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350章·宫斗

秦桧的毒力直到第二天午后方解,虽然爬起来免不了呕了几口黑血,但比起米远志被八臂魔僧开腔破肚、郭槐被剑玉姬一剑穿心的结局好了百倍。

听到程宗扬把荡星鞭还给黑魔海,秦桧失声叫道:“万万不可!公子可知道此鞭……”

“停!”程宗扬抬手打断秦桧的话头,“东西已经还了,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

秦桧冷静下来,他本身是才智高绝之辈,转念一想便问道:“家主可是换了什么回来?”

“一个女子。”

看到秦桧痛心疾首的表情,程宗扬道:“我说奸臣兄,就算我败家了一点,你也用不着这样如丧考妣吧?”

秦桧只剩下苦笑。

程宗扬道:“我之所以不等你醒来就把鞭子还回去,就是怕知道这鞭子的来历,心里舍不得。你知道,我这人不怎么能禁得起诱惑。”

秦桧叹道:“公子可知道,这荡星鞭便是用十倍、百倍的好处来换,巫宗也在所不惜。”

“我虽然不知道,但也能猜出来。”程宗扬道:“不过换个角度来想,如果你是剑玉姬,听到我用荡星鞭交换的是一名不起眼的女子,你会怎么想?”

秦桧眉毛一挑,看向程宗扬。

“没错,剑玉姬不傻,她也知道我不是个傻子,我几乎是白送地把荡星鞭还给她,说明了什么?”程宗扬竖起一根手指,“第一,说明我和她们没有生死大仇,岳鸟人的账算不到我头上。如果我留下鞭子不还,损了人又不利己,等于是白白替姓岳的背了黑锅。”

秦桧不客气地说道:“公子未免太一厢情愿,只凭公子与星月湖的渊源便难与巫宗和解,何况还有君侯。”

“这就是第二点。”程宗扬道:“在旁人看来,我有星月湖的背景、有殇侯爷的背景,甚至还有贾师宪和太乙真宗的背景。但我告诉黑魔海的是,那些只是背景而已,我盘江程氏是独立的,由我作主。”

林清浦颔首道:“正该如此!”

秦桧露出一丝恍然。

“我从没想过与巫宗和解。”程宗扬对秦桧道:“因此我告诉剑玉姬的第三点是:虽然不能和解,但我是一个可以谈判的对象。”

刚设下圈套,双方打得你死我活,突然又说自己是可以谈判的对象,秦桧第一感觉是家主脸皮着实够厚。但仔细想来,程宗扬的作风一向区别于星月湖或殇侯的势力,而是以商人自居。今天拼得你死我活,转眼同舟共济,这种事在生意场上倒是屡见不鲜。

“既然是做生意,有什么不可以谈的?”程宗扬道:“荡星鞭只是个引子,剑玉姬想白占便宜也没那么容易。如果我没猜错,一会儿就有人登门,请我去吃饭。”

林清浦提醒道:“不可不防!”

秦桧却已经想通了,油然道:“只看仙姬请客的酒店,便知她诚意如何。若是闹市高楼、正午时分,公子不妨一去。若是荒郊野岭、深更半夜,公子只用把后续手段使出来,让她们吃不了兜着走便是。”

林清浦也明白过来,笑道:“不知公子要谈什么生意?”

“不管谈什么生意,我要的只有一样。”程宗扬道:“时间,至少一年时间。”

林清浦的神情忽然微微一动,拱手道:“属下需往静室。”

程宗扬知道他是接到讯息,需要立刻往静室施术,便点了点头。

秦桧拂了拂衣袖,还未开口,程宗扬抢先道:“奸臣兄,东西已经没了,你要想劝我,还是省省吧。”

秦桧说道:“公子列了那么多理由,秦某也不能不心悦诚服。不过以属下之见——公子最要紧的理由,还是因为那个女子吧。”

程宗扬苦笑道:“让你说中了。”

秦桧叹道:“公子虽然仁厚,此举却甚为不智,等若将自家的软肋暴露给劲敌。”

“你想听实话吗?”

