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58章·争风

程宗扬将股东大会的事务都交给秦桧等人,自己连日在临安奔走,逐一拜访贾师宪、蔡元长、韩节夫、史同叔这些朝中的权臣和未来的权臣,至于交谈的内容,他却从未透露过。

四月二十四日,已经出发一个多月的晋国使团,一路游山玩水之后,终于抵达临安。张少煌是持节的正使,由宋国鸿胪寺的官员出面迎接,送到接待国宾的驿馆。所受的待遇说不上寒酸,但也不十分隆重,显然在战场上吃了亏的宋国官员想营造出一种不卑不亢的气度。

但这些不关程宗扬的事,入城之前,桓歆等人就与使团分开,没有理睬宋国官方的接待,直接与萧遥逸等人会合。

以谢无奕为首,桓歆、石超、阮遥集、阮宣子、柳介之……建康纨绔齐至临安,虽然一路奔波,这帮贵族子弟却没有半点风霜之色,反而精神十足。

桓歆佯怒道:“萧哥儿,你也太不仗义了!不言声自己来了临安!一点儿都没把咱们兄弟放在心上!”

萧遥逸叫道:“桓老三!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吧!你们在江州闹完,拍拍屁股走人倒是轻松!我要不留在江州,满腚的屎谁给你们擦?我走得比你们晚,到得比你们早,不就是为了给兄弟先踩好点吗?”

谢无奕抬手摇了摇,等众人都安静下来,他闭目道:“这些无益之事何必多说?唔,此地风和日暄,谢某敢打赌,十步之内,必有芳草!”

众人都笑了起来,萧遥逸挑起拇指,“还是老谢晓事!”

桓歆道:“我们可都盼着来临安呢,有什么热闹,先摆出来看看!”

“有你看的!中瓦子,玉露楼!”萧遥逸拍着程宗扬的肩道:“程兄提前一天就全包下了。”

谢无奕微微颔首,“程兄有心。”

程宗扬笑道:“这都是小侯爷的功劳,我来了两个月,还没他刚来两天的门路清楚。”

众人纷纷上马,石超却悄悄拉住程宗扬,“程哥,唐国的铺面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你看让谁接手?”

“接手的事不急,刚出的水泥你不是已经拿到了吗?”

“三千石哪儿够啊!每月至少要两万石,眼下连两成都不到,程哥……”

“不用急,少不了你的一份。”程宗扬笑道:“今晚不谈生意,好好乐一番才是。”

众人都上了马,程宗扬刚松了口气,便听到身后一个声音:“程头儿!”

听到这个声音,程宗扬就觉得心里一阵踏实,肩上的担子仿佛轻了一半。论身手,这人连平常的护院都比不了,但在盘江程氏,这个不起眼的人物却是自己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程宗扬转过身,然后大步走过去,狠狠给了祁远一个熊抱,“老四!你可算来了!”

祁远笑嘻嘻要行礼,程宗扬托住他的手臂,“拉倒吧,人都走了,你做给谁看呢?哈,气色不错啊,祁大掌柜!”

祁远脸色本来又青又黄,这一路晒黑了许多,皮肤透出健康的血色,整个人都似乎年轻了十岁,他笑道:“托程头儿的福……”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一个雷鸣般的大吼:“叔公!”

青面兽像座肉山般“轰”地跪下,“呯”地磕了个头,然后抬起头,咧开大嘴嘿嘿直乐。

程宗扬这才注意到祁远身后还有一个兽蛮老人,他瞽了一目,脸上颈上的兽斑也秃了大半,一手扶着木杖,虽然瘦得脱形,却气势不倒,就像一只独目的老狼,因为老迈而更加危险。

祁远道:“这位哈大叔听说有族人在临安跟着程头儿,非要跟来,老祁劝都劝不住。”

“哈大叔?”

青面兽拍着胸膛道:“哈叔公!吾族最伟大的术者!哈迷蚩!”

