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65章·姐妹

朱老头捧着陶碗,一边“滋溜滋溜”喝着豆腐汤,一边含含糊糊道:“小程子,味道不错吧?大爷跟你说,这豆腐汤,外面你花一个银铢都买不到!”

程宗扬一脸踩到大便的表情,朱老头说带自己吃早点,其实是跑到不远处的净慈报恩寺,白蹭那些大和尚每天清早施的斋饭。死老头直说今天运气好,还赶上有豆腐汤喝,于是一文钱没掏,每人讨了一大碗——不够还可以再添。

瞧着朱老头那一副自鸣得意的鸟样,程宗扬气就不打一处来。朱老头一身破烂衣服也就罢了,自己的衣服虽然算不上豪奢,但也是体面打扮,混在一群鹑衣百结的穷鬼中间蹭人家寺庙的斋饭,这一路挨得白眼可真够瞧的。

“老头,你不会是混过丐帮吧?要饭的门路通熟啊。”

“要过饭咋了?不丢人!”

“得,你就不知道丢人那俩字儿怎么写的。”

程宗扬也豁出去了,对周围的白眼视而不见,捧着碗喝了一口。豆腐汤味道出人意料的不错,一口下去,宿醉的肠胃舒服了许多。

朱老头正喝得高兴,忽然“噗”的一声,一口豆腐汤都喷了出来。

程宗扬连忙躲开,“死老头,你就这么糟践粮食啊?”

朱老头哆嗦着指着他道:“咋……咋回事?”

程宗扬低下头,才意识到朱老头到自己指上的伤口。昨晚不小心被雪雪那条小贱狗咬住,好在咬得不是太狠。他悻悻道:“没见过人倒霉啊?喝口凉水都塞牙,抱自己的女人都会被狗咬。”

看到朱老头表情古怪,程宗扬皱眉道:“怎么了?那小贱狗有什么不对?”

朱老头打了个哈哈,“没事没事。来来来,喝汤喝汤……”

程宗扬也没在意,一边喝着豆腐汤,一边道:“老头,一大早把我骗出来,揣着什么牛黄狗宝,赶紧掏出来吧。”

“小程子啊,临安的事儿你也忙完了,大爷的事儿,你瞧……”

程宗扬抬起眼,一脸天真地问道:“什么事啊?”

“大祭的事,咱们可是说好的。”

“等等!老头,这事儿咱们没说过吧!”

朱老头顿时急了,“咋没说过?咋没说过?咱们说得好好的,到时候你跟大爷走一趟。”

“打住!这话绝对没说过!”

开玩笑,一个巫宗,一个毒宗,两个黑魔海的老妖怪斗法,这种事自己躲都来不及呢,失心疯了才去趟这漟浑水。

朱老头眨巴着眼,“那咱们是咋说的?”

“咱们说的是你出本钱,我来操作,咱们合伙做生意。”

“在哪儿做生意?”

“先在建康,然后是——哎哟,死老头,你就直说吧。洛都的生意我是没时间,等忙完这边的事,那边的商号立刻开张,行了吧?”

朱老头默默喝着汤,半晌才一抹嘴,“离二十年大祭还有四个月,大爷门下没人,只有带紫丫头去撑门面了。”

程宗扬一口回绝,“这事儿你想都别想。”

“阿巫死在南荒,我毒宗的传承只在紫丫头一人身上。”朱老头叹息着,忽然道:“你可知我教大祭为何二十年一次?”

程宗扬耸了耸肩,“也许你们两宗都怕麻烦吧。”

朱老头没有理会他的奚落,“每次大祭,我二宗都会选出一名弟子,代表本教与光明观堂门下一决高下。这名弟子如果得胜,就是本教未来的教尊。”

程宗扬道:“上一次是谁赢了?八成是你那位师兄吧。”

朱老头道:“上次没有赢家。四十年前的大祭,却是我赢了。”

程宗扬讶道:“那教尊不应该是你吗?”

“若是没有岳贼,如今执掌本教的,自该是老夫。”

“又是岳鸟人——”程宗扬好奇地问道:“你们二十年前那次大祭不会是被他搅和了吧?”

