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61章·迷楼

暮色中的云涛观肃穆而寂静,观内纤尘不染,显然常有人打扫,但路上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也听不到诵经声,安静得仿佛空无一人。

程宗扬随着陈琳穿过重重庭院,来到观后一座小殿。陈琳走到殿内供奉着的火德真君像后一扳,墙上滑开一道不起眼的小门,躬身道:“公子请。”

程宗扬笑道:“这后面不会埋伏着五百刀斧手吧?”

陈琳对他的玩笑恍若未闻,只当先穿过小门,神态恭敬地立在门侧。

程宗扬硬着头皮踏进门内,陈琳在门侧一按,小门合闭如初。

门缝合紧的刹那,夕阳下的轻风和归鸟的鸣叫都被隔绝在身后,周围传来一股无形的压力,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透明的玻璃瓶中,连空气都变得凝固。

程宗扬抬起眼,面前是一条夹在两堵高墙之间的甬道,宽不及五尺,只能容两人并行,墙高却超过两丈,抬头只能看到两墙间的一线天空。狭长的甬道曲曲折折不知伸向何方,走在甬道内,整个人都似乎变得渺小起来。

陈琳弯着腰,不言声地在前引路。从外面看来,这里已经是云涛观的尽头,如果不是置身其中,程宗扬怎么也想不到观后还另有蹊径。

一盏茶工夫后,已经临近南屏山屏风般的山体。甬道尽头出现一道台阶,利剑般笔直伸入岩壁。峭壁上爬满盘根错节的油麻藤,从山石间生出的大树犹如虬龙,将崖壁遮蔽得严严实实。但以程宗扬的目力,透过枝叶,仍能看到发白的岩石——台阶尽头分明没有路。

陈琳立在岩壁前,躬身说道:“公子请进。”然后举步迈入。

程宗扬睁大眼睛,只见他的身影毫无阻碍地穿过岩石,然后就像浸在水波中一样,渐渐变得模糊。

程宗扬盯着眼前的岩壁足有一分钟,然后一步踏出。

坚硬的石壁如同幻影般消失,接着眼前突然一空,视线一下变得开阔。程宗扬抬起头,惊奇地望着面前巨大的空间。外面看来浑然一体的山体内,竟然有一个直通山顶的瓮状洞穴。

整个洞穴呈宝瓶形,仿佛是从山中垂直挖出来一般,外壁只有一道细窄的开口。洞窟内两座三层的楼阁前后相连,楼体直接建在陡直的岩壁上,飞檐斗角,回廊拱桥,极尽华丽之能事。

即使程宗扬对法术是门外汉,这会儿也明白整座楼阁连同这处洞穴都被用法术隐藏了起来。从踏入甬道时的感觉推断,不仅光线,连声音也被完全隔绝。

把居所搞这么隐秘,怎么看都不像帝王家的作派,联系到陈琳方才说的话,程宗扬百分百敢肯定这是岳鸟人的手笔。

没想到这鸟人竟然就躲在临安,宋主的眼皮底下,真够有胆量的。不过话说回来,以岳鸟人的霸道蛮横,竟然用上诈死的拙劣手段藏头露尾,真不知道他惹上了什么仇家。

如果真是岳鸟人,那个表贩子为何会在这时出现?事前刘娥又为什么没有透露出半点口风?

程宗扬越想越是纳闷,按道理说,岳鸟人作为自己的便宜岳父,此时现身不会有什么恶意,可从岳鸟人以往干的事情分析,这家伙似乎不大讲什么道理。如果他慈父人格突然觉醒,非要替月霜讨回公道,“咯嚓”一刀把自己留在宫里打工,自己去哪儿说理呢?