程宗扬本来含笑致意,听到最后三个字,笑容全僵在脸上。

哈迷蚩身材在兽蛮人中算是矮的,但也比程宗扬高出半个头。他一只耳朵上挂着巨大的铜环,上面挂满尖利的兽牙,仅剩下的一只眼睛,眼皮像褶子一样低垂着,偶尔一抬眼,锋利的目光犹如苍狼。这老家伙和金兀术联起手来,破坏力堪比秦桧和王氏的绝配。

祁远一看要冷场,赶紧翘起拇指,“哈大叔这一路可帮了老祁大忙了!全靠哈大叔自制的草药给老祁排毒清肺。说起来要不是程头儿让老祁去接人,老祁也没这个运气能除净瘴气。”

程宗扬稳住情绪,抱拳诚心实意地说道:“多谢哈大叔!”

哈迷蚩独目上下打量着他,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尤其是他的额头、眼角等处。半晌老兽人张口咳了几声,接着一口痰吐到程宗扬脸上。

程宗扬一愣,怒火顿时升了起来。青面兽却笑逐颜开,兴奋地大声道:“官人!叔公已经承认了你的身份,你给叔公一件礼物,以后就可以获得吾族的崇敬了!”

你哈叔公是丐帮出来的吧!还有这破规矩?程宗扬肚子里腹诽着,一边干笑道:“多谢哈大叔看得起我。准备点儿什么礼物?”

“一点黄金!”青面兽伸出两根手指,“只要十斤就够了!”

你怎么不去抢!十斤黄金将近五百金铢,即使在临安,寻常人家全部家产也没有这个数。不过和一整个兽蛮部族相比,这样的价格还在自己接受范围之内。

秦桧在与诸人寒暄说笑,林清浦和匡仲玉不宜露面,旁边只有冯源跟着,程宗扬道:“冯大法!去金库提二十斤黄金!送到园子里!再备两只羊!”

“好咧!”冯源应了一声。

哈迷蚩满意地点点头,闭上那只完好的眼睛。

冯源性子随和,为人又没什么脾气,与几名兽蛮人关系也不错,当下打了声招呼,便带着两名护卫前去办事。

程宗扬苦笑着擦去脸上的痰迹,然后道:“兰姑呢?”

兰姑掀起车帘,笑道:“公子吉祥。”

“兰姑,你也吉祥。”程宗扬笑道:“这一路辛苦,我让人送你去园子。”

“奴家倒想往玉露楼看看呢。”

程宗扬笑道:“兰姑倒是好兴致啊。”

兰姑飞了一个媚眼,“既然来了临安,当然要和风月场的同行学学呢。”

程宗扬大笑道:“那好!咱们一道去!”

来自建康的世家子弟早就盼了一路,这会儿终于到了临安,当即由程宗扬和萧遥逸这哥儿俩领着,一行人鲜衣怒马,赶往太平坊的中瓦子。

中瓦子位于临安城中心,与宫城相距不远,可以说是寸土寸金的位置,因此玉露楼占地面积也不太大,但布局极具匠心。园中是一泓清池宛如玉带,旁边一座假山沿着地形蜿蜒伸来,将池水分成两半。周围错落立了三处楼宇,各有游廊相连,园中花竹相映,林木森森,形成几个通而不连的空间。

一进园,便看到数十位身着盛装的美妓在廊中迎候,那些美妓正值妙龄,一个个皓齿朱唇、风姿如画。程宗扬来临安虽然有些时日,还是头一次逛青楼,一下看到这么多姑娘,也不禁有些眼晕。

萧遥逸到临安不过两天,却已经是青楼熟客,他跳下马,把缰绳扔给萧五,风采翩然地进了玉露楼。

见到萧遥逸进来,那些女子顿时眼睛发亮,眉梢眼角都带着喜色,莺莺燕燕围过来道:“公子怎么这时才来?”

“奴家一大早就等着公子呢……”

萧遥逸与众妓说笑几句,用手肘碰了碰程宗扬,低笑着揶揄道:“圣人兄,发什么愣呢?”

程宗扬自嘲道:“得,我就是那土狗。这么好的地方居然没来过。”

玉露楼的老鸨是一个风韵正足的美妇,昨日整个园子被人大手笔全包下来,便知道今日来的都是贵客,当下亲自迎了出来。

这边建康世家子弟也陆续赶来,谢无奕等人都是花丛老手,到青楼就和到了自己家一样,毫不见外,不多时便和老鸨打得火热。

玉露楼内早已摆好筵席。宋国菜肴比晋国更为精致,而且临安佳酿极多,各色佳肴名酒,流水价地送来,接着两排乐伎坐在廊下,吹起凤箫,十余名穿着鲜衣华服的舞伎在席间起舞,还未开饮,便已令人心醉。

程宗扬放开酒量,先持觞劝酒,与众人一一对饮。席间说起途中的趣闻,众人笑闹不已,气氛热烈。加上周围各式新奇的玩乐,没多久便让诸人乐而忘忧。

程宗扬喝到中途,向萧遥逸使了个眼色。萧遥逸会意地一笑,然后拿起银盏“叮”地敲了一记,先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才道:“程兄这是粗人的喝法!哥儿几个,我来给大伙喝个别致的!”