“公子请言。”

程宗扬厚着脸皮道:“我暴露的软肋多了去了。当一个人浑身都是软肋,也没有什么软肋可言了。”

秦桧失笑道:“此之谓虱多不痒,债多不愁。”

“差不多就是这意思吧。”程宗扬认真道:“奸臣兄,我把实话告诉你,你也对我说实话——我的指挥能力和应变能力是不是很差劲?”

“公子何出此言?”

“从野猪林到小瀛洲,我每次布置得好好的,到头来都不是那么回事。有时候我在想,这些人是不是都是我害死的?”

秦桧肃容道:“家主此言差矣。即便智如武侯,尚且应变机略非其所长。汉国光武帝曾以二十八骑踏阵,率三千步卒破敌四十余万,一生不败。然诸将言其平生战事,皆称陛下每遇小敌怯,遇大敌勇。因大敌皆在意料之内,小敌却在意料之外。武侯、光武尚且如此,何况公子?况且公子的对手非比寻常,不胜不败已是难得,两战胜多负少,便是换作孟铁骊也不过如此。”

程宗扬揉着胸口道:“让你一说,我怎么就这么舒服呢?奸臣兄,你是不是又拍马屁了?下次可不许了!”

秦桧道:“属下句句发自肺腑,还请家主明鉴!”

“停!你再说我就真相信了。”

“公子所忧虑者,小节耳。行大事者不拘小节,些许小事何必忧心?”

“清浦,什么事?”

林清浦从静室出来,“禀家主,月大小姐的队伍已自沅水上岸,五日之后可抵临安。”

程宗扬沉默半晌,幽幽道:“我算知道会之刚才为什么说不用忧心了,这不,大麻烦来了……”

※ ※ ※ ※ ※

为了避嫌,李师师独自住了一个小院,离程宗扬住的天香水榭颇远,但环境幽静雅致。程宗扬进来时,李师师已经起身和药,虽然脸色苍白,但精神还好,看得出现在还是个小丫头的李师师挺满意这个地方。

“伤势怎么样?”

“不妨事的,我习的就是外伤,处理起来费不了多少事。”

“你自己接的骨?难道不痛吗?”

“我从师门带了许多麻沸散。”李师师道:“煮沸后敷上,少顷便没有了知觉。门里有位师伯采药时不小心失足跌下悬崖,幸好有株松树挡住,但树枝断在腹里。她用随身带的药罐、泉水,加入麻沸散,用松枝生火煮开,然后为自己剖腹,找出折断的松枝,清洗肠腑,再缝上伤口。给我们讲麻沸散的时候,她曾经掀开衣服让我们看她的伤口,针脚又细又齐,没有一点乱的。”

“给自己开腹做手术,然后自己缝合?你这师伯也太厉害了!”程宗扬敬佩不已地说道:“改天请她喝酒!”

李师师笑道:“那位师伯最喜欢饮酒,每日无醉不欢。”

“咦?是不是喜欢大苏诗词那位?”

“你怎么知道?”

程宗扬笑道:“我听乐丫头说过。”

李师师乌亮的眼珠转了一圈,拉长声音,“哦——”

“喂,别乱想啊!我们就是在南荒见过,大家谈得来而已。”

“乐师姐是同门里性子最好的,我们都喜欢她呢。”

两人说笑片刻,程宗扬朝房里示意了一下。李师师小声道:“那位游姐姐修为尽废,但下手的人很有分寸,没有伤及经络,修养几日,也许还能保住一点真元。”

程宗扬点了点头,先敲了敲门,温言道:“游姑娘,打扰了。”然后推门进入。

游婵脸色苍白地躺在榻上,见到进来的是程宗扬不由瞪圆了眼睛,眼中露出既惊愕又迷惘的神情。

程宗扬毫不见外地在榻旁坐下,随势握住她冰凉的手掌微微一笑。

游婵压下心里的震惊,有些口吃地说道:“飞鸟上忍——”