四扇精雕细刻的殿门大开着,陈琳卷起遮挡蚊虫的纱帘,一手用拂尘扫了扫门槛。程宗扬暗暗吸了口气,然后挺胸入内。

两人沿着楼梯,不多时便来到前面楼阁的顶部。夕阳的余辉从洞口的枝叶间映入,将楼宇镀上一层金黄的光芒。远处的西湖波光荡漾,湖中碧绿的荷叶在风中起伏,虽然置身山腹,却令人心胸开阔,景色比翠微园更胜一筹,即使程宗扬心下忐忑,也不禁一阵心醉。

前楼的顶楼装着朱红的栏杆,做成观景台的样式,台后有一道廊桥与后楼的大门相连,形如飞虹。

陈琳在廊外停住脚步,用尖细的声音道:“奴才在外面伺候,公子自行入内便是。”

程宗扬捏着一把汗,硬起头皮走入廊桥。

跨进大门,眼前的光线微微暗了下去,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脂粉香气。楼梯旁站着一个长身玉立的女子。她穿着一袭黑色的皮衣,裙底只到大腿根部,光亮的皮革又短又紧,紧紧包裹着浑圆的臀部,腿上是一双过膝的高跟长筒靴,露出雪白的双臂和大腿。她长发束成简单的马尾,肩后背着一柄长剑,只不过她脸上戴着一只白色的面具,只露出两只乌黑的眼睛,无法看到她的真实容貌。

那女子目光犹如刀锋般盯了程宗扬一眼,然后一声不响地移开。

程宗扬纳闷地看了她几眼,不知道岳鸟人身边为何会钻出一个女侍卫。

忽然阁内传来一声尖叫,接着一个妇人跌跌撞撞地出来,她钗溜发乱,神情惊惶,一张媚艳的粉脸像被什么恐怖之极的事物吓到般变得煞白。

那妇人桃脸杏腮,体态妖娆,惶急间见到程宗扬,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露出惊喜的眼神,却是梁夫人黄氏。

程宗扬一脸错愕,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李师师、卓云君、阮香凝,现在又出来个梁夫人——岳鸟人这是唱得哪一出?难道是这当爹的良心发现,要替月霜出头,把她们都收拾了?

看着梁夫人跌跌撞撞地出来,戴着面具的女子两只乌黑的眼眸微微一转,冷冷瞥了她一眼,身体却没有任何动作。

紧接着阁内发出一阵刺耳的怪响,一团黑乎乎的物体“咔咔”乱响地蹿了出来。那是一个三尺多高的铁制怪物,长方形的脑袋画着两只怪模怪样的眼睛,躯干就是一个横置的铸铁圆筒,腿脚是几根简陋的折叠式铁架,行动时像青蛙一样一蹦一跳,两根枝状的手臂却畸形的细长,手掌像螃蟹一样是个能活动的夹子。

这是什么鬼东西?程宗扬脑子里先蹦出这个念头。

这东西明显是手工做成的机械,可这手工实在太次了点儿。把这么垃圾的东西说成机器人,简直是对机器人的污辱——如果非要比拟的话,这玩意儿有点像狗头、猪身、青蛙腿、螳螂臂加上螃蟹钳的混合体。

那东西蹦起来浑身乱响,就像一个随时都会坏掉的发条玩具,行动却十分迅速,两个跳跃,便追上逃奔的梁夫人。接着分节的手臂往上一甩,勒住梁夫人的脖颈,另一只蟹钳般的手器往下一划,“嗤喇”一声,将梁夫人的衣裙从领后到臀下齐齐划开,露出里面一具白生生的肉体。

梁夫人惊恐地张大眼睛,双手抓住怪物坚硬的前肢,徒劳地挣扎着。她脖颈被那个怪物勒住,身体后仰,不仅无法出声,连呼吸都为之断绝,根本顾不得破裂的衣裙从身上滑下,露出赤裸的胴体。

那个铁怪物攀住梁夫人的脖颈,身体直立起来,折叠的双腿一蹦一跳,似乎想攀到她身上。程宗扬这会儿才看到它筒状的躯干下端装着一根黑乎乎的棍子,正对着梁夫人的臀缝一耸一耸。只不过它的设计实在不合理,梁夫人身材并不算高,可它直立起来也只到梁夫人臀部,怎么跳都差着一大截。

