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59章·媚娘

那女子软绵绵躺在地上,一张姣美的玉脸沾满水迹,宛如带雨梨花,那双美目亮如寒星,乌黑的眸子转动着,警惕地看着他。

她大概双十年华,一张娇靥犹如牡丹,有着难得的艳丽。程宗扬见惯了盛妆的美女,眼前的女子却是刚在水中洗了一遍,没有半点脂粉气。细腻的肌肤白里透红,仿佛无瑕的美玉,莹润无比。

程宗扬禁不住一阵心动,没想到玉露楼会有这样的绝色,自己生平所见诸女中,恐怕只有小紫能与之比较,其余皆逊之一筹。看来,有时间还是要多逛逛此地才对。

那女子衣衫已经湿透,曲线玲珑的身子在衣下微微发抖,她一双星眸飞快地转动着,虽然努力保持镇定,却不时显露出惊惶的神情。

程宗扬一边解开她的穴道,一边道:“你是玉露楼里的小娘子?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抿着精致的红唇,一声不响,直直瞪过来,像在生气,又像看见什么稀奇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程宗扬还以为她会不会认识自己,不过,自己肯定不认识她,甚至从没见过,如果见过,怎么可能忘得掉这样的倾国美人?

看到她身上穿着青色的男装,满脸惶然而又心虚的表情,程宗扬恍然大悟,小声道:“你是想要偷跑,意外失足落水的,对不对?”

那女子口唇微张,像是被这一问给吓到了,她美目转了几下,似在考虑些什么,最后无奈地点点头。

程宗扬见多了为甘食美服自甘沦落的妓女,如果不算卓美人儿,这还是头一个不肯当婊子的,让他大生好感。

“不用怕,我不会送你回去的。”程宗扬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犹豫半晌,小声道:“媚娘。”

果然是玉露楼的粉头,看来她是今日见整个园子都被客人包下,换了男装想偷偷溜走,谁知这么巧赶上兽蛮人的震地术。失足落水倒不要紧,她的逃跑大计可就此泡了汤。

“你的包裹呢?是不是掉水里了?”

见程宗扬往水里看去,媚娘连忙道:“我没有包裹。”

“你只换了件衣物?”

媚娘点了点头。

望着媚娘绝美的姿容,程宗扬不禁有些感叹,黄莺怜、阮香琳说起来也是大家闺秀,反而不如一个青楼粉头有自尊。以媚娘的姿色,少不得是玉露楼的当家红牌,锦衣玉食自不用说,可她竟然什么都不带,就这样空着手离开,这份自强自爱着实令人佩服。

程宗扬听了听周围的声音,方才横行临安的十三太保铩羽而归,整个园子都喜气洋洋,这会儿楼中笑闹声不住传来,根本没有人留意到这边的动静。

媚娘勉强站起身,“多谢你,我要走了。”

“你衣服都湿透了,怎么能走?我让人给你拿身衣物。”

“好。”媚娘道:“我要男装。”

程宗扬对青面兽道:“找石胖子要身干净的男装来。两身!”

不一会儿青面兽拿着衣物过来,程宗扬接过来一看,笑骂道:“干!石胖子这衣服比娘儿们还香。”他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虽然新衣香味熏人,也只能换上。

“要不要给你找个换衣服的地方?”

“不用。”

媚娘拧了把湿透的秀发,然后直接将新衣披在身上,束好衣带,虽是男装,仍显得丽色动人。

程宗扬好意道:“湿衣不脱下来,小心生病。”

媚娘穿好外衣,接着双手收进衣内,灵巧地动作着,不多时便除下贴身的湿衣,从袖中取出。

程宗扬看得佩服之极,这丫头够聪明的,外衣不动,就能把衣服从里面脱下来。

媚娘把湿衣仔细叠好拿在手中,然后道:“改日我再还你。”

程宗扬道:“你不会还要翻墙吧?正好我也要离开,干脆我送你一程。我带的人多,看门的也未必能认出你来。”

媚娘皱眉想了想,跟着展颜一笑,“也好。”

“你去哪儿?”