朱老头沉着脸道:“本教与岳贼结怨,正是由此而始。”

程宗扬一脸苦笑,说来黑魔海也是被岳鸟人坑惨了,先是黑魔海二十年大祭被他搅了,没有决出最后的赢家,最终导致巫、毒二宗分裂。接着巫宗又被岳鸟人横扫,至今元气未复。

“此番大祭,紫丫头若能赢下来,便能尽得二宗之秘。”

程宗扬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觉得那丫头已经够厉害了。这种画蛇添足的事还是免了吧。”

开玩笑,殇老头一开始根本没把死丫头当弟子,如今他自己门下绝了嗣,才想起让死丫头来救火——可岳鸟人与巫宗的血海深仇放在那里,死丫头若去,还不是自投罗网?换作自己是巫宗大佬,哪儿管什么本门道义?肯定是手段尽出,置小紫于死地。

朱老头端起碗,“唏唏溜溜”喝完,“要不是紫丫头想去,你以为我愿意呢?”

程宗扬霍然起身,“瞎说的吧!”

朱老头少见地郑重起来,“月丫头有星月湖大营当嫁妆,紫丫头可是不认自己亲爹的,嫁妆只能自己置备——明白了吗?”

“明白个屁!”程宗扬道:“我自备嫁妆嫁给她得了!不行!我得去找她说明白!”

朱老头冷喝道:“蠢材!”

程宗扬停下脚步,朱老头专门把自己拉出来说这件事,无非是想避免被小紫听到。小紫的性子虽然千变万化,但她执着的一面自己早已见识过。把事情挑明对她的决定没有半分影响,只会触到她心底最深处的伤痕。

良久,程宗扬坐下来,“还有四个月是吧?我也去!”

朱老头眯起眼,老神在在地说道:“我就说嘛。”

“少废话!”程宗扬道:“在此之前,你先跟我去一趟太泉古阵。”

朱老头吭哧两声,想再讨价还价,但看到程宗扬的眼神,终于识趣地闭上了嘴。

一碗豆腐汤下肚,虽然面子丢得惨点儿,肚子却得了实惠,昨晚的宿醉消失无踪,精神也好了许多。眼看朱老头拿着碗还想去讨碗汤,程宗扬赶紧扯着他离开净慈寺,免得再丢人现眼。

路上说到慈音,朱老头眉头一皱,“叵密?”

“没错。慈音师太骗了已死老和尚的钱,如今正被人追着跑路呢,你要不放心的话,不妨去看看。”

朱老头目光闪闪想了半晌,然后道:“大爷我还有点事,晌午饭就别等大爷了。”

朱老头背着手往湖畔走去,程宗扬却有点犯难。股东大会还有两三天就要召开,各种事情千头万绪,都要自己处理。而另一边云涛观的事,似乎也不比股东大会的小。

程宗扬犹豫半晌,还是去了云涛观。生意有秦桧打理就够了,况且自己今天还没见到死丫头呢。

这回云涛观没有一个人出面阻拦,那些道装打扮的太监见到他都不言声地退开,没有主子的吩咐,这些人甚至没有一个敢过来施礼献殷勤的。程宗扬也乐得轻松,旁若无人地径自来到观后的迷楼。

台阶上的落叶已经被打扫干净,郭槐正抱膝坐在外面晒太阳,他气色略差,但神情间少了往日的阴微,多了几分宁静和安详。陈琳仍立在原地,连腰背都还保持着原来的弧度,一动不动。

程宗扬摇了摇头。这些太监在宫中地位极低,别说一个在大内伺候的陈琳,就是秦翰回来,也照样要站规矩。如果宋国的官员都能和这些太监一样尽心,宋国不敢说在六朝中拔头筹,但绝不会垫底。

“紫姑娘呢?”

陈琳道:“在楼内。”

程宗扬停下脚步,“陈貂珰什么时候在宫里待够了,想出宫散散心,不妨和我说一声。”

太监无后,若遇上个刻薄寡恩的主子,年老体衰时被打发出宫,无人养老,下场往往极惨。听到程宗扬的话,陈琳自然知道他的心意,心头不由一暖,躬身道:“奴才多谢公子。”

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肩,抬步入楼。

小紫没有在中间的主厅,而是去了精阁。精阁位于后楼最东侧,在它旁边的山壁上突出一块岩石,形成一个数丈大小的平台。设计者别出心裁地运来泥土,在上面建成一座悬空的苗圃。

打开精阁的门,从阁中望去,便能看到一处小园,园中还建了座凉亭。只不过窟中不见日光,又多年无人打理,园内除了一些喜阴的杂草,便是大片大片的青苔。

小紫曲膝坐在精阁的坐榻上,一手托着粉腮,一手把玩着什么。

梁夫人脸色苍白地跪在榻下,她身上缠着一条红绡,勉强遮体,这会儿一手拿着银针,一边翘起手指,将银针刺进指尖,然后挤出鲜血,一滴滴滴在榻前一只血迹斑斓的玉瓶上。

鲜血悄无声息地渗入瓶体,梁夫人手指微微发颤,脸色愈发苍白。那只玉瓶每吞噬一滴鲜血,她就感觉自己虚弱一分。幸好片刻后玉瓶停止吞噬,鲜血顺着瓶身滑下,留下一道殷红的印迹。

程宗扬道:“又搞什么呢?”

