”

“是。”秦桧起身道:“盘江程氏的分号暂分为晋、宋、昭南与江州四处。晋国总商号设在建康,总执事为祁远。下设:织坊,执事吴夫人柳翠烟;珠宝行,执事是从南荒随家主来的护卫郑衡;临江楼,执事芝娘。”

“宋国总商号设在临安,总执事为秦某。下设:钱庄,执事秦某;粮行,执事周逢。武穆王府重建后,将设四园五楼,执事兰姑、游婵。鹏翼社并入程氏,执事俞子元,负责车船交通。将来设置公关部,执事李师师。另外四处钱庄分号和筠州分号,执事分别从家主的护卫中选拔。”

“江州商号,总执事暂为吴三桂。水泥坊由星月湖大营处理,只设一位执事负责营销。昭南商号,暂设荆溪,负责与昭南的交易,执事为相雅。”

秦桧坐下后,程宗扬道:“我要说的还是人手问题。目前我们的人员主要来自星月湖大营退役的老兵、雪隼佣兵团和鹏翼社,现在能抽调的,基本上都已经用上了。老术,从你们部族给我挑五十个人,一半协助相雅,一半来临安。”

“诺!”

“我粗略统计一下,目前在建康和临安两地,依附我们盘江程氏的差不多有二三百户。”程宗扬道:“因此我准备在江州设立一所学院,聘请各行的老师傅任教,招收各户的子弟入学。荆溪和兽蛮族也一样可入学求教。”

程宗扬最头大的就是文盲太多,这会儿大厅里坐着几十人,识字的一只手都能数过来。设立学院,培养商号的子弟,虽然缓不济急,但三五年之后,至少有一批识字的人手可用。

“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说老实话,大多数人都对程宗扬这种模式设置有些懵懂,崔茂倒是听出一些端倪。和孟非卿等人一样,崔茂也希望程宗扬能接替岳帅的角色,辖制星月湖大营,因此对他一意经商颇有不解。但这会儿听到他的布置,崔茂起初的怀疑立即烟消云散,变得气定神闲起来。

程宗扬的安排听着有些怪异,却大有深意。在崔茂看来,这种结构其实与唐宋两国的三省六部暗合。程氏总部相当于中书、门下两省,秦桧的角色相当于宰相。其余部门相当于尚书省的六部,执事相当于各部尚书。财务是户部,人事是吏部,技术和营销是工部,安保是兵部和刑部的合并,只多了信息这个部门,但信息总部的设置一听即明,与宋国皇城司的职能一般无二。

这样的布置可谓滴水不漏——如果加上礼部就可以直接称帝了。

崔茂与秦桧对视一眼,彼此都微微一笑。崔茂暗道这秦桧确实有几分才干,借着设置各部门,不显山不露水就布置周全。

秦桧却心下了然,这些部门的设置与他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全是家主自出机杼。本来他还有些讶异,反复推敲之后,对家主只有佩服二字。单是这样的布置,就能瞧出家主的雄才大略,勃勃野心。

如果程宗扬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的,肯定当场喷血五步。其实他的布置根本就是比葫芦画瓢,把一般公司的部门设置直接搬来就用。至于与三省六部的相似之处,只能说世间的真理都是相通的。

好在程宗扬不知道他们转的念头,见大家都没有反对,便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先试试。不合适的咱们再改!”

“是!”

看着众人鱼贯而出,程宗扬心里平静下来。盘江程氏的扩张可谓极快,他其实一直如履薄冰,这次赶在股东大会前作出布置,就是为了对自己手中的力量重新做一次整合,好让自己全无后顾之忧地前往太泉古阵。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