眼看梁夫人被勒得脸色发青,程宗扬顾不得多想,一把拧住那怪物的前肢,用力一折。

一股古怪的力道从怪物的前肢传来,纯粹的机械力量和硬度之外,还有一种奇特的弹性。以程宗扬此时的力道,全力施为下,连铁钩也能拉直,那怪物的前肢却旋转了一下,在被拉开的同时,也避免了机械的物理损坏。

铁怪物的双目闪过一抹红光,似乎在识别眼前的生物,接着它张开铁钳,气势汹汹地朝程宗扬夹来。程宗扬当然不会拿自己的血肉与金属硬撼,抬手一挥,那怪物一条前肢凭空断裂,断肢“呯”地掉在地毯上,翻滚了几下。

程宗扬抬了抬珊瑚匕首,“来啊!”一边说,一边却把七成的精力都放在身后的女侍卫身上。

梁夫人颈中留下一道青紫的印痕,她跪在破裂的衣服间,双手攥着程宗扬的衣角瑟瑟发抖。

那只铁怪物少了一条前肢,本来就像要散架的结构更加脆弱。它歪歪扭扭转了两圈,然后扑倒在地,接着充作躯干的圆筒内发出怪异的声音——“警报!警报!”

阁内蓦然传来一声狂吼,犹如咆哮的雄狮,将整座楼阁都震得隐隐发颤。

程宗扬握住匕首,紧盯着阁门。咆哮声中,一只只有兔子大小的小白狗蹿了出来,尾巴竖得像旗杆一样,朝入侵者疯狂地大叫。但只叫了两声,那只小白狗认出面前的男人,咆哮声立刻变成呜咽,它色厉内荏地瞪着程宗扬,尾巴却灰溜溜地垂下来,一边叫一边后退,接着一头扎进阁内。片刻后那小白狗又蹿出来,咬住怪物的后腿,用尽吃奶的力气把那个铁家伙拖回阁中。

程宗扬嘴巴张得足足能塞下一个拳头,半晌才狂叫一声:“死丫头!你搞的什么鬼东西!”

※ ※ ※ ※ ※

“这种垃圾才不是人家做的呢。”

小紫一手抱着雪雪,蜷着腿坐在锦榻上,不满地嘟起小嘴。

程宗扬近乎贪婪地望着小紫,数月不见,小紫不仅恢复了以往的气色,而且更胜一筹,整个人就像一颗完美的水晶,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泽,那双娇俏的美目灵动无比,顾盼间光彩夺目。

不过很快程宗扬就黑了脸,“这是怎么回事?”

小紫挑起唇角,“你问她好了。”

小紫跷了跷玉趾,伏在榻边给她舔舐脚趾的贵妇满头珠翠一阵轻颤,唇角溢出一丝唾液,她伸出香舌,仔细吮净小紫白嫩的脚趾,然后扬起脸,露出一张风韵犹存的面庞。

宋国的太皇太后此时就像一个奴婢般,驯服地伏在小紫脚边,目光中充满了崇慕和期盼。

“十余年来,奴婢日思夜想,只盼能重遇主人,”这位尊贵的妇人几乎喜极而泣,“如今终于盼来了……”

程宗扬半是尴尬半是纳闷地自嘲道:“难道不是我吗?”

“公子是守礼的君子,”她略带幽怨地说道:“奴婢的主子却从来都不是知礼守法的老实人。”

刘娥猫咪般偎依在小紫脚边,媚眼如丝地说道:“奴婢见到紫妈妈,便知道妈妈才是真主子。”

程宗扬感觉自己仿佛一头撞进灰窝,碰了一鼻子的灰,情不自禁地摸了摸鼻子。

小紫妙目水灵灵在他身上打了个转,从舌尖轻轻吐出三个字:“大笨瓜。”

“喂,给我让点儿位子!”