说着他解下束发的锦带,交给旁边的玉露楼红牌娇玉英,“蒙上!”

玉英好奇地接过锦带,蒙住萧遥逸的双眼,接着见那公子哥儿一挥手,“斟酒!”

一名小婢斟上酒,萧遥逸举杯在鼻前一晃,略一沾唇便道:“蓝桥风月!”

那小婢拿起银壶,上面朱红色的小签果然是蓝桥风月。

众人一片喝彩,玉英又是惊讶又是佩服,“公子好厉害呢。”

萧遥逸扯下蒙眼的锦带,一脸得意洋洋地说道:“雕虫小技耳!”

玉英娇声道:“临安名酒不下百种,今日席间足有三十六种,公子每种都能尝出来,奴家却是不信。”

“敢不敢和我赌一把?”萧遥逸道:“我要猜错,就把一瓮酒都喝干净。”

“奴家若是输了呢?”

桓歆等人起哄道:“当然也是把一瓮酒喝净!”

玉英讨饶道:“奴家量浅,喝不了许多。”

萧遥逸豪爽地说道:“用不着你自己喝,楼里的姑娘有一个算一个,敢不敢赌?”

众人都笑道:“赌了!赌了!”

楼内十位贵公子,在座的美妓却足有二十余位,听说可以代饮,那些美妓也跃跃欲试。

玉英拿起锦带,另一名美妓却笑道:“我来!”说着她依过来,一双纤纤玉手掩住萧遥逸的双眼。

碧绿的酒液丝线般注入银盏,那美妓举盏递到萧遥逸唇边。

萧遥逸品了一口,毫不犹豫地说道:“宜赐碧香!”

小婢亮出标签,众人哄堂叫好,果然是宜赐碧香。众妓输了赌注,只得合饮了一瓮宜赐碧香。

“雪腴!”

“殿司凤泉!”

“十洲春!”

“齐云清露!”

“清若空!”

“内库流香!”

萧遥逸连斗连胜,一连换了七八种酒,无一猜错。那些妓女虽然是合饮,七八瓮美酒也使诸女玉腮飞红,酒力难支。替萧遥逸蒙眼的小妓蕊儿整个身子都伏在他背上,眼中仿佛滴下蜜来。

谢无奕等人兴致越发高昂,都觉得小侯爷替自己人争了面子,脸上有光,叫好声越来越响亮。

萧遥逸嘻笑自若,他伤后不能饮酒,每一种都只略微沾了沾唇,反而更显得成竹在胸,再没有人能想到他是施计逃酒。

盏中又换了一种美酒,萧遥逸张开口,唇上忽然一软,递来的不是银盏,而是一张香喷喷的小嘴。玉英嘴对嘴地渡了口酒给他,又伸出香舌,在他口中缠绵多时,才恋恋不舍地松嘴。

萧遥逸笑道:“好一个浮玉春!”

谢无奕、桓歆轰然叫好,石超几乎把手掌拍烂了。周围的美妓却同声叫苦,又被他猜了个正着。

玉英在他臂上捻了一把,腻声道:“俏冤家……奴家着实不能再喝了。”

萧遥逸笑嘻嘻道:“若是喝不下,去件衣服也抵得。”

玉英当即宽衣解带,除去外衣。萧遥逸道:“可不能只你一人。这瓮浮玉春在座的姐妹人人有份,喝不下的便脱件衣物抵数!”

