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52章·诱婿

回到翠微园,秦桧、林清浦、匡仲玉和冯源正在临湖的花厅聊天,听到程宗扬与剑玉姬谈妥的条件,冯源讶道:“黑魔海全面撤出宋国?程头儿,水泥有这么赚钱吗?”

“不对!”匡仲玉激烈地说道:“你和黑魔海打的交道太少!她们绝不会平白无故这么慷慨!”

林清浦沉吟道:“剑玉姬虽然智计百出,黑魔海人手不足的缺陷却是难以弥补。如今黑魔海在宋国的布局已经失败,收缩势力也在情理之中。”

秦桧道:“剑玉姬绝不会就因为一个理由而放弃全盘布局,肯定还有一个甚至两个以上的缘由。”

冯源道:“让我说,黑魔海八成在宋国根本就没几个人,现在收手花不了几个钱,倒省了一大笔代理费。”

“黑魔海单在临安就有凝玉姬、陆虞侯等人,西门庆还拜了蔡元长做干爹,势力绝不会小。”李师师鼓足勇气道:“即便剑玉姬承诺撤离,也肯定会留下几个暗桩。”

程宗扬道:“留些暗桩是情理之中。但剑玉姬既然放出话来,肯定不会让咱们抓到把柄。不然咱们找到证据,翻脸收回代理权,她们也无话可讲。奸臣兄,你在想什么呢?”

“以属下之见,剑玉姬肯让出宋国的原因虽然难明,但反过来想呢?”秦桧道:“也许剑玉姬的用意正是让公子留在宋国,专心经营生意而无暇他顾。”

秦桧一番话,让众人都深思起来。

良久,林清浦道:“会之兄所言确有几分道理。公子在南荒,便坏了鬼巫王的事;公子在建康,便坏了晋宫的事;公子在晴州,便坏了晴州分舵的事;公子在宋国,又坏了林教头的事。也许剑玉姬正是以退为进,把公子留在宋国,或者是云水以南。”

匡仲玉忽然道:“属下从江州赶来时,洛都消息已经有月余未曾传来。”

众人都朝匡仲玉看去。

匡仲玉看了一圈,发现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才道:“岳帅有位故交在汉国多年,身居高位,与我星月湖关系极深,一直有人往来传递消息,近来消息却中断了。”

林清浦皱眉道:“没有派人联系吗?”

“江州战事方殷,抽不出人手。宋国撤军之后,孟上校便派人赶往洛都。从江州到洛都,一来一回最快也要三个月。如果找不到设斋的影月宗法师传讯,只怕两个月后才能传讯回来。”

沉默片刻,程宗扬缓缓道:“剑玉姬并不是想把我留在宋国。事实上,她在席间故意露出口风,想引我到汉国去。”

程宗扬无论如何也猜不到剑玉姬透出云如瑶的下落时,除了暗含威胁,还给他设了一个圈套。云如瑶的事,他肯定不会大张旗鼓地带足人手上门去挨云家几位爷的臭骂,而且剑玉姬的退让,肯定会使他在宋国境内竭力扩张。单是五处钱庄,就要留够得力的人手。黑魔海人手不足,他能用的人又有几个?

如果不是秦桧一语点破,匡仲玉又道出洛都信息中断的事,他很可能连秦桧都留在临安,一个人偷偷溜到舞都,先磕头认错,再任打任骂。到时用不着黑魔海精英尽出,只要剑玉姬出面,他也许就回不来了。

这贱人算盘打得好精,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包含了利诱、威胁、圈套,可恨的是他明知道这贱人设下陷阱、不怀好意,但又忍不住不跳。

“任她诡计百出,我就一招!”程宗扬道:“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她既然让出宋国,我就先占住!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她们老实做生意便罢,如果想玩什么花样,反正宋国禁军都被打跑了,惹急了我索性把星月湖的兄弟们拉出来,让她们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如释重负,都道:“正该如此!”