媚娘想了一下,“有一个高俅,你知道吗?”

程宗扬失笑道:“高太尉?”

媚娘张大眼睛,“他是太尉吗?”

“可不是嘛。”程宗扬笑道:“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媚娘低下头,小声道:“他是……是……是我的客人。”

程宗扬忍不住笑了起来。

媚娘羞恼地看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没想到高俅那老牛居然吃了这么水灵的嫩草——那老家伙口风真够紧的,也不对我说一声。”

“你……你们两个,很熟吗?”

“不熟!一点都不熟,那老家伙从没对我说过有你这样的大美人,我和他未免太不熟了。”

媚娘玉颊微微一红,然后低下头去。

程宗扬让青面兽去牵马,一边道:“我没有带车。如果不想走路,只好委屈你和我乘一匹马了。”

媚娘皱眉道:“那边不是有车吗?”

“那是别人的车,我这里只有一匹马。”

那帮少爷当然有车,可自己也不能白送啊。程宗扬想着,突然一阵尴尬。自己怎么和岳鸟人一样,底线越来越低了呢?自己不会也沿着岳鸟人的老路,从纯情少男一路变成死不要脸的老流氓吧?

媚娘忽然一笑,柔声道:“我自己骑马好不好?”

※ ※ ※ ※ ※

程宗扬一手拉着黑珍珠的缰绳,大步走在前面。玉露楼的园门刚被高衙内带人砸过,一群护院正在收拾,见到客人出来,连忙散开,叉手立在两侧。

程宗扬悄悄看了媚娘一眼,这丫头侧身坐在鞍上,对那些护院的目光视若无睹,一点都不怕被他们认出来,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

一行人无惊无险地出了园子,玉露楼离宫城不远,离太尉府只有两条街巷。程宗扬到门前通报了姓名,随即被请进客厅。

不多时高俅一脸城府地迈着步子进来,拉长声音道:“找老夫何事啊?”

刚说完话,高俅忽然张大嘴巴,一脸呆滞地看着程宗扬身旁的男装女子。

程宗扬心里偷笑,能让这老油条这么失态,总算没枉费了自己这趟的辛苦。这许多年来他为了保密,身边一个姬妾也不敢留,要不是今次偶然撞破,自己还真不知道他在青楼之中有这么一个红颜知己。

“在下见过太尉。”程宗扬提起衣角,作势要行跪拜大礼。

高俅腿一弯,像要跌倒一样狼狈地把他扶起来,两眼却盯着媚娘,“你……你……这……这……”

看到高俅语无伦次的模样,程宗扬险些笑破肚皮,他一脸诚恳地说道:“禀太尉,在下在路上偶然遇到这位姑娘,听说是太尉的故交,才冒昧送到府上。不知太尉是否认识此人?”

媚娘微微一笑,“高太尉,你好。我是媚娘。”

高俅仰天打了个哈哈,“原来是媚娘……哈哈哈哈……老夫这个……哈哈哈哈……”

程宗扬揶揄道:“难道真是熟人?不会是认错了吧?不知道太尉和这位媚娘姑娘是怎么认识的呢?”

“当然是在青楼认识的。”媚娘美目波光微闪,柔声道:“自从我被送入青楼,便认识了这位高太尉。楼里客人虽多,只有高太尉是好人,这些年太尉作为我的恩主,照顾了我很多生意呢。”

高俅本来已经镇定下来,听到最后这句话,脸色顿时一青,舌头都有些不好打弯地说道:“这都是老夫应该做的,呵呵呵呵……”

“青楼里人心险恶,难得太尉是好心人,从不逼我做那些为难的事。”

高俅脸色由青转绿,干咳道:“老夫惭愧。”

“啧啧,”程宗扬压低声音,在高俅耳边笑道:“真看不出高太尉还是个怜香惜玉的好男人。喂,以前你可说过,有好货色大伙共享,这媚娘我看就不错,让我嫖一下怎么样?”