“我姓程,”程宗扬打断她,“程宗扬。我不是故意骗你的,只能怪大家见面的时间不对。放心吧!你现在已经脱离黑魔海了。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女儿和赌坊的人现在就在路上,要不了多久就能到临安。”

游婵怔了半晌,然后道:“我……我不明白……”

“这么说吧,我和黑魔海既是对手,又是生意上的伙伴,昨天在小瀛洲和你交手的就是我的部属。老实说,打到最后,我吃了亏,但黑魔海也没占到多少便宜。因为我手上有一件黑魔海极需要的东西,于是我就用它把你换来了。”

想起昨日一战的血腥,游婵喃喃道:“怪不得齐姐不让我回广阳,她……她是让我留下来送死……”说着她禁不住颤抖起来。

程宗扬温和地拥住她的肩膀,“别担心,你现在已经在我的保护之下,连黑魔海也动不了你一根头发。”

游婵眼圈一红,掩面哭泣起来,“我要去问仙姬……为什么要杀我……”

游婵对剑玉姬的信任根深蒂固,这时突然发现自己是一枚弃子,一时间难以接受。

程宗扬不好告诉她翻江会已经完了,在黑魔海眼中,游婵的利用价值所剩无几,以剑玉姬近乎变态的精准,当然不会白白留着一个与他有牵连又不够忠诚的棋子,让他再有机会借用。从剑玉姬废掉游婵的修为看,黑魔海对她原本预备的处置恐怕不仅是处死那么简单。

“好好休养几日,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和女儿团聚了。”程宗扬笑道:“到时你可要打起精神,替我办事了。”

游婵怆然道:“奴家已经是废人,还能做什么?”

“一个女人家,又不是让你打打杀杀。”程宗扬宽慰道:“当然是你的老本行,开赌场!等我的赌场建好你就知道了,比你在广阳的产业绝对只大不小。实话告诉你吧!当初有了开赌场的念头,我就想着把你挖过来。跟着黑魔海干,一点前途都没有。”

游婵抬起头,“赌场在哪里?”

程宗扬微笑道:“武穆王府。”

游婵惊道:“那处被拆掉的王府是你的?”

“没错。”

游婵眼神变幻,渐渐露出一丝光彩。她虽然是异乡人,但临安纸币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她也听说过买下武穆王府的程氏钱庄。

程宗扬替她掖了掖被角,温言道:“赶紧养好身体,赌场的布局还得你来拿主意呢。”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游婵想笑,身子却难以支撑。她修为尽废,元气大伤,这会儿心情起伏,已经疲惫不堪。

程宗扬轻轻按住她的穴道,一股柔和的力道透入,游婵闭上眼睛沉沉睡去。她眼角兀自挂着泪痕,唇角却露出希冀的笑意。

程宗扬心里低叹,像游婵这样失去依靠的女子,就像在命运的洪流中载浮载沉的蚂蚁一样,只希望自己递出的树枝,能让她栖息下来。

忽然房门打开,李师师像受了极大的惊吓,玉脸时红时白,咬了半天红唇才颤声说道:“有坏人!”

程宗扬一按匕首,随即跟着李师师赶往药房,一边心里打鼓:整座翠微园现在戒备森严,哪有坏人能闯进来?

李师师推开房门,指着桌上道:“就是她!”

看着那个形容狼狈、身子软绵绵地伏在桌上,连手指都抬不起来的女子,程宗扬先是一怔,然后露出古怪的表情,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你是怎么擒住她的?”

※ ※ ※ ※ ※

程宗扬和游婵交谈的时候,李师师正在药房选拣药材,谁知院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个穿着道袍的女子缓步入内,态度和蔼地柔声说道:“请问,是师师姑娘吗?”