程宗扬还有一个猜测没说出口——剑玉姬肯退出宋国,多半还有一个原因:郭槐。剑玉姬眼光过人,郭槐的身份瞒得过别人,绝瞒不过她。这种局面下,他随时可能不按江湖规矩,暗中动用官府的力量打击对手。黑魔海先手已失,在宋国的局势全面陷入被动,这是黑魔海必须撤出宋国的第四个理由。也许还有更多的原因,但已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了。

众人集思广义,推测出黑魔海这笔交易背后的真实目的,程宗扬随即开始安排对策。

“会之,你找一下姓孙的,透过皇城司的路子摸摸黑魔海的底。我估计皇城司的线索不少,但他们的心思没放在黑魔海上面,大多数都忽略了。你找找有没有蛛丝马迹,如果能挖出哪个暗桩没撤,就是她们不遵守约定,翻脸也没什么好说的。”

“是。”

“清浦,你联络孟老大,问一下洛都的事。顺便问问花和尚和林教头有没有到江州。”

“是。”

“老匡,临安你比我们几个都熟,听说城里有专门售卖符箓、法器的地方,你是行家,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护身防御之类的好东西,价钱不是问题。”

“是。”

“冯大法,把你的手雷再做小一点,威力再大一点。”

“不成啊!”冯源道:“那东西太费钱了!我试过,要是不用龙睛玉,只用火捻,威力只有十分之一,勉强能把铁壳炸碎。龙睛玉越大,威力越大。”

程宗扬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不是冯大法水准不够,主要是这个时代的火药威力差得太远,用来放鞭炮还行,当武器只就能像岳鸟人那门吓人的大炮或不可靠的地雷一样,用来对付普通人还凑合。如果不用龙睛玉当引子,单纯靠火药的力量,炸开的铁壳就像几只黑乎乎乱飞的屎壳螂,随便来个高手,顺手拍飞还不耽误赶路的。

用了龙睛玉之后,手雷的威力立刻狂升,但相应的,大规模装备军队就成了幻想,毕竟谁都没阔到拿一堆龙睛玉砸人的程度。说句不好听的,那些被炸死的士兵恐怕还没有龙睛玉值钱,把龙睛玉换成银铢直接收买,说不定还更快点。

“不用太多,给我做十个就行,”程宗扬交待道:“最多念珠那么大。”

冯源虽然肉痛也答应下来。

李师师道:“我呢?”

“你好好养伤。”程宗扬道:“养好伤,我还有件要紧的事交给你。”

“什么事?”

程宗扬笑道:“先不告诉你。”

李师师没有再追问,“好啊。”

众人各自离开,分别去办事。匡仲玉却缓了一步,等众人走后才道:“那人并非高官。”

程宗扬打断他,“是孟老大让你告诉我的吗?”

匡仲玉点了点头,“这件事知晓的人不多,我恰巧是一个。不知公子在晴州时,是否听说书人提到过岳帅留有宝藏?”

“难道是真的?”

“虽不中,亦不远矣。”匡仲玉道:“岳帅出事前,曾往洛都运送了一批东西,随行的就有匡某。”

“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匡仲玉道:“但接收的人是洛都书院一位山长。按照约定,他每月会报一次平安,用的暗语是《易经》的句子,每月一句。”

山长是书院主持的称号,也许没有人能想到岳鹏举会私下结交一位文人。

“如果传来的暗语是‘日出东方’,就意味着时候已到,他将把这批物资交还给我们。”匡仲玉道:“但孟上校刚得到消息,这次的平安信并没有传来。按时间推算,如果出现意外,当在这一两个月间。”

“江州起事,他也没有把这批东西交给你们?”

匡仲玉摇了摇头。

程宗扬暗自诧异。岳鸟人搞什么鬼?那批东西不会是他的穿越日记吧?

“孟上校说,既然没有这些物资,我们也已经守住江州,能不能拿到倒在其次,要紧的是岳帅那位故交的下落。程少校忙于宋国事务,无暇分身,已由斯中校动身赶赴洛都。只是程少校身为校官,需要将此事知会少校一声。”

程宗扬放下心来。有斯明信在,这件事用不着他操心。况且再珍贵的宝藏,如果用不上就和没有一样。

匡仲玉说完,从身后拿出一根竹竿,竹竿上甩下一幅卦旗,上面写着“铁口神算”,配合着他的须发,一派道貌岸然的模样。

程宗扬笑道:“老匡这身行头不错啊。”

“无量天尊。”匡仲玉稽首一礼,煞有介事地说道:“客官印堂发亮,已是红鸾星动。天缘在北,红线相牵。天予不取,必受其殃。切记切记。”

“匡大骗,你这唱的哪一出啊?”