程宗扬挨着小紫坐下,一手毫不客气地揽住她的腰肢。小紫没有推开他,而是舒服地靠在他怀中,一边翘起鼻尖,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她臂间的雪雪却瞪圆眼睛怒视着程宗扬,喉咙里发出狺狺的威胁声。

程宗扬检查了一下小紫的经脉,终于放下心来,一直吞噬她精血的焚血诀果然已经痊愈了,自己一直担心她收了那么多阴魂,会不会伤及身体,现在看来还好。

程宗扬勾起手指在雪雪脑门上敲了一记,“叫什么叫!再叫就拿你煲汤!”

雪雪呜咽一声,委屈地钻到女主人怀中。

摆平了这条小烂狗,程宗扬回过头,顿时噎了口气。刘太后仍伏在榻前,旁边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黑皮衣白面具的女侍卫,正一件一件剥去她的衣物。

那女侍卫的动作简单得有些粗鲁,刘娥却没有半点不悦,她双颊潮红,双眼波光流转,说不尽的柔艳妩媚。

不多时,刚才还锦衣华服的太皇太后便被剥光衣裙,连里面的亵衣也被扯去。她满头珠翠,髻上的凤钗珠光宝气,华贵无比,身上却是一丝不挂,裸着白花花的肉体伏在榻前,犹如一只白羊。

小紫伸出玉足,用足尖挑起美妇的下巴。刘太后抬起螓首,身体因为裸露而微微发颤。她目光下垂,有着鱼尾纹的眼角流露出一丝羞态。

看着刘太后双颊羞窘的红晕,程宗扬不禁生出一丝尴尬,再怎么说,她也是宋国最尊贵的妇人,又曾经是自己便宜岳父的女人,论年纪也足够当自己姨娘,此时在两个小辈面前裸露身体,这种羞辱未免过分了些。至于姓岳的鸟人……无论他的灵魂是在地狱煎熬还是在下水道飘泊,恐怕都会深感不安。

他咳了一声,低声道:“别胡闹。”

小紫白了他一眼,然后翘了翘手指。

旁边的黑衣女卫扯住刘娥的发髻,将她拽得挺起身来。眼前一阵白光跳动,露出刘太后赤裸的双乳,她乳房略微有些下垂,乳肉有着柔软的质感,但丰满的形状仍能看出往日诱人的风情。

小紫一边逗着雪雪,一边笑吟吟对程宗扬道:“我原以为她都老得不成样子了,原来身子还很白呢。”

刘娥虽然已过盛年,但保养极好,白皙的肌肤上几许皱纹,反而让她多了几分少女所没有的成熟韵致。只不过一想到她是自家便宜岳父的女人,程宗扬多少还有点心结。

程宗扬岔开话题,“好啦,我们这么久没见,该说点正事了吧?”

小紫道:“她可是宋国的太皇太后呢,这会儿脱光光了你都不理睬,好没面子呢。程头儿,给点评价哦。”

程宗扬敷衍道:“还好吧。”

小紫眨了眨眼睛,“哪点儿好呢?”

“皮肤很好。”

小紫撇了撇小嘴,抱起雪雪道:“大笨瓜不看,就让你看好了。”

黑衣女卫拽住刘娥的发髻,一手抓住她白花花的双乳用力揉弄,不时还揪住她的乳尖揉捏着向上拉扯。刘太后颦起蛾眉,吃痛地发出几声低叫,两团柔软的乳肉晃动着不住变形,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硬硬翘在胸前,不多时就像熟透的葡萄一样又紫又胀。

“啪!啪!”