李师师讶然回过头,“你是……”

那个美貌道姑微微一笑,温和地说道:“你便叫我卓姨好了。”

李师师虽然觉得她很陌生,仍客气地说道:“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

“妾身这几日有些头痛,想请师师姑娘诊治一下。”

“奴家习的是外伤,不擅内科。”

“世间医理都是一般,妾身诚心求医,师师姑娘不要拒人千里之外。”

李师师只好放下药物,“请坐。”

卓云君坐在椅中,一边摊开玉手。

李师师纤指搭住她的脉门,仔细探查半晌,然后道:“也许是受了风寒,湿邪侵于表里,湿浊中阻,气机失调。”她眼波微转,思索着道:“需针灸尺泽、委中、少商、耳尖诸穴。”

卓云君柔声道:“还请姑娘施针。”

李师师犹豫了一下,打开随身带的木匣取出几枚银针,先用药物一一浸过,才小心刺入穴位,慢慢捻着。

卓云君微笑道:“听说师师姑娘是光明观堂门下?”

李师师警觉地看了她一眼,“你是内院的人吗?我从来没见过你。”

卓云君轻笑道:“妾身一直在老爷内室,姑娘哪能见到我呢?”

李师师玉脸微沉,“你是谁?”

卓云君呵气如兰地柔声道:“妾身既然是在内室,当然是给老爷侍寝的奴婢。”

李师师站起身来冷冷道:“我不认得你,请你出去。”

卓云君玉手一翻,扣住她的脉门,笑道:“好烈的性子呢。”

李师师伤后无力,况且修为也比她差了数级,被卓云君扣住脉门,顿时半身酸软。

卓云君笑吟吟道:“果然是个娇娇嫩嫩的小美人儿呢。”说着轻轻一推,将李师师按在桌上。

李师师竭力挣扎,低声道:“放开我……哎呀……”

卓云君拉开她的衣带,一手伸进她衣内,握住她胸前的一团香软柔腻,一边笑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倒还有些份量,不知下面生得如何?”

卓云君嘲笑地看着她,手掌向下滑去。

李师师咬牙道:“滚开!”

卓云君挑起眉梢,“我若不滚呢?”说着手指伸入她裙内。

李师师娇躯轻颤,忽然张口狠狠啐了她一口。

卓云君侧头避开,“好个小贱人。”

李师师恼道:“枉你穿着道袍,言行举止竟这般荒唐!哪里有一点修道之士洁身自好的气度!”

卓云君笑吟吟道:“你想与我论道?所谓道者,无所不在,在蝼蚁,在稗稊,在屎溺,何况玄牝之门,天地之根?”

“下流!”

“你身子被我制住,就剩一张千娇百媚的小嘴,竟然还不肯服软?”卓云君轻笑道:“要堵你的嘴还不容易?”

说着她拨了拨少女散开的发丝,然后垂下头,红唇如鲜花般印上李师师娇嫩的樱唇。李师师像被蜇住一样拼命摇动粉颈,但下巴被卓云君一手拿住,只能扬着脸任她亲吻。

嘴一松开,羞怒交加的李师师立刻朝她啐去,这一下离得太近,卓云君竟没能避开,被她啐到鼻侧。

卓云君玉脸变色,她拧住李师师的手腕用力按在桌上,气恼地说道:“小贱人!敢啐我!不知哪里来的淫材儿,也敢勾引主子!”

李师师又羞又气,“我又不认识你的主子!”

卓云君忽然伸出香舌,在她唇角一舔,“奴家的主子你不认得吗?让你尝尝主人的味道,说不定就想起来了呢。”

在李师师惊恐的目光中,卓云君跨在桌上,按住她的双手,一边柔媚地扭动腰身,一边抬起浑圆的臀部,移到少女娇美的面孔上方,然后坐下去。

李师师精致的面孔流露出紧张的表情,如果被她坐在脸上,可以说是自己一辈子都洗刷不清的奇耻大辱。

就在这时,卓云君手臂忽然一麻,接着半边身子都失去知觉,软绵绵地歪到一边。

李师师衣鬓散乱地撑起身体,扬手想给这女子一记耳光,终于又忍住了。

“我不认得你,更不认得你的主子。”李师师道:“你的功夫很好,我打不过你,但我有自己的办法。”