高俅脸色青里透绿,绿里透黑,精彩无比。没等程宗扬说完,他就一把挽住程宗扬的手臂,“你那边事忙,老夫就不留你了。大恩不言谢,改日再报。后会有期。送客!”

程宗扬几乎是被高俅提着推出客厅,然后房门“呯”地在身后关上。

程宗扬把手拢在口边,对着门缝道:“高太尉,别太急色了!轻着些。给我留一点儿!”

房门“呼喇”一声打开,高俅沉着脸出来。只眨眼工夫,高俅帽子也歪了,脑门也乌青了一片,脸阴得能拧出二斤水来。

程宗扬向后跳了一步,坏笑道:“太尉,你这也太快了吧?”

穿着男装的媚娘缓步出来,温言道:“多谢你送我到太尉府上,我送你一程好了。”

程宗扬没理会高俅的脸色,立刻道:“好啊。”

媚娘一笑,抬手道:“程员外,请。”

程宗扬奇道:“你认识我?”

“方才听高太尉说起,我才知道公子还是朝中的官员呢。”

程宗扬看了看高俅锅底般的脸色,又瞧了瞧媚娘如花似玉的娇靥,好像这会儿才意识到高俅还在旁边,假意道:“春宵苦短,怎么好让姑娘相送呢?”

“程员外不用客气。”媚娘说着当先便走。

程宗扬只好朝高俅作了个抱歉的手势,一边跟在媚娘身后,一边搜肠刮肚地找些话题来说。

“你刚才骑着马出园子,一点都不怕啊。”

媚娘讶道:“怕什么?”

“不怕被玉露楼的护院认出来?”

媚娘嫣然笑道:“他们只以为我是被客人带出去,谁敢拦员外的兴头呢?”

程宗扬打趣道:“原来你是拿我当挡箭牌啊。”

“所以要多谢程员外了。”

“生意怎么样?”

媚娘沉默了一会儿,“难做得紧。”

“是吗?我看临安的娱乐业需求很大啊。”

“所遇非人。”媚娘幽幽叹道:“满楼贵客,尽是碌碌之辈。”

“是你心气太高了吧?”程宗扬道:“方才我在玉露楼,见园子里的姑娘都挺开心的。”

媚娘看了他一眼,忽然道:“程员外,把刚才那匹黑马给我如何?”

如果是别的马匹,程宗扬也许就送了,黑珍珠自己可是十二分的不舍,推辞道:“我那匹劣马野性难驯,刚才要不是我牵着,早就把你甩下来了。”

“为何不找个驯马师,好生驯养一番?”

“找过。谁驯都不行。”程宗扬胡诌道:“都摔伤好几个驯马师了。”

“那是驯马者不得其法。”媚娘不以为然地说道:“天下骏马,哪里有不能驯服的?”

“哦?你也会驯马?”

“驯马易事耳。”媚娘道:“只需铁鞭、铁挝、匕首三物。”

程宗扬笑道:“这些东西怎么驯马?”

媚娘从容道:“铁鞭击之不服,则挝其首;又不服,则以匕首断其喉。”

“哈,你把马杀了,还驯什么……”

程宗扬笑到一半,忽然停住。仿佛半空中一桶冰水兜头浇下,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打心底往外冒着寒气。

媚娘奇怪地看着他,“怎么了?”

程宗扬咽了口唾沫,有些吃力地说道:“媚娘……你不会姓武吧?”

媚娘怔了一下,然后摇头道:“不是。”

当然不是!武则天明明在唐国嘛!

程宗扬暗笑自己多疑,叫媚娘的太多了,况且武媚娘这时候如果有,也只会在长安城的唐宫,怎么可能跑到临安的青楼来呢?