一众世家公子大声叫好,诸女又嗔又笑,楼内笑闹声不绝于耳。

萧遥逸品完第一杯酒,程宗扬已经悄然离席,独自去了相邻的小楼。

兰姑由老鸨陪着说话,整个楼里只有祁远一名客人,连佐酒的美妓都没有。

“滕大尹上个月去的职,”祁远道:“临别时我送的礼物他一样都没收,钱也没要,反而留了几本书给公子,让公子好好研读。”

程宗扬接过来,翻了翻书页,然后又交给祁远,“保存好。将来遇到读书的苗子,传授给他,也不枉了滕大尹这番心意。”

祁远也知道他和滕甫所学不是一路,虽然彼此尊敬,终究不是一路人,收起书卷道:“鲁大师和林教头已经到了筠州。”

鲁智深和林冲一直下落不明,祁远几次传来消息,都说没有遇见,这会儿突然说他们已经到了筠州,其中必有蹊跷。程宗扬立即道:“出了什么事?”

祁远低声道:“有人在追杀他们。”

“谁?”

“鲁大师不肯说。只不过听说对手很强,鲁大师叮嘱千万不能使术传讯。”

“他们能拦截影月宗的水镜术?”

祁远点了点头,“林教头刺配江州的事算不得什么秘密,鲁大师猜测对手必定会在烈山拦截,因此转而向南,从浮凌江往沐羽城,绕道去江州。”

鲁智深能在十方丛林群僧追杀之下逃亡至今,肯定有他自己的手段。距离江州近在咫尺又绕路南行,一是避免和曾经的同门冲突,其次也是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这位花和尚古道热肠,不见得有聪明人的小伎俩,却有做人的大智慧,果然值得一交。

“筠州的生意……”

程宗扬摇了摇手,“生意上的事交给你我放心,今晚不谈这个。”说着他笑了起来,“找了两个顺眼的,今晚让你好好轻松一下。”

祁远“嘿嘿”笑了两声,“不了,不了。听说彪子已经来了,我俩有日子没见,可得好好聊聊。”

“也好。”程宗扬一脸慎重地说道:“你们俩也该商量商量,什么时候把事儿给办了。”

“程头儿!你可别乱说啊!”

“想歪了吧,老四!”程宗扬嘿嘿笑道:“我是说你们俩都该成亲了,你的小津还在碧鲮族,彪子要去白夷看看他哥再成亲,你们俩赶紧商量商量一道去南荒,别把正事给耽误了。”

祁远咧嘴笑道:“成!筠州的生意我已经安排妥当了。临安的事办完,我就和彪子去南荒,然后回建康!”

程宗扬叫来两名护卫,送祁远回翠微园,自己在池边洗了把脸,清醒一下,然后往玉露楼走去。

远远便能听到玉露楼笙歌满楼,笑语不绝。程宗扬笑着摇了摇头,对这些世家公子来说,这样的日子称得上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了。

楼内赌酒已经赌了二十余种,桓歆看得技痒,替萧遥逸赌了几回,结果三赌两输,谢无奕等人笑骂着饮了两瓮,剩下的一半被玉露楼的美妓饮了,一半用脱衣抵数。这会儿楼内的美妓一多半都脱得半裸,有两个小妓更是衣衫尽去,赤条条被客人搂在怀中。

忽然楼外一阵喧哗,接着一群少年闯了进来,为首的一个小子五尺多高,四尺多宽,圆圆得宛如一个皮球。他恼得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叫道:“哪儿来的泼皮破落户!也敢和我们十三太保抢粉头!”

桓歆一口酒喷了出来,“石胖子,这是你弟吧?”

石超连连摆手,“不是不是!”

一名美妓连忙过去,柔声道:“原来是高衙内……”

高衙内一个耳光挥过去,把那妓女打倒在地,暴跳如雷地叫道:“老鸨呢!竟然敢拦爷的马!临安哪个园子敢不让我们进的!”

萧遥逸浑没把暴跳的高衙内放在眼里,只顺手搂住身后的小妓蕊儿,对她笑道:“要不要再和我赌一场?”

梁世杰挤过来,愤然道:“把他们都给爷赶开!敢扫爷的兴!还不让你们老鸨儿过来赔罪!要不直接拆了你们玉露楼!”

阮家兄弟披头散发地趴在桌上,听到叫嚷声,阮宣子勉强抬起头,口角流涎地说道:“好……好生……聒……聒噪!”