“天机不可泄漏,公子只须往北一看便知。”匡仲玉说罢飘然而去。

“……匡大骗,你这唱的哪一出啊?”

程宗扬琢磨半晌也没弄明白匡仲玉是什么意思,左右无事,索性往北走去,看看这老骗子玩的什么花样。

※ ※ ※ ※ ※

翠微园临湖而建,北面是后花园。像高俅这样的大贪官,能被他看中的园子当然不差。花园内古木参天,花树相映,还有座七八丈高的假山,全用玲珑奇秀的太湖石堆叠而成。程宗扬虽然在园里住了不短时间,但整日奔忙,还是头一次来花园赏玩。

由于整个内院都被他占据,原来高府的家丁仆人都在前院,此时花园内空无一人,只有高树蝉鸣,流水淙淙声不绝于耳。

虽然对剑玉姬的目的难知根详,但黑魔海退出宋国,至少不是公开活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无论剑玉姬有什么手段,她既然退出,在宋国境内就没有了黑魔海的威胁。这个巨大的阴影一旦消失,程宗扬只觉得浑身轻松,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喝上一杯,为自己庆祝一下。

背后忽然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接着一个声音娇媚地说道:“程爷……”

程宗扬一个激灵,难道让老匡那大忽悠说准了,真的是天降艳福?等他转过身看清身后的女子,却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那妇人打扮媚艳,举止妖冶,除了黄氏还能是谁?都是被人啃过多少次的烂桃了,这也叫艳福?老匡太能糊弄人了吧?

如果是平常,程宗扬也许有心情和她乐上一场,但如今房里除了凝美人儿,还有卓大美人儿,哪个不比她强上几倍?偶尔尝个新鲜就罢了,送上门就要用,他可没那个心情。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我都说过了,药在师师姑娘那儿。”

黄氏娇滴滴地依过来,抱着他的手臂,用丰满的胸部摩擦着央求道:“师师小姐说那药有毒性,不肯让奴家用……”

“瞎说!有那么好的毒药吗?肯定是你敲门的方式不对!那丫头耳根子软,好好求求她,她磨不过你自然就肯给了。”

“程爷……”

“再来磨我,小心你往后连园门都进不来。”

黄氏只好乖乖闭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程宗扬无奈,只好道:“就说我说的,给你好了。”

“多谢程爷!”黄氏得了这句话,立刻欢天喜地自去寻李师师。

程宗扬摇了摇头,像黄氏这种拿身体当本钱的浮浪妇人,在他眼里和游婵都没得比。逢场作戏的勾当,她都不在乎,自己就当闲暇时散散心,要是认真反而错了。

打发了黄氏,程宗扬对那座假山来了兴趣,他穿过竹径,刚转过弯,却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女子沿着小径缓缓走着,她穿着薄薄的夏衫,身材纤柔,腰肢不盈一握,丰满的臀部却浑圆肥翘,在白色丝绸长裙里柔柔扭动,显露出诱人的曲线。她脚步舒缓,腰臀的扭动带着令人血脉贲张的韵律感,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艳态横生,充满了成熟妇人媚致入骨的风情。

看到那个背影,程宗扬心里一热,随即又冷静下来——那女子不是外人,正是李师师的生母、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威远镖局总镖头的夫人,阮香琳阮女侠。

想必阮香琳还不知道李师师刚回来,否则依她的性子,正该趁这机会跟女儿诉说高衙内的好处,让她早日嫁过去好光宗耀祖,哪里会有闲情到花园散心?

花园?程宗扬忽然抬起头,朝四周看了一遍。

风过树梢,枝上偶尔传来几声蝉鸣,整个后花园除了自己和眼前的美妇,再无旁人。

程宗扬心头一阵狂跳,莫非这就是老匡说的桃花运?但阮香琳满门心思都在高衙内身上,从不把他这个小商人放在眼里,怎么可能跟设计好一样,专门在这里等自己?如果一厢情愿地凑过去,却发现根本就不是他想的那回事,那可糗大了。