※ ※ ※ ※ ※

回到翠微园已经是深夜。建康纨绔团与星月湖军汉不是一路人,除了程宗扬和萧遥逸在中间奔走,双方极少有交集,因此谢无奕等人的到来没有引起星月湖众人的任何波澜。

月霜的院子早已熄了灯烛,悄无声息。这几天程宗扬没少凑近乎,可惜自从那日春风一度之后,星月湖的好汉们突然想起来他们肩负的职责,麦苗般齐唰唰钻出来一群,把涵翠庭守得滴水不漏。而月丫头也没有再给他机会,平常出入身边都带着部属,领头的不是崔茂,就是郭盛。再借给程宗扬两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些猛人眼皮底下对月霜玩痴汉的戏码。

不过程宗扬这几天也没白过,倒是得着机会与相雅续了两次前缘。谈话中他才知道只剩下女子的荆溪人如今有两种意见,一种还是原来的借种,如果有了子息,便回荆溪繁衍部族。另一种则有意脱离本族,以出嫁的方式让部族融入到六朝。持后一种意见的人数虽少,却在缓慢增多,眼看这一支荆溪人作为一支部族即将消失,让相雅平添了几分忧愁。

“让我说呢,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一次温存过后,程宗扬安慰道:“愿意延续部族的,就留在族里。筠州到沐羽城的商路经过荆溪,不用担心衣食无着。金兀术的兽蛮部族如今又迁过去与你们作邻居,安全也不用担心。她们想嫁人尽管去嫁,反而你们留在部族里的,也可以招夫入赘嘛。”

相雅抚着他的胸口笑道:“我若招你呢?”

程宗扬苦笑道:“我倒是想,可惜现在还不到退休的时候——秦桧倒是不错啊,考虑考虑?”

相雅抿嘴一笑,“他新婚的妻子好厉害呢。”

“是吗?哪儿的消息?”程宗扬一听有八卦,立刻竖起耳朵。

“我是听月少校说的。”相雅道:“月少校连一般的男子都看不上,却对秦小娘子刮目相看,昨天还邀她到营中负责文书呢。”

“万万不可!”

相雅奇怪地问道:“为什么?”

程宗扬张了张嘴,没找出任何能摆出来的理由。说实话,秦桧的历程既然已经改变,王氏也未必会和历史上一样阴险。况且——还有死丫头坐镇,程宗扬真不信有哪个女人能在死丫头手底掀起什么风浪来。

“人家刚新婚,就让人家夫妻两地分居,太不人道了!”程宗扬好不容易找出这个理由,连忙转过话题,“师师姑娘呢?月丫头说什么了吗?”

“月少校不大喜欢师师小姐,说她太艳,不适合在军中,”说着相雅抿嘴一笑,“只能给哪个有钱的土财主当花瓶。”

这是赤裸裸的偏见加嫉妒!不过程宗扬没兴趣纠正月霜对李师师的看法。如果月丫头看师师看顺眼了,说不定直接就把李师师挖到她的女营里面。自己想见李师师,还得到营前报道,给看门的大妈说好话,那日子想想就可怕。最好月丫头处处与李师师为难,把师师欺负得哭鼻子,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张开温暖的双臂给师师一点安慰……这会儿望着月丫头黑沉沉的院子,想起当日那点心思,程宗扬暗自嘀咕,自己不会是被岳鸟人附身了吧?怎么越来越鸟人化了呢?

翠微园外院一片安谧,内院却热闹非凡。祁远、易彪、林清浦、匡仲玉、冯源等人都在院内,众人也不怕旁人说他们焚琴煮鹤的粗鲁,直接在赏梅的香雪亭前生了一堆篝火,上面架着两只剥洗干净的肥羊,正烤得吱吱作响。

人群里当然少不了金兀术和豹子头。两个兽蛮武士馋涎欲滴,却强忍着一个劲儿地咽口水。看到兽毛斑驳的哈迷蚩,两人扑过来吼道:“叔公!”