空气振动着传来清脆的肉响声,黑衣女卫张开手掌,将刘太后两只乳房打得发红,略微松弛的皮肤也为之紧绷,然后把她往地上一推,一手压住她的腰背,另一手分开她并拢的双膝,将她摆成伏地挺臀的姿势。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一丝多余动作,几乎一转眼间,刘太后就被按住,她上身贴在地毯上,白光光的屁股高翘着,像展览一样暴露在两人面前。

刘太后喘息着伏在地上,她双膝分开,腰部又压得极低,那只肥白的屁股高高举起,臀沟分开,从后望去,雪臀玉户一览无余。刘太后白花花的臀肉并没有因为岁月而丧失光泽,而是变得柔软无比。她下体微微有些松弛,这会儿摆成分腿举臀的姿势,性器随之绽开,成熟的阴户宛如一片莲瓣嵌在股间,阴唇边缘色泽极深,内里却是红鲜鲜的。

小紫像教婴儿呀呀学语一样,对雪雪道:“牡——丹——”

小死狗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又轻蔑地瞥了程宗扬一眼,那贱贱的模样看得程宗扬直想抽它。

小紫又教道:“牡丹滴水——”

雪雪伸长脖颈,只见女侍卫戴着黑色皮革手套的双手扒住刘太后的粉臀,食指和中指扣住阴唇边缘,往两边一分,将她秘处完全翻开,露出阴户内一只指尖大小的穴口。然后并起双指,插进刘娥体内,在这位尊贵的太皇太后性器内掏弄起来。

刘娥阴门敞露,红艳的蜜肉微微震颤着,软腻的穴口在黑色皮革的摩擦下,时翻时收。从后面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看到那只白花花的大屁股哆嗦着,充满了屈辱感。

太皇太后窘迫的样子,让程宗扬都有些脸上发热。以刘娥的身份,怎么受得了这样一个小丫头的羞辱?他贴在小紫耳边道:“好了,别玩了。”

小紫翘起唇角,露出一个娇俏的笑容,“这样玩,她才开心啊。”

话音刚落,便看到黑衣女卫扬起手掌,在刘太后臀上重重打了一记。刘娥惊叫声中,穴口一阵哆嗦,一股湿滑的液体猛然涌出,打滑了黑色的皮革,接着她整个屁股都颤巍巍地抖动起来。

黑衣女卫用力抽打着刘娥的屁股,将那只白花花的肉臀打得啪啪作响,一边喝道:“贱婢!让主子看你的花儿!”

“啊呀……奴婢知道了……”刘娥一边应着,一边两手绕到臀后,扳住屁股往两边掰开,露出淌水的蜜穴。

程宗扬只觉一股邪火从腹下升起,不由干咳一声,“行了。”

戴着面具的黑衣女卫道:“回主子,这贱婢的癖好是暴露羞处,让人观瞧,越是被人看到,越是开心。”

说着她伸出手指,按在贵妇臀沟间那只深褐色的肉孔,“贱婢,这是哪处贱洞?”

刘太后带着一丝柔媚的颤音道:“这是贱奴下贱的屁眼儿……”

“好松的贱洞!”黑衣女卫呵斥道:“夹紧些!”说着,手指粗鲁地捅进她屁眼儿里。

看着刘太后一边浪叫,一边主动扭腰耸臀,用前后两只肉穴套弄黑衣女卫的手指,程宗扬终于明白过来,这贵妇刚才的战栗并不是因为羞窘或者紧张,而是因为兴奋。

程宗扬把目光从刘娥身上移向旁边的黑衣女卫。那女侍卫戴着面具,声音听着却有些耳熟。程宗扬一边打量着她的身材,一边回想着,心里渐渐想起一个人来,叫道:“惊理?”

当日潜入江州的龙宸杀手被剿杀殆尽,其中一名女杀手落到小紫手里,没想到现在成了死丫头的护卫。

那女侍卫拔出手指,指下的肉穴“啵”的一声淌出一股淫液。她屈膝施了一礼,然后道:“婢子见过主人。”

“外面那个是罂粟女?”程宗扬笑道:“你怎么收服她们的?”