谢无奕意态从容,虽然缺了两颗门牙,一张嘴就口齿漏风,却是别有一番韵味,“废什么话?给我打。”

这一下顿时炸了锅,双方的护卫叫骂连声,各自操棍弄棒,“呯呯嘣嘣”一通乱打。建康这些世家子弟远赴宋国,身边带的护卫都是部曲中的精锐,临安那帮公子哥儿的手下也不是善茬,尤其是高智商身边的护卫,颇有几个禁军好手。双方这一仗算是棋逢对手,打得旗鼓相当。好在玉露楼靠近宫城,双方没敢动刀动枪,只是挥舞大棍,你来我往,打得热闹万分。

高衙内跳着脚叫道:“打!往死里打!打那个小白脸!妈的!你还笑!”

萧遥逸哈哈大笑,拿起银盏一口饮尽,在手里掂了掂,然后振臂一挥,银盏“呯”地砸在高智商鼻梁上,鲜血顿时淌了出来。

高智商一声惨叫,坐倒在地。一名太尉府的护卫跃起身,凌空从袖中挥出一只铁鹰爪,朝萧遥逸抓去。

萧遥逸看也不看一眼,把一盏酒递到瑟瑟发抖的小妓唇边,喂她尝了一口。

后面的萧五挺身而出,他抄起椅子,像拍苍蝇一样一下把那名太尉府的护卫从空中拍到地上,将一张梨花木作的椅子“呼喇”一声拍得散架,然后提着半截椅子腿,气势汹汹地叫道:“还有谁!”

见到这个不起眼的瘦子突然发难,直接把禁军中一位虞侯打趴下,临安纨绔身边的护卫为之气夺,建康来的护卫却是士气大振。

高智商捂着鼻子叫道:“反了!反了!富安!你个狗才!点了兵马拿下这帮反贼!”

忽然众人脚下一震,整个地面都似乎波动了一下。楼中的美妓惊叫着跌了一地,两边的护卫也一个个摔得七倒八歪。

富安惊疑地看着周围,却见一个年轻人施施然走过来,身后跟着一老一壮两个兽蛮人。他赶紧上前一步,叉住手恭恭敬敬地说道:“程爷。”

高衙内如见救星,嘶声裂肺地叫道:“师父!有人打我——”

程宗扬没有理他,径直走到笑眯眯坐着的萧遥逸面前,一揖到底,恭敬有加地说道:“萧公子。”

萧遥逸笑道:“这是你徒儿?小屁股还挺圆的嘛。”

“劣徒无知,惊扰了公子,还请公子恕罪。”

“好说。”萧遥逸道:“让他留一只手下来,今晚这事儿就算揭过了。”

程宗扬狠狠瞪了他一眼,小狐狸,你可别演得太过火啊!

萧遥逸转口道:“那个小胖球要是不肯少只手呢,就拿一万金铢出来,算是给大伙压惊吧。”

高衙内、梁世杰等人都看愣了,当日在雷峰塔,程宗扬对他们可是一点面子都不卖,说动手就动手。别说十三太保,就连贾太师、梁节度、高太尉,都半点不放在眼里。这个萧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程宗扬暗暗朝萧遥逸比了个中指,脸上却赔着笑容,“多谢公子大量。在下授徒不严,一万金铢都算我的,明日便送到府上。”

萧遥逸还想再演一会儿大爷,被程宗扬用口型说了个“干!”,才哼哼哈哈地应了几声算是收场。桓歆等人心里好笑,玉露楼的姑娘却不知端底,再看萧遥逸的眼神都像见了神仙一样。

程宗扬瞧了瞧高衙内鼻子上的伤,幸好小狐狸手上无力,银盏砸到脸上只破了点皮。他拿了块丝帕替高衙内擦了擦血迹,板着脸道:“按住!”

高衙内捂着鼻子,一脸的委屈,“师父……”

“行了,你要早两个月惹上萧公子,这一下半个脑袋都没了。就流了这么点儿血,赶紧回去烧高香,谢谢满天神佛吧。”

梁世杰等人都知道程宗扬背景不一般,见他这副作态,没一个再敢出头,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一声不响地夹着尾巴离开。

程宗扬回头抱拳道:“惊扰了各位,今晚的开销都算我的!告辞!”

石超连忙起身,“我送送!我送送!”

程宗扬不好拂他的面子,微微点了点头。

高衙内只是霸道惯了,人倒不傻。跟着程宗扬走到池边,他回过味来,小声道:“师父,那人是谁?”