程宗扬把拳头放在嘴边,低咳一声。两人相距尚远,平常女子也许听不到,但以销魂玉带阮香琳的耳力,听不到才见鬼了。

阮香琳却像是真的没听到,仍是缓步走着,但仔细看时,她腰臀的摆动有点微妙的变化,风情更显秾艳。

程宗扬再不明白其中蕴藏的意味就真是个傻瓜了。虽然不明白阮香琳的态度为什么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一开始连女儿都不肯嫁给他,到现在主动显露风情,但这些都不妨碍程宗扬改变念头。

平心而论,阮香琳着实是个出众的美妇人,难怪高智商那小崽子一见她就动心思。当日在野猪林,自己已经把她从头到脚看个精光,那身美肉白花花地耀人眼目,若不是念着李师师的体面,自己早就把这颗大白菜拱了。

俗话说事不过三,翠微园自己就见过一次,野猪林又是一次,眼下她主动送上门来,自己再推三阻四就太虚伪了。

不过阮香琳虽然分明是有意卖弄风情来引诱他,程宗扬却不好直接上去把这棵白菜给拱了。这就好比你突然交了桃花运,遇到一个美女请你帮忙,帮完忙发现大家谈得很投机,接着邀请她看电影,看完电影再去酒吧喝一杯,喝完大家还意犹未尽,于是去酒店开房,水到渠成地给双方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如果帮完忙,你直接说:不用谢,大家打一炮吧!这场艳遇有九成的可能会以一记耳光而告终——虽然原因和目的一样,但过程决定了最终结果。毕竟阮香琳不是主动求上门来的梁夫人,也不是被当成礼物送上门来的凝美人儿,而是李师师的娘。

程宗扬琢磨着该怎么进入这个过程——对于这种半推半就的戏码,他完全是个门外汉。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种勾引良家妇女的大行家,他也不是没见过——宋朝、偷情、土财主、美妇人——这简直是为西门大官人量身打造的啊!

忽然阮香琳脚下一滑,却是踩到了石上青苔,不小心跌倒在地。她屈膝一手按着脚踝,似乎是扭伤了脚。

程宗扬一个箭步上前,双手扶起阮香琳,“夫人可是跌伤了?”

阮香琳扭过头,风韵艳致的娇艳玉脸上满是痛楚,“原来是程公子。”她吃力地想站起来,一边忍痛道:“奴家只是扭伤了脚,不妨事的……哎呀!”

刚勉强站起身,阮香琳又低叫一声,却是脚下无法用力,又跌了下来。这次有程宗扬在旁边,她幸运地没跌到地上,倒是全便宜了程宗扬,整个人都摔到他的臂间,让他温香软玉抱个满怀。

阮香琳与阮香凝是嫡亲姐妹,容貌有七八分相似,但年纪大了几岁,身子更加丰腴柔滑。充满弹性的大圆屁股压在程宗扬腿上,隔着衣物还能清楚感受到她肌肤的柔腻和香滑。

程宗扬满心绮念,试探着说道:“夫人多半是扭到脚踝,走不得路,不如让在下来看看。”

“多谢公子,不用了。”阮香琳仍在推辞,但她挣扎几下,脚上终究使不上力气,只好颦着眉,无奈地说道:“奴家来时,看到那边有个山洞,尚能落脚。”

程宗扬扶着阮香琳的手臂,美妇的半边身体都依在他臂间,忍着痛楚,一瘸一拐地折回来。

这段路总共不过三四十步,两人却走了差不多一刻钟。阮香琳那具熟艳的胴体依在他臂间,仿佛无意识地与他身体摩擦着,不时展露出肉体诱人的曲线和迷人的弹性。

她穿着一件淡红的薄衫,虽然不是新衣却洗得干干净净,无论衣带、香囊,还是凤钗珠履,都有种看似不经意的精致。隔着衣衫,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那是一种混合了美妇人体香的柔媚气息,充满了女性的诱惑。

阮香琳用眼角瞟着旁边的男子,心下不免时喜时忧,忐忑不安。起初她并没有把这个外地商人放在眼里,一门心思都在太尉府的小衙内身上,后来接触渐多,才慢慢留意起这个年轻人。

当得知这个年轻人还有两个客卿的官职,阮香琳已经有些心动,虽然他品秩不高,其中一个是虚职,宝钞局主事又是新设的,但女儿嫁给他也不算差了,若能当个正室,也比得过小衙内的侍妾。