“人家才没程头儿那么仁厚。”小紫半是讥诮地对梁夫人道:“人家坏事做得太多了,最怕被奴婢反咬一口,少不得收了她的魂魄才好安心。雁儿。”

雁儿托起梁夫人的手指,按在怀中的布偶上。梁夫人身体一颤,苍白的面孔迅速恢复血色,变得娇艳起来。

雁儿收起布偶,对梁夫人柔声道:“你被主人收了一魂一魄,这会儿用娃娃的阴魂补足,不会有什么缺失。只不过暂时会淫心高炽,需消了淫火才是。去选一位吧。”

旁边两名侍奴肩并肩,笔直站在一处,她们仍穿着黑色的皮衣,戴着面具,腹下却装着一根白色的假阳具,昂然挺翘。象牙制成的棒身上精雕细刻,栩栩如生。

身为女子,梁夫人对这种假凤虚凰的举动本能地有些抗拒,但在主人面前她不敢露出丝毫不情愿,依言选了一位,起身欲往侧室。可那位侍奴径自将她往地上一推,便扯开她身上的红绡。

梁夫人脸色微红,却不敢违抗,当着众人的面被扯去蔽体之物,然后就在精阁的地上分开双腿,被那名侍奴侵入体内。

程宗扬见识过小紫怎么一点点敲碎卓美人儿坚硬的外壳,把那个道行精深的女教御践踏得软泥般柔顺。相比之下,梁夫人那点尊严根本不够瞧的。当她公然被人侵入私处,最后一丝自尊也被践踏无余,仿佛一根不堪重负的丝弦终于绷断,梁夫人再没有半分抗拒,顺从地躺在地上,任主人的侍奴摆布。

程宗扬看着那只都卢难旦妖铃,“看样子古太监的秘籍都被你搜罗一空,现在还青出于蓝了。”

小紫笑吟吟道:“古太监脑子好笨,空对着宗门秘籍不知如何施展。如今给了我,是他们幽冥宗的福气呢。”

程宗扬瞥了眼旁边的侍奴,虽然戴着面具,他仍能认出来两女是惊理和罂粟女,只不过比起江州时候,两女都似乎变得不一样,整个人变得冷漠而机械。程宗扬不知道小紫用了什么手段来控制她们,他也不想知道。但正如小紫所说,绝对的控制,才能保证她们绝不背叛,毕竟这些杀手出身的女子没有一个善茬。

园圃的草丛一动,站起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蛇夫人扭着腰从草丛中缓步走来,她一手牵着锁链,皮衣包裹着的丰乳肥臀颤巍巍抖动着,腹下的假阳具高高挺起,阳具上兀自滴着淫靡的汁液。

被蛇夫人牵着的妇人,自然是刘娥。这位宋国的太皇太后再没有往日的华贵和典雅,一整夜她都赤身裸体,这会儿那具白花花的肉体上沾满泥土、青苔、零乱的草叶,显得狼狈不堪,下体两只肉穴更是一片狼藉。但她神情间却带着满足和喜悦。

雁儿道:“宫里来人给她请安,先让她去一趟吧。”

小紫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雁儿对蛇夫人道:“带出去吧。”

地上的交合还在继续,梁夫人被侍奴从正面干了百余下,这会儿正马趴着撅起屁股,被侍奴从后面肏弄。

从精阁看去,能看到刘娥白艳的肉体在迷楼的雕栏回廊间时隐时现,精致而华丽的楼阁与贵妇赤裸的肉体相映成趣,充满了挑逗意味。

陈琳弓腰捧起太后的华服,面无表情地跟在主人身后。刘娥对他视而不见,只赔着笑脸,顺从地跟着前面的侍奴。

程宗扬摇头道:“你就这样处置她?”

小紫哂道:“难道还要把她捧到天上吗?”