“很简单啊。”小紫若无其事地说道:“她们不肯留在水香楼,就自愿献了魂魄给人家,给人家当了侍奴。”

摄魂夺魄的巫术最伤阴德,一向被各大宗门所敌视。幽冥宗与黑魔海巫宗都是此道翘楚,只是朱老头身为毒宗传人,虽然对巫宗所学情有独钟,但他那点把式究竟有多少份量,实在很可疑。

不过这一切都随着玄武湖之战成为往事,死丫头从古冥隐身上尽得幽冥宗之秘,炮制几个“自愿”献来的魂魄,自然轻而易举。程宗扬不无恶意地想道:惊理和罂粟女投到死丫头手下,说不定还是她们的运气。

忽然耳边一阵“沙沙”声响起,程宗扬低下头,只见脚边不知何时爬出一个古怪的物体,它大小有一尺多长,通体洁白,环状的身体是用象牙一节一节雕成。外形前粗后细,尾部向上挑起。模样有些像大号的蝎子,但身下没有肢足,只靠身体一弓一弓地向前蠕动,速度竟然还不慢。

那象牙蝎子弯弯曲曲地爬到刘娥臀下,昂起头转了一周,然后尾尖抵住地面,“咔”的一声向上弹起,落在她臀上。光滑的象牙蝎身没有任何触肢,程宗扬原以为它在刘娥臀上一碰就会落地,谁知蝎身一紧,竟然附在上面,仔细看时才发现蝎身接缝处有着一排类似吸盘的细小结构,紧紧吸住刘娥的臀肉。

刘娥柔软的阴唇像被水柱冲刷般传来一阵波动,象牙的蝎身蠕动着,钻入她阴户内。接着粗圆的头部顶住穴口,一节一节挤了进去,穴口的红肉被白色的蝎身撑得鼓起,淫水一滴滴淌落下来。

忽然刘娥发出一声尖叫,却是蝎身在她体内猛地转了一周。刘娥双颊升起一片红晕,分节的蝎身在她体内不住屈伸转动,带出一波又一波淫液。接着蝎尾弯曲下来,准确地挤入她柔软的屁眼儿中。

程宗扬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抓住小紫的手臂,“你搞的什么东西?怪物?妖术?”

这次是雪雪翻了他一个白眼,一副看不起他这个土包子的表情。

小紫没有开口,眸子只微微一亮。

惊理立刻道:“贱婢!主子已经瞧腻了,让你到外面露着!”

刘娥发乱钗斜,浑身发软,被惊理扯住头发,跌跌撞撞地爬到殿外。

等两人离开,小紫才嗔道:“大笨瓜!没看到我有什么不一样吗?”

“有吗?”程宗扬愕然打量着她。

“这里啦!”

小紫指了指手臂,程宗扬才注意到她的珊瑚钏子被改造成一条紫色的小蛇,盘在她雪白的手臂上。

小紫手臂一晃,那条紫蛇掉在榻上,“哗啦”一声,蛇体分解成一堆细小的零件。外表看似完整,里面却是无数各式各样的齿轮、簧片、机括……小的比绿豆还小,大的也只有指尖大小,每一件都精巧无比。

程宗扬拿起一件,对着光线道:“这是你从闹钟上学的?根本就完全不一样嘛!而且它没有人工智能,怎么可能操纵?”

“大笨瓜,你知道附体吗?”

“再叫就真被你叫笨了!”程宗扬道:“附体我当然知道,都卢难旦妖铃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阴魂和妖气要附在活物上才能行动,而且附体的条件很苛刻,时间也很短暂,时间一长,被活物的阳气反噬,就会消散。闹钟上足发条,就能自己运转,但没有意识。如果做一件可以自行运转的器具,用阴魂来操控呢?”

“不可能!”程宗扬道:“闹钟再精巧也是死物,你把阴魂放在哪里?而且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发条嘛!”

“程头儿,你好聪明呢。”小紫笑吟吟用指尖挑出一颗碧绿的翠玉,“有龙睛玉哦。”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