李师师拿出一颗黑色药丸纳入卓云君口中,然后在她的喉咙上揉了几下,将药丸送入腹中,说道:“这颗九转乌蛇丸,是用百蛇之毒炼成,十二个时辰之后毒性发作,如同被万蛇噬体,死得苦不堪言。你如果想活命,十二个时辰内来找我好了。”

说着她慢慢后退,然后转身跑开。

※ ※ ※ ※ ※

“她虽然穿着道服,但鞋子是假的,走路的姿势又很奇怪。”李师师说道:“她说自己头痛,但奴家给她诊脉的时候,发现她脉相平和,而且修为很高,一点都不像有病的样子。奴家从未在园中见过这女子,又有这么多破绽,不禁心里起疑,为了试探她,才故意说要针灸才好。”

程宗扬看了卓云君一眼,“她就那么放心让你扎针吗?”

李师师道:“尺泽、耳尖都是寻常治疗风寒的用针之处,并非要紧穴道,即便刺中也无妨的。”

“那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李师师俏脸微微一红,“奴家不知道她的来历,担心她会不会是外面来的坏人……便在针上用了麻沸散。麻沸散只是让人暂时失去知觉,如果是误会,也不至于伤身。”

程宗扬明白过来。那几处穴道不要紧,但李师师在针上用了麻沸散,药力直接进入穴道,难怪卓美人儿会着了道。

“原来是这样。”程宗扬严肃地说道:“我带她回去认真审讯!”

李师师有些不放心地说道:“小心,她修为很厉害的。”

“我一定会小心的,你就放心吧。”

※ ※ ※ ※ ※

卓云君满脸羞愧地跪在主人面前,讪讪地说不出话来。

程宗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说道:“还太乙真宗六大教御呢!连个刚过内视的小姑娘都斗不过。”

“奴婢没想到那小贱人如此卑鄙,竟然在针上用了麻药,而且药性特异,连奴婢都未能察觉。”

“光明观堂的麻沸散,你以为是街头一文钱一大包的蒙汗药?”程宗扬有点奇怪地说道:“你找她麻烦干嘛?别说是你紫妈妈指使的!”

卓云君小声道:“妈妈说,主子心软面善,只怕被临安的女人骗了,让奴婢替主子看着些。”

“结果你先被人骗了?”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死丫头原话没这么好听吧?她不放心,怎么自己不来?论年纪,你当人家的娘也足够了,却被人家小姑娘制得死死的,丢不丢脸啊?卓美人儿。”

卓云君垂头道:“这次都是奴婢轻敌,下次再也不会了。”

“还下次?别忘了,你还吃了人家的‘毒药’呢。”

卓云君玉脸微变,想起已经吞下腹的“九转乌蛇丸”。

程宗扬却知道李师师所谓的“九转乌蛇丸”其实只是治咳的丹药,但卓云君那会儿身子麻木,只看药物的颜色便信了七成,哪里分得出真假?

卓云君只不过是自己的奴妓,再借她一百个胆子也未必敢欺负李师师,但她拿着死丫头的尚方宝剑,底气自然不同。在她眼中,无论程宗扬是不是盘江程氏的当家人,紫妈妈都是唯一的女主人,剩下的不管什么身份,都是婢仆家奴。家主到临安不过两个月,身边又多了几个女子,卓云君对紫妈妈吩咐的理解就是要好生教训她们一番,让她们认清到底谁是主人。

没想到她以绝对凌驾于李师师之上的实力,竟然不知不觉中着了道,本来是替紫妈妈给这些女子一个下马威,结果一时不察,反而大丢颜面。

程宗扬也是好笑,卓云君绝对不是个傻瓜,与李师师相比,双方的修为更是云泥之别,可正因为实力相差太远,才让卓美人儿失去戒心。

卓云君的神情又羞又恼,显然对栽在李师师手里极不服气。程宗扬本来想告诫这贱人安分一点,但转念一想——一个死丫头就够自己头痛了,眼看着这些女子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她们再团结起来,自己也不用混了。

于是话到嘴边,程宗扬又改了口,“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会丢脸吧!”

卓云君红着脸道:“是。”

“解药我不会帮你讨,自己去想法子。”

“奴婢知道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