“她也许是喜欢这样,可也不能太过分啊。”

“大笨瓜。”

一直走到甬道的小门处,蛇夫人才停住脚步。她说了句什么,接着便看到刘娥跪下来,将那根假阳具舔舐干净,然后才直起腰。

刘娥来不及擦拭身体,只在陈琳的服侍下,直接将华丽的宫装套在满是污物的胴体上。她一边穿衣,蛇夫人一边在她身上抚摸,揉弄着她的奶子、屁股,甚至把手伸到她股间掏弄。等刘娥穿好衣物,又被她挑弄得泄了一次身。

终于刘娥挽起长发,戴好凤钗,重又变得富丽堂皇,任谁也想不到她华服下的胴体沾满污迹,狼藉不堪。

小紫手臂换了个姿势,程宗扬才注意到她手中拿的是那块劳力士。

“一块破表,有什么好玩的。”

小紫扬起手腕,“它和闹钟不一样呢。”

当然不一样,这块假表连发条都没有,完全是靠电池驱动的,一旦没电,就成了彻底的废物。

“你拆开看过?”

小紫点了点头,一边皱眉道:“这块表应该根本就不会动,为什么娥奴还说她用了几年呢?”

终于也有你不懂的东西了,程宗扬得意地说道:“是用电池啊,笨瓜!”

“是这个吗?”小紫摊开手掌,露出掌心一粒小小的纽扣电池。

“你居然找到了?”

“什么是电池?”

“是一种储存电能的装置……”想把电池给说明白,自己实在没这个本事,程宗扬只好道:“就像龙睛玉,只不过两个储存的东西不一样。”

“电能吗?从哪里来的?”

程宗扬痛苦地摸摸脑袋,尽量把自己所能知道的一些关于电能的知识讲给小紫听。可怜自己一个文科生,除了常识性的内容,对电能的了解实在不多。

好不容易停住口,看着小紫闪闪发亮的眼神,程宗扬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但自己肚子里实在没有存货了。

小紫嫣然一笑,“很有趣呢。”

“喂,你昨晚去哪儿了?”

“人家昨晚本来想去宫里玩,找找有没有什么法子解除梦娘身上的禁制。”

程宗扬一脸怀疑地说道:“真的吗?”

“但人家一想,解除梦娘的禁制就便宜你了。所以人家就去镖局了。”

程宗扬提高声音,“镖局?”

小紫瞥了他手指一眼,暗暗吐了吐舌头,然后道:“你自己去看好了,人家要去睡觉。”说着用一根丝带提起手表,抱起雪雪离开精阁。

※ ※ ※ ※ ※

屏风后幽暗的光线中,能看到两具雪白的肉体纠缠在一起。上面的妇人年逾三十,眉目依然动人,丰腴的胴体充满成熟的风情。在她身下,是一个年轻几岁的少妇,眉眼温婉而妩媚。

两女容貌有八分相似,一看便是同一血缘的嫡亲姐妹,然而此时上面的妇人却咬着银牙,神情愤懑。

“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阮香琳厉声质问着,阮香凝却抿着红唇,一言不发。

“你是我唯一的妹妹,从小我就信任你,把你当成最亲近的人,不管有什么事都对你说,”阮香琳盯着妹妹,“可你却在背后暗害我!”

“有时我也奇怪,为什么我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那么热衷于名利,总是心思火热地想着攀附上豪门——”阮香琳声音微微发颤,“原来都是你!是你告诉我,要去讨好那些权贵子弟,去巴结他们。”

“你对我说的话,睁开眼睛,我就都不记得了。可现在我终于想了起来。阿凝,那天在你家里,你对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你让我去讨好高衙内,想办法去勾引他,用身子去抵债……”

“我是个女人啊,阿凝!是你坏了我的贞节!”阮香琳颤声道:“你知不知道,那天十几个恶少像野狗一样趴在我身上,我觉得害怕而又恶心,可一看到黄澄澄的金子,想到他们的身份,我就想和他们去做,想去巴结他们……”

阮香琳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阿凝,你是不是很开心?”

阮香凝带着一丝嘲讽看着自己的姐姐。

阮香琳笑容渐渐淡化下去,最后变得冰冷。她挽住妹妹的脚踝,用力朝两边分开,然后腰身一挺。

阮香琳赤裸的腰臀上穿着一条皮制的丁字裤,上面带着一根硬邦邦的象牙阳具。阮香凝仰身躺在榻上,雪白的双腿大张着,娇美的性器被粗硬的象牙撑开,她身体轻颤着,吃痛地微微颦起眉头。