哈迷蚩微微颔首,独目露出一丝欣慰。他把木杖插进泥土,抓起一只全羊,先撕了一条后腿给豹子头,然后又撕了一条后腿给青面兽,两头大牲口大猫般蹲一旁,吃得香甜,不时伸过脑袋,在哈迷蚩腿上蹭着,一副开心的表情。

哈迷蚩又撕了条前腿给金兀术,程宗扬原以为最后一条羊腿一分就完了,谁知哈迷蚩抓住羊头一扯,连着羊颈骨扯出来,双手捧到自己面前。

看到程宗扬愣神,祁远笑道:“这半截腔子可是好东西。程头儿,赶紧拿着吧。”

程宗扬接过羊头,学着兽蛮人的样子啃了一口。老兽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撕下羊腿,然后把剩下的羊骨架拆开,每人递了一块。

轮到匡仲玉时,他手掌微微一抬,整块羊肋排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拧住般,肋骨发出碎裂的声响。

程宗扬一手托着羊头,好笑地看着匡仲玉。江州之战,星月湖大营与秦翰的兽蛮营没少交手,眼下遇到兽蛮人的术者,匡仲玉这位星月湖大营的专职法师终于忍不住要较量一下。

哈迷蚩垂着眼睛,任由那块羊排被捏成一团拳头大的肉丸子,恍若未见地递到匡仲玉手中。

匡仲玉占了上风,矜持地笑了笑,然后捧着肉丸子一口咬下。谁知“叽”的一声,一股肉汁飞溅出来,顿时溅了一脸,丸子中间的烤肉竟然都变成了汤汁。匡仲玉胸前、袖上全是热腾腾的肉汁,一时间狼狈不堪。

众人见两人暗斗,本来都有些提心吊胆,这会儿看到匡仲玉的糗态,不禁都笑出声来。

程宗扬笑道:“老匡,你这回可丢脸了!”

匡仲玉一手抹着脸上的肉汁,一手拿着羊排丸子还不舍得放下,最后自己也笑了起来,“这脸丢得值!这肉汤鲜着呢!给我个羊头都不换!”

众人轰堂大笑,易彪抱起酒瓮,一手拍开泥封,祁远利落地摆开一溜陶碗,众人直接席地而坐,一手持羊,一手持酒,齐声道:“干了!”

四名兽蛮人吃羊不含糊,喝起酒来更不含糊,饶是程宗扬酒量不小,也被灌得酩酊大醉。他拉着匡仲玉的衣袖道:“老匡,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说!你干了什么缺德事了!”

匡仲玉嘿嘿笑道:“恭喜恭喜。公子的桃花运很旺啊。”

程宗扬笑骂道:“我问过才知道!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你一个算命的,怎么还兼职拉皮条呢?”

“程少校,你这话可不厚道啊。”匡仲玉揶揄道:“当日在湖边相遇,公子那份淫心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匡某又不是瞎子,还能看不出来?那姓阮的妇人又不是三贞九烈之人,在下只是顺水推舟,给两位牵了牵红线。”

“以母代女这种话你都能说出口,你的道德感从小就都忘家里了吧?”

匡仲玉饮了口酒,徐徐道:“光明观堂门下,自该如此。”

程宗扬攀住匡仲玉的肩,“咱们星月湖大营,与光明观堂能有什么仇怨?”

匡仲玉举杯灌了一口,喘着气道:“岳帅于我等如兄如父,当然是杀父屠兄的血海深仇!”

※ ※ ※ ※ ※

程宗扬一场大醉,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楼内寂无人声,带着夏日气息的微风卷起帘幕一角,露出门外朱红的雕栏。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一句诗莫名浮上心头,一时间让程宗扬忘了自己身在何处,那种梦幻般的感觉重又浮上心头。

良久,程宗扬晃了晃隐隐作痛的脑袋,起身离开床榻。卓云君和阮香凝都不在阁内,他走到水榭的游栏边,两手扶着栏杆,望着西湖的万顷碧波,心底忽然涌起一股冲动。

程宗扬双手一撑,从水榭三层直接跃入湖中。湖水涌起,淹没了整个身体。

耳边传来激烈的水响,身体迅速下沉。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从建康逃亡的那一夜,只是怀里缺了个小紫。

死丫头,你怎么还不来呢?