“你猜。”

“哪家王爷?不对啊,咱们大宋哪儿有姓萧的王爷?况且就算是王爷,师父你也不怕啊。”

“你再猜。”

高衙内琢磨了一会儿,然后兴奋地说道:“汉国的!对不对?天子身边的亲信!带天子剑的!”

“小子,你很聪明嘛。”

高衙内得意地说道:“那当然!我爹就常夸我聪明!”

也就高俅那个偏心眼儿偏到胳肢窝里的模范干爹能夸你聪明了。程宗扬想起一事,吩咐道:“别忘了,明天到翠微园来。”

高衙内大喜过望,“师父放心,徒儿绝对不会忘的!”

石超紧走两步,堆笑道:“在下姓石。这位是……”

高衙内看着石超的体型,油然生出几分亲近之意,大咧咧道:“我姓高!我爹是当朝太尉高俅!这是我师父!”

石超胖脸挤出一个笑容,“在下与程员外是好友。高衙内若是不嫌弃,咱们往后便以兄弟相称,来来来,一点礼物,不成敬意。”说着朝后挥了挥手。

“什么礼物?”高衙内说着张大嘴巴,石超说的礼物竟然是个大活人,论姿色,比起玉露楼的红牌也不逊色。

程宗扬看了那女子一眼,见她有几分愿意的模样,便笑道:“收着吧。也是石公子一点心意。”

高衙内擦了把口水,眼珠转了几下,然后从腰囊中取出一只碧绿的玉佩递给石超,一手拍着胸膛道:“老石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往后临安城不管有什么事,老石你一句话,我要不来就是王八养的!”

程宗扬差点笑出声来,高俅真养的好儿子,会给他长脸。

“等等!”程宗扬看见那块玉佩,连忙一把抢过来,“这是什么?干!龙睛玉!”

“我爹给我的,说能防身。”高衙内道:“石哥哥这么仗义,我高智商也不能跌份儿啊。尽管拿着!”

石超连声道:“太贵重太贵重!”

“你看不起我!”

“看不起看得起你都留着!”程宗扬不由分说把玉佩塞回高衙内的腰囊中,警告道:“这种东西不能乱拿出来!”

那块龙睛玉明显是加过法术的,比云苍峰当日带的玉佩品质更胜一筹,高俅对这个干儿子可真是下足了本钱。

高衙内不敢违抗,琢磨了一会儿拿出一块牌子,“我给你一块令牌吧。有什么打杂干活的事,直接找禁军。一次能调十个人。”

程宗扬哭笑不得,这帮纨绔,什么东西都敢乱送。

“行了,石胖子,你拿着吧。”

两人交换了礼物,高衙内瞧着那美姬越看越爱,石超攥着那块能调动禁军的令牌也如获至宝。两人越谈越投机,尤其是两人都是超胖的体型,说起行房时什么姿势才能干得爽利,更是眉飞色舞。最后索性把程宗扬扔到一边,两人兴冲冲带着姬妾找地方钻研去了。

程宗扬不知道该好气还是好笑,等两人进了楼,他恶作剧地扭头对青面兽和哈迷蚩道:“再给他们震一下!”

老兽人提起木杖刺进土中,无声地念了咒语,接着地面猛然一摇,楼中传来几声惊叫。

程宗扬正在好笑,忽然身后老远处传来一声:“救命!呜……”那人只叫了一声,就只剩下“咕咕”的水声。

程宗扬回头看时,只见假山后面的水面荡起一圈涟漪,多半刚才正有人在假山上,被震得失足落水。

“不好!”

程宗扬连忙跃上假山,却见涟漪正中飘着一顶男人用的头巾。他不禁有些发怔,刚才听到的声音又娇又细,分明是个女子,怎么掉下去的会是个男人?

惊疑间,一条光洁的手臂露出水面,宛如白玉花枝,无力地挥舞了一下,然后又没入水中。程宗扬不敢怠慢,立即跃进池中,一路狗刨地游过去,捞住水中的女子。

那女子是从假山上失足落水,离岸边并不远,但她在水中拼命挣扎,反而离岸边越来越远。程宗扬好不容易在水下摸索着搂住她的腰,那少女身子触电般一抖,接着激烈地挣扎起来。自己水性平常,想从水里救个人本来就不轻松,这会儿被她又推又踢,险些呛了口水。程宗扬顾不上客气,掌心真气一吐,封住她的穴道,这才搂着她游到岸边。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