等到撞破黄氏和他的私情,阮香琳才发现自己小看了他。留心打听之下,越来越觉得这年轻人来历不凡,不仅家底雄厚,与各方的交情也不是一般的深厚,贾太师、高太尉、王宰相、蔡侍郎、吏部、工部、户部……当权的官员们,处处都和他有来往。难怪连黄氏这等官宦家的娘子也毫无廉耻地投怀送抱。

李师师一直没有告诉程宗扬,自从阮香琳看中这个新女婿后,早把高衙内抛到脑后,这些日子说的无非是让她早早嫁入程家,做个正房。

李师师自是不肯,阮香琳却越来越着急。她与那帮纨绔子弟厮混时,耳闻众人说起程公子曾带来艳妇与众人荒淫,眼见又有黄氏的例子,少不得认定这年轻人是个好色之徒。师师若再拖延下去,万一被人占了先就悔之莫及了。

丈夫年纪渐长,自从失了太尉府的镖,镖局生意一日不如一日,阮香琳忧心似焚。正彷徨间,谁知天上掉下来个活神仙,会让她又遇上铁口神算的匡仙长。

看过女儿的生辰八字,匡神仙掐指一算顿时大皱眉头,说此女十八岁当遇贵人,若是一念之差,失此良机,不仅己身难保,还将祸延父母——与当年的测算一字不差,果然是真神仙。

但即使是真神仙也没办法硬逼着自家女儿嫁人,阮香琳只好求问是否有破解之法?

匡神仙掐指算了半晌,只说了一个字:“有。”便不再多言。

阮香琳恳求多时,又厚厚送了份谢礼,匡神仙才惜字如金地说道:“以母代女,未尝不可。”

匡神仙的指点使阮香琳芳心大动,女儿既然不肯,她若是能先攀上这个高枝,倒给女儿铺了路。等师师过门,她再和他断了来往,岂不是一举两得?

这位姓程的员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好色的性子,连黄氏那种姿色都能巴结上他,以自己的容貌,只要肯牺牲色相,还怕他不上钩?

阮香琳不是三贞九烈的妇人,当初为了讨好高衙内早已弃了名节,何况这年轻人看来比花花太岁好应付得多呢?

好不容易走到山洞处,那山洞也是太湖石叠成,洞内已经铺了一片一人宽的芭蕉叶。阮香琳扶着程宗扬的手臂坐在叶上,然后背过身除下鞋袜,一手抚着脚踝。

阮香琳脚上的伤倒不是假的,她故意在山石上滑倒,这会儿脚踝处红肿了一块,但远没有她显露出来的那么严重。

阮香琳一点一点揉摸着脚踝,玉趾吃痛地并起绷紧。她一双纤足原就生得甚美,此时被翠绿的蕉叶一映,更显得洁白如玉,不用回头,她就能感觉到背后火辣辣的目光。

这年轻人的反应让阮香琳心下暗笑,她暗暗盘算:这样的小馋猫切不能轻易喂饱,第一次只让他尝些趣味,吊足他的胃口方好。

阮香琳柔声道:“多谢公子,奴家歇息片刻便是,公子若无他事便请回吧。”

“不行、不行,我这就去叫师师姑娘,”程宗扬道:“万一伤到骨头就麻烦了。”

如果被师师看到,以女儿的聪明,她的这点心思马上就会大白于天下。阮香琳当然不肯冒这个险,叹了口气道:“师师这些天好生辛苦,奴家的伤又不甚重,何必再让她担心?”

“要不我送夫人回师师姑娘的住处?”程宗扬关切地说道:“这山洞又湿又潮,多坐一会儿恐怕都会生病。”

“别打扰师师,奴家坐一会儿便是。”阮香琳道:“这山洞倒还好,纵然凉一些也无妨的。”

程宗扬抓了抓头,一脸憨厚地说道:“我住的地方离这里倒挺近,夫人如果怕打扰师师姑娘,要不到舍下休息一会儿?”

阮香琳低头道:“那怎么好?”

“没关系,反正我一个人住,地方很宽敞。”

阮香琳推辞几句,最后柔声道:“那便有劳公子了。”

程宗扬扶起她,笑眯眯道:“夫人小心。”

【第三十九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