阮香琳丰腴而白滑的肉体立在榻侧,她挺起那支假阳具,在妹妹体内用力耸动着,毫不留情地蹂躏着妹妹的蜜穴。

阮香凝一言不发地承受着姐姐的奸淫,唇角微微挑起,目光中带着几分讥诮和嘲讽。

阮香凝双腿被姐姐扛在肩头,浑圆的雪臀向上抬起,象牙制成的棒身在少妇娇艳的蜜穴中进出着,如雪的臀肉在嫡亲姐姐的撞击下发出清脆而急促的肉响。象牙的阳具在少妇体内挺动,能清楚感觉到妹妹肉穴内柔软而充满弹性的质感。

两女一母同胞,虽然年纪差着六岁,却有相同的风韵。望着妹妹仍然鲜嫩而娇美的肉体,阮香琳心里充满了苦涩和痛愤,她的挺弄越来越快,动作也像泄愤一样粗鲁。

忽然一只白美的玉手伸来,蜻蜓点水般在阮香琳身上拂过。阮香琳像被抽空了力气般,动作顿时停住,卓云君轻笑道:“该换妹妹了呢。”

阮香凝手脚一颤,恢复了力气。她将发丝拂到耳后,妩媚地坐起身来,然后一把将失去力气的姐姐推到榻上。

阮香凝从姐姐腰间解下那条皮制的丁字裤,抬脚套在腰间,然后一手握着棒身,对着姐姐的腿缝儿浅浅顶入。她腾出手来,分开姐姐的双腿,接着一手伸到她腿间,轻轻抚弄着姐姐的玉户,片刻后用力一扒。

阮香琳熟艳的性器像鲜花一样猛然绽开,阴唇被扯得圆张着,露出里面红腻的穴口。

阮香凝挑衅一样看着她,然后扶起带着自己体液的假阳具,一点一点送入姐姐体内。

“阿姐还是和以前一样呢。”阮香凝柔声道:“你仗着姐姐的身份,从小就又霸道又可恶。我只不过比你小着几岁,穿着的衣服,用的东西,都是你使过才给我,可你总觉得理所当然……”

“你说我害了你——其实还不是阿姐自己贪慕富贵?若你果然是贞洁女子,早就自尽了,哪里会一错再错?阿姐,你其实是个天生的淫材儿,只有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阮香凝笑道:“阿姐连孩子都生过了,浪穴还这么紧,难怪那些衙内们会这么喜欢。咦,阿姐瞳孔收了一下,妹妹这一下是不是顶到阿姐的花心了?”

“你——”

阮香琳身体被制,手脚全无力气,虽然妹妹是个不谙武功的弱质女子,这会儿也无力挣扎,只是眼中露出怒意。

“阿姐是不是想说,你刚才没有这样对妹妹我呢?”阮香凝摇了摇头,用同情的口气说道:“阿姐总是这样,说得好听是直爽,说得不好听呢,就是不肯用心。让你勾引男人,你只把腿间这浪穴当成不要钱的物件,任人随意插弄。主人让我们姐妹在一处说话,你便一味狠干,这会儿人家下面还痛呢。”

阮香凝笑道:“妹妹力气不及你,但要让姐姐浪得出水,原也用不着太用力呢。”

阮香琳胸前一紧,两只红嫩的乳头被妹妹捻住,接着下身一阵略显痛楚的酸麻,却是阮香凝挺起下体,将那根假阳具硬邦邦捣入自己穴内,顶住花心来回研磨。阮香凝双眼望着姐姐,乌黑的眸子仿佛变得幽深。

只片刻功夫,阮香琳体内就禁不住抽动起来,淫液像开闸的泉水一样涌出,穴内的蜜肉微微颤抖,似乎在渴望棒身的抽送。

出自黑魔海的凝玉姬对性事的了解显然比自己的姐姐更多,等阮香琳身体开始发热,她慢慢抽动阳具,先是九浅一深,然后逐渐加快频率。

作为成熟妇人,阮香琳的肉体远比妹妹敏感。虽然阮香凝已经失去施展瞑寂术的能力,但残留的术能足以影响她的心理。阮香琳只觉体内那根坚硬的阳具渐渐变得充满弹性,每一下都带来销魂入骨的触感,身体仿佛在波涛中起伏,交合中带来的甘美快感犹如潮水,将自己淹没。

阮香琳无法抑制地娇喘起来,虽然对妹妹仍充满恨意,心里却有一个念头,想着等她做完再恨。

“啵”的一声,湿淋淋的阳具从她穴内拔出,然后挺到面前。透明的液体顺着象牙棒身流淌下来,温热地滴在脸上。

意识到那是自己的体液,阮香琳玉脸顿时一阵发热。

阮香凝轻柔地说道:“阿姐,莫忘了主人的吩咐。”

阮香琳香肩颤了一下,然后张开红唇,含住湿透的棒身。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