直到肺中氧气耗尽,再也无法支撑,程宗扬才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喘着气。他双臂划水,一直游了一刻钟才折回来。

身上燠热尽去,脑子也似乎清醒了许多。程宗扬仰面躺在水上,慢慢游着,感受着丝绸般柔顺而温凉的湖水,心神仿佛与湖水融为一体。

烟雾般的柳丝垂到翠微园的围墙外,水榭中隐隐传来对话声。

“原来是攀上高枝了,”梁夫人的声音冷笑道:“难怪对我不理不睬呢。”

阮香琳忍气道:“你不也是一样?何况梁家已经败落了,要教训我,也轮不到你。”

“果然是翅膀硬了,连我们梁家也不放在眼里!”梁夫人斥道:“我们梁家即使败落了,本夫人也是有诰封的命妇!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草民家的贱婢!我家的奴婢也比你尊贵些!”

阮香琳被她说到痛处,白着脸不再作声。

“你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攀上程公子便能与本夫人平起平坐?”梁夫人讥诮道:“莫忘了,你可是伺候过我那孩儿的。哪天程公子玩腻了——”

梁夫人的嘲讽忽然一顿,双眼愣愣地看着阮香琳的手腕。

阮香琳腕上戴着那只缠丝金镯,龙眼大小的红宝石被光芒一映,在她如雪的皓腕上熠熠生辉。

阮香琳有些纳罕地看了金镯一眼,这镯子虽然贵重,但以梁家以往的权势,也不可能吃惊到这副模样。

梁夫人先惊后疑,然后就像丢了魂一样,目光呆滞地看着那只金镯。

“哗啦”一声水响,程宗扬从水中出来,光着膀子走进水榭,顺手拿起一条布巾,擦去身上的水迹。

梁夫人转过脸,再看向程宗扬的目光充满敬畏,就像节庆时入宫拜见那些贵人一般,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城北有家木料行要转让。”程宗扬吩咐道:“你去看看,如果合算,就以你的名义接下来。”

梁夫人低声道:“是。”

“还有,这是我新纳的小妾。”程宗扬攀住阮香琳的肩,让她靠在自己赤裸的胸膛前,“你那点诰命,就别在她面前卖弄了。”

梁夫人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怯怯地说道:“公子……”

“去吧。”

眼看着梁夫人失魂落魄地离开,阮香琳喜不自胜,眉梢眼角都露出笑意。

“规矩学得怎么样了?”

阮香琳俯下身,娇声道:“贱妾见过官人。”

“他们怎么教的?”程宗扬笑道:“挺像回事嘛。”

阮香琳露出一丝羞怩,“是姨奶奶身边的仆妇手把手教的。”

刘娥身为太皇太后,却对自己纳妾的事这么上心,只能说她在宫中寂寞得太久了,难得有件喜欢的事可做。

阮香琳水汪汪的眼睛瞟了他一眼,“官人可要贱妾伺候?”

程宗扬叹了口气,“我要能再分出一个人来,今天你就不用走了,让为夫好好看看姨娘教了你些什么。卓美人儿和凝美人儿呢?”

阮香琳道:“奴婢刚来半个时辰,未曾见到。”

自己给阮香凝下过禁令,她在水榭这么久,从来都是足不出户,两个人一声不响就齐齐消失这种事,还是头一回发生。不过自己倒不怕卓云君故伎重演,还顺手把阮香凝拐走——死丫头不可能会留这么大的漏洞。

阮香琳一边给主人穿衣,一边被主人上下其手。两人缠绵片刻,程宗扬念着今天要办的事,好不容易才压下欲火。

阮香琳半依在他怀中,一边从怀里取出一页纸,程宗扬扫了一眼,见是李总镖头的履历,不由一笑,在阮香琳浑圆的臀上捏了一把,随手塞到袖中。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